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塔雅·藍多神 
  
第三章 塔雅·藍多神

清晨,天剛亮不久,沈洛年便醒了過來。
保山的飛機,大約早上十點起飛,大概八點眾人才會送沈洛年離開,所以現在時間還早。
不過昨晚經艾露那麼一說,沈洛年此時倒有點不敢出房,這些女巫的想法和自己社會中的女性不大相同,自己今日就要離開,盡量少接觸,別擾亂她們心思較好。
不過等等倒是要對毛逸好好道謝,這次花一個月的時間來回,總算沒白費工夫,回噩盡島後應該有辦法找到懷真。
“沈小弟?醒了嗎?”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沈洛年一驚,站起開門說:“逸姊?”
來人正是毛逸,她微笑往內走,一面說:“昨晚小露兒傳來好消息,你終于掌握了尋人的方法?恭喜了。”
“是。”沈洛年忙說:“這都多虧了大家幫忙。”
“這是這幾日,我們合力抄錄的道咒總綱。”毛逸從懷中取出一本書冊遞給沈洛年,一面說:“因為我們看不懂漢字,這又是古文,有些地方是描摹而成,可能會有錯漏……”
原來她們看不懂是因為這是漢字?沈洛年疑惑一時頓解,他意外地說:“逸姊,你們另有一套文字?”
“嗯,我們酖族有自己的語言、文字,不過認得酖族文字的,也只有女巫了。”毛逸笑了笑說:“過去我們每隔一段時間,會派年輕女巫出去學漢字,方便有問題時對照,當初鴦兒去保山學習……回來一看,卻說改朝換代,現在的漢字筆劃變少,和書上不同,加上古文生澀難讀,最後只好罷了,但是外面應該還有人看得懂吧?”
“應該有……”她們既然看不懂,抄起來豈不是很辛苦?沈洛年心中感懷,不禁又說一次:“逸姊,謝謝你們。”
“不知道為什麼,你的影蠱妖炁居然不小。”毛逸和聲說:“你以後用心研讀,慢慢養蠱,也許也有機會學會這本書上的道咒之術……”
沈洛年笑了起來,搖頭說:“逸姊,你知道我最沒耐心的。”沈洛年心里已經有底,回去後直接扔給葉瑋珊研究更有效率,自己就不用學了。
“那就找個善良的道武門人,傳承下去吧。”毛逸也不勉強,她突然露出笑容說:“一會兒,大家都想送你走,我就不送了。”
“逸姊別客氣。”沈洛年說。
“酖族的女巫們,隨時歡迎你來這兒玩。”毛逸微笑起身說:“我先走了。”
“逸姊。”沈洛年突然喊了一聲。
“嗯?”毛逸回頭。
“有一件事情,我……想問問你的意見。”沈洛年有點遲疑地說。
“怎麼這麼慎重?”毛逸噗嗤一笑,美目一瞟說:“莫非你突然想留下了?你不是拒絕小露兒了嗎?那些娃兒愛胡鬧,可不關逸姊的事喔,就算你留下,我這身老骨頭,可受不了年輕人折騰。”
“不……不是這種事。”沒想到艾露居然說了出去,而毛逸又說得這麼露骨,沈洛年臉紅起來,尷尬地說:“那也不算拒絕……”
一點也不像阿嬤的毛逸抿嘴笑說:“不然是什麼事呢?”
媽的,若是自己和這個一點也不顯老的毛逸阿嬤更熟悉之後,會不會對她身體也產生興趣?沈洛年對這突然冒出的念頭感覺十分恐怖,連忙一臉正經地說:“我是要說,小露帶我制蠱的那地方……你們的神……神體,就在後面不遠處吧?”
毛逸大吃一驚,笑容收起,板起臉肅容說:“你怎麼知道的?小露兒跟你說的嗎?她帶你進去了嗎?”
“當然不是。”沈洛年說:“只不過我能感受得到。”
毛逸微微一怔,想起馮鴦等人確實提過沈洛年具有特殊的感應能力,她呆了呆,半信半疑地說:“你……為什麼提起這件事情?”
“我可能有辦法讓你們的神醒來。”沈洛年說:“你要試試嗎?”
“醒……醒來……?”毛逸似乎一時無法接受,張大嘴說。
“只是也許……這幾日你們十分照顧我,我不知道能為你們做什麼,想來想去,只想到這個可能。”沈洛年頓了頓說:“當然,還要你有這個意願,我才會做,不然等他日道息彌漫,你們的神應該也會自行清醒。”
毛逸呆了片刻才說:“真的可以嗎?”
“沒試過不知道。”沈洛年說。
“如果神清醒了……”毛逸有點失神地說:“我們的任務……女巫的任務就結束……以後就沒女巫了……”
“啊?”沈洛年詫異地問。
“沒……沒什麼,那是我們的傳承規矩。”毛逸回過神,看著沈洛年說:“如果真能讓神清醒,當然要做。”
“真的嗎?”沈洛年說:“那麼……現在就去?”
毛逸一怔說:“機票都訂好了?不能再晚點走?”
“嗯。”沈洛年說:“聽說那邊也快要有動作了,我不能再拖了。”
“那……來不及齋戒淨身了。”毛逸走到門口說:“我讓大家到大廳集合,一起去神居窟等候,小弟你先到大廳去。”
“大家?”沈洛年吃了一驚說:“還不確定成不成呢。”
“萬一成的話呢?”毛逸認真地說:“女巫可不能怠慢神靈。”說完,毛逸一扭身,往女巫們居住的右側房間奔去。
沈洛年沒想到毛逸這麼緊張此事,他呆了幾秒,連忙踏出房間往大廳走,沒多久,女巫們一臉驚訝,一面嘰嘰喳喳一面往外走,但一看到沈洛年,女巫們都照規矩閉上嘴,安靜下來。
毛逸走近說:“小弟,走吧。”她托起沈洛年飛出大廳,往後山那個山洞直飛,女巫們不敢遲疑,紛紛追著兩人飛起。
◇◇◇◇
一行人提著油燈快步走入山洞,穿過了制蠱台往內走,直到最深處,一個只有四公尺寬的正方形土室出現在眾人眼前,這兒四面土壁光滑整齊,看來一直有人維持,只不過空間畢竟不算太大,十個人站在里面,稍微有點擁擠。
“我們一代一代,都是在這兒成為女巫的。”毛逸回頭看著沈洛年,肅容說:“小弟,神體在哪兒?”
沈洛年完全沒有遲疑,向左側土壁走去,站在三分之二處一指說:“這後面。”這就像懷真把仙炁隱起時的模樣,雖然不容易感受到,但距離一近,還是瞞不過沈洛年的感應,所以當時到了制蠱台,沈洛年就察覺到此事。
九個女巫的表情很明顯不同,沈洛年望過去,已經心中有數,最老的三位,都知道神體所在,其他人卻不清楚,所以有的人是吃驚,有的人卻是半信半疑。
毛逸自然是吃驚的人,她深吸一口氣說:“你要怎麼做?”
“距離不算太遠,這樣該可以。”沈洛年回頭說:“我再問一次,逸姊,確定要讓我試試?”
毛逸又思考了幾秒,最後終于點了點頭,沈洛年回過頭,張開嘴,那股濃稠的渾沌原息,穿過泥土,往里面的神體送了過去。
沈洛年按照過去送給懷真的訣竅,停在那神體的附近,不敢繼續透入,因為吸取沈洛年渾沌原息有兩個要件,一個是他有心外放,另外就是對方必須懂得如何施術吸收,若單純只是原息探入的話,反而會把對方的炁息化掉,對方雖是強大妖仙,但能不能和懷真一樣感應到渾沌原息、了解吸收的方式,沈洛年並沒把握。
剛送入的時候,里面還沒什麼反應,沈洛年不免有點擔心,因為他也不能這樣外送過久,渾沌原息本有強烈的發散性,在自己體內還容易維持,往外送的時候卻會不斷外散、化入虛空,和世間的道息混合在一起,大量外送太久的話,可會散光的。
沈洛年正忐忑的時候,突然發覺到對方有了反應,接著渾沌原息快速湧入,被對方所吸收,下一瞬間,眼前的洞穴一陣震動,大片土壁猛然崩落下來。
沈洛年一驚,截斷了原息往後退,眾女也紛紛後退,過了幾秒,土壁中突然走出一個高瘦的身影,昂然站在眾人面前。
油燈光影搖曳,那人的形貌一時還看不大清楚,只看得出來他身上似乎不少土塊正在剝落,再仔細一看,眾人忍不住又退了一步。那人是個全身赤裸的雄壯女子,身高兩公尺余,十分高大,除此之外,最特殊就是她的臉,她上半截是一張又大又長的馬臉,但到了嘴巴部分,卻又縮了回去,安上一個和人類很像的口唇,感覺十分怪異。
那女子雖然赤裸,但全身滿是肌肉,胸部並不明顯,至于裸露的下體雖然不雅,但看她這麼大馬金刀、毫無羞意地挺直站著,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古怪了。
女子除了面貌特殊之外,頭頂到背部生著大片仿佛馬鬃的白色長發,馬臉額頭上還有個手臂長的角錐,幫她又增高了三十公分。
大概沒錯了,這家伙身上有著濃郁的女巫氣味,應該就是她們的神靈,也就是懷真所說的麒麟……原來這只也是母的?沈洛年望著這女形妖神……或者該說妖仙?頗不知道自己這次做的到底對不對。
那馬面女子站定之後,目光掃過眾人,最後停在沈洛年面前,突然說了一串口音重濁的話語,看起來頗有些驚訝。
她們聽得懂嗎?沈洛年目光望向眾人。
毛逸呆了呆,恭謹地說了一串酖族語,和那語言卻似頗不相同。
馬面女子目光轉向毛逸,再度開口,這次她用的語言,沈洛年雖然仍聽不懂,卻感覺頗像酖族語,果然毛逸這次聽懂了,和馬面女子迅速地對話,只見每個女巫似乎都有點興奮,又似乎有點驚喜。而對話中,馬面女子不斷地看著沈洛年,毛逸等女巫也跟著不斷望向沈洛年,唯一一個聽不懂酖族語的他,可真是氣悶,但又不好插口。
不過沈洛年閑著無聊,眼睛不免到處亂瞧,這妖仙雖然臉生得恐怖,但裸女畢竟比裸男好多了,若是這神走出來時,下體掛著三樣東西跟著晃,那可真不好看。
◇◇◇◇
過了好一段時間,馬面女子終于停口,那臉上動作有點古怪,看不大出表情,不過從氣味來看,似乎是有點高興。
毛逸這時才轉過頭,看著沈洛年露出笑容說:“沈小弟。”
“是,逸姊。”沈洛年回過神。
“塔雅·藍多神,還不會現在的漢語,所以不能直接向你道謝,要我們轉達謝意。”毛逸說:“她還說,你是某個……元初神靈的……仙化之身,從沒見過,她很意外。”也許這些話翻譯有點困難,毛逸一面說,一面思考著。
“是。”沈洛年說。
馬面女子這時又說了一串,毛逸和她對答幾句,又回頭說:“神問……你耗費……道息,喚醒她,有什麼要求嗎?”
“沒有啊。”沈洛年搖頭說:“我是因為你們,才喚醒她的。”
毛逸似乎聽了挺開心,微微一笑,回頭對馬面女子翻譯。馬面女子聽了之後有點意外,目光在眾人身上轉了幾轉,又說了好幾句,跟著每個女子都笑開了,大伙兒吱吱喳喳的,一股歡樂的氣氛往外湧。看來連這神也沒大沒小的,難怪她們女巫之間似乎也不分大小地笑來鬧去,沈洛年雖然聽不懂,也不會被那股樂和之氣影響,但看著這些人開心,卻不禁也有些開心。
過了好一段時間,突然大家都安靜了下來,毛逸轉頭對沈洛年說:“沈先生。”
怎麼又叫先生了?沈洛年有點意外地應了聲:“是。”
卻見毛逸說:“塔雅·藍多神給你建議,她說……別把……體內的‘道息’之炁凝成一灘死水,這樣控制力較弱,成長得也慢,應該運轉不休。”毛逸提到道息,直皺著眉頭,似乎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翻譯錯了。
沈洛年這時當然沒法解釋,只說:“運轉不休?我不懂。”
毛逸回頭問了幾句,又回頭說:“神說隨便你運轉都可以,只要別固定不動就好了,各處自己轉圈也可以,頭到腳、腳到手,四處亂流動也可以,慢慢會鑽研出比較適合自己的方法,以後如果固定一個規律,慢慢就不用自己花心思去運轉了。”
為什麼那只狐狸從來沒提過?
沈洛年想了想,又問說:“我體內那種炁成長,有什麼好處?”
毛逸轉譯之後,馬面女子停下思索了幾秒才回答,毛逸聽完,愣了愣才轉頭說:“神說……這種仙化之身,對人類來說……她也不清楚能做什麼,不過該沒壞處,至少……身體會更健康。”
果然沒什麼好處……沈洛年不禁苦笑,懷真倒沒說錯,自己當初搶了懷真這個資格,真有點損人不利己。
這時艾露用酖族語輕聲說了一串話,幾個女子們紛紛嚷了起來,那馬面女子也接了幾句,毛逸這才轉頭說:“沈先生,小露兒提醒了我們,你班機時間快到了……”
沈洛年一怔說:“對,該走了。”
“讓小露兒送你吧。”毛逸微笑說:“我們還要等神的其他吩咐,不能一起送你了。”
“當然。”沈洛年對那神微微行了一禮,那神也挺有趣,居然點頭回禮,果真沒什麼架子。和眾人道別後,艾露和沈洛年對看一眼,兩人並肩往外走,還沒出洞,艾露已經托起了沈洛年,往外飛了出去。
◇◇◇◇
出了洞,兩人飛回大屋,沈洛年急忙收拾了行李,和艾露往山外飛,這時時間已經有點趕,艾露全心操控著,不大敢分神說話。
沈洛年見狀,心念一轉,讓影蠱運出妖炁,將自己軀體稍微托起,這麼一來,艾露馬上省了不少力,兩人的飛行速度立刻快了起來。
艾露微微一怔,詫異地說:“啊?可以這樣?我都不知道。”
“前幾天沒時間測試,昨晚……睡不著就試了一下。”沈洛年說:“雖然妖炁太弱飛不起來,但是可以減輕挺多重量,以後奔跑該不會滿腳泥了。”
睡不著的人可不只沈洛年,艾露想到昨晚的對話,臉上帶點紅,突然白了沈洛年一眼。
這是什麼態度?沈洛年看她情緒中喜怒交雜著,這種心情倒是很少見,不由得有點迷惑。
艾露倒似乎挺快就放開了,她沒繼續想那件事,一面飛一面說:“神說沈先生體內的炁息是道息,和可以出妖的道息聽起來一樣,兩者有什麼關系嗎?”
沈洛年考慮了幾秒才說:“好像挺類似。”
“啊?”艾露吃了一驚說:“難道說,這世上的道息,是某個神放出來的嗎?”
“似乎是。”沈洛年又說。
艾露嘴張得更大了,詫異地說:“然後那個神讓你全靈仙化?”
怎麼又有新名詞了?沈洛年皺眉說:“全靈仙化?”
“就是完完全全地仙化……”艾露似乎不知怎麼解釋,頓了頓才說:“我們這種,只是一點點仙化,我們叫作‘微靈仙化’。”
反正換個時代、換個種族、換個語言,就會有不同的名詞,懷真還說過什麼“轉仙三法”呢,根本不知道她在說什麼,沈洛年也不去記這麼多了,只說:“懷真提過,你們是少部分‘換靈’……對了,‘換靈’大概就是你們說的‘仙化’。”
“喔!”艾露聽沈洛年提過“換靈”這兩個字,心領神會地說:“對,少部分仙化。”
沈洛年也點了點頭。
“那你是全靈仙化的,為什麼炁息會沒用啊?”艾露又好奇地問。
這可問到要害了,沈洛年苦著臉說:“這神的炁息……似乎只有受傷恢複比較快的好處。”
“那去打妖怪,不是很危險嗎?”艾露看著沈洛年說:“你上次就受很多傷了,就算恢複很快,失血過多也會死吧?”
上次確實差點昏了過去……沈洛年想想,自己確實沒什麼打妖怪的能耐,只好說:“上次是特例,正常情況輪不到我出手。”
艾露眉頭微微皺起,似乎在替沈洛年擔心,沈洛年見狀,故意打岔說:“你們的神,有沒有說什麼特別的?”
“啊?”艾露回過神說:“神說她只能醒一下下,過一段時間又會入定,不過下次醒來應該不會等太久,那時就會永遠醒來。”
除非自己定時提供炁息,那種強大的妖怪,沒法長久清醒著吧……下次她醒來,應該就是世界彌漫大量渾沌原息的時候,既然連她也這麼說,看來世界末日真的在倒數計時了。
艾露見沈洛年不說話,試探地說:“沈先生,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怎麼?”沈洛年問。
“我的蝶兒,可以跟著你嗎?”艾露有點期待地問。
影蠱跟著自己干嘛?沈洛年詫異地說:“跟著我沒用啊。”
“它是我的一部分啊,我想讓它跟著你去冒險……”艾露說:“看你喜歡它停在哪兒,蝶兒不會讓你感覺到的。”
這女孩和吳配睿、葉瑋珊、奇雅、瑪蓮等人完全不同,自己老是搞不懂她在想什麼……沈洛年看著艾露說:“這樣有什麼意義?”
“反正對你又沒有壞處。”艾露嘟著嘴說。
“對你有什麼好處?”沈洛年說。
艾露卻不回答這句話,只低聲說:“要是我偷偷放你背後,你也不知道。”
“喂!”沈洛年不禁瞪眼說:“不准偷偷放,否則我放甲蟲嚇你。”
“啊!不要啦!”艾露雖然知道沈洛年是開玩笑,還是身子微微一縮,有點害怕地低聲說:“讓人家放又不會怎樣。”
“不要。”沈洛年說。
“好——啦——”艾露拖長音懇求。
“不——要!”沈洛年也拖長音。
艾露不高興了,氣嘟嘟地念:“什麼甲蟲!明明是臭蜣螂!屎殼螂!”
“我就要說甲蟲。”沈洛年暗暗好笑,又回了一句,艾露氣鼓鼓地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兩人又翻過了一座山嶺,眼看保山機場出現在眼前,沈洛年看了艾露一眼,見她臉上有點委屈,但似乎又不敢再問,沈洛年想起這十余日的相處,不禁心軟,歎口氣說:“你把蝶兒放我身上的話,不能養喔,我在噩盡島的時候,身上若是突然冒出妖炁,會危險的。”
艾露一聽,眼睛亮了起來,高興地說:“我一定不養,保證讓它一直休眠著。”
“那……”沈洛年搖頭說:“甲蟲平常停我左肩,蝶兒放右肩吧。”
“好!”艾露露出笑容,那只小小的蝴蝶影蠱,就這麼從她領口飄出,從沈洛年領口鑽了進去,果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此時兩人正從機場側門不遠處落下,艾露突然說:“沈先生,你先進去領票,我去洗個手才進去。”
“你直接回去也可以的。”沈洛年說:“神醒了,應該不少事要忙。”
“沒關系,我送你上機才走。”艾露一笑,往另外一個方向走。
沈洛年也無所謂,拖著行李往內走,走進大廳,卻見里面旅客似乎比上次多了不少。他一面邁步往內,一面越來越覺得奇怪,好像有什麼古怪的氣氛正往外蔓延,不少候機的人只看了自己一眼,就轉過頭去,外表看似沒什麼異狀,但沈洛年卻感應得很清楚,那些人都冒起了一種不懷好意的埋伏氣氛,而且目標正是自己。
這樣的人居然有二十多個?沈洛年停下腳步,目光四面掃著,手也探入外套下擺,考慮著要不要拔出金犀匕。
這些是什麼人?沒有妖炁也沒有炁息,那麼……不是妖怪也不是道武門?自己在這兒該沒得罪任何人才對啊。
如果只是普通人,速度不會比變體的自己快,只要開啟時間能力,該不用怕這群人,問題是在這兒開打的話,怎麼上飛機?就算只拔出金犀匕,恐怕都會惹來麻煩,想到這兒,沈洛年右手移出外套,不打算拔出匕首。
這時周圍已經隱隱被人包圍住,眼前有幾個人正向著沈洛年走來,手都放在口袋里,也不知道里面有什麼武器。沈洛年正不知等等該先用掌劈還是腳踢,突然艾露笑著鑽到自己身邊說:“沈先生,怎麼呆在這兒?”
沈洛年一呆,不禁暗叫來得好,艾露一出現,樂和之氣自然散出,周圍一片喜樂,那群人的敵意也瞬間消散,每個人都愣在那兒,一下子停下了動作,沈洛年拉了艾露右手一把,低聲說:“幫個忙,別離我太遠。”
艾露臉一紅,睇著沈洛年說:“現在才說這種話,那你昨晚怎麼……”
媽啦!沈洛年又好氣又好笑地低聲說:“有人在這兒埋伏啦,他們看到你就傻了,你當當保鏢。”
“喔!”艾露臉更紅了,咬著唇惱羞成怒地嗔說:“早點說嘛!”
沈洛年沒好氣地說:“我若早點知道有人會來埋伏,就提早說了。”
艾露不禁好笑,氣也消了,白了沈洛年一眼說:“是什麼人啊?”
“不知道。”沈洛年說:“陪我去領票吧?”
“嗯。”艾露一笑,輕抓著沈洛年的左手彎,隨著他往前走。
沈洛年沒和任何女子這麼親昵過,不禁看了艾露的手一眼,不過既然是自己要她跟著,這時候顧忌太多反而矯情,沈洛年橫了心,不管左手的感覺,照著計劃行事。
有艾露當保鏢,果然平安喜樂,在一片和樂融融之中,沈洛年順利和艾露告別、登上飛機,雖然還是搞不清楚那些人是哪方派來的,但少個麻煩總是好事,而一個“微靈仙化”的小女巫就能鎮住這種場面,代表這些人惡性或殺性不重,應該不是什麼大惡棍,也該不是訓練有素的軍警,大概只是一些小地痞或混混,拿人錢財辦事。
◇◇◇◇
到達昆明,沈洛年走出機場,領了飛往台灣的機票,馬上過海關到出境廳等候,免得留在機場大廳又增加困擾。
還好這段過渡時間並沒有古怪的人出現,也許因為保山飛到這兒只有三、四十分鍾的時間,他們就算趕著找昆明的同伙幫忙,一時三刻恐怕也找不到人。
沈洛年雖然不很適合和妖怪作戰,對付普通人倒不怎麼害怕,問題在于機場不適合打架,萬一鬧起來上不了飛機,這兒人生地不熟,可不知道怎麼回台灣了。
沈洛年在機場等候室看著時鍾一秒一秒過,差不多快到登機的時間,突然另外一側入口有兩個航警模樣的青年一面拿著對講機走入,一面四處張望著,仿佛在找人。
不會是找自己吧?沈洛年目光和對方一遇上,卻見那兩人注意力馬上集中過來,不但盯著自己走來,還一面和對講機說個不停。
看對方一副找到目標物的架勢,而且感覺不到友善的氣味,沈洛年不禁暗叫不妙,剛剛保山還只來些小流氓,反擊還說得過去,這會兒來了不知叫警察還是叫公安的家伙,怎能出手揍人?
眼看對方越走越近,沈洛年情急生智,影蠱妖炁一凝,兩束炁柱往外飛射,正中兩航警腦門,那兩股力量雖然不大,但兩人一點准備都沒有,猝不及防下同時往後翻身摔倒,其中一個不知是不是剛好腳滑,後腦勺重重撞到地上,摔破一個大洞,血馬上往外冒,他抱著後腦袋嚷了幾聲,一看滿手血,叫聲馬上又高三成。
另外一個人沒摔這麼重,但也許是撞的角度剛好,一撞就昏了過去,躺在地上沒反應,那個頭破血流的一面叫一面推自己的同伴,根本就忘了沈洛年。
周圍當然馬上一片混亂,誰也不知道這兩人怎麼突然一起摔跤,眼看已達登機時間,沈洛年連忙往外走,一面忍不住回頭又看了幾眼。
沒想到普通人這麼不耐打?剛剛那股妖炁其實挺微弱,沈洛年本想只是擾亂一下兩人,看能不能稍微拖延時間,沒想到卻把對方打翻。眼看兩人受傷,沈洛年多少有點抱歉,不過打了就打了,後悔也沒什麼用……反正不是自己痛,沈洛年倒是提得起放得下,沒過多久就忘了那兩個倒黴鬼。
總算飛機起飛,離開昆明,往桃園機場飛去,飛機上大多都是台灣來的游客,沈洛年四面看看,確定沒什麼古怪氣味,才終于安心下來,放下椅背靠著休息。這趟航程大概三個多小時,也就是說,到了下午,自己應該就可以回到那離開二十多天的家了。
定下心來的沈洛年,仔細思考著誰會來找自己麻煩……算來算去,除道武門之外,實在想不出還有誰會干這種事……會是總門那伙嗎?還是其他宗派?大陸這兒宗派多得很,單是云南就有好幾個,要找嫌疑犯還真有點困難。
算了,想這種事情不符合自己個性,到家之後打個電話給葉瑋珊,讓她去傷腦筋……不過回台灣之後,大樓林立,就不方便用衛星電話系統了,葉瑋珊說過要怎麼改……?算了,想不起來,回家再用家里電話打。
沈洛年不再想東想西,閉上眼睛休息,昨晚被艾露一亂,心情翻騰,躺了好久才睡著,剛好趁這時候補眠。

上篇:第二章 有沒有臭臭的?    下篇:第四章 我幫你們解脫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