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你們加油 
  
第十章 你們加油

葉瑋珊目光一轉,卻見沈洛年居然拔出匕首往前走,不禁吃了一驚,連忙一把將他抓住,輕叱說:“洛年你干嘛?別動。”
沈洛年一挑眉說:“我繞去森林後面,看有沒有機會用煙霧彈砍那家伙。”
“不准。”葉瑋珊抓緊沈洛年手臂,瞪眼說:“那妖怪有多強你忘了?”
沈洛年望著葉瑋珊片刻,漸漸冷靜下來,這才終于發覺自己確實有點找死,印象中刑天的動作比張志文等人還快,就算順利用煙霧彈裹住他,他只要單純亂揮大斧,自己該也無法欺近,說不定他一閃就能縱出煙霧圈,那更是沒拼,想到此處,沈洛年只好把匕首收了回去。
“下次吧……”賴一心也看著刑天說:“下次大家都變強,再和刑天拼一次。”
“拼得過嗎?”吳配睿咋舌說。
“不知道。”賴一心眉頭皺起,沉吟說:“上次沒測出對方實力,還是我去……”
“別想!”葉瑋珊也拉了賴一心一把,嗔說:“你想一個人先上去試試啊?”
“呃……”賴一心不禁干笑說:“想想而已。”
一個個都這麼累人……葉瑋珊看看賴一心又看看沈洛年,發現自己正一手拉著一人,她微微一怔,有點慌張地松手低聲說:“反正你們都別沖動。”
沈洛年冷靜下來之後,仔細地打量對方妖炁說:“在這兒,刑天似乎弱了一點。”
“難怪牛頭人被逼到海邊……”黃宗儒說:“有刑天統領鑿齒,牛頭人怎麼打得過?”
“刑天應該不喜歡到道息較低的海邊來。”葉瑋珊也沉吟著說:“若刑天沖上去,不知道總門擋不擋得住?”
“如果擋不住怎辦?”賴一心說:“不管嗎?”
葉瑋珊一怔,說不出話來,若說要管,怎麼打得過刑天?若說不管,難道看著那批人被鑿齒剿滅?
突然那端刑天怪叫一聲,舉起斧頭揮舞著,鑿齒們也跟著舉起短矛呼喊,就這麼喊了一陣子,刑天斧頭一揮,領著鑿齒大軍,仿佛箭頭一樣往前飛沖,對著人類建造的堡壘沖了過去。
真的上了!眾人注意力都集中過去,見領著鑿齒沖鋒的刑天,只維持在鑿齒群前方不遠,並沒用全力奔馳,而鑿齒的速度也不慢,不到一分鍾的時間,刑天和身後鑿齒大隊,已經開始往山丘上沖。
總門那邊雖然沒人遇過刑天,當初也聽過賴一心等人回報,知道這強大妖怪的存在,十幾挺機槍對著他集火姑且不提,那後牆上的變體部隊,目光都凝注在刑天身上,似乎也在等待著指示。
眼見刑天接近到了二十公尺以內,到達了劍炁的有效范圍,後面一聲號令傳出,部隊們同時揮劍,數百道劍炁對著刑天沖去。
這樣應該可以吧?在遠處觀戰的賴一心等人,雖然看不到劍炁,但看著每個士兵的目光,也知道大家的目標都是刑天,最好是眾人合力之下,把刑天直接宰掉,那就太美滿了。
當高速劍炁飛射到刑天身前的那一刹那,刑天盾身斜側,突然加速往左前方沖,一下子閃掉了大片劍炁,縱然有幾道沒躲過,也被他盾牌上強大的妖炁激散,只見速度陡增的刑天,一個點地已沖上土牆頂端。
糟糕!眾人大吃一驚時,堡壘那端已經一陣大亂,刑天巨斧一揮,龐大妖炁從斧面上往外發出,變體部隊那小小短劍不適合格擋,只一愣間,內牆上血肉橫飛,當場倒下一大排人。
眼看刑天就要直接沖了進去,突然土牆後冒出兩排持盾部隊,前蹲後站,一大片炁牆凝聚而出,重重疊疊組成一片,硬生生擋住了刑天的攻勢,將刑天硬擠出堡壘,而這時土牆外的鑿齒已經沖上,再度和牆內的變體部隊展開激戰,四面鑿齒的呼喊怪叫聲震天,但總門的變體部隊倒是一聲不吭,十分安靜。
卻說被震回土牆外的刑天,因為臉長在胸口,看不出表情,也不知道有沒有感到意外,只見他微微一頓,身子一繞,突然快速地沿著堡壘南端跑出了好幾十公尺,跟著往上一沖,再度對著一群短劍部隊沖去。
眼看刑天即將接近,卻沒有拿盾的變體部隊出現,眾人不禁暗暗擔心,看來持盾部隊數量遠不及劍隊,不是每個地方都有盾隊預備著,一般持劍部隊又擋不住刑天,若讓刑天沖破了這兒,鑿齒湧入,恐怕大事不妙。
就在刑天沖近的這一瞬間,隊伍後倏然冒出一人,仿佛一道藍色閃電,對著刑天正面沖了過去。
好快!不只比張志文、侯添良還快,簡直比刑天還快,大伙兒不禁都瞪大了眼睛,就連現在的賴一心都不敢和刑天正面對峙,那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物?
刑天似乎也有點意外,左盾稍護身軀,右手巨斧回揮破空橫劈,迎向那人,在斧面激起狂風暴卷間,卻見那人仿佛輕煙般地一扭身,已經閃過巨斧,飄過刑天右側,長劍一揮,在刑天右臂上畫出一道傷口,而且在空中禦炁一繞,趁刑天還沒回頭之前,又繞到了另外一側,一眨眼又在刑天的背後破開一道傷口。
“好厲害!”賴一心興奮地說:“添良、志文快看,我就想要你們換這種武器,那人拿的……該是類似細扁劍的武器吧?”
“換武器?”剛剛兩人不在,這時同時一怔,不明白賴一心在說什麼。
“這種輕細、長尖、銳利的武器,才能發揮你們的輕訣威力,勁凝尖端、多用刺削、少用劈砍,才有機會破開對方妖炁。”賴一心一面思索一面說:“那人雖是兼修派,但一定是純輕訣……而且不只如此……到底怎能快成這樣?竟能砍入刑天妖炁,難道他體內妖質比我還多?”
“沒有。”沈洛年說:“那人炁息不比一般人多,但是……運行方式很特殊,不過他太快了,我也看不清楚。”
“運行方式?”賴一心一怔,微微點頭,似乎想到了什麼。
“換了就能這麼強嗎?”張志文大驚說:“那當然換!”
“不,還有別的原因。”賴一心凝視著那方說:“可能和氣功之類的運炁法有關……”
“運炁?”黃宗儒詫異地說:“不是說道武門人不需要練氣功、內功嗎?”
“對。”賴一心說:“我們是引道境之炁,而不是周天搬運、養丹練氣……但如果運用某些施放之法,或者會有特別的效果?”
“一心哥,你也學過氣功嗎?”吳配睿好奇地問。
“只有參考原理,沒有真正練習,那很花時間。”賴一心說:“其實我前陣子也想過,引入的炁息,也許不該是一灘死水放著……”
一灘死水?沈洛年突然嗆咳了起來,怎麼好像聽過這種形容法?
“怎麼?”賴一心詫異地說。
“這個……”自己倒是差點忘了那件事情……沈洛年呆了呆說:“我聽人說過,炁息不該一灘死水般放著,應該……那個……運轉不休。”
“為什麼跟你說這個?”賴一心詫異地說:“洛年你沒炁息啊?”
“呃……”沈洛年呆了呆才說:“是聽到別人的對話。”
“但氣功經脈走向,對我們來說實在太過繁雜……我們不需藉運行累積吸納,妖質化的身軀炁息又暢通無阻……”賴一心望著沈洛年說:“那人有說該怎麼運行嗎?”
沈洛年想了一下才說:“她說隨便流動都行,但最好找出適合的方式固定下來,習慣以後就不用花心思去注意了。”
“嗯!有道理、有道理……”賴一心用力點頭,但隨即又陷入沉思。
有道理嗎?沈洛年抓抓頭,有機會自己也試試看好了。
◇◇◇◇
眾人對話的過程中,刑天似乎被那人惹火了,追著那人亂揮斧頭,不過那人實在太快,就這麼在刑天周圍繞來繞去,偶爾欺近刺上一劍,又倏然飄開,刑天還真拿他沒辦法,但他雖能砍傷刑天,似乎也都只是皮肉之傷,沒法有效傷害刑天。
這時外圍的變體部隊和鑿齒的戰斗也越趨激烈,鑿齒剛剛稍微失利就往後撤,這次統帥在前,可不退了,一群群前仆後繼地往前沖,而且有些鑿齒已經開始懂得閃避,對方既然對准喉嚨,那還不好閃嗎?部隊的劍炁幾下打空,馬上有一些鑿齒沖到了土牆前,准備往內翻。
但部隊那兒似乎也有預備,馬上號令變化,一組組隊伍瞄准的方位同時改變,有的攻胸、有的射腹,當然偶爾仍會對准了喉嚨發射,只不過這麼一來,不能再由後方統一號角控制,各小隊只好各自呼喊號令,速度和頻率馬上變得有些混亂,漸漸開始有鑿齒沖上牆頭。
但畢竟這兒有幾千人密密麻麻地站滿,鑿齒們在不斷死傷、打退的情況下,就算有少數幾個沖上牆頭,想站穩腳步還是不容易,很快就又被逼落。
不過幾分鍾的時間,堡壘四面滿是鑿齒,而自從鑿齒知道閃躲後,受傷的雖仍不少,但死亡的比率馬上大幅減少,上下攻防之間,變成一種僵持戰,一下子打不出結果。
當然,也有不少鑿齒圍在刑天周圍,想幫忙抓住那個藍色身影,但連刑天都抓不住,鑿齒接近又有何用?只見那道身影繞來繞去,鑿齒群不但攔不到他,反而還擋住了刑天的移動,而那人也不手軟,一面繞一面揮劍,附近鑿齒馬上躺下了好幾名,每個都被割斷了喉嚨。
刑天見狀一聲怪嘯,似是下令鑿齒往後讓,只見周圍很快就空出了一大圈,不再有鑿齒接近干擾。
突然堡壘中又一聲號角響起,一組組部隊越過人牆,往外沖殺出來,那些隊伍每隊大約二十人左右,組成一個銳角三角形,劍炁往前方不斷飛射,對著鑿齒殺去,這些人畢竟都練了四訣,就算劍炁沒集中攻擊,但若被被劍炁轟上身軀,鑿齒也難免受傷。
而三角形的尾端,則由兩名持盾者保護隊伍,卻是這種陣型,前方劍炁集中,敵人不易靠近,但到了末端開口處,因劍炁無法集中,就難免有破綻,這兒放上幾個負責防守的盾隊,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下子不再是死守著堡壘挨打,幾千名部隊分隊往外沖殺,戰術馬上靈活了起來,不過堡壘土牆上仍布滿了士兵,不敢松懈。
眾人看著血肉橫飛的戰場,心情隨著起伏、熱血澎湃,頗有點想上去厮殺,但又不知道為什麼,這話似乎總覺得說不出口。
“一心,在這兒,我們可能比鑿齒稍弱?”瑪蓮突然說。
“倒也不會,鑿齒其實也有變弱。”賴一心回神說:“不過因為大家都變弱,人數優勢就會明顯起來,沖陣沒有之前容易。”
“但一心哥和瑋珊姊,應該比之前還強吧?”吳配睿說:“既然增加七、八倍妖質,有強七、八倍嗎?”
“沒有這麼多。”賴一心笑說:“有強些倒是真的,測試沒問題的話,你們也可以。”
“雖然鑿齒看來一下子打不進去,但似乎也沒打算撤退。”黃宗儒忽說:“兩邊都死不少人了。”
眾人望過去,果然到處都躺了不少人、妖尸體。
“這樣打下去……”張志文突然吐吐舌頭說:“萬一牛頭人沖了出來,那可麻煩。”
“對啊……”侯添良說:“還有,萬一刑天打贏那人更糟糕。”
賴一心說:“我倒是想近點看看那位擋住刑天的高手。”
葉瑋珊聽著眾人你一句我一句,搖搖頭苦笑說:“你們想上去幫忙嗎?”
眾人一下都停口,看著葉瑋珊,似乎不知該不該表示贊同。
沈洛年目光一轉,首先說:“幫打刑天嗎?”
賴一心微微皺眉,搖頭說:“我們隊伍中,我和瑋珊也許勉強有機會傷到刑天……但若刑天專攻瑋珊……我沒有把握能保護好她,我們還是先打鑿齒吧?”
沈洛年聽到打鑿齒,有點沒勁地說:“我們只和刑天有仇不是?”
“鑿齒是壞妖怪啊!”吳配睿抗議地說。
“又沒得罪我們。”沈洛年翻翻白眼說:“要不要直接撿條船走人?看,堡壘後面好多船。”
眾人錯愕中,葉瑋珊忍笑說:“洛年是怪胎,別理他。”
“反正我不適合打架。”沈洛年也不爭,攤手說:“要打也是你們打,由你們決定。”
“上去幫忙吧?”賴一心說:“若能協助總門把鑿齒殺退,刑天應該也不會久留,以後再找他算帳。”
“我也是這樣想。”葉瑋珊說:“讓他們僵持下去的話,戰役的結果,就決定于那人是否能持續擋住刑天,萬一他失敗,刑天無人可以阻擋,堡壘恐怕會失守,接著就是損失萬名以上的變體部隊,還有不少普通士兵,這也太慘了……”
“上吧。”瑪蓮馬上笑說:“別理洛年小子。”
“贊成。”吳配睿跟著忍笑說:“別理臭洛年。”
黃宗儒等人只點了點頭,他們可不好意思跟著喊“別理洛年”之類的話。
“舅媽、舅舅,你們覺得呢?”葉瑋珊回頭望。
“我也贊成。”白玄藍含笑說:“我們畢竟是道武門人,雖然和總門不合,遇到妖怪還是應該出力。”
“舅媽說得對,大家准備上,一心,你指揮。”葉瑋珊轉頭望向沈洛年,輕笑說:“洛年,來里面休息。”
“那……你們加油。”沈洛年大搖大擺地晃到了內圈,運起妖炁減輕重量,准備發呆,至于渾沌原息的古怪上浮力道,除非打算高飛,沈洛年不大常用,那法門不知為何,會把自己身體弄得不大穩定,一般狀況,以妖炁托體已經很足夠。
張志文噗嗤一笑說:“洛年,滅團的時候再拜托你用煙霧彈出手救命啦。”
“干!誰跟你滅團,蚊子烏鴉嘴。”侯添良忍不住笑罵。
上次殺二十多只鑿齒頭就痛得要命,上萬只誰要玩啊?沈洛年馬上搖頭說:“這麼多鑿齒,我會直接逃命。”
眾人笑聲中,賴一心開口說:“我站前面,然後瑪蓮和小睿站我左右後方,黃大哥在兩人之間應變,其他人不變……我們先沖外圍試試,殺一段時間我會帶隊入海引炁恢複,有人提早沒炁就先入保護圈,萬一緊急就抽空引炁……都沒問題吧?”
賴一心等了兩秒,見眾人都沒說話,當下內炁透入銀槍中一抖,領著眾人往前奔了出去。
這樣一群十余人的小隊從森林中奔了出來,鑿齒大軍根本懶得理會,只有幾個小隊伍回頭迎上。
兩方即將接觸,白玄藍的炁彈照慣例扔了出去,雖然這時的炁息強度不如過去,依然把一批鑿齒炸得陣型不穩,這也罷了,緊跟著飛出的卻是葉瑋珊的炁彈,只見她凝出的龐大炁彈上帶著淡淡紅光,第二批鑿齒見狀一呆,不敢不閃,這麼一來,後面沖來的第三波剛好遇上,只聽轟然一聲巨響,那十余名鑿齒一下子血肉橫飛,死傷慘重。
吸收了妖質果然不一樣!眾人心中同時閃過這個念頭,這時被打散的鑿齒已再度沖近,賴一心一個人站在隊伍前端,泛著綠光長槍四面盤打旋繞,他不和對方硬碰,只一面帶著陣勢前進,一面引著對方的力量旋動,把敵方撥弄得身形不穩、站立不定,一個個到處亂滾。
賴一心這時無論技巧和力量,鑿齒都無法抗衡,只要進入槍圈,都沒法穩住身子,只看是用什麼方式翻倒。
這下吳配睿和瑪蓮可輕松了,對著地上亂滾的鑿齒砍就得了,兩人也不用管什麼招式,一刀揮下就是一顆腦袋飛起,一下子殺了一大片,居然沒留下幾個給後面的人砍。
“嘎?沒事做啊?”侯添良詫異地喊。
“事情來啰。”賴一心喊:“轉!”
賴一心一轉方向,繞往西北,順著邊緣往外切,仿佛剃刀一樣,雖然穿入鑿齒群中,但是卻靠在外緣走,這樣方位一轉,加上往前移動,周圍馬上有大群鑿齒包了上來,敵方能力不強,奇雅不考慮協防,炁凝如鞭,從下方往外揮灑鞭打,一樣以打翻鑿齒為目的,侯添良和張志文也開始忙了,兩人身形如電,四面閃動切割,動個不停。
不過現在身處島嶼外側,體內炁息威力降低,割傷鑿齒容易,想砍深就有點困難,不少鑿齒受了刀劍傷,依然往內猛撲,還好黃齊居中防禦,把不怕死逼入的往外迫,加上有黃宗儒炁牆、奇雅的炁鞭,鑿齒一時也不易接近。
葉瑋珊卻沒有炁彈連發,她在陣勢中隨隊移動,四面觀看,偶爾才扔出一顆強大的炁彈。
卻是現在她凝聚的炁彈威力雖大,但也耗用更多的炁息,而且凝聚的時間也較長,若敵方沒有大量聚集,她也不想隨便扔出,而敵方陣勢如果松散,賴一心加上瑪蓮、吳配睿組成的箭頭,自能勢如破竹,也不用她耗用外炁。
很快地,沿著外圍切割的白宗隊伍,一路從南邊沿著弧線往西殺到北面,身後留下了不知多少鑿齒尸體,這時終于驚動了鑿齒大隊,不少擠不進去攻打堡壘的鑿齒,憤憤地轉頭對著眾人撲來。
眼看近千人擁來,賴一心不敢大意,帶著隊伍往北岸繞,在海邊展開大戰,這樣一來大家可都忙了,葉瑋珊也不省炁彈,一顆顆往外扔,每下都炸翻一大群鑿齒,穩穩站在隊伍前端的賴一心、吳配睿、瑪蓮三人組,更像是奪命煞星,賴一心碧綠長槍四面閃動飛旋,將一片片擁上的鑿齒撥倒往內推,分送給吳配睿、瑪蓮兩人砍頭,只不過半分鍾的工夫,一下子周圍躺了滿地尸體。
侯添良和張志文看自己砍不死對手,兩人一面打一面商量,突然一起改變招式,對准敵人要害攻擊,雖然砍不深,但如果刺向眼睛或砍向喉嚨,造成的傷害可也不小,這麼一來,兩人倒是惹怒了不少鑿齒,不少人轉向他們追殺,兩人在左右側被逼到沒處跑,手腳不慎挨了幾下擦傷,最後只好翻身躲入黃宗儒的炁牆之中,吐著舌頭喘氣包紮。
這麼一來,除了賴一心那一面,周圍的壓力都集中到了炁牆上,雖然奇雅不斷地以炁鞭往外掃,驅趕鑿齒,但除了讓敵人不斷打滾之外,也沒法很有效地造成傷害。
此時欺近的鑿齒正拿著短矛不斷向炁牆鑽刺,黃宗儒的凝訣固然堅實,頂住周圍的攻擊,但這樣耗下去炁息也是損耗十分快,白玄藍見狀,開始幫黃宗儒引炁補充,反正她現在炁彈威力不大,除了把敵方炸翻,也沒有太大的效果。奇雅也不再使用炁鞭,改放出一片柔性炁牆在外多裹上一層,以降低對方長矛穿刺的威力。
現在除了賴一心等三人外,只剩下葉瑋珊的外發炁彈能傷敵,反正這時周圍擠得滿滿,炁彈威力倒是毫無保留地展現,一發就躺下一片,但相對地,黃宗儒也漸漸吃力,就算白玄藍不斷替他引炁,也比不上外圍消耗的速度。
正吃力時,周圍突然一陣亂,原來一些從堡壘中殺出的變體部隊恰好殺到附近,對著圍著眾人的鑿齒猛攻,鑿齒們被內外交擊,隊伍大亂,不少鑿齒紛紛往外沖,里面的壓力陡然降低,已經回過氣的張、侯兩人,又翻身沖了出去。
但變體部隊卻頂不住鑿齒的攻擊,鑿齒一陣沖殺,又把他們逼退,不少小隊也退到海水淺灘中暫歇,眼見對方又將合圍,賴一心喝聲說:“走!”帶著隊伍一轉,往海岸邊沖去。
到了海中,鑿齒果然氣憤地停下,一個個在岸上怪叫,眼看對方不敢接近,賴一心這才說:“引炁。”
黃宗儒這才把炁牆收了起來,一面搖搖頭喘氣,凝訣化成的炁牆與他內炁緊密聯系,這麼連續受到重擊,震蕩不斷傳回,身體可也有點吃不消。
白玄藍除自己以外,負責黃齊、侯添良、張志文三人的引炁工作,這三人損耗的量都不算太大,白玄藍很快地引炁妥當,看葉瑋珊還在幫賴一心引炁,她一面轉頭幫黃宗儒引炁,一面有點為難地說:“若我離開,瑋珊和奇雅會更辛苦……我還是留下吧,就算不出手,至少可以幫大家引炁。”
葉瑋珊剛補充好賴一心的分量,正開始替自己補充炁息,聽到白玄藍的話,她和賴一心對視一眼,這才說:“舅媽你別擔心……總有辦法的。”
“怎麼你也說‘總有辦法’?”白玄藍含笑說:“是跟一心學的嗎?”
“不是啦。”葉瑋珊臉微微一紅,搖頭說:“我和一心昨天討論到,如果在道息比較足的地方,也許一心和宗儒,可以嘗試自行引炁,只是會慢些。”
黃宗儒一呆說:“我可以嗎?”
“引炁的原理是以道術聚集道息,開啟道境門戶,引入炁息。”賴一心接口說:“只要炁息能迫出體外,就有機會辦到……我是因為吸收妖質夠多,引入的炁息逐漸足以外推,你卻是因為凝訣的特殊凝聚效果,讓你放出體外之後仍能聚集成型……只是還沒時間測試細節,我們就出來了。”
“對,我怎沒想到?”黃宗儒有點興奮地說:“那以後只要敵人攻勢稍弱,我就可以找機會自行引炁了?”
“戰斗的時候最好還是讓別人引炁,免得有意外。”賴一心搖頭說:“其實若非逼不得已,最好戰斗的時候都別引炁,發散者的戰力也很重要。”
“諸位、諸位。”一旁突然有隊二十人左右的變體部隊踩著海水走近,一面打招呼一面詫異地說:“不知是哪兒的宗派?”
眾人停止討論,紛紛轉頭,葉瑋珊開口說:“我們是台灣白宗……諸位辛苦了。”
“你們真行!”領頭的隊長也只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他比出大拇指,羨慕地說:“聽說這法門叫專修?佩服、佩服,十個人比我們幾百個還強。”
“我們是專修派沒錯。”葉瑋珊點頭說,卻見眼前這群大男生,目光已經轉到了穿著清涼的瑪蓮和吳配睿那兒上下打量,葉瑋珊不禁一面搖頭一面暗暗好笑,如果遇到需要好好談話的對象,對方也只顧著看瑪蓮大腿,那可有點麻煩,難道自己也該穿得吸引人一點?
想到這兒,葉瑋珊瞄了賴一心一眼,心中暗暗懊悔,這三天沒怎麼打理,恐怕有點蓬頭垢面……反正自己又不用揮拳動腿,是不是以後該考慮穿比較有女人味的裙裝?不過考慮飛縱的可能,不能穿輕飄飄的褶裙,裙子里面也得稍微留意……
“要一起上嗎?”賴一心眼看眾人引炁引得差不多,突然對那群總門部隊說。
那群人一呆,詫異地看著賴一心。
“你們這種陣,比較不擅于應付欺近的敵人,但可以快速遠攻、逼退敵人。”賴一心說:“我們現在後衛戰力稍微不足,若你們排在我們前隊和後隊之間,分兩面朝外,彼此可以互補。”
“一心?這樣不好吧?”葉瑋珊吃了一驚,怎麼連別人都拉進來了?
“加上他們比較好,在這地方,我們後隊缺乏有效迫退敵方的能力,只靠宗儒支持不了太久。”賴一心對葉瑋珊說完,回頭望著那群部隊笑說:“除非你們不願意。”
“試試吧?不行就撤退回來。”那隊長似乎也起了點興趣。
“那就跟著我們這三個人走,最後兩個持盾者和宗儒的炁牆連在一起。”賴一心指揮說:“黃大哥、志文、添良你們三個殿後,負責打退追上的敵人……大家上吧!”說完賴一心一揮槍,眾人又從海面沖了出去。
這糊塗一心……葉瑋珊來不及開口,只能大皺眉頭,這批人在總門命令下戰斗,如有死傷,也怪不到白宗頭上,但帶著他們打,若不小心讓這批人損失了,怎麼跟總門交代?
但這時也沒空解釋,葉瑋珊匕首一指,紅色炁彈正對著迎來鑿齒砸,卻見那些總門部隊一聲叱喝,二十道劍炁往前飛射,劍炁飛行速度遠比炁彈快,一下子打翻了三、五個鑿齒。
看那劍炁打上鑿齒時帶著爆勁,眾人都發現不對,原來這些人並非輕柔雙修,而是和劉巧雯一樣的輕爆雙修,所以劍炁又快,威力又大,兼有爆輕兩訣的優點,但這兩訣都缺乏防禦能力,難怪鑿齒一接近,他們就只能往後撤退。
這樣的練法,威力雖然沒有爆勁大,但移動速度和攻擊速度都有不小的提升,若有人護衛的話,也是挺好用的……而土牆上那一整排若也都是這種練法,只要不讓對方沖上去,戰力確實比輕柔大上不少……
換個角度說,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刑天沖上去的時候,雖有一整排人聚在一起,卻連一點點阻擋的能力都沒有。
在眾人思考的同時,白玄藍、葉瑋珊的炁彈抵達鑿齒群,也轟的一聲炸得鑿齒人仰馬翻,此時總門部隊劍炁不停,配合著號令連發,一組組劍炁迅疾破空飛射,更把鑿齒打得有些亂了手腳,這時賴一心領著隊伍沖到,長槍翻滾擊打,配合著後面兩把長短奪命刀,一下子殺得血流成河。
賴一心還有空回頭說:“總門兄弟,你們主要打左右兩面。”
那些部隊一怔,這才發現前面果然不用操心,當下轉向左右,劍炁亂發,把鑿齒們逼在數公尺外,無法靠近。
賴一心這次不准備停下腳步,一路繞著鑿齒沖殺,鑿齒眼見沒法從前方擋住賴一心,紛紛往兩面散開,對著隊伍側面、後面包去,但賴一心很快又領著隊伍回轉變形,轉從敵方的側方攻入,就這麼帶著隊伍不斷來回盤旋,把鑿齒陣型切得七零八落。
那兩排兼修者部隊,殺傷力雖稍弱,但因為都是帶著爆勁的遠攻劍炁,可以有效的阻截、減少鑿齒接近隊伍,也因為前方不用操心,所以他們的劍炁除了左右之外,偶爾也會往後發射,幫黃宗儒建構的防護炁牆左右也清開一段距離。
排在最後的張、侯、黃三人,雖然殺傷力不夠強,但只要有騰挪的空間,倒也可以發揮,在隊伍不斷往前走的情況下,三人不只沒有後顧之憂,還可以不斷後撤,擁有無盡的閃躲空間。只見張志文、侯添良突然閃出又突然閃回,再度恢複了靈動快速的優勢,針對著對方要害削刺,若對方要害防守緊密,就轉砍對方雙腿幾下,讓對方痛得追不上也是個辦法。
至于黃齊,他一面隨隊伍移動,一面專心做好防禦的工作,不斷把少數逼近的敵人攻勢化解掉,有效減少內側炁牆的壓力,偶爾才順勢劈個一劍,但若讓他砍到,殺傷力還比張、侯兩人大些。
防護圈內既然安穩,三個發散者自能安心地不斷往外攻擊,葉瑋珊和白玄藍的炁彈不用說,連奇雅的鞭勁也越打越快,抽扭之間不但把對方帶起飛甩,有時還把對方關節脆弱處直接擊斷。
卻是奇雅漸漸發現,柔訣不適合發出炁矢、炁彈,若不打算催出頗費炁息的炁柱遙攻,只能運用這種速度較慢的炁鞭勁攻擊,但相對地,因為含而不放,聚集不散本就是柔勁特長,自己該運集更大量的炁勁出手才是,當下奇雅聚集炁息成鞭,到處亂揮,攻擊力又提升了一個層次。
但炁鞭速度稍慢,留意到的鑿齒,想閃避並不太困難,問題是想閃就得跳,這麼跳來跳去,身形自然不穩,還是不免被隊伍其他人擊倒。
這群白宗和總門部隊組合的隊伍,到處亂沖,擁過來的鑿齒不斷倒下,沒過多久,地上到處都是鑿齒死亡的尸體,但周圍仍是滿滿的敵人,賴一心突然一聲喝叱,帶著眾人一轉方向,對著鑿齒的大部隊,也就是堡壘的方位殺去。
沒搞錯吧?眾人都吃了一驚,雖然鑿齒似乎完全不是對手,但這樣打法,十分消耗炁勁,若沖進去沖不出來又該如何?可是這時總不能不跟著沖,當下眾人身不由己,跟著賴一心身後殺去。
雖然眾人殺起鑿齒仿佛勢如破竹,但兩次沖擊到現在為止,頂多殺了數百名鑿齒,對萬余鑿齒大軍來說,只是小小一部分,在這混亂的戰場上,理會這群人的其實不多,不過隨著賴一心這麼胡沖亂撞,注意到眾人的人漸漸變多,有些鑿齒被劍炁沒頭沒腦打了兩下,有的被砍斷的尸塊砸到,更有不少被炸飛噴散的血雨淋個滿頭,許多鑿齒火上心頭轉身追擊,沒過多久,又是千多名鑿齒追著這小小部隊跑,想先把這群人殺了再說。
但鑿齒大軍還沒來得及整個包上,賴一心卻又突然轉向沖了出來,一路奔回海中。
鑿齒沒能追上,許多火大的鑿齒騰空飛起,朝眾人追擊,但除了被各種炁勁攻擊之外,還有他們最討厭的海水迎面灑來,鑿齒們只好退回海岸,一面在外面哇哇亂叫,居然不肯離開。
“快引炁。”賴一心沉聲說:“沙袋牆那兒快撐不住了。”
眾人剛剛才殺出重圍,心還狂跳著,沒想到突然聽到這句話,轉頭望向那端,果見鑿齒已逼到堡壘外側,最外圍的火炮牆早已崩落,機槍組成的火網完全失效,只靠著內牆變體持劍部隊死命揮劍抵擋,勉強擋住鑿齒沖勢。
而另一面刑天和那高手仍在糾纏不休,刑天打不到對方,對方卻也砍不跑刑天,也不知道是刑天動作變快還是那人速度變慢,刑天似乎漸漸占了優勢,那藍衣人只能在外圍不斷地旋繞,看樣子也有些不妙。
眼看兩處戰況都不樂觀,眾人不由得有些心驚,不管哪邊先支持不住,這堡壘內外萬余人都會糟糕,就算所有人沖向海邊逃命,恐怕也會死一半以上。
有辦法阻止這種情況發生嗎?在這狀況下,自己這一行人,除了能多殺幾名鑿齒之外,還能做些什麼?眾人正狐疑間,卻見賴一心露出笑容說:“下次我們殺到里面去,沒問題的!”
沒問題嗎?眾人面面相覷,誰也說不出話來。
噩盡島4 完

上篇:第九章 誰教我們沒女人味    下篇:第一章 個性……有點特殊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