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章 都喜歡,怎樣? 
  
第二章 都喜歡,怎樣?

沈洛年坐在河岸邊閉著眼睛休息,好片刻之後,頭痛總算慢慢消退,他這才舒服了些許,開始思索事情。
剛剛戰斗的時間雖然不長,但當真很耗精神,這時間能力真是太操腦袋了,不過說也奇怪,且不說那個速度奇快的老頭,張志文、侯添良平常移動揮舞武器也都十分迅速,他們難道就不會來不及反應?為什麼自己到了那種速度,判斷能力和反應速度就有點不足的感覺……是自己反應比較慢嗎?
這也不對啊,總不會每個人都反應比自己快吧?沈洛年回想著張志文、侯添良等人的戰斗狀況,比較輕松的時候,他們甚至還一面打架,一面互相開玩笑,雖然速度奇快,卻似乎一點也沒多花心思……想到這兒,沈洛年突然醒悟,他們平常比自己認真多了,無論是移動和使用武器,都時常以那種速度練習,早已經熟悉……對于施出怎樣的力量能移動到哪兒、武器會揮到哪兒,都有了把握,自然不用花心神注意,只要把注意力集中在敵方動作上即可。
看來自己不能每天發呆胡混,偶爾也得拿匕首多砍砍、到處跳跳,這樣萬一遇到狀況,才不會讓自己頭痛。
至于那詭異的速度……沈洛年心念一轉,那時以妖炁推著在空中飄行,怎樣也快不起來,實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難道落在地上才可以嗎?對了,地面上不是用妖炁移動,而是踢地移動……妖炁的力量太小,遠比不上踢地的力道,所以速度才會這麼快。
也不對啊……侯添良等人既然修煉輕訣,提氣狀態下已經極輕,不可能比自己重到哪兒去,只因為沒有外炁拖動,才不能飛行,其實輕的程度應該都差不多,他們速度比不過那老光頭,可能是施力方式不如,但如果和自己比,以內炁往外推動的他們,絕對比自己有力多了,怎麼可能比自己慢?而且自己剛剛不只比他們快,似乎也不比那老光頭慢,那真是更古怪了。
會不會和自己那被人一推就亂飛的古怪現象有關?沈洛年越想越煩,終于決定不想……媽的,自己物理學太差了,想不懂這種速度快慢的事情,有機會問問好學生葉瑋珊,看她搞不搞得懂。
他們都在那堡壘里面吧?沈洛年心思轉過,突然有點意外地轉頭,卻見奇雅一個人站在十余公尺外,正遙望著自己。
兩人目光一對,奇雅先微微點了點頭,這才向著沈洛年走近。
沈洛年反正已經休息得差不多了,加上他對不啰唆的奇雅其實也挺有好感,當下站起說:“有事?”
“瑋珊和總門已談妥,等會兒會讓我們上軍艦。”奇雅緩緩地說:“會有直升機送我們回檀香山。”
“喔,那很好啊。”沈洛年說:“現在要過去嗎?”
“還沒。”奇雅說:“高部長希望我們等防禦工事完成、總門派人支援之後才離開,大概還要幾個小時。”
“好,我知道了。”沈洛年有點疑惑地說:“那……沒事了?”
“沒事了。”奇雅轉身說:“還想躲起來的話可以去了。”
沈洛年苦笑說:“我剛是頭痛,現在不痛,不用躲了。”
“喔?”奇雅轉回頭說:“你剛說頭痛,不是被吵到痛,是真痛?”
“嗯。”沈洛年說:“我只要逼不得已動手,就會頭痛一陣子。”
奇雅看了沈洛年幾眼,想了想才說:“那以後盡量別出手吧,有危險就躲在天上,現在會飛的妖怪好像不多。”
奇雅和其他人不大一樣,若換個人,恐怕已經開始問東問西了,沈洛年覺得挺輕松,忍不住又說:“其實我也該盡量少飛的。”最近影蠱使用太勤,也不知道是不是渾沌原息太過營養,影蠱妖炁雖沒提升多少,但卻莫名其妙地體積變得越來越大,雖然依然可以縮小,似乎沒有壞處,但他心里還是有點毛毛的。
奇雅聽了沈洛年這句話,等了幾秒,見他沒打算接著說,奇雅也不問了,看了看沈洛年,本來要走的她,想想突然轉頭說:“你不覺得奇怪嗎?”
沈洛年微微一愣說:“什麼?”
“為什麼是我來通知你那些事。”奇雅說。
沈洛年微微一愣,這才點頭說:“確實有點奇怪……”這種事情,通常若不是葉瑋珊就是賴一心,不然那幾個愛鬧的也有可能,換個角度說,如果沒人願意做,黃宗儒可能就會扛下來處理,怎麼算都算不到奇雅才對。
“因為他們認為我喜歡你。”奇雅往堡壘那兒瞄了一眼說:“所以起哄要我來,我就來了,他們現在都在偷看。”
“啊?”沈洛年目光掃過去,倒看不到人,不過從炁息感應,不少熟悉的炁息確實都擠在土牆邊……沈洛年忍不住好笑說:“簡直胡扯。”
奇雅微微側頭,上下看著沈洛年說:“你不相信?我確實挺欣賞你……也很感激你。”
沈洛年一怔,仔細看看奇雅,這才搖頭笑說:“那是另外一回事,你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奇雅看著自己時,雖然有股善意,卻一點點愛戀的氣味都沒有,沈洛年別的不敢說,這種事情看得可清楚。
奇雅似乎有點意外,露出一抹笑容,望著沈洛年說:“你這人真奇怪,這種事情居然這麼有信心。”
奇雅笑了?她笑起來可也挺好看的……沈洛年微微一怔,這才發現自己也挺欣賞奇雅內在,才會開始注意到她外貌的優點,可惜奇雅除了臉以外,其他都包了起來,平常又不肯笑,實在沒東西可看,不然就多一個女孩可以欣賞……一面想,沈洛年一面說:“對這種事情,我確實挺敏感。”
“喔?”奇雅目光一轉,帶著一絲挑戰的神情說:“那你知道我喜歡誰嗎?”
沈洛年微微一呆說:“你有喜歡的人?白宗這些人里面?”
“對。”奇雅點了點頭。
沈洛年有點意外,腦海轉了轉,沉穩的黃宗儒?憨直的侯添良?油滑的張志文?還是帥哥賴一心?總不會是白玄藍的老公黃齊吧?都不對啊……這些人里,奇雅不管看到誰,幾乎都是平平淡淡一點反應都沒有,偶爾還會有嫌煩的感覺,根本看不出來她喜歡誰,只有看到自己的時候,會多一點善意,也難怪那些人會誤會。
想來想去,沈洛年終于抓了抓頭說:“真的看不出來。”
奇雅卻點點頭,似乎有點滿意地說:“看不出來很正常,你似乎不是胡說,真的挺有眼力。”
“喔?”沈洛年一下子又有點迷惑了,難道奇雅是隨口說說,測試自己?不對,剛剛她說的明明是實話。
“總之,因為這樣,他們誤會了。”奇雅微微一禮說:“抱歉,造成困擾。”
因為這種事情被女孩子道歉,可真是稀奇的事情,沈洛年有點好笑地搖頭說:“無所謂。”
“那就這樣,你不去堡壘休息一下嗎?”沈洛年還沒答複,奇雅已經接著又說:“如果嫌他們吵,我至少可以幫你趕開瑪蓮,她太愛鬧了。”
“還好啦。”沈洛年倒笑了起來,搖頭說:“受不了我自己趕。”
“也是。”奇雅想起沈洛年的個性,微笑說:“這你比我在行。”
這漂亮姊姊也才二十出頭吧?為什麼不常笑啊?沈洛年一面暗叫可惜,一面對奇雅說:“進去吧。”
“嗯,走。”奇雅順手將沈洛年托起,帶著往堡壘飄騰了過去。
◇◇◇◇
兩人一落入堡壘,果然看到那一群人擠在土牆邊探頭探腦,似乎除了葉瑋珊和賴一心之外,其他人都擠著偷看,連白玄藍和黃齊都不例外,兩人對望一眼,不禁相對一笑,一起搖了搖頭。
眾人看到奇雅的笑容,都吃了一驚,奇雅平常大多沒什麼表情,偶爾被瑪蓮胡鬧時,嘴角才會難得地露出淺淺一笑,這般燦然笑容,連白玄藍都沒看過幾次,沒想到居然會在和沈洛年對望中出現!這還得了?
瑪蓮首先撲過來,一把抱著奇雅說:“哇!哇!哇!”
“又干嘛啦?”奇雅收起笑容,哂然說。
“看你們剛剛氣氛這麼好,我就知道不對勁!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這幾天嗎?為什麼我都不知道?”瑪蓮一臉委屈地說:“我不是你最重要的親人嗎?居然瞞著我!”
奇雅白了瑪蓮一眼說:“怎麼瞞你?我什麼時候和你分開過?”
“對喔。”瑪蓮一呆,抓頭說:“我們倆都在一起啊,你怎麼有辦法偷偷談戀愛?”
“所以才說沒有啊,真是懶得跟你說。”奇雅搖頭往旁走開,瑪蓮卻不甘願,追著去了。
白玄藍和黃齊看了看眾人,露出笑容搖頭走近,白玄藍微笑說:“洛年,也過去那兒休息吧?我們東西都放那兒,你的背包也在那邊。”
“好,藍姊。”沈洛年對白玄藍還是挺尊重,跟著這對夫妻走,那兒正是奇雅和瑪蓮坐著的地方,瑪蓮本來還拉著奇雅說個不停,看沈洛年走近,笑嘻嘻地停了嘴,看看奇雅又看看沈洛年,似乎有點得意。
至于後面跟過來的四人,卻停在幾步之外竊竊私語,不知在商量什麼,過不多久,瑪蓮也擠了過去,五人一起嘰嘰喳喳,沈洛年倒也沉得住氣,就這麼坐下,一句話也不說。
白玄藍看氣氛怪異,也不知道該不該笑,想了想才說:“洛年,瑋珊、一心他們倆正和總門的高部長討論事情,一會兒應該就會過來。”
“知道了。”沈洛年點頭。
“剛剛是身體不舒服嗎?”白玄藍又關心地說:“現在有沒有好些?”
“好了。”沈洛年說:“我動手會頭痛。”
“原來如此……”白玄藍詫異地和黃齊對望,一面低聲說:“縛妖派的某種副作用嗎?”
黃齊自然也不知道,只搖了搖頭。
“洛年、洛年,”那群人似乎已經討論妥當,侯添良正笑嘻嘻地跑來說:“你果然厲害,以後不要躲里面吧?和我們一起出來外面打。”
“不行。”沈洛年搖頭說:“我會頭痛,打幾秒就受不了了。”
這答案似乎出乎侯添良的意料之外,他微微一呆,不知道怎麼接下去,只好回頭求救,張志文咳了一聲走近說:“我明白了,洛年那招類似開外掛,不可以常用的。”
外掛是什麼?沈洛年游戲玩的不多,一時間不明白張志文的意思。
侯添良卻笑了起來說:“蚊子又胡扯,什麼開外掛?”
黃宗儒見沈洛年似乎不大明白,走近笑著解釋說:“那是說,玩游戲的時候另外開其他程式……反正不是什麼好事,他們在開玩笑。”
“對啦,是開玩笑的。”張志文嘻嘻笑說:“玩游戲講究公平,不可以亂開外掛,現實中能開可要盡量開,比如有錢老爸外掛、漂亮帥氣外掛、甜言蜜語外掛、陰謀詭計外掛……”
“有錢老爸還有點道理。”黃宗儒搖頭打岔說:“長相是天生的,後面兩個可以訓練,是……技能,都不像外掛。”
“你們這些游戲瘋子扯哪邊去了!”瑪蓮不耐煩,打斷了他們的話,湊近沈洛年低聲說:“洛年,老實招來,瑋珊、奇雅、小露你喜歡哪個?”
這算什麼問題?沈洛年微微皺眉說:“都喜歡,怎樣?”
這答案又是大出眾人意料之外,張志文等男孩不禁吐吐舌頭,暗暗佩服沈洛年,吳配睿卻是紅著小臉,興奮等待接下來的發展,只有瑪蓮瞪著眼,卷起袖子說:“怎麼可以都喜歡?你可不能欺負奇雅,阿姊翻臉喔!”
你翻啊,沈洛年哪管這麼多,只回了個白眼。
一旁奇雅卻忍不住站起說:“瑪蓮,再胡鬧我要生氣了!”
瑪蓮轉回頭嚷:“我在幫你耶!這小子居然……呃?”
卻是奇雅也不開口,柳眉倒豎,沉下臉瞪著瑪蓮,臉上透出一股怒意。
“不說、不說。”瑪蓮發現奇雅似乎真的生氣了,她抓抓頭,委屈地嘟著嘴退開,還真的不敢說了。
奇雅見狀,微微搖了搖頭,走過來拉著一臉委屈的瑪蓮,兩人退到一旁低聲說話去了。
而眾人見惹翻了奇雅,大伙兒也不敢鬧了,對看了看,各自解散。
過不多時,葉瑋珊和賴一心從堡壘內側走了出來,賴一心看到沈洛年,連忙奔來拍著沈洛年肩膀,哈哈笑說:“洛年!又被你救了,我真是太沒用了。”
“你已經很厲害了。”沈洛年其實真的很佩服賴一心,這世上能和刑天面對面僵持的人,恐怕沒有幾個,他望著賴一心說:“身體沒事了?”
“沒事、沒事。”賴一心笑說:“現在恢複力似乎比以前好,你呢?”
這時葉瑋珊才剛走近,她本來神色似乎不怎麼開心,但看到沈洛年,也露出微笑說:“對啊,洛年,剛剛怎麼突然頭痛?好了嗎?”
吳配睿插嘴說:“洛年說他出手就會頭痛喔。”她一面說,目光一面在沈洛年、奇雅、葉瑋珊三人身上打轉,想看看有沒有新的發展。
葉瑋珊見沈洛年跟著點頭,有點訝異地說:“已經沒事了嗎?”
“好點了。”沈洛年突然皺眉說:“那人找我們麻煩嗎?”
“這倒沒有……”葉瑋珊有點訝異地說:“怎麼這麼說?”
“沒有?”沈洛年說:“你好像不大高興。”
葉瑋珊微微一怔,沒想到沈洛年倒是挺細心的,她心中微微一暖,對沈洛年笑了笑說:“我是在生一心的氣。”一面白了賴一心一眼。
賴一心尷尬地抓頭說:“不能怪我吧,他猜中了我也沒辦法啊。”
既然生氣和賴一心有關,就不便多問了,沈洛年換個話題說:“可以走了嗎?”
“還要晚點。”葉瑋珊走到白玄藍夫妻旁,招招手說:“都一起來聽吧,我說明一下。”
等眾人集中,葉瑋珊這才說:“他們本來兵分四路,要在四面建立堡壘,這是第一座,沒想到差點就被擊破,所以其他幾座會暫緩,准備先把這兒穩定下來。本來已經分散開的總門星部高手,再過一段時間就會領軍過來支援,到時候他們的高手戰力就足以抵擋刑天,我們也就可以離開。”
“跟高部長差不多的,有很多人嗎?”張志文詫異地問。
“可能吧……”葉瑋珊說:“對方似乎有獨特的施力法門,足以和刑天對抗,不過這該是總門的機密,並沒打算傳給所有部隊,只有部分心腹有機會學到。”
“我有問他喔。”賴一心呵呵笑說:“他雖然不肯說,但我猜的應該沒錯。”
“別人根本不理你的問題,一反問你,你就全招出來,哪有人這麼笨的!”葉瑋珊似乎被勾起怒火,氣呼呼地說。
看賴一心干笑著不敢說話,眾人紛紛詢問,葉瑋珊這才說:“高部長試探地問,我們倆是不是有多吸收妖質,我還在想怎麼應付,一心就招出來了……你這笨蛋!”
“我只是說,他眼光好厲害啊。”賴一心尷尬地說。
“一心不適合騙人。”張志文搖頭說:“瑋珊,你以後要談判還是帶洛年去好了。”
葉瑋珊一怔,倒是忍不住輕笑搖頭說:“想吵架才適合帶洛年。”
這可不像稱贊,沈洛年皺眉說:“所以妖質的事情泄露了?”
“嗯。”葉瑋珊歎口氣說:“我以為一心比較懂功夫,讓他去打探看看,沒想到適得其反,反而被人探出底細。”
“我看得出來啦,是經脈功夫沒錯。”賴一心笑說:“近點就可感覺到了,也不算複雜,應該是巡行周身經脈路線,可能借著凝聚與推出來增強使用威力,沒想到能有這樣的效果。”
“看得出來?”葉瑋珊詫異地說:“我都看不出來,你怎看得出來?”要知道如果沈洛年這怪胎不算,發散型的葉瑋珊對炁息的感應力可是少人能及,怎會不如賴一心?
“因為他移動的時候,內息出入的地方,都是這些經脈的穴道啊,我學過一些。”賴一心說:“可能借著分合之間的效果,提高了效能。”
“這麼說的話,若我們也去學氣功,也能變強啰?”黃宗儒說。
“雖然沒錯,但這恐怕有點倒因為果……”賴一心沉吟說:“經脈確實是人體修煉的法門,可是我們已經不算人體,未必需要走老路線吧?”
瑪蓮笑嘻嘻地說:“那我們是什麼?”她和奇雅似乎已經談妥了,心情又恢複愉快。
“妖體?”賴一心笑說:“反正和人已經不大一樣。”
“才不要叫妖體,好難聽。”吳配睿抗議。
“那該怎麼叫?”賴一心笑呵呵地說,他不在乎這種細節。
“仙體?”沈洛年突然說。
眾人一呆,都望著沈洛年,沈洛年想想又說:“身體迫入妖質,是一種轉仙之法。”
這話大伙兒可有些聽不明白了,瑪蓮睜大眼睛正想追問,沈洛年已經先一步說:“別問!我也不明白,這是聽來的。”
瑪蓮大皺眉頭,回頭對奇雅告狀說:“奇雅你看,這小子真的怪怪的。”
奇雅只白了瑪蓮一眼,沒理會她。
“仙體就仙體吧,隨便。”賴一心接著說:“重點是找到能量相疊的方式,硬要套上舊有的經脈之術,攻擊效率未必更好……等我想通了再跟你們說。”
“輪我說。”葉瑋珊接口:“那人一直想問出洛年怎麼上島的,我們雖然一直裝傻說不知道,但很多人都看到洛年會飛,可能瞞不過去了。”
“這無所謂。”沈洛年說:“就算他們知道,總不會派飛機來攔我吧?”
“不過今天幫了他們大忙,至少應該相信我們不會和‘共生聯盟’勾結。”葉瑋珊換個話題說:“另外,總門除了要把這堡壘穩定下來、派隊清剿噩盡島之外,似乎還研究出了一個法門,有可能能遏阻道息彌漫,和當初只是想提早鏟除妖怪的想法似乎不大一樣,不過細節不大肯跟我們說。”
“可以遏阻嗎?”白玄藍有點詫異地說:“預言既然說道息重返,難道還能扭轉?”
“我有提起此事,對方語焉不詳,但聽起來似乎並不是扭轉,只是有辦法……”葉瑋珊想了想說:“高部長本來似乎並不想提此事,但知道我們提升妖質吸收量之後,才特別提了一下,意思是未來可能還有變化,要我們別急著冒險……算是好意提醒。”
“對啊。”賴一心呵呵笑說:“若我沒露口風,他也不會提啊。”
葉瑋珊皺眉說:“可是他只說了和島上的泥土妖怪有關,知道這有什麼用?”重點是如果日後世上當真道息消散,還能不能讓其他人吸收妖質入體?會不會害了人?只不過這話提出來徒亂人心,葉瑋珊沒說出口。
泥土妖怪?沈洛年順口說:“泥土妖怪叫息壤。”
“什麼壤?”葉瑋珊吃了一驚,看著沈洛年。
“息壤。”沈洛年說:“是懷真說的,說會吸收道息變多,死了還會聚集道息……所以這島才變這樣。”
“息壤!我想起來了。”黃齊突然開口說:“一種會不斷變多的土壤,傳說當年鯀治水就用此物防堵洪水,原來這島是這樣來的?洛年不說還真想不到。”
“莫非他們掌握了制造息壤的能力?”葉瑋珊看著沈洛年,輕輕頓足說:“洛年你怎不早說?”
沈洛年瞪眼說:“誰知道要說?每件事都說要講幾天?”
這人實在是……葉瑋珊知道沈洛年不可理喻,也不和他爭,只忍笑望著沈洛年說:“那你現在總可以跟我說,息壤這妖怪是怎麼回事吧?”
“好啦……”沈洛年一面回想懷真的話,一面自己胡猜說:“道息聚集到一個程度,息壤就會成妖、滋生,還會繼續聚集道息,但道息濃度多到一個程度,息壤又受不了,就會死掉變回泥土,但聚集道息的效果還在,所以噩盡島才變這樣……我有些記不清楚,說錯別怪我。”
葉瑋珊沉吟片刻,消化了沈洛年所說的事項,想了想才說:“那如果道息更濃呢,息壤會怎樣?”
“不知道。”沈洛年搖頭。
“這樣未來還是會有風險。”葉瑋珊想想突然說:“我們帶點死息壤出去。”
“啊?”眾人微微一驚,卻見葉瑋珊已經走到那幾個裝妖質的圓筒旁,打開一個已經空了的筒子,回頭眨眼說:“大家過來圍著,幫我擋一下。”
葉瑋珊也調皮起來了?大伙兒都覺得有點好笑,湊過去圍成一圈,看葉瑋珊禦炁搬土入筒,瑪蓮一面揮刀幫忙,一面說:“這要干嘛呀?”
“如果聚集道息的是這泥土,帶出外面也會有效,我們拿些出去測試看看。”葉瑋珊塞滿了一筒,蓋起蓋子皺眉說:“十公升恐怕太少了。”
這東西若能聚集道息,出去以後,只要在這土附近,不就可以保持體內炁息嗎?瑪蓮想到這兒,瞪大眼拉過背包說:“我包包里面也塞滿好了,比十公升還多。”
“你的衣服呢?”奇雅詫異地問。
“放你那邊。”瑪蓮理所當然地說。
奇雅雖是微微皺眉,倒也把行囊取過,幫瑪蓮處理。
張志文和侯添良見狀,跟著挖土幫忙,葉瑋珊連忙提醒眾人遮掩好,免得被人發現了多添麻煩。
“瑋珊姊,我們也要裝嗎?”吳配睿問。
“夠多了。”葉瑋珊搖頭說:“如果真有效,下次讓游艇來載一船回去。”
“他們不知道拿了多少土,又用了多少人研究……”白玄藍說:“瑋珊,我們這幾個人,能研究出什麼嗎?”
“我們有洛年啊。”葉瑋珊回頭一笑說:“洛年看得出道息濃度,這可是什麼儀器都辦不到的呢。”
沈洛年微微一怔,他可從沒承認過自己能看得出道息,沒想到葉瑋珊卻已經這麼認定,大概這幾天的言行太過明顯,反正這也是事實,就別裝傻了,沈洛年只撇了撇嘴,白了葉瑋珊一眼,沒說話。
白玄藍見沈洛年的表情不禁好笑,搖頭對葉瑋珊說:“什麼叫‘我們有洛年’?你這孩子,也不先問問洛年幫不幫你。”
他會拒絕幫忙嗎?葉瑋珊不禁看了沈洛年一眼,兩人目光對視,葉瑋珊心中有數,這人雖然老愛擺一副臭臉,但一定不會拒絕的……葉瑋珊正想笑,突然一怔,為什麼自己這麼有把握?想到這兒,葉瑋珊臉上一紅,忍不住轉過頭去,不敢繼續看著沈洛年。
剛那是什麼氣息?不該有的那種嗎?沈洛年微微一驚,心髒突然不爭氣地加速跳動起來。
沈洛年呆了好片刻,這才皺起眉轉身走開,心中一面想,和人混太熟,實在不是什麼好事。息壤的事情幫完後,干脆撇開這群人,自己想辦法偷偷上島,既然有那種變快的能力,刑天之類的妖怪也不用太擔心,想找懷真,其實不需要依靠他們幫忙,反而容易連累他們……
想到此處,沈洛年忍不住又回頭望了葉瑋珊一眼,見她正笑嗔著和賴一心說話,那股氣息可比剛剛濃厚多了,沈洛年胸口莫名一悶,忙將目光轉開,閉上了眼睛。
沈洛年閉目片刻後,深吸一口氣吐出,暗暗罵了一句粗話,心中做出了決定。
◇◇◇◇
那日,眾人在總門送行下,一路順利地回到檀香山,回到暫居的游艇上。
因為暫時沒打算出海,一直住在游艇上也不怎麼舒服,眾人次日又搬了下來,不過住飯店也有不便的地方,加上這次得在島上住好一陣子,葉瑋珊找駐檀香山辦事處幫忙,借了一棟兩層樓的獨院房舍,讓眾人住了進去。
這房子挺大,除了一樓有寬廣的客廳、廚房之外,還有兩間房間,加上二樓,就一共有六間房,一行人總共十一個人,除沈洛年之外,每兩人分一間,頗為舒適。
沈洛年自己一間房,是他主動要求,他選了一樓的小房間,把所有從噩盡島搬下的泥土搬入房間里,慢慢研究擺弄,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也沒什麼興趣理會,就這麼整天窩在房間里。
一樓的另外一間房,則由黃齊和白玄藍兩夫妻居住,這幾日他倆當然是全力語譯那本道咒總綱,預計完成後就返回台灣。而葉瑋珊和奇雅,除了在旁協助之外,也開始和白玄藍一起研究討論著譯妥的部分內容。
賴一心這段時間也常一個人凝神思考著,似乎是針對運炁法門在思索,剩下瑪蓮等人閑著沒事,除了在庭院打打鬧鬧比劃招式之外,就是到處逛街,雖然誰也不會說英文,但反正人多膽子就大了,瑪蓮領著其他四人到處亂跑,每天都挺快樂的。
◇◇◇◇
就這麼過了幾日,此時天色近午,沈洛年和過去幾日一樣,正一個人待在自己的房間、坐在地板上,他身旁不遠的地面,好幾團土堆堆成各種古怪的模樣,都是從噩盡島上帶來的泥土——息壤。
這時沈洛年面前地上,一條干掉的泥柱正古怪地躺在地面旋轉,沈洛年則皺著眉頭看著那泥柱,見泥柱快要停下,他突然伸手在虛空中撥了撥,那泥柱又莫名地加速轉了起來,仿佛沈洛年施放了什麼魔術。
“洛年?”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沈洛年一怔,一把將泥柱抓住,起身打開門。
門外站著葉瑋珊,她手上捧著一個紙盒,看著沈洛年的神色有點擔心。
望著紙盒,聞到里面傳來的香氣,沈洛年看看時間說:“中午了嗎?今天吃什麼?”
“廣東料理,海鮮炒面。”葉瑋珊皺眉說:“油得要命,以後不買這家的。”
“沒差啦。”沈洛年正要接過,葉瑋珊手微微一縮說:“記得洗手喔。”
“知道、知道。”沈洛年搶過,放在一旁桌子上說:“我吃前會洗。”
葉瑋珊往房間內那幾堆土壤望了望說:“研究得怎樣了?”
沈洛年搖搖頭說:“還搞不清楚。”
“我陪你一起試驗好不好?”葉瑋珊試探地說。
“我自己來就好。”沈洛年手放在門上,一副要關門的模樣。
葉瑋珊遲疑了下,退出門口,眼看沈洛年要關上門,她突然伸手擋著門說:“洛年。”
“嗯?”沈洛年停下手。
“我……哪兒惹你生氣了嗎?”葉瑋珊遲疑地說。
“沒有。”沈洛年臉上露出不怎麼熱誠的笑容,搖了搖頭說:“我只是想自己研究,別又胡思亂想。”
葉瑋珊不知該怎麼說下去,縮回手看沈洛年關上門,她輕歎了一口氣,咬咬唇轉身要走。
身後門卻突然打開,沈洛年開口說:“瑋珊。”
“嗯?”葉瑋珊目光一亮,轉回頭。
“我問你個問題。”沈洛年說:“磁鐵怎麼做的啊?”
“磁鐵?”葉瑋珊一愣說:“怎麼突然問這個?”
“那些泥土有點像磁鐵。”沈洛年歪頭說。
“像磁鐵?”葉瑋珊不明白沈洛年的意思。
“不知道算了。”沈洛年又要關門。
“等等啦!”葉瑋珊火上心頭,伸手推開門往內走,怒沖沖地說:“我還沒說完!誰說我不知道磁鐵怎麼做!干嘛老是趕我走?”
“呃……”很少看到葉瑋珊發飆呢,沈洛年吃了一驚,退開兩步說:“不用發脾氣吧?”
“還不是你逼我的!”葉瑋珊瞪著沈洛年,眼眶微微泛紅。
沈洛年自然心里有數,這幾天他一直避開葉瑋珊,不想和她有太多接觸,葉瑋珊本就是敏感、聰明的人,自然會有疑惑,但這又不便解釋,沈洛年也只好打哈哈混過去,沒想到過了五日,今天終于把葉瑋珊惹火了。
沈洛年想了想,聳聳肩說:“好吧,那磁鐵怎麼做的?”
我才不是想說這個!葉瑋珊看著沈洛年,又不知道該從哪邊問起,只緊緊咬著下唇,眼眶越來越紅。
媽的,翻臉趕她走嗎?還是認輸?沈洛年轉念一想,等這件事處理妥當後,自己就打算離開了,何苦在這時候翻臉?他終于歎口氣,舉手說:“投降。”
“什……什麼?”還紅著眼眶的葉瑋珊一怔。
“一起研究吧。”沈洛年伸手說:“請坐。”
“你別鬧了。”葉瑋珊跺腳說:“給我老實說清楚。”
“就是不能老實說啊!”沈洛年瞪眼說:“反正你沒做錯任何事,其他我不想解釋。”
這人還敢凶我?葉瑋珊張大嘴,正不知該不該罵回去,但這一瞬間,她突然注意到沈洛年最後這串話的言外之意,她本是冰雪聰明的女子,心念一轉間,隱隱猜出了沈洛年避著自己的原因,她一愣,不禁把頭低了下去,避開了沈洛年的目光。

上篇:第一章 個性……有點特殊    下篇:第三章 好消息大放送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