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七章 快說“我答應你”! 
  
第七章 快說“我答應你”!

眾人正談論的時候,沈洛年突然一驚說:“西南邊,有妖怪。”
“什麼?”眾人一愣。
“很多只昨晚那種妖怪,不斷從檀香山的方向跑來……”沈洛年說:“似乎聚集在我們上岸的地方。”
“他們找到了船嗎?”葉瑋珊暗暗懊悔,昨晚該把船扔到海中才對,她焦急地說:“會聽到這兒的聲音嗎?或聞到氣味?”
“隔了這麼高的山,應該不會吧?”瑪蓮說。
“若是找到了船……”黃宗儒皺眉說:“恐怕會順著我們移動的氣味和痕跡爬上山,當時很多人沿路滴著血。”
“若讓鱷猩妖殺進來就糟了。”賴一心一驚說:“我們上去迎戰。”
“我們打不過啊。”葉瑋珊拉住賴一心說,雖然她和奇雅從昨晚開始就一直不斷重複著引炁與玄界存納炁息的動作,但頂多能多支持個一陣子,若是鱷猩妖這次沒完沒了地撲來,那就完蛋了。
“總之先通知賀武。”奇雅說完,那雙明亮的眼睛一轉,看了侯添良一眼。
侯添良被奇雅這麼一看,精神大振,站直說:“我去通知!”跟著一溜煙地往營帳中沖了過去。
雖然情勢十分險峻,看到這場面眾人還是很想笑,尤其瑪蓮更是抱著肚子蹲了下去,掩著嘴偷笑個不停,奇雅只能白了瑪蓮一眼,輕歎了一口氣。
“反正若真要來,躲也躲不掉。”賴一心說:“我們上山頂觀察?”
“好。”葉瑋珊同意地點頭:“那……懷真姊和洛年留在這兒,別去了。”
“我去。”沈洛年說。
懷真瞪了沈洛年一眼才說:“我也去,洛年由我帶著,你們省點炁息。”
葉瑋珊一怔說:“你們……”
“他們當然要去。”張志文忍不住插口說:“這兩個很神,是危急時刻的外掛,怎能不去?該開外掛的時候還是要開的。”
“外掛?”懷真可聽不懂了,詫異地看著沈洛年。
沈洛年上次雖然聽過黃宗儒說明,卻也是半懂不懂,只知道和游戲有關,反正不很重要,他懶得解釋,隨便搖了搖頭。
“那就一起去!”賴一心一面往前飄掠,一面回頭囑咐:“萬一沖突起來,先別和大只的交手,大家四面繞行,能殺多少小只的就殺多少小只的,最後才拼大只的……這樣存活的機會應該高一點。”
這戰法也不能說錯,問題是現在敵人太多,說不定小只的還沒殺完就沒氣了呢?張志文忍不住說:“我可不想死啊……真打不過,我們就閃人啊,這些猩猩未必追得上。”
“不能放著這些人不管。”賴一心說:“我們也未必打不過。”
張志文苦著臉說:“這……商量一下,別這麼熱心助人如何?”
“吵什麼?要走你自己走。”瑪蓮回頭罵。
張志文一縮脖子,嘟著嘴說:“我只是說說而已。”
“一心,方法不對。”懷真突然說。
這時眾人已經開始往山上掠,距離拉近了些,賴一心詫異地低聲回頭問:“懷真姊的意思是……?”
“這種智商低的妖怪,只是烏合之眾,殺小的沒完沒了。”懷真說:“找出最強、領頭的那只,殺了就全逃了。”
“啊!”賴一心輕呼說:“昨晚就是剛好殺到領頭的?”
“嗯。”懷真點頭。
賴一心高興地說:“難怪當初洛年趕跑了刑天,鑿齒也退了……那等會兒要找看看誰是領頭的,不過大只的也都長一樣,不大好找。”
“鑿齒、刑天那種比較聰明,懂得使用戰術,倒不一定會退,只算是你們運氣好……不過你能趕跑刑天?”懷真詫異地看了沈洛年一眼。
“他自己跑的……跟你提過啊,只碰他斧頭一下就被打翻老遠。”沈洛年摸了摸金犀匕,意思是要懷真早點招出刀鞘的秘密。
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湊到他耳邊說:“你沒炁息,拔不開的,所以我上次才說,要開的時候我幫你開。”
原來是這樣?沈洛年看懷真不像說謊,低聲說:“影蠱妖炁不行?”
“太弱了。”懷真搖頭。
既然是這樣,也只好罷了,沈洛年不再多說,身體放輕,讓懷真托著,隨眾人往上飄行。
◇◇◇◇
到了山巔,眾人趴著探頭往下看,果然遠處海邊密密麻麻站滿數千只鱷頭猩猩,正蹦蹦跳跳地怪叫,那艘船早已被拆碎得不成模樣,連那日本人的尸體都被挖了出來,不過眾人沒時間替他難過。大伙兒目光掃來掃去,在猩猩群中尋覓,雖看到好幾只大型的,卻不知哪只是領頭的?
正看間,張志文突然驚呼一聲:“那邊!”
“哪邊?”眾人順著張志文目光往西方望去,卻見一只足有四公尺高的巨大鱷頭猩猩,正從檀香山的方向,手足並用地騰躍跨步走來,那巨鱷猩妖頭上的大鱷嘴近兩公尺長,百余顆巨大而尖利的牙齒交錯排開,看來可以一口把普通人吃下肚中,這巨猩每一步都跳出老遠,本來已經破碎不堪的柏油路面,被他沉重的身軀一踏,硬梆梆的柏油土塊就四面飛射,周圍的猩猩紛紛往外避開,身旁自然而然空出一大圈。
看來不用猜哪只是首領了……每個人都吞了一口口水。
“干!那麼大只,簡直是妖怪!”剛趕上不久的侯添良瞪大眼罵。
“笨阿猴,下面全都是妖怪。”瑪蓮好笑地說。
“我知道……”侯添良說:“但那只……特別妖怪。”
“哈哈哈,什麼叫‘特別妖怪’?就會胡說。”瑪蓮忍不住笑說:“再笨下去奇雅更不會要你。”
侯添良這下黑臉又漲紅了,說不出話來。
“這時候還鬧?”奇雅對瑪蓮輕叱了一聲,對侯添良淡淡地說:“別理瑪蓮。”
“是、是。”侯添良似乎把這當成安慰,臉上露出有點尷尬又有點開心的笑容。
“太好了!一定是那只,不會找錯。”賴一心果然樂觀,轉頭看著葉瑋珊,輕喊了一聲:“瑋珊?”
葉瑋珊看著賴一心的眼神,知道他絕不肯放棄下面那群人逃跑,她輕歎一口氣,低聲說:“若是對方真的開始往上走,我們才下去。”
“好!”賴一心眼睛發亮,當下往後囑咐這次的戰術。
當賴一心說完的時候,張志文忍不住又說:“懷真姊,我們打得過那只嗎?”
“不知道……”懷真搖頭苦笑說:“我也不認識這種妖怪。”
張志文偷瞄了瑪蓮一眼,見她又在瞪自己,當下不敢多說,把劍拔在手中,苦著臉望著下方的妖怪們。
賀武、牛亮等人,這時也已領了數百名變體部隊趕到,往下一望,看到那只巨猩,都倒吸一口涼氣,一下子說不出話來,過了片刻才囑咐士兵,去下面調更多部隊過來,賴一心見狀低身跑了過去,和兩人商量戰術。
另一面,懷真和沈洛年湊在一起,她正拉著沈洛年低聲說:“壞蛋!我跟你約法三章。”
沈洛年這次搶著說要來,已經有點心虛,瞄了懷真一眼說:“怎樣?”
“第一,我的雷術,只用來保我們兩人的命,別人我可不管。”懷真難得收起笑容正經說。
這倒也合情合理,那是她累積許久的保命招式,自然不能為了別人亂用,沈洛年當即點了點頭。
“第二,若我抓著你逃走,你可不准再用道息掙脫!”懷真瞪眼說:“我現在變這樣,就是上次被你害的。”
“呃……”沈洛年本想叫懷真別管自己,但自己和她性命綁在一起,這話又說不出來,只好猛皺眉,不知該不該點頭。
“第三!”懷真也不管沈洛年同不同意,接著又說:“這次事情結束,我們和白宗這群小朋友分開,我們倆自己回台灣。”
“嘎?”沈洛年一呆,詫異地說:“為什麼?我們怎麼回去?”
“那樂觀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又好管閑事,和他在一起,有多少命都不夠死,當然要走。”懷真說的自然是賴一心,她頓了頓又說:“只有我們倆的話,貼著海平面飛,這點距離,頂多花兩、三天,中間累了偶爾找幾座小島歇腳就好,干嘛陪他們坐一個月船?”
“這麼快嗎?”沈洛年吃了一驚:“不是說將近八千公里遠?”
“反正你可以變得很輕,和我自己飛差不多,兩、三天夠了。”懷真哼了一聲說:“要是以前,哪需要這麼久?”
也對,搭乘飛機也才花十二個小時,懷真以前比飛機還快,當然不用這麼久……沈洛年望著懷真,還沒回答,懷真已經瞪眼說:“快說‘我答應你’!”
“不要。”沈洛年搖頭說:“才不答應。”
懷真生氣地說:“我是為你好耶。”
“知道啦,我願意聽的時候就會聽。”沈洛年哼聲說:“不保證。”
“喂!”懷真正要罵人,賴一心已經開口說:“結陣!”
沈洛年一怔,和懷真跳起,自然而然地入了陣勢中央,卻見下方數千只鱷猩妖,以那巨猩為首,正在蹦蹦跳跳地亂叫,而目光都正望著這座山巔,看來似乎就要沖了上來。
果然隨著那巨猩一喊,這些鱷猩妖對著這片山壁就沖,不過這兒可是近千公尺高的山崖,就算是妖怪,也沒法一下子沖上,很快地,那巨猩一馬當先,沖在最前方,一路往上攀。
“上!”眼看時間差不多了,賴一心長槍一揮,帶著眾人往下沖,就在離山崖頂端約百公尺的地方,和巨猩群接觸。
領頭巨猩眼看這群矮小的人類出現,怒吼一聲,張大巨吻,對著賴一心撲來。
這鱷嘴張開足有兩公尺寬,這麼撲過來,眼前除了那張大嘴,根本什麼都看不到,賴一心感覺對方這一咬,蘊含了強大的妖炁,不敢輕忽,長槍斜斜推甩著對方的巨吻,一面往後撤。
但對方力道實在太大,賴一心長槍一彈,帶著身子往後甩,沒法順利卸力,對方一雙車輪般大的巨掌,已經對著賴一心抓了過來。
賴一心雖然失去平衡,卻不慌亂,他順著力道揮槍拍擊地面,借力又往後飄,閃開那兩掌,跟著喊:“難推,大家小心了。”
他喊聲的同時,侯添良和張志文同時沖了出去,繞著巨猩旋轉戳刺,但這妖怪也許就是懷真所說的皇族,強大的護體妖炁彌漫體表,侯、張兩人勉強刺入半分,就感覺到強大的阻力,只好盡速拔出移位,否則一停下來,巨猩的掌或巨嘴說不定就接近了。
葉瑋珊和奇雅對視一眼,葉瑋珊先舉起匕首,默念口訣,在巨猩面前開了一個玄界之門,准備引導出一股炎流,對著巨猩的腦門沖去。
但就在洞口剛開啟的同時,巨猩似乎發覺不對,倏然一閃身,避開了洞口,葉瑋珊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動作做了整套,熱浪依然沖出,正繞到巨猩後方的侯添良差點撞上那股炎流,一燙之下,嚇得冒出一身冷汗。
“咦?”葉瑋珊驚呼一聲,不敢置信,因為玄界之門並沒有實像,只靠著外炁開啟,沒想到對方居然只憑借著對外炁的感應,就知道閃避?
“這該怎辦?”奇雅也吃了一驚,難道道術對這種妖怪無用?
“小一點來不及閃,大一點閃不開。”站在兩人身旁的懷真迅速地說:“從上、下方攻擊較不好躲。”
懷真說話的同時,巨猩正被張、侯兩人逗引得到處亂轉,瑪蓮和吳配睿同時沖出,焰般炁息催動到武器上,揮刀對著巨猩砍去,巨猩察覺到兩人的力道似有不同,顧不得追蹤張、侯兩人,一雙巨掌左右張開,彌漫著強大的妖炁,對著兩女武器疾掃。
這家伙的手不怕砍嗎?瑪蓮和吳配睿兩人心中同時冒出了這個疑問,瑪蓮一咬牙,不改方位,全力催動厚背刀,對著巨猩手掌砍了下去,吳配睿卻左手微微一提,使前端刀身下沉,准備閃過對方手掌,砍向巨猩腰腹之處。
同一瞬間,賴、張、侯等三人有默契地往前直撲,賴一心長槍盤繞,擊打巨猩下盤,張、侯體外倏然爆出一片橙芒,兩人同時躍起,沖上數公尺高,身劍合一、一左一右,對著猩猩腦袋上分隔老遠的兩只眼睛飛刺。
巨猩不管賴一心的長槍,但尖尖的東西對著眼睛撞來可不妥,他巨嘴向著侯添良咬,一面避開了張志文的刺擊,同時瑪蓮厚背刀已砍上巨猩的手,轟然一聲巨響,刀身被妖炁所阻,砍不到巨猩掌上,但爆起的炁勁似乎仍傷到了巨猩,只見他怪叫一聲,縮著手亂揮,灑開了兩灘血,而瑪蓮卻也被這股力道反沖,往後退了好幾步,似乎也稍微吃了一點虧。
稍慢一點的吳配睿這時刀已經劃過巨猩臂下,即將砍上對方,巨猩的兩只手卻都已經轉了過來,吳配睿只好拖刀後撤,多虧她大刀距離較長,勉強來得及在巨猩腰間拖過一刀,炸飛一片毛皮。
這時張志文和侯添良兩人在半空中倏然迫出炁息,一個憑虛轉身,閃過了巨猩攻擊,飄在數公尺外落地,巨猩連吃了幾個虧,正忍不住暴跳亂叫,突然腳下一空,卻是賴一心趁著巨猩分心,在他底盤搗亂的長槍終于帶歪了巨猩重心,霎時巨猩往後一跌,轟隆隆地往山下翻滾。
這時,後面那些大小猩猩已經沖了上來,巨猩這一翻,仿佛巨石滾山,一下子打翻了幾十只猩猩,不過其他猩猩可不管這麼多,正對著眾人撲,有的追逐著賴一心等人,更多的是對著黃宗儒的炁牆沖來,而這個時候,懷真對葉瑋珊和奇雅的提點,才剛剛說完。
經過上次一戰的經驗,眾人大概知道了大小猩猩的實力,一般猩猩妖怪完全不是眾人的對手,但大型一點的猩猩,就算稍次,也足以和眾人纏斗,這時若再被周圍猩猩一圍,那就有些麻煩了,賴一心等五人殺了幾只猩猩之後,不得不往回退,直退到黃宗儒的防守圈外,靠著炁牆防禦。
這是過去常用的陣勢,外端的賴一心靠借力打力,不斷把猩猩挑開往外摔,瑪蓮和吳配睿分站左右,靠著招式剛猛硬劈,穿入的妖怪則由躲在後方的張、侯兩人處理。
不過五人頂多應付大約三分之一的攻勢,另外三分之二的猩猩,全部向著黃宗儒的紫色炁牆猛撲,雖然這炁牆結實如凝,對方無法突破,但這般耗下去恐怕也不是辦法。
一片混亂中,這時正該靠奇雅、葉瑋珊突破困境,兩人剛剛才聽完懷真的提示,她雖然說得快,葉瑋珊和奇雅兩人反應也不慢,一聽就懂,兩人正思忖,懷真已經說:“你倆一左一右,在地上各開兩公尺寬的弧形門戶,別用太強的威力,浪費了。”
兩人對看一眼,測試般地分別各在左右地面上開了一圈寬達兩公尺的半弧形玄界之門,但卻不催請太大的威力,只見兩人默念導引數秒,左方緩緩騰起一片熱氣,右方卻倏然凝成一片冷寒,踩在熱圈中的猩猩大聲驚呼怪叫,一雙雙毛腳燙得起泡,紛紛跳腳打滾著往外翻逃,至于冷圈中的猩猩,一雙雙毛腿卻一下子被凝結在地面上,全身發抖動彈不得。
果然好用!奇雅和葉瑋珊對視一眼,都十分高興。葉瑋珊心念一轉,輕喊一聲:“一心!”
賴一心一轉頭,看清了狀況,大喜說:“旋!”一扭頭,帶著陣勢對著冷圈那兒的猩猩殺去,那兒的猩猩妖怪正僵著發抖,賴一心等五個人凶神惡煞一般地揮刀砍來,還不是一下就被殺得干乾淨淨。
但猩猩實在太多,剛清開一片,又沖了一群上來,同時那個翻倒的巨猩也已經重新沖上,一面推開其他的猩猩,一面怪叫著對眾人沖。
賴一心等人又轉了回去,繼續迎戰那巨猩,而巨猩這時似乎火冒三丈,雙掌快速地到處亂揮,巨口亂咬,別說五人不易欺近,連其他猩猩都不敢靠近。
這對眾人來說倒是好事,攻防之間不用擔心被其他猩猩偷襲,眾人陣勢排開,就如剛剛一般,賴一心一面騰挪一面和猩猩纏斗,接下大半的攻擊。張、侯兩人則在周圍亂轉,多少偷刺兩下。瑪蓮和吳配睿則覷准機會快速沖入,一擊即走,不管成功失敗都快速退出,白宗就這樣和巨猩僵持起來。
而巨猩因為身形巨大,攻擊眾人大都是由上往下揮擊,每一次沖突狂撲打空時,火山岩凝成的山石就被轟得四面亂飛,這五人一妖纏戰的地方,更沒有其他猩猩敢靠近。
剛剛那稍一接觸,眾人已經知道,那巨猩雖然不下于刑天,但合眾人之力,已勉可一搏,問題反而是其他沒完沒了的猩猩,雖然他們對道術沒有抵抗能力,但是這麼幾十只、幾十只地殺,要殺到什麼時候?
總算兩人每次施術,左右兩大片地面的火燙和冰寒總會持續一段時間,猩猩群一下子也不敢太過接近,這才讓黃宗儒炁息消耗的速度降低了些。
葉瑋珊眼見久戰下去終究會吃虧,轉頭求援說:“懷真姊,我們該怎麼用咒術對付那只大猩猩?”
“你們還沒配合練習過,大范圍的會誤傷他們。”懷真沉吟說:“試試使用連續小范圍的干擾吧,奇雅凍他的腳看看,周圍的猩猩妖怪就讓瑋珊對付。”
“好。”兩人同時應了一聲。
葉瑋珊施術的同時,奇雅目光轉向巨猩的戰團,舉著匕首。
此時那巨猩似乎被激起了怒火,不斷地蹦跳攻擊,固然因為體積龐大,不至于趕上猶如電閃的張、侯兩人,但瑪蓮、吳配睿卻已經不大敢隨便靠近,連賴一心都頗為吃力。
“不行嗎?”懷真看奇雅拿著匕首遲疑著沒出手,開口問。
“一直動……來不及。”奇雅搖頭。
“那麼你還是對付周圍的猩猩。”懷真說:“免得瑋珊一個人支持不了。”
“好。”奇雅和葉瑋珊對望一眼,繼續一左一右地緩緩催動著道術,總之殺是殺不完的,先不以傷敵為目的,讓對方不敢靠近即可。
懷真看周圍穩定下來,說:“你們念咒速度和凝炁動作以後要多練,還太生疏。”
兩人連忙點頭,不用懷真提醒,經過今天這一戰,兩人都知道還有太多地方需要加強,除這些以外,道術和賴一心等人招式的配合,也需要花時間練習。
不過無論如何,至少要撐過今天這一場,眾人目光都望著巨猩那邊的戰局,若是那兒拖得太久,炁息耗盡,這場仗就不用打下去了。
“我去幫忙。”沈洛年突然對懷真低聲說。
“喂!”懷真一把抓住沈洛年說:“這妖怪比普通刑天還強,你萬一被打到就爛掉了,這次可不是平整的斧頭。”
沈洛年知道懷真的意思,上次被砍成兩截還能活下去,除了血飲袍和體內道息的奇效之外,最主要還是因為那大型刑天的斧頭表面平滑,加上速度奇快,自己腰部被砍斷的裂口還算平整,而這巨猩雖不如那只大型刑天,但若被巨猩用手掌打傷,身體說不定會爛成一團,就算有血飲袍幫忙,大概還是非死不可。
“但是他們傷不了那妖怪啊。”沈洛年說:“我會小心閃的。”
“不行,你別去。”懷真低聲說:“你答應我剛說的三個條件,我就出手幫忙。”
“不干。”沈洛年突然想通,拍著自己腦袋說:“對喔,我沒答應你,所以根本不用問你,我去了,放手。”
“怎麼這樣啦!你這不講理的壞蛋!”懷真不肯放手,嘟起嘴委屈地嚷。
沈洛年不禁好笑,正要說話,這時葉瑋珊卻突然驚呼一聲:“一心,小心!”
沈洛年目光往戰場上一轉,卻不禁一驚,他不再和懷真啰嗦,透出道息甩開了懷真的手,往前方沖了出去。
“可惡!”懷真一跺腳,跟著往外急掠。
卻是那巨猩和眾人一番搏斗之後,發覺老是撈不到張、侯兩人,但若想對付瑪蓮和吳配睿,兩女在危急的時候,又會突然爆出一股沖力加速倏然閃開一段距離,一樣抓不到,于是他不管身上的大小創傷越來越多,漸漸把力量集中在賴一心身上。
賴一心雖然比過去又進步不少,但眼前這只巨型鱷猩妖,是白宗眾人到現在為止遇過最強大的妖怪,當妖怪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到他身上的時候,不免有點吃力,雖然借著柔勁的效用,勉強把對方的攻勢化解掉,但每一下都有些化散不掉的妖炁侵入體中,他臉上雖不顯異狀,但攻防間其實已越來越吃力。
眾人雖然不知道賴一心身體狀況,也自然知道不能這樣下去,當下砍殺得更快更猛,張、侯兩人只能戳出輕傷姑且不論,瑪蓮和吳配睿可是一刀就是一口子,但巨猩似乎橫定了心,這短短數秒之中,硬生生連挨兩人四刀,他傷口被妖炁一激,爆出大片血霧,逼退了兩人,同時也對賴一心連揮了六掌,每一掌都逼得賴一心不得不後退。
到了第六掌,賴一心終于卸不掉那股巨力,這一個正面交擊,他身子一輕,飛退到黃宗儒的炁牆之前,臉上漲得通紅,差點穩不住身子。
這就是葉瑋珊驚呼與沈洛年往外沖的原因。同時瑪蓮等人大驚,紛紛對著巨猩撲,這時巨猩卻突然猛一轉身,雙掌巨口分三個方位,同時對著瑪蓮包去。
這大家伙速度怎麼突然變快了?瑪蓮卻不知道,剛剛巨猩若是這樣全力直撲,包准又被賴一心絆腿打翻,所以這段時間才一直針對著賴一心攻擊,如今打退了賴一心,砍他砍得最痛的就是瑪蓮的厚背刀,巨猩二話不說,對著瑪蓮就咬。
瑪蓮眼看躲不掉,再度聚炁一炸,以“爆閃”的訣竅身子往後急閃,但之前可以這樣應付,是因為一直有別人糾纏著巨猩,這時巨猩雖然抓空,卻猛一拍地,再度向著瑪蓮追去,而爆閃雖可瞬間閃出一段距離,可是現在這個場合,稍遠點的地方就到處都是猩猩,瑪蓮只能閃出數公尺遠,眼看巨猩再度撲來,周圍的猩猩也湊熱鬧般地擁來,凝炁體外借著壓縮爆出強大推動力的“爆閃”身法又不能連續使用,瑪蓮刀身急揮,把周圍砍開一片空地的同時,巨猩已經再度接近。
眼看著瑪蓮連轉身都來不及,這次絕對躲不過,專修爆勁的她,若結實地挨上一下,恐怕會去掉半條命,這一瞬間,張志文和侯添良都沖了過去,吳配睿更是凝炁一爆,以爆閃之法沖過兩人,大刀先一步對著巨猩背後砍下。
巨猩也不是第一次被砍,他感應著周圍的炁息,妖炁已先一步集中到了後背,硬生生挨下吳配睿這刀,他背後雖然毛屑亂飛、爆出一大條刀傷,強猛的妖炁卻也迫使出盡全力的吳配睿往後翻退,一下子穩不住身子……但巨猩注意力還是集中在瑪蓮身上。
瑪蓮剛轉過身來,刀還沒能舉起,巨猩雙掌已經近在眼前,眼看只要兩面一合,瑪蓮就要被抓住,這瞬間突然一道青色閃光在巨猩腦門上爆起,轟地一聲炸開。
這一下不比刀砍,可是挺痛的,巨猩那鱷魚腦袋不自禁地往後一仰,動作稍頓了一刹那,就是這麼一刹那,張志文、侯添良已經繞到前方,兩人一人伸出一手,扯著瑪蓮往外逃命。
但兩人加上瑪蓮,速度馬上就慢了下來,巨猩只要往前一跳,當能再度追上,他顧不得剛剛轟自己腦袋一下的是什麼,正打算繼續追擊,突然後方異聲乍響,似乎無端端出現一股怪風,自己腦後護體妖炁突然消散,巨猩心生警兆,側首轉頭,卻見一把亮晃晃的金黃色匕首已經近在眼前,剛好對著自己眼珠子插下。
之前那下發出巨響的青色光芒,是懷真控制的小型落雷,現在拿著金犀匕的,自然是沈洛年。
卻是剛剛兩人一前一後撲出,懷真知道阻不住沈洛年,雖然一肚子火,卻也不能讓他去送死,眼看瑪蓮陷入危機,若不阻止,只怕沈洛年又會發瘋,她只好一凝外炁,瞬間開啟了小型的玄界之門,出手轟雷。
這兒懷真施術頓了一頓,用盡全力快速側身點地的沈洛年已沖近巨猩,他沖到巨猩身後不遠處往上縱,竄向巨猩腦後,想用金犀匕偷襲對方要害。
他體無炁息,加上巨猩剛剛專注于追擊瑪蓮,根本無法察覺,若不是激起風聲,加上接近時巨猩後腦護身妖炁散佚,這一匕就會直插入腦,巨猩恐怕得當場斃命。
不過巨猩畢竟在最後關頭發現不妙,在那一刹那突然轉頭,閃開了要害。
眼看插不入後腦,沈洛年不管三七二十一,仍這麼捅了進去。
要知金犀匕就算沒當真出鞘,一樣十分銳利,何況護身妖炁的阻滯能力完全無用,巨猩眼睛一痛,噗滋一聲血水亂濺,金犀匕已經穿入他那巨大的左眼中。
巨猩怪吼一聲,哇哇大叫,左掌往回狂揮,對著沈洛年身軀砸去。
沈洛年早已全身放輕,此時影蠱妖炁一推,本往前飄的他倏然往後方飄落,讓巨猩揮了個空,要知道沈洛年飛行極速雖然不快,但因為身體極輕,卻能在極短的瞬間加速、改變方向,剛剛他還在往前飄,下一瞬間突然快速往後撤,揮掌速度遠比沈洛年飄飛速度快的巨猩,也估不准他的位置。
但巨猩畢竟還是比他快,只見他一聲怪叫,長滿利齒的巨口急張,正對著後退的沈洛年追,這時沈洛年還沒落地,眼看那張巨口快要咬上,他正發愣,突然領口一緊,身子陡然往後高速飛射,險險從巨猩的巨大鱷口下逃出。
沈洛年不用看也知道,那猛力一甩,把自己扔出險境的正是懷真,她正一面罵:“不是要你別逃直線嗎?”一面側身躲開了巨猩的連續攻擊。
沈洛年一怔,這才醒悟,自己跑得不算快,但是改變方向卻很快,剛剛巨猩就是這樣才打空,但接下來自己直線逃跑,果然馬上就被追上……原來當初懷真在噩盡島上說的“不要直線跑”是這意思?
而以懷真的妖炁力量甩動輕若無物的沈洛年,這一下飛的速度可就快多了,一瞬間沈洛年就被扔回了陣勢,此時侯添良和張志文剛把瑪蓮拉了回去,吳配睿也才剛穩下身子,眼看大家都退了回去,她也不敢貿然往前沖。
巨猩眼看把自己戳瞎一只眼睛的家伙突然跑遠,又痛又氣的狀況下,正悲憤大吼,對著擋路的懷真亂撲,懷真剛閃了幾下,見沒完沒了,手一揮,又是一道小落雷砸到巨猩的腦門上,轟得巨猩一愣停步。
只見懷真兩顆眼珠突然冒出紅光,本來十分嬌美的臉型微變,唇往外收,兩排牙齒稍微往外突出,威嚇般地露出上下齒根,沉郁低吼著說:“滾!”
巨猩一愣,剩下那只眼睛看清了懷真的模樣,他身子一抖,當下仰天大叫一聲,轉身往山下直奔。
巨猩這一走,所有猩猩都跟著逃命,只不過幾秒鍾的時間,這片山坡上除了一些猩猩尸體之外,什麼都沒有留下,懷真這才轉過頭,那張已恢複平常表情的美麗臉孔正對著眾人微笑。
眾人一聲歡呼,沖到了懷真身旁,山頂上預備要抵擋猩猩大軍的變體部隊,也歡喜地奔了下來,畢竟除了特別樂觀的賴一心之外,幾乎每個人都覺得今日這關無法度過,沒想到白宗這群人居然能頂住整群鱷猩妖攻擊,還逼走了對方。
這一役,首功自然是最後不知怎麼嚇跑巨猩的懷真與戳瞎巨猩的沈洛年,而把整隊猩猩大軍擋在山坡上的白宗眾人,當然也是功不可沒。沈洛年和懷真的功夫有點高深莫測,看不出頭緒,白宗眾人戰斗時泛出的磅礴炁息,卻讓人很清楚他們強大的程度,更讓周圍不少變體部隊的年輕人十分羨慕。
眾人簇擁著十人往回走的同時,沈洛年偷瞧了瞧懷真,看得清楚,她雖言笑晏晏地應付周圍的人,其實心里頭正十分生氣,只是壓抑著怒火沒發作。
沈洛年自然知道懷真在生什麼氣,想來想去,也有三分不好意思。沈洛年思忖片刻,向著懷真那兒走,兩人目光一對,懷真嘟起嘴,故意別開目光,看來氣還沒消。
沈洛年暗暗好笑,湊到懷真耳畔說:“別氣了,我答應你就是了。”

上篇:第六章 滿山滿谷的難民    下篇:第八章 白宗要收人嗎?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