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一章 媽媽說不可以 
  
第一章 媽媽說不可以

沈洛年看著麟犼,這家伙動作神速、妖炁強大,雖還不如那個巨型刑天,自己也是打不贏的,真沒辦法的話,只能帶去給懷真解決,不過這麼一來,豈不是會惹上他的家族?這可真有點麻煩。
但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找白玄藍和黃齊。之前沒感應到炁息,沈洛年還慢條斯理地和這妖獸胡扯,這時候可沒心情啰嗦了,反正看樣子也沒什麼威脅,愛跟就先給他跟,到時候再想辦法。
當下沈洛年對著炁息的方位快速奔行,沒過多久,果然發現了一個數百間木屋、竹籬、帳篷混在一起的地區,那是個離海口不遠的河灘高地,本來應該只是一片荒蕪,這時卻擠滿了難民,周圍一圈小火堆燃起,孩子們在火堆周圍跑跳,大人們則趁著火光協力蓋屋,靠著海口方向有一片空地,上面似乎掛著魚干還是肉條之類的東西,遠遠地看不清楚。
沈洛年和那身上冒著紅色光焰的麟犼逐漸接近,到了數公里內,白玄藍和黃齊似乎感受到了麟犼的妖炁,兩人往外奔了出來,而這難民村中跟著敲起了響鑼,一群年輕男子很快擁出,手中拿著長短槍械,緊張兮兮地往這方向戒備,看來軍中的武器都流到民間了?說不定那些持槍男子,本就是某些營區的幸存軍人也不一定。
沈洛年遠遠望去,見站在最前方、拿著武器的兩人似乎正是黃齊和白玄藍,不禁一喜,不過帶著這妖怪過去可能會招惹麻煩……他停下腳步,回頭責怪說:“你看,把人嚇成這樣。”
“這樣的反應才對。”麟犼看著沈洛年說:“你很奇怪。”
“你留在這兒吧?”沈洛年說:“反正你速度這麼快,我也跑不掉。”
“不要。”麟犼說:“我想看你在干什麼。”
媽的,真啰嗦,又沒法把這妖怪打跑,沈洛年只好硬著頭皮,帶著這看似渾身噴火的馬形妖怪往那兒奔。
那兩人果然是白玄藍和黃齊,黃齊倒沒什麼變化,本來打扮一直挺女性化的白玄藍,這時也只穿著普通的長衣褲,那頭漂亮的長鬈發也盤了起來,畢竟是天下大亂,沒法照著過去的方式裝扮。
沈洛年一看清兩人,馬上停步,站在數百公尺外招手呼喊……若帶著這妖怪過去,那幾十支長短槍恐怕就一起發射了,這妖怪當然不怕,自己可擋不住子彈。
此時天色已黑,白、黃兩人望著這一面,只瞧見那曾看過一次,具有強大妖力、讓人心驚膽戰的噴火龍頭妖馬,至于旁邊一個人形黑影,一點妖炁也沒有,倒不知道是什麼妖物,不料那人形黑影居然開口喊著兩人的名字?白玄藍一怔,和黃齊對看一眼,都有點不敢置信,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看到對方臉上相同的迷惑神色,兩人才知道自己沒聽錯,白玄藍詫異地說:“齊哥,那……那是什麼妖術嗎?”
“那件衣服……好像是洛年?”黃齊眯著眼睛,不大確定地說。
“洛年?”白玄藍吃了一驚,往前踏了一步說:“那瑋珊他們呢?”
“等等。”黃齊拉了她一把說:“還不確定。”
“藍姊?”沈洛年見那端兩人一臉驚疑,又喊了一聲:“我是洛年啊!”
“真是洛年!”白玄藍一喜說:“我們過去。”
黃齊點點頭,兩人回頭交代了幾句,當下並肩往前飛掠,向著沈洛年這方接近。
黃齊和白玄藍逐漸奔近,終于看清是沈洛年沒錯,雖然稍微安心了些,但感應到旁邊那妖怪強大的妖炁,又不禁暗暗驚心,不明白沈洛年怎會和這妖物聚在一起。
卻是那日天下大變之後沒多久,麟犼就飛抵台灣上空,剛來台灣的時候,他首先就注意到兩人炁息,曾接近看了好一陣子,麟犼的強大妖力自然讓剛逃出大難的兩人十分吃驚,還好麟犼覺得他們炁息不足,提不起戰斗的勁,只遠遠地觀察了一段時間就離開,但兩人對麟犼已經有十分深刻的印象,沒想到今日居然會這樣再度碰上。
白玄藍和黃齊奔到了數公尺外,看著圓睜著一對大眼的麟犼,有些不安地停下腳步說:“洛年……這是……”
“這是麟犼。”沈洛年往前走,一面說:“不用管他,我們太弱了,他懶得打。”
“對!你們太弱了!”麟犼有三分得意,一面想著詞彙一面說:“打你們……是那個……欺負!不光榮!”
“呃?”白玄藍聽到麟犼說話,吃驚地說:“這……妖怪也會說話?”
“長這種腦袋的可以。”沈洛年說:“台灣沒妖怪就是因為有他在。”
“他在保護台灣?”白玄藍詫異地看著麟犼,跟著微微躬身施禮說:“原來是神獸,太感激了。”
麟犼一愣,倒退了兩步,倒有三分害臊和兩分失措。
但除了沈洛年之外,別人也看不出他的表情含意,沈洛年暗暗好笑,一面說:“對啊,麟犼專打強妖怪,所以沒妖怪敢來。”
“剛剛真是多有失禮,請別見怪。”白玄藍對著麟犼說:“要不要到營地中坐?大家都會表示感激的。”不過不知為什麼,白玄藍雖然表情放松許多,但仍透出一股有點懼怕的味道。
麟犼愣了愣,似乎怒了,右前足一踢地面說:“我沒保護你們,不要!”
白玄藍一愣間,沈洛年接口說:“別管他了。藍姊,你們這幾天沒事吧?”
“我們沒事。”白玄藍回過神,露出微笑說:“當時瑋珊打電話告訴我,你和懷真無恙回來,我和齊哥很替你高興呢……現在瑋珊他們呢?大家都好嗎?”
“大家都還好,可能一個月之後,他們會往這兒來,到時候……”該怎麼避開麟犼,可不能當著他面說,沈洛年望了麟犼一眼,一轉話題說:“藍姊,我從台北一路過來,這兒明明沒妖怪作亂,怎麼比檀香山還慘?”
白玄藍和黃齊對視一眼,歎了一口氣才說:“那晚所有易燃物突然自爆,我和齊哥就知道糟了,開始四處找人……”
“那晚?”沈洛年微微一怔。
“怎麼?”白玄藍詫異地問。
“沒什麼,藍姊你繼續說。”沈洛年這時才想通,道息彌漫世間的那一刹那,夏威夷是清晨時分,台灣卻剛好是午夜,大部分人都在睡夢中,難怪這兒死傷慘重。
白玄藍頓了頓,有些難過地接著說:“每個人的家,我和齊哥都去巡了一次,但是……志文和添良的家人似乎已經喪生在火窟了,你叔叔也找不到。”
“我叔叔很少回家睡的……”沈洛年心情也沉重起來,歎了一口氣說:“我也到處看過一次,宗儒家里似乎沒尸體?”
“嗯,但是我也沒找到人。”白玄藍提起了精神說:“另外一心的母親和小睿的父母都有找到,他們現在都留在北部,我們發覺除了這位……神獸,周圍並沒有其他群聚妖怪,雖然當時不明白原因,總算比較安心。當北部幸存者大概安頓好之後,就先下來中部,因為瑋珊的爸媽住在彰化。”
“有找到嗎?”沈洛年一面問,一面不禁有點好奇,葉瑋珊的父母不知是怎樣的人?
白玄藍搖搖頭說:“我們晚了四天才過來,大部分存活的人都四散了,房子里面雖然沒……沒看到尸體,卻也找不到人。”
這樣也沒辦法,突然天下大亂,交通工具、通訊設備完全失效,想把人群聚集,還不知得花多少時間……沈洛年正想間,白玄藍已經溫柔地微笑說:“別總聽我說,你們呢?大家現在怎樣了?有什麼打算?”
“他們打算遷去噩盡島。”沈洛年說:“因為那兒的東部,已經變成可以抵抗道息的地方,妖怪應該比較不喜歡去那兒……”沈洛年當下把那日之後的事,以及葉瑋珊等人的計劃大概說了一次,連他們准備駕帆船來台灣的事情也說了。
“去噩盡島?”白玄藍和黃齊聽了之後,黃齊意外地說:“台灣現在有神獸保護,不是更安全嗎?”
“我沒保護你們!麟犼不保護人類的!”麟犼全身爆起炁焰,怒沖沖地說:“我要生氣了!”
“干嘛?你想打很弱的人嗎?”沈洛年轉頭說。
麟犼一呆,揚起頭,又是一臉神氣地說:“不打。”
“那不就白生氣了?”沈洛年不理會麟犼,回頭對黃齊說:“黃大哥,萬一這只馬跑掉呢?不就危險了?”
“誰是馬?”麟犼猛力頓地,兩眼睜得老大,怪吼:“無禮!”
不過沈洛年看得清楚,這妖獸生氣歸生氣,卻不帶殺氣,看來他還真的不肯對弱者動手,沈洛年更安心了,一笑攤手說:“不然怎麼叫?麟犼很拗口,不好叫。”
“不知道。”麟犼瞪眼說:“而且,我不會留在這兒,我要跟你走。”
“跟我走干嘛?”沈洛年一愣,詫異地說:“出去你不就沒理由打架了?”
“你剛說有辦法找理由打的!”麟犼說:“還沒教我。”
這家伙記憶力挺好?沈洛年正皺眉,麟犼又說:“而且你人很奇怪,我想看仔細一點。”
這匹瘋馬怎麼纏上來了?到底該怎麼應付?沈洛年心念一轉說:“總之夠強的你才打,弱者不打,對吧?”
“當然!”麟犼傲然說:“這是麟犼一族的尊嚴!”
那就無所謂了,到時候讓懷真承認是弱者,問題就解決了,事實上懷真現在也真的元氣未複,不算騙人,這笨馬既然又強又愛打架,帶著當保鏢也不錯。
沈洛年想了想輕松起來,望著麟犼說:“確定這個家不要了嗎?”
“沒有麟犼,就不是家。”麟犼說:“離開半年後,麟犼氣味就會散了。”
“那台灣還能安全待幾個月。”沈洛年回頭望向黃、白兩人說:“得找人快點造船,最好把幸存者都運過去……對了,藍姊,麻煩你告訴瑋珊他們,噩盡島西側道息量很不穩定,最好直接航行到東岸才上岸。”
白玄藍聽出沈洛年語意,詫異地說:“你不等瑋珊他們來?”
“我准備回北部再找找看叔叔,不管找不找得到,之後我打算去一趟云南,看看小露她們。”沈洛年說完,瞄了一眼麟犼。
麟犼馬上搶著說:“我也去!”
沈洛年懶得回答,只在心中思量著……這家伙看到麒麟會不會撲上去?不過麒麟具有樂和之氣,應該也打不起來吧?話說這家伙叫作麟犼,和麒麟不知有沒有關系?
◇◇◇◇
當晚,沈洛年在這難民區住下,和白玄藍、黃齊好好聊了一夜,麟犼則大搖大擺地跟進了難民營,每個人看到他都害怕地躲得老遠,似乎就算是一般人,也能感覺到他那龐大的妖炁。
沈洛年和白玄藍詢問清楚北區幾個有人聚集的地方,並討論了日後建船遷移的事,台灣雖然不大,只靠黃、白兩人聯系各地難民實在有點辛苦,但這方面沈洛年也沒主意,只好等葉瑋珊到達之後,再看他們要怎麼辦。
沈洛年也大略提了一下,在懷真指點下,葉瑋珊可能有辦法增加門徒,就能有更多幫手,不過那法門沈洛年也不清楚,只能提過便罷,至于懷真停留的那個離台灣很近的小島,黃齊聽了之後,告訴沈洛年那島是“與那國島”,是日本最西方的島嶼云云,沈洛年反正也不在意正確名稱,聽過就算了。
次日沈洛年再度返回北部,分別去了五個白玄藍告知的難民集合地點,花了兩天的時間,一面安撫看到麟犼而驚怕的人們,一面到處尋覓、探問,卻依然沒能找到叔叔沈商山。
且不說這種大難中,存活的機會本就十分渺茫,事實上身為導演,常常到處拍片的沈商山,也未必會在台北,甚至未必在台灣……總不能讓懷真這樣一直等下去,既然現在台灣沒有妖怪的威脅,不如等日後各地難民通通聚集之後再找,也許更好一些。
而這兩日中麟犼雖然總跟著沈洛年,但一直很少說話,大多時間都在傾聽著人類的對話,似乎頗有興趣,而只要有他在旁邊,人們驚怕之余,往往有問必答,倒是一個好處。
不過今日下午從第五個營區離開時,麟犼卻歪頭看著沈洛年,難得開口說:“問完了?”
“嗯。”沈洛年皺眉沉吟說:“不知道該不該去別地方繼續問。”
“不要繼續問了!走了!出去了!”麟犼嚷。
沈洛年倒有點意外地說:“你怎麼突然急起來了?前兩天倒不急。”
“我知道你要問五個啊!當然等你問。”麟犼生氣地說:“怎麼又要變多?”
“因為沒找到啊。”沈洛年沉吟說:“先出去也不是不行,但是要和你先說好一件事。”
“什麼?”麟犼問。
“你離開家以後,不會隨便找人打架,對吧?”沈洛年問。
“對。”麟犼說:“媽媽說不可以。”
沈洛年補了一句說:“而且你離開之後,這兒就不算你家了?”
麟犼遲疑了一下,才說:“對。”
那就沒問題了,可以帶他去見懷真,之後若有需要,也可以把她帶來台灣……沈洛年思考的時候,麟犼忍不住說:“你在想什麼?”
這妖怪性子當真挺急的,沈洛年一笑說:“想我朋友的事情,這就走吧?”
“好!快走、快走!”麟犼身上焰火泛起,蹦跳著嚷。
“走。”沈洛年當下飄起,微施咒誓之法,確定了懷真的方位,向著東方飄去。
◇◇◇◇
既然有麟犼護駕,倒不用飛太低了,沈洛年飄上空中,緩緩往東飛,飛了半個小時,卻還沒飛出台灣,麟犼急了,從背後一頂沈洛年,推著他跑,一面喊:“快一點!”
這下可快了,兩人一前一後往前急射,沈洛年被狂風猛吹,只好把妖炁拿來抵禦風壓,至于飛行,就交給麟犼了。
以原形飛行的麟犼,速度比現在的懷真還快,只不過幾分鍾時間,已飛過宜蘭,要往台灣東面飛出,就在這時,突然東南方出現兩股頗強大的妖炁,正快速由東南往西北飛掠,沈洛年一呆,發現麟犼妖炁猛然提高,身子卻突然慢了下來,停在空中。
“干嘛?”沈洛年一呆。
“這是我的范圍。”麟犼怒氣緩緩揚起說:“也許是來挑戰的。”
“你出去以後不就不算嗎?”沈洛年問。
“現在還沒出去。”麟犼叼著沈洛年往後一甩說:“等我。”
而那兩股妖炁,這時卻真的一轉方向,對著這兒飄來,沒過多久,兩個飛行妖獸翻滾著破云而出,遠遠望去,對方似乎正在打架。
沈洛年仔細一看,不禁吃了一驚,這不是窮奇和畢方嗎?這兩只小妖獸從噩盡島打到這兒嗎?
“他們在干嘛?”麟犼焦急地說。
“聽說是在玩打架。”沈洛年看看那邊,又看看這邊,懷真說這三只都還小,卻不知道誰比較年長一些。
窮奇和畢方打了片刻,不知為什麼突然分開,對吼了幾聲,目光轉了過來。
麟犼一看,忍不住低吼著,情緒亢奮了起來,身上的妖炁熊熊欲燃,不斷騰動,迫不及待地停在空中等對方接近。
窮奇和畢方似乎沒打算過來,只遠遠地張望著,這時窮奇的目光,從麟犼轉到了沈洛年身上,他一看清沈洛年,旋即透出喜意,禦炁對著這兒飛,畢方見狀一愣,怪叫著從後面追了上來。
但窮奇飛到百公尺外,突然停下,對著這兒虎吼一聲。
麟犼前足揚起、往回怪吼,跟著畢方也啁啾地嗶叫起來,三方同時嚷叫不休。
沈洛年被這三個大嗓門震得耳朵發麻,他掩耳叫:“吵什麼啊?”
麟犼一愣,停下轉頭說:“那只胖的要你出去陪他玩,我叫他們進來打架,他們不肯。”
陪他玩?沈洛年頭疼地說:“那只似乎沒惡意。”
“瘦的那只要我出去,說他們媽不准他們去別人家。”麟犼對畢方瞪眼說:“我才不要出去,我媽媽說出去不可以亂動手。”
看來妖怪世界還挺有規矩的,這樣可以避免掉一些沖突……沈洛年想想說:“別人先動手就可以還手吧?”
麟犼詫異地說:“萬一出去他不動手呢?他不會嚇跑嗎?”
沈洛年一愣,突然想起白玄藍對麟犼的懼意有點古怪,皺眉說:“你不會也有什麼天成之氣吧?”
“什麼氣?”麟犼迷惑地搖頭說:“聽不懂。”
沈洛年既然沒感覺,自然也不會分辨,這只能去問懷真,他往外望說:“看樣子,他們不怕你。”
“那我出去試試,你別出去。”麟犼說:“你是誘餌。”
沈洛年皺眉說:“你打不贏我就自己走了。”
“我會贏!”麟犼大吼一聲,往外沖了出去。
麟犼這一往外飛,畢方果然耐不住性子,馬上沖了過來,一口火焰對著麟犼直沖。
怎料麟犼也是玩火的,一個爆炁火球彈往前沖,炸散了畢方的火焰,威勢還迫得畢方往側方閃開。
麟犼往前飛撲的同時,前足高舉,聚滿了妖炁的雙足對著畢方直轟,畢方怪叫一聲,輕靈地往外閃,繞著麟犼飛旋,他雖然炎術、力量似乎都不如麟犼,但身如鶴形般的畢方,體態本就輕盈,展翅繞巡之間,閃避速度十分快,麟犼一時之間也抓不到他。
那肉翅巨虎窮奇,卻被晾在一旁,他愣了愣,看看戰團,又看看沈洛年,突然輕嘯一聲,對著沈洛年飄來,用那顆大頭蹭著沈洛年。
媽的,自己真是個“不講道理的人”嗎?為什麼這只呆虎特別喜歡找自己?沈洛年伸手揉了揉窮奇的腦袋,窮奇的反應和懷真差不多,似乎挺高興的,用力頂了頂沈洛年的手掌。
反正已經帶了一只狐狸,又被只怪馬纏上,再多養只老虎也無所謂了啦!大不了開個馬戲團吧?沈洛年有點自暴自棄,伸手胡亂抓揉著窮奇。
窮奇這下被抓得十分開心,突然人立而起,高興地將雙足搭在沈洛年肩膀,用頭亂頂著他的胸膛和下巴。
那邊麟犼和畢方打得正熱鬧,這兒沈洛年和窮奇玩得正開心,突然畢方抽離戰團,往這急飛,那飽含著妖炁的獨爪,突然對著沈洛年腦袋閃電般抓來。
麟犼沒料到畢方突然轉身跑開,而畢方速度本就比麟犼稍快,只一瞬間已經撲近沈洛年,麟犼根本來不及阻止。
但沈洛年和窮奇胡鬧的時候,已經先一步感受到殺氣,他前幾日不慎被麟犼抓住,今日不敢大意,當下能力全開,倏然往側方急飛,險險閃開了這一爪。
媽的,被那爪抓上還得了?這家伙和自己有什麼仇?沈洛年大吃一驚,閃身間手已經放在金犀匕上。
不過畢方這一下似乎惹惱了窮奇,他一聲虎吼,扭身揮爪對著畢方直撲,畢方往後急閃的同時,麟犼從後方撲到,畢方這下閃得了前面躲不了後面,麟犼的巨足剛好蹬上畢方肩翅之間。
這股爆炸性的妖炁在畢方背後炸開,轟然一聲響,畢方“嗶”地怪叫一聲,搖搖晃晃地往下落,窮奇一怔,突然轉向,對著麟犼撲了過去,兩方爪蹄硬碰硬地互撞,碰碰轟轟的誰也不讓誰,連續對撲了好幾下,窮奇似乎有點落于下風,收爪往側方飄閃。
麟犼正要趁勝追擊,突然身後冒起一大片火焰,逼得麟犼急閃,卻是畢方再度飛了起來,和窮奇一前一後聯手對付。
畢方和窮奇都略遜麟犼半籌,但兩方這一合作起來,麟犼可就有點吃力,三妖正打成一團時,畢方看著沈洛年在一旁看戲,突然火上心頭,又抽空對著沈洛年那兒吐火,只見一大片火牆鋪天蓋地而來,居然沒處可躲。
沈洛年正叫糟糕,窮奇卻已經先一步飛掠而來,那龐然身軀擋在他身前,泛出妖炁擋住大片火牆,而窮奇似乎不怕火,還很開心地回頭看了沈洛年一眼。
但窮奇這一跑,畢方可又打不過麟犼了,被逼得節節敗退,窮奇一怔,連忙沖過去助陣,緊接著又是一陣亂打,三只這下認真地斗了起來,兩方妖炁不斷沖突,轟隆隆的聲音連續地響,窮奇力猛、畢方輕靈,這兩個從小打到大的妖獸,合作起來配合無間,逼得麟犼不斷後退,但麟犼似乎越難打越興奮,渾身妖炁爆起,火球亂炸,不要命地撲踢撕咬,又把窮奇和畢方的攻勢逼住。
三個人類孩子聚在一起瘋已經很可怕,三個妖怪小孩聚在一起果然更可怕,媽的!和這些家伙待在一起會短命,沈洛年開始緩緩往外飛,打算開溜。
當沈洛年飄出數百公尺,越來越遠的時候,窮奇忽然怪叫一聲,麟犼跟著急嚷,畢方也大叫,三方一面吵一面打了片刻,麟犼和窮奇倏然往後退,撒手不打,畢方卻是一怒,扭頭對著沈洛年追了過來。
麟犼和窮奇一怔,連忙從後面追上,但這兩妖獸速度本就比畢方稍慢,起步一慢更難追上,只見畢方劃過空際,對著沈洛年直殺了過來。
這單足傻鳥真想宰了自己就對了。沈洛年不敢怠慢,在空中迅速地閃動躲避,畢方沒料到沈洛年有這一招,連撲幾下撲空,他怒氣勃發,突然凝滯于空,嘴巴一張,又想噴火。
這幾下追閃過程中,麟犼、窮奇已然趕到,只不過沈洛年和畢方都動得十分快,兩妖到處亂轉、攔無可攔,此時畢方一停,麟犼馬上攔在畢方和沈洛年之間,雙蹄並舉往下踹,窮奇則先一步撲上去,帶著畢方往旁邊翻滾,把他的炎術打斷,順便避開麟犼的攻擊。
麟犼見狀一轉身,先堵住沈洛年的去向,再對著畢方怪叫。
現在是怎樣?沈洛年眼看又被圍住,這下也懶得跑了,回頭看著三妖獸皺眉。
妖獸們現在反而不打了,突然又吵了起來,你一言我一語地叫個不停,在當中的沈洛年被嚷得頭昏,忍不住大叫:“媽啦!吵死了!”
三妖一呆,同時望向沈洛年,沈洛年目光轉向麟犼說:“干嘛又不打了?”
“你偷跑。”麟犼瞪眼罵。
“你又打不贏。”沈洛年不客氣地說。
“我沒輸!”麟犼在空中亂跳。
這時窮奇卻嚷了起來,看樣子似乎有點著急,畢方聽著聽著,也生氣地跟著叫,一下子又是震天價響,沈洛年捂著耳朵,沒力地說:“又干嘛了啊?”
卻見麟犼有點得意地說:“我才不幫他們說呢。”
“說什麼?”沈洛年瞪眼。
“這只說要跟你玩、這只說要宰了你。”麟犼看著正吵架的畢方和窮奇,得意地說:“我才不幫忙說,不會說人話的是笨蛋!”
這匹笨馬,你已經說了……沈洛年正不知道該不該挑破,畢方卻突然轉頭對麟犼一連串叫了好幾句,麟犼一呆,點點頭說:“也對,聽不懂的人類才是笨蛋。”
眼看窮奇和畢方又吵了起來,麟犼則興致勃勃地旁聽,沈洛年在旁邊看著,不禁有點莫名其妙,忍不住說:“你怎麼不打了?”
麟犼一怔說:“忘了。”跟著他身上騰出妖炁,對著窮奇和畢方大吼一聲,又撲了過去。
居然能忘了?沈洛年不禁好笑,麟犼似乎並不如他自己想象的愛打架?
不過那兩只似乎正吵得過癮,他們同時閃開,一面相對嚷叫,誰也不想理會麟犼,麟犼撲了幾下,正覺得沒勁,突然發現窮奇和畢方彼此相對一沖,又打了起來。
這樣上去該打誰?麟犼一呆,幫誰都不對,只好一臉驚愕地回來,氣呼呼地嚷:“他們不理我!”
“算了,我們走吧。”沈洛年忍不住笑著搖頭說:“以後再找別的妖怪打。”
“好吧。”麟犼扭頭說:“去哪邊?你好慢!我背你。”
反正這家伙像馬,拿來騎剛好,沈洛年也不客氣,飄到麟犼身上,抱著他長脖子往前一指說:“那個方位,有個小島,我朋友在那邊。”
麟犼騰空飄起,一面飛一面吼:“強嗎?和我戰斗!”
“別亂來,她受傷了。”沈洛年說:“短期不會好,你勝之不武。”
“為什麼受傷了?”麟犼失望地叫。
沈洛年還沒回答,這時後方窮奇眼看兩人跑遠,又拋下畢方追了過來,畢方則怒氣沖沖地跟著怪叫,追著窮奇直飛,麟犼一喜說:“又要打嗎?”連忙轉身回頭等人。
“你慢慢打,我先下去。”沈洛年忙說。
“這樣你又會偷跑!”麟犼說:“你輕飄飄的,背在身上沒感覺,抓緊我。”
“才不要。”沈洛年飄下說:“你打你的,關我屁事?”
“你這很弱的人類,說話很難聽!”麟犼這時沒時間找沈洛年麻煩,只罵了一句,隨即身上妖炁騰起,准備再度和窮奇、畢方大戰一場。
怎料窮奇撲到不遠處,突然停下直吼,麟犼一愣說:“不是來打架的?”
“嗶!”接著追上的畢方,瞪著沈洛年怪叫一聲,似乎又想吐火。
“媽的,我哪兒得罪你了?吵屁啊?”沈洛年可不是好好先生,忍不住瞪著畢方翻臉罵。
“來打啊!”麟犼得意地叫:“要殺他得先打贏我。”
“嗶!嗶比比!嗶比比!逼嗶比比逼逼!”畢方火氣更大了,叫個不休,若不是麟犼正在沈洛年旁邊,說不定又撲了上來。
窮奇卻是一直都喜孜孜的,對畢方吼了吼,又對沈洛年吼了吼,似乎有點和畢方斗嘴的味道。
沈洛年頭痛了,飄上麟犼身上說:“不打就走吧。”
“喔?”麟犼似乎也沒什麼主意,見沈洛年這麼說,也就往他指的方向飛去。
緊接著窮奇跟著追了過來,之後則是不甘願的畢方,麟犼轉頭吼了兩聲,見對方實在沒有打斗的欲望,也就罷了。
數分鍾之後,沈洛年帶著三只體型龐大的妖獸,落在那小島西方機場空地上,剛落下不久,三妖獸吵著吵著,過沒幾秒又翻翻滾滾打了起來,沈洛年也不理他們,四面張望,尋找著懷真的蹤跡。
過了片刻,沈洛年突然發現,遠處機場航廈那邊,懷真正偷偷探頭,她看似有些驚訝,又有些提防地望著那三只妖獸,一面對沈洛年招手,要他過去。
自己過去的話,這三只還不是又追過去?沈洛年搖搖頭,反而招手要懷真過來,懷真先是一愣,之後考慮了幾秒,這才走出航廈,往這兒飄身。
果然她到了沈洛年身旁,那三只雖然都看了她一眼,卻仍打個不休,懷真到了沈洛年身旁,這才詫異地說:“洛年……你是搞什麼鬼啊?怎麼把這三個……孩子帶過來?他們在打什麼?”

上篇:第十章 你很弱    下篇:第二章 真有神喔?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