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有點吃醋  
   
第三章 有點吃醋

次日,白宗等人隨著大批空船,離開噩盡島往西航行,准備返回台灣。
送行的沈洛年先隨著眾人上船,送出數里後,他才再度和眾人話別,飄身而起,飛返噩盡島。
之後的日子,倒是挺單純的,以沈洛年的能耐,配合上金犀匕的銳利,砍伐妖藤自是輕而易舉,而影蠱的妖炁雖然微弱,下水抓魚倒是合用,偶爾心血來潮,還可以到西面草原抓兩只帶著妖炁的小獸打牙祭,日子可說過得輕松寫意。
美中不足之處就是——第二日之後,劉巧雯、周光就開始找上門來,沈洛年先是冷淡地應對了兩次,之後干脆趁兩人還沒到就先溜,讓他們撲空幾次,後來也漸漸少上來騷擾了。
有時候食物准備多了,沈洛年就拿些送給鄒朝來一家,雖然鄒彩緞後來看到沈洛年時都暗暗瞪眼,沈洛年倒也懶得解釋,大多放下東西就走,很少多說什麼,而沈洛年本就孤僻,一個人生活也沒什麼不適應,日子就這麼一天天地過去。
也不知該說快還是慢,過了二十日左右,終于到了月圓的日子,這次的月圓恰逢中秋,其他村鎮華人不多也就罷了,但那台灣村可熱鬧了,雖然材料不齊,但各種各樣的創意月餅仍紛紛出籠,不少住在別村落的華人,也帶著朋友走去那村莊慶祝、賞月,一起熱鬧。
沈洛年這時正坐在山崖邊上,遠望著那個處處營火、人影紛擾雜遝的小村,想著一年前的中秋,自己和葉瑋珊、賴一心、黃宗儒上山,被鑿齒一矛穿胸的往事。
那時賴一心連一只鑿齒都打不過,黃宗儒更是嚇得發抖,自己則是差點就死在那兒,多虧懷真現形沖來救命……也因為那一次的事故,自己和懷真才知道兩人居然立下了一個很麻煩的咒誓……卻不知今日月圓,那臭狐狸會不會出現?
就在這時候,那小村的一角突然異常地耀目,沈洛年一怔回神,仔細看過去,卻見火焰突然熊大明亮起來,那是……糟糕,有房子燒起來了!
這可麻煩了,這兒理論上雖然道息較少,但離地越遠道息就相對越濃,熱氣往空中一沖,還是會引來火妖,就算沒引來火妖,這妖藤片蓋起的房屋,一戶戶靠在一起,這一燒不是全毀了嗎?
沈洛年輕身飄起,往那兒接近,眼看下方已經不少人聚集著運水搶救,自己在這時候能干什麼?沈洛年目光搜尋著,看有沒有人被困在火中,若找不到,他打算也去運點水,算是幫一點忙。
突然那燒得最旺的地方,火焰猛一收,一股妖炁竄出,冒出了鼠狀火妖,跟著火焰稍收即放,馬上又重燃了起來,而火妖開始在各屋面上爬竄,一面制造更大的火焰,一面產生更多的火妖。
媽啦,這可麻煩了,火妖該怎麼殺?沈洛年拔出金犀匕飄了過去,卻又被熱氣熏了回來,他雖不怕妖炁,卻怕火烤,就算這血飲袍能抗火,頭臉手腳一樣沒遮掩,過去可受不了……
正困擾間,沈洛年突然微微一怔,轉頭往西方看,卻見一頭翼展足有五公尺余的藍色單足火紋巨鳥,正高速破空沖來。
這不是……羽霽的媽媽羽麗嗎?
沈洛年吃了一驚,還不知該不該打招呼,羽麗已經突然轉下,猛然飛旋鼓翅,在妖炁散出的同時,七、八只鼠狀火妖被這片妖炁帶起,仿佛變成一條鼠肉串,排著隊咕嚕嚕地滾入了她白色巨喙中,羽麗吃光火妖,跟著一展翅,一股凜冽強風突然壓下,逼得正下方數百人忍不住蹲伏下去,而那數間燒起的房舍,在這火妖消失、火勢一弱的刹那間,被這一下強風倏然刮熄,轉而冒出一縷縷黑煙。
火熄了?下方眾人歡呼起來,紛紛往上仰望,羽麗似乎挺得意的,揚首“畢昂”地叫了兩聲,不少人看到畢方這華麗漂亮又強大的仙獸,紛紛拜伏下來,羽麗似乎很喜歡這種氣氛,在歡呼和膜拜聲中飛旋了兩圈。
轉了轉,羽麗突然停下轉頭,飛近穿著紅袍、也在空中飄飛的沈洛年,一面輕“嗶”了一聲。
沈洛年也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只好搖頭說:“羽麗,我聽不懂。”
“嗶!”羽麗微微歪過頭,飛到沈洛年後方,低頭鑽過他跨下拱起,把他擠到自己背上,又叫了一聲。
“要我跟你走嗎?”沈洛年意外地說。
“嗶。”羽麗點了點頭,跟著一展翅,禦炁向西方飛去。
下方數百人,看著這一幕,都愣住了,在這中秋月夜,皎白的月光把沈洛年那身紅袍映照得十分清楚,而那不知是仙是妖的強大神獸,竟似乎對他十分恭敬,背負著他往西遠飛,這是怎麼回事?
從半個多月前的大騷動之後,看清沈洛年臉孔的人雖然不多,認識那身紅袍的人卻已不少,他過去和白宗並肩作戰的一些傳說,也漸漸傳開,今日這一幕出現後,確實使得一部分人更尊敬、崇拜他,但也有不少人,發現他能與妖怪打交道之後,產生了古怪的聯想。
當初三小之中,羽霽就是飛最快的,她娘羽麗這一飛更是奇快,沈洛年才剛抓穩了她背後的絨毛,羽麗妖炁一漲,展翅間已經飛出老遠,回頭一看,港口那附近幾個村莊已經變成小點,再過一陣子,連妖藤區都看不清楚了。
沈洛年抱著羽麗脖子,忍著強風,大聲說:“懷真在你們那兒嗎?”
“嗶!”羽麗叫了一聲。
聽不懂啊……沈洛年暗暗心想,也許該把輕疾隨時准備當翻譯才是,只可惜現在碰不到土壤,可沒辦法召喚輕疾……也不知道輕疾可以離開土面多久……
胡思亂想了好一陣子,沈洛年也不知道被羽麗帶著飛出了幾百公里,只感覺下方道息似乎越來越濃重,這噩盡島越靠西面,地勢越平緩,加上范圍逐漸變大,排斥道息的力量越少,似乎已經和外海差不太多了。
緊跟著前方突然出現了一片寬廣如海的湖泊,羽麗也正逐漸往下降,對著湖泊中一個僅有數公里寬的小島飄降,還沒落下,一個金發小女孩已經沖飛出來,一面嚷:“洛年——洛年——”
那不是山芷嗎?沈洛年露出笑容,兩方在半空中相遇,山芷已經撲到沈洛年懷中,嘻嘻笑個不停。
此時羽麗已經落入島嶼,沈洛年抱著山芷飄下地面,一面好笑地說:“小芷衣服怎麼變這麼破爛?”
原來山芷還穿著當初找到的那件衣服,但如今那衣服上處處塵泥不說,還有不少撕裂口,已經有點不成模樣。
“小霽弄破!我們玩,弄破。”山芷嘻嘻笑,一面翻到了沈洛年身後,坐在他脖子上,抱著沈洛年腦袋胡亂唱了起來。
這小鬼那時連人話都說不順,現在已經會唱歌了喔?沈洛年不禁好笑,四面一望,卻見那黑發小女孩羽霽正叉著腰,板著嬌美的小臉,在不遠處瞪著自己,身上那套衣服一樣挺狼狽破爛,想來該是被山芷弄破的。
這兒是她們住的地方嗎?沈洛年四面一望,見這島上林木蒼郁,竟似乎已經生長了許多年,噩盡島上怎會有此景觀?沈洛年正訝異,卻見山芷的母親——成年窮奇山馨,正叼著只大野豬飛竄出林,啪嗒一下將那塊野豬尸體扔在沈洛年眼前,她那嘴角還帶著血漬的巨大虎首,樂呵呵地撞了沈洛年幾下,低吼了幾聲。
“山馨……啊,我找翻譯。”沈洛年一轉念,施術叫出輕疾。
“洛年,承蒙召喚,有何吩咐。”輕疾很快就冒了出來。
“翻譯。”沈洛年說。
“明白。”輕疾身下的馬形消失,變成個直立人形,蹦上沈洛年左肩准備工作。抱著沈洛年腦袋的山芷突然好奇地一把抓住輕疾,但這下卻把輕疾捏變形了,山芷吃了一驚,驚呼中連忙放手,爬到了沈洛年右肩探頭。
“請勿觸摸,謝謝。”變形的輕疾又緩緩變回原樣,倒似乎沒什麼大礙。
“吼!”山馨瞪著女兒大吼。
“笨女兒多手多腳!”輕疾站在沈洛年耳畔低聲翻譯。
山馨又吼了兩聲,輕疾馬上跟著說:“我罵女兒你翻什麼?”
山馨氣得瞪眼,另一側的山芷倒是咯咯笑了起來。
“請問懷真在這嗎?”沈洛年問:“你們找我過來做什麼?”
經過翻譯,沈洛年聽到山馨說:“懷真姊姊要我們先陪你玩……你們人類不吃生肉吧?”
“嗯……吃熟的。”沈洛年說。
“小霽來把肉弄熟。”山馨轉頭喊。
“小芷抱夠了沒啊!”羽霽說的倒是人話,她奔近氣呼呼地說:“下來幫我弄。”
“不要!我要抱洛年!”山芷說:“洛年我的!”
“那我不弄肉了。”羽霽頓足叫。
“別調皮。”羽麗走近,巨翅輕鼓,以妖炁讓那肥大山豬飄起旋轉,跟著一股熾焰從她口中吐出,只見那野豬皮毛燒化,油脂往下滴,漸漸冒出肉香。
問題是……也不洗剝放血一下嗎?還有內髒也不處理嗎?沈洛年不禁咋舌。
過沒多久,羽麗得意地放下那表皮呈現焦黑,里面卻不知熟了沒有的野豬說:“應該夠熟了!吃吧!人類洛年。”
羽霽和沈洛年住過一陣子,知道人類烤東西不是這樣,卻故意不說破,只在一旁偷笑。
山芷雖然也一起生活過一陣子,但她本是粗枝大葉的個性,過去也沒注意過,這時更只顧抱著沈洛年,沈洛年見狀只好說:“先找懷真出來好嗎?”
“你沒生氣嗎?”羽麗歪著腦袋說:“懷真姊姊要我們先讓你開心,吃東西會開心吧?”
“我沒生她氣……”沈洛年好笑地說:“叫她出來我就開心了。”
“這樣嗎?”羽麗和山馨對看一眼,兩仙獸似乎也沒什麼主張,過了幾秒,山馨仰起頭,對著島內長吼呼喊。
又過了幾秒,沈洛年目光一轉,望向森林,果然見到懷真正從一株林木之後探頭,表情卻似乎有點忐忑。
“還躲?”沈洛年好笑地說:“要躲多久?”
“你不要罵我喔!”懷真遠遠地嚷:“罵我我就不過去了!”
“不罵。”沈洛年搖頭。
懷真懷疑地看了幾眼,這才走出森林,一面說:“山馨、羽麗,謝謝你們,我和洛年單獨聊一下。”
“小芷還不下來!要走了。”羽霽得意了,過來拉扯山芷的小腿。
“不要。”山芷蹬腿哇哇叫。
“笨女兒!還胡鬧!”山馨嚷。
“小芷,讓洛年陪我一下,等等就還你。”懷真頓了頓,苦笑說:“姊姊以後不會和你搶洛年了。”
山芷似乎感覺到了懷真的情緒有異,難得聽話地飄下,落在懷真身旁,拉了拉她的袍角,側頭擔心地說:“懷真姊姊?”
“乖。”懷真摸摸山芷的頭說:“去和小霽玩。”
“好!打架!”山芷轉身奔向羽霽,兩人同時露出笑容,一面撲打一面往外飛。
“衣服都打爛了,脫了再打!”山馨在後面大吼,兩小卻不理會,越打越遠鑽到林子里去了。
山馨和羽麗沒辦法,只向懷真微微點了點頭,追著兩小離開。
◇◇◇◇
沈洛年、懷真望著這兩對母女遠去,直到看不見蹤影,兩人這才目光相對,沈洛年散了輕疾,看著懷真身上穿著件罩住全身的罩袍,不只把曲線完全包起,連一點兒肉也不肯露出來,這可不是她穿衣服的習慣……真有必要防自己防成這樣嗎?沈洛年不禁皺起眉頭。
懷真看到沈洛年的表情,退了一步嘟嘴說:“我不是怕你喔……你又跟我吵架的話……我萬一忍不住揍死你就糟了……你……你干嘛不說話?”
“我們別吵架了。”沈洛年伸手說:“想不想讓我抱抱?”
懷真一怔,咬唇頓足說:“不行啦!”
“呵呵,算了。”沈洛年搖搖頭,指指那頭焦黑死豬說:“這是干嘛?你要她們整我嗎?”
懷真一看,倒也忍不住苦笑搖頭說:“怎會這樣……小霽不是會嗎?”
“這是她娘烤的。”沈洛年蹲下,拿著金犀匕劃開外層厚厚焦黑的地方,翻了翻說:“好像還有一些部分可以吃。”
懷真看著沈洛年,收起笑容,遲疑地說:“洛年……”
“啊,你趕著吸道息。”沈洛年站起伸手,沒什麼表情地說:“不想用嘴吸對吧?我用手送給你。”
“我沒趕著要啦!”懷真頓足說:“別給人家臉色看!”
“你是要我怎麼辦啊?”沈洛年雙手盤在胸口說:“像過去一樣你說不行,保持距離又說給你臉色。”
“我不知道!我不喜歡這樣,你都怪我!”懷真委屈地嚷。
“我沒怪你啦。”沈洛年歎口氣說:“雖然你不解釋為什麼突然要避著我……不過你要這樣就這樣吧,反正我會給你道息。”
“嗯……”懷真嘟著嘴,不大滿意地走近兩步,沈洛年凝聚了適當濃度的道息往她口中送,懷真吸收了之後,又退開了兩步。
“你想走的話就走吧……”沈洛年再度蹲下,切開野豬的背脊,尋找有沒有烤得比較剛好的地方。
懷真遲疑了一下才說:“欸,你怎不和瑋珊他們一起?”
“在船上一趟一個月,整天沒事干,太無聊。”沈洛年看了懷真一眼,笑說:“要是有你陪還可以考慮。”
懷真低下頭微微一笑,竟似乎有幾分羞澀,看得沈洛年怦然心動,他一轉念,這才發現不對,懷真過去縱然也會開玩笑般地柔言媚語,卻從沒露出這樣的表情,在她身上似乎真有什麼東西產生了改變……莫非就是因此,她才要避開自己?她這種仙獸族不能有伴侶,所以和自己接近,會有特別的壞處?
沈洛年看著懷真,沉吟著說:“現在這樣,還是有影響嗎?”
懷真愣了愣,才知道沈洛年在問什麼,遲疑了一下,她似笑非笑地低聲說:“你還會對我動情的話,就會有。”
原來是這樣?沈洛年看著懷真說:“那是一定的……你還是快走吧,我不想害你。”
“我還有話想說……”懷真搖搖頭說:“洛年,現在我每個月還會見你一次,而且真有危險還可以來幫忙……但可能有一天,我會好長一段時間不能來找你,就算你找我,我也來不了,那時你可要靠自己保護好自己。”
“好長一段時間?……那是多長?”沈洛年說。
“也許需要閉關幾年,也許幾十年……”懷真搖頭說:“我現在狀況又還沒恢複正常,我也不知道要多久……”
昏迷嗎?還是發瘋?還是生病?聽起來挺恐怖的,沈洛年擔心地說:“你不會有事吧?都分開生活了,還是沒辦法解決嗎?”
“已經開始,就沒法中止了,分開只是讓它慢點發作……”懷真咬著唇說:“只要運氣別太差,熬過去就沒事了。”
還要運氣好才能熬過去?沈洛年瞪大眼睛說:“我到底做了什麼?怎會這麼嚴重?我已經……都沒吸道息了。”
“我的事情你別擔心。”懷真搖搖頭,提起精神,望著沈洛年說:“你現在才更該要努力吸納道息!”
“嘎?”沈洛年訝然說:“不是對你有壞處嗎?”
“過去是想讓你慢點仙化……現在已經來不及了啦。”懷真嗔說:“你體內道息越多,換靈越完整,身體強度就會越高,就算沒有其他的能力出現,至少……受傷複元的速度會更快吧?”
“恐怕沒用。”沈洛年不大樂觀,現在體內道息已經比過去增加很多,但是卻不見得好得更快。
懷真想想又說:“說不定可以借著散出濃密道息,使對方妖炁消散,然後嚇退敵人,也算個自保的辦法……雖然這種辦法很耗道息,但危險的時候也可以用。”
這方法倒不錯,那時怎沒想到用這招嚇刑天?不過沈洛年轉念又想,當時被逼得大兜圈子,離對方很遠,自己又閃個不停,大概也沒辦法凝出一段往外送……
“我希望能盡量撐到你能自保為止……”懷真看著沈洛年說:“你換位速度快,加上能化散妖炁,若小心謹慎,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一般能傷你的妖仙其實不多……大概只有道咒之術你防不了。”
沒錯,若是炎術、凍術之類的對自己轟來,就算衣服可以擋一部分,頭臉也受不了,剛剛對付那小小的火妖就是如此,比如說,自己大概就應付不了會噴火的小畢方羽霽,但強于羽霽的大型刑天,自己反而勉能應付。
沈洛年當下點頭說:“有辦法防范嗎?”
“據我所知,有兩個辦法不需要具備妖炁,就可以產生戰斗能力。”懷真沉吟說:“一個是和自然古仙接觸,但這緩不濟急……”
沈洛年一愣說:“也是某種玄界之靈嗎?”
“不是,是與鳳凰同時存在的四大原始古仙,這世界的物質基本規則,是由這些古仙制定的。”懷真頓了頓說:“反正這和你無關……這些古仙就算等到道息到達最高點,也不一定會返回人界,來不及的。”
“好吧。”沈洛年說:“那第二個呢?”
“第二個……”懷真說:“就是‘闇屬玄靈’,聽說那個不需要任何妖炁就可以運用。”
“那個喔?你上次沒講清楚。”沈洛年說。
“因為傳說中那方式很危險,而且也不是隨便就可以聯系上。”懷真妙目一轉說:“但我仔細想想,說不定挺適合你……”
“咦?什麼意思?”沈洛年不明白。
“細節我也不清楚,只聽說是用生命力換取闇之力量。”懷真眨眨眼說:“我在想……這世界除了鳳凰之外,你的生命力應該最豐富吧?如果能用的話,那換來的威力應該很驚人,但又怕搞錯了,最後害死你……”
“那不就又要害你陪葬了。”沈洛年苦笑說:“這樣你還敢冒險?”
“但我想不出別的辦法了。”懷真咬著下唇說:“和闇靈立約之後,只要別隨便使用闇靈之力,保命的時候才用,這樣總比直接死掉好吧?”
這倒也沒錯,沈洛年點頭說:“我明白了,那該怎麼立約?”
“闇靈不用炁息開門尋找,但是要相關的法器才能和闇靈聯系,本來這才是最困難的地方,因為過去闇靈的法器只要一被找到,幾乎都被銷毀了。”懷真頓了頓,從袍中取出一把無鞘闊刃短劍說:“但我最近發現,這把劍周圍的東西都干燥得很快……似乎正是闇靈法器的特性。”
沈洛年見過這把劍,是當時在某個小型龍庫中找到的,懷真確實說過像是某種祭儀的法器,不過當時她還沒有確定用途,沈洛年詫異地說:“干燥怎會和‘闇’扯上關系,和炎比較接近才對吧?”
“干燥和熱是兩回事……總之若不是發現這把短劍的特性,我也不會想到闇靈上面去。”懷真將短劍交給沈洛年說:“雖然那是禁忌的力量,但如果你最後還是死了,反正我也得陪你死……其他的事我也顧不得了。”
禁忌的力量?沈洛年迷惑地接過劍說:“要怎麼和闇靈聯系?”
“我也不知道。”懷真再度退開說:“你拿去試試吧,反正和生命力有關的辦法都試試……無關的也可以亂試。”
“啊?”沈洛年忍不住瞪眼說:“怎麼試啊,拿這劍跳舞、炒菜嗎?”
“我哪知道?又不能幫你試!”懷真嘟嘴說:“我已經和雷靈立約,找不到闇靈的,除非先和雷靈斷了聯系。”
這當然不行,雷術已經是懷真最後的護身符,沈洛年抓抓頭說:“我知道了,我亂試就對了。”
“如果試不出來,這把劍也不要總帶在身邊。”懷真說:“你該沒辦法銷毀它,先找個地方深深埋起,等以後我們都度過難關,再來處理。”
“知道了。”沈洛年說。
懷真目光一轉,突然側頭輕笑說:“對啦,你有找到其他喜歡的女子嗎?”
“沒有。”沈洛年搖頭苦笑說:“我大多時間都待在房子里。”
“我上次是說真的,你若有喜歡的女子……”懷真頓了頓說:“我也許可以回去。”
“那樣你就會沒事嗎?”沈洛年沒想到這不是開玩笑,詫異地說。
“停是停不了了。”懷真側著頭說:“但你若對我沒興趣,會延緩發作的時間。”
“上次就說過了,我就算有其他喜歡的女孩子,心里還是會對你有興趣啊!”沈洛年說到這,先發制人地說:“別又罵人!男人本來就是這樣,什麼專情都是騙鬼的,只是忍住而已,要尊重別人的種族特性啊。”
“你這沒有節操的臭男人,居然敢先凶我!”懷真雖然在罵人,但聽到沈洛年當面說對自己有興趣,臉上仍不免微微一紅,似乎頗有幾分歡喜。
媽的,還會臉紅,這狐狸越來越誘人了,沈洛年吸了一口氣說:“不然你做點讓我討厭的事情好了。”
“好!”懷真嘟嘴說:“我去欺負瑋珊!”
“喂!”沈洛年吃了一驚。
“好像真的有用,可惡,你這什麼反應?害我有點吃醋!”懷真忍不住咬唇白了沈洛年一眼。
“別鬧了。”沈洛年說:“你這樣只會害我越來越喜歡你。”
“我欺負瑋珊你會更喜歡我?”這下輪懷真吃驚,又退了一步。
“我不是說那個。”沈洛年歎氣說:“你現在跟我說話的態度,和以前不同……自己沒注意到嗎?”
懷真一怔,頓足說:“我當然知道,但我忍不住……氣死我了!我要走了。”
“懷真——”沈洛年輕喊。
“怎樣啦,我要走啦!”懷真一臉委屈地大叫:“去找你的瑋珊啦!別理我!”
“別無理取鬧!”沈洛年頓了頓,有點尷尬地紅著臉說:“你真的……不能……有伴侶嗎?”
“不行!不行!不行!”懷真叫:“我們都會死的!”
“到底為什麼?”沈洛年漲紅臉說:“你明明和正常女人一樣啊。”
“干嘛問這麼多?”懷真氣呼呼地說。
“當然要知道,總要讓我搞清楚為什麼不可以吧?”沈洛年說。
懷真遲疑了片刻,這才看著沈洛年說:“我確實不喜歡提這件事……而且這說來話長,今天已經相處太久,我真的得走了,等我准備好,再……用輕疾跟你說,好不好?”
沈洛年雖然看出懷真這串話不是很真心,但看她一副可憐的模樣,也說不出不好,只好歎氣說:“好吧。”
“你等會兒陪小芷玩玩,山馨會送你回去的……我走了……”懷真再深深看了沈洛年一眼,轉過身,飄然而去。
◇◇◇◇
深夜,一頭龍首虎身的有翅巨妖,帶著一個紅袍人影,從西往東,向著有數萬人類居住的東方高原邊際直飛。
這是沈洛年和送客的山馨,小娃兒山芷本想跟過來,卻被山馨趕了回去,在那兒至少還有羽霽幫忙陪著山芷,若帶來這兒再帶回去,恐怕回程上山芷會一路吵個不停,而且山馨也有一點私心,這麼一來,總算可以單獨和沈洛年親近,畢竟她不好意思當面和女兒搶沈洛年。
于是返回的時候,變換成龍首的山馨,飛得不太快,兩人一面飛一面閑聊,倒也挺自在。
這時沈洛年正訝異地說:“那小島是原來就在海上的島嶼?難怪上面會有普通的動植物。”
山馨說:“這種地方東邊很多,不過不一定變成小島,有的被土壤圍住了,變成山丘,那種地方都會住起來比較舒服。”
因為那兒的土壤不具備道息排斥力吧?沈洛年說:“這樣生物更容易繁衍出去,噩盡島上以後該會越來越熱鬧。”
“對了!”山馨突然說:“洛年我問你,你是要懷真姊姊幫你生孩子嗎?”
“呃?”沈洛年臉紅了起來,愣了愣才說:“她說她不能有伴侶。”
“喔?”山馨歪著頭想了想才說:“我也覺得懷真姊姊不可能這時候才生孩子。”
“伴侶和孩子有什麼關系?”沈洛年聽不懂:“不能只當伴侶,不生孩子嗎?”
“不為了一起生養孩子,干嘛在一起?”山馨迷惑地說。
沈洛年不明白了,想了想才說:“你們不是……自己就可以生嗎?”
“對啊。”山馨說:“但如果遇到喜歡的人,也可以幫他生,然後一起把孩子養大。”
“嘎?”沈洛年呆住:“你也可以嗎?”
“想要我幫你生嗎?我有小芷就夠了,生孩子傷道行。”山馨輕笑說:“你願意等的話,到時候問問小芷願不願意幫你生。”
“呃?”這實在不像一般母親會說的話,妖怪果然是妖怪……沈洛年愣了愣才說:“怎麼說傷道行?”
“我們仙獸族,會把一部分能力轉給孩子。”山馨說:“所以通常修煉千載就生了,越晚生越損道行。”
那懷真更不可能生了,她可不知道多老了,不過她道行不是大損嗎?會不會這時生剛好沒差?沈洛年搞不懂這方面的機制,正思索著,山馨突然又說:“不過和人類的話……”
“怎麼?”沈洛年問。
“你們就算不為了生孩子,也以交配為樂不是嗎?仙獸族和人類成為伴侶會有這方面的困擾。”山馨說:“每種妖族的習慣都不同,不同種族的還是會有麻煩。”
“唔……”沈洛年突然明白,如果窮奇交配只是為了生子,而且一輩子也才交配那一次,甚至不交配,難怪談起這種事情會這麼大方?既然這樣,沈洛年也輕松了些,笑說:“萬一……我是說萬一啦,如果有誰這個……跟我生孩子的話,生出來是哪個種族啊?”
“一般說來,好像都是由媽媽決定。”山馨果然不避忌,直爽地說:“若是小芷和你生孩子,可以生出人類、窮奇和混種三種,不過如果想生窮奇,小芷自己生就好了,通常會人類和窮奇各生一只吧。”
人類不是用只當單位的……沈洛年苦笑說:“這樣當媽媽不是很吃虧嗎?雄性不會損道行?”
“也會啊。”山馨說。
“也會?”沈洛年詫異地問。
“精氣交會的時候,父親精氣道行就會隨之納入母體,傳遞給子嗣了。”山馨笑說:“真要小芷幫你嗎?反正她這麼喜歡你,我回去跟她說,叫她想生的時候找你一起!”
“呃……咳咳……千年耶,那時我該已經死了。”沈洛年差點嗆到,苦笑說:“不用了。”
“對喔,人類短命。”山馨咧開巨口笑說:“那就幫不上忙,還是找普通人幫你生吧。”
“還不知道能活多久呢,生什麼孩子……”沈洛年搖了搖頭說:“混種又是怎樣?”
“我也搞不清楚……很少母親這樣做。”山馨想了想說:“啊,麟犼就是虯龍和麒麟……一種不很成功的混種,他們因此有點自卑,所以很少和別的妖族相處。”
麟犼感覺挺強的不是嗎?沈洛年意外地說:“不成功嗎?”
“對啊。”山馨說:“兩種不同的天成之氣混在一起,最後變成一種會讓人害怕的怪氣,不過只對妖炁弱的小妖有用,等于沒用。”
感覺上,懷真的狀況和山馨說的狀況不大相同啊,山馨似乎能夠說不生就不生,也不會因為自己受影響……莫非雖然都是仙獸族,不同種還是有差異?沈洛年歎了一口氣,終于直接問:“山馨,你知道懷真為什麼避著我嗎?”
“不知道耶,懷真姊姊不說。”山馨想了想又說:“我年紀不大,懂的事情很少。”
至少也千多年歲月了不是嗎?這還叫“年紀不大”啊?人類活個十輩子加起來也未必有千年……沈洛年啼笑皆非,轉念一想,記得山芷似乎也有近百歲了,還不是像個小孩?看來妖仙和人類的時間流逝感似乎不大一樣。
“快到了。”山馨看著前方不遠處的港口聚落群說:“這兒真不舒服,干嘛住這邊?”
“因為這邊對人類來說比較安全啊。”沈洛年指著斷崖說:“我住那上面……咦?”
“有其他人躲著!我去吃了他。”山馨低吼了一聲停在半空,突然冒出一股不愉快的氣息。
對了,除了自己之外,窮奇討厭一般人類,難道又是劉巧雯跑來了?還真是陰魂不散,沈洛年飄起說:“那人我該認識,饒了她吧……這麼近了,我自己回去,謝謝你送我。”
“我還想跟你玩一下!”山馨生氣地轉身,用頭頂了頂沈洛年說。
都當媽媽了還有點孩子氣呢,不知道山芷長大了是不是也這樣……沈洛年抱著那顆大頭,抓了抓山馨脖子的皮毛微笑說:“隨時可以來找我啊。”
“我下次也學會變人,再來找你。”山馨說。
沈洛年一愣說:“你也會變人?窮奇不是沒在變嗎?”
“看兩個小鬼變人好像挺好玩的。”山馨說:“小芷是血親,我從她那兒取形應該就可以了,很方便。”
這倒是好事,也比較不會嚇到人……沈洛年想了想,突然一驚說:“拜托你可得穿著衣服來。”
“一定要嗎?”山馨側頭說:“好像很麻煩。”
“一定要穿啊。”沈洛年說:“我很喜歡你們,萬一你變得太漂亮,又光溜溜,說不定……對我有不好的影響。”
“喔?”山馨懂了,點頭說:“不行的,我們沒打算生孩子的時候,那些部分都功能停止密合的,你要看嗎?”
“不……不用看、不用看,反正不行就對了,我了解。”也太大方了吧?沈洛年忙搖手,心中一面想,原來如此,難怪當初懷真會說無法解決這方面的需求。
“那我回去了。”山馨往空中望了望,突然有點高興地說:“再過一陣子,妖仙們就可以來了,世界會熱鬧起來,到時候帶媽媽、奶奶還有小鬼一起來找你。”
開窮奇大會嗎?沈洛年好笑地點頭。
“那我走啰,洛年。”山馨又拱了拱沈洛年的胸口,讓沈洛年抱了抱她的頭,這才依依不舍地轉身離開,一面飛遠,一面又回頭看了好幾次,直到飛出十余公里外,才加速飛去。

上篇:第二章 鳳凰是不是故意裝傻?     下篇:第四章 有拜有保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