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你忍不住,我忍得住!  
   
第三章 你忍不住,我忍得住!

懷真最近確實心中有事,所以眼下也懶得多開玩笑,搖搖頭又說:“除了木頭之外,還有什麼事情嗎?”
“這個……”葉瑋珊看了賴一心一眼說:“一心覺得台灣暫時安全了,建議我們去世界上找尋其他的幸存者……懷真姊有什麼看法?”
這小子想找死嗎?懷真忍不住皺眉瞪著賴一心,卻見他干笑著說:“如果懷真姊和洛年能一起去,就更好了。”
就是沒法對這小子生氣,他祖上八成真有尊伏之氣的血脈。自己此時道行大減,定力不足,倒有點不易對付……懷真搖搖頭說:“你怎麼老是找麻煩?”
“呃?”賴一心抓抓頭干笑說:“懷真姊不想去嗎?大家一起去玩啊。”
“我當然不能去,我……”懷真頓了頓才說:“剛剛不是說了嗎?我身體有病。”
“那洛年呢?”賴一心不死心地說。
懷真聽到這更氣了,瞪眼說:“我才不准他去!太危險了。”
賴一心似乎十分失望,回頭看著葉瑋珊,有點不知該怎麼辦。
別人不去,當然不能勉強,葉瑋珊輕拉了拉賴一心的手,一面表示安慰,一面接口說:“懷真姊別理會一心,他有時候就是太一廂情願了……我這次來其實是想問,我們離開台灣以後,這兒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應該沒問題……但你們真的要順著這小子啊?”懷真看著葉瑋珊問:“沒有一個人反對嗎?”
“這……”葉瑋珊苦笑說:“一心也有他的道理。”
“對啊。”賴一心忙說:“我們也不打算干擾強大的妖怪,只是去找找有沒有幸存者而已,他們需要幫忙的。”
“以為不主動干擾就沒事了嗎?”懷真哼聲說:“剛剛不就差點被妖怪殺了?還好你們遇上的不是小芷的媽媽,否則哪能撐到我趕上?”
“小芷媽媽更強嗎?”葉瑋珊忍不住想問,萬一到處都是那種妖怪怎辦?
懷真說:“那兩個小鬼不過百多歲,她們媽媽可是千年以上的道行,怎麼比?”其實因為仙獸結胎時道行有一部分傳承,並不能單純以歲數來計算,但懷真忍不住想嚇嚇這些不知死活的人類,故意說得誇張了些。
“這……”賴一心尷尬地說:“因為她們和人類一樣,又收斂起妖炁,我們才沒避開……這種妖怪應該不多吧?”
以現在來說,確實是不多,而真正討厭被人打擾的強大妖怪,大多會放出足以感應的強大妖炁,也不難趨避,若和收斂妖炁的妖怪狹路相逢,除非對方本就打算獵食,否則通常不會隨便動手,大多會先威嚇警告或驅趕,剛剛山芷、羽霽也是如此……但懷真卻不甘願就這麼讓賴一心安心,故意沉吟著不開口。
自己現在狀況特殊,不能跟著這群人亂跑……話說回來,若不是為了沈洛年,誰管這群人的死活?卻不知那臭小子在噩盡島,有沒有安分守己地待著?
想起沈洛年,懷真突然一驚,他若知道這群人跑去冒險,自己又不能保護,會不會忍不住跟了過去?該瞞著他嗎?但那家伙脾氣不小,若知道自己瞞著他,以後相處恐怕不開心……這又該如何是好?
見懷真沉思著,臉上神色變換,葉瑋珊和賴一心對看一眼,還是由葉瑋珊開口輕喊:“懷真姊?”
懷真回過神來,勉強一笑說:“你們打算怎麼走?”
賴一心當即說:“先往南去菲律賓、馬來西亞,再繞去東南亞……”
“那些是……”懷真對這些國家名稱不是很熟悉,她想了想才說:“南邊的幾個島國嗎?”
“是啊。”賴一心說。
“我不建議你們乘著小船亂跑。”懷真說:“你們不覺得地震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嚴重了嗎?這種情況,大船走大洋中間還勉強……小船沿著島嶼、陸塊間亂晃,很危險。”
“這地震……和道境重歸、妖怪出現有關嗎?”葉瑋珊擔心地問。
“我只能說不像是單純的地震,其他我也不很清楚……”懷真突然頓了頓,看著葉瑋珊片刻後,才微微搖頭說:“還有什麼其他問題嗎?”
懷真剛剛本來想說些什麼嗎?葉瑋珊雖然起了這念頭,卻又不便多問,只看了看賴一心說:“沒什麼了,還要多謝懷真姊這半個多月的幫忙。”
懷真卻沒立即回話,過了片刻才突然說:“一心。”
“是?”賴一心忙說。
“你先回去,我有點事情想對瑋珊說。”懷真說。
賴一心吃了一驚說:“懷真姊,瑋珊自己一個人回去不好吧?”
葉瑋珊雖然也覺得意外,但仍對賴一心說:“沒關系的,除了剛剛那種妖怪,這附近似乎沒什麼妖炁。”
“有她們在,一般小妖怪當然不敢接近。”懷真微笑說:“一心不放心的話,就退遠點等,我和瑋珊說完女人的秘密,再讓你護花。”
葉瑋珊忙說:“不用了,一心你先回去。”
“還是等等比較好。”賴一心也不等葉瑋珊多說,轉頭就往下游河谷奔,跑了百公尺遠,這才搖手嚷嚷說:“我在這兒等。”
葉瑋珊有點不好意思地對懷真說:“懷真姊對不起,一心總是不聽人說話。”
“沒關系。”懷真望著葉瑋珊說:“你們兩個,似乎越來越好了?”
葉瑋珊臉龐微紅地低聲說:“還不就是那樣……沒什麼特別的。”
懷真上下打量了葉瑋珊,看她似乎仍未經人事,不禁微微搖頭,現代人比古時麻煩多了,以前若兩情相悅了這麼久,早就連肚子都大了,哪需要這麼多步驟和手續?說起來,把求偶過程與繁殖儀式,搞得這麼麻煩困擾的就只有人類了……偏偏人類又特別愛交配,這豈不是自找麻煩嗎?想到這兒,懷真不由得輕笑了起來。
葉瑋珊見懷真無端端問了一句之後,就輕笑著不開口,不免有點尷尬,遲疑了一下才說:“懷真姊,你想說的事情……和一心有關嗎?”
“不。”懷真回過神,不再胡思亂想,看著葉瑋珊說:“洛年喜歡你的事情,你應該很清楚。”
葉瑋珊萬萬沒想到懷真會說出這句話來,她一下子手足無措,漲紅臉說:“懷真姊,你誤會了,我和洛年都沒這種念頭的。”
懷真卻不吭聲了,只看著葉瑋珊不說話,葉瑋珊被這目光越看越慌,原來懷真把自己留下,是要和自己算帳?葉瑋珊呆了片刻,忍不住這股沉重的氣氛,結巴地說:“我們真的……從來沒有……這……”卻是說到一半,葉瑋珊突然想起那一吻,又說不下去了。
“怎不說完?”懷真說:“你們做過什麼?”
難道懷真知道了?雖說自己完全是被動,但此時在懷真面前,若都推到沈洛年身上,豈不是害慘他?葉瑋珊遲疑了半天才說:“我……我不是故意的。”
莫非這兩人當真做了什麼事?那臭小子居然沒告訴我?懷真一面覺得好笑,一面也不禁微微有點醋意,但這時一笑就破功,懷真只好強忍著臉部肌肉,故意板著臉凝視葉瑋珊。
葉瑋珊見懷真不吭聲,思前想後,受不了這股沉默的壓力,忍不住說:“懷真姊,你……想要我……怎麼做?”
“先告訴我你們做過哪些事。”懷真雙手盤在胸前,輕哼說:“說不定還有我不知道的呢。”
“絕沒有其他的。”葉瑋珊忙說:“只有……只有一次……不可能有別的了。”
一次?看葉瑋珊的體態應該還是少女,該不是那種事……莫非是擁抱、親吻之類的小事?懷真目光一轉說:“那一次是哪一次?”
要葉瑋珊自己招認細節,不如要她死了比較快,葉瑋珊漲紅臉說:“懷真姊,求求你……別逼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真把葉瑋珊逼急,洛年那臭小子說不定又要生氣……懷真反正也忍得挺難過,終于笑出聲來,搖頭說:“好了啦,看你急成這樣,我不是找你算帳啦。”
葉瑋珊正在擔心,若懷真把這事說出去,或讓賴一心知道,自己可真的不用做人了,她又急又慌,左想右想不知如何是好,正差點掉淚的時候,沒想到懷真突然口氣一轉,又仿佛沒事一般,葉瑋珊心中情緒這一緊一松,不由得有點腿軟,退了半步。
懷真看葉瑋珊說不出話來,沉吟了一下開口說:“嗯……說起來,現在洛年喜歡我的程度,可能比喜歡你還多一點喔。”
聽到這話,葉瑋珊心中紛亂,也不知是什麼滋味,但又挺佩服懷真能這麼大方直率,她想了想,輕聲說:“我和洛年真的沒什麼,他最喜歡的當然是懷真姊。”
“那你呢?你真的這麼專情嗎,只喜歡一心小弟?”懷真歪頭說:“據我所知,人類不是這種生物。”
葉瑋珊聽這話,不禁輕歎一口氣,過去對沈洛年確實曾產生一點情愫,但自己深愛的畢竟是賴一心,之後也做了選擇,那種情愫理所當然應該壓抑起來,怎能任它擴展?葉瑋珊輕輕搖頭說:“就算……我也有可能喜歡上別人,但想要讓彼此都獲得幸福,還是全心對一個人付出比較好……我也不能接受一心喜歡別的女孩啊,這是相對的。”
“所以你不選擇洛年,不只是因為我嗎?”懷真眨眨眼說。
葉瑋珊停了片刻,終于低聲說:“這……也許也有一點點關系。”
“其實你們都誤會了。”懷真歎氣說:“我和洛年……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也從來沒有在一起過。”
自己不是聽錯了吧,葉瑋珊詫異地說:“懷真姊,這是開玩笑吧?”
“我是說真的。”懷真想了想,搖頭說:“不說這麼多了,總之你選擇的是一心,不是洛年,對不對?”
一定要回答這種問題嗎?葉瑋珊紅著臉,微微點了點頭。
“本來你要是願意選擇臭小子,那只要去噩盡島陪他就沒事了,既然不是……”懷真想了想說:“那萬一洛年以後跑去找你們,你能不能請他回噩盡島,不要和你們一起冒險?”
葉瑋珊一怔說:“懷真姊,為什麼不能讓洛年去呢?大家都很希望他一起來啊。”
“洛年根本不適合戰斗啊,就算一時可以躲避攻擊,也支持不久。”懷真不開心地說:“干嘛一定要他去危險的地方?”
“可是……”葉瑋珊無奈地說:“懷真姊你也知道洛年的個性,他不管想來還是不想來,都不會聽我話的。”
“這倒也是。”懷真忍不住笑罵說:“那臭小子真麻煩。”
“其實洛年的妖炁感應力特別好,只要適當地趨吉避凶,該不會有危險。”葉瑋珊說:“我們想借重他這個能力,也是為了大家的安全。”
“我知道,但問題是……”懷真一指遠處的賴一心,嘟起嘴說:“那小子老想去危險的地方,總有一天會出事的!”
賴一心確實有這個怪癖好……葉瑋珊轉頭,卻見賴一心也正望著這兒,而他發現兩女突然都望著自己,還很高興地揮了揮手。
“算了。”懷真歎口氣說:“瑋珊,我把你留下……其實是為了給你通訊用的輕疾,至于以後,你想給誰就給誰吧。”
“通訊用的輕疾……”葉瑋珊吃驚地說:“就是可以通話的妖怪嗎?”
“嗯,其實該說土精,輕疾功能很多,通訊、翻譯之類只是最簡單的,也最省炁息。”懷真說:“其他還有很多功能,但耗費的炁息也多。”
通訊、翻譯只是簡單功能?葉瑋珊瞪大眼說:“這……太棒了!上次若是有這東西,就不會找不到志文和添良了。”
“那兩個又怎麼了?”懷真一面召喚出輕疾,一面隨口笑問。
葉瑋珊驚喜地看著那小泥人從土中緩緩浮出,一面簡略地說:“上次在噩盡島,他們跑去惹一只好大的刑天,又不讓我們知道,我們擔心他們出事趕去支援,卻差點被刑天殺得全軍覆沒,後來要不是……”說到這兒,葉瑋珊突然察覺不對,連忙閉嘴。
“可能是我見過的那只刑天,那家伙可不容易對付……”懷真有點意外地問:“你們應該打不過吧?後來怎麼逃脫的?”
“後來……運氣好,大家逃回東方高原去了。”葉瑋珊心虛地說。
看葉瑋珊閃躲著自己的目光,就算懷真不是精明人物,也知道事情一定和沈洛年有關,她臉色一變說:“洛年又做了什麼?”
葉瑋珊遲疑了一下才說:“洛年……洛年跑來拖住刑天,讓我們撤退……”
“他上次就差點被那只刑天殺了,居然不怕死!”懷真頓足罵:“這渾蛋白癡臭小子!就這麼想死嗎?”
葉瑋珊不小心露出口風,見懷真發怒,不敢接口,只可憐兮兮地站在一旁,低聲說:“懷真姊,對不起。”
懷真罵了罵,轉頭卻見葉瑋珊一副小媳婦的模樣,倒也好笑,她歎了一口氣說:“晚點我再和洛年算帳……你先把輕疾接收過去。”
按著標准的增生做法,懷真把新產生的輕疾泥人交給了葉瑋珊,教她以炁息啟動,一面說:“有空的時候,記得把輕疾的使用說明聽一遍。”
“可惜沒能讓舅媽帶一只去……”葉瑋珊按照懷真的指點啟動輕疾,一面歎息說:“否則就可以直接和噩盡島那兒聯系了。”
“還有洛年啊。”懷真說:“等他們到了,你提醒洛年去送一只。”
葉瑋珊微微一怔,看著懷真說:“懷真姊……我方便和洛年聯系嗎?”
“不只方便,我還希望從明天開始,你定期和洛年聯系。”懷真似乎有點無奈地說:“要不要對他說出你們的行動由你決定……但可以別叫他來嗎?實在太危險了。”
葉瑋珊突然懂了,懷真離開這兒後,沈洛年久無白宗眾人的消息,說不定真會跑來看看,但若自己定期和他聯系,反而可以把沈洛年穩在噩盡島……葉瑋珊點頭說:“我明白了,我會定期和他聯絡,但不會要他來的。”
“就是這樣。”懷真有點得意地點頭笑說:“那臭脾氣的家伙,你若是常常纏著他,他反而會懶得理你。”
纏著沈洛年?自己非得扮演這種角色嗎?葉瑋珊不禁深深歎了一口氣。
◇◇◇◇
噩盡島那端,在星光下,沈洛年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到處找,卻找不到半只小妖怪,後來才想起,前幾日牛頭人和云陽在這兒大戰,稍有靈性的動物大概都逃到遠處了……
沈洛年只好繼續往西面尋,正亂走間,突然耳中輕疾開口說:“仙狐懷真來訊,請問要以此型態通訊嗎?”
來得正好,剛好報告吸收到闇靈之力的消息!至于通話型態……若以人形對話,雖有仿佛真人在眼前的效果,卻不便于行動,也就不能繼續找妖怪,沈洛年當下說:“就這樣通訊。”
“臭小子!你跑到哪兒去了?”那端卻突然傳來懷真的大喊。
“呃?”沈洛年一呆,她是特地來吵架的嗎?他皺眉說:“臭狐狸你凶屁啊?干嘛這麼大聲?”
“還裝傻!”懷真生氣地說:“為什麼往西跑?你離開高原區了?”
“耶?你怎麼知道?”沈洛年訝異地說。
“才不告訴你。”懷真嗔說:“干嘛把輕疾放耳朵里說話?你在忙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去你的,越管越多,我在打獵啦。”沈洛年哼聲說:“不說我也知道,你用血冰戒查我位置對吧?上次還不准我查你位置,自己倒先犯規了。”
“你不能查我,和我查不查你又沒有關系!”懷真笑嗔說:“快點啦!我習慣看著人說話!你裸體嗎?還是有女人了?別跟我說你又在逃命……我真會哭給你看喔!”
“啰嗦耶!誰在逃命啊?”沈洛年忍不住笑了出來,難不成懷真連電話都沒用過?這倒不無可能……他停下腳步,找了個地方坐下,讓輕疾化為那明媚嬌豔的懷真模樣,和自己面對面,這才說:“看過癮了沒?”
“難道你不想看我?我可想看看你呢……”懷真甜笑說:“真的沒有去花心嗎?”
“你……”沈洛年正想回嘴,突然皺眉說:“你開這種玩笑,不怕出問題嗎?”這狐狸明明不准自己跟她調情,她倒一點顧忌都沒有?
懷真搖搖頭說:“反正我已經快撐不住,得去閉關了,所以沒關系……我是說實話喔,我真的想看看你,下次見面不知道要多久以後了。”
這麼快嗎?真的得去閉關了?沈洛年一愣,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怎麼傻了?舍不得我嗎?”懷真看著沈洛年笑說:“我雖然知道是遲早的事情,卻也沒想到會這麼快……你現在狀況怎樣?有試著取得闇靈之力嗎?”
沈洛年本來的喜悅全然消失,只覺得喉嚨有點干澀,他張了幾次口,這才有些干啞地說:“有得到了一些……”
“真的嗎?”懷真倒有些意外,詫異地說:“你殺人了嗎?”
“我……跑去幫打仗的牛頭人治病。”沈洛年說:“一些看來死定的……我就下手了。”
“你幫牛頭人治病?包紮嗎?”懷真雖然疑惑,但她倒也懶得深究,只笑說:“反正吸到了就是好消息啊,怎麼這麼沒精打采?”
沈洛年看著懷真,卻不知該怎麼回答這句話。
懷真其實也是明知故問,看沈洛年情緒低落,她也無可奈何,只能又問:“吸得多嗎?夠不夠護身?”
“比過去多不少,但我沒用過,也不大清楚威力。”沈洛年頓了頓說:“不過這種能力會越用越少不會恢複,所以還是盡量不打架比較好。”
“嗯,你有注意就好。”懷真看了沈洛年一眼說:“你……現在還想知道,我為什麼必須避著你嗎?”
“當然。”沈洛年精神陡然集中起來。
“說來話長,我只能簡略點說,嗯……該從哪兒開始說呢?”懷真沉吟片刻之後說:“你不覺得……仙狐一族的喜欲之氣很古怪嗎?存在著這種天成之氣,有什麼用?”
對喔,自己怎麼從沒想過這一點?虯龍的尊伏之氣,麒麟的樂和之氣,都頗有道理,但讓別人對自己湧起愛欲之念,麻煩反而會變多吧?沈洛年愣愣地搖頭說:“我不知道。”
“這種天成之氣,本來該配合著采補之術修煉的。”懷真緩緩說。
“啊?”沈洛年大吃一驚,當初自己還拿“采補”兩字開過玩笑……難道……
只聽懷真接著說:“以采補法修煉,收效甚速,但各異族精炁混雜,難以完全吸化,最後成就有限……頂多煉成妖仙。”
沈洛年一愣說:“你是天仙……所以……”
懷真一字一句緩慢清楚地說:“如果不選采補之途,藉壓抑動情與喜欲之氣苦修,也是一法。但此法雖無止境,卻因逆天而行,動情時喜欲之氣異常強烈,心魔難以收束。一旦縱情破體,引入異種精炁,千萬年修行的道行就會散了……所以仙狐中能修至九尾天仙者,少之又少。”
“所以你才不能有伴侶……”沈洛年雖然不很明白,卻大概聽得懂後半段。
“一般情況來說是這樣沒錯,不過你是特例。”懷真看著沈洛年片刻之後,低聲說:“鳳靈之體乃生命之源,至高極純,自然沒有異種的問題……若能納鳳靈精炁入陰,據此修煉百千年,會有很大的好處,說不定……說不定還能修成上仙。”
“那……那……不是好事嗎?”沈洛年想到過程,卻不免有些臉紅結巴。
懷真苦澀地搖了搖頭說:“你會死的。”
“啊?為什麼?”沈洛年愕然問。
“我幽閉采補之力已逾萬載,萬一破戒,控制不住的……”懷真望著沈洛年說:“你死了,我也得死,那不是同歸于盡嗎?”
原來當初懷真說的“我們都會死”,是這個意思?難怪提到伴侶的事情她就火大……沈洛年呐呐地說:“真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懷真搖了搖頭,歎口氣說:“我每次動情,都是一次劫難……白澤說我下次動情恐怕難逃破戒之難,我這才一等三千年,想靠鳳凰換靈,取得時間縮短能力避過此劫,沒想到……遇上了你這臭小子。”
原來是這樣?沈洛年張大嘴說不出話來,卻見懷真凝視著自己,柔聲說:“你告訴我,我這個劫難,是不是真應在你身上?你真想害死我嗎?”
沈洛年自然是說不出話來,他望著懷真片刻之後才說:“我們快想辦法把這咒蓋掉或解掉,就算……就算害你破了戒,也只是我死而已,你還可以修煉成上仙,很劃算。”
“別說傻話了,就算真能解掉咒誓,我也不想你死啊!一直在一起不好嗎?為什麼一定要我破戒?你忍不住……自己去找別的女人解決。”懷真說到最後,忍不住白了沈洛年一眼。
懷真畢竟不像人類女子這麼多顧忌,既然喜歡上了,言語間就十分直接,沈洛年苦笑說:“你不會吃醋嗎?”
“嗯……誰教我不能呢?”懷真側頭想了想才說:“只要每天都幫我抓抓就好了,不然我會生氣。”
只能抓抓?這樣豈不等于養寵物嗎?沈洛年不禁苦笑搖頭,想想這些事情倒不用現在研究,沈洛年歎氣說:“那我現在該怎麼做才能幫上你?”
“你只要待在安全的地方,好好活下去就好了。”懷真說:“也許要數年的時間我才能度過這次難關,這中間我也不能和你聯系,否則心靜不下來,得拖更久……若能順利度過,可以平安好一段時間,就能在一起了,之後我借著定期吸取道息修煉,千百年後,說不定……說不定……”
“說不定怎樣?”沈洛年說。
“別問了,過去也沒聽說過……”懷真搖搖頭說:“到時候再說。”
難道那最根本的問題,有機會借著修煉解決?沈洛年心情激蕩,卻不敢再問,望著那仿佛真人般的小小泥人,說不出話來。
“還有一件事情。”懷真定下神,看著沈洛年說:“你改一下輕疾的使用名諱,換個比較不容易被猜中的。”
“干嘛?”沈洛年一愣。
“我把輕疾給瑋珊了。”懷真說:“也讓她隨意送人。”
“改名是為了不讓她找我嗎?”沈洛年一呆說:“你怎麼又突然會吃醋了?”
“哼!”懷真突然想到不久前和葉瑋珊的對話,板起臉望著沈洛年說:“你和瑋珊做過什麼好事?”
沈洛年一愣說:“什麼?”
“還裝!”懷真咬著唇,瞪著沈洛年說:“瑋珊都招了!”
“哪有?什麼都沒有!”沈洛年打死不肯承認,一面說:“剛剛才說不會吃醋。”
懷真沒有真憑實據,一時奈何不了沈洛年,不過她卻不相信沒事,只哼聲說:“我不是吃醋,我是怪你不告訴我!”
“我以後萬一有別的女人,難道相處細節都要向你報告?”沈洛年哼聲說。
“對!”懷真停了兩秒,突然頓足說:“你真要偷偷去找別的女人喔?壞蛋!”
“要不然怎樣?不是你自己叫我去找的嗎?”沈洛年不禁頭痛,女人當真是莫名其妙到極點的生物,連母狐狸都一樣,還好自己沒有天真到真去找女人。
懷真自覺理虧,愣了愣才嘟嘴說:“要讓我知道細節才可以。”
“去你的。”沈洛年瞪眼說:“不干!”
“花心臭小子!”懷真忍不住罵。
“好了啦,等我真去花心了再吵也來得及。”沈洛年揮手說:“啰嗦死了。”
懷真噘著嘴好片刻,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她白了沈洛年一眼說:“不講理的壞蛋,明明有偷腥,最後為什麼變成我的錯?”
“就說沒有了。”沈洛年搞不清楚懷真知道多少,不想在此處糾纏,拉回話題說:“剛說要改輕疾的使用名稱,是干嘛?”
懷真這才放過沈洛年,搖頭說:“因為我只會讓瑋珊找你,其他人不行。”
“什麼意思?”沈洛年又不懂了。
“反正你改一個名稱,我會告訴瑋珊,但不讓她告訴別人。”懷真目光一轉說:“她偶爾有空會找你聊幾句……一些事情她要不要告訴你,就由她自己決定。”
“何必多此一舉?我和她有什麼好說的?更不該瞞著一心。”沈洛年倒有三分不高興。
“連個說話的朋友都沒有總不好呀……而且她該能體諒我的心情,不會整天想找你去冒險。”懷真說到這兒,瞪眼說:“尤其那個一心小弟是危險人物,絕不能讓他知道怎麼找你。”
從這角度思考,懷真擔心的也有道理,沈洛年皺眉說:“那……要改成什麼?”
“‘懷真的老公’如何?”懷真噗哧笑說:“這樣就不能偷腥了。”
“喂!好丟臉耶,告訴瑋珊這種名字不好吧?”沈洛年吃驚地說。
“我開玩笑的啦,你還當真啊?”懷真掩嘴笑說:“我才不嫁你呢。”
“媽啦!”沈洛年惱羞成怒,厚著臉皮說:“等你回來就知道,到時候由不得你。”
“沒大沒小!放肆的臭小子!你想干嘛?”懷真紅著臉啐了一聲。
兩人對看了半天,都覺得好笑,懷真搖搖頭,這才接著剛剛的話題說:“這樣吧,你身體里面有鳳之靈、闇之力,叫你闇鳳沈洛年如何?”
“好難聽。”沈洛年說:“聽起來像是明嘲暗諷的暗諷。”
“這樣別人才猜不到啊。”懷真說:“不然就叫黑鳥沈洛年。”
“去你的!更難聽。”沈洛年好笑地說:“闇鳳就闇鳳吧,反正只有你和瑋珊知道。”
“那就決定啰。”懷真等沈洛年換好名稱,接著說:“等我閉關後,我也會改變名稱,免得你忍不住找我……我出關會主動找你的。”
“什麼時候開始呢?”沈洛年問。
“大概還有十天左右吧……”懷真說:“我今晚再找瑋珊他們一次,幫他們一點忙,之後就離開台灣,去我的秘密閉關處等待。”
沈洛年望望天空說:“下次月圓……差不多只有十二、三天,不再吸一次道息嗎?”
“就算能撐到那時候,我也不能去見你。”懷真臉龐微紅地搖頭說:“見到你那時……一定忍不住的。”
沈洛年不禁有點臉紅心跳,但仍嘴硬地說:“你忍不住,我忍得住!”
“臭美!”懷真笑罵:“當我喜欲之氣漲到最高點的時候,你那半吊子的鳳體能力才擋不住,以為自己當真是鳳凰嗎?你這臭小子還差得老遠呢!”
“意思是你這狐狸會變得很迷人嗎?我可不信。”沈洛年還真有點想見識見識。
“渾蛋臭小子。”懷真咬唇嗔說:“要是沒有這咒誓綁著,就干脆讓你試試看,看我把你吸干!”
“嘖,真敢講……其實這種吸干人的功夫我也會。”沈洛年想起自己制造骨靈的功夫,忍不住好笑。
“不跟你胡扯了,總是……總是得結束的。”懷真歎了一口氣,望著沈洛年說:“我真的去了,你自己保重……別冒險,也記住絕不能來找我,我們一碰面,都會死的。”
沈洛年笑容收起,終于說:“我知道,你……你快一點。”
懷真輕應了一聲,兩人又對望了好片刻,這才結束了通訊。
眼看輕疾化為原來的模樣,沈洛年招招手說:“還是到我耳朵里吧。”
“好的。”輕疾又化為小小一團,跳上了沈洛年肩頭,鑽入耳中。
沈洛年這時也沒心情打獵了,既然沒法抓妖怪回去,明天早上抓條魚送去好了,他歎了一口氣,身子一轉,向著東方高原處飛射而去。
◇◇◇◇
同一時間,葉瑋珊和賴一心正並肩下山,走著走著,賴一心突然說:“好可惜。”
“什麼?”葉瑋珊微微一愣,回過神來問。
“我說剛剛那個小女孩妖怪。”賴一心說:“要是她攻擊再有一點技巧,那就可怕了,可能打不過。”
“難道你想教她怎麼揍你?”葉瑋珊好笑地問。
“呃……這可不行。”賴一心抓頭說:“但是實在很可惜,是不是因為太小了沒人教過她?”
葉瑋珊搖頭說:“你忘了?懷真姊說那兩個小女孩都有百多歲了耶。”
賴一心皺眉說:“那就怪了。”
兩人都不知道,山芷以人形搏斗的時間只有一個多月,無論是動作或運勁都十分生疏,若她當時忍不住恢複原形戰斗,賴一心可沒這麼容易應付,畢竟山芷和羽霽玩鬧了百多年,也不是白打的。
“啊。”賴一心想想又說:“後來懷真姊有沒有跟你說怎麼分辨這種妖怪?以後若是遇到可得小心。”
“沒有提到。”葉瑋珊搖搖頭說:“晚上懷真姊還要來和大家見面,到時我再問一次。”
“懷真姊還要來?太好了。”賴一心想想又說:“看起來她不像有病呢……不知道怎麼回事?”
“不知道。”葉瑋珊只隨口應了一聲。
她從離開之後,其實一直擔心著一件事情。看樣子懷真只是試探自己,其實不清楚自己和沈洛年吻過的事,剛剛自己卻一下心慌漏了口風,不知道會不會害了沈洛年?不過如果懷真和沈洛年真不是情侶,倒也沒什麼害不害的……反而是一直忘不了那個吻的自己不好。
想著想著,葉瑋珊轉頭凝視著賴一心,自己選擇了這個人,應該沒錯吧,雖然樂天了些,脾氣可比那人好多了,但是為什麼……這人似乎從不想……葉瑋珊想著想著,臉龐突然紅了起來,輕輕握住了賴一心的手掌。
賴一心回頭露出笑容,緊了緊葉瑋珊的手說:“有什麼事煩心嗎?別擔心,問題都可以解決的。”
“一心。”葉瑋珊突然拉著賴一心停下腳步。
“嗯?”賴一心回過頭,面對著葉瑋珊說:“怎麼啦?”
葉瑋珊臉龐微紅,看著賴一心:“你……是真的喜歡我嗎?”
賴一心有點訝異,他睜大眼睛笑說:“我當然喜歡你!如果說一遍不夠的話,還可以多說幾遍。”
葉瑋珊低頭微微一笑,想了想又有點羞澀地低聲說:“我好像沒對你說過,我……我為什麼喜歡你……”
“好像沒有喔。”賴一心呵呵笑說:“沒關系啦,不好意思的話,以後再說也沒關系。”
“不,我要說。”葉瑋珊遲疑了一下,低頭緩緩說:“我剛知道你這人的時候,本來只是以為你是個人才,所以多留意了一下你在各處的表現,後來……從那次的柔道事件後,我才發現你這人膽子大得離譜,老是闖禍,雖說總是有驚無險,卻讓人忍不住想在旁邊留意、照看著……隨著時間過去,我才發現,我已經放不下你了,到現在……我……我沒辦法想象沒有你的日子。”說完這一串話,葉瑋珊不敢抬頭,只顧低頭看著腳尖。
賴一心雖不明白葉瑋珊為什麼突然要說這些事情,但仍牽著葉瑋珊的手,和聲說:“若不是有你在身邊,我也沒辦法這麼放心啊,我也不能沒有你。”
葉瑋珊搖搖頭,過了好片刻,似乎終于累積了足夠的勇氣,這才抬起頭說:“你……你真的也是沒有我不行嗎?我一直擔心,會不會只因為……只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你才勉強和我在一起?”
“當然不是,你怎會這麼想?”賴一心直抓頭,難得有點慌張地說:“這種事情,我……一直不大會說,但你真是想太多了。”
“那……如果你真的喜歡我,”葉瑋珊聲若蚊蚋地說:“為什麼……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聽不見。”賴一心炁聚雙耳依然是聽不清楚,訝異地湊近詢問。
葉瑋珊囁嚅了半天,終于低聲說:“為什麼……你只牽我的手?你……只把我當成妹妹嗎?”
賴一心一聽,不由得俊面發紅,呐呐地說不出話來,葉瑋珊更不用提了,早已經甩開賴一心的手,轉身往前奔了出去。
賴一心只傻了兩秒,連忙飛縱追上,輕輕扳過葉瑋珊的肩頭。而葉瑋珊也不掙脫,停下腳步低著頭不說話。
賴一心歪著頭從下往上看說:“你頭這麼低,我想親也親不到啊。”
葉瑋珊忍不住一把將賴一心推開,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你……你胡說什麼,我又不是……不是這意思。”
賴一心讓過這一推,突然扭身欺近,一把將葉瑋珊擁入懷中。
此時兩人目光相對、鼻息相聞,過了好幾秒,葉瑋珊望著滿頭汗、僵在那兒的賴一心,忍不住低聲說:“你……再不……就把我放開。”
賴一心就算這方面特別遲鈍,也知道不能放,他結巴地說:“你不……不閉上眼睛嗎?”
萬一閉上眼對方卻沒親不就很丟臉?葉瑋珊紅著臉說:“不要。”
那就不管了!賴一心鼓起勇氣,吻了下去,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四片唇黏在一起的那一瞬間,兩人都自然而然地閉上了眼睛,本來略顯僵硬的兩個身體,也漸漸放松、貼合,隨著手臂的交纏相擁,這一瞬間,世間除了彼此之外,其他人事物仿佛都已消失。

上篇:第二章 原來這人不是真笨     下篇:第四章 再也不拿別人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