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上輩子欠你的  
   
第三章 上輩子欠你的

“打不過、打不過,小命差點送在那兒。”沈洛年抹開一頭冷汗,一面罵輕疾:“你怎不告訴我那飛梭是這樣打法的?”
“戰斗技巧為非法問題。”輕疾說。
“會死人耶!”沈洛年罵:“不是來幫忙的嗎?提醒一下會怎樣?”
輕疾說:“本體協助你的目的,是避免你濫用闇靈之力,並非協助你保全性命。”
沈洛年一呆,這才想到,自己萬一死了,後土才真的高枕無憂,這家伙可算不上自己朋友,還是得靠自己才行。
那妖怪梭狪也不見得多強,但這種打法剛好克死自己……若自己能同時運用道息和闇靈之力,只要把道息散出,使得那些飛梭上的妖炁散化,之後剩下單純的物力,就可以靠闇靈之力輕松抵禦……問題就是不能同時用。
而這妖怪當真是完全無法溝通,看到人二話不說就殺了過來,若庫克鎮那兩萬多人往南走,不被那些飛梭殺光才怪。
怎辦?能不管那些人嗎?雖然剛剛那批家伙很討厭,但就算不管那些人,酖族女巫過去和最近都幫了自己不少忙,可不能不管……若有人能幫忙抵擋就好了。
想到此處,沈洛年自然而然想起賴一心、葉瑋珊等人。
賴一心他們炁息強度遠強于自己,若組成陣勢,應付這只妖怪應該不難,而且那熱血笨蛋這麼喜歡到處救人,知道這兒有兩萬人快沒命,一定搶著過來……至于葉瑋珊要怎麼解釋和自己聯系的事,就讓她去想好了,反正她挺聰明,會有辦法。
當下沈洛年對輕疾說:“我想找白宗葉瑋珊,但可以不讓其他人發現嗎?”
“可以。”輕疾說:“我們會進入耳中才留話。”
“那好。”沈洛年說:“我要請她有空的時候找……”
“請稍等。”輕疾突然說:“白宗葉瑋珊要求通訊。”
“呃?”沈洛年一愣說:“不是開我玩笑吧?這麼巧?”
“不是。”輕疾語氣平淡地說。
這土精分身和機器人一樣,諒他也不會開玩笑,沈洛年當即說:“接過來。”
“洛年?”葉瑋珊的聲音似乎有點焦急。
“是,我正想找你呢。”沈洛年笑說。
“我……”葉瑋珊遲疑了幾秒,才說:“我們被困住了。”
沈洛年一怔,收起笑容說:“怎麼?出了什麼事?”
“剛剛地震,山洞崩了很多地方……我們被困在里面。”葉瑋珊聲音雖然帶著幾分焦慮,卻還算冷靜,她緩緩說:“那女孩知道的通道都崩塌了,我們又不敢亂挖,可是地震還震個不停,如果連這兒也塌了……”
“不會吧?”沈洛年吃驚地說:“完全沒路走了?”
“有路,正想辦法找……但這地方通道很複雜。”葉瑋珊頓了頓說:“我想……通道的路線,也許可以詢問輕疾,所以我打算這幾天釋放炁息給輕疾,換取一次詢問的機會。”
“啊?問輕疾?”沈洛年一愣。
“你沒聽說明嗎?”葉瑋珊輕嗔說:“輕疾的說明有啊,可以花一定量的炁息,換取十分鍾時間使用多功能型,可詢問任何常識性問題,雖然我引炁最快,但也要連續釋放給輕疾數日,才能達到要求,可惜不能使用玄界存好的,否則就不用等了。”
要花這麼多炁息才能問十分鍾?沈洛年一時可真說不出話來,自己都免費亂問,還真是占了後土不少便宜。
葉瑋珊頓了頓說:“現在仍不斷地震,我也怕問出路徑後又被地震毀了,還在想怎麼安排比較妥當,但總之暫時不能……”
“等等!”沈洛年說:“我去找你們。”
“什麼?太危險了,別來!”葉瑋珊頓了頓又說:“而且你在海上不是會迷路嗎?”
“我……”沈洛年不便解釋,直接說:“你們在哪兒入洞口的?”
“我不知道地名,這兒又沒有人可以問……”葉瑋珊頓了頓說:“我們該是從Kota Tinggi北邊入山的。”
“什麼狗打丁?”沈洛年大皺眉頭。
“有人翻譯成‘哥打丁宜’……”葉瑋珊忍不住嗔說:“反正中文、英文你還不是都不知道,問來干嘛?”
“你跟我說清楚就是了,我想辦法。”沈洛年說。
葉瑋珊停了片刻才說:“我們從已經沒人的Kota Tinggi附近北上,入森林不到五公里遠,就遇到盤踞在那附近的狼妖。後來遇到那女孩,把我們往西北帶,在山中走了大概……不到十公里遠,就從一個隱密的山谷進入這山洞……那附近地名我就不清楚了。”
有這些資訊,也許輕疾已經可以指引自己找過去。沈洛年當下說:“你們別心急,我盡快過去……飲水夠嗎?”
“我們隨身都有攜帶可以支撐數日的食水。”葉瑋珊頓了頓,似乎沒什麼把握地說:“省一點的話……應該可以支持一星期以上吧,我也沒經驗。”
雖然沒經驗,至少比自己謹慎多了。沈洛年說:“好吧,你們小心點,我馬上想辦法。”
葉瑋珊喊了一聲:“洛年……”
“嗯?”沈洛年說。
“沒把握真的別來,這兒太危險。”葉瑋珊低聲說:“我不想讓你也陷在這兒,萬一……你幫我照顧舅舅和舅媽好嗎?”
“關我屁事!自己照顧!”沈洛年打斷說:“省點炁息,等我跟你們聯系。”
葉瑋珊發急了,大叫:“洛、年!”
“就這樣吧,再見。”沈洛年眼見庫克鎮遠遠地出現在眼前,不管三七二十一便結束了通訊。
再度回到那庫克鎮民暫時聚集的地方,得到消息的人們又圍了上來,不過這次眾人大多站得遠遠地,不敢隨便靠近。
經過了不久前的沖突,除了本就認識沈洛年的人之外,這里的人們,對他都頗有些畏懼,有些人甚至頗為憎惡,只不過當團結也不是力量的時候,大家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當然也有像鎮長那種人,能夠順應時勢地擠出一張笑臉。沈洛年回來的時候,他還在和馮鴦、狄純等人敘話,頗想多挖出點沈洛年的資料。
所以沈洛年剛落下,鎮長就湊了過來,一臉堆笑地說:“沈先生,我剛剛才知道,您在噩盡島上可是殺了無數妖怪啊,果然不愧是英雄。”
沈洛年微微一愣,見馮鴦等人正一臉無奈地對自己打眼色,不禁對這見風轉舵的家伙有點厭煩,他也不應這句,只說:“我打不過,那妖怪很強。”
這話一說,周圍一片死寂,鎮長的笑臉也垮了下來,面對這凶狠的少年,眾人已經毫無抵抗能力了,比他還強的妖怪,那不是完了嗎?
這時祭司也已經擠入人堆,一面對沈洛年行禮說:“沈先生,不知那妖怪是什麼來曆?”
沈洛年看這祭司比較順眼,點頭說:“那妖怪叫作梭狪,是狪狪的一個變種,會吐出大片飛梭攻擊敵人……速度十分快,我能力不足,打不過。”
其實誰也不知道梭狪、狪狪是什麼東西,但見沈洛年說得煞有介事,也只好姑妄聽之。眾人愣了片刻,鎮長才結巴地說:“那我們……只能在這兒等……等死嗎?”
怕死的這種心態,沈洛年倒不會看不起,想想對馮鴦說:“我想去找白宗的人過來幫忙。”
“白宗”是什麼東西?周圍眾人面面相覷間,馮鴦一喜說:“他們也很厲害啊……洛年,你知道他們的下落?”
“在馬來半島……他們幾個一直都在進步,來了的話,應該能打贏。”沈洛年說:“順利的話,幾天內就會過來,如果不順利……”
“怎會不順利。”鎮長見突然又有希望,忙說:“一定會順利的。”
沈洛年不想說出他們也正受困,免得更增加馮鴦等人的憂心,只說:“那兒也有強大的妖怪纏著他們,能不能脫身很難說,如果我幾天內沒回來,就是我也陷在那兒了,你們就自己想辦法吧。”
鎮長遲疑地說:“你……沈先生,你不會忘記我們吧?”
沈洛年瞪了鎮長說:“我若要甩掉你們,現在就可以直接甩掉了,干嘛客氣?”
這話從一個擺明自己是惡棍的人口中說出,倒也頗有說服力,鎮長不知該怎麼接口,只好苦笑說:“希望沈先生一路順利,請問您什麼時候要出發?”
“這兒的時間也很緊迫,我這就走。”沈洛年轉過身,卻見狄純正一臉認真地站在自己眼前,一面把薄被往自己手里推。
沈洛年莫名其妙地把被子接到手中,呆了片刻,這才突然明白狄純的意思,他忍不住好笑,一把將被子塞了回去說:“危險啦,你別去。”
“我要去!”狄純又把被子塞過去,繃緊小臉說。
沈洛年總不好推來推去,抓著被子皺眉說:“我只是去接人,你跟著干嘛?”
“你剛說可能回不來,我不要……我不要一個人在這。”狄純眼眶又紅了起來。
沈洛年突然想起,狄純在這兒畢竟無親無故,馮鴦等酖族人又只是初識,若自己久去不歸,萬一有人把氣出在她頭上,那可麻煩,而且自己這一去,若真沒法帶著救兵回來,她留在這兒反正也是個死而已……畢竟洞穴探路不是打架,有沒有帶她影響倒不算大。
狄純見沈洛年思索著沒說話,忍不住又說:“還有,我……我要去找瑋珊小姐引仙。”
“你怎知道……”沈洛年一頓,恍然說:“藍姊跟你說的?”
“嗯。”狄純低聲說:“藍姊說……現在世上只有她和瑋珊小姐會引仙,我們既然不能再去找藍姊,那……只能找瑋珊小姐啊,上次都是我不好……”說著說著,眼淚又開始滴了。
“愛哭鬼。”沈洛年轉身蹲下說:“媽的,我一定是上輩子欠你的。”
狄純馬上破涕為笑,她跳上沈洛年的背,想了想,湊近他耳畔,紅著臉輕聲說:“慢慢還沒關系,不夠還有下輩子。”
“你還當真啊?呿!”沈洛年綁緊了狄純,對馮鴦等人揮了揮手,操控著任勞任怨、毫無反應的凱布利,向著西北方飛去。
◇◇◇◇
飛往馬來半島,距離比噩盡島稍近,路上大小島嶼眾多,不怕缺水,偶爾經過不錯的風景地,沈洛年還稍停了片刻,也讓這兩日一直趴在自己背上的狄純,略作休息。
之前往東飛,基本上時間會變晚,但此時往西飛,可就變早了,所以沈洛年雖是近午時分離開,又飛了四、五個小時,但馬來半島這兒,依然是中午時分,卻非烈日當空……原來馬來半島東岸正下著傾盆大雨。沈洛年不知此時這兒正值雨季,眼看前方烏云密布,雨水嘩啦啦地往下灑,一時頗有點進退維谷。
“不過去了嗎?”狄純低聲問:“雨會下多久啊?”
“不知道。”沈洛年自己倒不怕淋雨,但身後那嬌弱少女萬一感冒可麻煩。
“可以把凱布利變成中空的,躲進去嗎?”狄純又問。
“不行。”沈洛年說:“里面現在有妖炁,你受不了。”
“那上次裝水的時候呢?”狄純訝異地問。
“那時只有表面有一絲妖炁,但這樣飛很慢。”沈洛年過去沒讓凱布利多吸收道息的時候,凱布利一向自動讓妖炁分布在表面上。
“喔……”狄純想了想又說:“其實我一直想問。”
“怎麼?”沈洛年說。
“你踩在這弧面上,久了腳不會不舒服嗎?”狄純問。
“其實還好,主要是妖炁固定著……”沈洛年想想皺眉說:“你太閑了嗎?注意這種事情……它背就是圓的,不然怎麼辦?”
“不能像裝水時一樣翻過來嗎?”狄純有點怕沈洛年生氣,小聲地說:“那時……你帶我坐上面比較舒服。”
“唔……”沈洛年一愣,往上輕躍,腳下的凱布利順勢一翻,這下踩在腹面平整處,果然比較舒適。沈洛年抓抓頭說:“確實比較好,多謝了。”
“嘻。”狄純挺高興能幫上忙,輕笑了一聲。
“嗯……”沈洛年突然蹲下身,抓著凱布利那縮在腹面的黑色影狀節足念:“這能不能動啊?”
“怎麼了?”狄純正問,卻見凱布利的六只節足,突然同時彈了一下,往外揮了揮。
“隔了一層,好難控制。”沈洛年似乎正花著心思調整那六足,只見凱布利的六足一面亂揮一面甩動,不時往兩人站立的位置靠近。
狄純看得花容失色,忍不住驚呼說:“洛……洛年,快打到你腳了……”
“嗯。”沈洛年往頭端那兒走近,讓開那六足,他正開啟著時間能力調整,搞了好半天,才把凱布利的六足末端聚集在一起,仿佛一個六角矮籠般地交錯著。
“這樣應該可以吧?”沈洛年望著凱布利說。
狄純試探地問:“做什麼呀?”
“試試看。”沈洛年腳下的凱布利突然脹大一倍,變成三公尺余,跟著又是一翻回正,繞到上方,沈洛年則飄入那六足勾起的籠子里說:“這樣就可以躲雨。”
“咦?”狄純看著兩人坐在凱布利的腳架上,不禁覺得有點新奇。
“變大了風阻也變大,妖炁不能太少……”沈洛年自語說:“要擋雨還得稍微前傾一點。”而隨著沈洛年的言語,凱布利體內的妖炁充溢,微微低頭,往雨中飛了進去。
但沈洛年完全搞錯這種速度下的空氣流動效果,別說三公尺了,就算最大的五公尺也擋不了雨,兩人一妖剛穿入雨中,滿面的水滴從前方打了進來,沈洛年馬上半身濕透,滿面是水,躲在身後的狄純倒是還好,只有手腳沾濕,另外就是被單濕了半片。
“不行。”沈洛年只好讓凱布利慢下,這一慢,雖能有效避雨,卻不知要飛多久了。
這可有點傷腦筋了,要不要先沖去目的地,再想辦法把狄純弄干?沈洛年正思考,突然感覺不對,他目光往東北方轉,卻見雨中遠遠似有兩個小點正往這兒快速沖來,竟是兩個妖炁內斂、感覺頗強大的妖怪,而那妖炁似乎挺熟悉的……不過在雨中實在看不清楚,沈洛年忍不住往那個方向飛,想早點確認自己的猜測。
◇◇◇◇
過沒多久,那兩股妖炁已經一前一後沖近,一個小小的身軀沖入那六角籠,哇地一聲撲到沈洛年懷中,大聲嚷:“洛年!洛年!洛年!”
另一個小身軀只飄入凱布利之下,便停了下來,一面有點疑惑地上下看看才說:“居然真的是你……這黑黑的是什麼妖怪?”
這兩個看似八、九歲,種族不同的漂亮女娃兒,正是許久不見的小窮奇山芷與小畢方羽霽,她們穿的衣服略嫌破舊,但還算整齊,也許最近比較少打架了,而在妖炁的保護下,她倆全身倒是保持著干燥,並沒讓雨水淋濕。
“小芷、小霽!”果然是這兩個小鬼,沈洛年大喜說:“你們怎會在這兒?”
“收掉、收掉!”小芷指著凱布利嚷:“妖炁太多!”
難道附近有強大妖怪?凱布利妖炁完全沒法收斂,倒沒想到這樣太招搖了。沈洛年一驚,將凱布利化為薄片擋雨,多余的妖炁則順著自己手臂吸入。
山芷露出笑容,正要往沈洛年頭上爬,突然目光和沈洛年身後的狄純對上,雙方都是一驚,山芷哇哇怒叫:“誰?洛年我的!”
狄純沒想到這漂亮小女孩這麼凶,詫異地小聲說:“洛……洛年……?”
“這是我朋友。”沈洛年好笑地說:“她不會飛啦,我只好背著她。”
“下去、下去,躲起來。”山芷拉著沈洛年往下飄,帶著他鑽到了一片山林之中。
四人找了個山坳處避雨,沈洛年解下了狄純,給兩方做了很簡單的介紹。
山芷和羽霽對狄純才沒興趣,山芷見狄純離開沈洛年背後,撲上沈洛年肩上的老位置,開心地抱著沈洛年腦袋,笑嘻嘻地拍著,羽霽則還是老樣子,不大高興地站在一旁。
“別拍了啊。”沈洛年苦笑說:“剛說要躲誰?這附近有敵人嗎?你們媽媽呢?”
“笨小芷就在躲媽媽。”羽霽沒好氣地說:“不關我的事情喔。”
“那你回去找姨姨!”山芷用那嬌嫩軟綿的聲音,凶巴巴地說。
“我不要自己回去。”羽霽噘起嘴說。
“媽媽、奶奶會罵我。”山芷對沈洛年說:“我們收妖炁,她們就找不到。”
“奶奶?”沈洛年一怔說:“你們奶奶也來了?”
“晚上地震前剛來的。”羽霽瞪著沈洛年說:“你干嘛跑來我們家附近?還把妖炁亂七八糟地散出來!”
“呃……你們住這邊?”沈洛年問。
“對!北邊——”山芷笑咪咪地說。
沈洛年一番追問之後,這才知道,當初和懷真分開後,窮奇和畢方兩族定居在北面數百公里外的一處山區中,今日道息濃度提升,她們長輩才抵達不久,旋即天下大震、陸塊移動,山馨、羽麗居住的山谷也毀了,當下四散尋找適當地點搬遷,這兩個小鬼被指派了往南飛。飛著飛著,山芷突然感覺到沈洛年過去曾冒出的妖炁氣味,當下馬上往這兒沖,羽霽無可奈何,只好追了過來。
兩方一會面,山芷第一件事就是要沈洛年把凱布利的妖炁散去,否則她母親若是感應到了,說不定也會尋來,這樣可會被抓回去,還得和沈洛年分開。
沈洛年到這時才弄清楚,收斂凱布利妖炁原來是為了怕被抓走,沈洛年一怔說:“你們媽媽……還有奶奶會擔心的。”
山芷抱著沈洛年脖子搖頭:“我要洛年。”
“這……”沈洛年苦笑看著羽霽說:“你不怕挨罵嗎?”
“我想和小芷一起啊,都是你啦!害我得一起躲。”羽霽生氣地頓足說。
沈洛年一轉念說:“至少用輕疾報個平安?”
“不要。”山芷搖頭說:“媽咪會罵。”
“我才不要一個人挨罵。”羽霽也嘟嘴說。
沈洛年本就沒耐性哄小孩,見兩人堅持不要,也就罷了,但看羽霽在旁一臉不愉快,沈洛年想想說:“小芷,別老抱著我腦袋。”
山芷探頭說:“懷真姊姊不在,洛年我的。”
“就算是你的,也不用一直抱吧?”沈洛年苦笑說:“也要陪小霽。”
山芷思考了片刻,這才跳下來,和羽霽牽起手,一面帶著敵意看著狄純,警告說:“洛年我的!”
而羽霽這時表情才稍微和緩,拉著山芷的手低聲叨念著,也不知正抱怨什麼。
狄純還不知道兩人其實是妖怪,她自然不會和一個小女孩一般見識,只苦笑看著沈洛年說:“這是……怎麼回事?”
“這……她喜歡我的氣味。”沈洛年想起真正理由就不很甘願,搖了搖頭說:“我和她們也一個多月沒見了。”
沈洛年有什麼氣味?狄純忍不住嗅了嗅,雖不討厭,卻也不覺得多好聞。
沈洛年目光轉過,望著兩小說:“我剛一直想問,你們背上背著什麼?”
“武器!奶奶給我的。”山芷從背後取下了一支手臂長的小棍子,前端有著五根梳狀銳利小刺刀,仿佛釘耙一般。
“會不會太小啊?”沈洛年詫異地說。
“這是精體,灌炁會變大!”山芷正想表演,羽霽皺眉一扯說:“笨小芷,一聚炁,姨姨就發現啦。”
“呀?”山芷連忙縮手說:“太近,不能灌。”
被發現不是正好抓山芷回去嗎?沈洛年看著羽霽暗暗好笑,看樣子她其實也挺想溜出來玩,只是不肯承認,不然若只靠小草包山芷一個人,恐怕不到半天就被逮了。沈洛年也不揭破,只說:“小霽也有武器嗎?一樣要妖炁才會變大?”羽霽背後有兩根柱狀物,交叉背著,看來也不很大,所以沈洛年這麼問。
羽霽卻白了沈洛年一眼說:“我的不給你看。”
“好吧。”沈洛年對兩人說:“我還有點事情,你們……真想跟著我的話,要不要先去哪兒等等?”
“一起去。”山芷說。
“可能有危險。”沈洛年搖頭。
“幫你!”山芷揮著小釘耙說。
“不是打架。”沈洛年說:“我幾個朋友地震後陷在山洞里面,我要去救人。”
“幫你!”山芷背回釘耙又說。
“這……”沈洛年一轉念,只要不是太深入地下,一般小山恐怕也壓不住這兩只妖怪,帶她們去說不定真可以幫忙,沈洛年不再多說,對狄純招手說:“我背你。”
“吼!”山芷見狀,先一步撲上沈洛年後背,生氣地說:“我的!”一面對狄純齜牙咧嘴地瞪眼,嚇得狄純不敢接近。
“小芷。”沈洛年微皺眉頭說:“小純只是普通人,不背著跟不上我們的。”
“這邊我的!我的啦!”山芷一面拍著沈洛年肩膀一面嚷。
沈洛年拿她沒辦法,只好利誘,當下開口說:“你到前面來,讓我抱著,這樣比較舒服吧?”
山芷卻搖頭說:“前面,懷真姊姊的!”
“呃……”沈洛年揮手說:“懷真閉關去了,暫時借你。”
山芷遲疑了一下,最後才似乎同意了,爬到沈洛年胸前說:“現在這邊我的?”
“好啦,都你的啦。”沈洛年抱著她哄了哄,才說:“先下去,沒事才抱你。”
山芷這才跳了下去,和羽霽牽手等著。沈洛年終于可以順利背起狄純,眼看外面雨還下個不停,沈洛年和兩小一商量,當下喚出約莫比汽車稍大,不灌入妖炁的空心凱布利,他和狄純縮在里面躲雨,只讓外層那一點妖炁托起,由山芷和羽霽兩人平貼在蟲腹下,各推著一只腳往前飛,讓這一個黑色大蟲殼,就這麼在雨中往前高速飛行。
◇◇◇◇
按照輕疾的指引,沈洛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山洞的入口,四人折了好幾段樹枝當火把,點燃了往內走去。
沈洛年還沒進入洞口,就感覺到葉瑋珊等人的炁息,問題是就算感覺到,可也不知該怎麼走過去,只能靠著輕疾引路。
隨著越走越深,里面洞道也越來越是複雜,不時需要竄高爬低,有些地方寬敞得仿佛球場,有些地方卻得矮身攀爬,若不是輕疾指路,當真找不到方向。
這兒似乎是古老的地下河道,經數千萬年不斷侵蝕沖刷而成,變化多端,曲折難測,偶爾還會看到不知來由的水流淙淙流過。沈洛年一面走一面暗暗駭異,就算葉瑋珊當真聚集了炁息詢問輕疾,短短十分鍾,恐怕連十分之一的路途都沒辦法弄清楚。
而四人一面走,地面還不停地搖,有時走到一半,沈洛年還會突然決定往回走,卻是輕疾告知前面的路又崩了,只好換方向。
狄純和山芷雖然原因頗有不同,但都是只要能跟著沈洛年,就沒有其他意見,只有羽霽一面走一面抱怨,看到沈洛年突然說要轉頭,更是念個不停。沈洛年也不好解釋,只好隨便打馬虎眼混過去,反正羽霽也不大想和沈洛年說話,見他說不出所以然來,也懶得追究。
但走著走著,沈洛年自己也越來越覺得不對,忍不住低聲說:“有這麼遠嗎?”
“原來的路不通,繞路就遠了。”輕疾說。
這也有道理,沈洛年突然想起梭狪的事情,忍不住又說:“你不會把我們帶到什麼危險的地方去吧?”
“我指引你到達目標的路線。”輕疾說:“若某些情況牽涉非法事項,導致途中有什麼遭遇,與我無關。”
媽的,果然不大保險,沈洛年提高了注意力,感應著周圍的狀況,一面不斷往前邁步。
走著走著,走最前面的沈洛年突然感覺不對,揮手說:“等等。”
“什麼?”山芷湊近往前聞,羽霽早憋久了,也忍不住湊過來東張西望。
“好像有感覺到什麼……”沈洛年說。
“有不認識的味道。”山芷也說。
看著前方略嫌狹窄的洞道,沈洛年不禁有點遲疑,此時輕疾突然說:“左邊。”
“什麼左邊?”沈洛年詫異地說,這兒又沒有岔路,如何轉左?
“左方石後。”輕疾又說。
沈洛年一怔,繞過左手一顆人高巨石,往後看,依然什麼都沒看到,正想說話,輕疾又說:“推洞壁。”
沈洛年一呆,伸手輕推山壁,卻見洞壁緩緩往內陷入,跟著自動向旁邊滑開。
“這啥?”沈洛年大吃一驚,這深邃繁複的洞穴之中,怎麼會有人造機關?
“咦?”“啊?”“呀?”狄純、山芷、羽霽看到通道,也一起叫了出來。
“路!”山芷嚷。
“怎麼……怎麼知道的?”狄純低聲問。
“你為什麼認得這里的路?”這是羽霽。
沈洛年在這一片亂中,正皺眉聽輕疾說:“毛族,又稱毛民,是一種妖炁不多的溫馴矮小類人妖族,一向居住地底洞穴,這兒是他們的居所。”
“我感覺到的雖不明顯……但不像很弱。”沈洛年低聲自語說:“危險嗎?怎不早說?”
“不一定。”輕疾說:“現階段來說,通過毛族的地道,是到達你指定目標的最可行路徑,還是你想換更遠的路?”
換另外一條路,說不定又遇到崩塌,那可就沒完沒了了,還是往這兒走。沈洛年回頭說:“這是……毛族的地方,小心點。”一面往那洞道走入。
“什麼族?”羽霽皺眉問。
“毛……算了,我也搞不清楚。”沈洛年搖頭說。
這兒的洞道雖然一樣高低不平,但很明顯曾經人修整,較大的坡度往往削成階梯,地面也比外面少了凹凸,走起來舒服很多,只不過這洞道實在矮了些,山芷、羽霽還沒什麼影響,沈洛年卻不得不弓著身子走。
四人走著走著,突然沈洛年腳下一輕,四人腳下地面往下急翻,同時前後地面往上翻起,仿佛兩片大翻板,正對著四人擠來。
還好唯一一個不會飛的狄純背在沈洛年背上,三人同時浮起,羽霽和山芷吃驚的同時,妖炁一迸,分別把兩片擠來的翻板炸飛,羽霽叫了聲:“有埋伏!”
“吼!”山芷大叫一聲,妖炁往外勃發,就要找人算帳。
“別沖動。”沈洛年說:“不怕被抓回家嗎?”
山芷一驚,連忙又把妖炁收了回去。
“這似乎是自動的。”沈洛年說:“對方未必有惡意。”
不過也不知為什麼,一直沒有人出面攔阻或喝問,沈洛年順著輕疾指引,又繞過了兩個路口,四人踏出通道,眼前突然大亮,一股熱氣逼來。只見正前方,一個仿佛岩漿一般,約有十公尺寬的圓形火池,中間漂浮著一團不知來由的古怪人高火焰,正不斷放出高溫。一時之間,眾人的目光都被這怪異的現象吸引過去。
到近處一看,四人才感覺到一股龐然而強大的妖炁正收斂在這火焰之中,莫非又是這次道息漫起之後才來的妖物?而沈洛年剛剛感應到強大又難以感知的炁息,正是這股妖炁。
那股妖炁的強度,連山芷和羽霽都為之心驚,兩人忍不住退了一步,都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剛剛輕疾不是說這兒的妖族妖炁不強嗎?媽的,果然是騙人,這東西哪兒像毛了?沈洛年正冒冷汗,突然周圍傳來好幾聲咕啾咕啾的怪響,沈洛年耳中跟著傳出輕疾的翻譯:“不准動!”
沈洛年等人一驚低頭,卻見七、八個不到膝蓋高的毛茸茸生物,正對著四人大喊。
那些毛茸茸的生物,矮矮圓圓,渾身長滿了拖到地面的長毛,只露出兩顆黑黝黝、圓滾滾的眼睛,雖然看不出他們毛下身體的模樣,但從那堆毛中,卻探出了兩只圓圓胖胖滿是細毛的手臂,正拿著一個玩具般的小棍狀物比著四人。看來這些正是毛族人,他們的微弱妖炁,在那火焰狀妖精強大妖炁的掩蓋下,很難分辨。
“這……好可愛啊。”狄純忍不住輕呼出聲。
“長長的毛毛!”連一直沒什麼表情的羽霽,也睜大了眼睛,有點興奮。
“好多毛毛,摸摸。”山芷已經忍不住伸手。
“別動!”其中一個毛族人咕嚕嚕地大罵,手中棍狀物突然對地面射出一道光束,只聽呼地一下輕響,地面霎時被熔出了一個人頭大的窟窿,眾人不禁都吃了一驚,那是什麼?是武器嗎?

上篇:第二章 誰想先死?上啊!     下篇:第四章 我會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