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六章 真是我嗎?  
   
第六章 真是我嗎?

眾人怔忡了半晌,這才彼此互望著,喘出一口大氣,雖然剛剛並沒動手,卻仿佛經曆了一場大戰一般,讓人有種脫力的感覺,一時之間,誰也不知該說什麼。
這時那些毛族人,卻靜悄悄地一個個飄了出來,他們四面打量,見終于恢複平靜,彼此商量片刻之後,似乎討論妥當了,魚貫飄到沈洛年身旁圍著。
沈洛年心情還有點激蕩,他深吸一口氣,蹲下說:“有事?”
有個駕駛著一台浮空無殼小怪手般古怪器具的毛族人,越眾飄向沈洛年,輕喊說:“人類先生。”
沈洛年苦笑說:“別老叫人類先生,我叫洛年。”
“洛……洛年先生。”毛族人又向四面看了看,這才說:“我們准備離開了,多謝你指引我們方向。”
“這就要去了?”沈洛年微微一怔說:“這麼長路程,太危險吧?海上還有海嘯呢……要不要跟我們去澳洲?等陸塊合攏起來之後,再和我們一起上噩盡島。”
毛族人扭扭上半截腦袋,也不知道是不是搖頭,他似乎怕讓其他人聽到,低聲說:“毛族人不和其他人類、妖族相處……洛年先生是例外。”
原來如此,那就不勉強了。沈洛年點頭說:“你們一路小心。”
“洛年先生。”毛族人說:“我們有種器具,裝在腳下可以讓身體變輕一些,跑起來會更快,你需要嗎?”
變輕?自己都可以飄上天了,想送禮物也送點有用的吧?沈洛年好笑地搖頭說:“用不著。”
毛族人微微一呆,回頭與眾人商量了片刻,那毛族人又回頭說:“我們有種治傷藥,抹在傷口上,可以有效造成保護層,隔絕細菌,加速傷口愈合,洛年先生需要嗎?”
對別人可能很有用吧……沈洛年搖頭說:“也不需要。”
毛族人意外地回過頭,又討論了半天,過了片刻,那人又回頭說:“有一種高頻率震動的刀刃……”
沈洛年打斷說:“你們是想送點東西給我,表示感謝是嗎?”
毛族人一怔說:“還是……您有什麼需要的?”
“那時只是幫點小忙。”沈洛年搖頭說:“我常常到處逃,送我東西容易丟,不用送了。”把姜普旗和金犀匕一起塞在吉光皮套已經挺擠了,萬一還有東西可不知道該塞哪兒去。
毛族人似乎十分為難,又開始商議起來,沈洛年這次不等他們商議完,打岔說:“真的不用了。”
毛族人這才停了商議,領頭那人對沈洛年說:“那麼……多謝了。”
“不用客氣。”沈洛年想想又說:“到海上時小心海嘯,很高。”
“多謝關心,沒問題的。”毛族人回過頭,那各種古怪的交通工具,突然一面變形一面結合在一起,還不到一分鍾的時間,出現了一個怪模怪樣的大型物體浮在空中,那造型就仿佛兒童隨意組合的積木一般,乍看沒有規律,卻又有自己的道理。
組合完畢之後,本來只浮在地面上的那團物體開始往上飄,毛族人一面對沈洛年揮手說:“洛年先生,希望還有機會再見。”
“一路小心。”沈洛年說。
那物體也看不到引擎、風扇之類的東西,不知動力來源為何,只見那物體慢慢轉往東方,就這麼平順地往外飛,由緩而疾,越來越快,過不多久翻過了山頭,也消失無蹤。
沈洛年轉過頭,卻見另外一端,狄純正坐在地上,被眾人圍著說話,她那小臉上雖然泛著點羞紅,卻不時露出盈盈淺笑,似乎頗為開心。
沈洛年稍感安心,這些人本就不難相處,狄純也是個乖小孩,兩方應該很快就能熟絡,等引仙之後,干脆也讓狄純入白宗好了?自己剛好名正言順地閃人,就怕總門把矛頭轉到白宗身上……
狄純一面和眾人說話,一面不時偷看沈洛年,當看到毛族人飛走,沈洛年往這兒走的時候,她不禁啊了一聲說:“毛族走了?”
“啊?”吳配睿轉頭失望地說:“我們還沒認識他們耶,我好想問問能不能借我抱一下。”
“他們很怕人。”沈洛年翻白眼說:“不會讓你抱的。”
“對了,澳洲那兒急不急?”葉瑋珊看看天色說:“天快黑了,如果不急就在這山洞住一晚,明天才出發,晚上順便幫小純引仙,否則去了怕沒時間。”
出發後確實可能沒時間管狄純的事情,先處理妥當也好。沈洛年點頭說:“一、兩日內應該還好,明天再走吧。”
“洛年。”黃宗儒剛看到毛族人離開的最後一幕,一臉迷惑地說:“那些是什麼機械?用電控制嗎?現在不是不能用電了嗎?不能用電怎麼能這麼精密地控制?”
“對啊。”侯添良也詫異地說:“還在空中搞合體,讓我突然懷念起看動畫的日子。”
沈洛年想都沒想過這問題,微愣搖頭說:“我不知道。”
“應該問問的。”黃宗儒扼腕說:“說不定他們掌握了什麼人類不明白的高科技,他們去哪兒了?”
“噩盡島的地下。”沈洛年說:“他們似乎也很怕妖怪,聽說有道息少的地方,就急著去了。”
“那個不重要啦!走了就算了。”瑪蓮插嘴說:“洛年,阿白是怎麼回事啊?什麼仙狐族,你早就知道嗎?我們都聽不懂。”
能夠在妖怪世界使用的高科技,居然還不如兩只妖怪的愛情重要?黃宗儒不禁苦笑,又不好多說什麼。
“什麼東西聽不懂?”沈洛年說。
“我先問!”吳配睿搶著說:“那狼妖王好像很愛阿白呢,阿白還說狼妖王是她丈夫……這是怎麼回事啊?阿白真的也是妖怪嗎?”
“還有。”瑪蓮跟著說:“為什麼阿白說狼妖王被她騙了?還說他其實不喜歡她?”
“對了,什麼是喜欲之氣?”吳配睿補充追問。
沈洛年聽到這些問題,就想到懷真,哪有心情回答?正皺著眉頭翻白眼時,狄純一面搖著小手,一面低聲說:“瑪蓮姊姊、小睿姊姊,這樣不行。”
“小純,怎麼啦?”瑪蓮轉頭問。
“一次只能問一個問題。”狄純眨眼說:“一下問一堆問題,洛年會生氣不回答的。”
“喂!純丫頭!”沈洛年不禁好笑,這丫頭窩里反啊?
“我也想聽啊。”狄純臉上帶著得意,對沈洛年吐吐舌頭笑了笑。
“對喔!”瑪蓮一拍額頭說:“太久沒和洛年相處了,都忘記洛年脾氣很差,那我們一個個來,先從阿白和狼妖王的關系開始。”
沈洛年被這一鬧,那股郁悶也淡了些,想了想說:“其實也沒什麼……仙狐族找到喜歡的對象,似乎會化成對方種族的模樣,和對方婚配,阿白曾和那狼妖王在一起一段時間,後來因為一些原因逃了出來,狼妖王就聞著氣味追,剛剛發現兩方還是彼此喜歡,最後終于在一起……大概就這樣吧。”
“那為什麼阿白好像又高興又難過的樣子?”吳配睿問。
“這是因為喜欲之氣……”沈洛年實在懶得詳細解釋,正想打馬虎眼的時候,突然想起一事,這下可有了精神,當下一正臉色說:“喜欲之氣,那是一種讓其他生物喜歡,甚至愛上她的一種天生氣息,尤其是異性,對人類也有用喔。”
“咦?”這話一說,眾人可都吃了一驚,女孩們望著四個男孩,四個男孩也彼此互相打量,大伙兒看了半天,一個個都在搖頭說:“哪有?”“沒有、沒有。”“洛年又在開玩笑吧?”
“不是開玩笑。”沈洛年搖頭說:“只不過有個例外狀況,所以才對大家無效。”
“什麼例外?”葉瑋珊一面問,一面忍不住瞄了賴一心一眼。
沈洛年咳了咳才說:“心中若有真心喜歡的對象,對這種氣就比較具有免疫力。”
“啊?”眾人一起叫了起來。
這一瞬間,葉瑋珊和賴一心兩人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張志文則干笑偷看瑪蓮,卻被瑪蓮賞了個白眼。而奇雅則是搖搖頭,輕歎了一口氣,害得侯添良也只好跟著偷偷歎氣……不過下一刹那,眾人腦海一轉,每個人的眼睛都轉向了黃宗儒,瑪蓮仿佛發現寶藏一般地大叫:“無敵大!你喜歡誰?”
“呃?”黃宗儒先是一呆,跟著那張有點圓的臉整片紅了起來,結結巴巴地說:“洛……洛年,開……那個開……玩笑……的吧。”
侯添良忍不住用力拍了黃宗儒肩膀一把,大笑說:“干!你好久沒結巴了,笑死我!”
“厚!阿猴!你又說粗話。”瑪蓮指著侯添良說。
“呃……”侯添良笑到一半,連忙掩住嘴偷看奇雅,卻見奇雅正不怎麼友善地瞥了自己一眼,侯添良不禁暗叫倒黴,但看著黃宗儒又不禁想笑,這兩股情緒交錯在一起,可真難受。
卻說黃宗儒這端,正被瑪蓮、張志文聯手逼問,瑪蓮還比較客氣,只問是誰,張志文卻老實不客氣地喊:“是小睿吧?是小睿吧?別掙紮了啦!就承認了吧!”
“不……不是啦……”黃宗儒尷尬地看了吳配睿一眼,卻見吳配睿正睜著圓圓的眼睛看著自己,又是那個看不出喜怒的表情。
眾人目光不禁也轉到了吳配睿身上,一面都安靜了下來。吳配睿眼睛轉了轉,微微噘起嘴說:“無敵大說過當我是妹妹,搞錯了吧。”
“當成妹妹?這種話能信嗎?嘿嘿……哎呀?難不成喜歡的是阿姊?”瑪蓮湊近,笑嘻嘻地說:“要是喜歡阿姊要說啊!阿姊看你也不錯,又聰明、又老實,還和阿姊一樣是煉鱗,不像某個害蟲那麼討厭,咱們湊合湊合吧?”
“啥?”張志文忙叫:“無敵大你給我說清楚,不然兄弟沒得做了!”
“臭蚊子你凶屁啊!”瑪蓮笑罵說:“無敵大別怕他!”
“不……不是阿姊啦,我哪敢啊。”黃宗儒好不容易苦著臉擠出這句話。
“不然是奇雅嗎?”瑪蓮攬著奇雅的肩膀,瞄著侯添良,慢條斯理地說:“可是奇雅比較喜歡洛年喔。”
在奇雅的啐聲中,黃宗儒漲紅臉說:“不是啦。”
瑪蓮笑嘻嘻地說:“難不成是咱們宗長大人?”
葉瑋珊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搖頭說:“怎麼可能?”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張志文大聲說:“無敵大,你其實喜歡阿猴對吧?”
“干!”“靠!”侯添良、瑪蓮一起罵了出來。
“反應真不好。”張志文一臉認真地說:“你們這樣是歧視喔!還有阿猴又說粗話。”
“忍不住了啦!”侯添良瞪眼說:“你胡說什麼?”
“哎呀,我看宗儒被逼得好可憐嘛。”張志文笑著攤手說:“何必一定要人家招呢?”
“這話說得對。”奇雅緩緩說:“別起哄了。”
奇雅一開口,正想開口的瑪蓮和侯添良一起閉嘴,場面霎時安靜下來。
吳配睿看著眾人的神色,又望望黃宗儒,歪著頭,有點好奇地說:“真是我嗎?”
“呃……嗯……”黃宗儒尷尬地愣了片刻,才胡亂應了一聲。
“為什麼不早說?”吳配睿皺起眉頭,想了片刻才說:“我們去里面談一下。”她說完轉身,往山洞內走了進去。
黃宗儒呆了呆,看看眾人,只好跟了進去。
“靠!小睿突然間變得好成熟。”瑪蓮瞪大眼睛低聲說。
“對啊,還是要面對自己感情比較好。”張志文跟著湊近說。
“你這話什麼意思?”瑪蓮一巴掌揮了過去,逼得張志文干笑著閃開。
狄純和這些人雖不算熟稔,但在旁聽著這些對話,也忍不住笑個不停,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卻見沈洛年神色有些凝重地看著山洞,她輕喊了一聲說:“洛年?”
“嗯?”沈洛年回過頭。
“想什麼?”狄純問。
沈洛年望望山洞,回過頭說:“也許我想太多了,沒什麼。”
狄純也不在意,她帶著笑容說:“我跟你說,剛剛我們還是決定千羽引仙了。”
“真的嗎?”沈洛年微微一怔,不是要脫衣服嗎?
狄純看著沈洛年的目光,微紅著臉,比著腋下的衣服縫線說:“這兩邊各做半截活扣,就沒問題了,不……不用穿肚兜。”
沈洛年一怔,想象著衣服的模樣,點頭說:“背心型的?”
“嗯。”狄純點點頭,囁嚅說:“背心雖然也不是很好,但……總比那個好些。”
“袖子也可以做成活扣,變形前扯下就好了。”瑪蓮說到這兒,目光轉向山洞說:“怎麼辦,我好想去偷聽,無敵大會不會被小睿欺負?”
“別胡鬧。”奇雅瞪了她一眼。
瑪蓮正笑著,張志文卻在一旁念:“阿姊你想出新辦法,居然一直都不告訴我,讓我每次都脫衣服。”
“你愛脫讓你脫啊,干嘛跟你說?”瑪蓮哼哼說。
張志文卻突然嘿嘿一笑說:“其實阿姊會去想衣服的設計,是為我著想對吧?”
“臭美。”瑪蓮白了張志文一眼:“那我為什麼不早跟你說?”
“大概是想看我裸體吧?”張志文笑說。
“去你的!”瑪蓮忍不住笑了出來,推了張志文一把說:“瘦皮猴一個有什麼好看?還不去幫小純抓鳥!”
“遵命!”張志文才要轉身,又回頭說:“可是宗長說不准一個人亂跑,阿姊陪我去?”
“你……你真的很煩耶,我自己去!”瑪蓮頓了頓足,扭頭往森林中掠,張志文對眾人嘻嘻一笑,跟著彈身追了過去。
沈洛年有點意外,望著葉瑋珊與賴一心說:“抓什麼鳥?”
葉瑋珊解釋說:“引仙之法,是以妖質浸入動物部分軀體,使其妖化,再以妖質為介質,融入人體中。”
“什麼?”狄純一驚說:“小鳥不就死了嗎?那我不要引仙了。”
“不是這樣的。”葉瑋珊微笑說:“只要血、毛各一點點即可,不會傷了鳥獸的生命。”
沈洛年倒也是第一次聽到細節,感覺上這和煉蠱之術似乎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他沉吟說:“要那些東西做什麼?”
“懷真姊沒解釋。”葉瑋珊和賴一心對望一眼,這才接著說:“我們是推測,可能與遺傳因子有關……不過細節就不明白了。”
“那不同的鳥有差嗎?”狄純又問:“他們會抓哪種鳥?”
“一般飛禽都一樣。”葉瑋珊說:“也許取更多地方妖化,會變化更大,但我們不敢亂試,怕把人類的本性也蓋掉。”
這部分就和煉蠱不大一樣,凱布利活脫脫就是一只云南糞金龜,和別地區的完全不同。
“引仙之後大概要一個星期才能逐漸習慣吧?”賴一心轉頭望著侯添良說:“有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要注意?”
“問我嗎?”侯添良一愣,很少人主動找他解釋事情。
“不然問誰?”奇雅白了他一眼。
“呃?”侯添良四面看看,這才發現圍著談話的六人中,居然只有自己一個人引仙過,他連忙點頭說:“是……差不多一個星期,比變體適應的時間快很多……那個……頭兩天身上會有點癢,有點疲倦,過去就好了。”
“你們幾個都沒引仙?”沈洛年看著賴一心、葉瑋珊與奇雅,有點意外地說:“難怪都沒有妖炁的味道。”
“我們是發散型的,引仙了怕不適合。”葉瑋珊解釋說:“一心是想試試不引的狀況。”
“還不錯。”賴一心笑說:“本來吸妖質的速度變慢了,這次道息大漲,又可以吸一些。”
“這樣下去會怎樣?”沈洛年問。
“可能最後會以純人類的狀況妖化……或者說仙化吧。”賴一心沉吟說:“和引仙融入異種妖體的模式不大一樣。”
眾人正聊間,天上突然又開始灑下黃豆般的雨點,這兒的雨一來可是毫不客氣,眾人驚呼 一聲,顧不得說話,紛紛往洞內跳下,但這一跑,正坐在洞內低聲談話的黃宗儒、吳配睿兩人吃了一驚,同時站了起來。
跑入洞中的六人也愣了愣,眾人彼此望了望,賴一心干笑說:“對不起,下雨了,你們要不要進去里面一點談?”
“沒關系。”黃宗儒不大好意思地說:“我們……已經談完了。”
“嗯,談完了。”吳配睿點了點頭。
六人面面相覷,每個人都想知道結果,卻誰也不知該如何開口,這種事情,平常若不是瑪蓮,就是吳配睿最有興趣,要不然張志文偶爾也會嘻嘻哈哈地打探消息,但這時瑪蓮和張志文不在,吳配睿自己是當事人,可缺了詢問的人才。
吳配睿看著眾人的神色,噘起嘴說:“不用問了,我自己說。”
葉瑋珊有點小興奮地接口說:“你們怎樣?”
“試試看啰。”吳配睿表情平靜,看來不喜不怒也不覺害羞,她望了黃宗儒一眼,回頭對眾人接著說:“我也不討厭無敵大,他如果是真心的喜歡我……很好啊。”
“等——等——我——”瑪蓮冒著雨,身上泛出鱗片,鼓起炁息,連續使用爆閃心訣破空沖了進來,一面大叫:“我就知道下雨大家都會進來!我錯過了什麼?重說!重說!”
她身後張志文正苦笑飄入,兩人都是渾身濕透,張志文左手還抓握著一只雀鳥,那雀鳥小小的喙帶了點灰,頭頂到背部一片黑紫,翅與下腹是柔和的黑白交錯,雖不算亮麗,仍十分漂亮醒目。
吳配睿見瑪蓮這麼聲勢浩大地沖進來,終于有三分害臊,咬著唇說:“我才不要重說!”
“啊?”瑪蓮回頭一把抓住侯添良說:“阿猴,剛剛小睿說了什麼?”
“她說……”侯添良愣了愣說:“她……也喜歡無敵大,以後就在一起了。”
吳配睿可忍不住了,紅著臉頓足大叫:“阿猴哥!我才不是這麼說的!”
“啊,我就不大會傳話……”侯添良尷尬地說:“你還是重說吧?”
葉瑋珊頗不願這樣岔了開來,她還想聽後面呢,忍不住開口補充:“小睿說她不討厭宗儒,既然宗儒真心喜歡她,也很好,可以試試。”
這樣說起來還差不多,吳配睿這才消了氣。
“然後呢?”瑪蓮不負眾望,馬上追問。
“沒什麼然後啊。”吳配睿扭開頭說:“然後就下雨了。”
瑪蓮望著黃宗儒說:“無敵大,你也說句話啊!”
黃宗儒反而顯得頗不自在,苦笑說:“小睿都說完了啊。”
“嘖!”瑪蓮目光一轉又說:“小睿,你怎麼知道無敵大是真心的?男人很多都是大騙子。”
吳配睿停了幾秒,望了沈洛年一眼說:“洛年說真心才有效果,我相信洛年。”
“對!”張志文連忙拍手說:“有真心喜歡的對象,才能抵禦那什麼氣的誘惑!”
侯添良呆了兩秒才想通,連忙跟著說:“沒錯!洛年說的不會錯。”
這下子瑪蓮和奇雅臉上都有點掛不住,奇雅還只是皺眉不吭聲,瑪蓮白了張志文一眼,走到一旁抓起衣包說:“我才沒這麼好騙!阿姊去換衣服,哪個帶把的敢過來,小心被我割掉!”一面扭身往山洞深處走去。
張志文抓抓頭,干笑說:“意思是我得在這兒換?”
侯添良幸災樂禍地說:“不然你去試試會不會被割掉啊。”
“哪這麼容易被割掉,我是不想惹火阿姊。”張志文苦笑了笑,只好讓衣褲的水繼續亂滴,一面走向葉瑋珊,伸手說:“下雨前只抓到這只鳥,可以嗎?”
“可以,謝謝。”葉瑋珊以炁勁包裹著接過,做著事前的准備,狄純見狀連忙湊過去,對張志文道謝。
“似乎是鵲鴝。”葉瑋珊取下一點羽毛和血液,收入一個比手掌略小的瓷瓶中,跟著從包裹中取出妖質,准備加入瓶內。
“鵲鴝?”狄純好奇地問。
“有點像喜鵲,很愛唱歌,又叫四喜兒。”葉瑋珊處理妥當,把鵲鴝往洞口一放,那鳥兒似乎並不怕人,眼看外面大雨傾盆,居然就這麼留在洞口附近蹦來蹦去,偶爾還歪著頭看著眾人咕嚕嚕地叫了兩聲,眾人看了好笑,也不去管它。
“瑋珊姊姊你懂得好多喔。”狄純睜大眼說:“那個……學……學校教的嗎?”
“哪個學校會教這種東西?”吳配睿早已忘了害臊,好奇地問:“小純你怎會這樣問?”
狄純輕輕搖了搖頭,低聲說:“我……我沒讀過書,對不起。”
吳配睿和葉瑋珊一愣,一下子都不知該怎麼接口。停了幾秒,吳配睿才轉了轉眼睛說:“小純,沒關系的,我讀了好多年書,現在到處打妖怪,書一點用都沒有。”
“小睿。”葉瑋珊不禁苦笑說:“也不能這麼說吧?”
“別管小純啦,什麼事情都說對不起是她的壞習慣。”沈洛年念了一句,轉身往上飄飛到那裂開的洞口處,嚇得那鵲鴝飛沖入雨中,他這才望著洞外天空大聲埋怨:“這邊怎麼老下大雨啊?”
“這兒最近是雨季。”葉瑋珊笑說:“這也好生氣?”
沈洛年瞄了瞄天空,突然回過頭說:“宗儒,有空嗎?問你點事情。”
黃宗儒一怔,也往洞口縱了過去。
“瑋珊姊姊。”這端狄純見沈洛年走遠,低聲說:“你們剛剛提到的……懷真姊,是洛年的誰啊?是……是他喜歡的人嗎?”
葉瑋珊一怔,也壓低了聲音說:“洛年沒跟你說過?”
狄純吐吐舌頭,搖頭說:“洛年很多事都懶得說,問多會挨罵。”
“這洛年,連你都舍得罵,實在是……”葉瑋珊看著狄純,突然頓了下來,若是沈洛年當真舍不得罵狄純,自己不知又會作何感想?他當初似乎喜歡自己的時候,對自己可依然毫不客氣呢……
吳配睿也在一旁,跟著睜大眼低聲說:“懷真姊的事情,其實我們知道的也不多,你聽洛年提過嗎?”
“他很少說。”狄純偷看沈洛年一眼,低聲說:“只告訴過我,他……有喜歡的人……”
“咦!真的嗎?”吳配睿一臉興奮地說:“我們來交換一下資訊好不好?”
這兒葉瑋珊、狄純、吳配睿正說著悄悄話,那端沈洛年和黃宗儒站在那斜往上方的洞道,在嘩啦啦的雨聲中,黃宗儒笑說:“很久沒和你聊了,怎麼了?”
“嗯……”沈洛年望著黃宗儒,不禁有點感慨,他可說是這群人中改變最大的吧?初識時在那教室大樓後巷道的窩囊模樣,和如今面對妖怪時舍我其誰、奮不顧身的氣概,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是什麼讓他改變的?只因為變體後獲得的力量嗎?該還有點別的東西吧?
沈洛年這麼思考了片刻,終于緩緩開口說:“你真是喜歡小睿嗎?”
黃宗儒臉上的笑容一僵,張了兩次口,卻說不出話來。
“果然不是。”沈洛年皺眉說:“我可不想害了小睿,你為什麼不說清楚?”
黃宗儒遲疑了片刻才說:“我不能說。”
沈洛年想著剛剛對話中,自己覺得有點古怪的那一刹那,他心一沉說:“你也喜歡瑋珊?什麼時候開始的?”
“不是。”黃宗儒馬上搖頭。
“騙我沒用的。”沈洛年也馬上說。
黃宗儒一呆,看著沈洛年片刻,終于還是堅定地說:“不是!”
他是打定主意永遠不說嗎?沈洛年想起自己對葉瑋珊那份曾經揚起激越,慢慢又冷卻平靜的感情,不也一樣只能埋在心底深處?沈洛年心一軟,不再逼問,只搖搖頭說:“我不管你喜歡上誰,以這種心情去面對小睿,不好吧?”
“其實小睿也不是真的喜歡我。”黃宗儒回頭看了一眼,轉頭說:“別看她這麼喜歡問東問西、想知道別人的故事,其實是個很沒夢想的女孩子……或者該說很理智。”
“什麼意思?”沈洛年皺眉問。
“也許是家庭的因素……”黃宗儒接著說:“她其實內在挺悲觀,似乎不怎麼相信愛情,所以她很難真的喜歡上誰,頂多只是不討厭而已。”
“哦?”沈洛年望了望吳配睿,她確實一直都沒透出過什麼戀愛的氣息,黃宗儒這話似乎有點道理。
“她偷偷告訴過我,當初以為你喜歡她,曾想和你試試交往……”黃宗儒頓了頓,苦笑說:“就是我和她第一次見面那天,記得嗎?”
沈洛年當然還記得那“老張排骨飯”的往事,原來那時吳配睿是打算試著和自己交往?難怪要自己請客……沈洛年點了點頭,等黃宗儒接著說。
“現在也是一樣。”黃宗儒說:“她以為我喜歡她,所以要和我試試看……和你不同的是——我覺得無妨,我也不討厭她,為什麼不試試?”
“問題是你喜歡別人啊。”沈洛年說。
黃宗儒沒回答這句話,搖了搖頭,最後才說:“如果以後……萬一我真和小睿在一起,我一定會好好對她,不會對不起她,我跟你保證。”
沈洛年也不知該怎麼處理這種問題,要怪黃宗儒似乎也不對,這件事其實還是自己多口惹出來的,沈洛年想了片刻才說:“真要這樣?”
“不然呢?我也沒有別的選擇。”黃宗儒說。
在黃宗儒只能承認“心中的人是吳配睿”的情況下,確實只能這樣了……沈洛年想想,看著黃宗儒說:“那麼這件事情,你和我永遠都不能說出去,否則小睿知道真相,會傷心的。”
“當然。”黃宗儒露出一抹有點苦澀的笑容說:“我本來就不打算說出去。”
“都是我太多嘴。”沈洛年皺眉說。
“發生了就算了。”黃宗儒反而拍拍沈洛年肩膀說:“有些錯誤也有可能變得很美麗。”
沈洛年忍不住皺眉看著黃宗儒說:“媽的!你在作詩啊?”
“呃……只是剛好想到這句話。”黃宗儒干笑了笑,突然一收笑容,喟然說:“不過小睿一直都很感激你,也最信任你……如果今天是你想追求她,她一定會答應,可惜你似乎沒興趣。”
沈洛年聽到這番話,一時也不知是什麼滋味。他回頭一望,見葉瑋珊、吳配睿、狄純三女正一面交頭接耳,一面偷看著自己,跟著連換好衣服的瑪蓮都一臉興奮地湊了過去,他暗叫不妙,當即說:“不聊了,進去吧。”
黃宗儒跟著轉身,只見吳配睿剛好也對自己望來,兩人目光一碰,彼此都有些尷尬地微微笑了笑,跟著吳配睿難得地主動轉開目光,似乎帶了一抹幾難察覺的羞澀。
這模樣也是挺讓人心動的……就從今天開始,喜歡上這個妹妹般的女孩吧……黃宗儒吸一口氣,帶著微笑往人群走去。

上篇:第五章 不是濫情、只是多情     下篇:第七章 別去湊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