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章 分身術、隱身術  
   
第四章 分身術、隱身術

第二對山魈沖入場中時,先一對山魈背後血槽又被寓鼠們切削了一次,傷口切入骨中,髒腑隱約可見。
眼看再過幾趟,山魈遮也遮不住傷口,就要倒地,但另一對山魈一欺入場中,兩對山魈的背後突然貼在一起,仿佛變成個四頭四手的巨人,那好不容易切開拉大的傷口,卻看不到了。
而這麼一來,先一對山魈的雙手終于可以自由活動,他們四條手臂四面亂抓,逮到寓鼠就直接一拗,捏斷頸骨往下扔,寓鼠雖仍不斷攻擊,但攻擊其他部位,卻怎麼切也切不進去,也不可能借著撞擊的力道把這兩對山魈的巨體分開,當下寓鼠又落下風。
沈洛年也暗暗發急,要叫寓鼠撤退嗎?但山魈已經有了經驗,下次未必能偷襲成功……如果要趁寓鼠攻擊的同時出手,應該就是這種時候了,否則下次不就又要害死一批寓鼠?
沈洛年望著兩方的動作,山魈因為四只黏在一起,不易移動,動作還不算太快,寓鼠卻是如同電閃,數量又多,就算啟動了時間能力,也只能勉強看清他們的動作,想趁隙穿入幾乎是不可能……
“人類!”翔彩驚呼地沖來喊:“沒傷口了,多切一個?”
“等等。”沈洛年腦海中靈光一閃,過去時間能力提高到這種程度,自己腦袋就快受不了了,但這三個月鍛煉精智力似乎確實頗有幫助,好像沒這麼難過……那是不是意味著還能更提高時間變慢的程度?
一念既動,心隨行之,下一刹那,沈洛年眼前的寓鼠飛行漸漸變慢,但這樣還不夠……要在這種速度下切入,還得看得更清楚才行……沈洛年集中著心力,全部心神都放在寓鼠的飛行軌跡上,終于,眼前寓鼠飛行的動作,漸漸變成慢動作一般,沈洛年的頭也跟著脹熱、發疼起來。
沈洛年心中微驚,這種狀態可支持不久,他不再考慮,心神放空,踩著凱布利、拿著金犀匕,對著那近千只寓鼠造成的包圍圈沖了過去。
翔彩大吃一驚,眼前的千只寓鼠,就等于在空中高速飛行的兩千把刀刃,寓鼠能這麼飛行轉折不彼此碰撞,除了靠高速反應、固定路線之外,還靠著千百年來的練習與默契,也不是每只寓鼠都能辦到,近萬寓鼠中,也只有這千余名有資格,一個人類這麼沖進去豈不是送死?
但寓鼠陣勢已經組成,若因為沈洛年而臨時變化,反而會造成彼此沖撞傷亡,所以也沒有人理會,只照著原來的路線飛旋,砍到也沒辦法。
就在這時,卻見沈洛年全身包著淡淡妖炁,化成數十條鬼魅般虛影,在寓鼠一排排翅刀間閃入,就這麼沖到了山魈面前。山魈們這時四顆腦袋八只眼睛都閉著,只靠妖炁感應周圍的狀態,但沈洛年妖炁遠不如寓鼠,在這千只寓鼠的包圍圈中一點也不起眼,山魈渾然不知沈洛年近在眼前,仍到處亂抓著接近的寓鼠。
沈洛年閃入的瞬間,寓鼠來不及反應,但過了這幾秒,領隊的寓鼠們都發現沈洛年已無聲無息地飄入陣中,他們駭異之余,紛紛帶隊往外繞,不敢貿然接近,下一瞬間,山魈周圍倏然一空。
發現周圍的寓鼠妖炁突然遠離,山魈一怔之間,也停下了動作,感應著周圍的妖炁,准備應變。
沈洛年自從學會使凱布利妖炁提升的法門之後,移動速度就大幅提升,他身軀輕若無物,極速限制雖仍決定于風阻,但近距離中騰挪閃避、扭轉換位,卻主要受限于自己的反應速度,既然時間能力陡然提升,他旋動速度再度變快,只見他一瞬間旋身急繞,推刀急刺,在山魈放聲大叫的同時,沈洛年已經往外急退,幾個閃動間,又飄出了寓鼠的刀翅圈。
沈洛年退出圈外,躲到樹後,馬上解除時間能力,抱著頭蹲了下來……媽的!這種用腦法好傷,可比以前都還痛。
“怎麼了?”翔彩慌張地大喊。
“眼睛。”沈洛年皺眉說。
“眼睛?”翔彩一愣。
沈洛年頭疼欲裂,指指場中,又說了一次:“眼睛!別跟我說話!”
這古怪的人類還挺凶的?翔彩正冒火,卻聽到場中許多寓鼠歡喜地叫了出來,他轉頭一看,卻見場中的寓鼠已改變了戰術,一串串對著四只山魈的眼睛沖去,卻是沈洛年剛剛一個急繞連刺,把每只山魈的左目都刺了一個大洞……那三層眼瞼下當然沒肌肉,不用擔心金犀匕被夾,對方既然閉著眼睛發愣,不戳那兒戳哪兒?
翔彩高興得吱吱亂叫,也不再打擾沈洛年,跟著飛去排隊打落水狗。而山魈一下子被開了四個洞,只能用手遮著逃命,但他們身上背著千多條寓鼠性命,寓鼠哪會放過他們?當下一路圍攻,兩方一打一逃,轉眼消失了蹤影。
沈洛年一個人靠在樹下休息了片刻,差點昏睡過去,半睡半醒間,他突然想起葉瑋珊等人,自己若在這兒睡著,他們恐怕會擔心地找了進來……沈洛年打起精神,也不等翔彩回返,就這麼半閉著眼睛,往海邊飄出去。
◇◇◇◇
沈洛年從林中一鑽出來,眾人大喜之余連忙圍了上去,每個人都爭著說話,但沈洛年頭還在痛,根本沒精神應付,也搞不清楚大伙兒吵些什麼,他只扶著腦袋說:“我頭痛,要睡覺。”
白宗眾人倒不意外,沈洛年也不是第一次頭痛,只不過很久沒見他喊了……看來剛剛沈洛年確實有出手,卻不知道有沒有順利傷了山魈?
不過這時不是問的時候,松了一口氣的葉瑋珊,扶著沈洛年說:“沒事就好,先休息吧。”
“小純。”沈洛年放大了凱布利,一面說:“氣球。”
“好。”狄純卻沒看過沈洛年頭痛,有點擔心地拿出細繩,一面問:“還好嗎?”
“睡睡就好。”沈洛年綁妥了凱布利的腳,旋即鑽入其中橫躺,就這麼讓狄純牽引著,呼呼大睡。
◇◇◇◇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洛年在睡夢中醒來。
這次似乎睡得特別飽?在凱布利的一片漆黑中,沈洛年伸了伸懶腰,從懷中取出一物,貼在左上方的凱布利內側表面。下一瞬間,這片黑影中漸放光明,仿佛點了一盞緩緩亮起的白熾燈泡。
那個貼上凱布利表面的物體,就是當初獵得的小飛梭,沈洛年取了一個帶在身上,只要靠著凱布利的妖炁,就能很方便地取得光亮,雖然凱布利本身吸光能力太強,光線無法靠著周圍壁面反射,但至少一般視物沒有問題。
沈洛年坐起身來,逐漸清醒的同時,卻不禁有些奇怪,一般來說,狄純帶著自己移動,通常都會因為移動和風吹,微微地搖晃著,偶爾還會聽到她和吳配睿、瑪蓮等人的對話聲,怎麼這時凱布利卻似乎動也不動,除了南側傳來的海浪聲外,幾乎沒聽到什麼其他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沈洛年心念一動,頭往下探,想鑽出凱布利張望,沒想到剛往外一探,卻砰地撞上一片沙土,沈洛年一愣,收起飛梭,身子往上飄,這才順利地鑽出了凱布利。
仔細一看,原來凱布利正被兩塊大石壓在海邊,白宗眾人隔著幾十公尺遠,正圍坐著閑聊。
這兒是哪兒?沈洛年四面張望,似乎已經離開原來地方有一段距離……怪了,天也沒黑,他們怎麼不走了?
沈洛年正東張西望,白宗眾人也發現沈洛年醒來,紛紛笑著招手,狄純更迅速地起身奔了過來,高興地叫:“洛年,你沒事了?頭不痛了?”
“沒事了。”沈洛年收起被石頭壓著的凱布利,一面說:“怎麼沒走了?”
“宗長說一直搖應該不好睡。”狄純微笑說:“我們就先跑了二十公里遠,然後固定著等你睡醒。”
二十公里?沈洛年說:“我睡了多久?大隊還沒追上來?”
“三小時左右。”狄純搖頭笑說:“大隊至少還要一個小時吧。”
“喔……”沈洛年想想突然說:“對了,那個植物呢?剛剛我還沒說完。”
提到那東西,狄純就有點不好意思,她臉龐微紅地說:“我們找了個盆子種了起來,先放在大隊那兒……”
“你不是說用光了嗎?”沈洛年問:“要不要我先做一些?”
“還……還有十幾天啦。”狄純紅著臉說:“我只是突然想到,就先問小睿姊而已。”
“喔,那就好。”沈洛年尷尬地干笑兩聲,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狄純搖搖頭,拉了拉沈洛年袖子說:“這不急,有客人等你,我們過去吧?”
“客人?”沈洛年往那兒望,除了白宗眾人之外,卻誰也沒看見,詫異地說:“誰?沒人啊。”
“那個可愛的寓鼠啊,翔彩。”狄純微笑說:“他等你兩個多小時了呢。”
“啊?”大概被人擋住了,沈洛年點頭說:“過去看看。”
走近一看,果然寓鼠翔彩正在人堆中,和葉瑋珊等人借著輕疾說話,看沈洛年接近,他站直身子,前足合起,做出仿佛拱手的動作,行禮說:“洛年先生。”
怎麼突然客氣起來?大概因為有幫上忙吧?沈洛年走近說:“聽說你來很久了?抱歉,我剛頭痛休息。”
“無妨,我是前來致謝的。”翔彩說:“山魈均已鏟除,洛年先生的大恩,寓鼠全族同感,不知該如何答謝?”
沈洛年搖頭說:“不用謝了。”
“這可不行。”翔彩說:“我族長者商議,想送洛年先生一對古仙飛翼,不知道洛年先生覺得如何?”
沈洛年詫異地問:“那是什麼?”若是裝上可以飛很快,拿來玩玩倒不錯。
“寓鼠的精氣、妖炁都煉在這一對翅膀上。”翔彩動了動身後的長翼,一面說:“我族過去少數幾名修至天仙的先祖,命終之前留下自己精化的一對翅膀供後世瞻仰,對外族來說,該是個很不錯的武器,如果洛年先生用得著,我馬上去取。”
聽到一半,沈洛年就沒勁了,果然又是武器,他搖搖頭說:“我不需要武器。”身上東西越多就越累贅,最好還是別拿。
翔彩愣了愣說:“很多異族妖仙都想盡辦法和我們討呢。我族的古仙飛翼,除金犀之類的神物,很少有武器比得過,洛年先生用的既然是匕首……”
除了金犀?沈洛年不禁有點哭笑不得,自己的武器恰好就是金犀,只不過不能用而已。
“很像匕首嗎?”賴一心突然插口。
“就像我們的翅膀一樣。”翔彩揮了揮他銳利如刀的燕翅說。
“那洛年要是不用,小純挺合適的。”賴一心笑說:“小純缺兩把匕首。”
“我不用,我又不敢打架。”狄純連忙搖頭。
沈洛年看了狄純一眼,想了想說:“翔彩,聽你這麼說,那飛翼對你們寓鼠族來說該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當然,那是祖先遺骸的一部分啊。”翔彩說。
“既然這樣,你們就留著。”沈洛年說。
翔彩一愣,不明白沈洛年的意思。
“我沒做什麼,不想拿別人的寶物。”沈洛年說:“你回去吧。”
翔彩似乎不大能理解沈洛年,迷惑地看了他片刻,這才說:“真的嗎?”
“真的。”沈洛年點了點頭。
翔彩小小的腦袋似乎有點困擾,他轉身想走,又覺得不大對勁,想了想,他突然回頭說:“既然如此,我送你們去東北方吧?”
“啊?”沈洛年一愣。
“你們不是要帶著一大群人類去東北的息壤高地嗎?”翔彩說:“一路上妖族這麼多,你們知道怎麼走安全嗎?”
“呃?不知道。”沈洛年搖頭。
“島上的妖族,我們寓鼠族大部分都認識,打個招呼就不難通過。”翔彩想想又說:“哪兒有凶惡的妖族我們也知道,可以領你們繞走別的路。”
“那就太好了!”賴一心大喜說。
翔彩卻不理會賴一心,只看著沈洛年說:“洛年先生覺得如何?”
“這群人走去至少也要一個多月,不會太麻煩你嗎?”沈洛年說。
“沒問題的!”翔彩似乎挺高興能幫上忙,他想了想又說:“既然要在這兒待上一段時間,一直用輕疾翻譯太耗妖炁,你們妖炁也不多……”說到最後,他突然看著沈洛年身後的狄純,蹦了過去。
狄純本來一直躲在沈洛年身後偷看,沒想到翔彩突然盯著自己,跟著居然跳了過來,狄純有點尷尬,又有點害臊地說:“怎……怎麼了?”
“你似乎恰好合適。”翔彩看著狄純說:“若沒准備使用的話,‘精元’可以給我嗎?”
“什……什麼精元?”狄純詫異地問。
翔彩開口說:“精元就是……”
“等……等一下!”沈洛年連忙喊停。
“洛年先生?”翔彩詫異地回頭。
“這個……”沈洛年尷尬地抓抓頭說:“你想變人是嗎?”
翔彩那顆鼠頭上下點了點說:“這樣才方便使用人語。”
“那……你和小純私下談。”沈洛年咳了一聲說:“別在這兒說。”
“咦?”眾人起了好奇心,張志文問:“為什麼不能在這兒談?”
“我也要聽!”吳配睿不平地叫。
“對啊、對啊!變人有什麼秘密?”瑪蓮也喊。
“其實別人也可以。”翔彩轉過頭,又要觀察著其他女孩。
“小睿、瑪蓮去聽無所謂。”沈洛年看了張志文一眼說:“男生就別去了。”
似乎是有點古怪的事情,瑪蓮和吳配睿彼此看了看,簇擁著狄純和翔彩,跑到遠處去討論,葉瑋珊眨眨眼也自動跟去了,奇雅本來還沒動,卻被瑪蓮順手拉了過去。張志文見狀不好追問,想了想,一轉話題說:“洛年!剛剛翔彩說你一招就戳壞了四只山魈的眼睛耶,好厲害。”
還不就是舉起來戳了四下,該算四招吧?沈洛年搖搖頭說:“寓鼠攻擊的時候山魈不敢張眼,剛好方便我偷襲。”
“對啊,洛年沒有炁息,閉著眼的山魈真是只能挨打。”賴一心想了想,突然說:“洛年,我有個想法。”
“怎麼?”沈洛年說。
“你快速移位的時候,就仿佛分身或消失一樣。”賴一心說:“是有意的嗎?”
什麼叫有意的?沈洛年疑惑地說:“我不明白。”
“我懂了。”賴一心說:“雖然不知道你怎麼辦到的,但是你能很高速地轉折方向,對吧?”
沈洛年點了點頭之後,賴一心又說:“于是就有兩個可能了,一個是你轉折的時候稍微減速,使我們眼中產生好幾個殘像,就像分身術一樣。”
“嗯。”沈洛年點頭說:“這我知道。”
張志文插口說:“那都沒轉折,就不會慢下來,就是消失了嗎?”
“不。”賴一心搖頭說:“都沒轉折,反而會看得很清楚。”
“咦?”張志文詫異地說:“為什麼?”
“我猜是……”賴一心沉吟說:“眼睛會自動追尋動態物品,把接收到的影像組合起來……所以一直線反而很好判斷下一瞬間的位置,但高速轉折方位的狀況下,影像紛亂,反而無法判斷。”
“這我知道。”沈洛年想起當初被攔腰砍斷的往事,點頭說:“懷真以前就叫我別跑直線,要不斷改變方向。”
“那消失的時候是怎樣?”侯添良說。
“應該是由慢突然變快吧,凱布利妖炁變大之後,就開始會有這種現象。”賴一心沉吟說:“眼睛適應慢速或者停留的狀態時,洛年突然無預警地高速移動,就會感覺好像憑空消失了,通常都是剛開始移動的那一刹那。”
“有道理。”張志文點頭說:“但是說這干嘛?洛年又不教我們。”
“不是不教,是沒法教。”沈洛年皺眉說。
“洛年別理他啦。”侯添良笑說:“蚊子只是羨慕而已,你要他說話不酸可難了。”
“嘿嘿。”張志文也笑說:“別在意、別在意,說說而已。”
沈洛年搖搖頭,看著賴一心說:“問這做什麼?”
“我覺得分身術不如隱身術。”賴一心想想又說:“不對,該說更清楚的分身術比較好。”
“嘎?”沈洛年聽不懂。
“試試就知道了。”賴一心突然站起,倒拿黑矛說:“你在我前方高速移動位置。”
“唔?”沈洛年有點意外,想想也無所謂,開口說:“現在開始?”
“嗯。”賴一心點頭,張志文等人也睜大了眼睛,准備看兩人表演。
沈洛年妖炁一催,果然由靜而動的那一瞬間倏然消失,跟著在賴一心面前高速地騰挪閃身,不斷置換方位,漸漸變成仿佛分身術一般的狀態,賴一心目光凝定,看了片刻,突然輕喝一聲說:“小心。”跟著黑矛一閃,仿佛動了一下。
下一瞬間,沈洛年突然在十余公尺外落下,滿臉詫異地看著賴一心。
“怎樣?怎樣?”張志文等三人看不出所以然來,一個個睜大眼睛和嘴巴,看著兩人的表情。
沈洛年停了幾秒,摸摸胸口說:“我被一心打到了。”
“沒受傷吧?”賴一心走近問。
原來剛剛沈洛年不斷快速換位的途中,賴一心突然抓准了沈洛年准備轉向、減速的一瞬間,黑矛往前急刺,雖然沈洛年這時沒開啟最高層次的時間能力,但賴一心出手那瞬間速度實在太快,他還來不及考慮要不要開啟,就看著對方黑矛倏然點上了自己胸口,又仿佛閃電般地收了回去,沈洛年則習慣性地飛閃十余公尺,這才停了下來。
“黑矛碰到衣服就收回去了。”沈洛年佩服地說:“你真厲害。”
“不是我厲害。”賴一心說:“你轉折很快的時候,雖然看到很多分身,但戰斗時間一長,對方慢慢習慣你的速度,就會發現分身之間還是會有淡淡的虛影,可以讓人感覺到你移動的可能方位,如果再掌握到你的移動習慣距離,就不難猜到你的位置。”
“一心,是你怪胎吧。”侯添良笑說:“我怎麼猜不出來?”
“呃?”賴一心愕然說:“萬一真遇到這種敵人就很危險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沈洛年想了想說:“要我每次的移動距離別固定?”
“這也是辦法。”賴一心說:“但更重要的是,適應速度後就容易分辨,比如志文妖化的時候,應該就能看出你的虛影落點。”
“嗯,那時確實看得比較清楚。”張志文千羽引仙的時候,目力確實會大幅提升,他點了點頭,又搖頭說:“可是我出手哪有你這麼快?”
沈洛年目光一轉問:“我該怎麼辦?”
“你每次轉折或不轉折的時候,突然停一下。”賴一心說:“不要一味求快。”
“咦?”不只是沈洛年,幾個人都叫了出來,黃宗儒也不懂了,皺眉說:“這樣不是更危險嗎?”
“一下下就好。”賴一心用黑矛指著地面,畫出各相隔兩公尺的三點說:“你在這三角快速來回,轉折前稍微停一下。”
“停一下?”沈洛年不是很明白。
“完全靜止。”賴一心說:“然後再加速,完全靜止的時間越短越好,但是要真的停下。”
“喔?”沈洛年聳聳肩,照著賴一心的指示做。
不過繞了幾圈,張志文等人突然咦咦啊啊、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沈洛年一愣停下說:“怎麼了?”
“分身術!真的分身術!”張志文瞪大眼,突然聚集炁息,千羽仙化,展開翅膀、瞪大那一對鳥眼說:“再來一次!我看仔細一點。”
“再一次?”沈洛年看了賴一心一眼,照著剛剛的動作,再度在那三點上快速移動,卻看張志文瞪大那對鳥眼左右轉頭說:“到底在哪兒?看不出來!好奇怪!”
“到底怎麼回事啊?”沈洛年不跑了,停下皺眉問。
“你同時在三個點出現。”侯添良愣愣地說。
“三個影像中間沒有虛影。”黃宗儒也搖頭。
“一心,這是怎麼回事啊?”張志文對著賴一心嚷。
“因為由慢而快,眼睛會無法適應啊。”賴一心說:“所以只要在不同位置稍慢一刹那,就只會看到慢下來那一刹那的影像,反而看不到虛影了,這樣做,一來對方無法判斷洛年可能的移動方位;二來雖然能看到轉折點有人,卻不知道哪個是真的。”
難怪賴一心說不要一味求快……沈洛年想著,若早點掌握這種功夫,就不用怕那巨型刑天了,梭狪的范圍攻擊說不定也能應付,不一定需要靠著時間能力。
“用這種方式移動……我也抓不到你。”賴一心想想又說:“一般來說,三、五個分身已經夠用了,太多沒有什麼意義,你移動的速度越快,兩點之間的距離可以拉更遠。”
沈洛年點頭受教間,張志文卻抗議說:“一心啊,洛年已經這麼強了,你還幫他想功夫,幫我們想想好不好啊?”
“呃?”賴一心抓抓頭干笑說:“因為昨天洛年受傷了啊,我覺得他可以不受傷的,一直在想怎麼回事,就想到這個。”
其實自己受傷倒不是因為移動方式,而是匕首被山魈的肌肉夾住……不過這理由太過丟臉,還是不提為妙。
“這麼好玩的事情,阿姊沒看到好可惜。”張志文往女孩子那邊望望,卻見她們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鑽到森林里面去,不見蹤影,張志文一驚說:“什麼時候不見了?”
“入林不遠而已。”沈洛年說:“不用擔心……好像要出來了。”
果然過沒多久,幾個女孩子嘻嘻哈哈地前後跑了出來,卻沒看到翔彩。
“那飛天鼠呢?”張志文東張西望地問。
“小純抱著吧?”賴一心說。
眾人目光轉過,果然看到狄純手收在那罩袍里,胸腹間似乎捧著一個東西,五女掠了過來,瑪蓮站在狄純身後,嘻嘻笑說:“來!來!來,請注意、看這兒。”
“怎麼了?”賴一心笑問。
瑪蓮伸手左右一拉,狄純外袍左右張開,卻見她胸前合起的雙掌中,坐了一個二十多公分高的袖珍女子,正對著眾人點頭。
“咦!”男孩們都叫了出來。
“翔彩是女的喔?”賴一心吃驚地說。
“是啊。”葉瑋珊笑說:“我們本來也不知道。”
眾人仔細看著翔彩,見她仿佛二十余歲的妙齡女子,身材曼妙、曲線玲瓏、細腰長腿,白玉般的肌膚配上明眸紅唇,活脫脫是個大美人,還好她仿佛玩偶一般,只有二十幾公分高,若有真人般大小,恐怕很容易引出亂子。她頭發削短而凌亂,身上用一片手絹裹成短裙洋裝,只在左肩上綁起一個小結,裸露著圓潤的右肩,看來十分性感。
“這……”眾人看了看,黃宗儒首先說:“好像……有點像小純?”
“很像吧!好漂亮。”女孩們自然知道原因,瑪蓮和吳配睿嘻嘻哈哈地笑了出來。
“我沒有翔彩漂亮啦。”狄純不好意思地說。
沈洛年心里有數,翔彩雖取了狄純的遺傳因子,卻未必會變得完全一樣,狄純體質單薄,加上千羽引仙,長大後恐怕也是風吹就倒的香扇墜兒型瘦弱美女,不大可能變成這種身材……不過確實看得出相似之處。
翔彩雖然化成人形,身後的長形燕翅卻沒消失。她展翅在空中一掠,飄到狄純肩上坐下,不很愉快地說:“這衣服不舒服,能不能不穿?”
“不要啦。”狄純紅著臉說:“拜托你穿著,脫光不好看。”
“我會找人做比較舒服的衣服。”葉瑋珊也說:“請先忍一下。”
翔彩不置可否地微微點了點頭說:“那就麻煩你了。”
翔彩變成人形之後,雖然漂亮,卻不似當初那麼可愛,反而多了點穩重的氣度,幾個男孩對看了幾眼,都不敢胡亂說話,張志文想想才開口說:“怎麼會這麼像小純啊?怎麼變的?”
“不准問。”瑪蓮笑說:“秘密。”
翔彩目光一轉,看到人圈外的沈洛年,她展翅飄飛而起,凝停在沈洛年面前,恭敬地說:“洛年先生。”
“不用這麼客氣,叫洛年就好。”沈洛年說。
“不敢。”翔彩微微躬身說:“東方百余公里外山林,有朱厭猿族盤踞,朱厭一向與人不睦,但與我族尚有往來,該可順利借道通行,我這就走一趟?”
“你剛變身,該不大習慣這身體吧?”沈洛年說:“明天再去沒關系,一般人類移動速度沒這麼快。”
翔彩想了想,點頭說:“既然如此,就依先生的指示。”
“不用這麼客氣。”沈洛年渾身不對勁,忍不住又說一次。
翔彩飛了過來,眾人也忍不住湊了過來,狄純站在沈洛年身旁,習慣性地拉著沈洛年衣角,望著翔彩說:“翔彩幾歲了啊?應該叫翔彩姊姊吧?”
翔彩似乎對狄純挺有好感,又落在她肩頭上,微笑說:“叫名字就好,若要照人類輩分來喊……恐怕得叫我婆婆,我兩千多歲,子孫都傳了幾十代了。”
眾人一聽,不禁暗暗咋舌,狄純吃驚地說:“叫婆婆你會不會生氣?”
“這倒無所謂,族里的孩子都叫我們老祖宗呢。”翔彩看看狄純說:“小純,你怎沒存想妖炁?”
“什麼?我不懂。”狄純搖頭說。
“你不是千羽引仙嗎?”翔彩說:“應該將炁輕化吧?”
“咦!”賴一心突然叫了一聲說:“引仙還可以練四訣嗎?”
“可以啊。”翔彩望著瑪蓮等人說:“大家都有練,不是嗎?”
“可是他們是引仙之前練的。”賴一心說:“其他引仙的人都沒法練四訣。”
“你說隊伍後面那些人嗎?”翔彩說:“因為那是不完全的引仙,所以不能練。”
原來是這樣?賴一心大喜說:“太好了,小純把妖炁輕訣化之後就會更快了,晚點我教你。”
“喔。”狄純看了賴一心一眼,紅著臉點點頭,低聲說:“謝謝。”
沈洛年目光一轉,插口說:“輕訣讓志文或添良教就好了,一心有時間不如想點別的。”
“都可以啊。”賴一心呵呵笑說。
狄純聞言,偷瞄了沈洛年一眼,有點心虛地低下頭,不敢吭聲。
張志文得意地說:“小純就交給我吧!我順便教她在空中的運用。”
“不如我來教,如何?”翔彩突然說。
眾人一怔間,翔彩看著狄純說:“想學寓鼠族的飛行戰斗術嗎?”
狄純側頭看著肩上的翔彩,囁嚅地說:“我……我不大敢打架。”
沈洛年雖有點意外,但想想也不是壞事,當下說:“或者教她逃命的辦法就好了?”
“攻防本是一體,運用存乎一心。”翔彩微笑說:“晚上再教你。”
張志文干笑湊近說:“翔彩婆婆,我可以一起學嗎?”
翔彩看了張志文一眼說:“不行,你不適合。”
“呃?”張志文沒想到居然被拒絕,一臉苦相。
“婆婆,我有問題!”賴一心喊:“像小純這樣的引仙者,還有辦法修煉,讓妖炁更強嗎?”
“當然。”翔彩看看幾個引仙者,疑惑地說:“你們都不會嗎?”
眾人一起搖頭,翔彩望著沈洛年說:“洛年先生的意思呢?”
沈洛年一怔說:“看你方便啊。”
翔彩想了想,這才開口說:“只要凝集大量妖炁,浸透身軀的各部位,會隨之聚引渾沌原息浸體,體內不純物會逐漸消失,妖炁也會因此逐漸增加和純化,可以選擇全身一起調整,也可以選擇重點調整,最後不純物越來越少,仙化程度就越來越高。我們寓鼠族天生易修雙翅,所以都從這開始。”
“請問……怎麼聚引渾沌原息啊?”黃宗儒說:“那無法感知,不是嗎?”
“我可以教你們辦法。”翔彩目光一轉說:“人類的道術也有相似的法門,不是嗎?”
“是。”葉瑋珊詫異地說:“但我們不知道可以用在引仙者的修煉上。”
就這麼簡單?侯添良詫異地說:“所以我們以後每天都要找時間變身引炁啰?”他一面說,一面揚馳仙化變身,吸引妖炁,他腿這一拉長,身子陡增數公分,他看著腿說:“我應該從腿開始吧?”
“我也是翅膀嗎?”張志文本就已經變身,他展了展翅有點困擾地說:“我翅膀似乎不像婆婆的翅膀適合打架。”
“我和小睿還有瑪蓮姊應該都是全身吧?”黃宗儒沉吟說。
“嘿嘿!我不要全身。”瑪蓮有點得意地單手舉刀笑說:“我就先專心從右手開始吧!”
其實這些內容,當初懷真曾把較簡單的版本告訴過沈洛年,之後沈洛年轉述給葉瑋珊,葉瑋珊再告訴大家,但沈洛年記憶力和理解力本就平平,敘述的耐心也不足,加上轉述後的七折八扣,眾人聽到時自是一頭霧水、不知所云。
翔彩望望眾人,又說:“若你們壽命結束之前,能修至隨意變化的妖仙境,自然能隱約感應到渾沌原息,到時直接凝聚修煉,又是另外一種階段……不過人類壽命太短,恐怕不容易。”
“翔彩婆婆。”賴一心笑著說:“那我這種呢?”
翔彩上下看看賴一心說:“你是易質?”
上次懷真也是這麼說的!賴一心連忙點頭說:“對,易質。”
“只有人類能借著吸收妖質這種法門易質,細節我也不清楚。”翔彩望了望賴一心、奇雅、葉瑋珊三人說:“只聽說若能一直吸收妖質,就能直接進入妖仙境,不需要花心思淬煉體質。”
“真的嗎?”賴一心詫異地問:“為什麼?”
“人類介于妖與非妖之間,是個很奇怪的存在。”翔彩說:“天生無炁卻擁有仙體與靈智……才能這麼修煉,不過就算妖質足夠,吸收也極耗時日,你們這些人類,能修煉到這種程度,其實已經很少見。”
這可能就是洛年之鏡的功勞了,葉瑋珊想到這,連忙瞪了賴一心一眼,要他別多嘴,賴一心果真差點說出口,看到葉瑋珊的眼色,才警覺地收了回去。
翔彩倒沒注意到兩人的眼色,她轉頭望著沈洛年說:“不過洛年先生的修煉方法,我可就看不出來,沒法給什麼建議……恐怕是某強大天仙的換靈吧?但實在想不到是哪位……”
妖仙不愧是妖仙,隨口一猜就八九不離十……沈洛年搖搖頭說:“不用在意我,你願意的話,就幫幫他們。”
“是。”翔彩微微躬身說:“我會盡力。”
對自己實在太客氣了,但似乎說也沒用……沈洛年搖搖頭,飄了開去。

上篇:第三章 花式飛行表演     下篇:第五章 探花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