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我當然不是天才  
   
第十章 我當然不是天才

使用闇靈之力逃命嗎?不行,這時一用,恐怕連焰裂都會沖上來,這一瞬間,沈洛年將時間能力提到最高,就在落地前這短短一刹那,仔細感應著壺谷族長抓來的爪勢,扭身急讓。
就算無法移動,至少還能扭動閃避,沈洛年身子硬生生右折半尺,總算勉強閃開左側攻來的手爪。
壺谷族長發現沈洛年突然凝停了下來,大喜過望,左爪跟著斜抓往下,同時右爪內收,橫掃往左,兩方一個交錯,若是被劃上了,沈洛年當場會被分成三段。
對方速度未必比沈洛年慢,但所謂的變招出招,就是軀體動作的變化,每一個變化轉折,都難免有改力停頓的階段,一般人可能還看不出來,但把時間能力開啟到最高的沈洛年,可看得清楚,當壺谷族長兩手轉向內錯的同時,他已經急忙縮腹閃避對方右爪,同時右手急提,向著壺谷族長的左小臂揮去。
壺谷族長右爪揮空的同時,砰地一聲,沈洛年匕首和壺谷族長的左爪上下相擊,沈洛年被轟得往地上摔落,他一點地,急忙往後飛撤,百忙中目光掃過,卻見壺谷族長左爪上只被切掉了一撮毛,居然砍不入皮膚里面。
這家伙的皮難道比山魈還硬?不可能吧……莫非和寓鼠雙翅一樣,這些狼人專練一雙手?
不過這時沒空多想,沈洛年彈飛不到五公尺,壺谷族長妖炁勃發,對著他又追了過來。
但既然碰到了地面,沈洛年有辦法借力,就有了騰挪的空間,當下他用起好一陣子沒用的無聲步,點滑飄掠之間,不斷改變方位,繞著壺谷族長急轉。
單論妖炁強度,壺谷族長比巨型刑天還強,沈洛年失了凱布利,速度大降,已無法造成殘影,還好他身體奇輕,點地間轉折閃動速度依然少見,壺谷族長一時捕捉不到他,但沈洛年卻也甩不開壺谷族長的追擊。眼看對方兩爪離自己距離總是不遠,沈洛年圈子越繞越大,除閃避之外,漸漸已經無力出手。
眼看沈洛年突然落了下風,焰丹不免心焦,但見沈洛年雖然總在對方爪下閃身,總是有驚無險,焰丹也不禁又喜又驚,她從不知道沈洛年居然有如此戰力,這犬族的壺谷族長,妖炁幾乎比自己母親還強,沈洛年居然能支持這麼久,可真讓她張大嘴,合不起來。
“潮兒。”焰裂突然開口。
“嗯?媽?”焰潮和焰丹差不多,一樣張大嘴愣在那兒,當初還以為這沒妖炁的人類,只是九尾天狐一時心血來潮找來的人類玩物,沒想到居然有這種能力,若他打得過這壺谷族長,豈不是也比自己厲害?
“這人類的閃避功夫,比攻擊功夫好多了,讓人佩服。”焰裂緩緩說:“若能善用,很少妖仙能抓到他。”
“是啊。”畢竟做了千年的母女,焰潮明白了焰裂的意思,跟著說:“難怪云姊這麼意外,洛年若不想接近敵人,對方根本追不上。”
沈洛年這時正不知如何是好,聽在耳中突然醒悟,這場仗自己根本不需求勝,只要不敗就好,何必試著砍人?當下越閃越遠,根本不打算接近,這麼一來,雖然沒有凱布利的幫助,貼著地面到處亂轉的沈洛年,壺谷族長卻也抓不到,只讓他飄得越來越遠。
沈洛年這時好不容易多了點空閑時間,忍不住在心中呼喚著凱布利。他已經察覺到,剛剛傳來一陣隱隱痛楚的,正是當初和凱布利以蠱術締約之際,在心中出現的一絲空白之處,也就是說,不知道什麼時候,凱布利似乎已經隱隱有了一絲靈智。
卻不知那塊空白之處,何時開始不再空白的?不過那兒的反應實在太淡,畢竟就連今天整片被擊散,也只是微微一痛而已,何況平常?也難怪過去都沒留意。
沈洛年下著要凱布利吞食道息的指令,很快地,凱布利的反應又隱隱出現,跟著一絲淡淡喜意傳回的瞬間,一道黑影在虛空中凝聚浮起,又朝沈洛年飛來。
畢竟凱布利乃虛影所化,雖然被擊散,總不致灰飛煙滅,道息又是生命源頭,只一瞬間,沒有實體的凱布利再度生龍活虎、充滿妖炁,下一刹那,踩著凱布利的沈洛年速度突然又快了起來,壺谷族長再也追不上。
沈洛年這時不敢再靠近對方,對方自然也摸不到他,兩方又繞了幾圈,壺谷族長忍不住停下叱喝:“小子,你到底還打不打?”
“追得上就跟你打。”沈洛年說。
壺谷族長一愣,怒斥說:“我就不信你這小子還有養第三只影妖,一只小小影妖也沒多少妖炁,能逃多久?”
沈洛年的影妖妖炁可是耗不光的,他瞪眼說:“你這狗頭怪來啊!看誰先把妖炁耗光?”
壺谷族長那雙狼目一寒,正要往前撲,焰裂突然開口說:“壺谷族長,有件事告訴你。”
壺谷族長一怒回頭說:“你們麟犼只差沒出手幫忙,還想說什麼?”
“這件事是為你好……”焰裂緩緩說:“這個人類,是九尾天狐懷真的愛侶。”
這話一說,四面都是一怔,連沈洛年自己都覺得有點尷尬,自己和懷真雖然似乎都有那個意思,但此念一起後就不得不分隔兩地,而且就算未來能相聚,只能摟摟抱抱算得上愛侶嗎?
“胡扯。”壺谷族長怒說:“仙狐一族,要幽閉冰潔才能煉成天狐,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也許煉成天狐後又有不同?也許他們自有相處之法?”焰裂淡淡地說:“我孫女說,此人與天狐同衾共枕了好幾個月……你認為一般人與天狐共寢數月受得了嗎?反正麟犼向不說謊,你若堅持不信,那也由得你。”
“懷真天仙……怎能這麼早就來到人間?”壺谷族長遲疑地問。
“丹兒,你的道號什麼時候取的?”焰裂眉頭一挑說。
焰丹忙說:“懷真姊姊去年五月取的。”
焰裂看著壺谷族長說:“若是不信,自己去查仙籍看取名處吧。”
若這是真的,再給壺谷族長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動沈洛年。麟犼一族有家有業,除了個性高傲、有獨特的堅持外,出門時待人處事仍有分寸。九尾天狐懷真卻不同,她不只沒有親族後代的顧忌,還結識不少強大妖族,更別提“天仙”所能擁有的強大戰斗力,若真惹翻了她,犬戎族說不定就此滅了。
但萬一是假的呢?就算當真天狐去年五月就在人間,和這人類也未必真是情侶關系,就這麼被唬走,豈不是白走這一趟?
壺谷族長還在遲疑,焰丹卻拉著母親焰潮問:“懷真姊姊總說洛年是她的,不讓小芷抱,原來因為他們是情侶啊?”
“不知道。”焰潮其實也搞不大懂,皺眉說:“小孩子別說話。”
焰丹嘟起嘴,跳到母親背上趴坐著,玩著母親頸背上的金色鬃毛,有點好奇地看著沈洛年,也不知想著什麼。
但壺谷族長聽到這兩句有點天真的問題,心中再也沒有懷疑,除非沒有旁觀者,眼前這人類是動不得了。他哼了一聲說:“罷了,我們走。”話聲一落,他招手帶著四個犬族人飛掠離開。
沈洛年這才松了一口氣,凱布利妖炁雖然用不完,但他精神力量卻有限,若對方當真追個不停,說不定頭先痛起來,那可麻煩。
見敵人已退,他飄向三名麟犼,微微點頭說:“多謝幾位幫忙。”
“你有這身功夫,算不上弱者。”焰裂那龍頭沒什麼表情,淡淡說:“我以後可不想和你捉迷藏,記得別再闖來我族疆域。”
意思就是,再闖去不會把自己當成弱者放走了?沈洛年吐吐舌頭說:“其實我是分辨不了諸位的疆域界線,不是有意的。”
焰裂微微皺眉說:“麟犼在家,妖炁也一向不特別收斂,別說你認不出麟犼的妖炁?”
“除非刻意放出,我只能感應二、三十公里。”沈洛年苦笑說。
焰裂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強者”,她一下似乎也不知該拿沈洛年怎辦,最後才搖了搖頭說:“算了,你這不強不弱的古怪人類,就當特例吧。”
“多謝。”沈洛年可真是松了一口氣。
焰裂搖搖頭,看了看沈洛年腳下又說:“這是同一只影妖?”
“是。”沈洛年點頭。
“那狗頭沒見識,影妖沒這麼容易死,不過複原這麼快卻很稀奇。”焰裂頓了頓說:“你除非總是逃命,不能只靠這影妖。”
“我也是剛剛才知道不能這樣用……”其實當時敖旅就說過一次,不過沈洛年只以為不能拿來蒙眼,倒沒想到會被人用大范圍妖炁炸掉。
“你明明沒有炁息,為什麼不怕壺谷族長的妖炁攻擊?”焰裂看著沈洛年問。
“這……”對方剛幫了不少忙,沈洛年不好意思給硬釘子碰,只好說:“這和我的修煉方式有關。”
“不說也無妨,只不過你本身無炁息,這影妖妖炁就特別引人注意。”焰裂說:“若是我,也會先想辦法炸掉它看看,除非遇到愚笨的妖獸,否則你不能隨便接近敵人。”
還以為知道怎麼使用凱布利之後,天下大可去得,沒想到遇到強大妖怪還是只能逃命。沈洛年苦笑說:“我知道了。”
“你今日在那山谷中沒看到僵尸?”焰裂又說。
“沒有。”從這群妖怪跑來時,沈洛年就已備妥謊言,他當即說:“我只殺了一只狼人,就發現其他狼人都往外奔。”
“既是如此,其他事就讓潮兒交代。”焰裂飄身而起,往外飛掠,一面說:“我去處理僵尸的事。”
見焰裂飛遠,焰丹這才敢開口說:“媽,僵尸是什麼?為什麼剛剛要讓那些人去我們家?”
“出現僵尸和平常狀況不同。”焰潮說:“奶奶說這是祖先傳下的規矩,只要聽到僵尸、旱魃、尸靈,所有妖怪都要放下恩怨,全力合作撲殺,這附近就是我們這三族,所以犬族邀了幽頞族來通知我們。”
“喔?”焰丹委屈地說:“我回去你們就突然要我帶路,嚇我一跳。”
“狼人提到你和人類氣味還有僵尸一起出現,我們雖然知道你沒事,但又無法證明洛年與僵尸無關,所以故意先不找你,免得牽扯到洛年。”焰潮微微揚首,拱了拱抱著自己長頸的焰丹說:“倒沒想到你今天特別乖,自己跑了回來,我們逼不得已,只好讓你帶路。”
“是洛年叫我回去的。”焰丹笑說。
焰潮轉頭望著沈洛年說:“本想讓犬族今天放過你們,沒想到居然有犬族死在你手中,這可拗不過去……還好你果然不只是普通人,沒出事。”
“多謝了。”沈洛年頓了頓說:“僵尸這麼可怕嗎?要所有妖族合力捕捉?”
焰潮想了想說:“我媽說,那就好像一種強大的傳染病,不快點除滅,後果不堪設想。”
“為什麼?”焰丹抱著焰潮脖子問:“僵尸也沒有很厲害啊,偷殺了一些人後,還不是逃了?”
“那是因為才剛開始。”焰潮說:“很久很久以前,妖族還沒建立這種共識,出現尸靈後沒有提早滅除,最後就是妖族幾乎全滅,各族只剩下少數有能力自保的上仙、天仙遠遠避開,最後全世界到處都是僵尸、旱魃和骨靈,水氣被逼到天空,赤地千里、雨水不落,除海中仍有生機外,陸地上大地干裂,生物滅絕,直到他們因無人可以吸食而慢慢死盡,世界才漸漸恢複正常,重新孕育生命……幾次之後,重新繁衍的妖族,就一代傳一代地告訴後代,只要出了尸靈,所有事情、恩怨都要先放下,先除了這禍害再說。”
原來在妖怪眼中,自己是“禍害”?當初後土並沒說這麼清楚,沈洛年還是第一次知道尸靈之王會對這世界造成這麼嚴重的傷害,難怪後土這麼想阻止……沒有家族的懷真,該是不大清楚,才會叫自己嘗試闇靈之力。
焰潮又對焰丹說:“後來各種尸靈,每隔一段時間還是會出現,但大家都提高了警覺,很快就將之撲殺,所以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過那種讓生物滅絕的大事了。”
“那我們也快去找僵尸殺掉!”焰丹睜大眼說:“那種壞怪物可以主動出手吧?”
“可以。”焰潮點點頭,又搖頭說:“但是你別湊熱鬧,太危險了,犬族連一般戰士都往東方退了,只留下少數高手。”
焰丹嘟起嘴,又不敢抱怨。
“洛年。”焰潮轉過頭說:“犬族並沒輸,未必會守十日之諾,最好還是快點離開。”
“好。”沈洛年點頭說:“我馬上帶他們走。”
“你們應該是打算去西方海上的大島吧?”焰潮問。
“是,我們稱作噩盡島。”沈洛年說:“我等會兒帶他們沿江下放出海,雖然用凱布利渡海有點困難,但應該勉強可以辦到。”
“我剛聽丹兒說了,你的影妖可以放大將他們托起?”焰潮說。
“可以。”沈洛年說:“但這樣就飛不動了。”
“我和丹兒幫你推過去。”焰潮說:“才幾百公里,一下子就到了。”
“呃?”沈洛年一呆,有點不好意思。
“我就是為此留下的。”焰潮點頭說:“走吧。”
◇◇◇◇
一個多小時後,順利到了噩盡島最東角的陸地,這兒雖然也有新浮起的地面,但最東角這一小塊比南北兩環小了不少,平坦的地方只有數百公尺寬,再過去就是宇定高原的高聳山崖。
麟犼族話本就不多,眼看到了陸地,焰潮只和沈洛年打個招呼,就帶著焰丹離開,而這兒雖然離歲安城其實還有一大段路,沈洛年倒也不好多說,反正就算慢慢走,也是一日左右就能走到,不用多麻煩麟犼。
沈洛年此時有點疲累,正坐在海邊休息,剛剛那一仗,高檔的時間能力雖然只用了短短一刹那,也已經耗去了不少精智力,何況今日驚險場面特別多,除那階段之外,其他時間也很耗費精神。
識趣的文森特,不讓眾人打擾沈洛年,安排了眾人輪值和休息,反正已經入夜,本就是睡覺時間。
所以沈洛年恢複精神站起的時候,那兒只有中年人沃克醒著,正一個人無聊地在海邊走來走去,他看到沈洛年轉頭望過來,頗高興地揮了揮手打招呼。
沈洛年點點頭走過去,一面望著有點瘦的沃克,心中一面思索,這幾個年紀稍長的魔法師似乎都有點消瘦憔悴,那年輕女子基蒂和杜勒斯雖然現在還好,卻不知道是不是也會越來越消瘦,慢慢都變成這副模樣?鍛煉魔法似乎真的挺傷身,和能變強壯的變體比起來,實在頗不劃算。
“沈先生。”沃克行禮之後說:“我們剛剛發現,到了噩盡島,魔法效應似乎降低了。”
“對。”沈洛年說:“這也就是道息最少的地方,妖怪不喜歡住這兒,到人類居住的地方,道息會更少。”
“難怪大家都搬了過來。”沃克慶幸地說:“那應該安全不少吧?”
“其實還是有妖怪,比較弱就是了。”沈洛年說:“明早沿著這海岸往北,繞到高原東北處,人類的城市建在那兒,大概要走一天的時間。”
“真是太好了。”沃克露出笑容說。
沈洛年想起剛剛的疑惑,開口說:“魔法會讓人……特別憔悴嗎?”
沃克微微一愣,隨即有點尷尬地苦笑說:“專心一志鑽研著某樣東西,難免傷神……本來還好,但這幾個月間大量耗用魔力,實在有點心力交瘁。”
“要訓練魔力,不就只有這辦法嗎?”沈洛年說。
沃克有點意外地看了沈洛年一眼,這才點頭說:“雖然這麼說沒錯,但能這麼訓練的,通常都是年輕人,一定年紀以後還這麼做,很傷神。”
沈洛年點頭說:“所以才這麼早就收杜勒斯當魔法師?”
“嗯,其實不該稱為‘魔法師’,我們只是一群研究、使用魔法的人。”沃克頓了頓說:“基本上,魔法越早開始訓練越好,年輕人精力充沛,增加魔力容易。年紀大了以後就不能這樣,多半靠著冥思和精靈溝通,增加彼此的了解,可以增加魔法靈活度,對增加魔力效應也有一點效果。”
沈洛年半懂不懂,但也不深究,只隨口說:“那……為什麼要從學語言開始?”
“魔法咒語,本來就是一種能和精靈溝通的古老語言啊,只是大部分都已經失傳了。”沃克說:“除了魔力的培養之外,學魔法的過程,就是對這古老語言的研究……所以學魔法之前,都從學習各種人間語言開始,對以後研究咒語會有幫助。”
“既然有語言溝通,為什麼又要冥思?語言如果失傳了,又怎麼溝通?”沈洛年越聽越迷糊。
“這樣解釋吧。”沃克想了想說:“魔法的原理,就是將我們的魔力轉化為實質的各種力量,而這轉化的動作是精靈的工作,所以我們必須找出和他們溝通的辦法。”
“嗯。”沈洛年這部分聽得懂。
“語言當然是溝通的一種方式,但問題是語言幾乎已經失傳,只留下簡單的字句和片語可以推敲,傳遞的過程就會受限。”沃克說:“這時候就要靠冥思了,冥思可以和精靈精神相通,彼此互相了解,當精靈十分了解我們的時候,不但可以簡化咒語,還能讓精靈了解到複雜的事情,也可以更有效地運用魔力,這部分瓊就非常棒,同樣一個保護咒語,在不同場合下,會發揮出完全不同的功能,仿佛精靈和她已合為一體,若不是花了數十年的時間冥思,很難辦到。”
所以瓊保護小孩子時的魔法才這麼輕巧?沈洛年點頭說:“我看過瓊施法,很棒,該怎麼說?很像……活著的力量。”
沃克點頭說:“到瓊那種程度,就算咒語有些不標准,精靈也一樣可以理解,能使用的魔法就會變多。”
“這麼聽起來,不學語言似乎也可以學魔法啊?”沈洛年說:“死背幾條咒語不就可以用了?大家都可以學嗎?”
“能學魔法的人,通常都是……”說到這兒,沃克突然一頓,換了個說法:“要使用魔法,有個門檻,能通過這門檻的人,通常也都會願意學習語言。”
“什麼門檻?”沈洛年問。
“魔力。”沃克說:“需要足以和精靈立下契約的魔力,小時候就有足夠魔力締約的人,最適合學習魔法,可惜這種人並不好找。”
如果魔力就是精智力,天生這種東西特別多的人,腦袋恐怕也動得特別快……八成就是所謂的天才神童吧?那小鬼杜勒斯,確實有點早熟得過分,果然有幾分天才味,既然是天才,學些語言自然是小事,難怪這些老外中文說得這麼溜。
沈洛年想了想又說:“如果有人……長大了以後魔力才夠,能不能教他魔法?”
“這……也不能說不行,只是未來恐怕沒什麼發展。”沃克沉吟說:“以前我們把魔法當成秘密,不隨便傳授,都找最適合學習的人加入,所以沒考慮過這問題。”
沈洛年考慮了幾秒之後,抓抓頭說:“我會問這些,就是我想學啦,不知道行不行?”
沃克微微一愣說:“沈先生?學習魔法需要非常多時間……”
“我只學幾個簡單好用的就好了。”沈洛年搖頭說:“語言我肯定學不會,把幾個咒語死背起來就好。”
“這……”沃克遲疑了一下才說:“沈先生,說真的,要和精靈建立契約需要的魔力真的不少,不是隨便誰都可以的……通常都是……通常都是……”
“通常都是天才,對吧?”沈洛年有點尷尬地說:“我當然不是天才,但……其實我魔力可能不少。”
沃克自然不相信,一時表情不免有點怪異,但沈洛年是眾人的大恩人,倒也不好直接拒絕。他想了想才說:“但是大了才學很難……沈先生,等到早上我和文森特商量一下如何?”
“好吧。”沈洛年當然看得出沃克不信,不過總不好勉強別人,剛剛那樣問,已經大違他的個性,當下不再多說,轉頭走開。
卻是沈洛年今日才發現,使用闇靈之力似乎不是一件小事,現在不知道東方大陸聚集了多少妖怪在搜索僵尸,萬一被人發現是自己干的,還得拖懷真一起死,以後若非生死交關,還是少用為妙……但凱布利應付不了強敵,若不學點東西護身,可有點不妥,今天看到文森特使用魔法時,似乎可以快速移動,那咒語若是不難,只要死背起來,就可以取代凱布利的功能。
不過要說服別人自己魔力不少,可實在說不出口,左看右看怎麼看自己都不像天才,他們不信確是理所當然,倒也怪不得人家。
沈洛年找了個擋風的岩後坐下,還不知道該不該睡倒,沃克卻又找了過來,他走到沈洛年面前,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沈先生,我想解釋一下。”
“怎麼?”沈洛年靠著岩石說。
“學魔法的,不一定是天才。”沃克頓了頓說:“但通常都找所謂的神童。”
“神童不就是天才嗎?”沈洛年說。
“神童,通常只是開竅比較早的孩子。”沃克說:“思考、邏輯、理解力和判斷力比別人早整合,就是一般人所說的神童了……但長大了不一定還是天才啊!杜勒斯還小,未來如何還看不出來,其他人中,只有文森特比較特殊,他除魔法之外,懂的東西非常多,判斷事情也非常快。”
原來如此?沈洛年想了想說:“應該還是比一般人聰明吧。”
“當然也有人一輩子就是沒有理解力和邏輯觀,那是另外一回事。”沃克說:“開竅比較早的孩子,若是給予適當的教育,在這記憶力特別強的歲數,學習速度會是一般人的好幾倍,但能掌握的也就那幾年而已,之後的造就,還是要看每個人的天資和努力。選擇魔法,其實也就等于斬斷了其他的可能性,未必是那孩子的最好選擇……所以我們選擇人才的時候,都做很多考量。”
“我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鍛煉了精智力,沈洛年雖然沒法變得有耐心,但思路確實比過去快了一些,他點頭說:“你們選擇聰明的孩子,是為了提早讓他和精靈締約,然後趁早讓他們學語言、咒語,和趁年輕鍛煉魔力……畢竟小時候學語言最快吧?”
“正是。”沃克說:“不過沈先生剛剛提到,讓成年人締約的事情……倒也不是不能考慮,只不過一來咒語難學;二來學了魔法後,往往忍不住會想提高自己的魔力,以便使用高階魔法,這麼一來很容易傷身減壽,若不是從小訓練,實在危險。”
“要是變體或引仙的話,就沒這麼多顧忌了。”沈洛年沉吟著說。
“如果可以配合起來,當然是好事,沈先生身為變體者,想試試也無傷大雅,文森特應該也會同意……”沃克頓了頓又說:“但是,說實在話,魔力夠的人真的很少,沈先生最好別抱太大的期待。”
“我知道。”沈洛年點點頭說:“我也只是問問。”
等沃克退去,沈洛年不禁暗暗好笑,他大概是怕萬一自己魔力不夠,到時候感覺難堪吧?所以才跑來勸慰,這人剛見面的時候感覺有點啰嗦,沒想到倒是挺善良的。
沈洛年想了想,低聲說:“輕疾。”
“是?”輕疾應聲。
“你不是說妖怪都會學虯龍語嗎?精靈也算是一種妖怪吧?怎麼用的是另外一種語言?”沈洛年問。
“因為精靈是仙界很特殊古老的強大存在,不和其他妖族交際,彼此之間也很少溝通。”輕疾說:“應龍族花了很多時間,才找出百多個精靈語的單詞,不過傳到現在,剩下的也不多了。”
“你覺得我的魔力夠和精靈締約嗎?”沈洛年問。
“我不清楚。”輕疾說:“不過這該不是大問題。”
“這不是門檻嗎?怎麼說不是大問題?”沈洛年有點意外。
“你的精智力經過這段時間的特殊鍛煉,理論上該比一般人豐沛非常多,沒道理不夠。”輕疾說:“但是你恐怕一句咒語都學不會,這才是問題。”
“有這麼難嗎?”沈洛年詫異地說:“不就是照念而已?”
“很難。”輕疾說:“你的耳舌只習慣中文,很多音耳朵無法分辨,嘴巴也念不標准,恐怕連起始咒都念不出來,這也是他們從小就得學習多種語言和魔法咒語的原因……成長以後才學語言,想說得流利不難,要完全沒有腔調很不容易。魔法咒語不能像對話一樣靠前言後語猜測,這方面的溝通,一般來說是靠著冥思補強。”
“你念一句我聽看看?”沈洛年說。
“咒語是非法問題。”輕疾說:“但他們應該願意告訴你簡單的。”
“那不問這個……冥思又是怎樣?”沈洛年問:“能不能靠著時間加速能力增加效果?像我平常鍛煉精智力那樣?”
“時間能力沒有用。”輕疾說:“冥思是無思無慮之下,慢慢讓心靈平靜凝止,神識才能緩緩與契約精靈融合呼應……你平常都是胡思亂想,從沒有定下來過,就算你以後定得下來,想有這種效果,最少要數十年工夫。”
無思無慮?心靈平靜?數十年工夫?自己哪來這種耐性?難怪當初輕疾會說自己學不了,也難怪剛剛沃克老說大人咒語難學。沈洛年搖搖頭躺下說:“媽的,不學了……可惜闇靈之力不能用,否則我今天倒是發現一件新鮮事,對了,剛好問問你知不知道怎麼回事。”
“何事?”輕疾問。
“我今天斂回道息,左手通入闇靈之力,發現手雖然馬上變沉,但是似乎沒有正常狀態重。”沈洛年揮了揮手說:“後來我試了試,發現就算道息收起,一樣可以控制變輕,只不過沒法輕到飄起來那種程度。”
輕疾停了片刻才說:“金犀匕會嗎?”
“不會。”沈洛年搖頭說:“那個不灌入道息就一樣重。”
“這麼說來的話……”輕疾說:“該是隨著鳳凰換靈仙化的程度提高,你身體相應產生變化。但鳳凰的能力我並不了解,沒法給你解釋。”
“哦?”沈洛年看著自己手臂說:“我鍛煉精智力的時候,常常讓道息在全身流轉體會,可能身體漸漸產生變化吧?”
“也許。”輕疾說。
“不過如果闇靈之力不能用,這能力也沒什麼幫助,道息沒事也不用特別收斂……”沈洛年想來想去,還是只有時間能力比較可靠。他歎口氣閉上眼睛說:“算了,練功。”
◇◇◇◇
清晨,沈洛年迷迷糊糊聽著海岸邊人們起床、談話、走動的聲音,逐漸清醒,想起今天還得帶著這群人往歲安城走,他搖搖頭爬起,對眾人走去。
見沈洛年接近,眾人紛紛打招呼,除了月影團的五人之外,其他人不會說中文,大多只靦腆地微微點頭,便避了開去。
沈洛年看到沃克也在一旁,有點意外地說:“昨晚不是值夜嗎?還沒睡?”
“我們一、兩晚不睡沒什麼,何況昨天白天也睡飽了。”沃克微笑說:“今天不是要往人類的城市移動嗎?到了之後再休息就好。”
精智力強大的人,確實比較能熬夜,沈洛年也常得開啟一陣子時間能力,才因疲累入眠……因為這個習慣,他也養成了快速休息的能力,加上鳳靈加持的生命力格外強大,他通常都只睡兩、三個小時就能補足精神,若一夜無事,往往會鍛煉數次精智力。
沈洛年正點頭,文森特思忖了一下說:“沈先生,我們在半公里外找到一條小瀑布,水的問題是解決了,但這兒似乎沒什麼獸類可以獵捕……?”
“啊?”沈洛年皺眉說:“噩盡島上本來沒生物,所以幾乎都沒什麼野生生物,我去捉幾條魚吧……對了,那東西也可以吃。”沈洛年指著數百公尺外,斷崖中段的妖藤說。
“那是什麼?”基蒂睜大眼說。
“沒正式名稱,只叫它妖藤。”沈洛年說:“這東西很不錯,剛來的時候,蓋屋、織衣、食用都是靠它,我截一段下來大家試試吧,不難吃。”
“由我們來吧。”文森特轉頭說:“杜勒斯,風之矢,截一段下來。”
“是。”杜勒斯閉眼片刻,吸一口氣,指著山上的妖藤緩緩說:“美納姿·杜勒斯,恩所茲·佩索,提爾·烏魯茲·戴格。”跟著手往妖藤又揮了一下。
他說完之後,卻是什麼也沒發生。杜勒斯臉紅了起來,又開口重念一次,但這次依然沒有任何效果。
杜勒斯有點慌張,正要念第三次,沃克搖頭說:“提爾!不是提爾!舌頭往後卷太多,幾天沒時間讓你練習,又忘了。”
沈洛年在旁聽著直翻白眼,這兩個“提爾”自己可聽不出半點差別。輕疾說得果然沒錯,自己不是那個料。
杜勒斯紅著臉說:“對不起。”口中喃喃念了幾次正確的“提爾”,這才重新念了一次咒語,這一瞬間,一道發出白光的炁息在妖藤旁爆出,轟地射斷半截妖藤,卻沒完全斷落。
“在這地方魔法效應降低了,強度再多加一級可能比較好。”基蒂拍了拍杜勒斯的肩膀,鼓勵地微笑說。
“是。”杜勒斯又把剛剛的咒語念了一次,最後的“戴格”改成“肯納茲·戴格”,這一次,白光炁息量大幅提升,果然一下轟掉了另一端的妖藤,那截兩公尺長的粗大妖藤,在空中晃了晃,跟著一裂,轟隆隆地往下滾。
“緩之術穩住。”文森特又說。
“緩之術?”杜勒斯遲疑了一下,眼看妖藤越來越近,他才張嘴說:“美納姿·杜勒斯,恩所茲·佩索,哈……哈……哈格爾,呃……美納姿·杜勒斯……”
“重念來不及了。”文森特微微搖頭,開口迅速地念了一串聽都聽不清的咒語,他連手都不用揮,一片柔和藍光在妖藤下泛出,妖藤速度立即慢下,緩緩滾落地面。
“這該怎麼吃?沈先生。”基蒂帶著微笑,轉頭問沈洛年。
“把外面硬的部分削去就可以。”沈洛年說:“里面的可以煮食也可以生吃。”
“削木啊……”基蒂微微皺眉,似乎有點為難。
“這動作細了點,一會兒我來吧。”沃克說:“杜勒斯,先把妖藤搬過去……用哪種咒語知道嗎?”
“知道,飄行術。”杜勒斯說。
“對。”沃克微笑說:“這植物很重,以二級效果搬運。”
“是。”杜勒斯睜大眼睛,似乎准備面對什麼大挑戰一般,凝視著那大段妖藤,口中正喃喃念著,也不知道是不是先作預習。
沈洛年正看得有趣,文森特卻走近說:“只是順便訓練訓練孩子,很無聊,沈先生,我們來這兒談談好嗎?”
沈洛年本想表示一點都不無聊,但突然想到,也許對方不想讓自己看,他也不多說什麼,隨著文森特往海邊走。
走出了一段距離,文森特停下腳步,轉回頭微笑說:“沃克告訴我,沈先生想學魔法?”
咦?沈洛年跟著停步,一抬頭不禁一呆,卻見這海邊的沙地上,已畫妥了個數公尺寬的龐大圓陣,上面寫滿了數百個由線條組成的古怪圖形,只有中間空著個可供一人站立的圓形空地。
這是干嘛?沈洛年詫異地說:“文森特?”
“這是締約用的魔法陣,沈先生請站到魔法陣中間,盡量注意別踩到圖文。”文森特說。
媽的,自己就算締約了也沒用啊!輕疾說的有道理,到了這把年紀才學,絕對學不會那些古怪拗口的咒語……怪了,沃克不清楚還有可能,這老頭看來睿智精明,不可能不知道就算自己能締約,也學不會魔法,那干嘛花這麼大工夫畫這魔法陣?這枯瘦老頭打什麼主意?
噩盡島11 完

上篇:第九章 這人像是僵尸嗎?     下篇:第一章 不該有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