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一章 不該有的顏色  
   
第一章 不該有的顏色

沈洛年站在魔法陣外側,仔細看了看文森特,看他似乎並沒有什麼惡意,反而帶著點期待,沈洛年不大明白,試探地說:“算了吧,我知道我不適合學。”
文森特有點意外地看了沈洛年一眼,搖頭說:“沃克經驗不足,不知沈先生魔力頗豐,我可是看得出來……既然沈先生恰好有意願學習魔法,試試無妨。”
“呃?”沈洛年微微一愣說:“怎麼看的?”
“精靈對魔力會有反應。”文森特說:“我和沈先生接近時,從精靈的反應回饋可以大略猜測出,沈先生的魔力量應足夠締約所需……沃克和精靈的溝通時間只有三、四十年,還沒法判斷出這麼細微的訊息。”
三、四十年還算短啊?沈洛年想了想,終于直說:“你應該知道,我學不會咒語的。”
文森特一怔,意外地說:“沈先生……”
“不會咒語,就代表不能使用魔法。”沈洛年皺眉說:“那為什麼還要幫我締約?這魔法陣這麼大,畫得不累嗎?”
文森特似乎沒料到沈洛年會說出這番話,他疑惑地說:“沃克告訴你的嗎?”
“不是,他只說大人很難學。”沈洛年皺眉說:“我猜的。”
文森特遲疑了一下,終于苦笑說:“沈先生說得沒錯,咒語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因為沒有從小學起,沈先生日後恐怕無法施咒……事實上,魔法本就不能濫傳,就算沈先生能學,我們‘月影團’也要經過一段時間的仔細審核,才能做出決定。”
“所以你是想干嘛?”沈洛年一轉念說:“你們怕我聽到不能學生氣,所以隨便畫個假陣來唬弄我?不過看起來很費工夫呢。”
“不,這是真的締約用魔法陣。”文森特搖頭說:“里面包含二十四個魔法文字組成的一百一十三個字,不能有一個字出錯,雖然我知道沈先生無法使用魔法,但我卻是真心想讓沈先生和精靈締約。”
沈洛年左想右想還是不懂,終于忍不住說:“媽的,搞不懂,我就算有魔力也不是聰明人,你直接說原因吧。”
“我得先向沈先生致歉,今日這魔法陣,出自我們的一點私心。”文森特苦笑說:“沈先生曾提過變體、仙化之事,這些過程能取得強大的體能,對魔法師來說,確實十分具有誘惑力……不過,我們還是有點擔心,不知道變體、仙化與魔法締約這兩件事情,是不是能並存。”
原來想拿我當實驗?沈洛年瞪眼說:“你……”
“沈先生請別誤會。”文森特已經先一步說:“變體、仙化直接改變體魄,應該是不可逆的。和精靈的聯系與締約,卻十分脆弱……所以如果兩者不能並存,一定是無法締約,或者聯系消失,不會影響變體者本身的能力。”
沈洛年明白了,點頭說:“你的意思是……用我測試看看,如果不能並存,也只是無法締約;若可以並存,我反正以後一樣不能使用魔法,讓我立了約也沒差,至少你們可以放心變體?”
“呃……”看沈洛年說得這麼直白,文森特尷尬地說:“畢竟沈先生沒有損失。”
“是沒錯。”沈洛年瞪了文森特一眼說:“但是如果你直說的話,我感覺會好點。”
“真抱歉。”文森特說:“不過沈先生,就算不能使用魔法,和專屬精靈相處一段時間之後,也會有些好處。”
“哦?”沈洛年起了興趣說:“什麼好處?”
“比如……遇險之前,精靈可能會提早示警,有些狀況,精靈也會做出指引。”文森特頓了頓又說:“甚至以後,可能可以使用一些簡單的咒語。”
聽到最後一句,沈洛年一怔說:“那要多久?”
文森特遲疑了一下,有點尷尬地說:“只要每日冥思兩小時,大概一、二十年,就可以有基本的聯系……”
“去你的一、二十年!”沈洛年忍不住笑罵。他飄身掠到中央圈子內,好笑地說:“別說這些了,沒好處也沒關系啦,想測試就測試吧。”
“是。”文森特似乎怕沈洛年反悔,連忙說:“請沈先生站在圈中,我念咒語的時間約十分鍾,請勿說話或移動。”
“好。”沈洛年點點頭,眼看文森特開始喃喃地念著一個個古怪的音節。隨著他默念的過程,地上的那些古怪符號開始一個個閃耀著淡淡藍色光華。
沈洛年看著那些浮現光華的怪字,心中一面想,這些顏色,和四訣顏色似乎不大一樣,文森特的魔法是藍光,並沒有柔凝炁勁的濃重感;瓊的紅光,也不像是葉瑋珊那爆炸性的紅色炁息……更特別的是剛剛杜勒斯的白光,炁息四訣中,根本沒有這種光芒,還挺好看的呢。
至于沃克和基蒂,可就記不大得了……對了,那時門口守護陣應該是基蒂的,記得那是紫光,和黃宗儒那凝結如實的凝訣炁牆根本完全不同,有空得問問這些顏色代表什麼意思。
又過了片刻,瓊和基蒂也悄悄走近旁觀,雖然兩人都沒說話,但這麼站在場中讓人觀賞,沈洛年實在感覺有點古怪。
還好十分鍾很快就過去了,隨著最後一個字符放出藍光,整個魔法陣同時閃出光色,往上泛起,一個數公尺高的藍色光柱,仿佛極光一般地浮動閃耀,籠罩著沈洛年全身。
同時,沈洛年感覺周圍空間古怪地變化著,仿佛人間、仙界起了聯系,有股力量正透過自己,朝仙界傳遞出去。
一般受術締約者,並沒有這麼深刻的感受,只因為沈洛年本身體內充塞著道息,對于這種與仙界的感應本就比一般人敏感,才很清楚這法術的細節。過了片刻,沈洛年發現那股力量似乎在仙界產生了呼應,有股奇異的……也許該稱為靈覺的東西,和自己產生了古怪聯系,那東西似乎很近,但又似乎很遠,也許就像仙界和人界一樣,明明是相連、重迭的,卻又根本上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此時藍色的光芒漸漸往下消退,被另外一種光芒取代,這一瞬間,瓊、基蒂、文森特同時輕呼了一聲,臉上都透出了意外的表情。
怎麼回事?沈洛年見三人都望著自己頭頂上方的霞光,他一時還搞不清楚狀況,直到藍色霞光退到了頸下,另一種光芒開始滲透沈洛年身軀的時候,他才發現讓他們驚呼的原因……那另外一種光色,居然是一種如凝血般的深深暗紅,比血飲袍的暗紅色還要更濃三分,讓人看了頗有點不舒服。
沒花多少時間,暗紅如血的光色,完全取代了那清雅的藍光,浸透了沈洛年全身。地面上所有咒文轉為血色,光柱仍慢慢地往下消退,直到最後連咒文的光色也慢慢散化。片刻後,所有光芒終于全部消失,這片沙灘恢複了原來的模樣,只剩下沈洛年一個人站在這法陣圈中。
這就是締約嗎?現在自己也有了專屬的精靈嗎?確實感覺到有股蘊含著靈覺的力量,纏繞著自己周身……只不過看不到,照輕疾的說法,那東西其實身在仙界,但怎麼總覺得黏在自己附近?他要這樣跟著自己一輩子嗎?沈洛年不禁有點後悔。
他望了望文森特等三人,見三人都傻傻地看著自己,沈洛年不知道這法術到底完成了沒,也不敢開口。兩方正大眼瞪小眼的時候,基蒂突然驚呼一聲說:“失敗了嗎?”
失敗了?沈洛年目光轉了轉,瞄了文森特一眼。
“沒失敗。”瓊透過老花眼鏡,眯著眼睛搖頭說:“已經立下契約、召喚了專屬精靈。”
“那他怎麼和沒事一樣?”基蒂詫異地說。
完成了嗎?沈洛年瞪了文森特一眼。
文森特本來也是有些迷惘,看了沈洛年的神情,突然回神,忙說:“沈先生,可以了。”
“早說嘛!”沈洛年飄了出來,一面望著基蒂說:“怎麼回事?我應該有什麼事?”
“締約消耗的魔力很大啊。”基蒂上下看著沈洛年,迷惘地說:“我和杜勒斯都是締完約就昏倒了呢。”
難怪自己剛剛覺得有點兒累?不過好像還好啊,沈洛年聳聳肩說:“也許我的精靈比較客氣。”
“不是這樣。”文森特看來也很意外,搖頭說:“沈先生的魔力總量似乎特別大,難道變體除了增強體魄,也會增加魔力?”
該不會吧?沈洛年聳聳肩說:“不知道。”
文森特正疑惑地望著沈洛年,基蒂已經興奮地說:“啊!對了,沈先生是變體者,這豈不代表我們可以變體?”
“嗯。”瓊看了文森特一眼,緩緩說:“看來是可以。”
看樣子基蒂並不清楚文森特的打算,但卻瞞不過瓊。沈洛年見文森特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也不多說,只說:“好吧……不過這精靈總跟著自己倒不大習慣。”
“你能感覺得到精靈?”文森特驚問。
正常人不能嗎?沈洛年有點意外。
“開玩笑吧?我花了十年冥思才開始漸漸感覺到耶。”基蒂詫異地說。
瓊開口問:“沈先生,你感覺得到精靈的意念嗎?”
沈洛年搖了搖頭說:“沒有。”
“那似乎又不大像……”瓊說:“我們通常是從意念開始感應的。”
那應該和自己身體對仙界的聯系有關吧。沈洛年不多提此事,反正自己只是個實驗品,又不是真能學魔法,他搖頭說:“去吃東西吧,早點出發,今晚要趕到歲安城。”
“啊!”基蒂忽說:“沈先生入了月影團,應該拋棄掉姓氏啊,要換個新名字嗎?還是就用洛年?這東方名字,念咒語會不大順吧?怎沒先取好?”
沈洛年聽到這話暗暗好笑,瞄著文森特,看他要怎麼解釋。
文森特看到沈洛年的目光,不禁有點尷尬,只說:“基蒂,我會和沈先生討論的,先去吃早餐。”
基蒂畢竟也是神童出身,一開始的興奮過去,慢慢也發覺有些不對,她目光在幾人身上轉了轉,微微皺眉,轉身往人群奔去。
◇◇◇◇
為了避免基蒂和杜勒斯多問,導致文森特難堪,沈洛年除了一開始指引路途外,大部分時間都離眾人頗遠。
文森特等一行人,隨隊而行的時候,並不使用魔法,就這麼慢慢地沿著噩盡島東側往北繞。中午烈日當空的時間,眾人在東北角找個陰涼處小作休息,准備等太陽緩和後,一鼓作氣地走到歲安城。
進食過後,眾人正休息,沈洛年思考片刻,走近文森特等人,打了個招呼。
而文森特似乎已經給其他人一個合理的說法,比較年輕的基蒂和杜勒斯,雖然很好奇地看著沈洛年,卻沒開口說話。
沈洛年看看眾人,開口說:“我不陪你們過去了,只要沿著高原山腳走,大概再走二十多公里,就能看到歲安城,這一路上沒有妖怪,你們又會魔法,應該沒問題。”
“沈先生?”文森特詫異地說:“您另外有事?”
“不是。”沈洛年說:“歲安城那兒負責管理的道武門總門人,說我是采花賊,還說我和妖怪勾結對付人類,所以我不能去,會起沖突。”
基蒂一愣說:“采花賊是什麼?”她中文雖然也說得溜,但畢竟年輕,知道的詞彙有限。
基蒂這麼一問,眾人一下子都說不出話來,最後還是沈洛年自己說:“采花賊,就是強奸犯。”
基蒂只比沈洛年大上幾歲,雖然對他稱不上好感,但卻挺有親近之意,聽到“強奸犯”這三個字,她忍不住瞪大眼說:“不是……不是真的吧?”
“當然不是。”沈洛年哂然說:“不過因為他們有權力,相信的人不少。”
“那應該想辦法證明你的清白啊。”基蒂說。
“太麻煩了。”沈洛年搖頭說:“而且我也無所謂。”
眾人沒想到沈洛年會這麼說,一陣沉默之後,沈洛年又說:“你們最好別提遇過我,就說自己想辦法找去的,會省不少麻煩……除了……”
見沈洛年突然停頓,文森特詢問說:“沈先生?”
和他們說應該沒關系吧?沈洛年想了想說:“你們想變體的話,應該會去找道武門的人……道武門有個‘白宗’,宗長是個姓葉的女孩子,他們是我朋友,人不錯,能力也很強,建議你們找他們合作。至于道武門總門的人,大多都是渾蛋,最好別理會。”
“既然沈先生在道武門有朋友,為什麼還會被人汙蔑呢?”沃克插口問。
“因為白宗他們忙著在世界各地救人,十天前才到歲安城,而且為我和總門起沖突也不好……”沈洛年想想又說:“你們都是天才,腦袋很好,可以的話,幫我朋友出點主意,他們太好心了……媽的,有個笨蛋又太熱血,說不定會被人騙。”
眾人互望了望,最後還是文森特說:“我們如果幫得上忙,會盡力。”
“就這樣吧,麻煩你們了。”沈洛年說。
文森特說:“沈先生這就要走了嗎?”
“對。”沈洛年說:“他們正到處找我,這兒已經離歲安城太近,說不定隨時會遇到搜索隊。”
“你就這麼一個人……”沈洛年雖然能力很強,但看起來也只是個小弟弟而已,基蒂大起同情心,走近兩步說:“以後有什麼計劃嗎?”
“嗯。”沈洛年點點頭說:“我要去找寶物。”
“啊?”眾人都吃了一驚。
“沒什麼,這是我的私事。”沈洛年轉身說:“你們保重。”
“沈先生。”微微弓著身子的瓊,突然說:“請稍等一下。”
正要喚出凱布利的沈洛年一怔說:“怎麼?”
瓊望著沈洛年說:“沈先生精靈擁有的魔力是暗紅色的,很讓人擔心,請你遇到事情之後,多想一陣子再做決定。”
她若不提,自己倒忘了問顏色的事,沈洛年說:“暗紅色怎麼了?”
瓊看了文森特一眼說:“文森特說得比較清楚,你來解釋吧?”
文森特點點頭,接口說:“在締約儀式中,有一部分的魔力借著魔法陣散出,以之吸引精靈前來。這精靈和締約者內心深處的本質會有某種契合,才會願意簽訂契約,而這個本質,會從光色中顯現……一般來說,有紅、藍、黃、白四個基本色,分別代表著不同的個性。”
“對了,瓊是紅的,你是藍的。”沈洛年說:“這些代表什麼?”
文森特說:“顏色代表著一種最內在深沉的基本類別,但知識、修養、身分、習慣,都會影響那個人的表現……所以相同顏色,並不代表會有一樣的個性,只是一個歸納的方向。”
“喔?”沈洛年指著基蒂說:“可是她是紫的,不是那四種。”
“你還記得啊。”基蒂露出笑容說:“所以我的本質,在紅、藍之間,比較偏藍。”
原來是這樣,沈洛年點頭望向沃克說:“你的顏色呢?”
“橙色。”沃克說:“紅、黃之間,偏黃。”
“好吧……簡單點解釋?”沈洛年望著文森特說。
文森特說:“紅色表示熱情、膽識、勇氣;黃色代表忠誠、勤勞、敦厚;藍色是精明、冷靜、公正;白色是自信、抱負與節制……各自的缺點就先不提。”
這麼多誰會去記?沈洛年直接問重點說:“暗紅呢?”
“應該不會有這種顏色。”文森特苦笑說。
“嘎?”沈洛年大皺眉頭,自己真是怪物嗎?
“其實還有一種顏色……”文森特說:“就是黑色。”
既然有白,理當有黑,沈洛年點頭說:“黑代表怎麼回事?”
“黑色代表無序、失控、破壞。”文森特說:“雖然教養、禮儀和知識,可以做一定程度的約束,但本質偏黑的人還是十分危險,所以這種顏色若是在締約時出現,過去的慣例是不會傳授此人魔法。”
壞蛋就對了?沈洛年懂了,點頭說:“所以我是黑、紅之間,然後偏黑?”這也挺有可能,自己確實不是好人,反正本來就學不會,不教也沒差。
“任何顏色被黑色混上,又怎還能顯色?”文森特苦笑說:“所以我們才說,沒聽過這種顏色。”
那到底是怎樣?說來說去還是等于沒說。沈洛年搖搖頭正想告辭,瓊再度開口說:“沈先生,關于這光色,我有些猜測。”
“請說。”沈洛年望著瓊說。
瓊緩緩走近,握著沈洛年的手,凝視著他的眼睛說:“我認為,這少見的暗紅色,代表著你心中雖然有黑暗的一面,這黑暗卻掩不住強烈的熱情與勇氣……但紅色的缺點是狂野、粗疏和暴躁,希望你別讓這部分的情緒,掩蓋了你的靈智。”
就算對方只是個老婆婆,沈洛年仍不大習慣和人這樣接觸。他輕輕抽出手笑說:“說不定其實是黑暗掩不住我的狂野、粗疏和暴躁呢?”
瓊搖搖頭說:“那你就不會拯救我們了。”
“這可難說,我也只是剛好碰上。”沈洛年說。
“文森特。”瓊回頭說:“我想教沈先生一個咒語,可以嗎?”
文森特微微一愣,有點為難地說:“瓊?”
“沈先生幫了大忙,又自願幫忙測試,解決了一個大疑惑……我們也沒什麼可報答的。”瓊說。
“不用啦。”沈洛年說:“咒語我學不會。”
“一直念下去,加上定期冥思,精靈總有一天會懂的。”瓊說。
媽啦,我才沒這耐心!沈洛年正想拒絕,卻聽文森特說:“瓊,你想教他哪種咒語?”
“守護陣。”瓊說:“就算學會了,也對人無害。”
“瓊阿婆,我沒這耐心啦。”沈洛年又插口說。
文森特似乎有點意動,沉吟間,瓊又說:“我本質也是難以控制、容易失控的紅色,當初老師教我魔法的時候,也從守護術開始的。”
不理我?沈洛年正瞪眼,文森特已經點頭說:“好吧。”
瓊一喜,回頭拉著沈洛年往外走,一面說:“我來教你。”
“阿婆,我真的很沒耐心,不會去冥思啦。”沈洛年苦著臉說。
“我知道,我也是紅色的,也很沒耐心。”瓊微笑說。
“呃……”沈洛年愣了愣說:“但是聽說你和精靈幾乎已經到合為一體的境界了。”
“合為一體?還早呢,不過只要每天花幾個小時,確實會漸漸感到不同之處。”瓊搖搖頭又說:“我們雖然沒耐心,但是若對某件事起了興趣,又感覺得到進展,往往會比其他人都還狂熱,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比如最近這幾個月,就有點過度沉迷于鍛煉精智力,不過這也是頭痛痛怕了……沈洛年想了想說:“可是……再怎麼樣也要幾十年吧?我恐怕沒興趣開始。”
“應該不用這麼久。”瓊說:“你只學一種咒語,精靈容易分辨,幾年內應該就稍有感應,可以試著運用。”
幾年也很久啊!沈洛年皺眉說:“說實在話,這對我幫助不大吧?為什麼一定要我學?”
瓊遲疑了一下,終于說:“冥思對心靈修養很有幫助,我現在就比年輕時有耐心多了。”
“呿。”沈洛年搖頭說:“不用了阿婆。”有時間的話,還不如鍛煉精智力,誰有空花十幾年冥思?
“拜托你學好嗎?”瓊抓著沈洛年的手說:“看到你的光色和言語,我很擔心……你還年輕,這麼早就憤世嫉俗、遺世獨立,不是好事。”
沈洛年正想拒絕,但見對方弓著身子、老態龍鍾地懇求自己,又有些不忍。想了想,沈洛年說:“好啦,我學就是了。”反正自己以後不練習她也不知道,花點時間讓這老人家安心,就當是做善事。
瓊松了一口氣,開口說:“那好,我教你三組最基本的咒語,首先是起始咒——‘美納姿·洛年,恩所茲·佩索’,之後是守護陣咒‘歐爾·歐索·烏登’,最後是三個強度咒,在這兒表示范圍大小,分別是‘戴格’、‘肯納茲·戴格’和‘蘇里薩姿·肯納茲·戴格’。”
沈洛年直了眼睛,傻了幾秒才說:“不會是要我把這些嘰哩咕嚕背起來吧?”
“當然要啊,我從起始咒開始解釋。”瓊說:“每個咒詞,都有很多不同的意思,不同組合下,會產生不同的效果,我只教你用得到的意思……美納姿在這兒是‘自己’,恩所茲是‘言語’,佩索是‘超自然力’,加上你的名字洛年,合起來就是‘藉我洛年之語,釋放魔力’的意思。這是每一個口誦魔法咒語的起始咒,和精靈交流到一個程度之後,可以慢慢簡化、省略掉起始咒。”
沈洛年腦海一片空白,愣了愣才說:“喔。”
瓊可沒這麼好應付,她臉微沉說:“我剛說什麼?你說一次。”
“呃?”沈洛年沒想到被抓包,苦著臉說:“阿婆,能不能不學啊?”
“不行,你答應我了。”瓊瞪眼說:“還有,叫瓊就好,不要叫阿婆!”
“嘖,好啦!”沈洛年倒不好不認帳,只好說:“那你再說一次,慢一點。”
瓊經過數十年冥思,果然已經很有耐心,她露出滿是皺紋的笑容,慢慢地重說了一次。
就這麼過了一個多小時,沈洛年總算勉強把一個守護陣的三種變化背起來,還學會了與精靈溝通的冥思方式,他念咒語的口音理所當然地不准,瓊雖然指點了許久,沈洛年總是分不出自己和瓊念的音調哪兒不同,也只能將就死記。
直到文森特等人再度走近,沈洛年一轉頭,見那群村民也紛紛起身,他如逢大赦,忙說:“瓊,你們該出發了。”
瓊一怔,回頭看了看說:“你的語調還差很遠……”
“沒關系啦。”沈洛年隨口說:“讓精靈去悟,久了他就會聽懂了。”
瓊也不知該怎麼說,只好再多說了幾個重點,直到文森特等人都走了過來,瓊終于停口。
沈洛年可有點感激其他人的出現,連忙過去道別,最後才又和瓊說:“我走啦,瓊。”
“要記得每天冥思。”瓊說。
瘋子才每天冥思!沈洛年不回答這句話,只揮揮手飄起說:“再見了。”話聲一落,他讓凱布利托起自己,迅速地向著空中騰起,往西方掠去。
見沈洛年過沒幾秒便消失在山巔,杜勒斯忍不住走近說:“瓊,暗紅色真是那意思嗎?”
“杜勒斯。”瓊摸了摸杜勒斯的頭,微笑說:“你覺得沈先生是好人還是壞人?”
“沈大哥……應該是好人吧?”杜勒斯沒什麼把握地說。
“我也相信他是好人。”瓊說。
杜勒斯懂了,點頭說:“既然他是好人,暗紅色就只能那樣解釋了。”
“文森特。”沃克說:“只剩二十多公里,要不要用魔法讓大家快點到?”
文森特搖搖頭說:“魔力的量有限,補充又需要充分的休息,而且既然距城市近了,為避免困擾,我們能不用還是盡量別用。”
“文森特。”基蒂說:“這世界變成這樣,我們應該不用繼續隱瞞魔法的能力了吧?應該不會被排斥了……而且我們不是想變體嗎?若不說出魔法,道武門怎會願意?”
文森特沉吟說:“這話沒錯,但一說出口,我們的魔法難免為人所用……既然那‘歲安城’有幾股不同勢力,我們會魔法的事情,最好還是先保密,過一段時間再說。沃克,記得提醒村人一聲,請大家守密一段時間。”
“是。”沃克說。
“咦?沈大哥不是說白宗是好人嗎?”杜勒斯問。
“雖然沈先生對我們有恩,但仍不可盡信人言,我們自己得先觀察。”文森特說。
“喔。”杜勒斯畢竟早熟,一點就通,點點頭沒繼續問下去。
◇◇◇◇
接近傍晚的時間,文森特一行人,終于繞過了東北方海岸,遠遠看到了一個仿佛城牆般的龐大建築物,上下里外似乎正有不少人忙碌地工作。
文森特等人一陣興奮,加快腳步的同時,卻見兩道黑影倏然從那城牆後冒起,展翅飛近,在高空中盤旋兩圈後,逐漸下落,朝眾人接近。
那兩道黑影,雖然有著人類的軀體,穿著人類的衣褲,卻張著巨大的鳥翼,身上、臉上披著細密的絨毛,兩眼圓滾滾地看著眾人,看來正是妖怪。村民們當然是縮成一團,文森特等人站在前方,心中也頗為驚慌,沈洛年明明說這兒是人類的居所,怎麼冒出了妖怪?而對方似無惡意,該不該先出手?
“你們是人類嗎?”那鳥妖吐出了女子聲音,古怪的是,居然說的是有點生澀的英語。
不知道什麼原因,一路上,遇到友善、願意說話的妖怪,幾乎說的都是中文,不過妖怪想說什麼語言都無所謂,肯說話就好,文森特忙用英文回答:“我們是人類。”
這時從城市那端,一群人影快速奔了出來,朝這方面接近。兩個鳥形妖怪對看一眼,飄到眾人面前落下,看眾人害怕的模樣,她們聳聳肩,身上的鳥羽漸漸消退,臉上絨毛跟著消失,露出年輕秀麗的東方臉孔,巨翼也緩緩縮化為柔美的女子手臂。女子把身後的短披肩攏到胸口,遮掩住腋下的裸露肌膚,用英文微笑說:“別怕,我們不是怪物……嗯……我們英文,只會一點點,請等一下。”
見女子是東方面孔,文森特幾種語言交錯地說:“中文,或者韓文、日文我們都會說。”
“喔?老先生會這麼多語言?”較高的那名女子一喜,笑嘻嘻地換中文說:“會說酖族語嗎?”
文森特一愣間,那女子一笑說:“我開玩笑啦,我們是白宗引仙部隊中的千羽支隊,我叫昌珠。”
另一名女子微笑接口說:“我是羅紅,你們沒有炁息呢,都是普通人嗎?怎能找到這兒來?”
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白宗人了?文森特正想說話,從城那端,三十余名持劍軍裝隊伍正快速奔近,女子回頭一笑說:“總門派人來了……總之到這兒就安全了,放心吧,讓他們接你們,我們回去輪值。”接著兩人再度仙化展翅,朝城牆那端飛去。
那兩名女子飛過軍裝隊伍的時候,上下兩方還笑嘻嘻地交換了幾句,看來關系頗良好,杜勒斯看了有點迷惑,拉了拉基蒂的手說:“基蒂,白宗和總門關系好像不錯?”
“只看這樣還看不出來,而且剛那兩個白宗的口音,不像是台灣人。”基蒂微微搖頭,一面說:“先別提這些事了。”
“嗯。”杜勒斯忙點頭,一面閉上了嘴。
不久之後,那群穿著軍裝的總門部隊趕至,文森特、瓊、沃克當即迎上,和對方溝通與自我介紹。
溝通的過程中,雖然那些部隊不時用疑惑的目光看著眾人,似乎對這群普通人能靠著自己找來噩盡島歲安城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但後來也被文森特說服了,總門部隊當下領著眾人往歲安城走,一面在旁護衛。
“聽說這兒也有幾萬美國人。”沃克這時退了回來,低聲對基蒂、杜勒斯以及其他村民說:“大多是夏威夷歐胡島遷來的,他們會把我們帶去那地區居住。”
“那就太好了。”基蒂看剛剛那些總門部隊也都是東方人,其實頗有點擔心風俗不同,住起來不適應。
“不過這兒還是黃種人居多。”沃克說:“其中大概有一半是台灣人。”
“那不就是沈……”基蒂頓了頓說:“不就是他來的地方嗎?居然這麼多人活著?”
“聽說白宗領頭的十幾人,也是出自台灣。”沃克說:“為什麼救來的台灣人特別多就不清楚了。”
“大哥說他們到處救人啊。”杜勒斯說:“從故鄉開始很正常吧。”
“不過能護住這麼多人,應該不是十幾個人能辦到的。”沃克頓了頓說:“反正以後慢慢就會了解,不急于一時。”
基蒂與杜勒斯同時點了點頭,都安靜了下來。
眾人一面走,一面遠遠望著那人類建造的都市,這近一年來的提心吊膽生活,是不是終于要告一段落?這被稱為噩盡島的地方,是不是真的能把人類的噩夢終結掉?

上篇:第十章 我當然不是天才     下篇:第二章 臉皮還真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