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五章 你們這群渾蛋只看洋片嗎?  
   
第五章 你們這群渾蛋只看洋片嗎?

跑了百余公尺,沈洛年把劉巧雯放在一片漆黑的地底下,低聲說:“別出聲躲好,敵人應該暫時不會找你。”
“你要干什麼?”劉巧雯低聲說。
“直接上去要人。”沈洛年話聲一落,斜飄往上飛,朝感應的狄靜位置,一把抓了過去。
劉巧雯話還沒說完,眼見沈洛年轉頭就走,她又不敢開口大喊,忍不住輕頓了頓足,暗罵沈洛年。
沈洛年本就不是偷偷摸摸的個性,一路摸進來到處偷聽,已經忍耐了很久,雖然還沒找到狄純,但既然救劉巧雯時形跡已經敗露,索性直接要人。
不過要人之前,先宰了那老太婆再說。沈洛年左手凝聚著闇靈之力,正要抓破木板,突然一股銳利快速的炁息從側面爆起,對著這方向穿來。沈洛年心中一驚,閃身急飄兩公尺,同一瞬間剛剛那處木板地面倏然爆開,一把帶著黃光的長劍戳了個空,倏然又收了回去,狄靜也已經閃開了原來的位置。
“誰?出來!”上面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同一瞬間,警鍾往外急傳,四面都傳出了人們奔跑的聲音。
媽的,居然被發現了?自己可沒運妖炁,難道有人能感覺到闇靈之力?
而且就算離息壤土有一段距離,這兒畢竟靠近宇定高原,仍是道息較少之處,總門有人能這麼厲害?沈洛年心中有些意外,但這時若不上去,對方可能就會派人下來搜索,要是和敵人在下面亂打,未必能護住劉巧雯。
當下沈洛年不再收斂炁息,他喚出凱布利,聚集妖炁往上飄出,落在那木質地面上。
這兒是這地下空間的正中央,除離上方有五公尺遠之外,是個長寬約二十公尺的大空間,此時周圍已經聚集了幾十個人,外面還有更多人正在聚集……其中為首的,正是狄靜與高輝,另外還有賀武、牛亮等幾個星部高手熟面孔。
“果然是這姓沈的小子。”狄靜哼了一聲說:“開風口。”
號令一出,也不知怎麼弄的,通道間突然刮來一陣陣強風,原本有點郁悶的地下室空氣,一掃而空。
舒服多了,他們應該常開這風口才對,不過能彙集風力的設計,那門戶應該不小,開著恐怕會泄露秘密吧?那為什麼突然開了?
沈洛年正迷惑,卻聽狄靜說:“這次你別想靠著霧逃跑。”
對喔,差點忘了自己還有這招,不過沒關系,真要逃還有金烏珠,沈洛年倒不急著用,望向狄靜說:“小純呢?”
“你還在作夢?”狄靜哼聲說:“把這小子拿下。”
先殺再討人也是可以,眼見周圍的變體部隊群拿著武器接近,沈洛年目光一寒,正要動手,頂著個光頭的高輝突然喊:“且慢。”
“高部長?”狄靜有點意外。
“狄部長,請讓我先和這年輕人談談。”高輝說。
變體部隊十之八九都是高輝所管束,他一開口,部隊自然退了下去。
反正此時沈洛年已經被重重圍困,狄靜也不介意,手虛引說:“請。”
高輝踏前兩步,凝視著沈洛年,還沒開口,沈洛年反而先說:“剛那一劍,是你刺的?”
高輝微微一怔說:“是。”
“怎麼發現我的?”沈洛年說:“我並沒凝集炁息。”
高輝停了幾秒,這才開口說:“也許可以說是……殺氣。”
媽的,拍電影嗎?真有這種東西?沈洛年瞪眼說:“真的假的?”
“我練武養炁五十余年,對外在的感應本來就比一般人靈敏。”高輝哂然說:“說殺氣太過籠統,或者可以說是一種神意、氣勢、精魄的綜合……不過沈先生還多帶了一些古怪的感覺,和一般人不同。”
說得好像真的?沈洛年說:“你的意思是,就算有人遠遠偷襲你也會知道。”
“要提高注意力才行。”高輝說:“剛有消息傳來,說囚室底下出現妖怪……我雖然正與狄部長商議,對木板底下,自是多花了點心神。”
沈洛年皺眉說:“你的煉炁法,確實不大一樣。”
“我修煉的本是古傳正法,和白宗那種速成的邪門歪道自然不同。”高輝左手一擺說:“沈先生,還是談正事吧。”
“也好。”沈洛年一板臉說:“把小純交出來!”
這話一說,也不知道誰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跟著這分笑意傳到每個人身上,有人哈哈大笑,也有人苦笑搖頭,他們眼看沈洛年被眾人如此圍困,居然還大言不慚,也算難得。
高輝只微微搖了搖頭說:“看在曾共抗刑天的份上,沈先生若答應從此不再干涉本門事務,我願向狄部長求個情,放過沈先生,日後總門還會並替沈先生平反,不讓世人對你繼續誤解。”說到這兒,他一面看了狄部長一眼。
除狄純之事以外,狄靜和沈洛年確實也沒什麼仇怨。她目光一轉,微笑說:“那就要看沈先生的意思了。”
“別啰嗦了。”沈洛年搖頭說:“不放小純出來,就上吧。”
“這小子傻了?敬酒不吃……”狄靜說到一半,一個女子湊到她耳旁低聲說了幾句,她臉色一變說:“這小子殺了童安?還帶走了劉巧雯?”
“真有此事?”高輝回頭問。
“我們已經發現了五具尸體,恐怕都是這小子干的。”另外有個人回答。
剛剛高輝和狄靜討論正事,雖然有人稟告出事,卻沒聽細節,聽到這消息,高輝臉色微變,搖搖頭往後退說:“既然如此,沒什麼好說的了……沈先生,這兒都是總門精銳,和一般變體者並不相同,如果想活下去,最好束手就縛。”
沈洛年感覺得出來,這些人炁息和一般變體者確實不同,總門數千變體者努力殺鑿齒取得的妖質,看來都先分配給了精銳部隊……不過沈洛年倒還不怕這些人,只有高輝的能力比較看不透,也不知道和那種經脈運炁法有沒有關系。
見沈洛年不吭聲,狄靜沒了耐心,冷哼說:“拿下了,死活不論。”
這話一說,幾道劍炁高速地朝沈洛年飛射,沈洛年道息外激,散化了對方劍炁,他臉一沉,身形閃現間,對著狄靜撲了過去,只要拿下這老太婆,不怕問不出狄純的位置,也省得多殺旁人。
但這些人若一對一可能誰也抓不到沈洛年,人一多,幾十把劍四面八方地砍來,可不大好閃避,當初被鑿齒圍困,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逼出闇靈之力。
不過現在沈洛年的精智力又有提升,相對使得時間能力提高。他聚精會神,在人群中左穿右穿,仿佛有好幾個身影,又仿佛每個都是虛影,在眾人一陣眼花下,他已經竄出人群,直逼狄靜。
狄靜臉色一變,拔出腰間短劍,朝沈洛年飛刺。不過她雖然也吸收了不少妖質,畢竟年事已高,戰斗又非強項,和那些精銳相比,並沒有強到哪兒去,只見沈洛年有如鬼魅般地閃過這一劍,左手正要抓向狄靜的喉嚨。
就在這一瞬間,一束黃光爆起,高輝身劍合一,以極快速度劃破空間,飛射沈洛年左側耳門。
這一下若被刺入,可是馬上喪命,沈洛年不敢托大,低身一閃,扭身換形,一下子冒出數道人影,分而後合,匕首對著高輝後頸揮。
但沈洛年動作雖快,專修輕訣的高輝也不慢,他長劍曼妙地一旋,恰到好處地擋住了沈洛年這一匕,沈洛年此時身子奇輕,和對方這麼一碰,不由自主地往外飄震,高輝則一扭身,繼續對沈洛年追擊。
沈洛年當下運起凱布利妖炁,迅疾扭轉旁閃,避開高輝長劍,匕首橫切中路,攻擊高輝右腋。
不過高輝似乎完全不受幻影所惑,長劍已先一步轉向,朝沈洛年匕首揮。沈洛年從沒遇過這種對手,大惑不解的同時,把時間能力再度調高三分,一面閃避著劍法,一面覷准了空隙,對著高輝攻擊。
不過沈洛年一變招,高輝馬上相應變招,沈洛年動作雖快,高輝卻似乎總是知道他攻擊的方位,兩方身軀在窄小空間中迅速地互換,一瞬間連續七、八個變式,沈洛年漸感手忙腳亂,他終于忍不住後旋飛騰,還連變了好幾個方位,才閃開高輝的追擊。
這是怎麼回事?當初和壺谷族長、山魈近身搏斗,似乎還沒這麼驚險?沈洛年一時之間不敢接近,詫異地繞著高輝飛旋,不敢定在一個地方。
沈洛年不接戰,高輝卻也追不上他,他凝在場中,目光也不隨著沈洛年移動,只緩緩說:“沈先生,你動作太單調了。”
這是什麼意思?沈洛年沒想到自己連高輝也打不過……還好其他人好像沒這種造詣,若多幾個,今日可真會死在這兒。
要先逃離嗎?沈洛年目光四面掃過,見幾個出口都堵了不少人,連通往地下那個洞都有人看守,若和人稍一糾纏,這禿頭佬想必馬上殺來,也很難順利逃脫,而他和自己打斗根本不用眼睛,金烏珠想必也無用,這可真有點麻煩。
高輝站在場中,也不急著追擊沈洛年,只緩緩說:“你們都注意了,古傳武術,對妖怪用途不大,但既然千錘百煉了數千年,對人類還是有用。白宗一脈不修武技,只學幾招單純的套路,只要夠用心,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他們的招式變化,就算對方速度更快或本力更大,也不難對付。”
“是。”周圍眾人整齊地應了一聲。
原來是因為自己功夫太爛,才打不過這老頭?沈洛年哼了一聲說:“我不是白宗的。”跟著身形急閃,化為五道身影,再度朝高輝撲去。
高輝依然不受沈洛年幻影所惑,長劍順著沈洛年來勢抖出三朵劍花,劍花未散之際,他長劍一扭,已針對沈洛年襲來的方位刺去。沈洛年連忙變招相應,兩方又糾纏了幾個回合,依然是沈洛年被迫著往外閃避,這次還差點被長劍掃過胸口。
這老頭確實厲害,當初他體內妖質和一般變體者差不多,就已能和刑天對干,而這時他的炁息量潛藏難測,不知有多大威力。單從速度判斷,恐怕已不下于引仙後的侯添良、張志文。
要改用闇靈之力對付嗎?這種劍勢,就算全身布滿闇靈之力,恐怕也沒法護住自己軀體,而且閃避速度還會變慢……不過在那種狀態下,除了幾個要害,被劍戳個幾下倒是無傷大雅……
沈洛年還沒考慮清楚,狄靜遠遠地下令:“宿衛上去幫忙,別讓這小子鑽來鑽去。”
狄靜話聲一落,二十多個人散在四面圍上,這麼一來,高輝倒沒這麼容易追近沈洛年,不過沈洛年想毫無阻滯地換位卻也不是這麼容易,高層次的時間能力又不能使用過久……
高輝看看戰況,倒不急著參戰。他擋在狄靜前面,皺眉說:“你們小心點,這小子速度普通,但換位動作快得古怪,記得多采守勢,不求有功、先求無過。”
“是。”眾人一起應聲,手中長劍飛舞盤旋,化為幾十道護身光圈,從四面八方追擊著沈洛年。
這些家伙遠不如高輝,若只有一、兩個,還不是轉眼就殺了,但現在這樣可有點麻煩……沈洛年一面飛掠,一面忍不住喊:“狄老太婆,你真的不放小純?”
“廢話。”狄靜面無表情地說。
“媽的,是你們逼我的!”沈洛年把匕首收回腰間,兩臂黑氣一騰,朝最近的一個變體者抓去。
這些人看沈洛年閃來閃去,倒沒想到沈洛年突然換了動作,一愣間,兩、三把長劍連忙轉向攻擊。
“小心!”高輝看沈洛年戰斗方式突變,也感不妙,喊聲中揮劍朝場中急撲。
就在這一瞬間,沈洛年右手隔開兩把長劍,左掌抓到其中一人,闇靈之氣透入的同時,將那人往外飛甩,折向再對另一人撲去。
這些人速度雖然不慢,但炁息強度遠不如高輝,武器威脅不大,沈洛年心中一定,兩臂仿佛兩根鐵條,揮打之間對方長劍完全無法應對,一眨眼又有兩人被沈洛年抓倒甩出。
此時高輝已經逼近,他低喝一聲,長劍迅如電閃,對沈洛年後腦飛刺。
和這老頭一纏上,恐怕沒完沒了。沈洛年騰身急飛,往躲入人群的狄靜沖,一面大吼:“臭老太婆,我就殺到你放人!”
這一鑽入人堆,四面長短劍紛至,沈洛年縱然比之前稍慢一些,仍比大多數人快,加上時間能力的配合,他就這麼在人堆中左穿右插,只見變體者一個個冒出白霧,化作干尸倒下。高輝雖然速度不比沈洛年慢,在人群中穿梭的能力卻遠遠不如,自然追不上。不到半分鍾時間,屋中已經倒下了二十多人。
雖然尸體一個個冒起白霧,但很快就被穿堂的疾風吹散,眾人看著地上的干尸,漸漸起了恐慌,有人驚呼:“這是什麼功夫?”“吸血鬼?”“快殺了這家伙。”
僵尸啦!你們這群渾蛋只看洋片嗎?沈洛年眼看周圍敵人紛紛擠進,幾十支劍前後左右刺來,周圍無處可鑽。他騰身飛掠,正要轉向的那一刹那,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炁息凝聚在一點,迅疾地從身後穿來。
媽的,這老頭速度有這麼快嗎?沈洛年凌空急閃,但此時兩臂沒法完全輕化,速度還是比剛剛慢了些許,掌握先機的高輝也早已相應變化了方位,這一劍終于刺入沈洛年左腰。
這兒可是要害,沈洛年一疼間,身形不由得一慢,高輝動作未停,刺入後長劍往右急甩,在沈洛年脫離之前,長劍切削而出,斷去了沈洛年半截脊骨。
一陣劇痛傳來的同時,沈洛年下半截身體失去知覺,身子往下一軟,眼看四面刀劍劈來,他別無他法,闇靈之力彌漫全身,身子陡然僵直,黑氣彌漫間,他硬邦邦地一彈,震開周圍刀劍,轉身對高輝撲去。
高輝還不清楚剛剛那一劍有多大效果,眼見沈洛年轉身帶著一股強大壓力襲來,他扭身之際長劍再舉,對沈洛年右胸破綻直刺。
怎知本來完全不讓任何武器碰上身軀的沈洛年,這時突然不閃不避,就這麼高速撞來,而且剛剛沈洛年雖轉折奇快,極速卻未必多快,此時卻完全不同,雖是直線飛行,卻如電閃一般。高輝一怔間,長劍已穿入沈洛年胸口,但同一時間,沈洛年右手也抓入高輝左胸,直接把闇靈之力注入對方心髒。
高輝松手扔劍、翻身後摔的同時,渾身布滿闇靈之力的沈洛年,心中殺意大起,他也不管胸口還插著一把長劍,狂叫一聲,就這麼朝周圍不閃不避地殺去。
這兒可是道息不足之處,沈洛年全身散出強大闇靈之氣的狀態下,除高輝之外,其他人就算全力刺削,也頂多在他僵硬的身軀上砍出一道道流不出血的傷痕。只見他全身黑氣彌漫,仿佛死人般地在空中僵直飛舞、四面屠殺,只要被他那兩只冒著黑氣的手掌抓上,下一刻就冒出白霧,化為干尸,眼看死人漸漸比活人還多,周圍的星部精銳越打越驚,也不知道誰先喊了一聲,眾人紛紛往外逃。
沈洛年正想繼續殺,突然眼角撇到也正倉皇往外躲的狄靜。他猛然回過神,想起正事,當下轉身飛撲,一把抓住狄靜的脖子,干啞著說:“還跑?”
狄靜感覺沈洛年那仿佛鋼爪的手掌,正冷冰冰、硬邦邦地緊緊抓扣著自己喉嚨,她目光轉過,望著沈洛年那仿佛死人一般的面孔,看著還插在他胸口的長劍,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說:“你……你……是人、是鬼?”
“小純呢?”沈洛年手一緊。
這一握,狄靜舌頭被逼得往外吐,說不出話來,她慘白著臉,往西邊一扇門指了指。
沈洛年二話不說,往那方向急飛,連續轟破了兩扇門戶,果然看到穿著息壤衣的狄純,正被軟禁在房間中。
狄純聽見轟然巨響,轉頭張望,看到沈洛年先是一喜,但看到沈洛年恐怖的表情和體態,還有那把插在胸口的長劍,不禁驚呼出聲。
又嚇到了嗎?這也沒辦法,這時可不能恢複,自己脊椎斷了半截,身上到處都是傷口,若恢複正常狀態,就算道息恢複能力驚人,也得躺幾天不能動。沈洛年只能盡量把黑氣收斂,一面把右胸口的長劍拔出扔地,飄近罵:“你這丫頭真麻煩!干嘛被抓?”
“洛……洛年……我……”狄純忍不住哭了出來。
“又哭,愛哭鬼。”沈洛年手一劃,把狄純身上息壤衣的鎖頭破壞,一面說:“脫下,跟我出來!”一面往外飛。
且不管狄純哭哭啼啼地追著跑,沈洛年再度回到那遍地死尸的地方,卻見劉巧雯正站在場中,驚懼慌張地看著周圍的死人。
沈洛年知道,自從上面發出一連串慘叫的同時,劉巧雯就忍不住脫去息壤衣引炁了,反正這時飛上來也恰到好處,不過兩方目光一對,他從劉巧雯目光中,一樣看到滿滿的恐懼。
也許是因為害怕,劉巧雯不敢和沈洛年目光對視,轉頭望向狄純,兩人過去還沒機會碰面,剛有點陌生地點了點頭,劉巧雯才低聲說:“這就是以前的門主——小純?”
“這位是誰?”狄純感覺害羞,抹了抹淚,縮在沈洛年身後問。
“這是巧雯姊,也是來救你的。”沈洛年說:“脫困再說。”
“洛年等等。”劉巧雯慌張地說:“齊哥借給我一個鏡子,被搜走了,那東西很重要……你知道那東西嗎?”
很重要的鏡子……剛剛狄靜說的就是這個?沈洛年恍然大悟,罵說:“媽的!該在高輝身上,難怪這老禿頭變這麼強。”
劉巧雯一聽,連忙尋找高輝的干尸,還好他腦上無毛,不難辨認,否則看著這大片面目全非的尸體,可不容易分辨長相。
望著高輝的尸身,沈洛年回想起剛剛那一戰,仍不免有些驚心,若是在道息更豐沛的地方與高輝沖突,自己就算使用闇靈之力,恐怕也不是這老頭的對手。但換個角度來說——高輝雖然有強大的實戰技巧,但面對具有強大妖炁的妖怪,這老頭無法近身,什麼精妙招式都沒用,自己反而可以借著道息應付。
也就是說,自己欠缺而高輝在行的部分,就在于與人戰斗時的招式技巧?今日若換成賴一心,說不定就知道該怎麼應付高輝。
沈洛年思考時,劉巧雯已收回洛年之鏡,一面懊惱地說:“我那時不知事跡敗露,被人制住搜了出來,完全沒用到。”
“走吧。”總之先離開險地再說,沈洛年當先往外走。
“洛年。”狄純追上說:“為什麼還要抓著小靜?放了她好嗎?”
“我還有話問她。”沈洛年這才想起左手還抓提著人。他敲昏了狄靜,扔給劉巧雯說:“上面可能有敵人攔路,巧雯姊幫我帶一下。”
劉巧雯早已撿了支死人短劍,當下以炁息托帶昏迷的狄靜,跟著往外走。
◇◇◇◇
三人奔到入口樓梯,沈洛年抬起頭,停了停說:“上面似乎都是人,你們晚點再上去。”
“洛年,小心。”狄純忙說。
“小心?”沈洛年哼了一聲說:“確實要小心,別忍不住殺太多人。”話聲一落,沈洛年身上冒起黑氣,往上方飄。
兩人聽著沈洛年冷酷的言語,心中都不禁打了個突。劉巧雯看著狄純的臉色,試探地說:“小純……你看過洛年這模樣嗎?”
狄純害怕地點點頭說:“一次。”
“所以……會恢複正常?”劉巧雯說。
“會的,一定會的。”狄純忙說。
“那就好。”劉巧雯苦笑說:“這不知是什麼功夫,那模樣實在不大像人……”
“剛剛地上那些……都是洛年殺的嗎?”狄純難過地說:“都……都是我害的。”
劉巧雯看狄純的模樣,也有點不忍心。她伸手輕揉了揉狄純的頭,歎口氣說:“別難過了。”而就在這一瞬間,一連串槍響從上方傳來,兩人不禁同時抬頭往上望,不知沈洛年能不能應付這種武器的攻擊?
卻是沈洛年剛飄上去,一堆槍火馬上朝他狂射,但在闇靈之力護體的狀況下,這些槍彈怎會有效?而這些人都被息壤磚逼得幾乎沒了炁息,實在沒什麼威脅。沈洛年忍著心中那股殺意,隨手亂揮、亂砸,抓到人就往外摔,從房里打到房外,把周圍百多人打得雞飛狗跳,到處逃命,不過幾分鍾時間,周圍又是空無一人。
沈洛年正想回頭叫人,突然心中一警,轉頭往東瞧,看清來人之後,表情這才放松下來……卻是賴一心領頭的白宗眾人正往這兒飛掠,而同一時間,以輕疾和白宗取得聯系的劉巧雯,也帶著狄純、狄靜飄上地道,從屋中走出。
沖來的除了葉瑋珊等老朋友之外,白玄藍也來了。白宗眾人看到沈洛年與劉、狄兩人先是大喜,但仔細一看沈洛年宛如死尸般的臉色和渾身黑氣,又不免大驚,不過眾人還沒來得及開口,數千名帶著槍彈的變體部隊,已經把這附近團團包圍,當初見過的那位日部秘書——周光,在眾人簇擁下走出,沉聲說:“白宗諸位,為何無端殺入總門月部行館?還不放下狄部長?”
廢話真多,沈洛年正想沖出去,葉瑋珊已經開口說:“總門無端囚禁本宗弟子狄純,有何用意?”
周光雖沒看過狄純,但也知道傀儡門主的事,他目光一轉說:“這明明是我們狄部長的孫女啊!莫非只是一場誤會?你們先放了狄部長,我們慢慢分辨。”
“我不是小靜的孫女。”狄純不敢大聲,只囁嚅地說。
“聽見沒有?小純說不是!”瑪蓮提著彎刀罵:“你以為拿著槍我們就怕你嗎?”
“沈先生、白宗諸位,此時外有鑿齒,我們不宜內斗,請你們馬上棄械投降,若查明只是誤會,我們保證不會冒犯諸位。”周光手一舉,周圍的槍械都舉了起來,對著場中眾人。
早已經引仙的黃宗儒,棍子一舉,兩道淡淡紫光漫出,把大多數人包了起來,一面說:“洛年進來。”
“我沒關系,你們擋得住槍彈嗎?”沈洛年回頭低聲問。
“沒試過。”黃宗儒說:“不過既然還能引仙,炁牆內應該沒問題……能支持多久倒不知道。”
“周秘書!”葉瑋珊喊:“你有把握攔得住我們嗎?總門真要和白宗決裂?”
總門那兒早已知道,白宗首腦人物有古怪方法能在這息壤建的城內引聚炁息,只是一直不明原因,直到不久前,他們從劉巧雯那兒取得“洛年之鏡”,才發現應與那東西有關,只不料那東西才剛到手,還沒開始研究,一轉眼又被沈洛年搶了回去。
周光眼見白宗眾人不只能聚炁,還能引仙,子彈到底對白宗首腦群有沒有用,他其實也沒什麼把握,但總不能就這樣放了眾人。周光心念一轉說:“這樣吧,我們各讓一步,你們把狄部長和她孫女留下,我們恭送白宗諸位離開。”
狄靜要不要帶走無傷大雅,狄純可萬萬不能留下。葉瑋珊搖頭說:“我們不能把白宗子弟狄純留在這兒!”
但對總門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狄純,狄靜反而還是其次,周光正要繼續開口,沈洛年怒說:“媽的!你夠了沒?”
“沈先生……”周光早已得到消息,知道沈洛年今晚仿佛鬼怪妖物、動輒殺人,但實際看到還是有點心驚。他望著沈洛年,有點害怕地說:“你采花擄人、殺人無數,今天我們也不能放你走。”
沈洛年回頭說:“宗儒,你運出炁牆守著大家,其他人都別動。”
“洛年?”葉瑋珊從見到沈洛年就一直擔心著,這時忍不住說:“你身體沒事吧?怎……怎麼變這樣?”
“沒事。”沈洛年說:“都別動,馬上好。”說完,沈洛年朝周光走去。
“你別過來。”周光退了兩步,周圍眾人連忙舉槍對著沈洛年。他有點慌地說:“站住、趴下,否則我們開槍了。”
“省點子彈吧。”沈洛年黑氣泛出,突然加速往前沖,往周光一把抓去。
“開槍!”周光大喊聲中,急忙往後退。
連蘊含著炁息的武器,都傷不了沈洛年,這些槍彈又有什麼作用?沈洛年在彈雨中一把抓住周光說:“叫周圍的人都散去。”
四面持槍部隊還對著沈洛年不斷射擊,打得手中彈匣全空,卻一點用都沒有。眾人驚呼後撤的同時,周光臉色發白,結巴地說:“沈先生,我……我只是……小人物,逼我……沒用啊。”
“沒用就殺了你。”沈洛年闇靈之力一吐,把周光化為干尸,隨手又抓了一個看來像是將領的人物說:“你是有用的人還是沒用的人?”
“我……我……”那人不知該如何回答,還沒說出個道理來,沈洛年已經送出闇靈之力,扔下他,往另外一個人抓去。就這樣一個接一個,只不過短短幾秒,周圍官兵的子彈用盡,而沈洛年已經隨手屠殺了六人。
這根本不是人,是無法抗衡的妖怪……四面的總門部隊雖然還沒散去,但周圍已經空出了一大片,每個人都急著往後退。
沈洛年一下找不到人抓,他飄身而起,往人群掠去。對著他射的子彈,撞上黑氣便紛紛彈落,眼看沈洛年越來越近,站在前方的人扔下武器,驚呼聲中往後急跑,這下兵敗如山倒,附近十余公尺內的士兵根本不敢回頭。
“別怕!殺了他!開槍!”一個站在外圍的中級軍官舉槍大叫。
沈洛年聞聲轉向,迎著槍彈接近,又把那人殺了,周圍一陣嘩然,誰也不敢多口下令,紛紛望外逃。
“想死的就留下!”沈洛年低哼一聲,轉身往另外一個方向飄掠,看到發呆、開口或有膽對他射擊的人,二話不說一把抓死,他動作又快,反應較慢的士兵一個個變成干尸摔倒。沈洛年才繞了半圈,總門數千士兵一聲發喊,往外潰逃。
但剛剛圍得死緊,想逃也不是這麼方便,內圈的人們推擠成一團,沈洛年繞的圈子則越飄越大,速度越來越快,除了把嚇呆的宰掉,還順便把幾個回頭觀望的也殺了,正殺得順手,突然聽到身後一聲大吼:“洛年,夠了!住手。”
沈洛年一怔回頭,卻見賴一心已跳出黃宗儒的防護區,正提著黑矛一臉驚駭地看著自己。
沈洛年回過神,卻見周圍已經躺倒了一大片近百具干尸,四面白霧嫋嫋,在夜風吹拂下正不斷往外飛散。那數千名總門部隊已逃散一空,慌張的驚呼聲不斷往外傳,整座城市似乎都騷動了起來。
不遠處,一直遠遠觀望的黃齊和李翰,不約而同地從屋頂上飛躍奔入,他們身上沒有洛年之鏡,只能靠著變體之後的體力奔跑,所以沒有和白宗其他人一起進入。剛剛見到總門部隊合圍,兩人本已十分緊張,沒想到沈洛年突然仿佛鬼怪般地大殺四方,把這數千人趕散,兩人驚訝的同時,忍不住奔了進來,與眾人會合。
沈洛年目光緩緩掃過,見每個人看著自己的表情都是恐懼與排斥,還帶了一絲憎惡,就連一直最支持自己的奇雅、吳配睿、狄純,都低下頭不敢看著自己。沈洛年心中一沉,雖然他早知會有這種結果,但實際看到畢竟不好受。
沈洛年輕歎一口氣,飄近眾人,見除了賴一心、黃宗儒之外,其他人都忍不住退了半步,而這兩人雖然沒動,卻帶著提防的情緒。
沈洛年不多解釋,直接對劉巧雯說:“巧雯姊,把這老太婆弄醒。”
劉巧雯點了點頭,將炁息透入狄靜穴脈,給予適當地刺激。
狄靜很快地睜開眼睛,從昏迷中清醒。她四面望了望,見到處都是倒下的干尸,忍不住瞪著沈洛年說:“你……你這殺人妖怪……為什麼不殺了我?”
“想死還不容易?”沈洛年哼了一聲,轉回頭望著狄純說:“你確實吃了植楮果夾嗎?”
“吃了。”狄純雖然仍有點害怕,但依然點頭說:“可是小靜不信。”
“不可能。”狄靜畢竟活了九十幾歲,沈洛年的模樣雖然讓人害怕,但驚慌過後,她已經恢複冷靜,一面說:“小子,你到底是什麼妖怪?高部長的長劍明明穿透了你胸口!怎會沒事?”
沈洛年卻不理會狄靜,問狄純說:“這老太婆說你如果吃了植楮,那能力會馬上轉到血緣最接近的人身上。”
“真的嗎?”狄純詫異地說。
狄靜也是一驚,跟著說:“你……你怎……知道?”
“偷聽的。”沈洛年說:“所以現在是哪兒出了問題?”
“我不知道啊。”狄純又委屈又無辜地說:“我吃過後,真的完全不作夢了。”
“不可能!”狄靜沉聲說:“若我獲得這能力,作夢的方式會改變,我不可能不知道。”
“你到底算不算她妹妹?”沈洛年哼聲說:“這笨蛋像會說謊的人嗎?”
這兩人是姊妹?年紀也差太多了吧……而且怎麼年紀長的反而是妹妹?這件事連劉巧雯都不知道,白宗眾人面面相覷,誰也說不出話來。

上篇:第四章 這力量莫非有鬼?     下篇:第六章 乘龍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