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七章 如何負責?  
   
第七章 如何負責?

從九回山上往下望,沈洛年看到歲安城西北方的“丑字區”那兒,似乎有兩方人馬正在對峙。
隔這麼遠,看不出那些人的長相,只遠遠看出兩方似乎都有數百人,手上拿著的武器大都是刀劍,很少人舉著槍械,不像總門的人馬。
白宗不會鬧內哄吧?那麼是哪兩批人起沖突?按照道理,城內有人打群架,應該由總門派人維持秩序,葉瑋珊既然這麼忙著趕去,其中一批很可能屬于白宗,只不清楚另外一批是什麼人。
沈洛年正思考間,葉瑋珊等白宗首領已經抵達,攔在兩批人之間,他們一趕上,雙方的氣焰馬上降了下來。過沒幾分鍾,其中一批人在葉瑋珊等人指揮下,轉頭往南走,而另外一批人,則留在丑字區,紛紛散回房舍,看來是那兒的住民。
記得上次葉瑋珊有簡單地提到,丑字區主要是日、韓難民居住,當然也有部分幸存的日、韓變體者,莫非某些白宗人,和那兒的人起了沖突?
這種事倒不用自己操心,沈洛年看沒鬧出事,開口對輕疾說:“我獲得足夠資訊了吧?你有什麼建議,可以說了。”
“我當然是建議讓虯龍族統治人類。”輕疾接口說。
“這樣對人類最好嗎?”沈洛年問。
輕疾卻說:“這是我認為使你運用闇靈之力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的一種方式。”
差點忘了這家伙擔心的不是人類。沈洛年先哼了一聲,想了想才又說:“你知道虯龍族保護人類的條件是什麼嗎?剛剛瑋珊有提到祭品。”
輕疾說:“若照過去的慣例,其中有一項,現代人類會比較不容易接受……就是每隔五年,遴選三百童女入龍宮。”
“入龍宮干嘛?”沈洛年詫異地問。
“以仆役或妾侍的身分服侍龍族。”輕疾說:“另外,因為虯龍族雌性數量極少,有時也會讓人類受孕產子,不過這種情況並不多。”
“虯龍不是很強大的妖族嗎?也有……這種需求?”沈洛年一直不知此事,有點意外。
“嗯,虯龍族和人類這方面頗相似,這也是虯龍族願意保衛人類的原因之一。”輕疾說。
沈洛年雖然聽得大皺眉頭,但反正與自己無關,他倒也不怎麼激憤,只搖頭說:“這種事人類不可能同意,送人去當奴隸已經很過分,還當性工具?誰家女兒願意送出去?”
“你誤會了。”輕疾說:“說奴隸倒不如說是簽下定期約的不支薪仆役,而且只要通過考核,有機會獲得部分換靈,偶爾還可以放假回人間探視親友……人類主政者,只要願意負擔薪資,應征的女子想必不少,這一點付出換取長久的安全,有什麼不好?”
“那妾侍呢?”沈洛年說。
“一般來說,龍族就算遇到喜歡的女子,通常也會經對方同意才納為妾侍。”輕疾說:“對那些女子來說,不只是換靈程度會被提升,也馬上從仆婦轉為受人服侍的貴婦,其實大多數女子都很期待被選上。”
“那是古時候吧,現代的女人未必願意當妾。”沈洛年說。
輕疾頓了頓才說:“當權勢、財富、強大能力和長時間的青春放在眼前時,計較這種事的人,沒有你想象的多。”
這話沈洛年倒沒法辯駁。不管任何時代,總有人願意為了金錢、權勢、欲望出賣自己身體,不管是用哪種形式……
這時輕疾又說:“還有一點,虯龍族化身為人類模樣後,以人類的標准而言,條件大多不差,也不難吸引異性傾心。”
上次那位敖旅確實不難看,但有沒有吸引力沈洛年就不清楚了。他想了想說:“既然這樣,只要解釋清楚,似乎也行得通,不過瑋珊似乎很排斥讓虯龍族管理。”
“那只是一種沒必要的種族自尊心作祟,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協助解釋。”輕疾說:“事實上,現在歲安城內應該沒有人能違抗你,只要你出面,不難達成。”
原來是打這主意?沈洛年皺眉說:“我可不想勉強瑋珊他們聽我的。”
“要不然……”輕疾頓了頓說:“現在畏懼你的人類很多,你這幾日在城內到處走走,願意接納虯龍族的人類可能會變多。”
“媽的!這算什麼?”沈洛年又好氣又好笑地罵:“你干脆叫我亂殺一些人好了。”
“這都只是建議與分析,決定權自然在你……畢竟他們對龍族的敵意,主要來自于你招引來的騰蛇,若人類因此拒絕虯龍族,也不公平。”輕疾說:“我和你重視的事雖然不同,但保全歲安城這件事,該是一致的。”
沈洛年思忖片刻,突然說:“虯龍族不是有尊伏之氣嗎?十日後他們親自前來,人類應該會服從吧?哪用得著我?”
“虯龍尊伏之氣,並不是萬靈丹。僅數千載壽命的年輕虯龍,這種能力並不強,影響程度有限,就算如今仍在仙界的萬年龍王親來,若人類具有足夠的自信,或心中憎惡、排斥、恐懼等情緒夠強烈,尊伏之氣效用一樣會降低。”輕疾說:“當初白宗眾人見到敖旅,就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原來如此?沈洛年想了想說:“總之在這兒什麼事都搞不清楚,我去聽看看他們怎麼說。”當下沈洛年運出少量凱布利妖炁,對白宗居住的那大片房宅飛落。
◇◇◇◇
白宗的房舍,設計上和總門的模式不同,總門那兒先是蓋起一大片圍牆,把整個空間圍住,走入大門後,里面則是由一排排建築物與空地組合成的區塊,隨著不斷往內走,空地越多,戒備也越嚴。
白宗這兒,土地比總門小了不少,也沒有圍上大片的牆壁,一個正方形空地上,四周圍蓋了一圈仿佛宿舍般的單層對戶建築,將這空地四面圍起;這圈建築物內外出入口不下十來處,是個很開放的空間。
這整組建築內,有一大圈足以操練、運動、嬉鬧的大片空地,空地正中央蓋了一棟四層樓高的方形大宅,這大宅就是白宗重要人物居住的地方。
四層樓高的建築,在歲安城中不多,騰蛇胡鬧時,這樓宅目標明顯,頂樓屋頂幾乎全毀,不過現在已重新蓋妥,還多架起了一個十余公尺高的寬大木制高台。
周圍的建築物,架起高台的不少,沈洛年本來還有點不明白高台的作用,飛近一看,這才發現上面站著不少輪值的引仙者,這種高台離息壤磚距離較遠,引炁仙化確實方便不少。
大宅的屋頂高台下,是一扇三公尺寬的大型樓梯入口,門口正有兩個煉鱗引仙者守衛,他們本來無所事事地眺望著城南的大片住宅,突然眼前一花,周圍激起一陣急風的同時,卻見一個穿著紅衣的少年,仿佛鬼魅般地出現眼前,兩人忍不住同時驚呼了一聲。
兩人一出聲,馬上引起周圍人們的注意,警訊往外傳開,高台上的四名引仙部隊馬上往下跳,樓梯下也有一排四人往上奔。不過眾人看清了沈洛年的模樣,都是驚噫一聲,停了下來,目光中透出驚佩與畏懼,不敢隨便接近。
這大樓似乎是木制的?難怪他們都能引仙……沈洛年目光掃過眾人說:“白宗人住這兒沒錯吧?”
“是沈……沈先生嗎?”總算有個人大起膽子問。
“我是沈洛年。”沈洛年點點頭說:“請幫我通知。”
引仙部隊中,遠遠看過沈洛年的人並不少,但實際接觸過的卻很少,此時他們近距離一看,見沈洛年似乎不像傳聞中的凶神惡煞,眾人稍松了一口氣,臉上都露出笑容。
從樓下奔上的四人中,有個青年似乎是小隊長之類的角色。他踏前說:“沈先生,請到樓下稍候,我們馬上替你通報。”
沈洛年點點頭,隨著青年往內,沿著樓梯一路往下走,經過四樓,到了三樓,沈洛年這才發現,似乎只有一、二樓是用息壤磚所建,三樓雖然仍有影響,但一般人該還勉可聚炁。
此時消息已經先一步傳了下去,三樓一間房門打開,孩子般的狄純首先奔出,一面飛掠一面叫:“洛年!你沒事了?”
沈洛年見狄純驚喜地站在自己面前,紅著眼睛說不出話,微笑說:“鏡子怎麼到你身上了?”卻是沈洛年在狄純身上感應到“洛年之鏡”的效果。
“藍姊說她的要給我,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黃大哥的給我。”狄純有點害羞地低聲說:“我一直說不用,但是他們怕我又出事,對不起。”
沈洛年好笑地揉了揉狄純腦門說:“你這丫頭,老是喜歡說對不起。”
狄純紅著臉一笑,抓著沈洛年的袖子,似乎怕他又跑了。
狄純身後,賴一心跟著從房間躍出,他奔近一把抓著沈洛年肩膀,上下打量著。
“干嘛?”沈洛年好笑地問。
“你身體沒事吧?”賴一心關切地說:“小純和巧雯姊都說你受傷了?”
“沒事。”沈洛年說。
“那就好。”賴一心笑說:“晚些有空,我們私下聊聊。”
沈洛年倒有點意外,沒想到賴一心會找自己說話,不過恰好沈洛年也有事想問賴一心,倒是不表反對,只點了點頭。
其他人呢?沈洛年目光掃過,見瑪蓮、吳配睿、張志文、侯添良正在門口*,四人交頭接耳,也不知在說些什麼。
賴一心見狀,呵呵一笑說:“進去再說吧,剛剛正亂呢。”一面拉著沈洛年往內走。
沈洛年這一走近,看瑪蓮等人一臉怪異,忍不住說:“怎麼?”
四人互相對望了幾眼,最後瑪蓮鼓起勇氣,伸手捏了捏沈洛年的膀子,低聲說:“洛年……你還是正常人吧?”
“不知道。”沈洛年笑說。
瑪蓮似乎不知該怎麼接下去,回頭求救,站在屋內的奇雅搖搖頭,走近說:“我們哪一個算是正常人?洛年別理她。”
“奇雅說得對。”黃宗儒笑說:“我們引仙者仙化之後,才更不像人。”
除了奇雅和黃宗儒外,房中一角還站著印晏哲,他只和沈洛年微微點了點頭,沒多說什麼。
“那……”吳配睿吐吐舌頭說:“洛年你還是好人嗎?”
沈洛年白了吳配睿一眼說:“我從來不是好人。”
聽沈洛年這麼說,吳配睿嘟起小嘴,又忍不住想偷笑。
沈洛年憑著感應,他知道葉瑋珊等人,似乎在更往內的一間房間里。他有點意外地說:“瑋珊、藍姊她們都在忙?”
“在問話吧?”張志文吐吐舌頭說:“剛剛阿翰領著一部分引仙部隊,跑去和共生聯盟吵架,還好阿哲及時通知我們過去攔阻,沒真打起來……現在他們正在和阿翰溝通。”
“共生聯盟?”沈洛年意外地說:“干嘛找他們吵架?”
“你不知道啦。”張志文說:“阿翰恨透了妖怪,聽到共生聯盟要讓虯龍族來管理人類,他快氣瘋了,剛剛要是晚了一點過去,恐怕就打起來了。”
沈洛年倒沒想到白宗的重要人物之中,就有人這麼憎恨妖怪。他沉吟說:“共生聯盟為什麼住日韓區?”
“洛年你很清楚嘛。”瑪蓮有點意外地說:“共生聯盟里面各國人都有,丑字區空地最多,他們就選了那邊住了。”
“其實韓國人很少,主要都是日本人。”張志文嘿嘿說:“阿猴一直希望他們重新發展動漫產業呢。”
“每次都說我。”侯添良笑罵說:“你沒興趣嗎?”
張志文一臉正經地說:“我對日本的影視產業比較有興趣。”
吳配睿有點意外地說:“蚊子哥喜歡看日本片啊?”
“喜歡啊。”張志文嘿嘿笑說:“去問你男朋友啊,他很有研究,以前他電腦硬盤里面放很多日本片。”
“你不是說以前很少看電影嗎?”吳配睿有點意外地轉頭問黃宗儒。
黃宗儒有些尷尬地搖手說:“蚊子在胡說啦,別理他。”
“什麼啊?你們好奇怪。”吳配睿嘟起嘴說。
“靠!”瑪蓮畢竟年紀較長,聽著聽著突然懂了,哈哈大笑說:“臭蚊子,你說*嗎?原來無敵大是專家。”
“沒有啦。”黃宗儒漲紅臉說。
吳配睿這才恍然大悟,她倒沒有大驚小怪,只瞄了黃宗儒一眼,似笑非笑地說:“那種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看啊?”
黃宗儒張開嘴巴,愣了半晌,突然轉頭望著沈洛年說:“那個……這幾天發生大事了,洛年你知道虯龍的事嗎?”
眾人笑出聲來的同時,沈洛年莞爾說:“聽說了一點,你解釋一下吧。”
黃宗儒當下簡略地把事情說了一遍,他所知道的自然和葉瑋珊大同小異,說到最後,黃宗儒說:“願意讓虯龍管理的人少之又少,現在問題的重點,還是在于他日道息又漲,人類到底能不能靠自己守住?另外就是若拒絕,虯龍會不會翻臉?”
沈洛年想了想問:“為什麼人類這麼排斥讓虯龍管?”
眾人一怔,彼此互望了望,賴一心開口說:“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人類的事情當然要人類自己來決定啊。”
是這樣嗎?看來輕疾的期待要落空了。沈洛年正沉吟,黃宗儒卻目光一轉說:“不管哪種政治體制,其實都是少數幾個人決定一切……如果虯龍真比人類公正無私,我並沒這麼排斥,不過在阿翰面前我不敢這麼說。”
“搞政治的都沒好人啦,讓虯龍管我也無所謂。”張志文也撇嘴說:“不過像阿翰一樣討厭妖怪的人想必不少,拒絕虯龍倒是免得自己先打起來,不過前提是‘守得住’。”
“守不住呢?”瑪蓮瞄了張志文一眼。
“死光可就沒戲唱了。”張志文攤手說:“守不住當然還是請虯龍保護比較妥當。”
瑪蓮一瞪眼,正想罵人,張志文已經搶先一步說:“我可不是怕死,我自己隨時都逃得掉,這是替大家著想。”
瑪蓮倒也無話可說,白了張志文一眼說:“算你有理。”
張志文笑嘻嘻地說:“萬一城破了,我會帶著阿姊逃的。”
瑪蓮啐了一聲說:“你自己一個人滾吧。”
眾人正笑中,通往內房的那扇門突然打開,劉巧雯探出頭來說:“大家可以進來了……咦,是洛年?”
“洛年來了?快進來。”葉瑋珊驚喜的聲音,跟著從里面傳了出來。
“大家進去。”賴一心拉著沈洛年往內走,眾人紛紛跟著走入,里面除了李翰、葉瑋珊、劉巧雯之外,黃齊、白玄藍夫婦也在其中。他們看到沈洛年,紛紛打招呼,也忍不住上下打量沈洛年,畢竟那夜沈洛年黑氣彌漫、慘白鐵青仿佛死人的面孔實在太過可怖,讓人難以忘懷。
這間會議室空間並不算大,一張大方桌,四面各放了四張椅子,眾人隨意坐下,白玄藍等人先和沈洛年稍做寒暄,等眾人漸漸安靜下來,葉瑋珊這才開口說:“剛剛李大哥一時沖動,私帶部隊滋事,‘特別隊隊長’的職務暫時交卸下來,複職之前,先和我們一起行動。”
“是。”李翰語氣沉重地說:“大家抱歉,剛剛是我不對。”
“既然洛年來了,我們剛好趁這時候向洛年請教虯龍族的事。”葉瑋珊停了停,望向李翰說:“李大哥,你若是沒有自信能保持冷靜、參與討論,要不要先休息片刻?”
李翰遲疑了一下,終于站起說:“宗長說得對,諸位抱歉,我先告退。”他對眾人行了一禮,轉身往外走。
葉瑋珊等李翰離開,這才望著沈洛年,露出微笑說道:“洛年,城內的大概情況都知道了嗎?”
沈洛年也不提兩人曾以輕疾對話,只說:“剛剛宗儒提了一些。”
“是的。”黃宗儒接口說:“我已經大概解釋了虯龍族和共生聯盟的目的。”
“那樣最好。”葉瑋珊說:“洛年有什麼建議嗎?”
這時該怎麼說呢?沈洛年沉吟片刻之後說:“我先把虯龍族可能會提出來的條件,說一下吧。”
剛剛怎麼沒提?葉瑋珊吃驚地說:“你知道?”
“只是有可能,聽一聽當參考吧。”沈洛年當下把輕疾對自己說的事情,簡略說了一遍。
等沈洛年說完,葉瑋珊沉吟片刻之後,才開口說:“虯龍這方面的需求,聽起來並不算太過分……大家的意見呢?”
黃宗儒見無人開口,輕咳了一聲說:“納為妾侍的部分,若真是你情我願,沒有強迫的成分,就先不提,若只是單純需要征求三百仆婦維持龍宮,並不困難。”
“是啊。”張志文笑說:“眼前這種狀態下,就算不給錢,恐怕都會有一堆人搶著去。”
“我有問題。”瑪蓮問:“洛年,你剛說‘部分換靈’是什麼意思?”
沈洛年說:“換靈也可以讓普通人軀體仙化,獲得炁息,類似變體或引仙。”
“那麼虯龍換靈強不強?”瑪蓮笑說:“若是很強,我以後去當個半年女仆,然後想辦法辭職!”
“我不清楚。”沈洛年搖頭說:“不過換靈獲得的能力,虯龍是可以收回的,離開前應該會被取消掉。”
“靠!居然還會收回去。”瑪蓮失望地說:“怎麼這麼小氣?”
奇雅開口說:“如果我們答應這個條件,但請虯龍不要干涉人類呢?”
葉瑋珊沉吟說:“若能借著這條件,換取……比如五十年的保護,但卻不干涉人類內政,那就最好了。”
坐在葉瑋珊身旁的白玄藍,低聲問:“五十年夠了嗎?”
“當然越久越好。”葉瑋珊說:“不過若妖質取得沒有大問題的話,五十年已經可以訓練一批足以抵擋鑿齒的引仙部隊了……阿哲,植物萃取妖質的事情,測試得如何?”
“報告宗長。”印晏哲開口說:“已經找出了由妖藤中萃取妖質的方式,但是含量太少了,是否要派千羽部隊去道息較濃處取其他植物?”
葉瑋珊沉吟說:“等這場戰亂過去了再說,萬一出了意外,這時不方便派人支援。”
“是。”印晏哲恭謹地應答。
葉瑋珊看看眾人的表情,見似乎沒人有意見,她目光轉向沈洛年說:“洛年,你還有什麼建議嗎?”
沈洛年遲疑了一下才說:“你們……完全不考慮讓虯龍管理?”
葉瑋珊一愣,有點意外地說:“難道你同意?”
“我以後……應該會和懷真住在山里,誰來統治人類這件事其實與我無關。”沈洛年頓了頓說:“不過讓人類被強大的虯龍族保護,我覺得也不錯啊,至少確定安全。”
“啊哈!我也不覺得是壞事。”張志文拍手笑說:“多虧洛年,我一直不敢說呢,不過我可不想去山里住。”
葉瑋珊目光轉向眾人說:“還有其他人也贊成……或無所謂的嗎?”
“我也無所謂。”侯添良跟著笑著舉手說:“還好阿翰不在。”
“阿翰在我才不敢說實話。”張志文吐舌頭說。
“阿猴哥和蚊子哥好老奸。”吳配睿笑著說:“我不懂哪個好,但是我投洛年一票。”一面看了身旁的黃宗儒一眼。
“我對虯龍族的統治方式還不了解。”黃宗儒說:“所以暫時保留,不贊成也不反對。”
奇雅點頭說:“我和宗儒一樣,在意的是管理的方式。”
葉瑋珊倒沒想到,沈洛年這麼一表態,就將近半數的人不表示反對。她轉頭說:“舅媽,你們的想法呢?”
白玄藍和黃齊對看一眼,白玄藍一笑說:“若是沒有妖怪來犯,我和齊哥倒是挺想去山里住的。”
黃齊點點頭,和白玄藍相對一笑。
也就是沒意見?葉瑋珊轉頭說:“巧雯姊?”
“宗長,我旁聽就好了。”劉巧雯微笑說。
“沒關系的。”葉瑋珊說:“巧雯姊不用客氣,說說想法無妨。”
“我個人是沒什麼意見。”劉巧雯想了想才說:“不過若虯龍統治,應該是集權帝制吧?就算靠嚴勘威、梁明忠他們去安撫人民,也不是這幾日內就能辦到的,他們也未必同意。”
“何必管一般人想什麼?”瑪蓮哼聲說:“等他們能靠自己保護自己再說吧。”
劉巧雯點頭說:“眼前的情況下,一般人確實沒什麼力量……不過若希望日後統治順利,還是要做做表面工夫。”
“巧雯姊剛說的兩個人是誰?”沈洛年轉頭對身旁的狄純低聲問。
“我不知道。”狄純眨眨眼,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是第一次開會。”
狄純的右手邊坐著侯添良,他聽到兩人的對話,湊近說:“就是台灣專門搞政治的那些人。”
“喔?”沈洛年點點頭,也不去在意了。
“巧雯姊。”葉瑋珊想了想說:“先不管一般人的狀況,你覺得總門會同意嗎?”
劉巧雯思忖片刻後說:“很難說,掌權者通常都不願意交出權力,不過因為洛年的關系,如今白宗已明顯壓過總門,總門若奉虯龍為尊,說不定還比較劃算。”
“所以他們很可能同意?”瑪蓮皺眉說:“我不喜歡被妖怪管,但我也不喜歡去山上,我喜歡熱鬧!”
“阿姊。”張志文笑說:“你其實根本不喜歡被管吧?不管是不是妖怪。”
瑪蓮微微一愣,隨即嘿嘿笑說:“好像真是這樣。”
葉瑋珊目光掃過沒開口的幾個人,賴一心一直都抱著反對的態度,倒不用多問,狄純一來還小;二來她一向沒什麼主見……葉瑋珊望向印晏哲說:“阿哲有沒有什麼意見?”
印晏哲聞聲,挺直腰杆大聲說:“宗長,我個人傾向拒絕。”
“為什麼?”葉瑋珊微笑問。
“我和賴師兄的想法相同,我也認為人類的事情,該讓人類自己處理。”印晏哲正色說。
葉瑋珊點點頭想了片刻,才對眾人說:“若答應,日後虯龍管理不善,我們仍可離開,但一般人不行;而若拒絕,日後萬一歲安城抵擋不了妖怪的攻擊,我們也許仍有機會逃生,一般人也辦不到……請大家別忘記,這決定牽涉了這城里面四十萬人的未來,也許他們沒有什麼發言權,但擁有發言權力的我們,更必須替他們考量清楚,不能只從自己的角度來判斷。所謂權責相符,有了權力就有責任,做決定前,我們必須考慮如何負責。”
如何負責?想到這一點的人倒不多,眾人面面相覷間,瑪蓮忍不住開口說:“宗長,負責是什麼意思?”
葉瑋珊深吸一口氣,這才接著說:“若決定答應,萬一日後虯龍族暴虐無道、殘民以逞,我們得竭盡全力,趕走虯龍,協助人類奪回統治權。”
“虯龍沒這麼容易趕走吧……”吳配睿咋舌說:“那如果我們不答應虯龍呢?”
“不答應的話,就得靠人類自己守城,得要有和滿城人民共存亡、堅守到最後一刻的心態。”葉瑋珊說:“不能看到狀況不妙,白宗就自己先拔腿開溜。”
眾人發愣的同時,沈洛年也正暗暗詫異……葉瑋珊比過去更有決斷力,自己倒是知道,但什麼時候變這麼熱血了?這反而比較像是賴一心會說的話……沈洛年望著葉瑋珊,突然發現她正和賴一心交換眼神,相對而笑,只不過賴一心的笑容帶著肯定,葉瑋珊卻帶著一絲苦澀。
這一瞬間,沈洛年突然明白,葉瑋珊已經知道,若真有這兩種情況發生,賴一心一定會這麼想,反正無法阻止,索性及早揭破,讓大家有個心理准備……總而言之,他們是一群他媽的大好人,不會選省力的路走就對了。
而葉瑋珊剛剛這麼一說,問題自然也變得沉重了起來。張志文見沒人說話,一吐舌頭說:“這樣好不好?我們白宗別出主意,讓別人決定吧?”
這話一說,眾人倒是忍不住笑了出來,葉瑋珊也露出笑容,片刻後才搖頭說:“除非我們當真決定就此離開歲安城,或從此服從總門,不再干涉他們的統治,否則不發言,也是一種責任。”
見眾人都沒說話,葉瑋珊輕歎口氣說:“三日後與總門、共生聯盟的會議,我也會把這些話說一次……但在那之前,我們必須先凝聚出白宗的共識,並針對虯龍可能的反應,做出應變的計劃,請大家盡量把想法交換,統合意見……”
望著正有條不紊說明的葉瑋珊,沈洛年突然有種陌生的感受,過去那個曾讓自己心動的女孩呢?是長大了?還是改變了?
這一瞬間,沈洛年突然湧起一陣煩悶,趁葉瑋珊說到一個段落,他站起開口說:“我在外面等。”
“洛年,怎麼了?”葉瑋珊意外地說。
“我知道的事情已經說了,其他事我沒興趣,你們討論吧。”沈洛年轉身往外走。
“洛年我陪你。”狄純連忙跟著站起。
“你老說自己不懂,就留這兒多學點東西。”沈洛年把狄純壓回椅子上,他一面往外走一面說:“我暫時不會溜的,放心。”
沈洛年關上門,走到外面那間空房間,隨便找了張椅子坐下,思考著現在的狀況。
就如剛剛葉瑋珊所說,不管說不說話,參與決策就要負責,自己既然打算離開歲安城,當然沒資格在會議中說三道四,一切都隨他們吧。
這次既然來了,就盡量幫他們度過虯龍統治、鑿齒圍城這些事,之後……差不多真的可以別再管了,雖然這些都是好人,但過去的那份感覺已漸漸消失,只要別再聯系,應該能慢慢忘了他們吧?
沈洛年正思考著,通往內室的門突然打開,他轉過頭,卻意外地看到劉巧雯走了出來。
“洛年。”劉巧雯關上門,微微一笑說:“可以和你談談嗎?”
沈洛年意外地說:“你不開會嗎?”
“我畢竟當過叛徒,不適合說太多。”劉巧雯笑說:“反正我也很少有機會能和你聊,我想先謝謝你,那天救我脫險。”
“沒什麼,請坐。”沈洛年無可無不可地說,並一面接著說:“我聽瑋珊說,你不是真的叛徒。”
劉巧雯苦笑了笑說:“這真是一言難盡。”
沈洛年倒也不是很有興趣,只看了劉巧雯一眼,隨便她要不要說明。
“對了。”劉巧雯想想又說:“上次你來找的鄒朝來,我有找到人,讓他回去了。”
差點忘了這件事,沈洛年點頭說:“多謝。”
劉巧雯望望沈洛年說:“洛年,我一直想問你,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不會啊。”沈洛年說。
“那為什麼你這麼幫忙瑋珊他們,卻都懶得理我?”劉巧雯笑說:“我本來還以為你喜歡瑋珊呢,不過看到後來,似乎又不是那個味道。”
為什麼自己一直有點排斥這女人?沈洛年看著劉巧雯,想了想說:“你心思太複雜了,我老是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劉巧雯好笑地說:“難道其他人的心思你就知道嗎?”
雖然這是真的,倒不能承認。沈洛年說:“而且你以前偽裝成叛徒,我當然對你比較沒好感。”
“這倒也是。”劉巧雯頓了頓說:“其實……我的背叛,也不全然是假的。”
沈洛年微微一怔,看著劉巧雯。
“雖然離開前,確實和藍姊、齊哥溝通過,但卻沒談妥。”劉巧雯望著上方的屋頂,沉吟片刻才說:“說老實話,若不是你制造洛年之鏡,又幾次救他們脫險,加上傳授了引仙之法……白宗早就和其他宗派一樣,若不是消失,就是被總門吞了。”
這倒是很有可能,沈洛年說:“你的意思是……”
“我本來是要藍姊帶著整個白宗投入總門的,但她堅持不肯,所以才以叛離的方式離開,其實和撕破臉也差不多了。”劉巧雯苦笑說:“我過去老是覺得藍姊沒有遠見,也太沒決斷力,沒想到在這件事情上,她畢竟比我高明。”
這似乎也不能用高明來形容……沈洛年搖搖頭說:“只是你運氣不好。”
“我當初叛出白宗,主動進入總門,一方面也希望他日白宗有難,我有機會出一份力。”劉巧雯說:“只不過沒想到,帶去的人統統死了,最後還靠你救了一命。現在大家雖然仍對我很客氣,我總不好太厚臉皮,反正現在瑋珊當了宗長,她又聰明又有人望,也越來越有決斷力,我也沒什麼好操心的……所以我特別拜托宗長,讓我出來陪你聊聊。”
“我不需要人陪。”沈洛年說。
“我知道,你老是獨來獨往。”劉巧雯突然輕笑說:“不過你救走小純之後,不是照料了她快一個月嗎?你這個大男生也懂得照顧小女孩,可真不簡單。”
沈洛年想起那段日子,忍不住搖頭,不過雖然累,回憶起來卻也不難過……沈洛年不想多提此事,瞄了劉巧雯一眼說:“你說當初叛離時,幾乎已經和藍姊撕破臉?”
“是啊,怎麼了?”劉巧雯問。
“那為什麼藍姊還會找你幫忙?”沈洛年說。
劉巧雯微微一怔,目光垂下說:“這……”
“不想說也沒關系。”沈洛年說:“我只是隨便問問。”
劉巧雯沉吟片刻,苦笑說:“告訴你也沒什麼關系……因為藍姊知道,只要讓齊哥來找我,我一定會幫的。”
這話什麼意思?沈洛年微微一愣,目光轉向劉巧雯。
劉巧雯澀然說:“我以前曾經很喜歡齊哥。”
原來如此?沈洛年大吃一驚,黃齊看來這麼忠厚老實,原來其實也不怎麼安分?

上篇:第六章 乘龍而至     下篇:第八章 巧、繁、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