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光靈師  
   
第三章 光靈師

這些強大妖仙也真可憐,居然有如哨兵一樣輪班四面守著九回山,就怕有尸靈逃出。這種事本該讓普通妖族做,但面對尸靈這種傳染病般的異物,放普通妖族到這兒,說不定隔天就變成另外一只僵尸,這些妖仙也只好自己多辛苦了。
可真不明白怎麼變成這樣的?既然九回山周圍不能經過,沈洛年飄身轉向,從北面繞去歲安城和九回山交界的地方查看。他飛出沒多遠,只見下方大片蒼茫田野不斷往北展開,此時正值寒冬,噩盡島平地雖然不會下雪,卻也是休耕時間,農田間除了一些牲畜活動之外,很少有什麼動靜。
沈洛年繼續繞飛,很快地,歲安城就出現在眼前。這城市和過去自己所知的模樣已大不相同,除了中央多了座高塔之外,不再有方正的城牆分隔內外,而是一片片高低不同的磚造房宇,不斷往外綿延。比以前大了許多倍,人口也增加不少,一條條輻射狀與環形大道將城市切割成一個個整齊塊狀,遠遠望去,大街上人來人往,生意興隆。比較奇怪的是,居然不少人穿著類似血飲袍造型的寬袍服裝,這叫作複古流行嗎?看來自己以後想混入歲安城,倒不用另外張羅衣服。
望著望著,沈洛年突然一驚,卻是他忽然感覺到整片歲安城地面、近百平方公里寬的大片區域,道息居然都十分稀薄,就仿佛當初壓縮息壤磚城牆附近一般……自己在歲安城南郊住了半個多月,竟沒留意到這兒的異狀?
沈洛年呆了半天,才想出原因,大概因為這道息稀少區范圍太大,大到自己下意識地不覺有異,若不是此時閑著無事,在上空四面張望,說不定還不會察覺。
難怪不需要城牆,這大片區域,妖怪根本無法靠近,以防禦效果來說,確實比過去的城牆還要高明,除了會飛天的妖怪,任何妖怪走入這城市范圍,便會妖炁盡散,能被槍彈所傷,只要武器足夠,等于這城內的數百萬人通通都能殺妖怪,根本不需要靠什麼引仙、變體部隊了。
但這是怎麼辦到的?莫非這整片大地全都鋪上了數公尺深的壓縮息壤磚?媽的!還真是個一勞永逸的好辦法,但也太累了吧?難怪人類不肯遷離此地,是誰這麼有魄力,居然能干下這種事?
沈洛年又四面飄逛了片刻,突然發現城中騰起好幾名千羽引仙的青年,正往自己飛近。看來行跡被人注意到了,自己不方便交代的事情太多,還是先躲為妙。當下沈洛年一轉身,往東方繞山急飛,不到半分鍾的時間,就把那幾個年輕人甩開老遠,這才悠悠然從南面繞過宇定高原,朝圓足教區的小木屋飄去。
此時艾露已上完早課,正在木屋中靜坐等候,沈洛年一回返,首先第一件事當然就是詢問所謂的護送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下次龍宮侍女護送隊,到底還要多久之後才會出發。
艾露聽了半天,終于搞清楚沈洛年詢問的原因與目的,但她卻沒直接回答,只似乎沉思著什麼,有點為難。
沈洛年見艾露情緒有些古怪,試探地說:“怎麼了?護送隊有什麼問題嗎?難道才剛出發過?”
艾露回過神,微笑搖搖頭說:“不……據我所知,下次的護送隊伍,大概是明年四月出發,也就是五個多月後。”
運氣可真是太好了,只需要等五個月!沈洛年一拍手說:“我還擔心要等個五年呢……接下來就要想怎麼混入那部隊了。小露,我本來不想找瑋珊他們的,但現在也沒選擇了,我猜他們該還是軍隊里的主管人物吧?若找他們幫我安插,該有辦法吧?”
但沈洛年這麼一說,艾露的眉頭卻又皺了起來,似乎頗有一點為難。能看透人心的沈洛年,見狀不禁微微一驚說:“難道他們出事了?”
艾露一怔,搖頭說:“不,你誤會了,只不過……他們好幾位都歸隱了,很少管事。”
“啊?”沈洛年有點失望,想想也對,他們也都一百二十歲左右,就算當官也該當煩了,但這也不對,就算他們已經退休,總還有影響力吧?一個護送部隊有這麼難安插嗎?沈洛年忍不住又問:“妳覺得就算我去找他們,他們也不會幫我?”
“你越想越偏了。”艾露搖搖頭說:“我本想等你更清楚人類現在的狀況後,才告訴你他們的現狀,看來還是跟你直說比較好……現在統領全歲安城人類的,就是當初的白宗宗長葉瑋珊女士。她在噩盡三十六年七月,統帥歲安軍團軍事政變,推翻民選城長,至今已經統領全人類六十六年,人稱‘炎之女帝’。”
政變?推翻首長?女帝?是自己認識的那個葉瑋珊嗎?沈洛年忍不住怪叫一聲:“媽啦!”
艾露不管沈洛年的粗口,緩緩接著說:“她雖然一直只自稱‘歲安軍團司令’,但人民都稱她為‘炎之女帝’或‘女帝’,她事實上就是統領歲安城的帝王。”
她當初不是一直不肯當皇帝嗎?莫非被賴一心洗腦了三十多年,終于認輸?沈洛年目光一轉,突然想起一個很恐怖的問題,忍不住開口說:“她……她……她老公是一心嗎?”
艾露正要開口,沈洛年忍不住又說:“萬一不是,妳還是別告訴我好了,我不想知道。”
艾露不禁笑了出來,她搖了搖頭說:“葉瑋珊女士與賴一心先生兩人,結縭至今已經九十年,因公務繁重,只生下六名兒女,但兩人感情深厚,一直是人民眼中的模范夫妻。賴一心先生退隱之前,負責傳授引仙部隊武技四十余年,誨人不倦、收徒無數,更創出無數招式與功法留在各引仙軍校,人稱‘武尊’。”
武尊倒沒什麼稀奇,這挺符合賴一心的個性,話說回來,兩人有個好結果確實不錯,但居然就這麼相親相愛了九十年?不知為何聽了總覺得有點不爽……
還有,“因公務繁重只生六個”算什麼?不然大家都生多少個?媽的,那老是臉紅的嬌滴滴少女居然生了半打,當初她那纖細的腰身,不知道現在變多粗了?真浪費!沈洛年正胡思亂想,艾露又說:“你還想知道其他人的稱號與事跡嗎?”
“大家都有嗎?”沈洛年詫異地問。
“十聖各自都有不同稱號,也有不同際遇。”艾露說:“但這些就說來話長了,你不想早點弄清楚護送隊嗎?”
十聖?是哪十人?沈洛年正屈指算不清楚,但聽到最後一句,他整個人回過神來,忙說:“還是先說護送隊吧,既然瑋珊是女皇,我去找她幫忙怎會不行?她不至于這麼無情吧?”
“過去也許可以。”艾露頓了頓說:“這次卻……有點不同。”
“怎麼說?”沈洛年耐著性子問。
“該從哪兒說起……?”艾露想了想才說:“其實這十幾年,十聖大都住在擎天塔上,除了有敵來犯,已經很少干涉政務,所以我才說他們接近退隱了,也因此,女帝早已打算選出後繼者,繼承她的職務。”
擎天塔應該就是歲安城中央那座高塔了,沈洛年剛剛也有注意到,那石造高塔似乎連材質都是從外地運來的,上方還鋪了會彙聚道息的息壤土,整個頂端道息濃郁,十分適合修煉,若白宗等人道行漸深,不住那種地方確實不舒服;所以葉瑋珊想找人繼承皇位,自己退隱到擎天塔上?沈洛年想了想說:“通常不是都找長子嗎?還是長子太老了不合適?”
“不是這樣。”艾露搖搖頭說:“詳細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女帝在十聖後代中,選出了三名不到三十歲的發散型女子當候選人,打算在她們三人之中選出一人,未來接下‘歲安軍團司令’這個職務。”
直說皇帝不是比較輕松?沈洛年翻了翻白眼,覺得葉瑋珊未免太矯情,想想又說:“這和護送隊有什麼關系?”
“這三名年輕女孩,前些日子剛開始接下測試的任務,首先就是在女帝規定的限制之下,組織出一個五十人以內的‘特別隊’,並有效率地指揮。”艾露說:“這也許是要測試她們統領和識人的功夫吧,等組成之後,還會有一些相關任務讓她們挑戰,看哪一隊表現得最好。”
沈洛年說:“難道這個特別隊……”
艾露接口說:“女帝表示過,龍宮侍女護送隊將會從這三隊中選出,並由其隊長統籌一切護送相關事宜,女帝雖然沒說這麼做的原因,但也不難理解……畢竟獲選的那一隊隊長,很可能就是未來的接班人,讓她領隊去龍宮,和虯龍族相關人等見個面,豈不是剛好?”
沈洛年這才明白艾露為什麼說找葉瑋珊也沒用了,既然這是測試未來“皇儲”的能耐,全城人類恐怕都在關注,她當然不便插手……
想到這兒,沈洛年忍不住搖頭說:“真是找麻煩,現在該怎麼辦?難道我得再等五年?不成,五年後說不定換皇帝了,到時候豈不是更難?”
見沈洛年踱步煩惱,艾露沉默了片刻,突然說:“或許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沈洛年大喜,沖到艾露前瞪大眼問。
“聽我說完。”艾露說:“但是你得做出很大的犧牲,而且也只有……三成機率會成功,這樣你還願意嘗試嗎?”
“三成……?怎樣的犧牲?”沈洛年說。
“還是不行。”艾露想了想,又搖頭說:“你完全沒受過相關訓練,會露出破綻的,而且說不定會有危險。”
沈洛年忍不住叫:“說清楚點啦?小露。”
“好吧。”艾露想了想說:“一個五十人的隊伍,理所當然會配置醫官,而最優秀的醫生,就是掌握了光屬玄靈之法的光靈師,所以她們三人前陣子分別都寫了一封信來,希望我們派出光靈師支持這個部隊。”
光靈師?就是麒麟教給艾露的功夫嗎?但這和自己有什麼關系?沈洛年瞪大眼睛,等艾露繼續解釋。
艾露望了沈洛年一眼又說:“但我們教派中,如今除我之外,僅存兩名光靈師,沒法公平分配給她們三組,掌教是建議三方都拒絕,以免得罪人,但人人都知道光靈師是我教中最高明的醫師,這可能也是她們競爭的一環,若三人都拒絕,豈不等于一次得罪三人?那以後不管誰當上司令,圓足教都不好過,雖然我不介意此事,卻不希望弟子們未來為此困擾。”
沈洛年終于聽懂了,張大嘴說:“難道妳要讓我當光靈師去湊數嗎?我能當光靈師嗎?”
“當上光靈師,體內炁息會像我一樣消失。”艾露說:“你難得可修煉炁息,真要放棄?”倒忘了這件事,沈洛年看著艾露說:“為什麼會消失啊?麒麟炁息沒有消失呀?”
“因為光靈締約的方式和其他玄靈不同。”艾露說:“要和光靈締約,首先必須有一定量以上的自動聚集炁息能力,締約後,每一刹那納入的炁息,都會被光靈取去……相對的,光靈也能讓人每日使用一定的能量,直到某天,送入玄界的炁息達到光靈認可的量,體內才會開始逐漸存留炁息,這過程也許要經過數百年甚至千年……塔雅·藍多神是強大妖族,又締約已久,當然沒這方面的問題,但我們這些光靈師,在衰老死亡之前,都未必能達到那個境界。”
這犧牲確實不小,沈洛年想了想,沉吟著說:“沒炁息我倒不介意,放出道息不就好了?至少可以護身。”
“不行。”艾露搖頭說:“你放出道息,體內就無法引炁息,光靈又怎能取炁?只不過你身為鳳靈之體,恐怕不易衰老,倒不怕老死,也許終會等到重新納炁的那天……但這也就代表得等到那個時候才能繼續修煉炁息,這也許需要很多很多年喔。”
沈洛年想了想,沉吟說:“如果我懶得等,只要把這光靈師的角色演到找到懷真,就開始累積道息,不能煉炁也就算了。”
艾露微微蹙眉說:“你修煉炁息的機會若就這麼放棄,實在太可惜。”
反正現在這樣子,還不是誰也打不過?還不如當初的道息好用……沈洛年深吸一口氣說:“龍宮已經封宮了數十年,不知道還要等多久,如果只有這辦法,我也只好這麼做了。”
艾露考慮片刻,搖頭說:“還是算了吧,雖然你願意為了懷真犧牲,但你一點醫術都不會,怎能應付得了?就算我幫你找個好助手協助,只要和人一對答,馬上就會出紕漏的。”
“醫術嗎?說不定有辦法……”沈洛年眼睛轉了轉,突然說:“小露,妳等我幾分鍾。”一說完,沈洛年扭身往地窖沖去。
沈洛年打的自然是輕疾的主意,他一沖下地窖,馬上招出輕疾說:“快幫我找後土。”
輕疾停了幾秒才說:“本體認為沒有和你見面的必要。”
“媽的!”沈洛年嚷:“快叫他出來,否則我就到處去跟人說拿到闇靈法器後,只要晚上拿出來照月亮就能聯系上闇靈!讓所有人拿到闇靈法器,就能輕松簡單地馬上變尸靈之王。”
輕疾呆了片刻,突然散化為泥土,跟著後土果然再度出現,他皺著眉頭說:“沈先生,你用這種手段未免過分,這樣一來人類也很容易滅族的。”
果然有效,沈洛年哼哼說:“誰教你不理我?我才不管人類滅不滅族勒!”
“總之我不可能違反原則,告訴你他人的使用名稱。”後土沉著臉說:“就算你真的不顧大局,散布出這不該散布的訊息,我也只能表示遺憾。”
“不,我沒要你違反原則。”沈洛年搖頭說:“我只要你繼續幫我提供常識……對了,還有傳訊和翻譯,就像過去一樣,繼續免費提供多功能型輕疾。”卻是沈洛年突然想到,若體內炁息變得像艾露一樣,恐怕連一般通訊都不能用了,萬一有天懷真突然想找自己,輕疾不通豈不糟糕?
後土微微一怔,停了片刻才說:“我明白了,你想成為光靈師。”
“沒錯。”這家伙果然什麼都知道,只是剛剛一時訊息還來不及整理,沈洛年這時已經想出大道理,當即說:“當初我們的約定,我可一直沒違背,你擅自把輕疾功能收回去本來就是你失約。”
“但我當時很後悔提供你這功能。”後土說:“你不只為自保而使用,還以算命為借口濫用此功能,到處幫人搜集非必要資料,比如經脈之術、各種妖族信息、指引地穴方向等等,這並非我本意。”
沈洛年有點尷尬地說:“別這麼小氣嘛,不過讓你少賺一點炁息。”
“少賺?”後土微微沉下臉說:“整理運送各種信息,本就需要耗用大量炁息,越複雜的耗用越多。我提供輕疾,只是用來協助這片土地上的眾生,可不是在做生意……當初免費幫你真是消耗我不少炁息。”
“呃……”沈洛年倒不知此事,愣了片刻之後才說:“你當時怎不說,不然我當初可以送你一點道息,那對你應該也有用吧?”
後土似乎不想和沈洛年多辯,沉吟片刻之後說:“這樣吧,只要你答應從此不再用闇靈相關知識威脅我,我就保留醫術相關部分讓你查詢,讓你順利成為光靈師,也保留輕疾的一般通訊與翻譯等基本功能,其他就不提供了。”
現在只要有醫療信息就夠了,沈洛年當下說:“一言為定!”
“別再找我了。”後土沒好氣地留下這一句,再度化為泥土,跟著地面上浮出輕疾,望著沈洛年說:“沈先生好,請多指教。”
多功能型的就是不同,對答起來稍微自然了些,沈洛年一笑說:“到耳朵里來吧,作弊就交給你了。”
“了解。”當下輕疾化為小土粒,再度鑽入沈洛年左耳。
沈洛年目的達成,馬上跑出地窖,望著艾露說:“好了,我現在已經充滿了醫療知識。”
“什麼?”艾露雖然修行已久,聽到沈洛年沒頭沒腦地冒出這一句,仍不免詫異。
“總之妳可以考我任何醫療相關知識。”沈洛年說:“不過別問我怎麼懂的。”
“真的嗎?”艾露當然難以置信,但看沈洛年一臉認真,她想了想說:“那我要問啰?”
“請問!”沈洛年說。
艾露當即試探般地詢問了幾個問題,沈洛年耳中有人回報答案,自然是答得輕而易舉,兩人一個問得快,一個答得快,一下子十七、八個問題過去,艾露出的題目越來越難,卻完全不見沈洛年有絲毫遲疑,甚至還提出了些連她都不知道的辦法。她越問越驚,想了想,突然目光一轉說:“有少數剛出生的大型犬幼犬,前胸肩處長出古怪的含骨肉瘤,看似無害,卻隨著長大逐漸增大,十分怪異,你知道原因嗎?”
居然問到動物上去了?沈洛年先是一怔,聽到輕疾的回答更是愣在那兒,過了片刻才說:“那可能是某些有天馬血統的狗在這環境中開始逐漸妖化,那肉瘤長大後,可能會變成翅膀,不是疾病。”
“天馬?”艾露詫異地說。
“對,天馬。”沈洛年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有翅膀的狗不叫“天狗”卻叫“天馬”,但看樣子輕疾也不打算解釋,只好硬著頭皮說。
艾露實在弄不懂了,她望著沈洛年半天,這才說:“你怎會知道這些的?有些治療法門似乎十分冷門,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
沈洛年本想胡混過去,但頂替光靈師這事和艾露教派的聲譽有關,他倒也不好亂來,想想還是說:“老實說,我只有處理外傷、縫合傷口之類的經驗,剛剛回答妳的……大部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至于我怎麼知道答案的,妳就別問了,就當我常識豐富吧。”
他身為少見的鳳靈之體,說不定真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古怪之處?艾露想了想才說:“所以你只是口頭會?但這也不容易了,說不定真的可行……”
“可以嗎?”沈洛年松了一口氣說:“我還怕妳說不行呢。”
“你若真能做到,等于幫圓足教解決了一個大問題,我還得感謝你呢。”艾露望著沈洛年說:“但真要這麼做?好不容易引入的炁息就這樣沒了,你別忘記,就算成功了,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機會能去龍宮……而且這段時間內若有萬一,你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
對喔,沈洛年微微一怔,自己已沒了道息,凱布利的妖炁又變得很少,如果再把引入體內的炁息化去,遇到敵人可真是毫無抗力,就算靠變輕的能力逃命,對方只要放出大片妖炁攻擊,毫無護體之能的自己被妖炁一透,八成會當場斃命,這可比過去危險多了。如果參加護送隊的時候,真有不長眼睛的強大妖怪攻擊,自己說不定就是第一個死的,懷真是否忘了自己還不知道,值得冒這個險嗎?
沈洛年正有點掙紮,突然想起百多年前“臨死時”,懷真抱著自己呼喊的那一刹那,雖然那時漆黑無光,看不到彼此,但卻能從聲音中感受到懷真心中的悲痛,萬一……萬一她真沒忘了自己,那這百年她到底如何度過的?
想到這點,沈洛年歎口氣說:“我非得找到她才安心,顧不了那麼多了……話說回來,光靈師怎會這麼少人?”
艾露輕歎說:“其實最麻煩的一點,就是要與光靈締約必須具有一定程度的‘自動’吸納炁息能力,正常人並沒有這種能力,修煉已久的引仙者雖然可以辦到,但既然是修煉已久的高手,自然不願放棄一身炁息成為普通人,甚至因此減少自己的壽命。”
原來如此,沈洛年點頭說:“有道理。”
“數十年前,隨著體質的逐漸變化,我突然明白了怎麼幫人‘半靈仙化’,這問題才解決了。”艾露頓了頓說:“我只要找本身具有一定醫術的人,使其仙化,很短的時間內就能達到與光靈締約的條件,成為光靈師,使醫術更往上提升。”
“妳居然能幫人換靈?”沈洛年訝異地說:“那是什麼回事?我也能辦到嗎?”
“將自己的體質因子融入對方體內,就能使其逐漸改變……”艾露沉吟說:“細節我也不知該怎麼說,是仙化數十年後自然而然就會的,你也許有天也會突然明白吧?”
既然艾露這麼說,沈洛年也就不問了,他想想說:“既然問題解決了,人數卻未變多,莫非是很久才能換靈一次?”
“確實數年才能一次。”艾露頓了頓說:“但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問題。”
“又有什麼問題?”沈洛年問。
“洛年,你也了解樂和之氣的效果,這氣息不只讓他人安心快樂,還很容易讓人失去防備。”艾露苦笑說:“這可不是當年那云南小山村,若一個心術不正的人獲得這種能力,那是很可怕的,我不能隨便找個人就幫他換靈。”
沈洛年點頭說:“確實如此,我真沒想到。”
“所以必須要了解圓足教的教義,心中已無不當欲望的人才適合,但這種人又多半年歲已長,軀體已經老化……身為仙化者卻失去炁息,這本就頗傷元氣,光靈之術雖能活化身軀、延緩老化,卻也不能返老還童,選這種對象,恐怕支持不了太長的時間;所以我規定,只有三十五歲之前就達到入教資格的人,才能成為光靈師,那時身體正值青壯,還能多維持幾年,這種人,自創教至今只有四人,其中兩位年歲已高,不久前已經過世。”說到這兒,艾露說:“若像我這樣,二十歲之前就成為光靈師,身體最能適應,但一般人二十歲之前又怎可能徹悟圓足呢?”
沈洛年有點意外地說:“所以能入圓足教的,都是已經大徹大悟的?怎麼分辨啊?”
“圓足醫院里面身為教徒的醫生也就那十幾人,彼此朝夕相處,本就十分了解。”艾露微微一笑說:“何況醫院這種生死之地,更容易看出每個人的內在……另外,若能徹悟,也不會受樂和之氣的影響了。”
“原來如此。”沈洛年想了想說:“這麼說來,光靈師不只是醫術高明,還都是擁有樂和之氣的修道之人,難怪這麼受歡迎。”
“說到這里,我不免為你擔心。”艾露望著沈洛年說:“一般光靈師身上帶著‘樂和之氣’,雖說因體內炁息散失,效果大降,但總是比較不容易受到攻擊,你卻不同……”
沈洛年已經有了心理准備,不在意地說:“那些都是未來的司令候選人,一定都很優秀,該有辦法保護我吧?”
“你堅持要成為光靈師,我也不阻止你了……那得幫你找個最優秀的實務助手,支持你不熟練的部分。”艾露心念一轉,微笑說:“我倒有個好人選。”
“哦?”沈洛年無所謂地說:“隨便妳安排吧。”
“既然決定了,事不宜遲,早點和光靈訂約吧。”艾露說:“別的也就罷了,至少光靈之術得學會,這部分助手幫不上忙,你……還記得怎麼開啟玄界之門嗎?”
沈洛年一怔,和艾露對望一眼,兩人同時想起,百多年前在那個云南山谷中,正是艾露教沈洛年開啟玄界之門的方法,想起當時艾露十五、六歲的模樣,沈洛年不禁有種恍如隔世的感受。他停了片刻,這才點頭說:“記得。”
艾露也正凝視著沈洛年,聞聲溫柔一笑說:“那麼……我這就傳你締約心訣……”

接下來數日,艾露特別停了圓足教的早課,專心教導沈洛年光靈之術。一個星期後,沈洛年已和光靈締約,體內炁息也已消散,正在艾露的教導下練習各種光靈之術的操控之法。
“差不多了,最後再複習一下。”艾露望望窗外天色,回頭說:“光靈之術在醫療上主要分‘活化’、‘凝結’、‘探查’三個分支,活化之法雖可以強化傷病處的複元能力,但要注意些什麼?”
沈洛年一怔,眨眨眼開口說:“小心病毒、細菌、還有細胞異變之類的疾病,另外活化的同時可能會大量消耗病人元氣與體內養分,要注意病人能不能承受這種療程,喔,還有,狀況與術後的培養元氣工作要確實。”
“我倒忘了,你不怕口頭問題。”艾露突然想起沈洛年的古怪能力,微微側頭說:“那麼……你試試‘探查’的法門,檢查我胸腔內各髒腑是否正常。”
“妳的胸腔?現在嗎?”沈洛年微微一愣。
“怎麼,有什麼不方便嗎?”艾露一笑說。
沈洛年聳肩說:“那我就動手了。”說完沈洛年雙手左右伸出,隔著艾露一小段距離,跟著他口中默念,雙手隱發光芒,透入艾露身軀。
光靈的查探之術,可以發出足以改變物質波動的光波,使其影響范圍內產生分子間的同步振動,進而使物質之間產生可見縫隙,而成為半透明狀態;但強度和范圍必須掌握熟練,無論是過與不及,都沒法看到目標物表面的狀態。對于沈洛年這種光靈術新手來說,只能逐漸增大光束效果范圍,沒法一瞬間掌握到精准位置,因此隨著光波的籠罩,艾露胸口數件衣衫倏然變成透明,柔軟飽滿的白皙胸脯隨即顯現在眼前。
沈洛年瞄了艾露一眼,見她神色平靜,似乎毫不在意,倒也有點佩服,反正該看的也不是這東西,當下繼續擴展光波效果,讓皮膚、脂肪也隨著逐漸同步透光,胸腔里面正不斷鼓動的心髒等器官,看得清清楚楚。
隨著光波范圍擴大、加深,沈洛年看清了各地方不同層次的狀態。幾分鍾後,他收起光芒縮回手,在艾露外觀恢複正常的同時,他不很肯定地說:“沒什麼不對勁的吧?”
“這樣急就章果然不行,實務經驗太不足了。”艾露沉吟說:“得讓你帶幾本人體解剖圖去看。”
沈洛年一呆說:“有問題嗎?”
艾露搖頭說:“我的心髒比一般人大了一半……若換一個稍有經驗的普通醫生,馬上就能察覺了。”
“啊?比較大嗎?”沈洛年可真的不知道。
“應該是仙化的關系。”艾露說:“變體、引仙、換靈之後,身體改變的地方其實很多,但心髒是最容易察覺的。你治療的知識雖然豐富,但因為經驗不足,尋找問題的能力也就不夠,你得把一般人、變體者、仙化者等人的‘正常’狀態搞清楚,否則如何查知異狀?等你看熟解剖圖之後,有機會就以身體檢查的名義多檢查其他人比對,把人類體內狀態搞清楚。”
沈洛年一面應是,一面心中暗罵,要不是為了懷真,干嘛受這種罪?等找到她以後,真要叫她好好補償自己,話說回來,輕疾應該可以幫忙診療吧?這個以後可得先溝通好,要他自動說明。
“大概就是這樣。”艾露說:“下午她們就要來了,我得先帶你去見助手……對了,你另外取個名字吧?”
沈洛年一愣說:“另外取名干嘛?”
艾露說:“百年前你逼走虯龍族,殺退鑿齒、犬戎族大軍的事,都被寫到曆史課本里了,可說是無人不知,你還想用這名字?”
“呃?”沈洛年張大嘴,結巴地說:“媽……媽的,這誰的主意?”
“不知道。”艾露輕笑說:“幾十年前還有一支部隊,外袍故意做成你這件衣服的模樣,想嚇退鑿齒,卻沒什麼作用,不過後來這種衣服反而因此流行了起來。”
會干這無聊事的……莫非是張志文那家伙?沈洛年抓抓頭說:“鑿齒後來真的又來了?”
“嗯,現在鑿齒很長一段時間沒接近歲安城。”艾露頓了頓說:“這百年發生過的事情實在太多,你有機會再慢慢問人吧,先取名字。”
“嘖。”沈洛年皺眉說:“一下子怎麼取得出名字?而且……就算和曆史人物名字一樣也沒關系吧?”
“你的形貌雖和過去一樣,但人類事務繁多、生活圈複雜,久遠以前的記憶會逐漸模糊,如今就算當著女帝的面,她一時也未必認得出你來,只會覺得你挺面熟。”艾露說:“但要是名字也一樣,豈不等于逼她想起?這樣還能留在特別隊中嗎?”
這倒不可不防,既然打算跟在那幾個“司令候選人”身邊,說不定真會碰上葉瑋珊,萬一被認出來反而多添變故;而且沒找到懷真之前,實在沒心情和他們敘舊……沈洛年抓抓頭說:“改就改吧……”
“可以把姓留著。”艾露說:“這樣萬一他們覺得面熟,只會以為眼前的人與當初的你有親戚關系。”
“好啊。”沈洛年說:“名字呢?妳幫我取吧。”
“最好是平凡點的名字,比較不引人注意……那就‘沈凡’如何?”艾露突然一笑說:“不然等會兒路上先看到哪種昆蟲,就選來當名字好了?”
沈洛年想起艾露當初幫自己選了蜣螂當影蠱的往事,不禁好笑,搖搖頭說:“沈凡就沈凡吧。”莫要等會兒變成沈臭蟲,那可麻煩。
“走吧,你的助手應該已經在等了。”艾露推開木門,往北面繞過林道,向著最北邊的圓足醫院走。
沈洛年當下背著背包跟出門外,他這時的上半身穿著和上次出門不大一樣。他里面先穿上火浣布背心,這才穿上血飲袍,跟著最外面又加上了一層火浣外袍遮住,一方面這時畢竟是冬天,一般光靈師還是會感覺寒冷,這樣穿著較不顯眼;二來血飲袍雖色呈暗紅,但看來太過輕薄柔軟,十分醒目,有眼光的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布料,可能會多添麻煩,還不如罩上看來樸素的火浣布。
此時沈洛年一面走,一面正對不到兩公分長的凱布利下令,要它好好跟著自己,因為凱布利已經有了形體,不適合貼在身上,沈洛年又不想讓它再度化影,免得連這點道行也散了,只好讓它自己跟著。
不過這小家伙有了靈智之後,倒真的不錯,不需要繁複的操控,只要告訴它隱匿蹤跡,就會自動尋找暗影處貼地移動尾隨,不用像過去一樣用心神一步一動地操控,也許隱蹤是大部分生物的本能吧,它雖然還沒能發展出什麼智慧,卻已經能夠理解這樣的指令。
只可惜凱布利雖然能聽、能看,但沈洛年卻沒法直接聽到或看到它接收到的畫面或聲音,只能從它心中獲得感受,這些訊息自然受到它對外界的理解所限,所以凱布利不能拿來竊聽,只能用來分辨那兒有沒有類似人類的聲音,也沒法用來判斷長相,最多只能判斷有沒有類似人類的生物出現。
但這方面的能力雖還不夠完美,卻已是意外之喜,也許日後凱布利靈智漸長,有天真能聽得懂人類的語言。不過讓它自由吸了百年還是這麼笨,想讓它進化到那種程度,恐怕不是幾百年內可以辦得到的……
走了一小段距離,艾露突然側著頭說:“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提醒你。”
“什麼?”沈洛年跟上半步問。
“我是無所謂,但你還不熟練之前,若以光靈之術幫其他女性檢查胸腔……其實可以從背後檢查,免去一些尷尬。”艾露瞄了沈洛年一眼,悠然說:“除非你想檢查的不是胸腔。”
沈洛年一呆,不禁有點臉紅,媽的,這漂亮老太婆是故意的嗎?剛剛怎不先說?

上篇:第二章 好大一筆人情債     下篇:第四章 空襲警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