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五章 假笑技術  
   
第五章 假笑技術

赤濤警報解除時,已經過了中午,也不知道赤濤有沒有擄劫到人,只知道圓足教三棟建築物運氣不錯,並沒受到破壞。
離開地下室的眾人,在一片紛亂重整中,各自用了午餐,艾露眼看時間接近,對沈洛年最後又交代了幾句後,便領著他往一樓會客廳走;而同一時間,王橘、于丹翠以及另外兩組光靈師,都已經在那兒等候。
屋中的六人,這時本來正分成兩團聊著,王橘與兩位外貌看來分別只有四、五十歲、穿著白色寬袖袍服的女性聚在一起,另外三個年輕女子則都穿著鵝黃色的袍服,于丹翠似是年紀最大的,正與兩個二十出頭的少女,開心地聊個不休。
沈洛年與艾露走入時,六人停下了對話,紛紛朝艾露行禮,艾露回禮之後,向各人簡單介紹了沈洛年,讓他與另兩位姓邱、杜的光靈師認識。
介紹之後,艾露對著眾人說:“前幾日我送信約那三位小姐,也同時知道她們此時的特別隊已經漸漸組織起來,雖然只是‘隊’的編制,但統轄上為了方便,女帝暫時給予了指揮連隊的‘連尉’職,所以除了稱呼她們小姐,也可以稱官銜,記得別叫成隊長了。”
眾人點頭的同時,于丹翠突然舉起手,站出一步說:“師父!”
“怎麼?”艾露問。
“可不可以叫她們公主啊?”于丹翠有點興奮地說:“其實外面都這麼叫呢,稱她們清嬿公主、如鴻公主、還有小韻公主。”
艾露微微一怔說:“是嗎?她們同意嗎?”
“大家都這麼說啊。”于丹翠說:“也沒人叫女帝司令啊。”
“那也是私下這麼稱呼,各將軍、團領當著女帝,還是都稱她司令。”艾露想了想說:“當面這麼喊不大妥當。”
“喔。”于丹翠有點失望地退了回去。艾露目光轉向另外兩位光靈師說:“邱、杜兩位光靈師,妳們過去一直在醫院服務,一般來說,只有需要光靈師診療的病人,才會轉到妳們那兒去……但日後特別隊里面,只有妳們這一組醫生,記得先用普通療法診斷,之後才考慮需不需要使用光靈術。”
那兩位一直帶著微笑的光靈師,聽完同時微微點頭,兩人看來都頗沉穩甯定,不愧是年輕時就能悟徹入教的人物。
“至于沈光靈師這一組。”艾露輕咳了一聲說:“在初診上,丹翠妳要多花點心力,就當成沈光靈師只懂光靈之術來辦吧。”
“是,我會全力以赴!”于丹翠在樂和之氣影響下,天大的難事也不怎麼在意。
這時門口突然推開,一個穿著藍色袍服的少女快步走進,對眾人行禮說:“師父、掌教、幾位光靈師,來自擎天塔的三位小姐一起來了,我已經引她們到外廳暫候。”
“一起來?”艾露有點意外,這三人不是正競爭繼承人嗎?沒想到關系還挺不錯?艾露想了想,點頭說:“既然一起來,就不用讓她們多等了,請她們過來這兒吧。”
“是。”少女退了下去。
過不多久,少女引了六名女子進房,眾人當下眼前為之一亮,這六女的容姿裝扮可和隨處可見的女子大不相同,尤其站在前方的三人,衣著很明顯都經過精心的設計與打扮,各有各的風味。
為首一名女子,單從外貌判斷,約莫二十出頭,她穿著筆挺帥氣的白色軍服式上衣短裙,腰間別著一柄連鞘的銀色細長匕首,短裙下,一雙美腿筆直並立,腳下穿著雙低跟矮靴,一頭清爽的秀發,不長不短地垂到耳下。她五官清麗、目光明亮,臉上雖然掛著微笑,但和氣中隱透著精明,頗有種女強人的味道。
沈洛年暗暗打量,那雙眼睛……真有點葉瑋珊的味道,該就是她外孫女黃清嬿吧?不過卻比年輕時的葉瑋珊更多了些自信和氣勢,若才智也不下她的話,應該是個很有希望的候選人。
第二名女子,味道可就完全不同。她看來只有二十左右,穿著一身白色勁裝,足踏薄底平靴,身材高挑而結實,不到十公分長的短發很有朝氣地放射狀朝上炸開,一下還真看不出是天生發質剛硬還是故意做的造型。女子進入房中之後,抬頭挺胸穩穩地站在那兒,右手一把比人還高的長槍拄立在地,看來英氣勃勃的。她表情開朗,臉上總是帶著笑容,讓人很樂意親近。
看到這個女子大剌剌的模樣,沈洛年就想到瑪蓮,加上那柄長槍,幾乎可以確定這女子應該就是瑪蓮、奇雅、張志文、侯添良的第三代——張如鴻,還好她長相、膚色似乎偏向奇雅,沒遺傳到其他人的缺點,至于愛揮刀舞槍的個性、開朗的笑容,恐怕是來自瑪蓮的遺傳吧?不過她個性若和瑪蓮一樣,那可不大適合當皇帝。
沈洛年接著望向第三名女子,卻不禁嚇了一跳,忍不住“啊”地一聲喊了出來。這整個房間里只有沈洛年一個男子本就醒目,這一叫眾人目光自然轉了過來,還不少人眉頭微皺,似乎不大滿意沈洛年的表現,尤其那三名“公主”帶來的女性隨從,更是同時以警告的目光瞪了沈洛年幾眼。她們都知道圓足醫院無論醫師、助手都只有女性,實在不明白這時怎會有個全身穿著一色赭紅的少年站在一旁?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給艾露面子,竟沒有人開口質問此事。
沈洛年自知失態,尷尬地笑了笑,退了半步,不過目光卻仍忍不住又轉向最後那名女子,仔細看了看。
卻是剛剛一眼望去,沈洛年還以為自己看到了當年那楚楚可憐的長發小美人狄純。仔細一望,才發現這女孩皮膚白里透紅,柔嫩豐潤,明顯比體瘦嬌小的狄純健康不少。
她臉上雖然也帶著有如狄純般讓人心疼的甜美笑容,但透出的氣息卻不像狄純稚氣,反而有股淡淡的深沉,不過若非能看入人心的沈洛年,未必能看出這一點不同。
而這個仿佛只有十四、五歲的少女,長發烏黑光澤,額上整齊的劉海垂到眉梢,明眸皓齒、膚白如玉,淺淺的笑容還帶著稚氣,實在難以想象這少女也是所謂的司令候選人。
她的服裝偏向古老的西式洋裝,上半身是件絲質束腰緊身長袖,領口、袖口與胸前都分別綴上了花邊緞帶裝飾,下半身由蕾絲與薄紗組成的八分長裙微微蓬起,底下是一雙黑色的平底中統厚皮靴,除了靴子之外,全身都是深紫色。
這丫頭的衣服似乎也太偏可愛風了……看來這應該就是狄純的女兒狄韻,沒想到長得和她媽居然這麼像。
不對啊!沈洛年突然一驚,剛剛艾露明明說最小的狄韻也有二十歲了,但這女孩哪有二十歲的樣子。媽的,莫非連發育不良也遺傳了?雖說變體者看來比較年輕,但通常都是發育成熟之後,老化速度才逐漸轉慢,這樣子也太誇張了吧?
“太棒了……”沈洛年突然聽到身旁傳來一聲陶醉的輕呼,轉過頭去,卻見于丹翠仿佛作夢一般地看著狄韻,透出一股濃重的疼愛傾慕氣息。沈洛年嚇了一跳,上下打量于丹翠,這大姊居然對小女孩有這種興趣?
不過仔細看看,沈洛年卻發現,這也不像愛欲之念,那仿佛是一種看到什麼珍愛玩物的氣息,但狄韻固然可愛,有到這種程度嗎?沈洛年此時還不清楚于丹翠的個性,一時真想不透。
原來對于丹翠來說,這三個公主都是夢幻中的人物,可說是各有千秋,她還不知今日之事時,就已經聽說過所謂的“帝女試煉”,早知道這三個公主除了都很美麗、聰慧之外,也各有獨特之處,清嬿公主充滿著堅強與知性之美,如鴻公主則帶著偏中性的帥氣爽朗,而最小、最美的小韻公主,卻是最讓人憐愛疼惜的一位,也最符合于丹翠心目中的童話公主氣質,此時看到真人,當然是目不轉睛、張大嘴巴,渾然忘我。
她正看得高興,卻發現沈洛年不知為何盯著自己,不過這時她心情好,也不怪罪,只瞄了沈洛年一眼說:“怎麼?”
“沒什麼。”沈洛年聳聳肩,回過頭繼續看著那幾個公主。
這時那六人已經前後排成兩排,三個公主在前,隨從在後,一起對艾露躬身行禮說:“艾院長。”
“歡迎三位光臨圓足醫院。”艾露回禮微笑說:“諸位請坐。”
眾人分兩面坐下,公主那兒還是三前三後,圓足教這邊,艾露、王橘在前居中,其他六人則在側面坐成一排,之後引路的藍衣少女在客人面前送上茶水,很快又退了下去。
黃清嬿目光掃過眾人,不免又多看了沈洛年一眼,透出一股懷疑的氣味,但她隨即望向艾露說:“艾院長,我們三人是專程來致歉的。”
“哦?”艾露微微一怔,微笑說:“三位連尉長官……”
“太不敢當了。”黃清嬿忙說:“艾院長創立圓足醫院,數十年來救人無數,擎天塔的長輩們都十分尊敬,更不斷囑咐我們在院長之前不能失禮,請院長務必直接叫我們名字,否則我們可不敢進門了。”
艾露輩分本高,無論教內、教外都十分受人崇仰,黃清嬿這確實不是客氣話,既然對方這麼說,當下艾露轉口微笑說:“那麼……清嬿小姐,請問‘致歉’一語何解?”
黃清嬿左右看了一眼,這才對艾露說:“我們獲令分別籌組特別隊,也在同一個時間,想起圓足醫院名聞遐邇的光靈師,于是不約而同地寫信給院長,希望圓足醫院的支援……但眾所皆知,圓足醫院除艾院長之外只有兩名光靈師,我們這麼莽撞地要求,想必造成院長不必要的困擾,而且讓光靈師為特別隊的事全員離開圓足醫院,似乎也太自私了。”
“哦?”艾露目光一轉,掃了沈洛年一眼,回頭說:“難道妳們決定不要光靈師隨隊了?”
媽啦!那自己豈不是白當光靈師了?瞪大眼睛的沈洛年心中暗罵,卻不知道除了直接彙聚道息之外,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和光靈解約?但不管能不能解約,這下該怎麼去龍宮?
“艾院長說得沒錯,我們確實有這麼考慮。”黃清嬿接著說:“不過我們來此之前,彼此商量了一下……卻有一事不解,院長分別給我們的回信,竟然都是應允,莫非圓足醫院除了邱、杜兩位,還有另外一名光靈師?還是院長自己……那我們可萬萬不敢當。”
“我本也想趁此時機向三位小姐說明。”艾露一指沈洛年說:“這位年輕人叫作沈凡……他並非本教教徒,但天賦特殊,無須受圓足仙化之法即可成為光靈師,只不過因為經驗不足,醫術上還頗有生澀之處,所以特別為他選了一位經驗豐富的助手。”
“我是助手于丹翠!”心情喜悅的于丹翠,忍不住探頭插口說。這時插嘴實在不大禮貌,不過也許因為三位光靈師的樂和之氣影響,眾人似乎也不怎麼怪罪,只有王橘微微皺眉,帶著苦笑低聲說:“丹翠,別多嘴。”
于丹翠這才醒悟,連忙干笑道歉說:“啊,對不起師父,還有三位公主。”
“公主”兩字一出,眾人都微微一怔,連于丹翠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她忙說:“我是指三位小姐,抱歉、抱歉!”
黃清嬿露出笑容說:“于小姐別介意,我們也聽過這樣的說法,也都感到十分榮幸,不會見怪的……不過法理上畢竟不適當,請別這麼稱呼了。”
“是、是,不說了。”于丹翠頗有點不好意思。
艾露搖搖頭,望著黃清嬿等三女說:“丹翠這孩子雖然有點毛躁,但醫術確實不錯……不過若三位不需要光靈師,自然也用不到丹翠了。”
喂喂?沈洛年可有點發急了,艾露怎麼一副要讓人家走的模樣?那自己怎辦?應該幫自己說點話不是嗎?
不過黃清嬿這時卻目光一轉,看著沈洛年說:“既然沈光靈師未受圓足仙化,想來也不具樂和之氣?”
“正是。”艾露點頭說:“沈光靈師除了光靈之術與醫術之外,與圓足教毫無關系,不過因為他長輩與我相識,又恰好能夠修習光靈之術,這才成為光靈師。”
黃清嬿望了身旁的張如鴻一眼,回頭又看了看狄韻,微笑說:“如鴻、小韻,妳們覺得呢?”
張如鴻目光一轉,朗笑著說:“艾院長,這麼看來,只帶走這位沈光靈師的話,該不至于造成圓足醫院的困擾?”
“不會,圓足醫院所有醫生都是女性,沈光靈師本就不屬于此。”對于這麼演變,艾露似乎並不意外,只微笑說:“既然諸位這麼問,莫非三位之中,哪一位要帶走沈光靈師?”
三女對望一眼,張如鴻突然起身一笑說:“我不用了,妳們決定吧。”
此言一出,眾人目光同時轉到了張如鴻身上,卻見她對著艾露一禮說:“艾院長,之前如有造成困擾,請多見諒,如鴻還有要事,先告辭了,下次有機會,會再來拜候院長。”
艾露點頭微笑說:“既然有事,那麼今日就不留了,掌教,幫我送一下如鴻小姐。”
“王掌教快留步,院長別這麼客氣。”張如鴻朗聲一笑,招呼著自己的隨從往外走,兩人動作都快,一轉眼就離開房內。
張如鴻這麼轉身就走,剩下黃清嬿與狄韻對望一眼,黃清嬿笑說:“小韻覺得呢?”
狄韻從進入這會客廳之後,除了一開始對艾露行禮之外,一直只微笑著沒說過話,這時黃清嬿這麼說,她笑容收起,有點意外地睜大眼睛說:“問我嗎?”她聲音稚嫩中帶著甜意,讓人聽了十分舒服。
“是啊。”黃清嬿說。
狄韻目光一轉,微笑說:“還是清嬿決定吧?妳想的總是比我周到啊。”
黃清嬿眉頭在短短一瞬間微微蹙起,但又隨即舒展開來,突然一笑說:“我也放棄,用還是不用,就由妳自己決定吧。”話一說完,黃清嬿也起身向艾露行禮告辭,艾露一樣不多挽留,讓黃清嬿快速離開。
眼看廳中除了圓足醫院這面的人之外,只剩下狄韻與她的隨從,艾露微笑說:“韻小姐或者還需要考慮一下?要不要我們暫且離開,讓您和沈凡談談?”
“直接問就好啦。”狄韻輕側著頭,微笑看著沈洛年說:“你願意幫我的忙嗎?”
“當然!我們一定全力協助小韻公……韻小姐!”于丹翠馬上喊了出來。
沈洛年一呆,終于忍不住白了于丹翠一眼,這才回頭對狄韻說:“我願意。”
其實以剛剛三女的表現來說,沈洛年最有好感的,是精明中又不失磊落的張如鴻,而理智明快、掌握全局的黃清嬿也不錯,至于狄韻,除了甜美又帶有稚氣之外,總有些怪怪的感覺摸不清楚,但就算不管那些,怎麼看這小丫頭都不像可以獲勝的候選人,問題是另外兩人都已經離開,自己也沒別的選擇,只能期待這丫頭瞎貓摸到死耗子,把自己帶去龍宮。
“太好了,請問你幾歲了呢?”狄韻笑問。
昏迷那年自己應該十八吧?但昏了一百零二年,總不能說一百二十歲吧?當年妳娘也是把睡覺的時間扣掉,看來今日得有樣學樣……
不過艾露不等沈洛年開口,已先一步插嘴說:“沈凡今年只有十八喔。”
“果然比我還小!”狄韻露出開心的笑容說:“叫光靈師感覺叫老了呢,可以直接叫你們名字嗎?”
媽的!這丫頭好怪,真的好怪,整個都不對勁……沈洛年一下又不知道哪兒怪,只隨便點了點頭說:“當然。”
“也請叫我丹翠就好。”于丹翠連忙插口。
“好!沈凡、丹翠,你們就跟我走吧。”狄韻笑著站起身,轉頭對艾露行禮說:“小韻十分感激院長阿姨的幫忙,若沒有別的交代,這就請他們兩位隨我去了。”
雖然艾露看來年輕,畢竟實際年齡已逾百,一般人稱她“阿姨”反而有點諂媚的味道,但狄韻身為狄純女兒,論起輩分,這聲阿姨也不能說不恰當,艾露回頭望著沈洛年與于丹翠說:“既然如此……你們就隨韻小姐去吧,別失禮了。”
“知道。”沈洛年起身走向狄韻,而于丹翠卻沒立即跟過來,只見她跑到一旁,扶起了一個半人高、有支架的大背囊。
登山背包嗎?東西會不會帶太多了?沈洛年忍不住多看了于丹翠幾眼,卻見她還先掛了一個斜背帆布包在身前,這才背起背囊。
應該幫忙嗎?又或者這本是助手的工作?沈洛年正沉吟,卻見于丹翠體力似乎確實不錯,身上多了這麼多東西,依然臉不紅氣不喘、笑嘻嘻地向著三人奔來,也就不多事了。
狄韻與那女性隨從似乎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兩人有點訝異地看了幾眼,彼此互望了望,卻是誰也沒開口。最後狄韻向艾露又道謝了幾句,婉拒了艾露送行,這才走出圓足醫院。
醫院門口,有著兩男一女正牽著五匹高大駿馬等候著,見到四人走出,三人露出喜色,馬上牽馬迎了上來。這三人連同剛剛那跟入醫院的女子,都穿著一樣的迷彩勁裝,背後都斜背著一個長一公尺余、比手掌稍寬的大布囊,按道理里面應該是放著武器,但是從布囊的模樣,倒分辨不出是哪一類的家伙。
“韻小姐!”等在外面的那名女子,體格健美矯健,高鼻深目,膚色偏白,還有一頭偏褐色的紅發,她露出開心的笑容,奔近說:“另外兩位小姐都沒帶出人呢,只有我們有資格嗎?誰是光靈師?”
“不是這樣的,雪莉,回去再介紹。”狄韻微笑搖搖頭,回頭望著先前那女子一眼說:“安荑?”
那被稱作安荑的女子點點頭,望著沈洛年與于丹翠,露出淡淡淺笑說:“兩位會騎馬嗎?”
安荑似乎也帶著白種人血統,但卻沒有雪莉這麼明顯,除了五官輪廓較深,那雙眼睛格外亮麗之外,其他倒和一般東方女子差不多,她那頭黑發在頭頂盤成一個大髻,露出雪白的脖頸,也是個頗有特色的女子。
她的長相本就明豔,這麼一笑更是讓人眼前一亮,但卻不知道為什麼,那張淡漠的臉卻仿佛有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寒,這種感覺頗怪,沈洛年本還以為是自己體察人心的效果作祟,但目光一瞥到于丹翠,見她似乎有點害怕地搖了搖頭,表示不會騎,就知道自己估計錯誤……這寒意連那個粗神經的女人都能感覺到,想必十分明顯,那還算美觀的笑容,看來完全是出自禮貌。
安荑這時聽了于丹翠的回答,轉頭望向沈洛年說:“沈凡呢?”
沈洛年搖搖頭說:“我也不會。”
“你不是在山里長大嗎?怎麼不會?”于丹翠詫異地問。
山里長大就應該要會嗎?這可有點麻煩,沈洛年皺眉說:“沒學過。”
“沒關系,那也省得借馬,丹翠,妳上我的馬。”安荑說:“至于沈凡……”
“我帶吧?”雪莉笑著插口說。
“咦?”于丹翠和沈洛年同時輕呼一聲,既然還有兩名男子在旁,怎樣也不用雪莉出馬吧?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某種古怪陷阱嗎?沈洛年望了望臉上毫無笑意的安荑,目光掃到在一旁仿佛正甜笑著觀看的狄韻,突然醒悟過來,知道剛剛看狄韻時,為什麼有種不協調感……原來她臉上雖然掛著讓人疼愛的可愛笑靨,心中卻不帶著半絲高興的情緒,甚至還有點煩悶不耐煩。媽的,原來那看來甜美的笑容竟然是假的?這小丫頭的假笑技術可不簡單。
“有什麼不便嗎?”這時卻是雪莉笑著策馬繞了過來,沈洛年目光轉去,見這紅發女子倒是真笑,不禁舒服了許多,他搖頭說:“沒有。”
“請上來吧。”雪莉頓了頓又說:“怎麼了?”
卻是她本已伸手等待著沈洛年,卻見沈洛年一聲不吭地望著馬匹,當下有點意外地又問了一句。
“沒什麼。”沈洛年這才回過神來,原來他剛剛突然發現,這五匹馬居然都帶著微微的妖炁,但表面上卻一點也看不出來,看來百年過去,整個世界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沈洛年當下伸出右手,與雪莉的左手相握,跟著雪莉發力一扯,將沈洛年身子提了起來,穩坐在她身後,這才笑說:“抓穩喔。”
抓哪兒?這時代摸摸小蠻腰不會犯了什麼法吧?要自己上這女人的馬背,是某種色誘類型的測試嗎?若當真布置了什麼怪陷阱給自己跳,那可顧不得艾露的交代了,反正自己對這一組也不怎麼看好,大不了放棄光靈能力,另外想辦法去龍宮。沈洛年橫下心,兩手前伸,左右抓著雪莉柔軟的腰間,一句話也沒說。
另一面,于丹翠也上了安荑的馬,狄韻見眾人准備妥當,微笑間輕叱一聲,胯下駿馬發足向北急奔。
身後四人當下跟著策馬直沖,只聽于丹翠驚呼一聲,緊抱著安荑身後喊:“能……能不能慢點?”
安荑沒開口,沈洛年前方的雪莉卻笑說:“這樣已經算慢了,你們倆都抓緊點啊!”一面又輕踢兩下馬腹,隨之提高速度。
這一加快,于丹翠只好整個人緊貼著安荑,環抱著她的腰間,一面忍不住驚呼亂叫,至于身上的行李有沒有被震散,那也沒法管了。
于丹翠可以這樣抱著安荑,沈洛年可不能整個人貼上雪莉的背,但這麼不斷甩動著,若單靠兩手穩住身子,沈洛年抓著雪莉腰間的力量就非得增強不少,也不大妥當……沈洛年心念一轉,全身輕化,這下只要縮著身子避開風,不需要多少力量,就能穩穩地抓住。
這麼奔了百余公尺,雪莉頗覺不對勁,除了腰間被一雙手輕輕側抓著之外,馬匹奔馳時,竟沒有帶著另一個人的感覺;她忍不住回頭看了看,見沈洛年身體離著老遠,正縮著頭皺眉吹風,看來又沒什麼異狀,雪莉也想不出道理,只有點狐疑地看了沈洛年一眼,回頭繼續策馬。
奔出約半公里,前方人煙逐漸密集,狄韻突然一扯馬頭,轉向往西,領著眾人奔向藍瑤河河岸,這才繼續往北。就這麼沿河曲折地又奔出了數公里,五人一勒馬,停在一個河畔的小莊園前面,一名男子跳下馬,拉開了莊園門口的木造矮籬。
這莊園本是個牧場農莊,有片不小的草地,草地末端高地蓋起一棟兩層樓高的木造房屋,左邊一小段距離外,有間比房屋稍小的倉庫,倉庫左後方,則是一間類似馬廄的建築物。
這木屋占地不小,上下兩排窗戶整齊地左右排開,聽說這些公主的特別隊人數上限是五十人,以這農莊的規模來說,住個五十人應該還算寬敞。
眾人到了屋前下馬,十余名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從大門中擁出,紛紛喊著“韻小姐”,另外還有幾名看來像是仆役的壯年人,主動把馬匹牽走,眾人這才簇擁著狄韻等人,進入屋中的大廳。
狄韻先微笑著和眾人打招呼,跟著轉頭指著沈洛年和于丹翠說:“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光靈師沈凡,那位是他的助手丹翠,他們剛加入我們的特別隊。”
眾人看清了沈洛年,都有點兒錯愕,有些人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光靈師是男的?”“年紀這麼輕?”“感覺不對啊?”“我以前見過的光靈師不是這樣……”
“沈凡比較特別,不屬圓足教。”安荑插口淡淡地說:“但確實是艾院長介紹的,請放心。”
安荑這一說話,眾人便安靜下來,而且不少人看著安荑的目光都帶著點敬意和懼意,不像看著狄韻時,大多人都帶點仰慕和喜愛的氣味,莫非這兩種不同角色,本來就是計劃好的?也許因為狄韻外型實在太像小孩,不易管理部隊才這樣安排,若真是如此,要說這一隊完全沒希望,倒也不見得。
但萬一安荑造反呢?沈洛年目光在兩人臉上瞄了兩瞄,一時之間倒看不出兩人的關系。想想這也不關自己的事,只要去龍宮前別起內哄就好。
像個孩子般的狄韻,此時臉上依然帶著甜笑,她正開口對眾人說:“我們的醫生既然到了,明日將依照計劃出發!今晚魔法部隊、揚武槍隊等其他隊伍人員都會來這兒集合,晚上大家記得彼此熟悉一下,不過可別玩太晚,記得大家都要睡飽喔!”
眾人似乎都很喜歡狄韻,當下大聲應是。明日出發?去哪兒?沈洛年和于丹翠對望一眼,都有點迷惑。
“沈凡、丹翠。”狄韻回頭微笑說:“安荑是這個特別隊的連副——就是連尉副手的意思,隊中大小事,通常都由她安排,她說的話就代表我的意思,明白嗎?”
讓她負責扮黑臉就對了?但這樣也好,雖然安荑冷冰冰,至少表里如一,比起看著這內外完全不同的漂亮丫頭舒服多了。想到這兒,沈洛年不禁輕歎一口氣,真不明白狄純當初怎麼教的,怎會把好好一個女兒教成這樣?她自己不是很單純善良嗎?還是過了百年,連她也變了?狄韻見沈洛年無端端地突然歎了一口氣,有點意外地說:“沈凡?”
沈洛年一愣,忙說:“抱歉,明白了。”
狄韻自然不知道沈洛年的想法,只多看了他一眼,隨即說:“你們先上二樓吧,安荑會安置兩位。”
沈洛年別無異議,當下隨著安荑爬上樓梯,走過二樓長廊,最後三人停在東側末尾倒數第二間房門前。
這房間並不大,卻放了兩張床,床上還罩著防塵布,整個房間都是塵埃,其他什麼都沒有,一走進去,一股不怎麼新鮮的空氣氣味馬上撲鼻而來。
安荑走到窗戶旁,用力推開了窗戶,讓內外透氣,一面說:“兩位看來該不是情侶或夫妻關系?”
“不是、不是。”于丹翠瞪大眼說。
“那麼需要兩間房。”安荑回頭說:“因為本來沒作這樣的計劃……這兒就先當沈凡的房間,丹翠我另外安置。”
于丹翠連忙點頭答應,卻依然沒敢多說話。
安荑思忖了一下,緩緩說:“我們部隊大多由各不同單位抽調而來的士兵組成,也都是戰斗部隊的一分子,只有你們兩位例外……當初艾院長的信中提過,光靈師只協助到龍宮任務為止,所以我們不會對兩位有太多限制,但偶爾若需要配合的時候,還請多包涵。”
聽來很合理,沈洛年和于丹翠對看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那麼沈凡就先休息吧,到了晚餐時間部隊到齊,再一起對全隊介紹兩位。”安荑對于丹翠說:“丹翠隨我來。”
兩人正要走出門,安荑似乎突然想起什麼事,回頭說:“對了,沈凡。”
沈洛年剛剛正皺眉看著那一地灰塵,聽到聲音轉頭說:“怎麼?”
“剛剛丹翠提到……你從山里來?”安荑問。
“是,我們家好幾代都住深山里。”沈洛年連忙把背好的謊話拿出來,補充說:“所以我對山下很多事情都不懂。”
“是因為六十年前‘廢選’的關系嗎?”安荑說。
沈洛年一呆說:“那是什麼?”
于丹翠忍不住插嘴說:“你連這個也不知道?”
“不知道。”沈洛年搖頭。于丹翠笑說:“那就是……”
“有時間再解釋吧。”安荑打斷了于丹翠的話,開口說:“無關就好,但沈凡從山里來的事情,最好少跟人提,免得別人誤會了。”
“喔?好。”沈洛年白了于丹翠一眼,若不是她愛嚷嚷,安荑也不會知道。于丹翠倒有幾分不好意思,尷尬地說:“知道了。”
“走吧。”安荑一轉身,領著于丹翠去了。

上篇:第四章 空襲警報     下篇:第六章 誰傳下縛妖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