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前有狼後有虎  
   
第十章 前有狼後有虎

到了司令部,沈洛年並沒見到狄韻,安荑把他交給了老相識盧智偉,簡略交代幾句之後,就不見蹤影。
沈洛年和盧智偉聊了聊,這才知道盧智偉如今算是一名小隊長,暫領著一小隊約十五名的撼山部隊。他這次出發前接獲的任務,就是保護“神醫”沈凡,而提到這個名號,盧智偉未能免俗地贊歎了幾句,沈洛年也按慣例隨口敷衍,一串難以避免的寒暄問候結束後,盧智偉帶著沈洛年去軍需處,讓他領用一般隨隊用的醫療用品。
雖然說轉仙者體質不同常人,防菌之類的問題較小,可以攜帶比較少藥物,但繃帶針線卻不能少。這些隨隊醫療用品已盡量簡便,還是挺大一包,而這背包除兩個肩用背帶之外,還有些不明功能、可以拉長的皮扣帶,沈洛年看著那一大包不禁皺眉,這才了解于丹翠的辛苦。
“別擔心。”盧智偉還以為沈洛年背不動,搶著提過,一面說:“這些到時候掛在馬背上就是了。”
“馬背上?”沈洛年恍然大悟,難怪有那些皮扣帶……不過自己還不會騎馬呢。
“要不要順便領戰斗服換上?”盧智偉上下看了看沈洛年說:“可能比較安全,若只跟幾百人的連隊出去,連魔法使都會換,現在也沒人穿紅色軍服了。”
也對,在眾人都穿迷彩勁裝的狀況下,自己一個人穿著紅色大袍太過醒目,給犬戎族看到,說不定誤以為自己是重要人物,特別沖來宰自己,那可就冤枉。沈洛年點點頭,領了一套迷彩服,准備等會兒把火浣褲、袍換下,只留下血飲袍在里面保護,雖然說會稍微影響輕化效果,不過那點重量和風阻比起來,只算是小事了。
離開了一般軍需用品領料處,盧智偉一面帶著沈洛年走,一面說:“要領武器和腰甲或背甲嗎?”
“背甲、腰甲是什麼?”沈洛年詫異地說。
“就是填塞了息壤土的甲片啊,可以幫助聚引道息。”盧智偉笑說:“雖然只有一點效果,但在城內,戴著腰甲幫助很大。”
莫非是還沒爆散前、會吸引道息的息壤?這技術果然流傳下來了……就算不如自己送給葉瑋珊等人的鏡子,應該也頗有效用。沈洛年想想搖頭說:“我沒有炁息,打不了架,用不著那些。”
一面說,沈洛年一面暗暗郁悶,都過了百年,怎麼自己還是老說一樣的話?
“韻小姐會安排部隊保護你的。”盧智偉笑說:“就像魔法使一樣,也不能讓敵人近身,都會安排人保護。”
“這次沒有魔法部隊。”兩人身後不遠,突然傳來聲音。
盧智偉和沈洛年一怔,同時回頭,卻看到紅坤正站在兩人身後,圓睜著那雙大眼,咧開嘴笑。
“隊長。”盧智偉一笑行禮。
沈洛年有點意外,詢問之後,才知道紅坤已經被晉升為狄韻手下五名隊長的其中之一,而盧智偉,如今是他隊中的其中一名小隊長。
沈洛年這段時間也曾聽于丹翠提過歲安城的軍制,知道歲安城的軍旅配置上,一般每個隊長統領約五十個人,一連五隊,一營五連,一團四營,四團則合為一軍,每個軍部約兩萬人,由一名將軍統帥,除司令直屬的特別團五千人之外,歲安城現有八萬部隊,分由四位將軍統領,並分別受軍團司令——女帝葉瑋珊的指揮。
數十年前女帝舉兵起事時,四將軍是十聖中的黃宗儒、奇雅、張志文、杜勒斯四人,也因為四人中只有黃宗儒沒有其他稱號,所以當初的職稱——“無敵將軍”,就變成後來的名號。
“這次韻小姐沒有申請魔法部隊。”紅坤笑著說:“聽說任務主要的目的不是攻擊。”盧智偉有點意外地說:“不是攻擊?”
“細節我也還不知道。”紅坤突然眨眨眼笑說:“其實魔法我也會啊,美納姿·恩所茲·佩索!”
盧智偉好笑地說:“這我也知道,還有呢?”
“記不得了。”紅坤想想又說:“啊,我還記得戴格是增強,增強更多是肯……肯什麼……”
“肯納茲·戴格。”盧智偉似乎記憶力比紅坤更好,接口說:“最多的是蘇里薩姿·肯納茲·戴格。”
“你們都會魔法咒語?”沈洛年詫異地問,這個不是秘密嗎?不過這幾句自己當初似乎也學過。
“上次不是跟你說過,我們小時候都讀魔法學院附屬學校?”盧智偉笑著說:“這些入門的通用咒語,那時候剛入學院,學長常常一群人朗誦著,聽都聽熟了,不過最後還是沒資格當魔法使。”
“我可不是被淘汰的!我當初本來就沒申請入魔法學院。”紅坤笑說:“因為我爸說我太笨,一定考不取,不要浪費報名費。”
“你們還記得別的咒語嗎?”沈洛年好奇地問:“比如火術、石術、風術之類的。”
“那種哪聽得到?就算入了魔法學院,也是中級班分組之後的課程了。”紅坤抓頭說:“我還記得……好像有一句叫——歐爾·歐索·烏登!但是忘了這句是干嘛的。”
歐爾·歐索·烏登?媽的,好熟,沈洛年一怔說:“是不是守護陣?”
“好像是。”盧智偉也點頭說:“我也還記得風移術的咒語——瑞多·耶瓦姿!對了,基礎三咒不就是守護、風移和緩速嗎?緩速咒我倒忘了。”
沈洛年呆了片刻才說:“有紙筆嗎?讓我抄一下。”
紅坤微愣說:“抄來干嘛?我們只是小時候無聊背起來的,一點用都沒有,而且咒語不能用‘寫’的,語調會不對。”
“呃。”沈洛年說:“我……我對咒語有興趣,只是抄好玩的。”
紅坤和盧智偉對看一眼,似乎仍有點不明白,不過這興趣雖然古怪,也不是壞事。紅坤聳聳肩說:“要紙筆的話……智偉,讓沈凡去領一本軍用記事本吧?別忘了領有附上筆的。”
“好。”盧智偉笑說:“跟我來吧。”
片刻後,沈洛年拿到一本掌大的黑色小冊子,那冊子外的黑色皮面上,印有“歲安軍團”四個字,外側附有防水拉鏈,里面的小冊子約半公分厚,還附了枝碳心筆。沈洛年當下把盧智偉記得的幾個基本咒語通通寫到記事本第一頁上,這下不禁有點得意,到城外後若有機會,可得試用看看。
盧智偉看沈洛年用中文音譯著那些咒文,不禁有點好笑,一面搖頭一面說:“你寫這些,若給魔法使看到,會被笑死的。”
“沒關系啦。”沈洛年把小冊收入腰包中,隨口說:“別給他們看到就好。”
盧智偉不再多說,領著他回到宿舍,將沈洛年介紹給同隊的其他人,這些人沈洛年可就大多不認識了,但聽過神醫沈凡之名的倒是不少,甚至還有去過第七醫療中心受診療的,知道沈洛年將要隨隊,不少人都頗高興,熱絡地和沈洛年打招呼。
就這麼到了下午,沈洛年收妥了火浣褲袍,換上軍裝,背著自己的火浣斜背包與那大袋醫療用具,隨著盧智偉等人到司令部廣場集合。
廣場上許多部隊各自在集結,也有許多整備著軍需品的士兵駕著馬車來去。而沈洛年這兩百五十人,騎著馬,找了個角落,整齊地集結成方陣,五個隊長則策馬排在隊伍前方。
那五名隊長其中一人正是雪莉,她看到沈洛年,似乎十分意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不過此時隊伍已經整妥,雪莉也不便走近說話,只好奇地多瞄了幾眼。
聽說醫官本來就站在後排,所以沈洛年也站在最後方,不過比較奇怪的是,過去一連都至少會配上三、四名醫官,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信任沈洛年了,這次居然只配了沈洛年一人。
過不多久,身為連副的安荑策馬到了隊伍前面,整隊行禮之後,把隊伍交給了狄韻。而那頭威猛龐大的妖獸猙,依然隨在嬌美可愛的狄韻身旁,這一人一獸兩相映襯,對比十分強烈。
沈洛年隔了好幾排人牆望向狄韻,見她臉上的笑容微斂,帶著期待與擔憂的神色,凝視著眾人,緩緩說:“這趟任務會比過去的任務都還辛苦,也是本連成立後的最大挑戰,但我相信你們都能支持下去,每個人都要活著回來,知道嗎?”
“是!”眾人似乎士氣十分高昂,大聲地響應。
沈洛年卻是暗暗訝異,這話也不見得多有道理,怎麼大伙兒都一副很感動的模樣?這丫頭率領這些部隊頂多一個多月,似乎還挺受下屬歡迎的?若只因為可愛甜美的笑容,該不會到達這種程度吧?看來她倒有幾分帶兵的手段。
“各隊隊長都已經接到了任務說明,之後依照指令行動。”狄韻目光掃過眾人,一轉馬頭說:“出發。”但從頭到尾,她的目光一直沒掃到沈洛年身上。
當下一隊隊策馬尾隨著狄韻往出口移動,而沈洛年雖然不會騎馬,盧智偉卻也安排了一匹容易操控、脾氣溫順的馬匹,由一名撼山部隊牽著馬缰,與沈洛年並騎。這自然不是治本的辦法,下午盧智偉已經說明了不少騎馬的要訣,希望沈洛年能盡快學會,此時正是趕鴨子上架,不會也得會。
沈洛年身體早已仙化,力量遠大于馬匹,就算還不大會騎,也沒什麼好怕的。而轉仙部隊使用馬匹,主要因為馬畢竟善馳,隨著時代改變,體質逐漸妖化的馬匹也不比轉仙者全力奔跑慢,還能幫忙馱物,長途移動更可節省部隊體力,是現代部隊必備的附屬戰力。
繞出司令部,眾人沿著馳道往東奔,犬戎族在東邊沒有派出大軍,只有一些零星游擊小隊騷擾,所以部隊沖出並不困難,不過犬戎族奔跑速度不比馬匹慢,隊伍一往外沖,自有犬戎族的小隊探哨遠遠盯上,當下隊伍沿著九回山山腳急奔,在犬戎族大隊趕來之前,沖入宇定高原,往一片數公里寬的山林緩坡中奔了進去。
同一時間,四名斗天部隊展翅騰空而起,兩人往前探道,兩人回頭搜尋,這麼一來,除非禺彊族也派人過來這兒,否則那些犬戎族若繼續追逐下去,隨時可能被探清位置反包圍。
這兒的森林並不濃密,不只可以縱馬奔馳,也不容易隱藏伏兵,所以只要有斗天部隊在前方探路,就不用擔心被犬戎族包圍。但這法門也不能常用,若空中老是有斗天部隊飛翔,等于告訴對方哪兒隱伏著人類部隊,可會弄巧反拙;所以穿過森林,爬過一條山道之後,四名斗天部隊飛了回來,改由無跡部隊到前方探路。
也許因為狄韻早已交代了戰術,各隊都很清楚自己的工作,一路上,眾人十分安靜,就這麼策馬隨隊往山中奔繞。不久之後,部隊從山林的另一面鑽了出來,在一處離森林不遠的小山坡,眾人紛紛下馬,把馬匹系妥。沈洛年跟著眾人動作,紅坤還交代了他帶著那大背包。
此時太陽已經稍偏西,但天色仍亮,經過了這百年的努力,這距離人類最近的山林,有著噩盡島上最豐富的自然生態。雖然此時正值冬季,但宇定高原地處熱帶,山野間仍充滿綠葉、一片欣欣向榮,鳥鳴啁啾中風響林梢,反而讓在歲安城中習慣悶熱日子的這些人們,感受到一絲舒爽的涼意。
眾人安靜地在山坡中行走,繞入一個小谷地,這谷地周圍不到百公尺寬,外圍長滿短草,但越靠內側越是光禿禿的什麼植物都沒有,只有滿地亂翻的泥巴。
隊伍向著光禿禿的山壁根處走,那兒山壁微微往內凹,還有個一眼即能看透、只有十余公尺深的小山穴。百余名撼山部隊,繞著洞外層層疊疊地圍了數層,而剩下百名由揚武部隊、無跡部隊組成的隊伍分成五個小組,一聲不吭地往外奔了出去。
現在是怎樣?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感覺可真不好。沈洛年目光往外瞄,見撼山部隊一個個拿著雙锏、軀體妖化,運足了妖炁,把剩下的人包圍起來,仿佛要死守著這空蕩蕩的山洞。
至于山洞外側,有十名斗天部隊站在自己身旁不遠,安荑則站在洞口附近,至于手中拿著支白色小棒的狄韻,卻領著猙走入山洞中,找了個石塊坐著,看來挺輕松愜意。
從出發到現在,還沒和狄韻目光對上過,當真看不出來她還記不記得那件事,真忘了自然最好,若沒忘……難道和艾露說的一樣,她不好意思看到自己?若是如此,干嘛又特別把自己找來?
總之暫時應該不會移動了吧?反正沒人告訴自己該干嘛,出了毛病也怪不得自己。沈洛年暗哼一聲,扔下那大背包,在洞口與那些撼山部隊之間的小空地,自顧自地踱步,上下觀賞著風景。
過了約莫二十多分鍾,沈洛年隱隱感覺到,似乎有一小隊人類部隊正被犬戎族追擊著,不斷往這兒奔。果然過不多久,一群剛剛配出去的小隊,奔上了西方山壁頂端,隨即往下飛縱,落到下方撼山部隊人圈之中,後方追擊的幾十名犬戎族狼人隊伍,毫不遲疑地追著跳下山崖,向著下方撼山部隊百余人腦袋上落了下去。
這下撼山部隊的炁牆馬上舉了起來,一大片淡淡的藍色炁牆在空中斜斜鋪開,逼得犬戎族往外彈,滾到前方那光禿禿的谷地上。
犬戎族落地間點地急彈,馬上揮舞著雙爪,對最外圍的撼山部隊炁牆轟去。
“神醫!這兒!”突然有人急著叫。
沈洛年一呆轉頭,卻見剛落下的揚武部隊中,有人分別背、扶著兩名傷者接近,其中一人左臂被抓裂了一大片皮肉,雖然用布巾緊急綁緊了上端,仍不斷滲血;另一人卻是背後被抓了一爪,傷口透入胸腔,刺破肺葉,已經陷入昏迷。
工作上門了!沈洛年沒時間觀看戰局,馬上把受傷較重的那人以光術凝血,撕開衣服進行治療,反正不知道為什麼,這整隊中,除了狄韻、安荑、雪莉三人之外,全都是男子,治療上倒也沒什麼不方便,不用搞什麼布簾遮掩春光。
沈洛年忙了片刻,剛把第二名傷者的手臂傷口緊急處置好,一抬頭,卻見又有一名傷員送來,原來剛剛那段時間,又有兩隊返回,一樣各帶了一大群的犬戎族。沈洛年檢查這名傷者,見他倒沒什麼外傷,但右手上臂除滲入妖炁之外,骨頭還被打斷,整個上臂泛出大片青紫,正痛得齜牙咧嘴,又不好意思叫出聲來。
沈洛年當下以光術暫緩疼痛,快速地接骨夾板敷藥,將他右臂固定,隨即解開了光術,正想喘氣,身旁又有人說:“神醫,還有。”
“嗄?”沈洛年一呆,目光轉過,身旁果然又來了兩個,仔細一看,沈洛年不禁一呆,這不是撼山部隊的嗎?怎麼也受傷了?
眼看這兩人傷勢不算太重,沈洛年轉頭一看,卻見剛剛那些散出的部隊都已經返回,而外圍正圍上了不知多少的犬戎族,正一面嚎叫,一面聚集著妖炁往那圈撼山部隊組成的炁牆沖。
這樣連續地沖擊,若有人一個心神不甯導致岔炁或耗用太快炁息不足,隨時可能破盾。雖然旁人會立即補上,但那一瞬間難免有人受傷,自然就送來沈洛年身旁,而已經治療妥當的其他人,則被拖到山洞之中,覓地躺下休養。
狄韻是布置了某種陷阱嗎?沈洛年四面望望,發現犬戎族越來越多,可是周圍並沒有其他人類部隊的炁息啊?事實上犬戎族鼻子十分靈光,大隊人馬也不可能無聲無息地接近,這種陷阱不可能有效,那女人在打什麼主意?
沈洛年一面治病,一面往外偷瞄,這些狼頭人身的家伙和百年前的強度差不多,眼前這數百名應該都只是一般犬戎族,高手級的可能還在歲安城附近,並沒過來。至于人類的戰力比過去強多了,別說狄韻這種特例,就算一般部隊也都是完全引仙,雖然還年輕,戰力卻已不弱,縱然不靠陣勢,兩、三個人合力應付一只犬戎族也問題不大。
但外面的犬戎族可不只一、兩百只,而且還在不斷增加。雖說人類借著陣式組成能發揮更高戰力,卻也不能應付相同數量的狼人,否則歲安城中的八萬部隊,干脆直接殺出去驅趕城外的五萬犬戎族不是更方便?就算這些人是精銳,也不該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和犬戎族久戰啊。
又過了一段時間,最外圍一批撼山部隊已經漸漸承受不住,開始和後面准備支持的部隊替換,不過犬戎族可不只是在陣外看戲,炁牆交替的時間,難免產生破綻,不斷攻擊的犬戎族,自然會找到機會突破,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是一爪抓入陣中,馬上就會有人受傷,在這段逐漸交替的時間,傷者數量正迅速增多。
媽的,好忙!沈洛年一面分辨各傷員的危險程度,一面快速動手縫合治療,忙碌之余,不免暗暗吃驚,若隨便換一個醫生,還真應付不了這種場面,而這麼多傷者若不盡速救治,恐怕有一半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看來狄韻把自己找來,確實經過了仔細考慮。
好不容易熬過了一批交接潮,外圍炁牆又穩定了下來。此時沈洛年身旁還有幾個病患在等,他忙著從藥包里面拿取物品,卻抓了個空,一轉頭,才發現繃帶、紗布已經耗了一大半,這下又吃一驚,現在不是在城內,東西不夠那可麻煩,看樣子不能像過去一樣盡情使用……沈洛年正考慮著該如何少纏兩圈,突然聽到外圍傳來一聲嘹亮的長嚎,犬戎族狼人突然退開,在谷地中排列起來。
怎麼回事?圈中眾人紛紛往外看,連狄韻都站了起來,微仰螓首往外眺望,卻見犬戎族那兒似乎來了個將領般的高大狼人,正把族人分成好幾批,跟著一聲令下,指揮著一部分人繼續往撼山部隊的炁牆攻擊,另外一部分則准備著替換攻擊,免得整群人擠在炁牆前,生力軍換不進去。
而谷中狼人此時已經聚集了近千人,那狼人將領似乎覺得沒必要留這麼多人在此,正把一部分狼人往外趕,還派人四面查探,想確定有沒有陷阱。
那家伙可不簡單啊,沈洛年這一瞬間還真有點擔心。這種將領型的狼人,比一般刑天還強,若也全力出手,撼山部隊的炁牆能擋多久?若是陣式被打亂,這兒兩百多名部隊,連狄韻在內,該沒有一個人能和對方抗衡吧?狄韻今天到底搞什麼鬼?莫非帶大家來送死的?
沈洛年忍不住回頭看著狄韻,卻見她抬起頭望著空中,口中不知默念著什麼,似乎正用輕疾和人通訊,但除了十聖之外,歲安城內的轉仙者應該不易使用輕疾吧?難道她正和十聖中的某人通話?
這一瞬間,高空中一股強烈妖炁爆起,一個遙遠的金色小點快速變大,似乎有什麼東西正高速往下沖。敵我兩方同時感受到這股壓力,紛紛抬頭,卻見一穿著黃衣、戴著面具的有翅人形,帶著股強大的澄黃色妖炁,展翼破空而下,對著那個犬戎族將領沖去。
“是鷹王!鷹王!鷹王!”受困的眾人這一刹那,忍不住同聲歡呼,連躺在洞中養傷的人都忍不住爬起來嚷。
犬戎族的狼人們也似乎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本要撤走的狼人們當然也留了下來;而那狼人將領知道對方目標是自己,他透出拚搏殺意,渾身凝聚著妖炁,目光死盯著正高速接近的那巨翼人形。
空中下落速度本就極快,何況還加上了妖炁鼓動,眾人這聲聲歡呼下,人影已經沖下,同一瞬間,狼人將領迸出妖炁,往空中直撲,與對方在空中相會。
只一瞬間,妖炁轟然交擊,一聲炸響沖入下方兩族耳中,只見半空中血雨翻飛,狼人將領胸口爆出大片鮮血,往後飛滾落地,同時那黃衣人影巨翼一張,妖炁急迸間扭身往上,再度穿入高空;只見他越飛越快,不過數秒間又穿入云間,就這麼飄然遠去。
沈洛年看得清楚,兩方交會的瞬間,黃衣人爆出橙色妖炁,展翼旋身間倏然減速,避開狼人雙爪,同時那似乎戴著兩根尖刺的雙足順勢直踢,在妖炁催動下,猛然轟破對方的胸膛。此時翅膀、妖炁、空氣反沖力同時作用,他就這麼再度禦炁騰空折上,沖入北方天際。雖然說因為地面道息不足,他由空中聚集妖炁高速下落,占了頗大的便宜,但能瞬間擊殺狼人將領,仍讓人覺得可畏。
那真是張志文嗎?他干嘛戴個古怪面具?不過炁息感確實有點熟悉,那家伙百年不見,竟變成這樣的人物?果然比以前厲害多了……不過與其看到張志文,自己還比較想看到狄純,說也奇怪,狄韻既然要找人幫忙,怎不找她娘燕仙?難道狄純那個笨丫頭過了百年,還是不忍心殺人?
狼人將領這一死,犬戎族自然大亂,呼嚎間紛紛往人類這面沖殺,本要撤退的也留了下來;而發現有十聖當靠山的人類也士氣大振,撼山軍咬著牙,層層疊疊的炁牆凝結如實,就是不讓人打進來,就在這個時候,狄韻輕聲說:“斗天部隊,出動。”
命令一下,十名斗天部隊同時展翅飛起,往外圍飛了出去,直沖山崖上方。
突然有人望空中跑,自然又引起犬戎族的注意。外圍擠不進來的狼人們仰頭怪叫了幾聲,但他們知道追不上這些長翅膀的人類,除了喊上兩聲之外,也無法可施;而那些斗天部隊的人們,快速地在山崖上方繞了幾圈,之後紛紛展翅高飛,在天際盤旋。
出動啥?沈洛年看不出所以然來,只繼續幫人治病,過不多久,病人都被拖進山洞,而也不知道是不是狄韻的安排,現在接上的後備撼山部隊,似乎比剛剛的部隊稍強,實力比較整齊,幾分鍾過去,一直沒有人受傷。沈洛年閑了下來,忍不住站在兩百多人後面張望,看著犬戎族前仆後繼、沒完沒了地沖刺,不知道狄韻接下來又有什麼奇招?莫非葉瑋珊會突然來放個大炎陣之類的道術,把這千多名狼人統統燒光?
狄韻突然開口說:“時間快到了,大伙兒小心。”
小心?沈洛年感覺到周圍人們的炁息都提升起來,前方本來還排成好幾排的撼山部隊,在各隊長指揮下,也突然擠得密密麻麻,那片片重疊的炁牆不斷增厚擴大,原先的淡藍色也逐漸加深,仿佛城牆一般。但這樣雖大幅提升防禦力,卻支持不了多久啊,到底有沒有問題?沈洛年忍不住轉回頭望著狄韻,想看她打什麼主意。
狄韻此時也正往外望,兩人目光恰好對上,狄韻先是一怔,隨即微微地笑了笑,但沈洛年這一瞬間卻從頭到腳冒起一股寒意,這丫頭雖然笑咪咪的,在笑容下透出的那股龐然怒氣是怎麼回事?
媽啦!她其實還記得?
莫非這次不只是犬戎族的陷阱,還是自己的陷阱?沈洛年正暗叫不妙,突然轟然一聲巨響,撼山軍外側那大片土地整片翻騰、爆裂,噴出大片的火光。強光、熱浪、爆發的巨大沖力四面激射,場中火鼠亂竄,這兒可是宇定高原,敵我雙方的護體妖炁本就不足,狼人首當其沖,那爆炸力最密集的地方,超過半數以上的狼人被這巨大的爆炸威力炸散、撕裂,散成焦黑尸塊亂飛;而外圍十余公尺寬,又有一大半狼人被突然脹起的凶猛烈火吞噬,在其中翻滾、哀號,只有最接近撼山部隊的近百狼人,先被爆炸力逼得摔上那堅固的藍色炁牆,進而被湧來的熱流燙得渾身皮毛焦黑鬈曲,但這群狼人也終于避開了那大片煉獄。
這是什麼?這充滿道息的世界怎可能有這麼強力的炸彈或火藥出現?沈洛年正張大了嘴巴,卻聽狄韻輕叱一聲:“照計劃動手!一個都別放過!”
當下所有人都動了起來,部隊組合倏然轉變,從原本的軍種分隊,換成各系的組合,揚武部隊和撼山部隊兩兩成組,長槍配上雙锏一攻一防地殺了出去,看樣子這樣的戰陣組合他們早已練熟。
至于斗天與無跡,兩者都是動作奇快的軍種,他們則是自行成組,在戰場中到處旋繞,四面偷襲,看到翻滾未死的便上去補上一劍;而除了少部分士兵直接散出與狼人交戰,大部分隊伍卻先往外繞,組合成一個反包圍的圈子。眨眼間,眼前的谷地成為一場大亂斗的血肉戰場,而人類這時占了人數優勢,加上犬戎族在剛剛的大爆炸中多半已經負傷,戰況自然是一面倒,只不過幾個回合,又躺下了好些狼人。
看樣子狄韻真不想讓任何狼人逃走……但是這一面不就空了?
沈洛年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看,卻見狄韻此時連安荑、雪莉似乎都派了出去,只剩她與猙一人一獸守著洞口,保護著洞中那幾十名傷者,看樣子她還挺有自信?話說回來,那猙的戰力確實足以抵得過好幾名狼人,那洞口也不算大,有這個保鏢陪著確實不用太擔心。
啊呦不妙!沈洛年突然發現,這一瞬間,每個人都各自有任務,只有自己一個人站在場中沒人理會,不!不是沒人理會……媽的,有狼人殺過來了!
卻是前方人類與犬戎族正混亂纏斗,不免有狼人發現沈洛年正在那兒發呆,眼見他手無寸鐵、體無炁息,看來難得地好宰,一下子有三名狼人不約而同地轉身撲來;與此同時,沈洛年突然感覺到身後狄韻那兒也彙聚了幾股強大炁息,正對著自己高速飛射。
原來如此!用這法子讓自己死在戰場,當然不會被追究。媽的,這笑咪咪的黑心丫頭原來是打這主意?
沈洛年開啟時間能力,心念急轉,光術對妖炁護體的對手沒用,這時只能用……魔法的守護陣救命?媽的,是美乃滋還是美納姿?可惡!老是搞不清楚!這時也沒時間翻書,何況完全沒測試過,就算背起來,也不知道用不用得出來……
眼見狼人越來越近,身後的狄韻炁息也正高速迫近,正是前有狼後有虎,這時可沒空試驗魔法,如今沒有道息護身,對方只要一小片妖炁掃了過來,自己說不定馬上完蛋,雖然後方沒有狼人,但魔道雙修的狄韻與那頭猙若當真出手,比狼人還可怕,得往前尋找生機才行。當下沈洛年全身輕化,無聲步點地往外急閃,倏忽間側閃十余公尺,遠遠避開那幾名狼人,跟著一彈身,穿入前方混亂的戰場之中。
雖然沒有妖炁幫助挪移,沈洛年身體輕化能力配上仙化的體能肌力,速度仍然極快,他迅速地幾個點地,已經在狼人眼前消失;與此同時,那幾股來自狄韻的強大炁息,帶著一股寒氣,在空中畫出三條銳利橙黃弧線,仿佛箭矢一般破空而至,對著三個狼人射去。
沈洛年突然消失,狼人吃驚之余不免微怔,這些炁矢的速度又實在太快,兩名狼人猝不及防,被這炁矢破開護體妖炁、射入胸膛。
這幾道炁息雖銳卻蘊力不足,縱能穿透狼人護體妖炁,也未必能造成多大的傷害,但問題是這些炁息中蘊含了一股強大的寒氣,寒氣入體瞬間,兩狼人渾身一僵,抖著身體倒下,另一名狼人鋼爪急揮,聚炁拍散了這道炁息,這才急甩著被寒氣浸染的手臂往後撤,不敢向著狄韻接近。
這一刹那,沈洛年已沖入戰場,他百忙中回頭看到後續發展,卻不禁一呆,原來狄韻那三下不是打自己?
話說這丫頭居然是練全輕訣?這種帶著強烈寒氣的高速銳利炁矢看來可不容易對付呢;而論炁息的強度,當年的葉瑋珊和奇雅似乎還不如她……沈洛年詫異之余,不免又多看了狄韻一眼。
而狄韻發現沈洛年突然消失,當然也是大吃一驚,下一刹那卻發現他鑽入戰場,更覺意外。兩人目光一對,狄韻臉色雖然不變,但心中的惱怒恨意已再度揚起,不過卻也多了一股驚詫與疑惑。
卻是在這一瞬間,狄韻倏然想起當時昏迷前,確實看到沈洛年高速閃開自己魔法攻擊……想起自己那日清晨的事故,她自不免惱怒,但對沈洛年的能力卻也不禁好奇,眼看又有四、五個狼人朝沈洛年撲去,狄韻這次可不出手了,只遠遠緊盯著他,想看清楚這明明沒有炁息的該死渾蛋光靈師到底怎麼閃開的?
沈洛年這時卻正大叫糟糕,原來剛剛狄韻只想讓狼人嚇嚇自己,並沒打算宰人?媽的,自己卻一頭鑽入戰場,這可慘了!這兒地近高原,道息不足,狼人的攻擊還不算難躲,但不管是敵是友,戰場中雙方武器、手爪、身體外彼此的妖炁正不斷沖突爆震、四面散溢,戰場中可沒地方閃這些妖炁,這下到底該如何是好?
《噩盡島II第一集》完

上篇:第九章 其實沒什麼好看     下篇:第一章 天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