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一章 天生的  
   
第一章 天生的

沈洛年因誤以為狄韻要趁這機會宰掉自己,不慎闖入戰場深處,自陷險境;眼看著前方數百人類和犬戎族狼人彼此交戰,周圍妖炁四面爆散,同時又有數名狼人正對著自己沖來,當此場景,他精神高度集中,腦中急轉,苦思對策。沈洛年點地間轉折飛射,幾個貼地飄滑間,先避開了兩只最接近的狼人,眼看選擇的路線中,好幾股爆散的妖炁正對著自己沖,實在無處可躲,當下沈洛年只好閉眼咬牙,准備承受妖炁的攻擊。
下一瞬間,散溢的炁息從不同方位侵入了沈洛年身軀,令人訝異的是,雖然微感不適,但那種感覺卻馬上消散。那些妖炁並不像過去一樣被道息吸收散化,而是就這麼浸透過軀體,仿佛沒碰到什麼東西一般。沈洛年雖不明所以,但大難不死,自然十分欣喜,這樣一來,就不用怕那些到處激蕩的散亂妖炁了……莫非因為鳳凰乃生命本源,所以鳳靈之體自能適應這些散溢妖炁?自己以為沒了道息就承受不了,其實是自己嚇自己?
不過這時沒時間仔細想,眼見狼人再度攔路,沈洛年身軀輕化點地,轉往另一個方向逃竄;而狼人眼看沈洛年從不遠處掠過,另一方又有人類攻來,他沒空追擊,又不想放手,當下聚炁一揮,一股銳利的爪風帶著妖炁迫出,截擊沈洛年。
已經放心的沈洛年,自不理會那股妖炁,繼續往前沖,隨著爪勁破入背後衣衫的那一刹那,沈洛年後心猛一疼,對方的銳利爪力居然就這麼裂體破膚而入。他痛呼一聲,時間能力完全開啟,一面急沖一面急忙點地扭身,卸開這道爪力。
多虧他瞬間騰挪之速奇快,對方也並非全力以赴,背後只被抓開數條裂口,沒被那股力道裂入胸腔,而在血飲袍的作用下,那傷口倒看不見,只有背心的迷彩服裂了五道斜長爪痕。
媽的,好痛!等安全之後,得對凱布利下指令,要它暫緩吸收道息,讓自己拿一點兒來治傷……雖然能運用的道息量只有一丁點兒,但只要同時運行光術,複元速度該不會比過去慢太多,只是現在急著逃命,沒時間施展光術,只好先放著傷口不管。
到底怎麼會受傷的?看來只有散溢無結構的透體妖炁不用怕,凝聚成形帶著物理破壞力的妖炁還是頂不住……當下沈洛年只要遇到還具備攻擊力的妖炁,一律全力閃避,總算不幸中之大幸,不用擔心散溢妖炁浸體,竄來竄去還能找到路逃命。
但這樣沒完沒了地閃下去,時間一久,說不定腦袋又要痛了……現在是躲到哪兒了?沈洛年四面一望,又吃一驚,怎麼跑著跑著鑽到戰場中央了?回頭一望,沈洛年這才明白,剛剛大隊往外繞回,攔截著犬戎族,相對的,最內側的狼人數量反而最多,自己一面思考,一面靠著直覺找敵人少的地方逃命,當然越躲越外面。
得躲回去才是,只要低頭鑽入山洞,那個陰險丫頭就不得不出手保護自己,且等這次戰役過去,再想辦法離她遠點。當下沈洛年一轉向,回頭向西面的山壁沖。
可不大好沖呢……原來越靠西面,狼人越多,除了狄韻那兒沒有狼人敢接近之外,到處都是狼人和人類的戰團,也就是說越往西越難有空隙可以接近。
從展開混戰開始,到沈洛年沖入戰場後又回頭逃命,其實只不過短短數秒鍾時間,很多人才剛找到對手,硬碰硬地打了起來,狼人雖居于弱勢,但一開始的驚慌過去後,穩下來的數十人,也不容易打倒,而且眼看無望,狼人們臨死拚命,不大可能在短時間內收拾。
沈洛年沖沒幾步,隨著眾人戰斗間的移位,原本計劃穿過的通路卻在這時突然消失,他正停下遲疑,一個狼人注意到他,轉身一把就抓了過去。
此路不通,沈洛年正打算轉頭逃命,另找路線,這一瞬間,一雙帶著藍色炁勁的短锏揮落,架開狼人的攻勢,把對方推震向另一組戰團,同時一個女子聲音貼近問:“沈凡?你跑來這兒做什麼?”
沈洛年頭一轉,才知道剛剛出手相助的竟是安荑,他尷尬地說:“被追來的。”
“你該在山洞里啊!怎會……”安荑頗感迷惑,但此時沒空多說,她目光四掃,雙锏左右一振,轉向開路說:“我送你過去,跟緊。”
這是一定要跟緊的!沈洛年連忙跟著安荑身後,亦步亦趨地往西走。
這時畢竟是人類占有優勢,有安荑護送之下,總算打出一條路來,將沈洛年送到山洞口。安荑也不多說,對狄韻微微行了一禮,轉頭又殺了出去。
沈洛年和狄韻這一會面,可有點尷尬,正不知該怎麼面對對方,卻見狄韻仿佛沒事人般,帶著微笑責備說:“沈凡,沒人告訴過你,萬一混戰起來,要先躲到山洞,由我保護嗎?”
這沒發育的黑心丫頭還想繼續演下去?沈洛年心念一轉,也不揭破,搖頭說:“沒人說過。”
“啊,那是我不好,忘了交代。”狄韻自責地說:“過去隨隊的醫官都知道呢。”
“沒關系。”沈洛年聳聳肩,轉頭想往內鑽,且離這裝小孩的可怕家伙遠點再說。
“剛剛我看你遇到危險,想出手幫忙……沒想到你居然自己閃開了。”狄韻卻不放過他,微笑說:“怎麼辦到的?”
“我動作不慢。”沈洛年說。
“那種速度……不像是普通人辦得到的?”狄韻輕搖頭說:“我專修輕訣,在這種道息不足處,都沒把握能比你快呢。”
“天生的。”沈洛年當然想不出什麼好理由,只好耍賴,推給老天。
狄韻可不是笨蛋,她自然看得出沈洛年答話很沒誠意,心中卻不免起了怒火……狄韻在肚里暗罵了幾句,臉上卻甜笑說:“我上次回去仔細思考之後,發現你似乎不只是祝福我獲選,而是真心想去龍宮。”
這話題可真是沈洛年的要害,他微微一呆,看著臉上笑得燦爛,心中滿蘊怒火的狄韻,想了片刻才有點忐忑地說:“我是挺想去。”
“哦?”狄韻微微一笑說:“那真好,也許我真有機會完成你的願望呢。”
這丫頭雖然看到自己就火,但這句話似乎沒騙人,這又是怎麼回事?沈洛年吞了一口口水說:“怎麼說?”
“干嘛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狄韻眨眨眼說:“難道你不想去?”
媽的!這餌真是非吃不可,沈洛年只好苦著臉說:“想去。”
“為什麼想去?”狄韻笑問。
因為想找龍王母問一只狐狸精的去向——這話能說嗎?沈洛年遲疑了一下說:“想去……見識見識。”
狄韻終于忍不住微微皺了皺眉頭,她雖然不像沈洛年般能看透人心,但狄韻本就聰慧多智,否則也不能成為最年輕的司令候選人,沈洛年又不是什麼城府甚深的人物,隨口說謊怎能瞞得過她?狄韻正想換個方式試探,這時戰場那兒卻扶了三名傷者進入山洞,都是被死前拚命的狼人所傷的士兵。
這下兩人自然不能再聊下去,沈洛年找回滾遠了的藥包,繼續幫人治療,狄韻也不便多說,只好繼續回頭監視著戰況。
所謂兵敗如山倒,犬戎族敗勢已成,縱然悍勇也撐不了多久。數分鍾之後,狼人盡數伏誅,當然也有不少士兵在最後的纏戰中受傷,數量甚至比混戰之前受傷的人還多,可見若不是在這種場合下混戰,人類傷亡一定更嚴重。
這麼一來沈洛年可辛苦了,雖然不少士兵主動協助,但他們除遞紗布、繃帶之外,也幫不上什麼。沈洛年正忙的時候,狄韻突然走近微笑說:“沈凡。”
沈洛年眼前傷口縫到一半,頭都沒抬,只應了聲說:“干嘛?”
狄韻的笑容差點沒僵住,她忍住氣,保持微笑說:“請盡快,十分鍾內必須處理完畢。”
“十分鍾?”沈洛年一怔,抬頭說:“不是殺光了嗎?這麼趕?”
“敵人突然損失了近千人與一名將領,隨時可能派部隊前來搜索。”狄韻和聲說:“十分鍾之內沒走,就走不了了。若真來不及,就先作緊急處理,回城再說。”
沈洛年呆了呆,低下頭皺眉說:“知道了。”一面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狄韻輕皺了皺眉,但隨即恢複笑容,轉身回頭,慰問其他受傷的士兵。
沈洛年這時卻沒想太多,傷者若沒處理妥當,一路騎馬回去,傷口會裂得更大,而且萬一血流過多。那更得多躺好幾天,本來除嚴重的傷勢,他不想使用時間能力縫合治療,以免精智力消耗過大,遇到突發事情無法應付,但既然時間有限,沈洛年只好加速。那捏著針線的手指仿佛跳舞一般,一個又一個地治療妥當,當最後一道傷口處理完畢,沈洛年正想抬頭,身旁卻傳來一陣轟然歡呼聲。
卻是剛剛那段時間,士兵們掩埋犬戎族之後閑著沒事,不少人聚了過來,見沈洛年治療像表演魔術一樣,在眾人眼花撩亂之間,他卻將一道道傷口縫合完畢,一轉眼就上藥包裹起來,這可真是難得一見。隨著時間過去,湊來旁觀的人越來越多,最後更聚成一大圈圍觀。
當全部傷者治療完畢,沈洛年手一停,眾人當然忍不住舉手鼓掌,還有不少人放聲歡呼;不過有些人高興過頭,居然喊著“再來一次”,自然免不了被人抓起來揍上幾下。
既然治療完畢,眾人攙扶、背負著傷患,翻山回到安置馬匹的地方。上馬之後,部隊按照慣例,由偵察兵先觀察路途,斥候兵探索前方,一路繞往城東。
這一戰,部隊中無人陣亡,還殺了近千犬戎族,可以說是這一個多月來少見的大勝,司令對戰功向來不吝嗇,人人心里有數,回去後晉升獎勵必定不少,眾人心情喜悅,放馬奔馳,趕在日落之前,返回歲安城。

回城之後,首先當然是把傷者送醫,因為沈洛年已經做好了大部分的處理,接下來只要到醫院療養即可;剩下的部隊官兵,在集合確認人數後,狄韻簡短地對部隊說了幾句贊美鼓勵的話,隨即讓部隊各自解散休息,明令次日清晨歸營。
眾人解散的同時,沈洛年卻有點迷惑,不知道自己應該到哪兒去,這些官兵雖然各自有自己的家庭,但戰爭期間通傳不便,所以除偶爾放假外,幾乎都住在軍營,相對地,這一放假,自然是一哄而散。
可是沈洛年卻不同,歲安城中可沒有他的家,而他原本居住的地方,也只是醫療中心暫時安排的一個住宿處,那兒都是女人,住在那兒本就多有不便,現在又說要回去似乎也不大妥當。沈洛年正思索間,卻有一群人圍了過來,似乎因為他今日救了不少人,許多人都想找他去喝酒慶祝,可是沈洛年看到一群人擁上就忍不住皺眉冒汗渾身不對勁,不管有沒有地方住,只想先拒絕再說。
“沈凡。”身旁突然傳來女子聲音,眾人見開口的竟是安荑,馬上安靜了下來。
“韻小姐說,沈醫官今日十分辛苦,請大家讓他休息。”安荑跟著轉頭對沈洛年說:“我幫你安排宿舍。”
“謝謝。”沈洛年連忙隨著安荑擠出人群。
安荑話不多,沈洛年話也不多,兩個悶口葫蘆一起走,自然一路上誰也沒吭聲。到了男子宿舍,安荑與管理人員談了談,不知道為什麼,那管理人員似乎頗有些困惑,與安荑討論好片刻,這才似乎取得了共識。
“怎麼回事?”沈洛年見安荑對自己招手,走近問。
“沒什麼,韻小姐交代,安排你到單人房,那人不大願意。”安荑拿著一把鑰匙說:“不過沒問題了,跟我來吧。”
“單人房?”沈洛年有點意外,下午他去過盧智偉等人的軍營宿舍,那兒是一間間可以容納五十個床位的大房間,身為隊長的紅坤,也不過和副隊長一起住在大房附設的雙人房,自己怎有資格住單人房?
“通常是‘連尉’以上才有單人房住。”安荑領著沈洛年,一面往內走一面說。
“韻小姐那種嗎?”沈洛年問。
“那是營主管‘統校’級住的地方,才會有親兵房。”安荑看了沈洛年一眼說:“韻小姐身分不同。”
沈洛年自然知道,所以大家才都稱呼狄韻為韻小姐,不稱她現在的官銜“連尉”,每個人都心里有數,這些司令候選人的身分,其實遠比現在名義上的官階還高。沈洛年想了想說:“為什麼特別讓我住單人房?”
“你不喜歡嗎?”安荑淡淡地問。
“不是。”頗有些孤僻的沈洛年當然不會不喜歡,只是不大明白,但看安荑似乎懶得解釋,也就不多問了。
既然是軍官宿舍,自然比一般士兵住的地方安靜了些,而這時代雖然女性從軍的比率不低,但男性官兵仍遠比女性官兵多,所以男性營區占地頗廣,也不像女性宿舍那般門禁森嚴、只有幾個固定的出入口;加上這兒都是將領為主,出入上並沒管制,安荑很快就找到了目的地,她把鑰匙交給沈洛年說:“就是這間。”
沈洛年看看周圍,這一排房舍雖然連在一起,但每扇門戶都是獨立的,這樣倒好,出入不用和別人打什麼招呼。沈洛年拿鑰匙打開掛鎖,門一推開,果然里面的空間和狄韻、安荑住的地方大不相同,這兒大約只有安荑、雪莉那間小房的三分之二,更是遠遠不如狄韻的房間。
不過可以睡覺休息就好了。沈洛年往內走入,打開窗戶,卻聽安荑說:“你背後衣服破了,沒受傷?”
沈洛年這才想起自己背後還有幾道爪傷,痛久習慣之後差點忘了,他隨口說:“沒事。”
既然沈洛年這麼說,安荑也不多問,只說:“無論缺什麼,去軍需處領用,知道嗎?”
“智偉上午告訴我了。”沈洛年點頭。
“那就好。”安荑說:“明日可能還會出任務,記得好好休息。”
安荑正想轉身,沈洛年卻突然說:“安荑,我有個問題。”
“怎麼?”安荑那雙明眸轉過,凝視著沈洛年的雙眼。
“今天這殺死狼人的辦法……很好用不是嗎?”沈洛年說:“照做個幾次,狼人不就死光了?怎麼還會打一個多月?”
安荑搖頭說:“這辦法今天是第一次試用,以後對方該不會這麼容易被騙……而且今天還是請了鷹王出手擊殺將領,犬戎族群龍無首、亂成一團,才有如此戰果,否則可能殺不到半數。”
沈洛年一頭霧水:“為什麼以前不用這辦法?找張志……找鷹王幫忙又哪兒不對了?”
“這辦法是軍事機密,不能跟你細說,至于鷹王……”安荑頓了頓說:“以前多是十聖分頭領軍出城對抗犬戎族,不過這次司令希望盡量不要讓十聖出手,要各級將領試用不同方式,想辦法不靠十聖趕走犬戎族。”
“這豈不是自找麻煩?”沈洛年詫異地說:“媽的,他們幾個怎麼這時候突然想偷懶?”
安荑臉一沉說:“你說什麼?”
干嘛生氣?沈洛年愕然說:“什麼?”
安荑透出怒氣說:“十聖力保歲安城百余年,可說人人景仰,你就算是山民後代,也不能這樣胡言亂語!”
“呃?”沈洛年沒好氣地說:“好啦他們很偉大。那他們為什麼要偷……唔……休息?”
安荑瞪了沈洛年一眼,停了片刻才忍住氣說:“司令要選後繼者,就是因為十聖打算退隱離開歲安城啊,若靠十聖才守得住城,日後怎辦?”
“他們不只是退隱,還打算離開啊?去哪兒?”沈洛年說:“繼續住在擎天塔上不是挺好的嗎?”
“這不是你該問的。”安荑冷淡地說:“明早記得去廣場集合,別睡過頭了。”
看樣子安荑知道答案,只是不肯說而已。沈洛年聳聳肩說:“我需要先去領醫藥用品嗎?今天帶的差點不夠用。”
安荑搖搖頭說:“我們連隊本就有三名醫官,只是今天都休息了,韻小姐說明天以後他們會准備妥隨隊,你空手去就好了。”
“咦?”沈洛年忍不住抱怨:“干嘛今天一起休息啊?差點把我累死。”
安荑卻沒回答這問題,看了沈洛年半天才說:“你有沒有……”但她說到這兒,卻又突然停下了。
“什麼?”沈洛年問。
安荑又考慮了一下才說:“你得罪過韻小姐嗎?”
“呃……”安荑怎麼看出來的?沈洛年這下可不知該怎麼說,安荑似乎把狄韻當成主人一樣對待,若說出那天不慎看到狄韻裸體,她會不會拿起雙锏對著自己砸?沈洛年張大嘴半天,才口是心非地說:“有嗎?”
“沒有嗎?”安荑搖頭說:“那就沒事……你還有什麼想問的?”
沈洛年倒真有件最在意的事想問,當即開口說:“韻小姐這次立了功,是不是代表超越了另外兩位小姐,有機會去龍宮?”
“頂多算追上。”安荑搖頭說:“那兩位早幾日已因連日軍功升為統校。”
“嗄?”沈洛年吃了一驚。
“她們手下的人才,比我們多很多。”安荑口中平淡,卻不免帶了一股憂慮的情緒。
“是嗎?”沈洛年意外地說:“我覺得這些官兵都很不錯啊。”
“我和雪莉曾在軍校受訓,認識不少人,對該怎麼選擇士兵確實比較清楚,但我指的不是這方面。”安荑頓了頓才說:“當初一起上擎天塔受培育的候選者共有四十多人,當確定了三名候選人之後,其他的女子都已接受引仙,並分別加入如鴻小姐和清嬿小姐帳下,那些人……也都十分優秀。”
“沒人跟隨韻小姐嗎?”沈洛年詫異地問。
安荑搖搖頭說:“司令十五年前,尋找品行、家世、體格、智慧均為上選,且體質為發散型的十歲到十五歲之間女孩,選上擎天塔培養,這十余年相處,她們之間的感情本就像姊妹一樣……至于韻小姐,和她們的過程有些不同,關系自然不夠密切。”
為什麼不同?沈洛年這時突然想起,別說狄韻外表像個沒發育的娃兒,實際歲數也不過二十而已,十五年前她不就只有五歲?那不就沒資格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安荑和雪莉又是什麼時候上擎天塔的?不過這些不關自己的事,重點是狄韻若比不過那兩人,又怎能帶自己去龍宮……是不是應該趕快棄暗投明,看看黃清嬿、張如鴻她們那兒還缺不缺醫官?
安荑見沈洛年皺著眉頭思索,接著又說:“不用替韻小姐擔心,這方面的問題,隨著統領的部隊人數越多,影響越小。韻小姐領連隊作戰時效率雖稍遜另外兩位小姐,等升任統校後,那時對方的優勢就降低了。”
自己可沒替狄韻擔心,不過既然還有機會,在這兒多待一段時間也成,唯一的困擾就是不知那丫頭會不會又變花樣來整自己?
安荑見沈洛年似乎並未釋然,也不想多說,只淡然說:“別想這麼多了,只要好好幫助韻小姐,韻小姐日後自然會回報,她從來不會忘記別人對她的好處……早點休息,我去了。”
看著安荑離開的背影,沈洛年卻開心不起來,說不定她也從來不會忘記別人對她的壞處?那自己可永無翻身之日了。
剛剛被安荑提醒後,沈洛年一面說話,一面就凝聚道息配合著光術暗暗自我治療,現在已好了不少,此時走入房間,沈洛年剛把門關上,首先就脫下了迷彩衣,檢查衣服的狀態。
果然後面有好幾條大裂口,這可有點麻煩,要是多挨幾下,衣服破爛不打緊,里面的血飲袍一點痕跡都沒有,總會被人懷疑……萬一被人認出血飲袍更麻煩。
看來以後還是穿火浣外袍比較方便?只怕狄韻不准,那就糟糕,明天且試試再說。
除了這事以外,眼前最重要的,自然是——背書!
沈洛年連忙把那本軍用記事本拿了出來,打開封皮,默念著今日聽來的咒語。
念著念著,沈洛年突然想起,既然上次狄韻裸體都能使用魔法,代表城內仍可以施法……啊唷不好,自己剛這麼念啊念的居然毫無反應,看樣子精靈不給面子,一樣聽不懂自己的不標准咒語。
沈洛年正覺可惜,突然一怔,想起那起始咒中間應該加上自己名字,紅坤當時漏了這一段,自己差點也忘了……當下沈洛年拿著簡稱守護咒的守護陣咒語,加上自己的名字,從起始咒開始念起。
“美奶……不對,美納姿·洛年,恩所茲……佩索……歐爾·歐……歐索·烏登……”
不成,這東西還真不好念,記得瓊提過,念慢點還好,但是節奏紊亂絕對不行……當下沈洛年忍著舌頭打結,念了七、八遍,好不容易一次念妥,他連忙伸指對自己一個比劃。
這一瞬間,他倏然感覺到,在精靈作用下,體表似乎籠罩了一股極淡、難以感知的炁息,看來似乎是有用?百年來在仙界和那家伙鬼混,果然沒有浪費日子,精靈語言自己縱然說不標准,他倒猜得出來?
這下沈洛年可得意了,咒語的原理當初聽瓊說過,若沒有敵人攻擊,咒語持續保護期間只會耗用一點點精力,若有敵人攻擊,精靈自然會運使炁息保護,直到精智力耗盡為止,所以若是自覺精智力不足,得先解除守護咒,免得昏迷受人宰割。
當初沈洛年與文森特、杜勒斯等月影團魔法使初次會面,就因為小麟犼焰丹硬生生破去基蒂的守護陣,讓她魔力耗盡陷入昏迷。
至于三種強度咒詞,在守護陣的運用上,代表的不是強度,而是防禦比率,效果越低等的,能穿過的力量就越多。當初基蒂設定的洞穴口防范守護陣,為了達到阻敵的功效,使用的是極大增強效果的完全防禦,才能阻止敵人進入,當然消耗魔力的狀況也更多,瓊當時曾提過,一般保護自己不一定需要使用這種方式。
如果能恰到好處地破壞掉對方妖炁結構,剩下的散溢力道自己倒是不怕。但且不提破壞結構恐怕沒這麼簡單,各強度咒的效果自己也不了解,不同地點的魔法效應更有不同,在歲安城內總歸是弄不清楚,只能等到城外的時候,再找機會測試。
先把這守護咒解散掉吧……沈洛年想到這兒,突然微微一愣,這時他才想起,當初瓊曾說過一個簡單的“終結咒”咒詞,代表結束、停止的意思,可以把持續性的咒語解除掉,剛剛倒忘了問了……這下該怎辦?
守護咒就算沒遇到攻擊,也會持續耗用少許精智力,還好剛剛測試的是最初級的守護陣,加上沈洛年本身魔力豐沛,倒是有本錢把這種守護咒常駐,只要隔一段時間冥思休養,自能恢複精神。
所以暫時不管這守護咒了,有機會再找盧智偉問問,那“終結咒”記得十分簡單,他們說不定也記得。
沈洛年放開此事,繼續看著記事本上的另外一個咒語——“瑞多·耶瓦姿”。
這似乎比守護咒簡單一點點?盧智偉他們說這叫“風移咒”,要不要試看看?
此時沈洛年卻微微有點遲疑,守護陣的使用方式和效果,至少當初瓊有好好解釋過一次,但風移咒可不同,能達到什麼樣的效果,會消耗多少精智力,他可一點概念都沒有。
媽的!不試試也不知道,反正既然叫風移,總不會突然來個大爆炸吧?沈洛年咬了咬牙,先默念了好幾句,這才把起始咒配合上去,以最初級的方式,念上一遍。
一念完,沈洛年這才發現,精靈一動作,原先的守護陣效果馬上消失,換上一團籠罩著自己整個身子的炁息,比剛剛的量還多了些,耗用的精智力也更多。而這股力量似乎正輕托著自己上浮,頗有點像是前些日子,自己還沒變光靈師之前,體內有炁息控制托體的時候,也像是百年前讓凱布利妖炁籠罩自己身軀,推移自己的感覺。這風移之術,可能對移動頗有幫助,若是自己將身體輕化,說不定也可以飛起來?
所以問題來了……這該怎麼控制呢?這不是凱布利的妖炁,更不是自己的炁息,無法以心念控制,既然整個炁息都是由精靈所控制,總得有個溝通的方式吧?
沈洛年隨便揮了揮手,扭了扭腰,只覺得那炁息仍籠罩著自己,一點反應也沒有,他微微皺眉,嘗試著邁步往前。就在這一瞬間,突然從身後湧來一股往前的力道,似乎要將沈洛年整個身體帶著往前方滑,只不過那股力道不算大,倒是推之不動。
沈洛年一怔,上身微微後傾,想頂住那股力道,但這一動作,力量的方位突然一變,變成往後輕推。沈洛年一怔,連忙板直腰杆,一瞬間,力量又突然消失,只輕輕地籠罩在體外。
看來力量的作用和身體姿勢有關?沈洛年當下緩緩動著身子,研究風移咒的操控方式。
這麼一研究,沈洛年忙了好幾個小時,搖晃間還撞了不少次牆壁,這才終于對風移咒有點概念。原來風移咒的移動方式和身體的重心與轉側有關,只要重心稍微偏移,就會產生相對的推力,比如越往前傾,身後推來的力量就會越大,相對的,往後倒就會後撤;而隨著身體的轉側,也會有股力量帶著自己旋轉,全身上下、雙手、雙腳都是如此。簡單來說,軀體只要往任一方施力,就會有股力量順著這方向推動。
至于上下,本來沈洛年還搞不清楚,後來嘗試了各種姿勢,才在蹦跳時發現,腳掌與小腿的角度,可以決定這方面的效應……簡單來說,只要踮起腳尖,就會有股力量從腳底往上推,而若讓腳尖翹起,就會下落。
弄清這些之後,各種角度方位自然都能操控,只要日後多加演練,操作上適應了,確實可以用這法門自由移動。
因為沈洛年具有質量輕化的能力,轉折騰挪靈巧度倒不用擔心,至于極速如何,就要看能突破多大風阻,與耗用多少精智力……這得出城試驗才知道,在這種魔法效應不足的地方,實在不適合做這種練習;加上今日下午本就耗去不少精智力,沈洛年剛弄清楚大概的操作方式,已經頗覺疲累,他正想趺坐入定、冥思休養精神時,念頭一轉,拿起書本,又念了一次守護咒,把風移咒蓋掉。畢竟風移咒還不熟練,又很容易產生作用消耗精智力,自己還沒學會怎麼解除持續咒語之前,還是帶著守護咒比較省力。
這麼轉換後,沈洛年才上床趺坐,藉著入定冥思恢複精力,至于和精靈接觸,就當成順便打打招呼,畢竟自己隨便念念咒語精靈也能聽懂,看樣子其實不大需要繼續溝通了。
就這麼過了兩個多小時,沈洛年精智力已然恢複,他正想著該不該再一次把精智力耗去,更加鍛煉這方面的能力時,門口突然傳來兩聲敲門聲,一個女子聲音在門外說:“沈凡,在休息了嗎?”
這是……雪莉的聲音?沈洛年有點意外,安荑不是說過雪莉不會再來騷擾自己了嗎?莫非是狄韻有事要她來傳話?想到這兒,沈洛年應了一聲,起身下床披上火浣外袍,將門打開。
此時近朔,夜間昏暗,營宿外燈火照明也不多,所以雖然只入夜了一段時間,但門外卻頗為濃黑,在這夜色中,只見雪莉又換上那身襯出曲線的白裙軍服,臉上掛滿了笑容。

上篇:第十章 前有狼後有虎     下篇:第二章 是不是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