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章 沒練過,不會用啦!  
   
第四章 沒練過,不會用啦!

沈洛年隨軍接近那息壤土包堆起的城牆,漸漸可以聽到遠處傳來千萬人搏斗的厮殺聲,城門守望部隊眼見狄韻接近正西,呼嘯聲中,左右八匹馬同時發力,拉開兩扇安裝了軌道的息壤磚牆,露出約三公尺寬的狹口。
這門一開,外面的殺伐聲陡然增大三成,遠遠望過去,西北、西南各有一處正激烈地戰斗著,狄韻一聲令下,眾人加快腳步,對著西北方的戰場奔去。
這兒是歲安城的最外圍,住在這兒的人,本就有隨時棄家逃亡的心理准備,所以房宅都是簡陋的草房或泥板屋,近來經曆戰爭的洗禮,大部分都已經倒塌碎散,不成模樣。
再往前走,狄韻帶著眾人停在一處小坡地下方整隊,和另外幾批部隊站在一起,她則與李允生策馬上坡,進入坡地頂端一個面朝西北的水平凹坑中。
遠遠望去,西北那面半公里外,能聽到狼嚎震天,金屬撞擊聲不絕于耳,似乎並非以炁息碰撞,而是直接以武器和狼人的爪牙相撞擊,看來狼人正和人類部隊展開大戰。
沈洛年望過去,卻看不到戰場,反而能一眼看到在城外聚集的犬戎族萬人大軍。而從那端到這端,中間很古怪地挖出了一道忽寬忽窄、變化多端、仿佛河道般的長深坑,最近處約兩百多公尺寬,殺伐聲正是從坑道之中傳出。坑道末端到這兒的空間,雖然不斷有人車馬匹往那兒來去,卻不像是打仗,反而像是補給著什麼物資。這戰役是怎麼打法的?莫非戰場其實在那坑中?
雖然看不出坑道中的變化,空中卻頗有可觀。人面鳥身的禺彊族正和斗天部隊上下翻飛,彼此牽制攻擊,禺彊族的鳥人攻擊能力雖高于大部分斗天部隊,但一來斗天部隊人數較多;二來戰斗的空域下方,屬于人類控制的范圍內,如有任何危險,斗天部隊隨時可以往下方飛撤,禺彊族卻不能隨便往下接近。在這些優勢下,斗天部隊倒是還能抵擋,兩方僵持不下。
而斗天部隊的戰斗方式,明顯分成兩種,一種是身軀輕靈、閃動快捷,頗像狄純當初從寓鼠那兒學到的功夫,這種多半是體態嬌小的女子;另外一些體格較魁梧的男子,則大多選擇高飛沖刺下落,一擊後轉向飛離的戰法,似是那日見到號稱鷹王的張志文攻擊之法。而禺彊族的人面鳥,也使用這種方式,說不定張志文正是參考禺彊族的戰斗模式,才學會這種攻擊法。
沈洛年仰頭看了一陣子熱鬧,狄韻和李允生已經回返,只聽狄韻一聲令下,眾人加快腳步,朝那坑道奔去。
走近了沈洛年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擠在坑道中戰斗,原來犬戎族知道在這深達數公尺的壓縮息壤地面上,絕不是人類火藥類武器的對手,所以從邊緣處一路往內挖出了深五公尺的大長坑,似乎打算就這麼挖入歲安城。
如此一來,土坑中原有的壓縮息壤磚,當然都被犬戎族擊散成一般松散息壤土,雖仍能排斥道息,效力卻大減,也就是說,在這坑道中的犬戎族,護體炁息足以抵擋一般人類爆藥類武器的攻擊。
人類阻止的方法也很單純,坑道末端處,一排排撼山軍、揚武軍前後交錯,排列成整齊的方陣,抵擋著犬戎族的攻勢,後側騎在馬上的魔法部隊則不斷往前方施法轟擊,攻擊稍遠處的犬戎族;而戰斗部隊的後方,則另有一群人正在重整被破壞的息壤磚,打算逐漸往外蓋出去。看到這場景,沈洛年不禁想起當年守護息壤城牆的畫面,如今換成這種形式,確實安全不少。
但相對的,犬戎族既然被堵在這兒,後面上萬名部隊沒事可做,正不斷地派兵把那坑道往左右擴大。十余公尺外,有個寬達五百公尺的大寬口,還在不斷加寬,看來整個坑道形狀會這麼古怪,就是因為這樣不斷前進後退的過程所導致。
無論是犬戎族或是人類,在這地方都凝聚不了多少炁息,所以戰斗過程中消耗炁息的速度十分快;相對的,這兒也放不下多少部隊,兩方只好不斷把部隊交替投入戰場。人類這一面,一次似乎是派出兩個營隊,兩千余人擠在這兩百公尺寬的空間,層層疊疊地也能排上好幾排。
狄韻領來的特三營,既然是生龍活虎的生力軍,當然馬上被派入戰場,戰場中雖然吵鬧喧囂,但各級長官彼此都使用輕疾傳令,倒沒有什麼溝通不易的問題。只見狄韻指揮著部隊往左方戰團結陣奔去,號令的一瞬間,和前方一支部隊一個交錯,迅速地換防。
兩方這一互相穿過,沈洛年目光望去,卻見率領這一營撤退的竟是葉瑋珊的外孫女黃清嬿,她目光和狄韻交會,彼此微微含笑點了點頭,旋即策馬交錯而過。與此同時,黃清嬿的目光掃過狄韻身後穿著黑袍的沈洛年,透出了點疑惑氣味,不過戰場上沒空多說,她眼見部隊已經撤出,一轉馬頭,順著後方新建的息壤磚階梯攀出深坑,領著部隊回後營休息去了。
換防的動作,難免讓狼人推進些許距離,但部隊也馬上和對方打了起來,這兒凝聚不了太多炁息,連仙化都辦不到,撼山軍的炁牆當然也聚不出來,只能靠著雙锏揮灑格擋,抵禦犬戎族;而揚武部隊當撼山軍和犬戎族糾纏的時候,從後方以長槍尋隙攻擊,確能發揮不小的功效,不過基本體能狼人畢竟比人類稍優,打起來仍占不了什麼優勢。
難怪大家都要穿甲,這兒無法以炁息護體,很難避免短兵相接,狼爪如此鋒利,要害被抓上一下豈不糟糕?沈洛年正思索間,狄韻已經回頭微笑說:“我們可不能表現得比清嬿差,你們不用都留下保護我,沈凡、雪莉上前線幫忙吧。”
這話一說,連羅鏡在內的其他三人微微一愣,都忍不住望向沈洛年,沈洛年卻是早已心里有數,反而沒什麼驚訝的神色。他望著狄韻,見她雖然看著自己就冒出不快,但此時她的目光中與其說有惡意,倒不如說有點想探探自己底細的味道,另外還帶著一點幸災樂禍的氣味……說不定她更期待的,是自己因為不敢上戰場,而對她磕頭求饒?
此時安荑已經先一步說:“韻小姐,沈凡……不是魔法使?”
“當然不是,雪莉記得不用替沈凡擔心,照顧好自己就好……對了,差點忘記。”狄韻提起架在馬鞍旁的長槍,笑著遞出說:“沈凡,這是你的武器,幫我多殺些狼人啊。”這長槍卻是當時安荑領馬之前,狄韻特別交代她帶上的。
沈凡的武器為什麼會由狄韻帶著?眾人正大皺眉頭的同時,沈洛年卻搖頭說:“我自己有武器。”只見他手一揚,仿佛變魔術般地半空中變出一把造型古怪的薄刃,跟著又是一閃,那把薄刃倏然變成兩把,分持在他左右手中。
眾人睜大眼睛的同時,沈洛年突然一愣說:“等等。”一面皺眉轉頭,把刀夾在腋下,從腰袋取出本記事本,不知道念著什麼。
卻是沈洛年要背誦守護陣的同時,卻又對自己記憶力不大有信心,只好拿書出來作弊。還好念這守護陣不花什麼時間,他低聲念了念,選了僅次于頂級強度咒的高級強度咒——“肯納茲·戴格”配上,至于能化散力量到什麼程度,只好等當真挨揍的那一刹那,再來實驗。
“沈凡?”被指派和沈洛年一組的雪莉,詫異地靠近問。
“好了。”沈洛年回頭說:“打仗不是?走吧。”跟著他一轉身,向著前線輕快地飄了過去,速度竟然不慢。
這下連狄韻都有點意外,雪莉一怔間,連忙對著狄韻說:“韻小姐,我們去了。”轉頭追著沈洛年而去。

沈洛年這次上戰場,和上次陷入大亂斗中大不相同,此時兩方壁壘分明,互相正面沖突著,隨時有人受傷後退,後面就會有人補上。與此同時,後方的魔法部隊則遠距離施法遙攻著前方不遠處,打亂對方的後援,這種情況下,不會腹背受敵,可以全力應付前方的敵人。
但是這麼一來,沈洛年最拿手的騰挪之術也無法施用,他還沒想清楚該如何出手,身前的雪莉已經找到空隙遞補上前線,揮著雙锏和狼人戰斗。沈洛年站在雪莉身後看了半晌,這才發現手中的兩把短刀似乎找不到地方出手,他想想開口說:“雪莉等等我,馬上回來。”一轉身收起天仙飛翼,又飄了回去。
“嗯?”雪莉微微一愣,她也沒空回頭,只好繼續和前方的狼人戰斗。
沈洛年很快地又飄回了狄韻身前,狄韻見沈洛年空著手掠回,正打算翻臉責難,卻見他已經先一步開口說:“槍!”
槍?狄韻一愣,卻見沈洛年指了指自己鞍側掛著的長槍,狄韻有點意外地拿起長槍說:“你的刀呢?”
“太短了。”沈洛年接過長槍,往前方又掠了出去。
沈洛年雖然沒盡全力飛掠,但這一來一往也花不了多久,他很快又趕到雪莉身後,一面說:“回來了。”
雪莉平常雖然有點孩子氣,但畢竟曾受武尊與無敵將軍兩人指點,雙锏上的功夫十分熟練。她推擋開眼前狼人的雙爪,急忙回頭瞄了一眼說:“你去哪兒……咦?你又拿槍了?”跟著狼人又沖了過來,雪莉連忙繼續出手抵禦。
“嗯。”沈洛年雖拿了槍,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配合,呆了片刻又說:“我該怎麼辦?”
雪莉連擋了好幾下才逼退了眼前的狼人,趁空回頭好氣又好笑地說:“找機會攻擊啊。”
“唔……好吧。”沈洛年眼見雪莉揮灑之間似乎有空隙可以出手,當下持槍往前搠,對著下一個沖來的高大狼人胸口刺去。
沈洛年其實沒能掌握到好時機,雪莉只是抵禦住狼人的攻擊,並未讓對方失去平衡,而沈洛年的身體雖然能輕化,長槍卻輕不了,加上他從沒練過槍,這麼亂推出去,無論准度和速度,都比一般轉仙者稍遜。狼人眼見這一槍歪歪斜斜地刺來,當下隨便一揮手,對著沈洛年的長槍格去。
沈洛年早有心理准備,在接觸的前一刹那,身體瞬間從輕轉重,仿佛一個巨大岩石夾著長槍前進,雖然速度不算特別快,卻蘊含著強大的力量。狼人此時身上擁有的炁息極少,當然無法抗拒如此巨力,一敲之下槍杆絲紋不動,繼續對著他胸口直刺,狼人大吃一驚,在長槍刺入胸口的同時,怪叫一聲翻身急退,往後閃開,但胸口已經被劃出了一條血口。
“咦?”雪莉不明白沈洛年這看來平平無奇的一槍,怎能把狼人逼退,但這時沒空多問,她順勢往前踏出半步,趁著此時眼前沒有敵人,雙锏分向左右敲去。
沈洛年這一下得手,信心多了不少,他開啟時間能力,找到縫隙就刺,雖然因為槍法不熟,很難真的傷到狼人,但卻每一下都能把狼人逼退,只不過幾個照面,雪莉前方被打開了好大一片,周圍四、五組戰斗部隊都隨著往前推進。
隊伍一往前推進,除非左右方能配合,否則就像一個突起的刺一般,受到的壓力馬上就會增大,但相對的,突起處左右兩翼的轉側夾角,敵方壓力也會同時增大,若箭頭能挺得住,整個戰線就能逐漸往前推,若挺不住,就會被逼退。
沈洛年那把沒有什麼殺傷力的槍,在這種情況下倒有點無堅不摧的味道,反正有雪莉在前面保護,沈洛年當下隨手亂刺,逼得狼人不敢接近,帶著陣勢往前推。幾個回合過去,雪莉突然發現狼人一接近就被沈洛年的長槍逼退,自己反而閑了下來,還有點礙手礙腳。她詫異地回頭說:“沈凡,需要我在前面嗎?”
“好像不用。”沈洛年發現這兒比昨天打仗安全多了,大家妖炁都不足,比的是體力和招式技法,自己雖不會槍法,但體力可不比人差,加上變重這種能力,就算傷不到人也可自保。
雪莉退了兩步,跟著沈洛年身旁往前推進,一面出手協助側面的攻勢說:“別走太快,等旁邊的跟上才安全。”
“喔?”此時雪莉不在面前擋路,沈洛年就這麼拿著長槍橫掃斜劈,好不自在。
對狼人來說,沈洛年手中長槍仿佛一個數百斤重的大鐵條,雖然他揮動的姿勢頗有點毛手毛腳不大流暢,但方圓兩公尺內,只要有狼人接近,馬上就被逼退,動作慢點的還免不了帶著傷損滾開。
就這麼過了幾分鍾,沈洛年將陣式帶出了一片弧形隆起,但也僅此為止,十余公尺遠處就帶不上去了,沈洛年縱然一個人很怪異地站在前端揮槍,卻也沒法繼續推進。
“沈凡!”雪莉開口說:“韻小姐要你換地方推進,先退。”
沈洛年一怔,長槍猛然一揮逼開前方的敵人,隨即收槍後撤,跟著身後准備遞補的部隊馬上塞了過去。沈洛年回頭看了後方不遠處的狄韻一眼,卻見她似乎有點又驚又喜,但兩人目光一對,狄韻那小臉雖仍掛著笑容,卻又隱隱冒起了怒意,看來又想起了惹她生氣的事。
呿!好小氣的丫頭!多幫她立點功勞,不知道會不會消氣?沈洛年聳聳肩,轉頭換了個地方,擠到前線一揮槍,這兒的狼人對沈洛年槍上的威力沒概念,閃避慢了些,只見那把槍仿佛打保齡球般,乒乒乓乓亂響聲中把狼人打飛一片,跟著前方一空,整支隊伍馬上往前推進。
沈洛年就這麼換了七、八處,把整個戰線往前推,特三營士氣大振,不斷往前壓迫,狼人也只能不斷後退。但後方的坑道寬度更大,而且此時特三營和另一營的差距顯現了出來,人類的戰線顯得有點歪斜,特三營的戰線由原本的百余公尺寬,逐漸增加了一半,人手漸漸有些不足,反而抵禦得有點兒吃力。
“沈凡,慢點。”安荑突然冒了出來,守住了沈洛年的右側,和雪莉一左一右護著沈洛年身側,一面說:“先穩著,上面要派兵來增援。”
“安荑也來了?”雪莉開心地喊:“沈凡好厲害呢。”
“是很厲害……”安荑疑惑地說:“可是你的槍法,很……很……”
“很爛!”妳也甭客氣了,沈洛年一面亂揮槍,一面正沒好氣地說:“沒練過,不會用啦!”
果然如此?安荑詫異地說:“那狼人怎會被你打退?”
“對啊,為什麼?”雪莉也跟著問。
沈洛年一愣說:“我力氣大。”
安荑忍不住皺眉說:“胡說。”
“騙人!”雪莉跟著笑說。
卻是安荑剛剛遠遠看著,只見沈洛年槍法破綻百出,也不怎麼迅速,仿佛隨時都會被打倒,但又不知為什麼,犬戎族一碰他的槍就往外飛摔,好像配合好演戲一般。她怎麼看都看不懂,這才自動請纓,過來傳話之余順便協防另一側,想近點看,沒想到接近了還是看不明白。犬戎族明明被打得皮開肉綻,自然不是演戲,但若此人力氣特大,除非他手中長槍格外沉重,否則體現出來的就該是速度……問題是速度也不快啊!那明明是自己從軍需處領出來的普通長槍,揮槍速度不快狀況下,怎能有這種威力?竟仿佛槍上帶著感應不到的強大炁息一般。
而雪莉武學造詣不下于安荑,一樣看出這與力氣無關,不過打勝仗是好事,她開心之余,倒不很介意原因。
沈洛年眼見兩人不信,倒也懶得多說,只自顧自地繼續胡亂揮槍,反正他雖不擅扯謊,“不理人”的功夫還算擅長,當沒聽到便是。
過不多久,左翼又擠入了一營官兵,特三營的區域再度縮小,防禦又堅實了起來,沈洛年這時也不退了,就這麼站在陣前亂揮,一面左右移動,帶動陣勢推進。雖說他槍法不精,有不少破綻,狼人不難鑽入偷襲,但身旁安荑、雪莉兩個美女,配合著沈洛年亂揮的長槍,全力防守,兩對短锏揮舞得有如銅牆鐵壁,把破綻一一封起,互補之下,倒變成一個強大的破壞組合,殺得狼人見到這三人就後撤,帶著三個營隊不斷往前推進。
而前方數公尺外,魔法師的法術正不斷作用,隕石、風刃、爆焰,每當狼人稍微密集,就會轟然而起,打得狼人怪叫後撤,逼得狼人不敢聚在一起。也因此正前方沖擊的壓力一直不算太大,否則未必這麼容易應付。
又殺了一陣子,安荑突然開口說:“沈凡,慢點,別推進了。”
“又要多補一營?”沈洛年停下腳步說。
“不。”安荑說:“前面有個大坑口,你注意到了嗎?”
“嗯。”沈洛年點點頭。
“派五、六個營隊在這兒同時和狼人對戰不劃算。”安荑說:“最好一鼓作氣沖過寬口,到下一個狹口。”
“那就沖過去啊。”沈洛年說。
“但後面息壤地基修複的速度沒這麼快。”安荑說:“過去之後,若防守時間拖太久,當力量稍弱,狼人一鼓作氣沖回來,經過寬口的時候兵力會有大損失。”
所以一直往前殺出去也不對了?沈洛年愕然說:“那現在該干嘛?”
“能多殺點狼人,就盡量多殺一點。”安荑頓了頓又有點疑惑地說:“但你打飛了這麼多狼人,不累嗎?”
沈洛年別的不多,體力和精智力倒是十分充沛,確實不怎麼累,但打狼人這工作他可不怎麼喜歡,當即說:“可以休息嗎?”
“先退吧。”安荑說:“韻小姐也同意你休息一下。”跟著兩人護著沈洛年退入人牆之後。
三人回到狄韻身前,安荑低聲行禮說:“韻小姐。”
狄韻正領著魔法部隊遠距攻擊,一面微微點了點頭,但看著沈洛年的目光不禁有點複雜,一時說不出話來。
沈洛年看著狄韻的神色,心里有數,不急著開口,若這小惡女氣消了是最好,若是氣還沒消,讓她發覺自己挺有用,也是一個辦法。她既然要在三個候選人中爭先,如果有點腦袋,應該不會把那點小事看得太重吧?想到這兒,沈洛年又仔細望了望,見狄韻雖然頗有些驚喜之意,但瞄到自己的時候,那股怒氣依然未散,看來這丫頭果然很會記恨,沒這麼容易解決。
見狄韻不吭聲,安荑和雪莉都有點意外,照正常的狀況,狄韻這時應該會好好地褒獎、慰勞沈洛年一番,怎會沉默不語?安荑等了幾秒,見狄韻仍沒開口,回頭打了個眼色,領著兩人退了開去。
又過了好片刻,狄韻突然低聲說:“各隊注意,穩下陣式,准備換防撤退。”
她正用輕疾傳令嗎?沈洛年轉頭往後望,果然看到另外有一批千多人的營隊正列隊接近,兩方統校一聲令下,這批生力軍往前方奔去,接下犬戎族攻勢,這時狄韻的特三營才往回撤。
在狄韻指揮下,沈洛年跟著部隊再度回到那小山坡,狄韻先領著眾人到一個四面透風、放了不少息壤磚的臨時休息帳幕區待命,自己則與李允生再度進入上方的凹坑複命。
沈洛年現在的身分既然是隨官,自然和安荑、雪莉還有羅鏡待在一起,因為不知何時還要再戰,眾人坐下休息時則連盔甲都不敢卸除,不過魔法部隊倒是沒這麼多顧忌,下馬後在帳幕下倒成一片,一個個都閉上了眼睛冥思,補充魔力。
沈洛年剛剛雖然消耗不多,但攻敵之重與轉折之輕,也得不時開啟時間能力才能控制得恰好,此時正好順便休息一陣子。他收了守護陣閉目養神,卻聽到身旁雪莉和安荑低聲對話,還不時提起自己的化名,看來似乎正討論著自己的事,沈洛年知道她們一定滿肚子疑問,當下假作不知,繼續閉著眼睛休養。
但裝睡可躲不了多久,兩人討論了一個段落,雪莉湊近說:“沈凡,睡著了?醒醒!”
沈洛年無可奈何地睜開眼睛說:“干嘛?”
“你說不會用槍,那會用什麼長兵器?”安荑接口說:“我們想辦法幫你找看看。”
她們倒是好心,沈洛年口氣放緩說:“我……不會功夫,所以每種武器都不會,就用槍吧,不用換了。”沈洛年本想說自己練過匕首,想想那七招只是橫揮直刺,實在算不上功夫,還是藏拙。
“你身上不是帶著雙刀,怎說不會功夫?”雪莉說到這件事,忍不住又說:“那刀呢?怎麼又不見了?”
“有也不代表會用。”沈洛年搖頭說。
雪莉與安荑對看一眼,安荑又說:“你既然在前線作戰,該穿上盔甲吧?現在請人送來還來得及。”
槍還能隨手扔掉,但若真穿上那種沉重的東西,遇到危險就糟糕了。沈洛年馬上搖頭說:“不穿!”
“也不能太托大了。”安荑微微皺眉說:“今日若非我和雪莉配合著你,你那槍法發揮不了效用。”
“本來就不該叫我上戰場。”沈洛年哼聲說:“這話麻煩去跟韻小姐說說。”
安荑和雪莉一怔,安荑還沒開口,雪莉已經忍不住說:“你若真的不會功夫,韻小姐為什麼讓你上戰場?”
“去問她吧。”沈洛年沒好氣地說:“不是來了嗎?”
安荑與雪莉同時轉頭,果然看到狄韻正在帳外下馬,和李允生一起探視部隊,官兵們見狀紛紛站起,狄韻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下令眾人原地休息不用行禮,這才一路慢慢地巡視過去,關切著部隊的狀態。
安荑和雪莉可不能等著狄韻走近,兩人同時站起,向著狄韻那兒走,而趴在地上的羅鏡也不等別人指示,已先一步跳過去陪在狄韻身後,他剛剛完全沒仗打,本就精神得很。
但沈洛年實在懶得跟過去扮演“隨官”,他想了想,索性閉上眼睛裝睡,繼續養神。
這麼過了片刻,沈洛年心知肚明,狄韻等人都到了自己眼前,看來還是躲不掉,他正遲疑著不知該不該主動睜眼,卻聽安荑低聲說:“沈凡,韻小姐要開會。”
“怎會這麼想睡啊?”沈洛年睜眼的同時,雪莉好笑地說:“果然不像戰士,比較像魔法使。”
沈洛年抬起頭,卻見狄韻正站在自己面前,狄韻身材本就嬌小,站著也沒比坐著的沈洛年高上多少,兩人目光一對,狄韻那股複雜的情緒又冒了出來。她沉吟了片刻,露出微笑說:“沈凡,你今天表現超出我的預期,辛苦了。”
臭丫頭,又來口是心非那一套了,沈洛年悶聲說:“我也挺意外。”
狄韻似乎還沒決定好該拿沈洛年怎辦,她目光一轉,回頭對著已經走近等待的五名連尉說:“東將軍確認了我們有往前推進戰線的能力,所以要我們先安心休息,等調派了足夠隊伍和修複工兵,會讓我們和其他精銳部隊一起合作,搶過前方的大寬坑,估計至少還要等兩個小時。”
“韻小姐。”一個青年連尉詫異地說:“那寬坑也不過五百多公尺寬,能推進的營隊這麼難找嗎?”
“大部分營隊想推進應該都辦得到,但持續力和穩定力是個重點,而且戰線拉長代表壓力增大,彼此的速度也要配合,否則若有任何疏失,戰線就會整個垮掉。”狄韻微笑說:“也就是說,為了以防萬一,不只前線必須派出只出八成力就能穩穩推進的營隊,後方還要另外派五組頂得住沖擊的營隊預備……歲安城中如今只有六十多個營隊,有一部分正持槍防守,還有一部分是預備兵力,這樣的十個營隊雖然不能說難找,仍需調派,別忘了還有西南戰線要部隊支援。”
狄韻看眾人都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她接著微笑說:“今日能夠推進,沈凡、安荑、雪莉等人當居首功,但各連隊抵禦犬戎族攻擊毫不畏懼、奮勇上前,亦功不可沒,我們特三營首次出戰能有這種戰績,十分讓人欣喜,請各位記得嘉勉各連所屬,這兩個小時,也讓大家安心休息。”
眾連尉離開後,狄韻沒再多說什麼,在不遠處找了個空位閉目養神,安荑和雪莉則在沈洛年身旁坐下,雪莉隔著安荑看了又閉上眼的沈洛年一眼,低聲說:“安荑,這樣韻小姐算不算領先了?”
安荑微微一怔,也瞄了身旁的沈洛年一眼,見他動也不動,這才回頭對雪莉微微搖頭說:“小聲點,沒這麼簡單。”
“為什麼?她們又沒有沈凡。”雪莉笑說:“難道她們也有辦法輕易地推進?”
“三位小姐若是出手,部隊都很容易推進的。”安荑低聲說:“剛剛韻小姐也沒出手。”
“怎麼沒有?”雪莉疑惑地說:“韻小姐有動手啊。”
“韻小姐只用了一點魔法,沒用道咒之術。”安荑說:“若使用,只要任一個小姐出手,都不難搶下那寬坑。”
“這麼厲害啊?”雪莉詫異地說:“那為什麼不用?”
“道咒之術需要時間累積,耗光就要重新儲存。”安荑說:“所以要用在重要的時機,不能隨便使用。”
偷聽的沈洛年心中暗暗點頭,在這種道息微弱、難以引炁之處,只要能開啟玄界之門,直接使用過去儲存在玄界里面的炁息,或使用與玄靈交換累積的炎、凍之力,確實是最強大的戰斗力,還好那天早上小惡女脫光的時候,身上沒有息壤甲也沒有聚炁的武器,無法開啟玄界之門,否則自己說不定擋不住她的道術攻擊。
當初葉瑋珊和奇雅,吸收妖質、修煉道術沒多久時間,威力已經不小,這三個女孩可是修煉了好些年,應已遠勝當初的葉瑋珊與奇雅。但話說回來,經過了百年,那兩人不知道又煉到什麼程度了?
“既然道法這麼強,為何不讓多點人學啊?”雪莉接著又問:“卻讓那些落選的都引仙?”
安荑低聲說:“修煉道法,聽說要吸收的妖質量很多,沒法讓這麼多人一起煉。”
雪莉噢了一聲,側頭想了想又說:“那若韻小姐當上了司令,另外兩位小姐是不是也得引仙?放棄道咒之術?”
安荑微微一怔,搖頭說:“這我也不清楚。”
“真是麻煩。”雪莉又說:“狼人也真討厭,不是十幾年沒來了嗎?怎麼今年特別跑來湊熱鬧!”
“因為今年的冬天比較冷。”安荑說。
“和天氣有什麼關系?”雪莉詫異地問,她目光一掃說:“咦,沈凡醒了。”
其實沈洛年本來就一直在偷聽,但聽到剛剛那一句,卻也忍不住睜大眼睛,忘了裝睡。
安荑看了沈洛年一眼,也不介意讓他聽,當下說:“其實五十年前犬戎族大敗之後,就很少來犯了,每次都是特別冷的冬天才會來。”
雪莉說:“因為這兒比較暖和嗎?”
“也可以這麼說,但主要是因為食物。”安荑說:“東方陸塊,犬戎族盤據的地區,冬天比噩盡島冷很多……當他們判斷食物不足的時候,就會從各部族派出一定的人數來此攻打我們,順便在此覓食,過冬後通常就會退兵。記得我們前陣子被派去掃蕩犬戎族的小隊嗎?那些就是去南方山林里面捕獵的。”
“是喔?”雪莉說:“那慢慢耗下去不就好了?”
“不行,不好好贏個幾場,他們不會退的。”安荑想想又說:“不過太早打贏,他們也不會退,因為回去也沒東西吃,反而會激使他們拚命。過去十聖都撐到近春才領軍出擊,到時只要贏個一兩場,犬戎族就會撤退,這樣算來……大概二月初的時候,我們才會派兵出去決戰。”
原來如此,沈洛年暗暗點頭,看來這種仗人類早已經打熟了,難怪城內除了多了一批人在街道旁擺攤,以及增設了戰時用醫療中心以外,一點也不像戰爭的模樣,更別提昨日與雪莉去吃飯那種氣氛,根本是歌舞升平時的景象。
話說回來。安荑對別人很冷漠,對雪莉倒是不會,這種情緒從外表和口氣看不出來,但骨子里面的關懷卻不同。
雪莉聽到這兒,卻笑嘻嘻地對沈洛年說:“沈凡你看,安荑很厲害喔,我不知道的她都知道。”
“犬戎族的事,學校都教過。”安荑說:“大家都知道,妳不知道才奇怪。”
“哪有……”雪莉看著沈洛年笑說:“沈凡也不知道對吧?”
“沈凡又沒讀過軍校。”安荑搖頭說:“妳也休息一下。”一面靠著身後的息壤磚,閉上眼睛。
“喔。”雪莉閉上眼睛,但隨即又睜開笑說:“剛剛又不累。”
安荑輕歎一口氣說:“妳也真是的……”
就在這一瞬間,突然一陣尖銳的嘯聲從北方遠遠傳來。眾人一驚,紛紛跳起,臉上神色大變,沈洛年對這嘯聲也不陌生,這不是赤濤警報嗎?那頭找碴的應龍又要來了?
“糟糕,真的撞上了!”那端也已站起的狄韻輕輕一頓足,隨即轉頭下令:“特三營注意!馬上入地洞躲避赤濤,入洞後暫由李營副指揮;安荑,你們幾個跟我來!”她手中短棒一揮,一股炁息將她托起往帳外戰場飄。
安荑、雪莉一蹦而起,抽出雙锏往外追,羅鏡本就在狄韻身旁不遠處,聞聲四足一蹬,比安荑等人還快一步出帳,追著狄韻身後奔馳。
咦,自己也該去嗎?沈洛年眼見周圍官兵一面移動一面詫異地望過來,似乎對自己還愣在那兒頗有點迷惑,尤其李允生更是皺眉直瞪,只差沒開口罵人,這樣看來,就算跟去避難恐怕也會被趕出來吧?沈洛年無可奈何,只好拿著那把長槍笨手笨腳地往外跑,一面心中暗罵,媽的,那丫頭若神經發作,打算和應龍拚命,這個可不能奉陪……

上篇:第三章 打仗就打仗     下篇:第五章 惡心的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