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章 就是人類偷走的  
   
第二章 就是人類偷走的

三日後,星期六,正是應龍約定的第七日,天還沒亮,沈洛年就奉指示,背著大量醫藥用品爬上擎天塔,和狄韻、安荑、雪莉會合,不過卻沒看到羅鏡;而安荑、雪莉雖然都穿著戰斗用的軍裝,狄韻卻很少見地穿上了全黑的魔法袍,她嬌小的身形套著寬大的法袍,披著又黑又長的頭發,看來十分可愛。
上次上塔,沈洛年只在塔頂的外圍設施走了走,並沒往內部走,這次狄韻帶著他到了塔中央一個二十余公尺寬的石板小廣場,廣場呈正四方形,東西各有一排長屋,外圍都是花木;廣場中央,放著個用紅布遮起的形狀怪異物體,高度大概只到沈洛年腰間,但卻有兩公尺寬,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在那兩排長屋之前,分別站了兩百名穿著盔甲、背著雙锏的男女撼山部隊,不過比較特殊的是,這群人普遍說來,似乎年紀都稍長了一些,三十歲以上的青壯年,遠比二十左右的多。
或者這些都是精選的高手?以妖炁來論,應該都有安荑、雪莉的水准,還有些更顯高明。但如果要和妖仙等級的妖怪打架,這些人彙聚出的炁牆就算能擋上幾下攻擊,恐怕也都沒有什麼大用。
除了那批人之外,張如鴻、黃清嬿率領著十幾名女性高手,此時也都背著雙锏,在廣場旁整備,整個廣場上,只有張如鴻一個人拿著長槍。
“天亮以後,安荑、雪莉你們先入隊,暫時由侯將軍指揮。”狄韻微笑說:“若打起來,你們的責任是保護身後的長屋,細節侯將軍會告訴你們,先去報到吧。”
“是。”安荑和雪莉對狄韻微微一禮後離開,狄韻見身旁剩下沈洛年,這才收起笑容低聲說:“喂!老男人。”
“叫誰啊?”沈洛年瞪眼,睡覺時間不算數的!
“你咒語背得怎樣?”狄韻問。
“風移咒、強度咒、起始咒都算背起來了吧。”沈洛年說。
“這不是本來就會的嗎?”狄韻睜大眼睛說:“其他的呢?石術呢?巨石咒?落石咒?”
“這個……”沈洛年確實念過不少次,但他本就不很擅長死背文字,何況是這些拗口的咒語。他停了兩秒才說:“還是看著念比較不會錯。”
“你……”狄韻皺眉說:“你的魔力居然夠訂契約?我真不敢相信。”
嫌我笨?以為我聽不懂嗎?沈洛年哼聲說:“就是夠,還挺多呢。”
狄韻才不信,哼了一聲說:“走著瞧吧,等等你隨我到屋子里面去,聽我的指示行動。”
“我有個問題。”沈洛年說:“那兩棟屋子里面各躲了一堆收斂炁息的魔法使要干嘛?准備和赤濤打架嗎?”
“不一定會打……”狄韻說到一半突然有點詫異地說:“你怎知道里面有魔法使?他們都和我一樣,穿上會排斥道息的息壤背心,應該感受不到的。”
狄韻果然還沒法借著精靈感應到其他精靈,沈洛年懶得解釋,只說:“應龍不是會魔法嗎?他們的精靈會告訴他們,屋里面有魔法使。”
“應龍會魔法這事……你從哪兒聽來的?”狄韻睜大眼問。
這個氣味有點古怪,這丫頭似乎並非不信,反而有點好奇,這是什麼意思?沈洛年疑惑地說:“你們知道?難道是故意的?”
狄韻卻沒立刻回答,就這麼上下看著沈洛年,看得他心中有點發毛,過了片刻之後,狄韻才開口說:“杜勒斯叔叔跟我提過這件事。”
沈洛年忙說:“對吧,知道的人很多。”
“他說,百年前從可靠的管道得到這消息後,他的老師文森特老先生隨十聖船隊遠行時,一路打探應龍的消息,想學習失傳的咒文和語言。”狄韻說:“後來終于輾轉得知,人界、仙界分離時,應龍也在仙界沉眠,數千年過去,和精靈的聯系都斷絕了,如今應龍多已不會魔法,文森特老先生當初曾十分惋惜。”
“啊?”沈洛年一呆說:“但他們知道方法,要重新聯系應該很容易吧?”
“沒必要聯系。”狄韻說:“應龍的魔力量並不比人類高明,他們當初研究魔法只是為了傳授人類,希望獲得助力,後來發現人類能學會的人很少,他們也就沒怎麼研究了,魔法對人類來說,算是瞬間爆發力很大的一種能力,但以應龍的妖炁強度來說,直接使用妖炁或道咒之術的威力更大于魔法,花時間修煉魔法還不如專心修煉本身妖炁,所以這次回歸,大部分應龍都放棄了這個能力。”
原來如此……沈洛年突然一怔說:“他們也會道咒之術,那不是很難對付嗎?”
“是啊。”狄韻頓了頓說:“不過很奇怪,使用道咒之術的強大妖怪,都沒儲存累積,只以炁息和玄靈交換運用,增強破壞力,威脅總算比較小。”
可是懷真就會啊?沈洛年搖頭說:“不對,我知道有妖怪會儲存。”
“真的嗎?”狄韻秀眉皺起說:“但我媽他們都沒遇過這種妖怪……至少赤濤肯定不會,他雖然會炎術,但是只會吐火球,單論炎術的威力,還不如司令。”
沈洛年突然想起麟犼也只會吐火球,另外云陽當年和牛頭人戰斗,那凍靈的強度似乎也不如奇雅,恐怕也沒儲存,山魈的炎炁結膚似乎也不像……難道儲存還必須要什麼特別的條件嗎?人類為什麼沒有這個門檻?和人類這可以吸收妖質的特殊體質有關嗎?
狄韻見沈洛年不吭聲,又說:“因為赤濤多疑,若是我們布置太多人,他可能連下來都不肯,但又必須為了沖突作准備……所以除了外面准備了少量撼山部隊之外,把歲安城中的兩百名魔法師都請了上來,也許可以協助十聖作戰,魔法師就算體內炁息消散,一樣可以施法。”
是魔法師?不只是魔法使?沈洛年問:“這樣能打贏嗎?”
“雖然司令阿姨和奇雅阿姨還沒恢複,但靠武尊在內的其他八聖合力,就不會輸。”狄韻搖頭說:“問題在于留不住赤濤,沒法給予致命的創傷,加上這些魔法師,也只是試試,若能合力將赤濤打落歲安城,那他就完了。”
“既然如此,怎不叫多一點魔法使來一起躲?”沈洛年問。
狄韻說:“一般魔法使的攻擊力,對赤濤造成的傷害有限,而且應龍體積也就這麼大,就算大家都使用最強大的魔咒,也沒法同時作用在他身上,還有可能互相沖突……叫太多人上塔反而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沈洛年想了想,開口說道:“這個……我這兩天看了這些咒語,關于緩速咒,我有點問題……”
“咒語的意思和使用技巧以後再問吧,而且我說過,緩速咒沒什麼機會用。”狄韻打斷說:“天快亮了,十聖快來了,我們先入屋待命。”
十聖要來了?那還真得快點躲,沈洛年連忙跟著狄韻往廣場旁的長屋走。兩人走入屋中,里面的長形空間果然分坐著百名左右的黑袍魔法使,而且看來年紀頗長,大部分都是四、五十歲以上的長者,畢竟魔法使年紀越長,冥思既久,與精靈溝通能力更好,咒語使用也會越熟練,戰斗能力自然比年輕人強上不少。
狄韻露出甜美的笑容,對眾人躬身行了一禮,眾人也紛紛露出笑容回禮,看來狄韻在魔法使的團體中,也十分受歡迎。
但這些人望向長相陌生、魔法袍穿得很奇怪的沈洛年,卻都有點意外,不過魔法師個性通常比較沉穩,雖然疑惑,也沒人走近多問半句。
“十聖不知來了沒……”狄韻帶著沈洛年走到無人處,望望窗外低聲說:“赤濤天亮之後隨時可能會來,如果沒事就別隨便開口了。”
“喔?”沈洛年頓了頓說:“可是那個緩速咒……”
狄韻看看左右,見沒人注意,這才用力地瞪了沈洛年一眼低聲說:“你這人真的很討厭,到底想問什麼?緩速咒有這麼重要嗎?一定要現在問?”
“媽啦!我是好心,你凶屁啊?”沈洛年翻白眼說:“不給問算了!死光拉倒。”
狄韻一怔說:“誰死光?到底要問什麼?”
“不是不讓我問?”沈洛年哼聲說。
“重要的事你就說啊!”狄韻頓足說:“你問快一點,別太多廢話。”
“知道是廢話還會問嗎?莫名其妙!”沈洛年說:“我是要問‘初級緩速咒’,你上次說和守護咒一樣,初級是直接造成一定量的效應,和後三級的比率控制方式不同,對吧?”
狄韻一面聽,一面冒起怒火,這種最基本的魔法問題,一定要在這種時候問嗎?而且還無聊到去研究初級的效果?她怒目瞪著沈洛年,有點怕自己一張嘴就會忍不住破口大罵,現在這屋子里人可不少,這一罵,會把自己的形象破壞殆盡。
“別急著生氣。”沈洛年揮揮手,接著說:“我試了一下,初級緩速咒在這塔頂大概就像扯著個百公斤的物體一樣……對妖怪或轉仙者來說,確實沒什麼用。”
狄韻這時情緒已經比較穩定了些,反正這渾蛋不知輕重、無可理喻,和他認真是找自己麻煩,當下甯定心情,緩緩地說:“所以呢?”
“可是這城內魔法使不是有兩千多個人嗎?”沈洛年說。
“這又怎……”狄韻說到這兒,突然一呆說:“咦?”
“你懂我的意思了嗎?”沈洛年問。
“你是說……大家一起使用初級緩速咒,施法在赤濤身上嗎?”狄韻透出驚訝的神色,快速地說。
“對啊。”沈洛年說:“你在記事本上面寫,按比率施法的咒語,多人同時使用于一體上無效,因為精靈會無法判斷正確的量值,但是初級的是固定量,那該可以疊加吧?”
狄韻越想越驚,緩速咒雖然是基本三咒之一,每個初學者都會學到,但因為這咒語形式特殊,沒有固定方向性,因此魔力消耗比率遠高于風移咒、推移咒、翻轉咒等移動咒語,就算魔法使之間的較技,也沒人會使用緩速咒,所以這本就是最少用、最容易被遺忘的咒語,當初沈洛年詢問基本三咒,單單少了緩速咒,並不只是巧合。
沒想到初級緩速咒有這種用法?過去為什麼都沒人想到過?難道這渾蛋其實很聰明?
話說回來,魔法使也是近六十年來,十聖掌權後全力推動,人數才逐漸增加,各部隊中分配的魔法使人數並不多,平常戰場上想到也沒用……但若真可行,這樣不就等于有兩千倍的力量壓上去?就算應龍妖炁強大,只要等他停下之後施咒,那一瞬間他恐怕也動彈不得;可是此時赤濤隨時會來,臨時召集兩千魔法使上塔來得及嗎?會不會被發現?兩千件息壤背心來不來得及准備?
看狄韻沉吟著沒說話,似乎這辦法可行?沈洛年不禁有三分得意地說:“不錯吧?兩千人加起來力氣也不小,把赤濤定住後踢下塔不就得了?說不定直接摔死他。”
“白癡!”狄韻眉頭皺起低聲罵:“踢下塔,魔法效應消失,緩速咒不也無效了?”讓他想到這辦法看來只是巧合,這人絕對是笨蛋!
“呃……”沈洛年抓頭說:“當我沒說。”
狄韻心念電轉,這時可不是自己慢慢考慮的時候。她馬上說:“你暫時別吵我,我直接用輕疾向杜勒斯叔叔和司令阿姨報告,看他們怎麼決定。”
沈洛年聳聳肩,退開不說話了。
狄韻走開低聲說了好片刻,過幾分鍾之後,才抬起頭,神情有點複雜地看著沈洛年。
這算什麼表情,想稱贊又不爽說的表情嗎?沈洛年暗暗好笑,一面說:“怎樣?”
狄韻咬咬唇,過了片刻才白了沈洛年一眼說:“成功的話再說。”
意思是葉瑋珊采納了?沈洛年不用再問,很快便開始感覺到,擎天塔周圍突然忙碌了起來,待命的部隊從四面八方各城內、城外營區,一群群迅速向塔下集合,跟著又奔了出去,仿佛在運送什麼東西;而有些感覺頗微弱的炁息,到了塔頂就消失了,恐怕是被召喚來的魔法使們,至于炁息的變化,應該是剛拿下聚集道息的息壤甲,正准備換上排斥道息的息壤衣。
又過了片刻,一群群魔法使有點氣急敗壞地奔入屋中,不少人睡眼惺忪,加上散亂的頭發,頗有些狼狽,看來都是從床上臨時挖起來的;又過一陣子,有些人連息壤背心都沒得穿,只用息壤布圍在法袍外散去妖炁。沈洛年不禁暗暗好笑,葉瑋珊這麼一聲令下,全歲安城就動了起來,難怪過去這麼多人想當皇帝。
隨著屋子里面越來越擠,沈洛年卻漸漸皺起眉頭,如果兩千多人都要擠入這兩間房,這房可裝不下啊……果然隨著長條小屋擠滿了數百人之後,空氣越來越差,有幸擠在窗旁的還可以透上兩口氣,站在屋中的可就悶了,不時傳來一兩聲抱怨。
眼看這屋中已經擠了五、六百人,仍有不少魔法使被召集在塔下,這時從塔下往上爬的人數卻開始減少、變慢,看來別說息壤背心,連息壤布也不夠了,畢竟排斥道息的壓縮息壤土,大部分都用在防禦外敵上,主要是制造成息壤磚石之類,臨時要找到大量人織壓縮息壤土的衣物布料,並不容易。
停了約莫十余分鍾,突然又走進了幾個苦著臉的年輕魔法使,眾人一看,卻不禁都瞪大眼睛,卻是他們身前、身後,被用繩索各綁上了一大塊扁平的壓縮息壤磚,雖然.樣能達到排斥道息的效果,但這模樣未免太占怪,不少人都別開頭,免得忍不住笑了出來。
狄韻常然也覺得好笑,不過笑出來畢竟失禮,正忍笑時,空中突然傳來斗天部隊告警的尖嘯聲,正是赤濤來襲的警報。
這一瞬間,每個人的表情都凝重了起來,還沒上塔的魔法使與支援部隊馬上四面疏散,至于塔上眾人則一個個都保持安靜,等候著赤濤到來。
但是人數已經夠了嗎?這時塔上的魔法使人數頂多一千出頭吧?如果一個人的初級緩速咒代表百斤負擔,那千人就是百噸左右……說實在話,還是很沒把握啊,狄韻正沉吟,耳中同時聽到輕疾傳來的通訊,她聽完,低聲對沈洛年說:“萬一打起來,司令會直接下令我們施緩速咒,你聽不到命令,跟著我們一起施法就好。”
“奇怪,你怎麼還能用輕疾?”沈洛年突然想起此事,狄韻現在體內炁息不是沒了嗎?
“知道會有這種狀況,輕疾需要的炁息可以預付一些作准備,但是支持不久。”狄韻說。
原來輕疾還有這種功能?自己一直用免費的,倒是不大明自……沈洛年聳聳肩,把記事本拿了出來,打開第一頁說:“等會兒用初級緩速咒對吧?”
“喂!”狄韻張大嘴說:“你連最基本的……”
“你說沒用,我當然沒背。”沈洛年理直氣壯地說。
“你……”狄韻氣得說不出話來,別過頭不理會沈洛年。
一片靜默中,那帶著龐大妖炁的應龍赤濤從北方逐漸飛近歲安城,那股妖炁筆直而來,目標正是擎天塔。
過不多久,那股妖炁停在遠遠的上方,沈洛年透過窗戶的縫隙往上偷瞄,卻又看不見,
只聽一種嘰哩咕嚕頗像洋文的語言,仿佛落雷一般地從空中傳下,跟著耳中的輕疾同步自動翻譯:“人類之王,炎之女帝……我的黃金呢?”
“應龍赤濤。”一個清亮的女子聲音從廣場北端傳出,隨著說話聲音,葉瑋珊緩緩走入廣場中,往上發話:“這二十年來,我說過很多次,人類沒有你的黃金和寶物!”她身後跟隨著兩名背著雙锏、軀體仙化的中年女性撼山軍護衛,這兩人妖炁雖不如十聖的水准,但在人類部隊中也是高手,明顯超過安荑、雪莉不少。
這次距離更近了點,看得清楚,沈洛年望著葉瑋珊,心中暗想,她看來真是不顯老,不過聲音和過去似乎有點不大一樣,成熟了些許……
“我整個寶庫的黃金、寶物就是人類偷光的!”赤濤怒聲說:“你們不還給我,我絕不會放過人類!”
“這種指控我們人類無法接受!我們早已打探清楚,毛族人制作的金烏珠,散在世間的可不只這一顆。”葉瑋珊雙手負于身後,微仰著頭,不卑不亢地說:“你不能只憑著我們持有金烏珠,就說我們偷你寶物,人類根本沒能力開啟應龍寶庫。”
“我在山谷附近有找到人類脫下的衣服!”空中赤濤卻暴跳如雷地喊:“一定是人類偷的!你是人類的王,由你負責!不要以為你們打退了犬戎族就能安心,他們總會再來,下次我會先毀了你們半座城池,再與你們談條件!”
看來談不攏,該准備作戰了,狄韻一面想,一面對沈洛年打了個眼色,但這一瞬間,她卻發現沈洛年表情十分怪異,不只發呆眼睛還瞪得老大,好像做了什麼大錯事被人抓到一般,但此時又不便詢問,狄韻只能輕推了沈洛年一把,讓他回過神來。
而此時屋外,葉瑋珊沉默了片刻,終于搖搖頭,放緩聲音說:“赤濤,我們難道真沒辦法找到一個和平相處的方式嗎?”
“我早已說過,允許你們慢慢歸還。”赤濤說:“但如果你們想賴帳,那就不用談了。”
“拉開紅布。”葉瑋珊突然說。
那兩名護衛踏步往前,走到廣場中那覆蓋著紅布的古怪物體旁,分扯紅布一角,快速地把布拉去。眾人目光集中過去,卻見紅布下露出了一個昂首展翅、半身舉起,正將騰越的巨翅應龍雕像,那雕像維妙維肖,是以赤濤的形象雕塑而成,不只如此,在晨光下,那雕像閃動著刺眼的金光,竟似乎是以黃金打造。
“赤濤!”葉瑋珊仰頭說:“這是為你打造的純金雕像!你若想要就拿去,但十年內,不能再來騷擾我邦!”
純金雕像?四面眾人都大吃一驚,那雕像雖然不算太大,但如果都是黃金打造,至少也有數千斤,歲安城內哪來的這麼多黃金?
“一年!我還會協助你們抵抗犬戎族。”赤濤聲音中透出了一些喜意,畢竟他鬧了二十年,除了偶爾擄人勒索到一點財物,從沒從葉瑋珊手里拿過什麼好處,此時狀況改變,當然是好消息,而如果人類願意繳納財寶,他當然不願意人類滅亡。
“別得寸進尺。”葉瑋珊沉著臉說:“否則我一塊金鱗片都不給你。”
“兩年!”赤濤怒說:“我寶庫黃金可不是這小小雕像能抵過的!”
“八年!”葉瑋珊說:“這兒又不產金,你要我們去哪兒找黃金?反正你們歲數長得很,總會拿到手。”
赤濤遲疑了片刻之後說:“四年!否則不用商量,城破之後,這黃金仍然是我的。”
葉瑋珊考慮了幾秒,終于點頭退開說:“一言為定。”
“你得到我的保證。”赤濤緩緩往下飄降。
似乎談妥了?四面眾人都松了一口氣,眼看著赤濤即將伸爪抓起那黃金雕像,這一瞬間,所有魔法使耳中同時聽到葉瑋珊的傳令,長屋正面牆壁也在這一刹那被撼山部隊轟然扯開;另一面,廣場中炁息突然爆起,一條碧色炁息聚成的青龍,仿佛一條巨鞭般破空壓下,青龍之上,兩道有如熾焰般的紅色刀氣,一左一右對著應龍上方翅膀劈去。
赤濤怒吼-聲,全身妖炁往外炸開,兩方炁息正面沖突,青龍與刀氣瞬間爆散,地上的應龍金像被這股炁勁逼得一個翻滾,翅膀和尾端在撞擊下崩落斷折,里面卻是空心銅殼,原來只是個鍍金的假物。
賴一心、瑪蓮、吳配睿三人全力攔阻下,雖然仍不及赤濤的妖炁強大,但赤濤仍不免頓了一頓,就這麼一頓之下,赤濤身上馬上泛出一圈由魔法使所纏上的緩速咒光色,不過緩速咒雖是基本咒語,熟練的魔法使卻不多,此時施法完成的人數仍頗有限,不足以阻止赤濤,他猛力一展翅,雙翅下爆出大量妖炁,准備往上騰去。
就在這時,空中突然出現一顆幾乎有廣場一半大小的巨大圓石,挾帶著龐大威勢,高速對著赤濤身上砸。赤濤當下以妖炁護體,硬頂了這一下沖擊,把巨石硬生生撞開,翻滾到廣場上,砸開一個大洞,但也在砸開大洞的同時,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巨石,又這麼消失無蹤……正是大魔導師杜勒斯所施展的魔法。
而赤濤被這麼一擊,又往下沉了些許,就差這兩秒,千余名魔法使的咒文已經念畢,赤濤周身的緩速光色倏然增亮,終于把赤濤硬生生地凝止在兩公尺高的空中。他連續幾次將大量妖炁爆出騰挪,卻依然無法移動。
赤濤若是正高速飛行,這樣的力道說不定只能使他速度稍緩,無法馬上讓他停止,只要一飛遠,自然脫離了魔法的有效范圍,但此時他剛好處于上下轉折之間,具備的移動能量並不大,這一下仿佛全身綁上了百噸重物,當下他那近五公尺高的巨人身軀,就這麼凝在空中、動彈不得,而與此同時,塔下待命的魔法使們蜂擁而上,一道道緩速咒添上,又增百噸束縛。
“無恥的人類!”這緩速咒,似乎不限制對方動口,赤濤怒沖沖地大喊:“騙子!卑鄙!”他的聲音有如雷震,遠遠傳了出去。
葉瑋珊往前走上兩步,冷冷地說:“你硬把丟失寶物的帳算在我們身上,逼我們這群無辜的人類負責,難道就不卑鄙?”
赤濤不理會葉瑋珊,只憤憤地怪叫著,不過輕疾卻不翻譯了,看來恐怕只是泄忿的胡叫。
葉瑋珊等赤濤叫了片刻,這才緩緩說:“如果你願立誓不再侵犯我族,我可以放過你。”
“作夢!”赤濤怒吼:“你們若不馬上放了我,我總有一天吃光你們!”
葉瑋珊正微微皺眉,這時一女子插口說:“他殺了多少人了?還和他啰唆什麼?”
沈洛年目光隨著聲音轉去,只見一身材結實健美的短發女子,正扛著一把古銅色彎刀,側身站在一旁。
這女子看來約莫四十余歲,雖然眼角帶了點細紋,依然頗具風姿。她穿著貼身的皮制短褲與背心,還配上了一雙高統皮靴,結實的手臂和雙腿都裸露在外,皮膚上微小的鱗片閃耀著細密的反光,遠看仿佛穿著一層銀絲質的緊身衣;比較古怪的地方是,她扛著刀的右臂特別粗壯,幾乎有三分之二的大腿粗,那比例頗不協調,但除了這部分之外,身材卻十分健美,頗有可觀。
雖然和過去頗不相同,沈洛年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不是瑪蓮嗎?經過了這麼多年,她還是挺性急呢,那條手臂是怎麼回事,因為修煉而導致嗎?不過她身上的鱗片,似乎隨著修煉而逐漸細密,這樣倒不顯難看。
葉瑋珊看了瑪蓮一眼,又回頭說:“赤濤,你應該明白,我們不可能就這麼放過你,若你執迷不悟,我們只好動手了。”
赤濤卻不回答,他憤怒地瞪視著周圍的人,妖炁不斷地全力鼓脹外沖,還逼得葉瑋珊退了半步。
瑪蓮卻是全身陡然爆出紅色熾焰,硬生生地頂住了赤濤的妖炁,右手大刀一揮,一道仿佛烈火一般的刀氣,正對著赤濤脖子砍去。
赤濤妖炁一迸,轟地一聲將瑪蓮的刀炁炸開,竟是切不入他的軀體,而赤濤那雙銅鈴般的大眼正轉而怒瞪瑪蓮。
瑪蓮毫不畏懼,又是一刀砍下,隨著巨大的轟然聲響炸散,熾焰凝聚成的刀炁再度被赤濤妖炁震開,瑪蓮正要再接再勵,一個男子聲音緩緩說:“瑪蓮,你一個人傷不了赤濤的。”
瑪蓮手一停,帶著怒氣,回頭瞪了開口的人一眼,收刀扭身走開。
沈洛年順著目光望去,卻見一個手中拿著把黑色長矛、體格健壯高挑,穿著一身黑色寬袍的青年,正苦笑搖頭……這不是那個熱血笨蛋嗎?這家伙怎麼一點都不顯老啊?仿佛才接近三十而已,看來竟比葉瑋珊還年輕……奇怪了,瑪蓮怎會對賴一心這麼凶?其他人又怎麼都不吭聲?
賴一心也不生氣,踏出兩步說:“我們得一起上才能傷得了赤濤,司令……你覺得呢?”
葉瑋珊淡淡地看了賴一心一眼,目光轉開,微微低頭沉吟,沒立刻作答。
葉瑋珊也怪怪的……其他人呢?沈洛年目光往外掃,這才看到站在葉瑋珊身後不遠的黃宗懦、吳配睿、侯添良三人,穿著白袍的侯添良依然蒙著臉,看不出表情,至于當年那個小妹妹吳配睿,如今也和瑪蓮差不多,看來像是四十許人,獵行仙化時會顯露的短毛,似乎也比過去細柔不少,不仔細看不易分辨;她已經不綁馬尾了,服貼的秀發削薄到耳下,比瑪蓮的頭發還短,那雙眼睛依舊明亮,臉上也依然沒什麼太明顯的表情。她把那把長柄刀背在身後,這時正雙手盤胸站在不遠處,目光在場中的三人身上轉來轉去,似乎正帶著點看戲的氣味。
而黃宗儒卻顯得頗有點年紀了,穿著部隊軍式勁裝的他,嘴巴周圍留著一圈整齊而濃密的胡須,就像個接近五十左右的壯年大叔,雖然稱不上胖,整個身體卻比過去寬壯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煉鱗的副作用?這時他手中持著懷真當年留下的雙棍,目光凝視著葉瑋珊,透出點憂心忡忡的氣息。
至于狄純、張志文、杜勒斯的處身位置,似乎有點距離,並不在廣場中,也許因為三人會飛,另有適當的停留處。
咦,奇雅呢?沈洛年目光四面張望,卻沒看到奇雅,而十聖修煉百年,若有心收斂,只要距離稍遠,沈洛年就不容易感知,何況如今周圍人這麼多,更難分辨。
葉瑋珊考慮了片刻之後說:“赤濤,應龍的道行,聽說主要集中在一雙巨翅上?”
赤濤本來仍在不時地掙動,聽到這話,他透出一抹驚慌的氣味,怒瞪著葉瑋珊說:“你是什麼意思?想殺我就動手!”
“我曾探聽過……應龍一族因為個性凶惡孤僻,大都獨自生活,但彼此間仍有親族情誼,若我傾人族全力殺了你,這帳難免算到全人類的頭上,日後恐怕是禍患連結、沒完沒了。”葉瑋珊緩緩說:“但若我只廢了你大半道行,然後放了你,既然你還活著,其他應龍們恐怕不會干涉你和我們的私怨吧?”
“你敢這麼做!我一定殺光你們人類!”赤濤狂怒般地大吼:“就算要百年、千年、萬年……”
“何苦兩敗俱傷?只要你答應不再騷擾人類,我就讓你毫發無傷地離開。”葉瑋珊說到這兒,臉一板說:“你這二十年手下傷了近千條人命,我還沒跟你算帳呢,在你心中,這些人命抵不過你那一洞黃金嗎?”
“當然抵不過!把黃金還我!”赤濤猛張開口,一顆人頭大的火球,突然朝葉瑋珊飛射。
四面眾人一驚,同時嘩然叫了起來。賴一心、黃宗儒兩人同時往前奔,卻見葉瑋珊身形倏然一動,轟地一聲瞬間閃出數公尺外,正是爆閃身法:而那火球打了一個空,破空飛射間,恰好黃宗儒迎上,他左臂一揮,一股紫炁從棍端射出,將那股火球炸散。
“看來我別無選擇。”雖然初級緩速咒耗魔不大,拖久了仍不大安心……葉瑋珊轉身回頭說:“還請諸位協力。”
此時賴一心、瑪蓮、吳配睿、侯添良、黃宗懦五人拿著武器往前,眾人聚力于各自的精體兵刃上,青色、紅色、黃色、紫色,各種光色同時騰起,龐大的炁息不斷往外散,葉瑋珊正要下令,赤濤終于說:“等一下!”
葉瑋珊舉手止住眾人,目光望向赤濤。赤濤停了好幾秒,這才說:“我答應你……不再來歲安城。”
“我的條件是不再騷擾人類。”葉球珊說。
“絕不可能!難道要我永遠躲著人類?”赤濤怒目說:“你砍了我的翅膀吧,我以後就住在你們城外!見一個吃一個。”
就算砍了翅膀,廢去他大半道行,一般人仍抵抗不了應龍,這麼一來城外農漁牧各產業豈不是得荒廢了?又不能真殺了他……葉瑋珊思忖片刻之後說:“歲安城范圍並不固定……這樣吧,日後只要在擎天塔百公里內的人類,你都不能侵犯,出了這范圍,咱們各憑本事。”
赤濤沉默了好片刻,終于咬牙說:“就這樣。”
葉瑋珊停了幾秒之後才說:“既然如此,我們立咒誓為證。”
“隨便你。”赤濤冷哼說:“人類向來說話不算話,偷搶拐騙樣樣在行,當然也不相信別人的承諾。”
“得罪了。”葉瑋珊不管赤濤的冷嘲熱諷,從懷中取出一條絲線,走近赤濤施咒。兩人念了咒誓之後,葉環珊左指與赤濤左前爪上,同時出現了一圈黑色指環,跟著葉瑋珊一聲令下,讓周圍千余魔法使解開緩速咒,隨著赤濤身上的魔法光色消失,葉瑋珊左指上的黑色指環跟著消散,看來這代表她已經完成了誓言。
赤濤束縛一失,雙翅展開,妖炁托體間緩緩飛起,他在空中怒視著下方的人類,聲若雷鳴,往下轟傳:“你們記住了,誓約范圍之外,只要有任何一個人類被我發現,我絕不會放過!”說完他怒嘯一聲,向著北方破空飛去。

上篇:第一章 看小抄     下篇:第三章 干脆玩久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