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七章 新買的的小妾  
   
第七章 新買的的小妾

那被稱作靈海的大漢微微點了點頭,不知伸手撥了什麼機關,門緩緩往內打開,葉萱伸手一引,笑著說:“請進。”
沈洛年走進的時候,忍不住又多望了靈海兩眼,這家伙人形之後,似乎隱隱透著白色鼠形,卻不知道是什麼妖怪?
兩人隨著葉萱往內走,里面是個還算寬廣的挑高大廳,四面燈火通明,正中央架起一個十余公尺寬的方形高台,周圍繞著高台往外排開,放著數十個舒適、寬大的紅色絨布沙發,沙發旁還擺了張精致的圓形小桌,似乎是用來放置茶點的地方。
這時高台上空蕩蕩的,台下也只坐了半滿,葉萱引著兩人往外圍走,挪過兩張桌椅,一面微笑說:“請問兩位需要我們招待什麼飲品或餐點嗎?”
說不定喝杯什麼果汁,一根棒子就沒了?沈洛年正想拒絕,狄韻已經搶著開口說:“幫他弄份輕咸口味的米食晚餐,給我泡壺茶就好,其他你作主。”
“明白了。”葉萱甜笑說:“目錄上有今晚的賽程,兩位可以先看看,比賽開始前隨時都可以下注喔。”這才轉身離開。
“喂!你這凱丫頭。”葉萱一走,沈洛年馬上說:“吃飯又要花掉多少啊?”
“你才是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狄韻皺眉說:“不用錢啦!這點小東西賭場會招待。”
“呃……”沈洛年一怔說:“那你怎麼不吃?”
“我不餓。”狄韻又說:“等比賽開始,大家目光都集中在擂台上的時候,我會去屏風後面的那間房,你就在這兒養神恢複魔力,一面隨便賭賭,把這些籌碼花光。”
“隨便賭賭?花光?”不提還好,一提沈洛年忍不住說:“這些賭注好貴啊!輸了怎辦?干嘛花這麼多錢?”
“想進這寶堂,三千是最低消費,不然進不來。”狄韻低聲罵:“等會兒你每次最少下一千,可別像個小氣鬼。”
“最少一千?”沈洛年瞠目結舌地說:“我當光靈師一個月才賺四千!你這小敗家女!”
“窮鬼!笨當真沒藥醫嗎?”狄韻忍不住頓足說:“你不是神醫嗎?治治自己那顆死腦袋好不好?”
“去你的!”沈洛年好氣又好笑地說:“賭就賭!媽的,把你錢花光別怪我。”
“放心花。”狄韻說到這兒,突然瞄了沈洛年一眼說:“你不喜歡剛剛那種型的?”
“啥?”沈洛年一愣說:“什麼意思?”
“這兒的女生雖不做那種生意,但遇到有錢的客人,摟摟抱抱親親臉蛋倒沒什麼問題。”狄韻往前方微揚首說:“你沒看很多男客身旁都貼著一個?”
沈洛年目光掃過,果然前方不少男客身旁都擠著一個女子依偎著,這椅子挺大,坐兩個人也不會太窘迫,但貼在一起想必難免,他有點意外地說:“這兒還兼這種服務啊?我不用。”
“剛剛那六千,那女人就抽三百去了,若遇到常來的豪客,只要多點她招待幾次,收入可不少。”狄韻淡淡地說:“你今天想稍微占點便宜的話,那女人不會拒絕的,至于以後能不能帶出去做別的事,就看你自己手段,那種錢我可不幫你出。”
“你還打聽得真清楚。”沈洛年詫異地說。
“不然怎敢來這兒?”狄韻打開桌旁的目錄,翻看了看,一面說:“我很清楚男人想要什麼,不用因為我在就裝客氣,嘴臉動作別太惡心就好了。”
沈洛年沒好氣地說:“別臭美,我才不會因為你而客氣。”
這倒也是,這男人根本不懂得客氣,狄韻上下看了看沈洛年說:“所以你不喜歡那女孩?也別太挑剔了,她沒什麼不好啊。”
“神經病!”己沈洛年瞪眼說:“懶得跟你說。”
狄韻輕哼了一聲說:“等會兒我至少會在里面談個一、兩小時,這六千反正已經花了,要不要摸兩下撈本隨便你。”
這是女孩子該說的話嗎?沈洛年正考慮該不該幫狄純管教女兒,葉萱已經走了回來,對兩人微笑說:“餐點馬上就會送上,我幫兩位介紹一下即將參與比賽的選手好嗎?”
沈洛年望了狄韻一眼,見她正調侃地看著自己,不禁翻了翻白眼,這才對葉萱搖頭說:“不用了。”
葉萱似乎有點失望,但仍帶著笑容說:“我就在後面牆壁那兒,有任何需要,打個招呼我隨時過來。”這才轉身走開。
狄韻回頭看了一眼,忍不住笑說:“看,人家現在只能罰站了,多可憐。”
沈洛年跟著轉頭,果然看到葉萱正靠著牆壁站立,看兩人回頭,正有點尷尬地笑著,這麼一來,沈洛年倒也有點不好意思,想了想說:“好吧,我等會兒叫她來坐。”
男人畢竟是男人……狄韻輕哼了一聲,倒也沒說什麼。
過不多久,兩人的餐點送上,那高台上兩角,也出現了兩名穿著護身盔甲的持刀男子,正在兩邊活動和檢查身上裝備,這時場中也漸漸熱鬧起來,許多客人都開始下注,那些穿著輕薄短小的女招待,帶著甜美笑容、拿著籌碼在桌椅問穿梭,十分養眼。
狄韻看了看說:“你叫她來吧,這場下在甲區好了,我們是第一次來,第一局別觀望,免得引人留意。”
甲區?沈洛年一面吃著精致的餐點,一面說:“為什麼?”
“只是隨便選。”狄韻說:“這兩人過去也沒打過幾次比賽,算是暖場用……他們配對通常都選實力差不太多的,賭起來才刺激。甲區這人過去的勝率高些,所以賠率也低一點,嬴的機會大概比較大吧?”
沈洛年早已察覺到台上兩人沒有炁息,不禁有點疑惑地說:“這些普通人打架有什麼好看的?”
“山口鎮不准任何妖族、人類以炁息互毆啊。”狄韻說:“普通人一樣能砍死對方,喜歡看的人多得是。”
“砍死?真的嗎?”沈洛年吃了一驚。
“忘了跟你說。”狄韻說:“‘寶堂’這兒的擂台,不但可以拿任何非機括型武器,也沒有規則,除非認輸,否則會打到一方不能活動為止,死的機會很大,這兒賭注最高,另外的‘金堂’和‘玉堂’,就比較沒這麼血腥。”
“不怕這些選手打假比賽投降嗎?”沈洛年說。
“他們上場前都會對玄靈立誓,全力以赴。”狄韻說:“這點不用擔心。”
沈洛年雖然不怎麼在乎人死活,但是看兩個無冤無仇的人互砍而死,可不覺得有什麼好欣賞的,不禁微微皺眉。
“快開始了。”狄韻說:“隨便下注吧,不喜歡甲就乙啰,等會兒你自己斟酌時間,隔一兩場下一次,最好別一下就輸光了,輸也輸慢點。”
“甲就甲吧。”沈洛年搖搖頭,叫來葉萱,給了兩根籌碼,過不久葉萱取來注牌放下,她也不敢多說什麼,又自動退開。
“不是讓她坐嗎?”狄韻見狀問。
“等你走了再說。”沈洛年說。
還會不好意思?狄韻撇嘴哼了一聲,也不多說。
過不多久,比賽開始,場面雖然還稱不上熱,倒也把大多數人注意力都吸引過去了,狄韻見狀緩緩站起,繞過場邊,向著屏風那邊走去。
這時葉萱留意到,詫異地想追去,卻見沈洛年對她揮了揮手,葉萱連忙走近低聲說:“沈大哥,小少爺是想去洗手嗎?我去帶……”
“不是,她另外有事,找人。”沈洛年說。
葉萱一怔,卻見狄韻到了屏風那兒,和阻攔的大漢說了幾句話,居然就這麼走了進去。她大吃一驚,有些惶恐地說:“你們……認識老板?”
“這事你別管。”沈洛年說:“別站著了,坐下吧。”
葉萱臉龐微紅,有點羞澀地轉過身,靠著沈洛年身旁正想擠進椅子,不料沈洛年卻說:“不是這兒,坐那一張。”
會錯意了?葉萱連忙把微彎的雙腿站直,一面有點尷尬地說:“沈大……沈大少,那是小少爺的……”她發現沈洛年身份似乎有點古怪,這時頗不敢叫大哥,改了個稱呼。
“她不會這麼快回來,你坐。”沈洛年說:“你不是說要解釋比賽選手嗎?”
這人似乎挺古怪的?但葉萱這時更不敢得罪沈洛年,也只好挪到狄韻那椅子坐下,拿著目錄慢慢地解釋、說明。
狄韻雖然隔了一間房間,沈洛年倒也不會太擔心,他不只能感受到狄韻的精靈,在這地方,連炁息也十分清楚,狄韻若是遇敵,他會馬上知道;而且這兒既然不准用炁打架,當然更不會有事,此時既然閑著,他也就放寬心情,拿那十二根籌碼賭了起來。
過了將近兩個小時,場上已經換了七次隊伍,參賽選手也從普通人變成穿著排斥息壤衣的轉仙者,打起來更是好看,場子也熱了起來,不少人大呼小叫地加油。這時狄韻突然悄沒聲息地從屏風那端走了出來,遠遠看到葉萱坐在自己椅子上,她倒是有點意外。
沈洛年注意力其實一大半都放在狄韻身上,畢竟這兒不是善地,若狄韻出了什麼事,可沒法和她娘交代,見狄韻走出,他對葉萱說:“能不能多拉張椅子來?”
葉萱聞聲轉頭,這才看到狄韻正背著個大皮袋走近,連忙站起讓開說:“小少爺請坐。”
“不用,我們要走了。”狄韻目光掃過桌面注牌上的字樣,有點意外地說:“怎麼回事?”
“恭喜小少爺,大少爺贏不少喔。”葉萱笑說:“除了第一場之外,大少連贏六場,場場連押,那一千籌碼翻成五萬多了。”
這人還有這種本事?只有自己決定的那場輸了?狄韻看著沈洛年,有點說不出話來。
沈洛年倒不顯高興,抬頭說:“要走了?”
葉萱一怔說:“還沒結束呢,這場是一點五倍,若再贏就變十三萬多了。”
這家伙賺得倒快?狄韻目光轉了轉說:“那就等吧……你坐,沒關系。”跟著一轉身,繞到沈洛年身旁,擠了下去。
“呃?”沈洛年微微一愣,往旁讓開少許,還好狄韻身材比一般女孩還嬌小,沈洛年也不胖,坐在一起倒不嫌擠。
狄韻湊到沈洛年耳旁低聲說:“你怎麼辦到的?怎能一直贏?”
“亂猜的。”沈洛年說。
“又騙人!”狄韻真不知該拿沈洛年怎辦,牙癢癢地低聲罵:“快老實說!”
“真的是運氣好,說不定這次就輸掉了。”其實沈洛年只是靠著看透人心的能力,選看來心情比較穩定平靜的一方,不選心情比較紊亂繁雜的選手,沒想到就這麼一直贏了下去,雖然這也可以參考,卻當真沒有十足把握……若真想賺錢,不如直接下場比賽,這兒不能使用炁息,能打贏自己的恐怕不多。
不過若非生死交關,沈洛年倒不很想用鳳靈能耐來比武,除了可能會頭痛之外,還有點作弊欺負對手的感覺……他轉過話題說:“你身上這大包是什麼?”
“對了,你拿。”狄韻把那大包推到沈洛年身上,一面說:“這兒老板表達誠意的見面禮——五十萬。”
“啊?”沈洛年說:“你答應了什麼?”
“還沒談到細節。”狄韻搖頭說:“畢竟我離成功還挺遠,今日只是確定了合作的意願和可能的方式。”
“那怎會先給你錢?”沈洛年一頭霧水。
“跟你說了是見面禮,這在他們來說只是小錢。”狄韻白了沈洛年一眼:“再讓你贏個兩、三場,說不定也賺到手了。”
“我可是隨時都可能輸的。”沈洛年搖頭。
沒想到不久之後,沈洛年卻又贏了,葉萱喜孜孜地拿著贏回的籌碼換成鈔票,沈洛年在狄韻提醒下,有些肉痛地賞了葉萱一根銀棒當小費,樂得她重重吻了沈洛年臉頰一口,這才把兩人送出大門。
兩人上了馬,沈洛年一面往大街西方騎,一面回頭說:“接下來呢?”
狄韻沉吟著說:“往東面街道末端繞過去,這次去北街。”
“難道這條叫作南街?”沈洛年一面策馬一面說。
“對。”狄韻解釋:“中央那條就叫作中街,另外也有人以奇物大街稱呼,南街又叫作財氣大街。”
“財氣?”必沈洛年微微一怔說:“北街難道叫作酒色大街?”
“嗯,前半段主要是食肆,後面靠東的部分就是情色業了……”狄韻說到這兒,低聲說:“賭場那兒我早就有聯系,問題不大,但北街那邊我也不大清楚該怎辦……你對這些該比較有經驗吧?我們去打探看看怎樣能取得蘇瑤。”
“我才沒有經驗!”沈洛年瞪眼說。
“一點用都沒有。”狄韻咬著唇罵:“你這臭老頭,難道從來沒出去花過?騙鬼!”
“信不信由你。”關于老頭的部分,沈洛年已經放棄抗議,他想了想:“你不知道安荑她們從哪兒被救出來的嗎?”
“我只知道是山口鎮……”狄韻沉吟片刻後說:“你魔法袍里面穿什麼?”
沈洛年說:“紅色那件啊。”其實沈洛年血飲袍、火浣衣一直都習慣穿著。
“魔法袍里面還穿長袍?真是怪胎。”狄韻說:“不過倒是剛好,我有個辦法。”
“怎樣?”沈洛年回頭看著狄韻。
“過來點。”狄韻抓著沈洛年後領,讓他靠近自己,當下附耳說了一串話。
片刻之後,沈洛年穿著火洗衣,背著那個裝錢的大皮袋,左臂攬著嬌小的狄韻肩膀,兩人仿佛親熱的兄弟一般往前邁步,走入了號稱酒色大街的北街。
沈洛年的魔法袍這時已經收入皮袋之中,那匹馬也找了地方寄存,他這一換衣服,看起來不再像魔法使,只像個帶著弟弟的普通人,沈洛年看來雖年輕,到這種地方總還說得過去,但帶個掩著臉的小弟弟實在惹眼,只要有人經過,難免轉頭打量,不明白這滿臉雜亂胡須的年輕人帶個小弟弟到這種地方做什麼?
剛走入北街,被攬在沈洛年臂彎下、低著頭的狄韻,低聲抱怨說:“別抓這麼緊,你故意的嗎?”
“稀罕咧?不然你自己走。”沈洛年也低聲說。
“渾蛋!你給我記著!”狄韻罵了一聲,不說話了。
因為兩人這次是從東面,也就是最深入的地方繞過來,沒走幾步,就進入最高級的區段。這兒並不如沈洛年原先想象的模樣,放眼望去並沒有看到什麼穿著曝露的阻街女子,六組各自獨立、門面不同的房宅群,在大街左右甯靜地排開,只偶爾從門戶深處,傳來一點絲竹琴音,仿佛這兒只是什麼高雅的富貴人家住宅區,根本不是那種地方。
沈洛年目光繼續往西面望去,過去一點兒,兩大排往左右延伸的雙層木屋整齊排開,倒也還算安靜,再往西可就熱鬧起來了,兩大排不同風格的食肆、餐館一直延仲到西邊入口,這時正是熱鬧時光,那半條大街人頭攢動,隔了這麼一段距離,歌舞聲仍遠遠傳來,若到了那兒,想必頗為喧鬧。
沈洛年在街口這麼晃了晃,見沒人理會,他想了想,倒也不敢貿然往那些大宅院踏入,當下摟著狄韻肩膀繼續往前走,向著那些雙層木屋區走去。
那兒出入的人可就比較多了,沈洛年沿路看過去,見不少屋子前系馬樁都站著迎客的男子,但卻沒有那種惡形惡狀的拉客舉動,唯一的宣傳方式,似乎就是入口左右貼上的相片與人物畫像,但對比之下,相片十分稀少,也許因為底片的材料不易取得?
沈洛年有點意外地說:“這些人做生意為什麼這麼客氣?”
“不然應該怎樣?”狄韻低聲問。
“我印象……應該很多人會沖到路上拉客搶生意啊,畢竟這種事去哪間都差不多,所以先搶先贏。”沈洛年思索著說:“不然也該會有些穿很少的女人站在路旁,這樣應該比較能逗起別人的欲望不是嗎?”
“你不是沒經驗嗎?騙子!”狄韻白了沈洛年一眼。
這不是經驗!在自己的時代,這可是常識!但沈洛年倒不知該怎麼回應狄韻。
“不過你說的挺有道理。”狄韻四面看了看,低聲說:“說不定是虯龍或者這條街的管理者不喜歡那種模樣。”
“這條街還有管理者?”沈洛年有點意外,低下頭問。
“到處都有決定規矩的人,南街那兒不也是?”狄韻被沈洛年這麼摟著,頗有點不適應,她身子輕掙了掙才說:“少啰唆了,快點辦事!”
“似乎沒看到小孩的畫像……找這人問問。”沈洛年帶著狄韻,選了一個站著矮胖子的門戶走去。
沈洛年和狄韻在這兒站著到處張望,自然也引來不少人注意,沈洛年目光掃過,看著各種不同的氣味,有人詫異,有人看不起,有人似乎正打著什麼古怪主意,只有這個滿嘴絡腮、臉圓圓的矮胖子,看著兩人的眼神似乎帶了點擔心的氣味……卻是沈洛年心想,自己在這兒一副新手的模樣,會擔心自己的可能不會太壞,便選了此人探路。
那矮胖子站著的大樓入口處,牆邊滿滿的女子素描,有些紙張泛黃,看來還挺有些歲月。他看到兩人接近,望望沈洛年,又看看狄韻,歪著頭皺眉,口氣不佳地說:“小兄弟,你帶個女娃兒來這干嘛?”
沈洛年和狄韻同時一驚,沒想到這人一眼就看出狄韻的身份。沈洛年詫異地說:“你怎麼知道……”
“你以為我是干哪行的?”胖子皺眉說:“就算還小,女孩和男孩體態、走路還是不一樣,這娃兒是你的誰?不是拐來的吧?”
“她啊?我前陣子買的。”沈洛年拍了拍狄韻那嬌小的肩膀說:“買回家當小妾。”
“別開玩笑。”矮胖子一怔,看著狄韻說:“他說的是真的嗎?”
狄韻被這麼一問,暈紅上臉,看似害躁地微微點了點頭;她這表情不是演戲,只不過不是害躁,而是覺得丟臉,雖然早已經商量好了,聽到沈洛年當真這麼說出口,她還是挺難適應。
這小子是個變態……矮胖子雖不大贊成這種事,但自己也是干這行的,倒也無話可說,不過歲安城內不可能允許這種事,莫非這山口鎮又多遷來了哪家富豪?這是其中的大少爺?但看他們衣著雖不差,也不像有錢人啊。
沈洛年見矮胖子透出懷疑的氣味,接著說:“家里不喜歡我到這兒,我也不想張揚……這位朋友,可以跟你買點消息嗎?”說著沈洛年從袖巾取出五張百元鈔,搖了搖。
五百元可得賺好幾天!矮胖子透出了一股貪婪的氣息說:“什麼消息?”
“我雖然很喜歡這小丫頭,不過畢竟是個小鬼,總有不便。”沈洛年把剛剛商量好的台詞照著順序說:“聽說有個地方,有辦法讓小女孩……早點兒成熟,你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嗎?”
“當然知道!”矮胖子一笑,向著鈔票探手。
不料對方手卻仿佛閃電般地一縮,胖子抓了個空,正愕然抬頭,卻聽沈洛年說:“看來你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胖子一愣,只見沈洛年又說:“那你知道誰會這種辦法嗎?”
胖子還沒開口,沈洛年又皺起眉頭說:“你也不知道?那你知道哪兒會做這種小女孩的生意嗎?啊,這下總算知道了……好吧!”沈洛年只抽出一張百元鈔,遞過說:“詳細告訴我那地方。”
這人莫非是什麼會讀心術的妖仙?矮胖子自然知道,到這兒“剿滅尸靈”的妖怪幾乎都不是好惹的,雖說虯龍不准任何妖族在這兒引起爭端,但妖怪想殺個普通人,只不過一瞬間事,未必真會引起什麼爭端,他不敢欺瞞,收過百元鈔說:“往東走出這花園區,有六大院,其中一個外牆淡綠色的堂子叫作‘椎嬉堂’,里面都是小女娃兒。”
媽的,真有這種混賬地方?沈洛年看出矮胖子似乎還有什麼沒說,皺眉說:“還有呢?干嘛藏著點事不說?既然拿了錢,就把知道的都說清楚。”
“這……”矮胖子似乎真怕了沈洛年,頓了頓說:“很多人都想知道他們的辦法,但誰也弄不清楚,這是她們做這行生意的秘密,少爺您又是生面孔,恐怕不容易問到的。”
沈洛年望了狄韻一眼,見她目光依然堅定,知道她心意已決,當下對那矮胖子說:“謝了,我這就去看看。”這才攬著狄韻的肩膀轉身,重新往街道東方走去。
離開那屋子一段距離,眼看四周無人,狄韻忍不住開口說:“你怎麼知道……那人只知道那些?”
這可不好解釋了,沈洛年抓抓頭說:“看得出來。”
“怎麼看的?”狄韻可是大惑不解,雖然就結果來說,似乎沈洛年沒有猜錯,不過這些在花街打滾的人,哪會這麼容易看透?
“別管啦,我不是跟你說過騙我沒用嗎?”沈洛年一面走一面說:“先說清楚,這可是你叫我摟的,不准記恨。”
狄韻本來還差點忘了這件事,被沈洛年這麼一提,這才想起自己還窩在沈洛年臂彎里,當下忍不住重重地對沈洛年左腳踩了下去。
哎?這臭丫頭以為我不敢打女人嗎?沈洛年左手一勾,勒住狄韻纖細的脖子,正想給她點教訓,卻不料這麼一繞,狄韻卻驚呼一聲,身子縮成一團,求饒般地低聲叫:“放開啦……”
怎麼回事?沈洛年吃了一驚,卻見狄韻仿佛變成一只小貓,正扭動著想鑽出自己的手臂,卻又渾身無力,原來狄韻後頸十分敏感,她又怕癢,沈洛年這麼一夾,她當然受不了。
還真好玩,沈洛年松開手,見狄韻剛松了一口氣,他又伸手抓了過去,這一碰上,狄韻驚呼一聲,連忙閃避,但她又怎能比沈洛年快,馬上又被抓住,這次可不是手臂而是靈動的手掌。狄韻哎地一聲,身子縮成一團,卻又躲不掉,她渾身難過,當下蹲在地上,委屈得哭了出來。
是真哭?沒搞錯吧?真是莫名其妙,沈洛年皺眉縮回手說:“好啦,不抓了。”
狄韻哭了幾秒,突然含著眼淚跳起,伸拳對著沈洛年胸腹一陣亂打,一面罵:“你討厭啦!討厭啦!討厭啦!壞蛋!白癡!無聊!變態!不要臉!誰准你碰人家脖子的?”
就算沒帶上外炁,身為變體者的狄韻拳頭可不輕,沈洛年挨了幾下受不了,只好把狄韻兩手抓住,一面詫異地說:“媽的,誰知道你脖子不能碰啊?”
“我才踩你一下,你就一直抓人家!還不肯放手,過分!”狄韻真的生氣了,含淚罵。
確實剛剛因為感覺好玩,多抓了幾下……沈洛年干笑說:“你不是也揍了我好幾下?總扯平了吧?”
狄韻一聽,倒也無話可說,何況此時有正事要辦,也不能鬧下去,僵持了幾秒,狄韻漸漸穩下心情,這才想起沈洛年還抓著自己雙手,當下怒沖沖地說:“還不放手?”
看來情緒似乎穩定了?沈洛年松開手退開了兩步說道:“還有哪邊不能碰,要不要一次先說個清楚?”
“渾蛋!”狄韻好氣又好笑地說:“我全身上下都不准你碰!”
“嘖、嘖。”沈洛年搖頭說:“你的算盤怎麼老是特別自私?”
這渾蛋,總有一天要他好看!狄韻深呼吸了幾下,咬咬牙,穩下心情轉身說:“晚點再跟你算帳,先把正事辦完。”
“還要演啊?”沈洛年說:“不是不讓我碰你?”
“少啰唆了,快點!”狄韻頓足罵。
反正這丫頭莫名其妙不可理喻也不是第一天了,說不定也有資格當窮奇一族的好朋友?沈洛年搖搖頭,伸手摟過狄韻的肩頭,繼續往東走。
走了幾步,沈洛年忍不住又低聲說:“脖子為什麼不能碰啊?我再試一次好不好?”
沈洛年才這麼一說,狄韻已經癢了起來,縮著身子罵:“你敢再碰我……你……我……”
“不碰、不碰……”沈洛年好笑地說:“真是古怪。”
“渾蛋!變態!不要臉!王八死老頭!”狄韻低聲一連串地罵。
兩人一面低聲吵架一面並肩邁步,不久又回到了那高級區。這兒每一戶大宅,色調都有明顯的不同,那人說得倒是清楚,左首最後一棟以淡綠為主色調的“稚嬉堂”,果然很容易找到,兩人當下向著那兒走了過去。
剛走入門口,里面是一個頗精致的小庭院,院中空無一人,里面一幢幢獨立的屋宇,約莫一半點燃著燈火,還隱隱傳出孩童的嬉鬧聲。沈洛年四面望望,正不知該如何是好,狄韻低聲說:“門旁的繩子?”沈洛年一轉頭,這才發現身旁掛了一條粗繩,上面系著個小掛鍾,沈洛年當下伸手輕拉,讓那掛鍾輕輕響起。
很快地,里面一名三十余歲、稍有福態的貌美圓臉女子從院中走出。
沈洛年目光望去,有點兒訝異,這女人雖然是人,卻帶著一絲收斂著的淡淡妖炁,但又不像變體或引仙……莫非是妖仙部分換靈?看來這些娼館妓院,雖然都是人類在主持,後面其實都有妖族撐腰,而且里面處處都是妖炁,說不定妖怪還比人多。
圓臉女子看著沈洛年的模樣,先是臉上帶著疑惑,跟著她望了狄韻一眼,這才露出恍然的神色,望著沈洛年說:“你是來……”
“我不是客人。”沈洛年其實挺討厭這出賣小孩肉體的生意,雖然狄韻已經百般囑咐,他臉色仍不是很好看。
“我知道,來這兒談吧。”女子微微一笑,引著沈洛年和狄韻往門旁不遠的一間小屋走,那房子是拉門式的設計,里面鋪地木板十分潔淨,上面鋪了幾張圓墊,女子引著兩人說:“請進來坐。”
三人先後走人,分左右坐下之後,圓臉女子含笑說:“我們這兒收孩子的價錢雖高,但是必須來曆清楚、條件合適、別無選擇的才收,所以收的機會其實很小,你這些都明白嗎?這孩子是你的誰?你欠了多少錢?除了賣孩子,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嗎?”
他們難道只收家庭陷入絕境的孩子?雖說這行當仍頗不妥,總也是有自己的原則……沈洛年排斥感稍降了些許,臉色這才放緩了點,還沒開口,圓臉女子目光轉向掩著半截臉的狄韻,上下看了看說:“這孩子眉目倒是上品……來,把衣服脫了,讓我看看!”
狄韻吃了一驚,瞪大眼的同時,沈洛年連忙開口說:“我不是來賣孩子的。”
圓臉女子一怔說:“不然……”
“這女孩,是我新買的小妾。”沈洛年帶著點報複心理,伸手用力摟了摟狄韻肩頭,且不管狄韻身上透出的熊熊怒火,沈洛年自顧自地說:“我聽說這兒的孩子……”
圓臉女子已經明白了沈洛年的意思,搖頭說:“不可能。”
沈洛年一愣說:“什麼不可能?”
“‘催熟之法’我們絕不外傳。”圓臉女子板起臉,起身說:“請便吧。”
“且慢。”沈洛年說:“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圓臉女子探手袖中,取出一個小鈴鐺輕搖了搖,一串清脆的鈴聲傳了出去,她一面搖頭說:“你不是第一個用這方法來問的人,若不離開,就是來這兒搗亂,按規矩,我們可以以武力驅逐的。”
“聽人說話成不成?”沈洛年失了耐性,皺眉說:“說了我不想知道,很難懂嗎?”
“那你想要什麼?”圓臉女子揚眉回頭,體內妖炁隱隱騰起。
“幫她種入蘇瑤即可。”沈洛年說:“我絕不過問方法。”
圓臉女子一愣,上下看看沈洛年說:“你倒知道蘇瑤,你知道注入蘇瑤除了能提早發育之外,有什麼缺點嗎?”
“知道。”沈洛年說。
“那你還要讓她種入蘇瑤?”圓臉女子皺眉說:“她只是你的其中一名小妾,你要她日後何以自處?”
沈洛年不料對方會關切種入蘇瑤的稚女未來,正煩惱該如何敷衍,卻聽那女子又說:“而且我又怎麼知道,你日後會將這女孩怎麼處置?我們這兒所有孩子,都有人好好保護照顧著,豈能隨便讓你帶走一個被注入蘇瑤的小女孩?”
這下可不知該怎麼說了,總不能強來吧?而且沈洛年本就不願意這時就讓狄韻種入蘇瑤,當下向狄韻攤了攤手,准備起身離開。
這渾蛋一點都沒用!只好自己來了,狄韻一把拉住沈洛年,不讓他站起,一面開口說:“這位姊姊,是我拜托少爺帶我來的。”
圓臉女子一怔,回頭看著狄韻,只見她楚楚可憐地說:“我現在這樣,沒法讓他盡興……我也很不舒服……”
媽啦!這話也說得出來?沈洛年倒有點臉紅,忍不住偷偷白了狄韻好幾眼。
圓臉女子聽了狄韻的話,倒是忍不住瞪了沈洛年一眼,沈洛年自然知道為什個被瞪,但也只好認了。
狄韻看圓臉女子望向自己的表情,似乎柔和了不少,咬咬牙又說:“姊姊,我是真心的,我不想再等好幾年……求求你幫忙,少爺會盡力付代價的。”
“小妹妹,我不能答應,這不是錢的問題。”圓臉女子歎了一口氣說:“你這孩子也真是的,怎能相信這種……這種人?”說到這兒,又冷冷瞪了沈洛年一眼。
關我屁事啊?特別跑來找氣受?沈洛年正在心中暗罵,這時那扇拉門被人猛然拉開,一個語調帶著鼻音、嬌嫩柔軟,口音有些不准的童稚聲音正喊:“吳姊!壞蛋在哪里?”
眾人轉過頭,卻見門外站著一個白緞勁裝、十歲出頭、一頭金色大髻發的貌美女童。她手中拿著根一公尺余的五齒釘耙,正威風八面、一臉興奮地站在門口,她身後跟著個穿著藍緞勁裝,一樣十歲出頭的黑發女童,正背著兩根短刺般的武器。
兩方目光一對,兩名女童當下大驚失色,那金發女娃大叫聲中,將釘耙往後一扔,妖炁爆出的瞬間,向著沈洛年身上撲去,一面嚷:“洛年!”
黑發女童跟著張大嘴,眼看金發女娃已經撲到沈洛年懷中抱緊,她接著釘耙,輕輕頓足,吐出清脆的聲音說:“你怎麼還沒死啊?”不過眼神中除了氣惱之外,卻也透出了一抹欣喜之意。

上篇:第六章 小孩不算半票?     下篇:第八章 惡心綽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