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九章 返祖症  
   
第九章 返祖症

第二天,安荑依照狄韻的吩咐,一人早就把沈洛年找去司令部的校場,練習操控馬車。
馬車控缰的駕馭之道,和騎馬頗不相同,因為身子並非坐在馬身上,操控主要靠手中的缰繩和長馬鞭。一般來說,馬鞭可不是用來打馬的,主要是借著在空中回抽爆出的聲響,驅趕著馬匹前進。
而軍用馬車上,一般都配置著兩匹馬,和民間的簡便馬車又不同,如何同時操控兩匹馬,讓它們並肩而馳,也是沈洛年學習的重點之一。
總算這些軍馬都受過長久的訓練,不難控制,到了下午,沈洛年已勉能應付,不過他馬鞭功夫還挺生疏,所以耍的鞭花總離馬老遠,效果不怎麼理想。
此時安荑正坐在那雙人馬車中隨口指揮,讓沈洛年東轉西轉地繞個不停,過了好片刻,安荑說:“如果覺得可以,上街試試?”
“唔……”現在大街上人可不少,沈洛年自覺對馬車寬度、長度也還沒掌握得很好,他遲疑了一下說:“還是多練練。”
“好。”安荑說:“你慢慢練。”當下安荑也不再指揮,就讓沈洛年自行操控。
沈洛年又繞了幾圈,繞著繞著,卻見一人出現在視線中,他苦笑回頭說:“安荑。”
安荑正低頭想著其他事情,被沈洛年這一喚,她回過神說:“什麼事?”
“那光頭大概是想找你吧?”沈洛年腦袋往外揚了揚。
安荑一愣抬頭,果然見到校場旁不遠處,梁乃均正站在那兒一臉企盼地張望。安荑眉頭微皺,還沒開口,沈洛年先一步說:“停下嗎?”
“不用管他。”安荑說:“我們正在執行公務。”
“喔?”沈洛年常然無所謂,聳聳肩說:“好吧。”
又繞了半圈,安荑突然說:“我雖然警告過他……他有去騷擾你嗎?”
“昨晚他有找過我。”沈洛年說。
安荑一怔說:“他說什麼?”
“找我宣戰。”沈洛年說:“說你既然懂得愛情了,要正式和我競爭你這個……什麼雪山里面冰心香氣啥的……”
“無聊!”安荑低罵了一聲,又說:“沒找你動手吧?”
“這倒沒有。”沈洛年忍不住抱怨說:“不是我要說,他這人說話很難聽懂啊。”
“那是‘語學家’的習慣。”安荑低聲說:“多點耐心慢慢聽,其實不難懂。”
語學家是什麼東西?自己最缺的就是耐心,果然和那人天生不合,沈洛年搖搖頭,沒說什麼。
不過安荑想了想,終于還是說:“我去和他談下好了。”說完安荑也不等沈洛年停車,輕輕一縱,從馬車中掠出,向梁乃均走去。
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沈洛年一面控馬亂跑,一面偷望了兩眼,見安荑雖然冷著臉和梁乃均說話,卻沒有生氣,看來她對那種可怕的說話方式還挺能適應。
沈洛年正胡思亂想,突然目光一轉,卻是校場另外一端轉出三名騎在馬上的女子,為首那人不就是黃清嬿嗎?不過身後兩女倒不是上次那兩位。
黃清嬿目光和沈洛年接觸時,馬上微笑對他招了招手,沈洛年不慣軍禮,只聊表心意地點頭回了一禮,卻見黃清嬿一轉馬身,向著正說話的安荑、梁乃均那兒緩緩馳去。
安荑自然不像沈洛年這麼不懂禮貌,對黃清嬿行了一個軍禮,至于梁乃均,他論階級暫時和黃清嬿相等,不過大家都知道這三位小姐身份不只如此,便一樣也對黃清嬿行了一個禮。
黃清嬿回禮之後,和安荑對答了幾句,安荑則臉上帶著點兒疑惑對答……沈洛年張望了兩眼,看樣子似乎沒自己的事情,也就不怎麼關切了,繼續練習著駕駛馬車。
又過了一陣子,突然聽到安荑揚聲叫:“沈凡!”
沈洛年一呆回頭,卻見梁乃均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了,安荑則剛離開黃清嬿,正一面往自己走,一面招手示意。
沈洛年有點意外地策馬接近,安荑已經先一步迎了上來,隔著黃清嬿十余公尺遠,沈洛年刹停了馬車,跳下座位問:“怎麼?她要干嘛?”
“清嬿小姐想借你出診。”安荑眉頭微皺地說:“她手下有個優秀的將領近幾個月身體頗有異狀,但是去了幾個有名的醫院診療都找不到原因……”
“問過韻小姐嗎?”沈洛年四面看了看說:“她今天怎麼一直沒出現?”早上沈洛年就這麼被安荑抓了過來,安荑話不多,沈洛年也懶得多問,這幾個小時過去,他倒真是一直不知道狄韻去了哪兒。
狄韻沒告訴沈凡嗎?安荑有點意外,眉頭微皺說:“韻小姐今日和大魔導師有事要辦,可能到傍晚才會回來,我剛用輕疾詢問,卻沒能聯系到韻小姐……”
“啊?杜……”沈洛年一呆說:“那……雪莉也沒跟著她啰?”
安荑凝視著沈洛年說:“你知道韻小姐去哪兒了嗎?為什麼輕疾無法聯系?”
如果只是談談,該不會這麼久,何況不能使用輕疾……莫非跑去種蘇瑤了?這話可不能告訴安荑,沈洛年遲疑了一下說:“不知道,不然你用輕疾問問大魔導師?”
“我怎能隨便和十聖直接聯系。”安荑搖頭。
“你不是他干女兒嗎?”沈洛年詫異地說。
“我們是大魔導師帶回來照顧韻小姐的,那身份只是個名義。”安荑淡淡地說。
這麼多規矩?沈洛年愣了愣才說道:“不能等改天問過韻小姐再去嗎?否則等會兒我又要挨罵。”
“我剛也這樣建議過。”安荑說:“但是清嬿小姐說,再過幾日大家可能都很忙,就沒時間了。”
“是嗎?”沈洛年轉頭看了黃清嬿一眼說:“不是拐你的吧?”
安荑搖了搖頭說:“昨晚韻小姐也說過類似的話。”
“所以非去不可啰?”沈洛年吐舌頭說:“到時候你可要幫我跟那小……解釋。”
“總之她也是長官,又是三位小姐之一……我們眼前的工作畢竟不重要,加上聯絡不到直屬上司,沒有理由拒絕,韻小姐不會怪你的。”安荑皺眉說:“你說話記得小心點就是了。”
“知道,我去了。”沈洛年把馬車交給安荑,轉頭向著黃清嬿那兒走。
黃清嬿這時正笑吟吟地看著沈洛年走近,她既然是騎著馬來,自然不是穿著平常的裙裝。此時她穿著一套十分合身的銀灰色高領皮制緊身騎裝,全身沒有什麼多余的裝飾,只有背後披上了件披風,這套騎裝雖然沒露出多少肌膚,但卻將曲線襯托得十分明顯,頗為可觀。她見沈洛年走近,正微笑說:“神醫,可以幫忙嗎?”
沈洛年沒好氣地說:“反正你是長官。”
“別這麼說嘛。”黃清嬿笑容微斂說:“我真的需要你提供意見。”
似乎是真的?雖然沈洛年對治病也沒什麼興趣,但既然扮演著光靈師,真有病人也無話可說,沈洛年只好說:“病人在哪兒?”
“宿舍。”黃清嬿跳下馬,將馬交給隨官,往前一引說:“很近,我們走去吧。”至于那兩名隨官,也跟著下馬,兩人牽著三匹馬,在黃、沈兩人身後尾隨。
不會又是女生宿舍吧?沈洛年剛想起上次的倒黴往事,卻見黃清嬿帶著自己往男生宿舍那兒走,一面把披風拉攏,在胸前扣起,掩住那曼妙的身材。沈洛年這才想起,上次狄韻到自己房間,也是穿著這種披風,恐怕也是騎馬來的,不過她那身材實在不需要包起來就是了。
沈洛年正胡思亂想,黃清嬿轉頭說:“沈凡,上周六晚上那次真不好意思……沒讓你太困擾吧?小韻有責備你嗎?”三天前晚上喝茶被抓的事嗎?沈洛年老實地搖了搖頭,想想又說:“但是我還是不知道,韻小姐怎麼知道我在那兒的?”
“我對這件事也挺好奇。”黃清嬿看著沈洛年說:“不過這兩天倒是想到一個可能。”
“喔?怎樣?”沈洛年看著黃清嬿。
黃清嬿卻搖頭輕笑說:“不過若跟你說,小韻一定更氣我,所以這得保密,最好請她自己告訴你。”
大概那個心機丫頭早就花錢到處都布了人手吧?說不定圓足教、千窟崖都有她的眼線,那也不足為奇,若是普通人,自己當然無法感應,沈洛年本就不慣求人,見黃清嬿不說,也就不問了。
兩人並肩走了一段距離,一面走,黃清嬿不時轉頭看著沈洛年上下,也不知在打量著什麼,沈洛年和她對望了幾眼,見她不說話,也懶得多問,就讓她自在地看,反正自己外面披著魔法袍,沒什麼特殊的,看過癮應該就不會看了。
也不知道黃清嬿看夠了沒,她突然說:“沈凡,你為什麼突然留起胡子?我記得剛見到你的時候並不是這樣,長得真快,頭發也長了不少。”
“這個……突然想留。”沈洛年說。
“你年紀輕,留起胡子確實能顯得比較成熟,不過得修整啊。”黃清嬿笑說:“否則吃飯不會很麻煩嗎?”
“真有點麻煩。”沈洛年抓了抓上唇的胡須,他不只是兩個月沒剃須,早些時候還不時用光靈術加速生長,如今確實已經頗有些干擾進食,他又不知該怎辦,就這麼一天拖過一天,也沒去處理。
黃清嬿微笑回頭說:“小綺,幫我拿工具來。”
身後一名瓜子臉圓眼睛的女子雖然透出了點疑惑的神色,仍恭聲說:“是,清嬿小姐。”跟著她翻身上馬,向著女子宿舍的方向馳去。
沈洛年詫異地問:“什麼工具?”莫非和自己胡子有關?
“別急著問。”黃清嬿笑容微斂說:“先跟你說說那人的病況吧。”
“喔?”沈洛年點頭說:“也好。”
黃清嬿當下緩緩說:“近幾十年來,有很少數的人天生體質就和一般人不大一樣,他們沒辦法仙化。”
“嘎?”沈洛年吃了一驚。
“雖然沒辦法仙化,卻可以變體。”黃清嬿望了沈洛年一眼說:“不過現在知道變體這個詞的人很少,沈凡你……”
“我知道意思。”沈洛年點頭說。
黃清嬿贊許地點點頭,接著又說:“這些人若變體,戰斗力往往會比一般引仙者還強大,能成為十分優秀的軍官,可是問題在于,變體十年左右,身體就會慢慢變差,漸漸變得難以引炁,到三十多歲幾乎都已經失去了戰力,最後很少能活超過四十歲……沈凡你聽過這種特異體質嗎?”
沈洛年停了片刻,這才皺眉搖搖頭說:“這種病似乎沒有名稱。”
黃清嬿倒不顯失望,只說:“這種病確實少見,幾乎沒人知道,我曾請教過艾院長……”
“她見過嗎?”沈洛年問。
“她這三十年內只遇過四次這種病人,她找不出原因,也沒法治療,連病名都不知道該怎麼取。”黃清嬿說:“聽艾院長這麼說之後,我去翻查歲安軍團的紀錄,發現在近四十年內,才開始出現這種無法仙化、只能變體的士兵,一共有五十余人,大部分都已經過世,如今還在部隊的只有八人,大多都還沒病發。”
萬分之一嗎?沈洛年說:“聽來不算太多。”
“連他們自己很多也不知道這是病。”黃清嬿說:“這些人中,有二十多人死于戰爭,剩下的都這麼慢慢衰弱而死,也許有些人連醫生都沒去看……我整理了這些相似性,和艾院長討論後,她也相信這該是一種罕見的疾病,建議我找你詢問,她說關于醫學上的知識,你可能比她還清楚。”
“呃……”艾露這不是找自己麻煩嗎?沈洛年只好假作低頭思索,一面找輕疾作弊,過了片刻他才抓抓頭說:“總之看看吧,如果是天生的,其實可能不只這個數量。”
“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黃清嬿那雙明眸亮了起來。
“也許和狗長翅膀的事情類似……”沈洛年說:“看過再說好了。”
狗長翅膀?黃清嬿微微一怔,但她目光一轉,也不多問,只領著沈洛年一路往前走。
很快地到了男子宿舍區,這兒范圍比較寬廣,也沒什麼出入的控制,黃清嬿帶著沈洛年往內走,那人住的地方,比沈洛年住的地方還要深入,看來對方官階不小。
不久之後,三人停在一戶宿舍門外,那名女性隨官站在廊道外,黃清嬿領著沈洛年走上前廊,敲了敲門說:“治平?”
里面的門很快便打開,一個氣宇軒昂、豐神俊朗的青年站在門後行禮說:“清嬿小姐。”
“這位就是神醫沈凡——沈光靈師。”黃清嬿回頭對沈洛年說:“這是洪治平,現在擔任特一營的營副。”
“沈光靈師,真是久仰了。”洪治平含笑對沈洛年拱拱手說:“剛剛清嬿小姐告訴我請到神醫幫忙,可真是讓人驚喜,快請進來。”
單看長相,這青年似乎比當年的賴一心還穩重帥氣,原來他是黃清嬿的副手?聽說黃清嬿最崇拜外祖母葉瑋珊,莫非也想找個帥哥當老公?
沈洛年目光掃過兩人,見洪治平看著黃清嬿的目光中,確寶透出了仰慕和喜愛的神色,不過黃清嬿本是少見的美女,男人喜歡她一點都不稀奇,得看她自己怎麼想;沈洛年望去,卻見黃清嬿的目光雖帶著關切,卻少了愛戀的氣味,看來不大像情侶關系。
“沈凡?”黃清嬿見沈洛年瞄著自己發呆,有點意外地輕喊了一聲。
“啊。”沈洛年回神說:“進去吧。”沈洛年一面往內走,一面望著洪治平微微皺眉,這人精神好得很,可一點也不像病人。
黃清嬿不愧冰雪聰明,一看就知道沈洛年的想法,見狀開口說:“他的症狀才剛開始。”
“是。”洪治平接口說:“這半個月彙聚炁息,頗有力不從心的感覺,我本來不以為異,但清嬿小姐堅持要我去圓足醫院檢查……”
“你自己彙聚炁息?”沈洛年打斷問。
“我主修柔訣,可以自行引炁,只是稍慢了些。”洪治平頓了頓,看了黃清嬿一眼,微笑說:“有時候清嬿小姐有空,也會幫我引炁。”
黃清嬿也回了一個笑容說:“應該的。”
專修柔訣嗎?這一點也挺像賴一心,沈洛年暗暗好笑,走近洪治平說:“洪營副,你坐下吧,把上衣脫掉。”
洪治平看了黃清嬿一眼,遵照沈洛年的囑咐,脫去上衣坐在椅子上,黃清嬿不是什麼沒見過世面的害躁大小姐,她也不避嫌,就這麼站在一旁觀看。
沈洛年走近,看了看他的雙目、口腔,跟著繞到身後,壓按了他背後穴脈,還用光靈術的探查之法,觀察洪治平胸部和背後的肌肉血脈走向。片刻後沈洛年才開口說:“好,我大概知道了。”
洪治平穿衣的同時,黃清嬿開口問:“如何?”
“讓我思考一下。”沈洛年走到窗戶旁,閉上眼睛,口中默念著,看似正凝神考慮著問題,但事實上,當然是輕疾正在作弊,不過這次的問題似乎不小,兩人商量還挺花時間。
在這種時候,黃清嬿與洪治平兩人當然都不敢打擾沈洛年,安靜了好片刻,沈洛年這才轉頭說:“可以治療,不過要找人幫忙。”
黃清嬿說:“請問找人幫忙指的是……?”
“我對針灸不拿手;只要找個對這方面比較熟練的人,由我指示他下針的地方和手法,一周一次,逐漸改變體質,數周後,該可以把這狀況壓抑下去……”沈洛年想了想說:“比如我當初的助手丹翠,或圓足醫院的其他醫師,都應該辦得到。”
“真的嗎?那就太好了。”黃清嬿高興地說:“治好之後,就可以恢複原來的狀態嗎?”
“倒不能這麼說。”沈洛年看著兩人說:“治好之後,就變普通變體者……戰斗力會略微下降,不過那時就可以考慮仙化,不會比一般仙化者差。”
聽起來並不是很理想啊……洪治平開口說:“沈光靈師,沒有可能完全治好嗎?”
“也可以。”沈洛年說:“離開噩盡島。”
洪治平一愣的同時,黃清嬿開口說:“莫非這病的起因,和道息不足有關?”
“正是……”沈洛年對黃清嬿點點頭,沉吟了一下才說:“上一次仙凡兩界重合的時代,其實人類和妖族有一段時間十分親近,因為人類體質特殊,有不少妖族曾嘗試與人類混血,比較有名的有虯龍族、牛首族、犬戎族……等等。”
黃清嬿詫異地問:“人類和妖族如何混血?聽說在龍宮當龍族妾侍的女子,受孕都是生下純種人類。”
“妖族想生下純種或混血,是可以控制的,當母系這邊無法控制時,就由父系決定……”沈洛年接著又說:“我不清楚為什麼現在妖族不和人類混血,總而言之,當初仙凡分離之後,留在人間的都是妖族血統被稀釋到很淡薄的後代人類,就這麼又傳了幾千年,現在其實不少人體內都有這種遺傳因子,只不過很難得顯現。如今仙凡合一,各種動植物在道息浸染之下,體質都可能改變,一些人體內的這些因子活躍起來,也不足為奇……他們體內既然已經有妖族因子作用,當然不能另行引仙。”
黃清嬿呆了片刻才說:“若當真讓治平離開噩盡島,又會如何?”
沈洛年點頭說:“離開噩盡島,在道息豐沛的狀態下生活,所抑制的妖質因子會開始作用,逐漸轉化他的身軀,如今這個機制因道息不足而無法正常運作,又仍不斷消耗能量空轉,久而久之自然越來越衰弱,現在離開還好,太晚就來不及了。”
“沈光靈師。”洪治平又問:“那治療的方法是……除去這妖族因子嗎?”
“那因子屬于你身體的一部分,除不了的。”沈洛年搖頭說:“只不過在適當的經脈和穴位下針,可以壓抑這種機制的運作,重新讓妖族因子休眠,恢複成普通人。”
“如果離開噩盡島呢?會變成如何?”洪治平又問。
“不一定。”沈洛年搖頭說:“和你本身的妖化因子種類,以及最後妖化的程度有關……照道理不會比現在差就是了,未來會怎樣很難說。”
“沈凡。”黃清嬿開口說:“這種人這麼少,莫非是因為人類大多數都待在歲安城?如果人類不是生存在噩盡島的話……”
“那就會有更多人產生這種反應。”沈洛年頓了頓說:“其實還有一種辦法抑制,就是不斷吸收妖質修煉。妖質可以直接提升人體仙化程度,會以另外一種方式壓制住妖化因子作用……不過一來妖質不易取得;二來吸收了更多妖質之後,一樣得搬到道息足夠的地方才能生活,那又何必浪費妖質?”
說到這兒,洪治平和黃清嬿兩人都沉默下來思考著,沈洛年目光在兩人身上繞來繞去,見洪治平一面思索,一面不時偷望黃清嬿,那眼神中除了戀欲的成分之外,還帶著期盼和感傷,似乎正擔心著什麼事情。
黃清嬿卻異常地冷靜,雖看不出她正想著什麼,但看來一定和感情無關。沈洛年左看右看見洪治平不敢開口,忍不住主動說:“若能讓洪營副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擎天塔,也是個辦法。”
黃清嬿回過神,先對洪治平安慰地笑了笑,這才對沈洛年說:“我當然明白,但若照你所說,這種人只會越來越多,而且既然每個人體內都可能有這種因子存在,普通人中一定也不少,他們沒有吸收妖質變體,發作的時間可能更早,也許十幾、二十歲就衰弱而死,也沒人知道那是什麼病,若按照部隊中的比率算下去,歲安城中恐怕有數百名青少年有這種病征,總不能都叫上擎天塔啊。”
事情似乎複雜起來了?不過這不關自己的事,沈洛年咳了一聲說:“那麼洪營副要治還是不治?”
洪治平早知道自己沒什麼上擎天塔的機會,誰都知道,葉司令一向講究公平,若真是這種情況,除非有特殊原因,不可能只讓自己一人上塔,送自己出噩盡島的可能性還大一點。而離開噩盡島……雖然說軍隊中確實有些部隊輪調到噩盡島外的東方大陸,搜集各種資源往噩盡島送,但別說常常和各種妖怪沖突、戰斗,也沒有城市可以享受生活娛樂,每個被調派出去的人,都當這是苦差,怎麼可能有人要自願往外調?更別提這麼一來,豈不是一定得離開黃清嬿?他遲疑了一下說:“沈光靈師,請問必須離開多久?”
“沒有發作不知道。”沈洛年搖搖頭說:“最少也要一年半載,萬一身體變化很大,日後永遠不適合在歲安城內居住,也並非不可能。”
看來還是非治不可,但洪治平過去畢竟不認識沈洛年,看他年紀輕輕,還是有點不大信任。他遲疑了一下,望著黃清嬿說:“清嬿小姐,可以讓我再考慮一下嗎?”
“當然。”黃清嬿點點頭,和聲說:“這件事畢竟對你影響很大……讓你和沈凡談談吧,我在外面等候。”說完她微微一笑,轉身往外走,還順手掩上了房門。
見黃清嬿走到門外,洪治平忍不住走近沈洛年身旁低聲問:“沈凡兄弟,當真只有這辦法了嗎?”
“我只想得到這辦法。”沈洛年說。
洪治平歎了一口氣說:“若真如此,我這營副的位置,大概是做不長了。”
“怎麼說?”沈洛年詫異地說:“就算能力稍退,也不比一般人差啊。”
“一個普普通通的營副,怎能與清嬿小姐長久搭配?當初清嬿小姐終于選上我,我可是……”洪治平說到這兒,停了下來,頗有些感傷。
原來他在難過這件事?莫非選這營副,還有點兒選婿的味道?這倒也並非不可能,若黃清嬿當上司令,就等于是人類的帝王,當她丈夫自然是好處多多,何況她又是少見美女,這種差使當然讓人搶破頭……哎喲,難怪狄韻和她那個姓李的營副這麼爾虞我詐,莫非李允生心里也是打這主意?問題是黃清嬿美麗婀娜,本就容易引人愛慕,狄韻那張臉雖甜,但那小鬼模樣卻很難讓人起什麼愛慕之心,李允生說不定只是耐著性子討好,而狄韻也知道他想什麼,只是不說破而已。
洪治平見沈洛年不說話,他也不是自怨自艾的個性,深吸一口氣振作起來,輕咳一聲,望著沈洛年說:“沈凡兄,今日可真是見識了你醫術如神之處,連圓足醫院艾院長都找不出病因,你卻能短時間內看出來,真讓人佩服。”
沈洛年看得出來,洪治平對自己信任度不怎麼夠,這也無可厚非,又何必說些違心的客套話?沈洛年搖搖頭說:“不用客氣。”
“聽說沈兄除了擁有高超的醫術外,還具備特殊的戰斗功夫,甚至還是少見的魔法使,所以被韻小姐破格任命為隨官……想必一定很受韻小姐看重?”洪治平說。
這人到底想問什麼?沈洛年皺眉說:“也不算什麼看重。”
洪治平遲疑了一下才說:“清嬿小姐似乎也很看重沈兄弟,不知在沈兄弟心中,比較想追隨哪位小姐?”
原來這家伙怕自己來搶他女人?反正陷入愛情的家伙每個都是傻瓜,沈洛年暗暗好笑,也不理會這句話,只搖頭說:“你決定治病的話再來找我。”說完沈洛年轉身邁步,打開門走了出去。
“沈兄?”洪治平沒想到沈洛年這麼轉身就走,他剛吃了一驚正想追,卻見門一開,站在前廊的黃清嬿聞聲轉頭,他連忙閉上嘴巴。
“怎麼了?”黃清嬿微笑望著沈洛年與洪治平。
“他還要考慮一陣子。”沈洛年說。
看黃清嬿目光轉來,洪治平只好說:“清嬿小姐,我確實還需要多思考一段時間。”圓足教和這神醫是同一體系的,至少得讓別的醫生看看再作快定。
黃清嬿點點頭說:“也好,我和沈凡先離開,你休息吧。”
“是,清嬿小姐慢走。”洪治平恭謹地施禮。
看來沒自己的事了,沈洛年轉身往外走,一面考慮著,自己應該回校場嗎?安荑應該不會一直待在那兒吧?還是回自己房間等候通知?
“沈凡!”不料身後黃清嬿突然追上來喊了一聲。
沈洛年一呆,轉頭一拍腦袋說:“對了!忘記向長官告辭,清嬿小姐,我……”
“算了吧。”黃清嬿掩嘴輕笑說:“你忘了我剛剛說的話嗎?”
“說什麼?”沈洛年一愣。
“帶我去你房間吧。”黃清嬿走近低聲說。
“呃?”沈洛年微微一愣說:“去我房間干嘛?”
“你居然忘了?”黃清嬿一面邁步往前,一面突然轉了個話題說:“我剛估計的人數,你覺得對不對?”
“啥?”沈洛年只好追了上去,一面問:“什麼人數?”
“患者人數。”黃清嬿見沈洛年答不出來,頓了頓說:“這病應該叫什麼名稱?”
沈洛年想了想才說:“算是一種‘返祖症’吧,詳細的名稱最好讓艾院長取。”
“那就先用‘返祖症’來稱呼。”黃清嬿收起笑容說:“歲安城中的青少年近百萬人,按照比率來說,至少有百余人可能有這種病,甚至可能有數百人……而他們並未接受變體轉仙,恐怕更會提早發作,這治療法得快點傳到各醫院去才行,你能整理成一套醫療准則嗎?”
“還不行。第一次得一面看反應一面施針,還要看後續的變化,才能決定下一次的施針方式……”沈洛年頓了頓說:“也許多試幾次之後,可以找出通則,現在不行。”
“原來如此。”黃清嬿沉吟說:“這事十分嚴重,可得早點向司令報告……你方便請小韻寫報告嗎?”
別又害自己挨罵!沈洛年搖手說:“干嘛叫她寫?她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這病是你發現的也只有你會治,你是她的部屬,我寫的話……不大妥當。”黃清嬿說。
沈洛年不大明白黃清嬿顧忌什麼,呆了呆才說:“但是病人是你的手下啊,你之前又花了不少工夫搜集資料,她寫才不對吧?”
“她應該也不肯和我共同列名……”黃清嬿本來擔心這麼做有點兒爭功的味道,但當真讓一無所知的狄韻呈報,確實也說不過去,何況她未必想聽自己說明?黃清嬿想了想才說:“那我來寫吧,但是我會盡量功歸于你,這樣她也有面子,只希望小韻別太介意才好。”
沈洛年也不知道這樣好不好,不過感覺只要和黃清嬿扯上關系,狄韻分成都會把自己罵上一頓,倒也沒差了。他正思索著,卻發現自己正順著台階往上走,他一愣抬頭,這才發現,不知不覺間,居然隨著黃清嬿走回了自己寢室……這漂亮女人干嘛把別人住處弄這麼清楚?
黃清嬿這時左手提著個有提把的繡面方盒,站在沈洛年房門口微笑說:“開門吧。”至于那兩名女性隨官,就像剛剛一樣,拉著馬等在廊外,並沒走上階梯。
沈洛年遲疑了一下說:“你來我房間干嘛?”
“不是說好了要幫你整理發須嗎?”黃清嬿笑說。
什麼時候說好的?沈洛年一頭霧水地說:“其實不用,我自己隨便剪剪也成。”
“你當真會剪嗎?”黃清嬿笑說:“你若是發須雜亂,小韻臉上也不好看啊。”
沈洛年當然不會剪,正遲疑的時候,黃清嬿接著又說:“就當作診療的回報吧?你今天這麼幫忙,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報答呢,還是你有其他更好的主意?”
她要是整天想著報答也麻煩……沈洛年遲疑了一下說道:“我的胡子要留著,頭發也不想剪短。”
“沒問題,只是幫你整理整理。”黃清嬿笑說:“爺爺的胡子都是我幫他剪的,和赤濤作戰那天你該有看到吧?”
原來黃宗儒那片大胡子是黃清嬿處理的,倒不難看,而且沈洛年確實也覺得自己胡子有點麻煩,他也懶得多思考了,轉身開門說:“那……隨便你。”
黃清嬿露出笑容,提著那方盒,隨沈洛年走進屋中,她在桌上打開方盒,取出一大片雪白的方巾抖開,拉過椅子,站在椅背後方微笑說:“請坐。”
望著黃清嬿那優雅而甜美的笑容,沈洛年腦海中,卻浮出狄韻那張帶著怒氣的小臉,他心中不禁暗暗叫糟——讓這漂亮女人幫自己整理發須,恐怕不只被罵到臭頭而已吧?

上篇:第八章 惡心綽號     下篇:第十章 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