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便宜老爸我可不干  
   
第三章 便宜老爸我可不干

沈洛年這突然一喊,倒把黃清嬿嚇了一跳,她停了幾秒,這才掩嘴忍笑說:“你身為下屬,在小韻背後這麼叫她,不大應該喔。”
其實自己當面也這麼叫!這句話沈洛年倒不好意思說,只憤憤地罵了一句,這才說:“剛我脫下衣服,你有看到影妖嗎?”
“沒有。”黃清嬿瞄了瞄沈洛年,輕笑說:“其它地方我可不幫你檢查。”
莫非在屁股上?沈洛年正在皺眉,黃清嬿跟著又說:“而且小韻知道我今日來幫你換藥,也說不定早就收走了。”
這倒很有可能。影妖這種東西要除去也不難,找到之後,凝聚炁息往正確位置一聚,影妖就會碎散消失,無法繼續跟蹤,問題是自己沒有炁息,就算找到了也炸不掉。
當然可以找狄純幫自己炸散,不過就算真炸了,下次狄韻的影妖複原後又偷偷附上,該怎麼防范?看來只要自己還是她的下屬,暫時就不用想逃脫這種控制了,但話說回來,自己又不做什麼虧心事,讓她監視其實也無所謂,看來她就是靠著這東西搞清楚自己常去的店家,之後只要派人一問,當然就知道自己常吃的食物了。
那丫頭一定是怕自己去找她媽狄純吧?媽的,本來還不大想去的,這樣非得多去幾趟,讓那臭丫頭知道,就算掌握了自己的行蹤一樣管不住自己,說不定會主動放棄?
沈洛年正在思考,黃清嬿突然說:“沈凡。”
“是?”沈洛年回神說:“怎麼?”
“你似乎當真行動如常,應該用不著我。”黃清嬿微笑說:“我在這兒也是妨礙你休息,先回去好了。”
媽的!這女人未免太善解人意了!沈洛年發現自己越來越欣賞黃清嬿,當下用力點頭說:“好!再見!”
這瞬間黃清嬿的笑容中似乎多了點無奈,她看了沈洛年一眼,搖搖頭站起,轉身往外走。
沈洛年發現一直保持心神喜樂平靜的黃清嬿終于透出了一絲淡淡的失落,不禁有點不好意思,補了句:“清嬿小姐,我不是討厭你啊。”
黃清嬿停下腳步回頭,那雙大眼看著沈洛年,卻沒吭聲。
沈洛年想了想又說:“只是一個人比較自在一點,也免得誤會。”
黃清嬿低頭想了想,微笑抬頭說:“這種感覺其實挺微妙的。”
這話是怎麼接的?沈洛年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愣在那兒。
“不管小韻是怎麼想的,我根本就沒有那方面的念頭,畢竟你是小韻的部屬,真有什麼糾葛彼此都多有不便。”黃清嬿頓了頓,露出微笑說:“可是老實說,我很少被人這麼排斥,真的有點不適應,但也只是這樣而已,不用介意。”
沈洛年有點結巴地說:“呃……我也不是排斥……”
黃清嬿搖搖頭,體諒地笑了笑轉身,正要走出門外時,突然又停下腳步,側頭說:“小韻有沒有和你提起學劍的事?”
“那個啊……”沈洛年抓頭說:“我告訴過她,我不能學。”
“為什麼呢?”黃清嬿訝異地轉回說:“你體無炁息就能這麼輕快地移動,若學習武技,對你自己和小韻都會大有幫助啊。”
“因為……”沈洛年皺眉說:“我只有用自己的武器才有那種速度,換武器不行。”
黃清嬿沉吟說:“莫非是什麼能讓人速度變快的仙家武器?類似冰後的項鏈?”
雖然不對,但她腦袋已經轉得很快了,這美女果然不比狄韻遜色。沈洛年聳肩說:“要這麼想也可以。”
黃清嬿目光一轉,回憶著上次的戰況,沉吟說:“你的武器是某種造型特殊的短刀?只有單手?”
“刀有兩支。”沈洛年頓了頓說:“上次左手已經受傷,所以只拿一支。”
“原來如此……”黃清嬿想了想,突然一笑說:“對了,我提到你輕身功夫的時候,司令嚇了一跳呢,馬上要賴將軍找安荑,想立刻見你。”
莫非葉瑋珊起了懷疑?沈洛年吃了一驚,正有點心虛,卻聽黃清嬿接著說:“但是說也奇怪,司令聽到你左手被對方妖炁炸傷,身上也受了不少傷,不便會面後,似乎有點失望。”
對了,過去的自己根本不會被妖炁炸傷,雖然完全清楚這件事的其實只有賴一心,可是兩人既然數十年前就成了夫妻,葉瑋珊知道也不奇怪,這麼一來,應該不會懷疑自己了吧?沈洛年安下了心,笑說:“不找我最好。”
黃清嬿卻看著沈洛年搖頭笑說:“你也真古怪,司令召見你是好事啊,為什麼不用見面反而松了一口氣?”
“呃……”沈洛年干笑說:“我這人天生沒禮貌,不適合見大人物。”
“嗯,真有點可惜。”黃清嬿輕歎了一口氣,搖頭說:“沈凡,沒事我就先走了?”
可惜啥?沈洛年愣愣地說:“再見了。”
“你慢慢養傷,我晚些時候再來。”黃清嬿溫柔地笑了笑,轉身間裙擺微揚,輕移蓮步,款款往外走了出去。
沈洛年望著黃清嬿娉婷姣好的背影,聽著她走過外廳、關門離去的聲音,陡然心中一驚,這一瞬間他才發現,自己竟然開始留意黃清嬿的體態了?這可不是一件好事……
那日中午時分,黃清嬿又拿了午餐過來,據她說是狄韻派安荑購買送來的,當然也是沈洛年吃慣的食物,除此之外,黃清嬿也帶了自己的午餐,和沈洛年一起進食。而她既然知道沈洛年想避嫌,確定沒有需要幫忙的事情後,很快就離開了,倒讓沈洛年輕松不少。
到了下午,整理妥當的狄韻等人,在幾名女性士兵協助下,把一箱箱衣物搬了過來;她們整理衣物自不用沈洛年多事,沈洛年縮在房間里面慢慢治傷,沒怎麼理會,反正就算光靈之術耗盡,還有道息可以運用,沒人打擾的時間越久,就恢複得越快;不過凱布利似乎不能隔絕道息太久,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傳來類似腹饑的情緒反應,沈洛年倒怕把它餓死了,只好多少送點道息過去。
既然狄韻搬入,代表沈洛年有人照料,黃清嬿當然不會再來,不過狄韻、安荑等人也不是整天都在,除了晚上回來睡覺、記得派人送來三餐之外,留在屋中的時間並不多。
就這麼到了第二日夜間,沈洛年背後那些傷勢終于治療妥當,這才翻身朝上,平躺著睡了一個好覺。
次日清晨,也就是搬來將宅區的第三日,沈洛年天色剛亮就醒了,既然自己身體已經恢複,可不能再讓人端著食物來伺候,他七早八早翻身下床,去浴間盥洗,打算出門到市場看看有沒有比較別致的早餐可以吃。自己平常吃東西太懶得變化,才會被那小惡女搞得一清二楚,可得多找點其它食物試試……對了,差點忘了要氣氣那個偷放影妖的臭丫頭,吃飽之後,得上擎天塔一趟,和狄純敘敘舊。
想到這一點,沈洛年出門前,除了帶上幾張鈔票之外,還拿了上塔用的令符,這才向廳外走去。
走入客廳時,沈洛年微微一怔,望著入口處詫異地說:“羅鏡?”原來羅鏡正趴在大門前的軟墊上,他似乎早就聽到沈洛年的動靜,正抬起頭來,善意地低吼了一聲,算是打招呼。
“不是有五間房嗎?”沈洛年指指另外一間小房間。
羅鏡站起搖了搖頭,挺胸壓腰地打個呵欠,望著沈洛年,又關切地輕吼了一聲。
沈洛年看得懂羅鏡的氣味,呵呵笑說:“我身體嗎?好了啦。”
羅鏡似乎有點疑惑,眨眨眼,五條尾巴同時往末梢抖出一片整齊的波,之後又垂下地面。
“我出去逛逛。”沈洛年說:“韻小姐睡覺睡很死的,應該不用去稟報吧?”
羅鏡歪著頭想了想,挪開兩步繞開門口,沈洛年輕拍了拍羅鏡的肩背處說:“謝啦。”這才打開門,往外邁步。
吃飽後,沈洛年果然去了擎天塔。上塔前,他照著狄純的說明,取出令符給塔下的守衛檢查。
沈洛年和安荑等人不同,她們過去十幾年都住在擎天塔上,上塔不受限制,沈洛年對大多數守衛來說卻只是個陌生人,還好守衛雖然意外,看在令符的份上,仍往上通報,確定狄純同意後,這才讓他往上走。
沈洛年飄上塔,狄純已在入口處等候,高興地把他引回家中,問候起彼此這百年的經曆。
沈洛年本就話少,這百年又只是睡了過去,沒什麼好說的,但狄純數十年前隨白宗眾人環游世界,在妖族回歸的世界中搜索著殘存的人類,可有不少故事可以說。她拉著沈洛年在外廳長椅並肩坐下,想到哪兒說到哪兒,滿身都透出著歡喜。
表面上,狄純仿佛小女孩般靠在沈洛年身旁,吱吱喳喳開心地說個不停,仿佛回到了百年前,兩人同處一室依賴著沈洛年的時光,但事實上,狄純的形貌、心緒,都比以前成熟太多,沈洛年卻還留在當時的時空,也不知道誰先察覺到這一點,兩人漸漸都靜默了下來。
過了片刻,狄純突然靠著沈洛年肩膀,摟著他的手說:“洛年。”
“怎麼?”沈洛年說。
“你讓我認清了一件事。”狄純苦笑說:“我真的老了。”
“你哪兒老了?”沈洛年笑說:“只是長大了。”
“但你在我心中,一直是我最依賴、信任、崇拜的大哥。”狄純望著沈洛年,忍不住好笑地說:“只不過現在看起來實在太年輕了,干嘛留胡子?”一面說,狄純還摸了摸沈洛年的臉龐,拉拉他的胡子。
“欸,既然知道自己不是小孩了,怎麼還摸東摸西的一點顧忌都沒有。”沈洛年皺眉說。
“當然是對你我才這樣。”狄純說到這兒,突然有點感傷地說:“要是你會對我有興趣,事情就簡單多了……當年你若把我放在心上,就不會拋下我了吧?”
“當初我可是沒打算活著回來,怎能帶你去?”沈洛年搖搖頭,扯了扯自己手臂說:“最好也別抱著我了,讓你家那凶丫頭看到又要找我算帳,她似乎總懷疑我和你有一腿。”
狄純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不肯放手甜笑說:“你若真肯當小韻的爸爸,那我可輕松了。”
沈洛年一愣,轉頭看著狄純,兩人目光相對片刻,狄純臉龐透出薄紅,放開沈洛年的手,轉開頭輕瞋說:“我知道你嫌我太丑,而且現在已經是沒人要的老太婆了。”
沈洛年沒好氣地說:“別說這種自己都不相信的話。”
狄純忍不住笑了出來,那雙大眼一轉,凝視著沈洛年說:“洛年,我這百年來常常想到你……我一直想問,你是不是真的能看透人心?為什麼我想什麼你總是知道?”
“我眼光好啊。”沈洛年懶得解釋,隨口胡扯。
狄純笑容微斂,輕聲說:“所以你才一直不肯要我嗎?”
“認識你的時候,我已經有了懷真啦。”沈洛年才想摸摸狄純的頭,剛伸出去又發現不對,連忙縮回,跟著又說:“雖然說懷真其實未必介意我另外有女人就是了。”
“為什麼?”狄純好奇地說:“懷真姊這麼大方嗎?”
“因為……她是修道者,不能真的嫁給我。”沈洛年想著懷真那俏皮活潑的模樣,心中微微一暖又有點感傷,苦笑說:“雖然她大概會小小吃醋、找我麻煩,不過也不會真的生氣。”
狄純聽到這兒,嘟起嘴瞋說:“所以你不要我,也不是為了懷真姊啊!”
“呃……”沈洛年呆了呆,這才說:“其實我過去確實想過,你這麼善良又溫柔,為什麼我一直沒喜歡上你?”
“為什麼?”狄純臉龐微紅地笑看沈洛年,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沈洛年停了半晌,終于說:“我想是因為你太善良了……我卻不是什麼好人,我們兩人的想法基本上就搭不起來。”
“那……瑋珊姊難道不是好人嗎?”狄純輕聲說:“你不是也曾喜歡她?”
“她不像你這麼天真,至少懂得在理想和現實間做出折衷……”沈洛年忍不住瞪了狄純一眼說:“這方面你就完全不懂了,知道會死人就想哭,媽的,啰哩啰嗦,想起來就受不了!”
狄純嘟起嘴正要抗議,突然沈洛年一怔說:“這麼快就來了?”
“什麼?”狄純一呆。
“你家臭丫頭帶著安荑、雪莉和羅鏡沖來捉好了,正在上塔……你坐遠點。”沈洛年揮手說:“你家那小惡女好像偷偷在我身上放了影妖,就是怕我來找你。”
“真的?那孩子真是……”狄純忍不住笑了出來,當真坐移開了些,一面說:“不是說能力都沒了嗎?感覺還是這麼靈敏?”
“這門功夫倒沒被廢掉。”沈洛年說:“不過現代人比百年前高明,若是有心收斂,我又沒仔細留意的話,不很容易察覺,連你家的丫頭也是。”
“照著身體表里適當地經脈運行,比較不容易被感應,又能提高仙化的速度……”狄純微笑說:“這不也是你傳給司令的嗎?”
“我只是把基本原則整理整理而已。”沈洛年說到這兒,突然笑說:“你女兒大概不想讓安荑他們懷疑,還在慢條斯理地爬……這丫頭你到底是怎麼養大的,怎麼這麼會演戲啊?”
沈洛年本來只是隨口說說,怎知狄純聽到這句話,眼眶突然紅了,低下頭說:“都是我害了她。”
“呃?”沈洛年一呆說:“怎麼了?”
狄純卻不肯說了,她沉默了片刻,似乎想通了什麼,突然抬頭說:“洛年,我……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啥?”沈洛年頗感不妙,瞪大眼說:“我可不一定會答應。”
狄純透出害羞中又帶著堅決的氣息,湊近抓著沈洛年手說:“反正沒有人知道你這百年做了什麼……你可以假裝是小韻的爸爸嗎?就當二十年前……我跟你在一起,懷了小韻。”說到最後,狄純的臉龐透紅,十分不好意思。
沈洛年大吃一驚說:“這便宜老爸我可不干!她老子到底是誰?”
“求求你別問了。”狄純眼淚滴了下來,哽咽地說:“就因為我一時胡塗,大家才過得這麼不快樂……”
如果是杜勒斯,沒必要痛苦成這樣啊,總不會是賴一心吧!沈洛年想到這兒,不禁變了臉色,若賴一心做出這種事,他和葉瑋珊又怎能長久相處下去?還是他們倆早已分手?
聽說當初十聖鬧翻,賴一心並沒留在歲安城,莫非那時和狄純一起離開,後來才有了這孩子?可是若兩人因相戀而離開歲安城,又何須隱瞞狄韻父親的身分?
而且除了葉瑋珊理應生氣之外,關其它人什麼事?為什麼瑪蓮等人要遷居藍瑤河西岸?
若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鬧翻,大家只是因故各奔東西,賴一心和狄純為什麼又會恰好湊在一起?這該叫明知故犯吧?又怎麼叫作一時胡塗?
不過過了百年,狄韻是不是依然喜歡賴一心也很難說,說不定她那兩年確實因為搬出擎天塔,跟誰有了戀情,最後那人卻不想負責任?但若真是如此,狄韻頂多是沒有父親,不說別人,至少杜勒斯和狄純會很疼她,又有什麼不快樂的?
沈洛年想來想去搞不懂,正頭大的時候,狄純卻低聲說:“我也知道會造成你的不便,是我自己太自私……”
“倒沒有什麼不便。”沈洛年說:“只是我不想不明不白地答應這種事。”
沈洛年停了幾秒,見狄純低下頭沒開口,他又說:“而且我不認為騙得了你那多疑的鬼靈精丫頭,死不承認她反而還會疑神疑鬼,真跟她說我是她爹,恐怕馬上就被識破了。”
狄純想了片刻抬起頭,澀然一笑說:“也對,若是你真喜歡我就好了,那就不容易被識破。”
沈洛年白了狄純一眼說:“還想當我老婆啊?就說你是死腦筋,果然百年不變,老公可以亂找的嗎?”
不過狄純畢竟不是十幾歲的少女了,雖然仍有些不好意思地泛紅著臉龐,卻咬唇含羞輕笑說:“我也不是隨便誰都肯,你以為沒有人想當小韻的爸爸嗎?”
這倒也是,狄純內外皆美,若不是老待在這看守嚴密的擎天塔上,想追求她恐怕得排隊,卻不知她何苦這樣過日子?沈洛年望著狄純,頗有些感歎。
兩人正相望,把安荑等人留在入口處的狄韻已經急沖沖地趕來,正猛然把門推開,有點害怕地目光往內掃;還好仔細一看,眼前兩人雖同坐在一條長椅上,卻是衣著整齊地各坐一端,看起來沒什麼曖昧,不過母親臉紅什麼?怎麼眼睛也紅紅的?狄韻目光掃過狄純,又瞄向沈洛年,這才走進屋內,一面把門順手帶上。
狄純看到狄韻,想起剛剛和沈洛年商量的事,忍不住有點臉紅,她瞋怪地說:“小韻,急什麼?”
在這兩人面前不用演戲,狄韻恨恨地瞪了沈洛年一眼,皺眉說:“你這渾蛋,我不是跟你說少來煩我媽嗎?”
狄純一怔,板起臉說:“小韻,怎麼這麼沒禮貌?”
“對這種人不用禮貌!”狄韻瞪著沈洛年說。
“你這孩子……”狄純眼睛一紅,說不出話來。
“好啦!好啦!”狄韻也拿愛哭的母親沒辦法,她頓了頓足,到一旁坐下說:“你們倆在干嘛?”
狄純想起剛剛的對話,紅暈上臉地瞄了沈洛年一眼,又轉開頭去,卻是不說話。
臉紅個屁啊?沈洛年卻忍不住瞪眼,自己可越來越像便宜老爸了。他咳了一聲,這才皺眉說:“我跟你媽干嘛,關你屁事?”
這話一說,狄韻冒火的同時,狄純卻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不等狄韻發作,搶著說:“小韻,媽有話問你。”
“什麼?”狄韻口中回答,那雙大眼還在瞪沈洛年。
狄純收起笑容說:“老實告訴媽媽,你在沈凡身上放影妖嗎?”
這渾蛋又跟媽告狀!但是他怎麼知道的?狄韻目光一轉,一臉無辜地說:“我才沒有。”
狄純瞋問:“不然你怎麼知道沈凡上來找我?”
“我早就和守衛交代了。”狄韻輕哼說:“只要看到沈凡上塔,馬上就會有人通知我。”
原來是這樣?狄純對沈洛年一笑說:“你誤會小韻了。”
這丫頭果然是個天生大騙子,沈洛年哼哼說:“下次我直接從塔外飛上來,就沒人通知你了吧?”
狄韻不禁一怔,雖說在歲安城中使用風移咒頗耗魔力,但真想飛上來也不是辦不到。擎天塔是歲安城中的聖地,一般魔法使當然不會未經通報就亂飛,可是這人不懂禮貌,又有母親當靠山,恐怕是管不住……想了想,狄韻忽然板著臉說:“你身為我的隨官,人在哪兒我本就應該知道,卻只想辦法蒙騙我,若不是我媽提醒,我還沒想到有影妖這辦法呢,真是好主意。”
“小韻!”狄純訝異地說:“這是侵犯沈凡的隱私啊。”
“影妖不能聽也不能看,頂多知道他在哪兒,和隱私無關啦。”狄韻笑著搖頭說:“這渾蛋很沒規矩,心血來潮就到處亂跑,今早也是一聲不吭就跑出了將宅區,萬一別人問我他到了哪兒,我答不出來怎辦?我可是他的直屬長官。”
這也很有道理,沈洛年沒規矩倒不是假的……狄純回頭看著沈洛年說:“只是知道行蹤,應該還好吧?這樣你也省得跟小韻報告。”
這當娘的真笨!被女兒三言兩語就蒙騙過去了,難怪女兒養成這樣!沈洛年又好氣又好笑,不過要狄韻自動收回影妖大概不可能,也甭多費唇舌了。沈洛年瞄著正有點得意的狄韻一眼說:“隨便,反正也攔不住。”
狄純見兩人取得共識,也十分高興,回頭笑著對狄韻說:“可是沈凡上來找媽,你也不能干涉喔。”
“不行。”狄韻卻哼了一聲說:“想追我媽得先經過我同意,這渾蛋沒資格。”
“誰追你媽了?”沈洛年瞪眼說。
“那你上來干嘛?”
“關你屁事!”
“渾蛋!”
“凶丫頭!”
兩人正吵間,狄純突然有點開心地說:“啊!我也在沈凡身上放個影妖吧?小韻我可以學嗎?”
“不行!”“不行!”沈洛年和狄韻同時叫了出來,兩人對瞪一眼,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你們兩個怎麼這樣?”狄純嘟嘴說:“我也想知道你們到哪兒去了啊,小韻身上有炁又沒法放……而且萬一你又不吭聲跑了,我去哪兒找你?”
“別學你女兒一樣耍賴!每個人都來放一只,我身上不就爬滿影妖?”沈洛年說:“那次我不是故意不回來,是回不來。”
哪次?二十年前嗎?這渾蛋不是故意不回來?狄韻閉上嘴,目光在兩人臉上轉來轉去。但狄韻不吭聲,沈洛年和狄純卻也沒開口,屋中突然靜默卜來。
狄純和沈洛年不是不想說話,而是有狄韻在旁,兩人說話確實頗多顧忌,隨便一說都可能暴露沈洛年的真實身分。狄純正為難,沒耐心的沈洛年卻搖頭站起說:“我回去了。”
“啊?”狄純站起說:“別急著走啊,你才來沒多久。”
“這凶丫頭杵在這兒不走,我們不方便說話。”沈洛年指了指狄韻說。
“你這白癡渾蛋別太過分!”狄韻擦腰罵:“這可是我家!”
“小韻!”狄純生氣地說:“你再對沈凡沒禮貌,媽要生氣了。”
狄韻瞪大眼睛叫:“他對我才沒禮貌呢!”
“他可以對你沒禮貌,你不行。”狄純板起臉,紅著眼說:“若不是他,媽早就死了,你連出生的機會都沒有!還不道歉?”
這話可點到了狄韻的敏感點,她瞪大眼睛說:“我出不出生跟他有什麼關系?”
狄純看了沈洛年一眼,遲疑了一下才說:“反正你不准對沈凡沒禮貌!快道歉!”
干嘛說得這麼曖昧?媽的,百年時光果然可怕,連那個單純善良有點呆的狄純也學會這一套了?這明明是故意的吧!沈洛年沒好氣地白了狄純一眼,轉回頭,見狄韻正一肚子怒火和委屈地嘟起嘴,看樣子十分不願意跟自己道歉。
其實彼此都沒禮貌,也沒什麼好道歉,沈洛年當即說:“不用道歉,我改天再來看你。”一面往外走。
“真要走了?”狄純追到沈洛年身旁說:“下次什麼時候來?我還有很多事情想跟你說,對了,你知不知道魔法島、巫斗部落和山眠教?”
沈洛年詫異地說:“那是啥?”類似山口鎮的地方嗎?
“媽!”狄韻大吃一驚地蹦起說:“這是最高機密耶!”
“對洛……對沈凡沒什麼好瞞的。”狄純回頭看著沈洛年笑說:“那些地方都很有趣,下次來我再告訴你,不過這些事,司令不想讓一般人民知道,所以別說出去喔。”
沈洛年說:“知道了。”一面往外走。
“我送你。”狄純笑說。
“媽!我陪他走。”狄韻飄出屋外,一面說:“我找沈凡還有其它事,媽你不用送了。”
“咦?”狄純詫異地說:“你既然上來了,怎不多待一下?媽還有事情想跟你說。”
“用輕疾說吧,媽我先走了,再見。”狄韻拉著沈洛年說:“快點。”
“欽?”沈洛年一愣,卻被狄韻的炁息托著往外飛,三轉兩轉地繞了出去。
“急什麼?”沈洛年一面被帶著飄,一面問。
“渾……”狄韻剛剛被狄純一逗,不免又有點懷疑沈洛年是自己父親,一下還真有點罵不出口,她頓了頓才有點古怪地瞄了他一眼說:“清嬿知道你身體好了之後,說有事找你。”
怎麼透出有點意外的氣息?不是你這臭丫頭安排的嗎?沈洛年說:“找我干嘛?”
“我怎知道?還想問你呢!”狄韻瞥了沈洛年一眼說:“你們前天不是才見了兩次面?”
“是啊,不是你搞的鬼嗎?”沈洛年皺眉說:“別胡鬧了。”
“胡鬧?”狄韻看著沈洛年說:“你意思是討厭清嬿?”
沈洛年一愣說:“沒事我討厭她干嘛?”
“哼!明明對清嬿有好感,還裝模作樣。”狄韻說:“為什麼清嬿會主動找你?你那天做了什麼?”
“哪有做什麼?”沈洛年說:“吃飯、養傷、睡覺、叫她走!”
“少來。”狄韻說:“返祖症的事情扔到我身上來,救她的事情她也道了謝,你身體也好了……還有什麼好見的?你敢說沒搞鬼?”
“沒有就是沒有,疑心鬼。”沈洛年懶得理會狄韻,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疑心什麼?我樂觀其成呢。”狄韻帶著沈洛年,到了上次兩人談話的那間僻靜房間外.她停在門外說:“我才在想,第二招太快用出來,清嬿說不定會起反感,沒想到你倒是厲害。自己把她拐來找你。”
沈洛年不理會狄韻的胡猜,只看著這房舍說:“這是上次那間房嗎?”
“這附近其它屋子少,平常沒什麼人過來,方便談話。”狄韻說:“以前安荑和雪莉住在這兒,安荑偶爾還會上來打掃。”
難怪上次進去這麼乾淨,但這麼說來,她們小時候沒和杜勒斯一起住?也對,畢竟不是真的父女,而且她們兩人體有蘇瑤,杜勒斯又是單身漢,住在一起若出了什麼事情可有點麻煩……沈洛年一面想,一面說:“清嬿也知道這兒?”
這渾蛋居然已經直呼清嬿名字了?狄韻眉梢微微抽動了一下,扭頭說:“當然,你就在這兒等,我通知她了,她說馬上會到……和清嬿談完別到處鬼混,去司令部的法務大樓找我,刺客到現在還沒抓到,不知道還會不會來。”
這兩天倒忘了問這件事,沈洛年回頭說:“沒查出那時十聖誰身上沒戴著‘闇神之鏡’嗎?”
狄韻剛搖了搖頭,突然一驚說:“誰跟你說這名詞的?難道又是我媽?”
沈洛年皺眉說:“你這丫頭好煩啊!又是機密嗎?”
“當然是機密。”狄韻頓足說:“媽怎麼連這也跟你說?”
機密個屁!那東西可是我做的!沈洛年翻了翻白眼,揮手說:“沒抓到就算了。”
“什麼算了!”狄韻瞪了沈洛年一眼又說:“除了十聖以外,歲安城內誰打得過這種人?大概只有你這像鬼一樣的怪力渾蛋可以撐個十幾秒,記得早點回來當保鑣!”
“哎?”沈洛年好笑地說:“要我當保鑣還不知道客氣點?”
“少賣乖。”狄韻說:“若不是你為了‘保護清嬿’而受傷,加上司令這兩天開始讓我們處理公務,每天都得去司令部,我早就搬去城外了。”
說得也是,在城內那刺客才能如入無人之境,若在城外,有較多炁息可以騰挪運用,只要能稍做抵擋,順利開啟玄界之門,就算刺客戴著闇神之鏡,也未必打得過從小就被加意培育、長大後又精修道咒之術的狄韻等人。
看沈洛年不吭聲,狄韻本想多罵兩句,想想一轉念,收起罵人的念頭,瞄著沈洛年說:“喂,我教你一招。”
“啥?”沈洛年說。
“你若找到機會,記得對清嬿說,你挺想去世界各地到處走走。”狄韻說。
“我才懶得到處走咧。”沈洛年瞪眼說。
“笨蛋!”狄韻好氣又好笑,忍不住笑罵:“我在教你怎麼追清嬿耶!”
“不用啦,神經病!”沈洛年想想又說:“這什麼意思?她喜歡找個想到處亂走的男人啊?”
“不是。”狄韻搖頭說:“她很希望能和司令百年前一樣,與心愛的人並肩游曆冒險,不過現在哪還有人敢學當年的十聖一樣,領軍環游世界?”
“喔……”沈洛年皺眉說:“可是當上司令之後怎能亂跑?”
“當然要趁當上之前啊。”狄韻哼聲說:“很快就有機會了。”
“啥機會?”沈洛年說:“上次你說的那件事嗎?”
狄韻白了沈洛年一眼,轉頭往外走,一面哼聲說:“到時候就知道了,反正你不想去也得去,這種口頭便宜若不懂得把握,你就真是白癡。”
愛保密的臭丫頭……眼看狄韻即將離開,沈洛年突然想起一事,忙喊說:“等一下,這兒路很亂,上次回去我差點迷路!”
狄韻停下腳步回頭罵:“沒方向感的笨蛋!讓清嬿帶你回去!”
“可惡!臭丫頭!”沈洛年說:“我去找你媽帶路。”
“不准再去找我媽。”狄韻頓足說:“不是會飛嗎?迷路你就干脆飛下去吧,笨蛋!”
上次怎沒想到這辦法?沈洛年一愣,閉上嘴,看著狄韻離開。
在這安荑、雪莉當年居住的屋外草坪,沈洛年正一面踱步,一面等候著黃清嬿出現,周圍鳥鳴啁啾聲中,冬日清晨的暖陽,斜斜地穿過周圍林木灑入,沈洛年正思考著,等會兒若是不要黃清嬿幫忙,直接飛下去,不知道會不會太醒目?
現在的歲安城,和百年前只鋪上一層壓縮息壤磚的歲安城大不相同,一般妖族或轉仙人類只要接近這大片的壓縮息壤城百余公尺內,就會受到不小的影響,比當初的厚實城牆還有效,就連千羽引仙的有翼者也沒把握能安全落地,唯一的例外大概只剩持有闇神之鏡的十聖了。
刺客身上的闇神之鏡雖說一定是來自十聖之一,但十聖不但受人尊崇,又處于半退休狀態,去哪兒想必也無人管束,就算真把身上的闇神之鏡交付給刺客,也不易追查。不過到底誰會做這種事?黃清嬿若是受刺,最明顯的受益者當然是狄韻,換個角度說,也最容易成為嫌疑犯,支持狄韻的杜勒斯和張志文都是聰明人,不會沒想到這一點,反而不大可能,難道會是張如鴻的長輩?
上次偷聽瑪蓮說話,那個直爽大姊似乎過了百年還是個直腸子,該沒有這種心計,難道會是……奇雅?
奇雅外冷內熱、聰敏少言,雖然她過去似乎對權勢沒什麼興趣,但親如姊妹的瑪蓮一心想讓張如鴻當上司令,她說不定真會幫忙出點主意,只不過黃清嬿畢竟算是兒孫輩,她下得了這種手嗎?莫非過了百年,她也變得心狠手辣了?
仔細想想,似乎也有道理……若自己那日不在場,黃清嬿被殺,狄韻嫌疑最大,張如鴻機會自然大增,而張如鴻若不知情,說不定還因黃清嬿之死,把她斗志激了起來,全力與狄韻爭奪司令之位,豈不是一舉兩得?
沈洛年正思考間,另一方的林間,一股淡淡的炁息突然揚起。沈洛年詫異地轉頭,卻見一個身穿勁裝、手持銀槍、身材高挑、戴著頭套的蒙面女子,身上冒出淡淡紫芒,飛掠過屋頂,向著自己急撲而來。

上篇:第二章 湊一對剛好     下篇:第四章 玩玩就翻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