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這世界變態多得很  
   
第十章 這世界變態多得很

次日,晨。
照著海圖的路線,眾人搭著木筏出海,一路上由黃清嬿等三女輪流禦炁控筏,緩緩往外海行駛。到了數里外,浪濤漸大,眾人抓著木筏外圍的船欄型木棍,忍著劇烈的顛簸,在烈日下不斷前進。
魔法島離岸其實只不過近百公里,因為這附近別無島嶼,海邊又沒有其他妖族,很少妖族知道這兒有另外一群人類居住著。
早在一路東進的時候,黃清嬿在歲安城那方指示下,已經不斷修正著方位,所以此時出海只需往東南方航行百余公里,就可以抵達魔法島。
在不鼓蕩出大量炁息的狀態下,木筏以穩定的速度前進,只不過四個多小時,在中午之前,眾人已經接近了目的地。
那是個方圓只有六公里左右的圓形小島,仿佛一個立在海面上的綠色三角錐,遠遠望去,倒是看不出有人類居住的痕跡,只看到一些海鷗般的禽鳥,在島嶼周圍翱翔。
若非一路上都沒看到別的島嶼,眾人恐怕會懷疑這不是魔法島,魔法島人數雖然不多,但也有近千人,怎麼完全看不見房宅與人煙?
黃清嬿看出眾人的疑惑,回頭微笑說:“海圖上顯示,村落在另一面。”
眾人這才釋然,這時禦炁推動木筏的是狄韻,她沿著島嶼外圍,隔著約莫百公尺的距離,緩緩往南繞進。
又過了一段時間,木筏繞過魔法島南面,果然在島東南方,看到一片數十戶木屋群,沿著綠色的山腳往下排開,村落與海岸之間,有一大片潔白美麗得令人目眩的沙灘。
遠遠望去,那些木屋雖然大小不同,但面向著海岸的這一面都開著大片的窗戶,可以看到里面似乎有人在走動,想來發現木筏的人應該也不少,但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引起騷動,也沒有人奔出來觀看。
“好怪的地方。”于丹翠突然說。
其實眾人都有相同的感覺,于丹翠這一說,姜希鳳忍不住跟著說:“怎麼一艘船都沒看到?就算都出海了,也沒有魚網之類的東西……這沙灘也太乾淨了吧。”
“確實難以索解。”已經完全痊愈的梁乃均,他右手立槍,身子站得筆挺,望著島上開口肅容說:“這皎白晶瑩如米珠碎鑽鋪疊而成的沙灘,除邊緣那浪濤滾滾的隱沒波痕外,竟仿佛沉寂萬年的沙鏡般平整無瑕,乍看彷如純潔無染的處子,但又讓人難以心甯,卻不知島上主人是故弄玄虛,又或者暗藏機鋒?”
好不容易等到梁乃均說完,苦著臉的眾人不約而同籲出一口氣。黃清嬿忍著笑,輕咳一聲說:“聽說一直都是這樣的,小韻,上岸吧。”
狄韻點點頭,推動著木筏滑上沙灘數尺。眾人跳下沙灘,但看著自己踏出的足印,都不禁有點別扭。
“我們在這兒稍等片刻,作主的人在島內。”黃清嬿低聲解釋說:“司令說,山下村落住著兩種人,一種是還在受教育的小孩,一種是普通人,魔法使大都待在山上,月影團並不希望村中孩童與外人隨便接觸。”
黃清嬿停了片刻,看眾人沒吭聲,她這才接著說:“這兒所有人從小都受魔法專才培育,雖然總數只有千余人,卻有一半以上的魔法使,足以稱為魔法師的高等魔法使更不比歲安城少,若能請得魔法島幫忙,是很強大的戰力,只不知道能不能說動他們,請大家這幾日謹言慎行,別增添無謂的困擾。”
“對了,魔法島與歲安城似乎有點誤會,所以百年來一直沒緊密聯系。”張如鴻說:“聽說大魔導師幾次來嘗試化解都沒能成功……但到底是怎樣的誤會,十聖也不很清楚。”
也許其他人真不知道,但杜勒斯自己恐怕很清楚……沈洛年站在人群後搖了搖頭,反正杜勒斯已死,只希望人死債消,能順利化解。
提到杜勒斯,眾人都不免有點感傷,狄韻更是忍不住看了捧著杜勒斯骨灰的安荑一眼,見她只低下頭,似乎情緒還算穩定,狄韻這才安下心,接口說:“可惜這次睿姨沒能趕上。我曾聽杜勒斯叔叔提過,他雖然與月影團團長基蒂認識最久,但當年世界探險時,和基蒂團長交情最好的其實是睿姨。”
這倒不意外,沈洛年暗暗好笑,年輕時的吳配睿八卦成性,和誰都能馬上熱絡起來,說不定她也知道基蒂生氣的原因呢,不過現在不是變老古板了嗎?卻不知有多難相處……
“我也聽說過此事,也許就是因此,司令才請她老人家來,只可惜被狼人高手纏上。”黃清嬿說到這兒,目光往外望說:“來了。”
眾人一起望過去,只見一群二十余名穿著綠色寬型罩袍的白人男女,他們身上泛出淡淡魔法光色,在空中飄飛過來,後面幾人還捧著一疊仿佛布匹般的東西,也不知道做什麼用的。
隨著對方接近,容貌漸漸清晰,只見這群人中,年輕點的大約是四十余歲的壯年,年長的則有六、七十歲,他們的服裝款式和歲安城的魔法袍類似,只是顏色不同,他們表情頗有點凝重,目光在眾人身上打量來去。
“我們才來十二個人,外加一匹馬、一頭豹,來迎接的怎麼這麼多人?”張如鴻輕嘖了一聲低聲說:“清嬿,那表情不大對勁。”
“莫非這兒有什麼變故?”黃清嬿也有點兒不安心。
“那群人帶著敵意。”沈洛年突然開口說。
“沈——凡——”狄韻咬了咬牙,擠出笑容說:“別在這種時候開玩笑。”
“真的。”沈洛年說:“雖然感覺不像有殺意,最好還是小心點。”
渾蛋老頭不是開玩笑?狄韻心中微凜,目光轉去仔細打量,果然也覺得對方似乎不怎麼友善。
“大家提高警覺,但別抱著成見。”黃清嬿低聲對眾人說:“兩方本有誤會,對方不友善也是正常的,我們要盡量化解,不能擴大沖突。”
該說的已經說了,反正有這些聰明人考慮應對,其他不關自己的事,沈洛年不再多說,退後兩步觀察。
不過沈洛年望著那些人,心中卻越來越覺古怪,且不提他們的情緒狀態,從到這兒沈洛年就發現,無論山中還是村落,這兒的人們似乎都沒帶著炁息……難道他們都沒變體或引仙?這樣體質較差,魔力不易鍛煉,壽命也較短不是嗎?
就在這時,那二十余人落到眼前沙灘,為首之人,是個看來七十余歲的黃須微胖白人老者。黃清嬿不等對方開口,微微行禮說:“各位好,我們來自歲安城,本人乃歲安城司令直屬親兵團,特一營統校黃清嬿,這是張統校、狄統校與梁統校……我等受本城軍團司令之命,在大魔導師杜勒斯領軍下東行來訪,求見魔法島月影團團長基蒂女士。冒昧請教,不知長者該如何稱呼?”
“月影團副團長,昆廷。”白人老者目光緩緩掃過眾人說:“杜勒斯呢?”
黃清嬿輕歎一口氣,舉手往捧著一個正方木匣的安荑那兒虛引,沉聲說:“我們沿路受應龍、禺彊族、犬戎族追殺。幾經征戰,總是挺身而出抵擋敵方高手的大魔導師杜勒斯……在麟犼地境,不幸力竭身亡。”
“杜勒斯真的死了?”昆廷那神色不像單純的吃驚,反而像多帶了點哀痛與怒意。他目光掃過眾人說:“你們這些人都沒事,身為歲安十聖之一的杜勒斯反而死了?”
這語氣似乎頗有點怪異……不過黃清嬿本就帶著化解誤會的心理准備,當下姿態放軟地說:“請勿誤會,除大魔導師不幸身亡之外,我們還損失了兩名官兵,更有不少人曾受傷。不可諱言,大魔導師身亡,確實是我等無能所導致,但在自責之前,我們得先完成他老人家的遺志……若昆廷副團長方便,請指引我們拜見基蒂團長,以便轉達大魔導師的遺言。”
昆廷眉頭一皺,沉聲說:“想見團長?你們……”
“父親。”昆廷身旁一名高出半個頭、年約三十的金發男子踏前一步,微笑輕喚了一聲,阻住了昆廷。眾人望去,姜希鳳、于丹翠等女孩們的眼睛不由得一亮,這金發男子高鼻深目,五官深刻明顯,藍色的眼珠有如一對深潭,雖然也穿著魔法袍,但仍能從袍外看出那結實的胸肌線條,正是好一個高俊挺拔的金發俊男,這些年輕女孩哪見過這種男子?不少人都忍不住張大口,看著發呆……畢竟當初大劫過後的歲安城,東方人就占了七成以上,經過百年混種,哪兒還找得到這種人物?
不過男人和女人大不相同,若眼前出現個美女,男女可能都會欣賞,但若出現個俊男,男人不只不會欣賞,說不定還會冒出敵意,不說別人,沈洛年對此男就十分看不順眼,當初賴一心只不過愛笑些就一堆麻煩,這金毛老外帥度又高一品,一樣臉上總掛著笑容,豈不是“女性殺手”般的人物?他身邊一定麻煩不少。
而且賴一心的笑容頗有些憨厚傻氣,不怎麼惹人討厭,這男子卻是一張穩健甯定的紳士笑容,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頗有高人一等的氣味。他目光掃過眾人,雖不能免俗地在黃清嬿、張如鴻、狄韻等醒目女子身上停留了幾秒,卻沒露出什麼貪色神態,只和氣地微笑說:“我是亨利,月影團副團長昆廷之子,負責魔法島上一般治安,各位好。”
“亨利先生您好。”月影團的規矩是有名無姓,黃清嬿不以為異地回禮說。
“上次杜勒斯老先生來訪,我還只是個不懂事的小子,只有幸遠遠看上一面……”亨利說:“沒想到他這次竟歿于途中,讓人不勝唏噓,我父親與杜勒斯老先生當年頗有交情,如有失態,請勿見怪。”
“不敢。”黃清嬿說:“諸位盛情,歲安城上下同感,大魔導師在天之靈也必十分感激。”
“不過貴我兩方過去向少來往,就算杜勒斯老先生與不少長輩有交情,也已許多年沒來了,何況老先生已經過世……”亨利說:“為了安全的考上量,有些不情之請,還請諸位見諒。”
“請指教。”黃清嬿說。
“我斗膽請諸位取下聚炁息壤鏡與隨身武器,並穿上辟炁息壤袍,才能引諸位入山。”亨利伸手一引,那捧著衣袍的兩人往前踏出。
沒想到這兒也有息壤土?黃清嬿微微一怔,莫非是當初杜勒斯運來的?這且不管,穿這息壤袍豈不是任人宰割?但此行本是為了求援與化解誤會,何況對方有仙人撐腰,若真有歹意,眾人恐怕也無法抗衡,就算不提仙人,眼前這些魔法使,只要幾個人有大魔導師一半造詣,眾人也不是對手,當下黃清嬿與張如鴻、狄韻交換了幾個眼色,這才微笑說:“既然諸位這麼說,那我們就照做吧。”
“欸。”沈洛年偷拉了狄韻一把,低聲說:“我不贊成你們卸除裝備,這些人不大對勁。”但狄韻也和黃清嬿想法相同,這時若是反對,恐怕就白跑了這一遭,畢竟魔法仙人比十聖還厲害,拿不拿著武器影響也不大,她搖搖頭說:“現在清嬿作主,照做就是了。”
當下眾人取下武器與包著息壤鏡的護甲,交給在一旁等候的其他男女,再披上灰色的息壤衣。
怎料沈洛年卻對走近的男子開口說:“我身上什麼都沒有。”
黃清嬿等人都是一愣,狄韻更是忍不住走近低聲說:“沈凡?別鬧了,刀拿出來。”
“扔了。”沈洛年聳肩,望著男子說:“不信就讓你們檢查。”
那人倒也不敢貿然伸手,回頭望著亨利。
亨利咳了一聲開口說:“這位是……”
黃清嬿卻也暗叫不妙,沈凡怎麼在這種時候胡鬧?他那雙武器明明是異寶,怎可能扔了?若當真搜出武器,可不好解釋,但沈凡怎麼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她心中不安,但臉上仍露出微笑,開口說:“這位是隨隊光靈師——醫官沈凡。”且試試能否借著醫生的身份混過去。
“光靈師?”昆廷走近一步,有些懷疑地說:“聽說光靈師都是女子?”
“昆廷副團長,沈光靈師是特例。”黃清嬿說。
“本來這只是個形式。”亨利微笑接口說:“沈先生不介意,我們就冒犯了。”說著對那男子打了一個眼色。
男子受了命令,當下伸手在坦然直立的沈洛年身體上下摸了兩趟,果然什麼都找不到。
諒你們也看不破吉光獸的“忘形之氣”。沈洛年不管眾人訝異的神色,取過那灰色的息壤袍,套上說:“沒問題吧?”
“凱絲。”亨利回頭喚了一聲,一個四十歲出頭、容貌平凡的中年女子,低頭踏了出來。
亨利露出笑容說:“因為息壤袍隨手可脫,又不可能對諸位使用什麼限制自由的物品,為了避免彼此困繞,凱絲會施放‘限制魔法’,使諸位暫時不能自由脫除息壤袍,但又不會造成行動不便。”
從沒聽說過魔法可以辦到這種事,這是什麼魔法?眾人都沒聽說過,正感愕然,狄韻開口說:“莫非是——根源魔法?”
亨利目光一亮,透出三分親近之意,目光凝住在狄韻身上說:“狄統校猜的沒錯,看您的穿著,您也是魔法使吧?”
“亨利先生。”狄韻甜甜一笑說:“站在世間魔法之源的魔法島上,我怎麼還敢自稱魔法使呢?只算個魔法學生罷了。”
這話一說,眼前魔法使群的敵意降下三分,不少人還露出了微笑。亨利目光在狄韻身上停留了幾秒,朗聲說:“狄統校太客氣了……如果諸位沒有其他問題,這就請凱絲施術。”
凱絲倒不像亨利這麼落落大方,她雖然年紀稍長,卻似乎頗害羞,她低著頭往眾人走近兩步,舉起右手,有點害怕地低聲說:“哪……哪位先?”
“我。”張如鴻一步踏了出去。
“如鴻小姐?”蔣傑一驚,縱身躍到張如鴻面前說:“我先。”
“還不是都一樣。”張如鴻把蔣傑輕拉到身後,呵呵笑說:“每個人都一樣要做的。”
“對……其實都一樣。”凱絲低聲念著,對著張如鴻一指,口中默念著音節有點古怪的短咒,只見張如鴻身上的灰色息壤袍,就這麼泛出一片淡淡黃光,凱絲才低聲說:“下……下一個。”
果然沒什麼不適?張如鴻動了動身子,又好奇地拉了拉息壤袍,亨利已經開口說:“這魔法會使息壤袍數日內不易脫除和破壞,尤其在體內沒有炁息的狀態下……但對一般生活不會造成什麼障礙的,請安心。”
似乎是真的。張如鴻回頭對眾人點點頭,這下眾人才依序讓凱絲施咒。很快地,每個人身上息壤袍都帶著淡淡黃光,仿佛什麼螢光色的衣服,至于凱絲,卻似乎有點疲累,搖搖晃晃地退了下去。
“我們已經設下宴席為諸位洗塵,這就請諸位入山。”亨利說到這兒,突然望向羅鏡說:“這是妖獸嗎?莫非已經馴良?”
狄韻目光一轉說:“是的,它不會傷人,也大概懂得他人的言語。”
“那就和馬一起留在這兒,讓村民照顧吧。”亨利微微躬身說:“諸位請。”當下幾名魔法使分在四角施法,以“飄浮咒”托起眾人,向著山中飄去,至于眾人的裝備,則被裝到一個大布袋中,也不知道被收到哪兒去了。
這本就是座小島,飄浮咒速度雖然不快,卻也不需要花太長的時間,數分鍾後,眾人在山林中一處小平台落下,這兒有一戶兩層樓、中等大小的西式長型建築,在亨利引路下,經過大廳,走入一個小餐廳,那兒果然設下了宴席。這時其他魔法使都已散去,只留下亨利以主人的身份作陪,等眾人坐下,一道道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一連串從廚房內送出。
這半個月眾人整日奔波,早些日子先是干糧度日,後來則是尋找野生雜糧充饑,直到最後兩日,逐漸遠離犬戎族地域,才嘗試著生火烤食獵捕到的獸類,但也只是弄熟便罷,已經好久沒吃過像樣的一餐,眼見美食當前,主人又是盛意拳拳、殷勤相讓,眾人不再客氣,當下大快朵頤,吃將起來。
吃了一段時間,黃清嬿眼見眾人進食的速度漸漸放慢,她以餐巾抹抹嘴唇,望著坐在主位的亨利說:“亨利先生。”
“黃統校?”亨利微笑說:“喜歡魔法島的食物嗎?”
“非常美味。”黃清嬿說:“不知我們何時可以和基蒂團長碰面?”
黃清嬿這一問,仍在進食的眾人動作都慢了下來,大家都等著亨利的回答。
亨利目光掃過眾人,苦笑了笑才說:“雖然我很不願意讓女士失望,但老實說,短時間內並不容易。”
這可不是好消息,黃清嬿沉穩地問:“可以請教是什麼原因嗎?”
“其實諸位的來意我們很清楚。”亨利說:“因為不久之前的一場戰爭,犬戎族即將大舉入侵歲安城,諸位是來求援的。”
魔法島與歲安城不是沒有聯系嗎?怎會知道此事?眾人一怔,除于丹翠之外,所有人動作都停了下來,凝視著亨利,而于丹翠剛對著一根山雞腿大口咬下,突然發現整個餐廳安靜下來,不禁傻在那兒,左看看右看看,只好把咀嚼的速度放緩七成,免得引人注意。
“另外,三位也實在太見外了,竟然自稱統校。”亨利歎口氣說:“歲安城的未來女帝候選人之一——清嬿公主?”
連這都聽過?黃清嬿停了幾秒,才微笑搖頭說:“您誤會了,我們三人的職稱確實只是統校,而歲安司令本非帝王之位,公主這種稱呼,只是街談巷語中的笑話而已,我們從來不敢以此自謂。”
亨利望著黃清嬿片刻,點頭說:“也許傳聞有誤也不一定,這些細節就不多提了……我想諸位一定滿肚子疑惑,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感謝。”黃清嬿點頭說:“我等洗耳恭聽。”
沈洛年在一旁聽著,卻不禁暗暗好笑,雖然知道這些魔法使各種語言都精通,會說中文一點都不稀奇,但看著老外說著一口道地中文,還不時夾雜著中文俚語、成語,還是很不習慣……話說回來,眼前這連國家都沒有的世界,似乎也不該用老外來稱呼這些人,洋人嗎?好像也不對……
且不管沈洛年如何胡思亂想,亨利望著眾人說:“諸位可知道,魔法島與歲安城兩方百年來向少聯系,是為了什麼?”
黃清嬿沉吟片刻,這才開口說:“雖然聽說過一些不怎麼合理的傳聞……但亨利先生應該比我們更清楚才是。”
“確實。”亨利點頭說:“表面上,是基蒂團長拒絕與歲安城聯系。”
黃清嬿有點意外地說:“表面上?”
不只是黃清嬿訝異,連沈洛年也有些吃驚,聽杜勒斯臨死前的口氣確實是這樣,難道還有別的因素?
“事實上基蒂團長確實和杜勒斯老先生有點誤會,過去也不願意與杜勒斯老先生會面。”亨利說:“但若基蒂團長如此生氣,大可拒絕歲安城的所有來訪,又怎還會讓杜勒斯老先生前來?”
有道理。黃清嬿微微點頭說:“既然連大魔導師都不知道,亨利先生難道願意告訴我們?”
“這與魔法島的秘密有關,還不適合對外公開。”亨利搖頭說:“只因為杜勒斯先生已死,過去的借口已經消失,這才不得不說明。”
“那麼……”黃清嬿說:“諸位的意思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和歲安城保持良好關系?”
“也不是這麼說。”亨利停了幾秒,似乎正考慮著怎麼措詞,過了片刻他才說:“我首先要辯白一點,就算基蒂團長不在,這個政策暫時仍不會改變。但是,我們晚一輩的,其實不少人希望兩方能有某種程度的交流……所以日後說不定另有變化。”
聽來不像壞事,黃清嬿點頭說:“既然如此,歲安城當然樂觀其成,只不過……這與我們求見基蒂團長的事情有關嗎?”
“因為歲安城那方,不少人認為魔法島與歲安城停止聯系,完全是因為基蒂團長從中作梗。”亨利笑容斂起,目光掃過眾人說:“所以有個傳聞……聽說這次的求援隊伍,還肩負著暗殺基蒂團長的任務,甚至還准備交涉失敗後,把魔法島位置泄露給犬戎族知道。”
“絕無此事。”黃清嬿肅容說:“司令向來尊重魔法島與基蒂團長,怎可能下這種命令?”
“也許不是貴城司令的意思呢?”亨利目光掃過眾人說:“或許是某高層的私下獨斷,暗暗囑咐某人執行呢?”
這樣的話,也不能說不可能……黃清嬿等三女,過去確實曾從十聖口中聽過對魔法島基蒂團長的抱怨,如性子較急的血煞刀瑪蓮、脾氣較大的至尊刀吳配睿,或比較愛開玩笑的鷹王張志文,而其他人就算不提,也未必沒有不滿,但他們真會私下派人暗殺基蒂團長嗎?這次的隊伍中,真有人受了這種命令嗎?
亨利輕歎了一口氣說:“杜勒斯老先生過去與本島許多長輩交好,深受信任,若他老人家還在,也不至如此……”
“亨利先生。”張如鴻見黃清嬿皺起眉頭思考,眼睛一轉接口說:“若我們這群人當中,真有人想對付基蒂團長,魔法島只會和歲安城決裂吧?何況基蒂團長魔法能力強大,又怎會這麼容易受暗算?”
“殺人的方法太多種,不一定是明刀明槍,無論毒妖蠱咒,都有可能讓人在一段時間之後不知不覺死亡。”亨利搖頭說:“而且我們都很清楚,無論如何強大的魔法使,猝不及防下遇到近身突襲,反應速度遠不如煉炁的武者,所以我們不得不解除諸位的武裝,免得有意外發生,但就算如此,為求萬全,暫時還是不能讓諸位與團長見面。”
“且不論這消息從何而來、是真是假。”黃清嬿再度開口:“既然有此顧慮,為何還接納我等入島?直接拒絕入境不是更安全?”
“問得好。”亨利露出笑容說:“正如我剛剛所說,魔法島中也有一部分人民希望能和歲安城作一定程度的交流,若能改變這個政策,貴我雙方豈非皆大歡喜?不但魔法島有機會派出支援部隊,更不用擔心有人會暗殺基蒂團長了,只不過還要請諸位稍等數日,等月影團眾巫領作出最後決定。”
“亨利先生。”坐在另一側的狄韻,突然笑著開口說:“冒昧請教,您莫非也支持改革,想與歲安城交流?”
亨利停了幾秒,這才帶著苦笑說:“在情勢未明之下,本來我不該承認的,但實在不願欺瞞諸位小姐……我確實是支持改革者,個人非常希望能有機會到歲安城一游。”
“那就太好了。”狄韻笑說:“若亨利先生真能成行,小韻願意擔任導游,陪亨利先生暢游歲安城內外風光,順便向亨利先生請教魔法,一定會很有收獲。”
“那麼就在此先謝過了,希望真有那麼一天……至于魔法,千萬別說請教,隨時都可以一起研究的。”亨利似乎當真很高興,他看著狄韻半晌,這才收起笑容,回頭對眾人說:“有人支持改革,當然也有人反對,既然先有謀害基蒂團長的消息傳出,加上杜勒斯老先生之事,就有人抱持著甯可錯殺、不可放過的心態,想把諸位直接鏟除……這種想法當然太過偏激,不受島內支持,但也希望諸位能稍安勿躁,別做出任何會引人誤會的事情,免得島中有人失控鑄下大錯。”
總之就是暫時被軟禁了。黃清嬿、張如鴻、狄韻交換了一下眼神,狄韻目光一轉,微微嘟起唇說:“可是我們如今連自保能力都沒有,萬一當真有人來襲,豈非只能引頸就戮?”
“韻小姐放心。”亨利說:“屋內的仆役雖然是普通人,但我們在屋外派有魔法使布下守護陣保護,如有風吹草動,我必第一時間率人趕來保護諸位。”
無論如何,聽起來也算是合情合理,雖然被軟禁的眾人難免有些委屈,但若暫且當成連番激戰後的短暫休養,其實也不錯。
餐後午間,亨利安排了眾人的房間,又和狄韻聊了好片刻,到天色偏黑,才帶著杜勒斯的骨灰告辭離開,臨去前,他還很好心地告訴眾人,援助歲安城之事,在魔法島的魔法使中,已經造成熱烈的討論,不少人都有意願,雖然人人都知道基蒂團長的立場,但隨著一代代年輕人逐漸長大,反對閉關自守的聲音難免越來越多,很有可能會有所改變。
眼看無事可做,晚間用餐過後,眾人不免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討論參詳。沈洛年卻懶得為此傷腦筋,早早就爬上二樓,入房休息。事實上他根本沒有受制,穿上息壤衣,對他造成的問題只是無法供應光靈炁息,也許時間拖久之後,會暫時無法使用光靈之術,但其他戰斗能力,比如魔法,只要把衣服撕開,自然會恢複正常。
所以沈洛年一點都不擔心,這幾天只要一面休息,一面看看狀況,萬一情況不對,到時再考慮要不要逃命還來得及……話說現在該做啥,又要鍛煉精智力嗎?
他正躺在床上考慮,突然房門被人推開,一個嬌小的人影閃了進來,正快速地掩上房門。
“跑來干嘛?”沈洛年並不意外,仍躺在床上,望著正在關門的狄韻說:“不會是又發作了吧?”
“你才發作了!臭老頭!”狄韻臉微微一紅,瞪了沈洛年一眼說:“你的雙刀呢?當真扔了?”
“問這做啥?”沈洛年坐起說:“打算和他們翻臉嗎?太快了吧?”
“當然不是,只是問問……”狄韻走近說:“欸,你不是很會看人嗎?我問你,你感覺亨利那個人怎樣?說的是不是實話?”卻是她漸漸發現沈洛年這方面還真有點獨到功夫,忍不住想來詢問。
“那人啊。”沈洛年皺起眉頭說:“我不喜歡他。”
“怎麼?”狄韻微微一愣:“他感覺不像說謊啊。”
“我不是說他說謊。”沈洛年說:“他雖然隱瞞了一些事,但基本上還算磊落,感覺不出什麼很明顯的算計,在那些魔法使中,也確實是比較不帶惡意的人。”
“那干嘛討厭他?”狄韻問。
沈洛年瞄了狄韻一眼,哼聲說:“我討厭帥哥。”
“渾蛋!”狄韻好笑地說:“又胡說八道。”
“還有。”沈洛年突然板起臉,看著狄韻說:“他的興趣好像怪怪的,說不定有點變態。”
狄韻愣了愣,遲疑著問:“什……什麼意思?”
“別說你不知道。”沈洛年說:“他好像對你很有興趣,還不是變態?”
“渾蛋老頭!”狄韻自然不會不知,別說狄韻,就算黃清嬿等人一樣都有感覺,否則也不會最後換成狄韻開口負責應付亨利,但被沈洛年這麼當面拆穿,狄韻忍不住臉一紅,頓足說:“什麼變態!就不能有人喜歡我嗎?”
“你這丫頭……”沈洛年說到這兒,卻不禁停了下來,他這才發現,狄韻如今確實已經不像個女娃兒了,比過去高了些許的她,穿著罩袍雖看不出明顯身材,但仍能在走動間顯出若有若無的曲線,過去狄韻只像個還沒發育的少女,如今卻已頗有點含苞待放、小號美女的味道。
不過這些沈洛年當然不說,他只哼了一聲說:“總之不管是變態還是帥哥我都討厭,那人兩者皆備,看到就難過。”
“我和亨利頂多差個十歲,你就說人家變態,你這幾百歲的老頭喜歡清嬿就不叫變態?”狄韻白了沈洛年一眼說。
誰幾百歲?怎麼越變越老了!沈洛年反瞪了狄韻一眼說:“干嘛老是幫他說話,你也喜歡他啊?”
狄韻一怔,皺起眉頭說:“不知道。”
“怎會不知道?”沈洛年說:“金發帥哥耶,還不拐回去充實後宮?”
“少胡說了啦!臭老頭!”狄韻踢了踢沈洛年的床腳說道:“我只是第一次看到……看到……”
“看到什麼?”沈洛年問:“干嘛吞吞吐吐的?”
“你很煩耶!”狄韻罵了罵,這才有些怔忡地說:“我是說……有清嬿在的場合,居然有人對我比較有興趣,以前從沒見過這種事,難道……他真的有問題?”
沈洛年這才明白,狄韻雖然自覺有成長,但也不知道別人的感受如何,這又不能逢人便問,直到今日才忍不住對明白內情的自己提起。
既然這樣,再開玩笑就不妥當了。沈洛年翻了翻白眼,有點不甘不願地說:“其實你現在也變很美了啦。”
“真的嗎?”狄韻低聲說:“我真的比較不像小孩了嗎?”
“是啦、是啦。”沈洛年說:“再過半個月,我看會有一半的男人不看清嬿改看你啦。”
狄韻臉龐微紅說:“哪會有這種事?”
這丫頭倒是高興起來了?沈洛年躺下閉眼,一面哼聲說:“反正這世界變態多得很。”
狄韻一呆,忍不住罵:“可惡的臭老頭!你才變態!渾蛋!給我起床!”一面又重重踢了沈洛年的床好幾下。
這潑辣丫頭比她娘當年吵多了……眼看床鋪蹦個不停,沈洛年突然大叫一聲跳下床,作勢要抓狄韻脖子,嚇得她連忙轉身逃命,兩人正在房間里面一追一逃地打轉,突然外面轟然幾聲巨響,整個房子猛烈震動起來,兩人同時一愣,剛停下身子,下一刹那,隨著幾聲叱喝聲響起,伴隨著木材碎裂聲,一股和爆訣完全不同的氣爆力量沖破屋頂上方的守護陣,對著屋內轟來。
媽啦!烈火咒?沈洛年一把摟住狄韻,護著她往下沖。在輕重轉換間,沈洛年壓破地板、撞斷餐桌,砰地一聲摔落在餐廳地板上,只見上方的破洞赤紅一片,熱浪正往下方狂卷。
這麼跌一層樓雖不致受傷,但兩人摔成一團,一下子也爬不起來,只聽外面也正傳來驚呼聲,狄韻好不容易雙手一撐,把沈洛年推倒的同時,自己坐了起來,一面叫:“怎麼了?”
“還問,打來了!”沈洛年兩手一托,推扶起嬌小的狄韻,一面跳起抽出雙刀說:“我先去大廳看看。”話聲一落,沈洛年身軀輕化,以無聲步連續點地,仿佛閃電般貼地掠出餐廳。
狄韻不禁瞪大雙眼,那兩把刀從哪兒變出來的?這怪力老頭真不該叫光靈師,應該叫魔術師吧?
但現在不是問的時候,狄韻一面往外奔一面擔憂,此時眾人多無抵抗能力,真有人殺進來的話,死傷恐怕難免了……
不過狄韻沖入大廳時,場面卻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黃清嬿等人似乎都沒事,這時正退到大廳內側、離餐廳口不遠的地方,而大廳門窗附近,則朝外站著三、四名身穿綠袍、口中默念咒語的魔法使。
此時屋外正不斷有火球、風矢、飛石等魔法往內沖,卻在牆外被另一波波的魔法力量攔下,看來這一面的守護陣咒,比屋頂結實不少。
看到兩人先後從餐廳沖出,眾人都是一驚,還沒來得及開口,通往二樓的樓梯那端,金發的亨利從上面焦急地探頭說:“我沒找到韻小姐!啊……原來在這兒。”卻是他說到一半,也看到了站在餐廳入口的狄韻,這才似乎松了一口氣。
亨利沖上去找自己嗎?狄韻忍不住瞄了身旁的沈洛年一眼,卻見他正對自己大翻白眼,口中不干不淨地不知道在念什麼,狄韻臉龐微微一紅,忍不住以手肘用力頂了頂沈洛年腰間。
“警備團注意!不要回擊!”亨利確定了狄韻無事,一面奔近一面大喊:“上面的退回大廳,縮小守護陣范圍!”
“亨利先生,怎麼回事?”狄韻問。
“韻小姐,這下糟了。”亨利眉頭皺成一團,神色凝重、哀痛地說:“基蒂團長……遇刺身亡。”
《噩盡島Ⅱ第五集》完

上篇:第九章 做夢     下篇:第一章 時間還長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