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不小心弄大肚子怎辦?  
   
第三章 不小心弄大肚子怎辦?

既然有魔法仙人的訓示,魔法島上人們激憤的情緒終于冷靜下來,正如巫師長者美甯所言,巫師本該比一般人更冷靜、智慧、具備判斷力,仔細考量後,魔法島上眾人也漸漸明白,歲安城不至于派這麼一團人來暗殺,何況其中三名女子在歲安城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但殺手仍有可能與隊伍中某人有聯系,當下魔法島上的實際統治群——月影團,在副團長昆廷與其他主事者討論後,派出了由五名中年人組成的偵查小組,分別與黃清嬿等眾人懇談,要從客觀的角度,協助分析出奸細的身分。
一來考量與歲安城的關系;二來有巫師長者的交代,魔法島這兒自不會嚴刑迫供,五個人當下輪流與十二個人懇談。直到一個星期過去,這冗長的偵訊才告一段落,偵查小組開始開會,討論著搜集到的資訊。
這段時間,眾人被留置在另一棟大屋中,這屋子結構頗似當初被擊毀的大屋。同樣地,屋子周圍也派了人以守護陣輪班看守著,而且派的人數比當時警備團留下的人多了不少,除保護眾人之外,想來也是避免眾人逃跑。
對方這次並沒有逼眾人穿上息壤袍,也沒解除武裝,相對地,為表示誠意,狄韻也把羅鏡叫了回來,和眾人一起關在屋中,只不過羅鏡雖然聽得懂言語,卻沒法說話,倒沒什麼偵訊的必要。
另外,聽說亨利他們早已被釋放,只不過在還沒找出奸細之前,魔法島不願眾人與其他人太過接近,免得又出意外,所以除了那五名中年魔法使之外,一直沒有其他人出現。
今日清晨,吃過早餐後,眾人一樣聚集在大廳中,若按照過去幾日的慣例,偵查小組就會開始來與眾人辟室懇談,不過昨日他們曾說已告一段落,今日不知還會不會來。
沈洛年照慣例正打算一個人回二樓,剛走沒兩步,他心念一轉,對狄韻打了個眼色,這才往樓上走去。
狄韻本來正和安荑說話,見到沈洛年的眼色,遲疑了一下,向安荑交代了幾句,還是往樓上走。
爬上樓梯,沈洛年果然等在梯口。狄韻回頭看了看,見沒人注意,停在沈洛年面前,白了他一眼,低聲說:“臭老頭,什麼事?”
“妳快差不多了吧?”沈洛年說。
狄韻一怔,板起臉說:“什麼意思?”
這丫頭還演?沈洛年沒好氣地說:“九天了耶?妳早就幫安荑處理過了吧?”
狄韻臉龐微微透紅,咬著唇說:“九天又怎樣?我看起來……難道有什麼不對勁嗎?”
狄韻確實挺會演戲,不會隨便表露出自己的情緒,問題就在于沈洛年看的不只是表面,他早已感覺到狄韻這兩天心緒有點浮動,眼見狄韻不承認,沈洛年搖搖頭說:“妳想忍下去我不管,我怕這兩天會出事。”
“出什麼事?”狄韻一怔,抬起頭看著沈洛年。
“妳以為我不知道嗎?”沈洛年往樓下一指說:“他們都以為我是奸細。”
狄韻挑眉說:“可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
“我知道。”沈洛年說:“認定我是奸細的是沒幾個,但懷疑的就多了。魔法島上的人來問話時也是一臉懷疑,既然問完,這兩天八成會來抓人了。”
“不會。”狄韻搖頭說:“不管怎麼懷疑,畢竟沒有直接證據。清嬿也跟我說過,她向偵查小組強調過很多次,不會接受這種間接證據。”
“她這樣說?”沈洛年愕然說。
“是清嬿主動跟我提的。”狄韻哼了一聲說:“她倒是很關心你嘛,算你有本事。”
沈洛年還真有點意外,一時倒有點說不出話來。
“欸,臭老頭,你這幾天在干嘛?”狄韻斜眼看著沈洛年說:“好像避著清嬿?別用這種故意保持距離的爛招好不好?都幾歲的人了?”
“關妳屁事。”沈洛年沒好氣地說。他自從那天決定離黃清嬿遠些之後,這幾日確實頗有點避著她,不過這也不用解釋,他搖頭拉回正題說:“丫頭!妳要繼續忍下去我不管,就別剛好讓誰撿到便宜。”
這話一說,狄韻那張小臉終于紅了起來,她猛蹬沈洛年腳背罵:“渾蛋!臭老頭!當我這麼笨嗎?”
“喂!”沈洛年吃痛縮腳,一面暗罵。原來不只是怒氣要提防,連害羞也要提防,這黑心丫頭太容易亂動手了,媽的,還真是防不勝防。沈洛年退了半步瞪眼說:“萬一亨利跑來呢?妳不演戲了?”
狄韻一怔,心中暗自思量。這倒不是開玩笑的,昆廷看樣子就要接下月影團團長的職務,他兒子當然得好好籠絡,何況亨利還有意願去歲安城幫忙,這時可不能得罪,若虛與委蛇的時候克制不了甦瑤,說不定還真吃虧了……狄韻遲疑了片刻,才低聲說:“別在大白天弄那個,這兩天晚上有空再去找你。”
白天又怎樣?莫非白天作夢背景也是白天?沈洛年哼了兩聲,看著又脫去三分稚氣、越來越有女人味的狄韻說:“真沒問題嗎?我可不大放心,開後宮是妳的事,萬一不小心弄大肚子怎辦?怎麼跟妳媽交代?”
“沒問題啦!胡說八道的臭老頭!”狄韻終于惱羞成怒,一面罵,一面又是一腳踢了過去。
卻不料沈洛年這時突然凝神扭頭往上望,只聽砰地一下,狄韻這腳結結實實地踢上小腿骨,沈洛年吃痛,忍不住回頭伸手,伸曲著威脅說:“臭丫頭!還踢!再來我還手了。”
“不要!”狄韻一驚,縮起脖子退開兩步,遠離沈洛年手掌范圍,這才說:“你干嘛發呆?”這幾日沈洛年若是挨了一下之後,就很難再打到,所以那下她還當真挺用勁,沒想到沈洛年居然發愣,這麼重重踢上去,她倒有三分歉意。
“恐怕來不及幫妳了。”沈洛年往上方看說:“圍上好幾十個魔法使,應該是要來抓我的,找別人叫妳起床吧,我得逃命……嗯,從後門闖好了,反正守護陣不能累加,人來多也沒用。”事實上,以沈洛年能接下赤濤妖炁轟擊的能耐,普通魔法使布下的守護陣,實在擋不住他全力一擊。
狄韻眼看沈洛年轉身想走,這時顧不得找誰當鬧鍾的問題,抓著沈洛年說:“臭老頭,你別亂來,說不定不是呢?”
“萬一是呢?”沈洛年皺眉說。
“若他們硬來,我們不會坐視的。”狄韻沉下臉說:“除非你真是奸細,有什麼小辮子被人逮到。”
“那當然不可能。”沈洛年坦然說。
“那就別怕。”狄韻說:“看樣子魔法仙人並不會當他們靠山,既然如此,他們怎敢和歲安城翻臉?若真把我們三個都殺了,惹得十聖領軍過來,魔法島擔當得起嗎?”
“那天不就殺過來了?”沈洛年搖頭說。
“正如那魔法仙人說的一樣,這兒太和平了,他們八成沒見過死人。”狄韻頓了頓說:“何況那天基蒂團長死狀太慘,他們難免腦充血、失去理智,現在應該不會了。”
“好吧。”沈洛年說:“那就看他們有什麼話說。”
“當真來這麼多人?”狄韻沒法感應精靈,還有點半信半疑,透過走廊的窗口往外張望。
“都躲在牆外,窗戶看不到的,附近我感覺到的就有四十多個,門口也來了七、八個。”沈洛年說完,一面在自己體外先布下風移咒,做好開溜的准備。
“下去看看吧。”狄韻剛剛雖然那麼說,心中卻有點煩惱,魔法島若真來了這麼多人,當然有目的,萬一對方當真胡來呢?雖然幾率很小,仍不可不防……當下狄韻一面往下走,一面使用輕疾,與黃清嬿、張如鴻聯系,說明外面的狀態。
兩人剛走下樓梯,門口也同時響起了敲門聲,黃清嬿聽到狄韻的說明,已經心有准備,她對眾人打了個應變的手勢,跟著示意洪治平去開門。
門一開,果如沈洛年所言,走進了七個人,除了那五個偵查小組的成員,另兩人就是昆廷與亨利兩父子。
本來黃清嬿等三女就頗相信沈洛年提供的訊息,眼見門口果然站了七人,更是信了十足;但相對地,三女心中也更凝重了,對方到底為什麼帶了這麼多人來?
“昆廷先生,諸位。”黃清嬿心中雖然不安,臉上依然帶著溫婉的笑意,往前迎上笑說:“今日這麼有空?怎麼大家一起來了?”
“清嬿小姐。”昆廷回了一禮,目光掃過眾人說:“我們已經初步確認了奸細的身分。”
“哦?”黃清嬿微笑說:“偵查小組這麼快就討論出結果了嗎?”
昆廷回頭望向一名高瘦的魔法使,喚了一聲:“盧斯先生?”
“是。”這人正是五人臨時偵查小組的組長,在月影團中,也是被稱為“巫領”的領導群中的一分子。此時高瘦的盧斯踏前一步,望著黃清嬿,肅容說:“清嬿小姐,我們之前已經談過許多次了,諸位之中,只有一位有嫌疑,而諸位提出的反證,也太過薄弱。”
“但我也說明了很多次。”黃清嬿臉上依然掛著笑容,和聲說:“間接證據有太多可能性,我不能接受。”
“我們已經掌握了更直接的證據。”盧斯說。
黃清嬿一怔,笑容終于收了起來,正色說:“願聞其詳。”
“那我們就在眾人面前做一次詰問。”盧斯目光轉過,開口說:“沈凡先生。”
果然來了。沈洛年吸了一口氣,踏前一步說:“如何?”
“首先,來自歲安城的眾人中,只有你過去的資料一切不明。數月之前沒人知道你是什麼人。”盧斯跟著說:“而這次行程中,有多人指認你有數次在隊伍休息中擅自遠離。”
沈洛年點了點頭沒說話。這些事情對方早就問過不少次,沈洛年當然找不出什麼借口,只好隨口胡扯,對方不信也沒辦法。
“另外,這支隊伍中,只有你具有在犬戎族地境自由來去的能力。”盧斯頓了頓又說:“而你又和許多妖族相識,如麟犼族、犬戎族,另外,杜勒斯先生之死,也是頗多疑點……”
“盧斯先生。”黃清嬿插口說:“這些我們都討論過。”
“是的,這些都不足以確認沈凡先生有罪。”盧斯搶著說:“但仍必須羅列出來;另外關于清嬿小姐提出的——幾次犬戎族出現的警示,我們認為,這反而更加重了嫌疑。”
“怎麼說?”黃清嬿疑惑地問。
“沈先生為何具有偵查妖炁的能力他從不解釋,我們也從沒聽說光靈師具有此種能力。”盧斯說:“會不會犬戎族的位置其實是某妖族暗里以輕疾通知的?一方面可以取信諸位;二來這樣才能順利地抵達魔法島,畢竟若早在東大陸殺了諸位,便不能藉著暗算基蒂團長使魔法島與歲安城決裂。”
“不。”黃清嬿搖頭說:“沈凡的妖炁偵查能力早在歲安城就展現過,這與犬戎族無關,而且這也算不上直接證據,頂多算是推測。”
不料盧斯卻一點也不喪氣。他微微搖頭說:“那麼這點就先放在一旁,我們接下來要提出比較關鍵的證據。”
還有?黃清嬿眉頭微顰,點頭說:“盧斯先生請說。”
“各位貴客之中,有人願意作證,他親眼看到沈先生到魔法島後,曾和某個蒙面的不明人士會面。”盧斯說:“就在諸位進入原先大屋安置之後,魔法使布下守護陣之前的短暫片刻……這應該算得上是直接證據了吧?”
這話一說,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其中沈洛年瞪得更是特別大。有這種事?自己怎麼不知道?
盧斯接著說:“證人還指出,他遠遠看見那蒙面人交給了沈先生一個比手掌略大的小包裹,據我們推測,應該就是沈先生的雙刀武器。想來沈先生上島前,曾在某次私離隊伍的時候,把那武器托給別人保管,否則當時明明搜身找不到武器,為什麼後來又出現了?而那蒙面人,就算不是殺手,想必也與殺手有關。根據各種資訊判斷,我們甚至開始懷疑,殺手可能並非來自歲安城,而是某個心懷叵測、對人類有惡意的妖族……”
說到這兒,本來相信沈洛年的,也不免起了疑心,眾人確實對那兩把刀怎麼冒出來的很不解。這一瞬間。每個人目光都望向沈洛年,除狄韻之外,眾人自然而然地往兩旁散開,離沈洛年一段距離。
這家伙沒說謊,那麼……就是有人騙了他?媽的,是誰造謠?沈洛年目光緩緩掃過場中眾人,很快心中已有了底,但問題是就算知道是誰撒謊,眼前又該如何?
“是誰看到的?”黃清嬿開口問。
“那人希望我們先保密。”盧斯搖頭說:“因為沈先生能力難以估計,有沒有其他黨羽也很難說,等沈凡先生就縛之後,我們會讓清嬿小姐知道那人身分。”
黃清嬿沉默了片刻,轉頭望向沈洛年,遲疑地說:“沈凡,這是真的嗎?”
“假的。”沈洛年哂然說。
“此時狡辯已經無用。”昆廷插口說:“清嬿小姐,為了貴我兩方的和氣,還請勸籲沈凡先生投降。”
若沈凡當真是奸細,不只該勸他投降,若他不從,還該由歲安城的人親自出手捕捉,問題是……真是他嗎?黃清嬿還在思索,張如鴻已經歎了一口氣,一抖銀槍對著沈洛年胸口說:“沈凡,我一直相信你的,尤其感謝你救了阿傑,但若真有這種事……你還是投降吧。”
張如鴻這一動,眾人的武器都舉了起來、聚起炁息,四面圍著沈洛年,安荑更是馬上持锏湊前,護著狄韻退開。卻是狄韻剛剛一直站在沈洛年身旁不遠,眾人都知道沈洛年戰斗時速度快得詭異,若真要打起來,狄韻可不能離太近。
狄韻被安荑一扯,這才從沉思中回神。她目光一轉,雖然順著安荑的力道往外走,卻對著沈洛年直打眼色。
只剩這天天和自己吵架的黑心丫頭相信自己?沈洛年目光掃過眾人,見之前共患難的這群人透出的懷疑、氣憤情緒,不免也有些氣悶……雖然他不怎麼在乎,自也不覺愉快。
沈洛年深吸一口氣,正想開口,黃清嬿突然開口說:“沈凡,若這不是真的,莫非你和誰有仇嗎?”
還有人相信自己?沈洛年望著黃清嬿片刻,這才說:“也許吧,雖然我本來沒想到竟有這麼大仇恨。”說完,沈洛年冷冷地瞄了李允生一眼,而李允生見沈洛年望了過來,當下臉色微變,退了半步,躲到人圈之外。
難道是他造的謠?狄韻一瞬間已經想通了前因後果,不禁暗暗咬牙,但這時也不能直指李允生說謊,眼前還是很難處理。
“若當真有仇隙,對方的證詞不能完全採信。”黃清嬿走近半步,溫聲說:“你願意解釋那些難以說明的地方嗎?比如武器的問題?”
難道要從吉光皮套解釋起?那豈不是得從某只笨狐狸去偷寶物的故事說起?沈洛年正大皺眉頭,卻聽一直沒開口的亨利沉聲說:“沈先生,你並非主犯,只要老實說出誰在幕後指使,罪不至死,請別抱著僥幸的心態拖延時間。”
討厭的變態金發帥哥!沈洛年看到亨利就有三分不快,正想罵人,卻聽黃清嬿和聲開口說:“沈凡,聽我說。”
又干嘛?到了這狀況,難道黃清嬿還想得出辦法?沈洛年目光轉向黃清嬿,倒有點好奇。
卻見黃清嬿緩緩開口說:“你是奸細嗎?”
“不是。”沈洛年搖頭。
“清嬿小姐,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是奸細吧?”昆廷忍不住說。
黃清嬿往窗外望了望,這才轉身面對昆廷等人,緩緩說:“昆廷先生,若真如你所言,當我們逃出上次那棟大屋時,大家都還穿著息壤袍,沈凡有很多機會可以暗算我們,一樣可以達到破壞兩方關系的目的,他為什麼不做?”
“清嬿小姐。”盧斯搖頭說:“據我們了解,當時如鴻小姐一樣還具有戰力,沈先生未必有把握吧?”
“並非如此。”黃清嬿說到這兒,突然沒來由地望了望狄韻,這才回頭緩緩說:“當時如鴻可是連武器都沒有呢。”
“對喔。”張如鴻看著黃清嬿的表情,目光一轉,突然收槍斂炁退開兩步說:“當時我沒提防,他要是偷襲,我可閃不過。”
“可是沈先生也不是一定有把握吧?”盧斯搖搖手說:“這且不管,重點還是那蒙面人的身分……”
自己會想這麼多就好笑了。沈洛年正在一旁聽得有趣,突然耳中傳來輕疾的聲音:“統校狄韻請求通訊。”
沈洛年訝異地看向暗暗退出人群、正以寬袖虛掩口唇的狄韻一眼,低應了一聲,讓輕疾通訊。
“笨蛋老頭還愣著!”黃清嬿正與昆廷、盧斯等人說話的同時,狄韻壓低的聲音傳來:“清嬿是在幫你拖時間,快走!”
那眼色原來是這意思?沈洛年正想說話,狄韻緊跟著說:“別開口!否則人家以為你和殺手聯系,會提高警覺的。”狄韻頓了頓,又迅速地說:“這群魔法島的古板傻瓜以為人多就攔得住你,所以還慢條斯理地說話,等他們動手就麻煩了。根源魔法太莫名其妙,萬一你被關到了什麼古怪空間就沒救,趁著沒人念魔法快走,門口一定有人埋伏,從左邊窗戶出去,盡量別傷人!”
沈洛年本來確實有點老神在在,靠著輕重能力,別說守護陣、息壤袍,就算什麼鋼鐵牢籠恐怕也關不住他,所以他還真想看看對方准備怎麼對付自己,但經狄韻這麼一說,沈洛年不由得暗暗心驚,他這才想起,根源魔法確實古怪,那可以把人傳送的空間魔法尤其可怕,等他們慢慢施展真是自找倒黴。
反正風移咒早已布妥,當下沈洛年不再遲疑,一閃間掠出人圈,在眾人還沒能回過神的一瞬間,沈洛年提刀直劈,轟破左側的木窗,在巨響聲中硬生生爆散窗外的那道守護陣;而在這側施展守護陣的那名魔法使,當下魔力耗竭,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昏了過去。
魔法島上的人們,還是第一次看到沈洛年施展身法,沒有人想像得到他移動速度竟能這麼快,居然眼睛一花,人已消失了。在昆廷等人驚呼亂轉的同時,張如鴻卻忍不住呵呵笑說:“看吧,就說沈凡若是偷襲我,我可沒把握能擋住。”
且不說屋內怎麼大亂,沈洛年這一往外沖,外面的魔法使們自然馬上擁上,但魔法畢竟需要念咒,這群人又不是魔法仙人,每個人口中的烈火咒、風刀咒、巨石咒,才剛念不到一半,只見沈洛年仿佛鬼魅般幾個閃動,已沖入附近的森林之中,數秒後那些咒語念妥,各種魔法都打了個空,轟得森林邊緣一片混亂。
“臭老頭逃得真快。”狄韻早在數日前已經把影妖又從羅鏡身上移到沈洛年身上,很清楚他正順利地高速離開。狄韻聲音帶著喜意,低聲說:“你先往西回東大陸吧,在海邊等我們。這件事解決之後,我們不會待太久的。”
“作夢的事怎辦?”沈洛年一面在林中高速飛飄,一面說:“找安荑幫妳處理嗎?”
“多撐幾天沒問題啦!”狄韻忍不住罵說:“臭老頭,別老記著這種事好不好,很討厭欸!”
“好心沒好報。”沈洛年呵呵笑說:“那妳自己小心那變態帥哥啊,別莫名其妙被吃了。”
“可惡!”狄韻罵:“你才變態,去死啦!渾蛋!”
凶丫頭那張小臉八成紅通通了吧?沈洛年在笑聲中轉向島西,一路穿林急飛,越過大片原始山林之後,沖出海岸,向著西方的廣闊海洋飛去。

自從離開歲安城後,總是一大群人聚在一起,過了好一陣子受限制的生活,今日突然恢複自由,沈洛年倒是挺開心的。他往西飛回那沒多遠的東大陸之後,選了片岩岸躺下,曬太陽、吹海風。
就這麼無所事事地躺了一段時間。這時雖然只是春日,近午的太陽依然不很好受,眼見日照越來越烈,沈洛年正考慮要不要去海里泡泡,順便抓條魚當午餐,突然耳中傳來輕疾的聲音,卻是黃清嬿要求聯系。
大美女找自己干嘛?沈洛年想了想,這才接通了輕疾。
“沈凡?”黃清嬿那柔美的聲音,從耳中傳來。
“清嬿小姐。”沈洛年應了一聲。
黃清嬿停了幾秒,才接著說:“小韻說你回東大陸去了,已經到了嗎?”
“到很久了。”沈洛年說:“正發呆曬太陽。”
“昆廷先生他們剛才氣呼呼地走了,你暫時別回來魔法島。”黃清嬿說。
“那小島又沒啥好看的,我才不想去。”沈洛年說:“沒壞了你們的事吧?”
“還好,他們當我們也是受害者,支援歲安城的事看來很有機會呢。”黃清嬿輕笑了兩聲說:“這還得多謝你。”
沒想到還有這種好處?沈洛年愣了愣才說:“那萬一他們派人跟你們回來,我可得躲遠點。”
“到時候我們會跟你聯系,看該怎麼處理比較好。”黃清嬿想想又說:“不過這誤會終究還是要化解,他們一直認為你是內間,恐怕不容易找出殺害基蒂團長的真正凶手,這件事沒能弄清楚,總讓人有些擔心。”
沈洛年聽到這兒,突然說:“我想問個問題。”
“嗯?”黃清嬿說。
“為什麼妳不相信我是內間啊?”沈洛年說:“不是有人作證嗎?”
“我剛問你是不是奸細,你回答“不是”呀。”黃清嬿說。
“這樣妳就信啊?”沈洛年詫異地說。
黃清嬿噗嗤笑了出來說:“當然不只是這樣。”
“不然咧?”沈洛年問。
“這樣解釋吧。”黃清嬿緩緩說:“魔法不只是擅攻不擅守,近身時反應、移動速度都遠不如煉炁的武者,萬一不備時受人偷襲很難逃生,所以基蒂團長雖魔法造詣不下于大魔導師,還是被人暗算而死,就算我們不明白的根源魔法十分強大,來不及念咒恐怕也沒用。”
這和自己的問題有關嗎?沈洛年愣了愣才說:“所以……魔法使很好殺?然後呢?”
“你的能力特別適合暗殺,若真是什麼妖族派來的內間,殺光我們之後,難道殺不光魔法島上的魔法使?”黃清嬿說:“你連炁息都沒有,就算他們輪著用搜敵魔法也找不到你,除了極少數的高等魔法使之外,恐怕誰也防不了,何必搞這麼複雜的計謀?”
“咦?”沈洛年說:“但就算這樣,也沒法讓兩邊打起來啊,你們不是一直說敵人要挑撥兩方?”
“其實沒什麼好挑撥的。若魔法島和歲安城當真敵對,戰場上沒有人守護的一群魔法使,怎麼打得過歲安城的部隊?”黃清嬿說:“何況在我們清楚魔法仙人不管事之後,更是沒有顧忌,魔法島本來就沒有和歲安城敵對的本錢,只不過他們若願意協助我們,在撼山部隊保護下,確實會成為很有用的戰力。”
“那殺手到底想干嘛?”沈洛年問。
“該是想置我們三人于死地,殺了基蒂團長只是想借刀殺人。”黃清嬿說:“你若真有這個念頭,我們早就死了,還有什麼好懷疑的?”
“嗄?原來如此?”沈洛年忍不住叫:“這些話妳怎不跟那些魔法島的笨蛋說?”
“這怎能說?魔法使也是有自尊的,何況當著這麼多人面前。”黃清嬿輕嗔說:“我提了幾次你有機會殺光我們,就是要他們自己想到,若我們真死光,你根本不用顧忌他們,但昆廷先生他們也許戰斗的經驗太少,想不到此處,眼看一時難以處理,只好讓你先走,免得鬧出什麼不可收拾的後果……而且讓他們親眼看到你的能耐,也許會想得更清楚一點。”
好複雜啊……沈洛年頗有點精智力耗損過度的頭痛感。他抓抓頭才說:“以後妳可以直接跟我說結論,不用解釋這麼清楚了。”
黃清嬿輕笑說:“你比較喜歡我直接說“我相信你”嗎?”
“呃……”自己也不是這意思吧?沈洛年愣了片刻才說:“好吧,沒事了。”
黃清嬿輕喚了聲:“沈凡。”
“嗯?”沈洛年突然有種不妙感,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你這幾天似乎有點古怪?有心事嗎?”黃清嬿說。
這是在問自己為什麼避著她吧?沈洛年呆了兩秒才說:“沒有啊。”
“沒有嗎?”黃清嬿停了幾秒,輕聲說:“你有些事一點都不願意忍耐,但有些事情又壓抑過度了……有時,不試著說出來,不會知道結果的。”
試著說出來?請問可以一把將妳撲倒嗎?沈洛年這話可不敢說出口,只能翻著白眼悶哼了一聲。
“見面再說吧。”黃清嬿說:“這幾天你自己留神,別往內陸走,小心犬戎族,等我們消息。”
“知道了。”沈洛年說。
兩人結束了通訊,沈洛年搖搖頭,把剛剛的煩惱扔開,下海抓了條不知名稱的魚,用天仙飛翼剖腹刮鱗後,架了個小火堆慢慢熏烤,反正有輕疾從“醫學角度”鑒定,不用擔心吃到有毒的生物。
吃完午餐,沈洛年找了個陰涼處,拿出雙刀練練身法和招式,又叫出凱布利研究好一陣子,漸漸太陽西沉、天色漸暗,沈洛年正斟酌著跳過晚餐不吃,先找個地方睡個飽時,突然感覺到海上數公里外,有大片古怪的炁息正在移動,而且那股炁息並不怎麼陌生。
沈洛年一怔,跳了起來,往海面上眺望,卻又看不清楚。他施展了風移咒往空中飄,卻見逐漸暗下來的遠方海中,一大片數千艘黑壓壓的長形船影正往東南方移動,簡單估計一下,至少也有數萬個影影綽綽的人形。
媽的!莫非是狼人?東大陸東岸這兒,他們不是沒船嗎?沈洛年趁著夜色飛近了些,感應著那兒的妖炁,看著那影像模糊的船隊,終于確認是犬戎族沒錯,他們這一大群出海,是想干嘛?目標不會是魔法島吧?

但說老實話,此時就算要沈洛年飛去魔法島,他還有點沒把握,他仍沒學會怎樣在一望無際的海面上分辨方位,要他從魔法島上飛回大陸不難,反過來就未必辦得到了,所以實在沒法確定眼前大軍的目標。
不過他也知道,犬戎族並沒有出海捕魚的習慣,也沒聽說和其他種族有仇……除了去魔法島,實在想不出別的可能。
想到此處,沈洛年說:“輕疾,幫我聯系“統校狄韻”。”
“請稍候。”過了幾秒,輕疾說:“沒有回應。”
天才剛要黑,總不會跑去作夢吧?……莫非正和那變態帥哥調情?沈洛年翻著白眼哼了兩聲,這才說:“那找“統校黃清嬿”。”
“請稍候。”過了幾秒,黃清嬿那帶著笑意的柔和聲音從耳中傳出:“沈凡?”
“是。”沈洛年說:“清嬿小姐,我發現一大堆狼人劃著船,往東方出海。”
“犬戎族?”黃清嬿的聲音瞬間凝重起來,迅速地說:“確定嗎?多少人?”
“我親眼看到的,好幾萬喔。”沈洛年說:“會不會是去魔法島啊?要不要叫大家快點逃?”
“若他們知道方位,數小時內就會趕到,島上人們來不及撤退的。”黃清嬿焦急地說:“莫非那個殺手把魔法島位置泄露給犬戎族?”
“那現在怎辦?”沈洛年說:“不然你們自己快逃?”
黃清嬿卻沒答複這句話,她思考數秒之後說:“沈凡,犬戎族剛離岸?”
“對,他們雖然沒用多少妖炁,但速度不慢。”沈洛年說。
“我馬上轉知魔法島上的管理者。”黃清嬿說:“他們在此居住了數十年,應該有相對應的計劃才是……就怕他們知道消息來自于你,不肯輕信,我先說是由派在東大陸的斗天部隊所發現,好嗎?”
“隨妳啊。”沈洛年說:“不過說了之後你們還是先逃比較好。”
“不行,若我們見危抽身,這趟就白走了。”黃清嬿頓了頓說:“對了,你沒告訴小韻?”
“沒有。”沈洛年說:“輕疾沒回應。”
“我明白了。”黃清嬿說:“先這樣吧,我馬上去處理,隨時保持聯系。”
停了通話之後,沈洛年貼著海面,放緩了速度,藉著感應妖炁,遠遠吊著犬戎族的大軍。
一面飛,他不禁有點擔憂,若是在東大陸上,還可以邊打邊逃,只要到了適合躲避的密林之中,終究有機會甩掉對方,但魔法島這麼一座小小孤島,往外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怎麼逃起?就算犬戎族大部分高手都在西方應付僵尸,但這麼數萬人擠上去,只有幾百名魔法使的魔法島,只怕一瞬間就被輾平了吧?狄韻和黃清嬿他們到時又該怎麼逃命?
話說回來,怎麼沒看到禺彊族?既然天上沒有那些人面鳥威脅,魔法使可以飛上空中應敵,也許還能抵抗一段時間。
沈洛年就這麼跟著犬戎族船隊,一路往東方海面移動。數小時後,那綠色三角錐般的魔法島果然出現在遠方,犬戎族獲得的消息似乎挺詳盡,他們並沒在島西上岸,一樣劃船繞過魔法島的南端,直接把船駛向東南方的海濱村落。
但出乎沈洛年意外的,魔法島上並沒有人類出來迎戰,整座村落靜悄悄的仿佛空無一人;而犬戎族這一面,除了部分船只往周圍海域繞去之外,大部分都在這海灘上岸,他們也不急著進攻,把船只在岸邊泊妥之後,維持著整齊的陣型就地坐下,似乎正等待著什麼。
他們要等天亮嗎?犬戎族確實似乎不怎麼喜歡夜間進攻,或者說大部分妖族因夜間修煉的關系,都是白天活動為主……
沈洛年遠遠飄站在海面上,順著潮水起伏,一面觀察著遠方魔法島上的狀態。看來大家都躲起來了?不過犬戎族那些狗鼻子很靈,卻不知道藏不藏得住,沈洛年正想間,耳中傳來輕疾的聲音:“統校狄韻請求通訊。”

上篇:第二章 魔法仙人     下篇:第四章 再不走就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