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五章 湊什麼熱鬧?  
   
第五章 湊什麼熱鬧?

禺彊族沒料到沈洛年居然沒逃,當下包了個空,卻見沈洛年一閃間往下沖出老遠,下一刹那,已經殺入犬戎族狼人群中。
沈洛年並不嗜殺,但是他很清楚,這時不是談判的時候,要讓這群魔法笨蛋支持久一點,就得給他們一點喘息的時間,眼前得馬上把犬戎族的注意力吸引過來,當下沈洛年雙刀連揮,直接殺入狼人群中。
犬戎族還沒弄清楚發生什麼事,在這晨曦之中,只見一道紅影如鬼魅般地在人群中到處游走,兩道並不耀目的黃芒仿佛催命煞星,飄到哪兒人就倒到哪兒。只聽一連串仿佛接力合唱般的慘號聲連續響起,血泉噴濺、尸塊橫飛,短短數秒時間,不知道躺下了多少犬戎族人。
犬戎族身軀龐大,稍遠點的根本看不清沈洛年身影,近些的則是還沒看清,沈洛年就已經轉到別的地方去了;加上他體表的微弱風移咒妖炁在這種場合中幾乎無法感應,犬戎族狼人眼見身前身後、忽近忽遠不斷有人慘號倒下,沒受傷的犬戎族狼人先是驚愕,進而膽寒,突然同時一聲驚呼,慌亂地往後逃竄。
眼見犬戎族隊伍大亂,那山洞前方又空了一大片,沈洛年這才竄出人群,飄停在犬戎族人與那群人類之間的空地。
犬戎族直退出了百余公尺遠,好一陣混亂後,才漸漸穩下腳步。回頭望去,只見滿地狼人死尸,鮮血染紅了整片土地,而一個渾身是血的古怪紅袍人類,正站在空地中央,手持兩把造型特殊的黃色翅般短刀,揚刀大吼:“全部後退!接近者死!”
犬戎族對人類雖然凶殘,卻十分愛護自己同族,眼見地上滿是死尸,眼前又只有區區一個人類,犬戎族還沒想清楚剛剛是怎麼回事,眾人火上心頭,猛然一聲怪叫,同時往場中央的沈洛年撲去。
果然講不聽,那就再殺一次。沈洛年剛剛才放松的時間能力再度提起,倏然化身為五,對著犬戎族大軍撲去。
這一瞬間,沈洛年耳中卻傳來狄韻要求傳訊的消息。
沈洛年心知肚明,狄韻大概感應到自己落地,又要來罵人了……和那凶丫頭胡亂吵架其實挺好玩,可惜這時候沒空。沈洛年沒理會輕疾,閃身間雙刀一舉,旋身間砍開左右兩名狼人頭顱,再度殺入大軍之中。
另一面,昆廷那兒的魔法使群一個個張大嘴愣在那兒,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魔法使中,認識沈洛年的人約莫有二、三十人,其他不認得沈洛年的,昨晚也參與了“追捕逃竄奸細”的行動,很清楚他的穿著形貌。
早些時候,接獲了犬戎族來襲的訊息,大部分人都認為一定是“奸細沈凡”把魔法島方位泄露給犬戎族的,剛剛還不少人暗暗咒罵著沈洛年,不料此時奸細不但突然出現,還大殺犬戎族,阻止著對方的攻擊,這些魔法使當然是如墜五里霧中,不知該如何理解眼前的狀況。
眼見沈洛年威脅了兩句之後,又和犬戎族殺成一團,和昆廷一樣留在此處的盧斯——也就是那五人偵查小組的組長,忍不住湊近昆廷身旁,有點結巴地說:“昆廷,那……那是怎麼回事?這年輕人……沈凡不是奸細?”
能當上魔法使的,多半都不是笨人,昆廷看著仿佛幻影般在狼人群中穿梭的沈洛年,終于明白了黃清嬿說不出口的言語。昆廷沉默片刻才說:“我們先入為主,被證人騙了。”
做出這種誤判,身為偵查組組長的盧斯自然難辭其咎,他當下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望著沈洛年那方,說不出話來。
另一面,沈洛年倒是殺得頗輕松,在張如鴻的訓練以及多次實戰後,他已逐漸熟悉如何把風移咒、輕重能力、時間能力與基本戰斗技巧配合起來,不像剛學會魔法時那麼地生澀,對付高手也許還沒什麼把握,但眼前這些普通犬戎族人,本就遠不是他對手,卻不難應付。
而且敵人人多,反而容易擠成一團,攻擊時還會彼此顧忌,沒有人敢外發炁勁攻擊。沈洛年如魚得水,就這麼在人叢中亂竄,每次揮刀就奪去一條性命。
不過雖然看起來輕松,沈洛年不免也隱隱有些憂心,這種普通狼人戰士雖然沒什麼好怕,但是在千百個敵人之中亂竄,又不能讓敵人碰上,時間能力可不能少用,若不是他一直鍛煉著精智力,擁有的量遠超出一般人,恐怕腦袋已經漸漸受不了了。
而一面戰斗的過程中,輕疾又傳來了幾次通訊要求,沈洛年這時當然沒空分心說話,也只能繼續不理會。
這麼又殺了片刻,犬戎族越死越多。漸漸地,場中千余名犬戎族人從憤怒轉為驚慌,正進退失據時,另一邊的犬戎族將領終于察覺不對,回頭叱喝著部隊撤退,好不容易重新在百余公尺外穩下陣腳,幾個犬戎族將領高手也從另一面掠了過來,他們望著滿地的狼人尸體,一個個眼睛透出凶光,向著沈洛年飛撲。
現在得想辦法拖延時間,恢複自己和那些魔法使的精智力。沈洛年舉刀對著那幾名犬戎族將領一指,大聲說:“站住!”
犬戎族一呆,還真的停了下來,幾個狼人將領忍著滿腔怒火,目光凝注著沈洛年,等他開口。
還真的站住了?接下來該怎辦可不知道了。沈洛年吞了兩口口水,這才又開口說:“這個……那個……別打了吧?”
這是什麼廢話?狼人們勃然大怒,怪吼聲中再度撲了上來,一下子五名犬戎族將領圍上了沈洛年,十只堅如金石、凝聚著妖炁的手爪,配合無間地對著沈洛年抓去。
媽的,自己果然不適合動嘴,要是凶丫頭在旁邊就好了……沈洛年一咬牙,點地間身形化五,殺入狼人陣中。
且不提這些犬戎族高手的能力本就比一般戰士強悍許多,少數狼人進退間彼此配合,比起剛剛亂糟糟打成一團造成的威脅更大。沈洛年在狼爪縫隙之間逃竄,不時還得揮刀破開遠攻的爪力妖炁,但這麼一來,他也不敢隨便接近對方。
可是這時除拼斗之外,更重要的是防守眼前這段數十公尺寬的空間,沈洛年傷不了對方,也就代表攔不住敵人,對方開始逐步逼近,身後的犬戎族大軍也跟著往前移動,看來只要這些高手將領一聲令下,恐怕大軍又會四面八方擁上,只不過他們仍顧忌著沈洛年那有如鬼魅般的動作,擔心若沒拿下沈洛年,讓部隊上前只是白白任人宰殺,所以一時還沒傳下命令。
眼看再退一段距離,就要退回魔法使們防守的范圍,沈洛年正無計可施時,突然心念一動,自己怎麼老是忘了用魔法?當下在閃避爪力的同時,他瞄著自己左掌背,隨便選了一串排在前面、還算清楚的三級咒語,就這麼念了出去。
犬戎族只見不斷閃動的沈洛年撤身的同時突然隨手一指,一團數公尺寬的青色火焰就這麼在場中爆了起來,巨響與熱氣同時往外爆散卷出,猝不及防下,幾名狼人將領灰頭土臉地往外翻滾,後撤了十余公尺,其中兩個離爆源較近的,更是毛發鬈曲,身上出現了燒燙爆裂傷痕,痛得齜牙咧嘴。
事實上,沈洛年抄在手上的幾乎都是消耗比較少的基本魔法,攻擊威力也不算太大,這兩名犬戎族高手會受傷,主要是因為他們只注意著沈洛年的古怪雙刀,少了提防,而近身搏斗時,一般人本就不會隨時隨刻運足護身炁息,多半視需要而調整,這麼一顆莫名其妙的火球突然在身側爆起,難免吃虧。
無論如何,犬戎族和昆廷那群魔法使這時可都嚇了一跳,居然有人能一面打斗一面施展魔法?那兩個負傷將領退下的同時,剩下的三名將領提高妖炁、聚精會神,分成三面向沈洛年接近。
又來了?沈洛年嘴巴一張,又要念咒,卻見眼前三個狼人速度突然加快,對著自己猛撲。他連忙使出分身法門,一晃間閃出五條人影,在狼人外圍大兜圈子的同時,又是一顆火球炸了出去。
這方法倒不錯!沈洛年暗暗得意,遇到強敵時,自己縱算閃避能力不差,但不敢接近對方的同時,也無法以武器攻擊,遠距攻擊魔法恰好可以補足這缺點。當下沈洛年口中不停,一顆顆火球就這麼對著狼人轟擊。
不過這麼炸了兩下,沈洛年卻又皺起眉頭,狼人高手全力運炁防范的情況下,就算能炸退對方,卻也炸不傷,而這樣消耗精智力下去,恐怕自己會先不妙,看來這火球咒語不是很適合面對強敵使用,有沒有什麼別招可以運用?
當初面對梁乃均,狄韻曾建議過用翻轉咒之類的魔法,但是眼前敵人體表妖炁強大,那種咒語應該沒效,恐怕還是得用攻擊法術才行。
沈洛年一面閃躲著,一面偷瞄著自己手臂上那密密麻麻的小抄,但這樣其實挺不安全,沈洛年不禁暗暗後悔,應該選幾個比較好用的抄上就好,寫了一大堆,真要用的時候反而看不明白……
沈洛年思索的同時,犬戎族可沒閑著,圍上的敵人又從三名變成六名,卻是從另一面來增援的,此時沈洛年已經沒空偷看小抄,只好專心地閃避。他正暗叫不妙的時候,卻聽耳中輕疾又說:“統校狄韻來訊。”
來得正好,沈洛年忙說:“接過來!”
狄韻聲音馬上傳了出來:“臭老頭你……”
“別罵!”沈洛年搶著說:“正打著!”聽話還勉強,沈洛年還是沒法在時間能力運作中順暢說話,只好開口的一瞬間稍微降低時間能力的效果,這麼一來自然得讓對話盡量簡短,否則十分危險。
狄韻呆了片刻才說:“你干嘛跑下……”
“火球沒用!”沈洛年一面閃避一面急促地嚷:“有啥可用?”
“怎說沒用?”狄韻問。
“厲害的……炸不壞!”沈洛年一面閃身一面斷續地說。
“笨蛋老頭!”狄韻雖然看不到,卻聽得出問題所在,馬上罵:“你既然能一面移動一面施法,自己也配合著火球攻擊啊!誰叫你呆炸?”
“唔?”沈洛年一愣,這才突然想通,火球雖然炸不傷對方,但多少都會影響對方的移動和陣型,若自己已經知道火球會造成的影響,當然可以配合著攻擊……當下沈洛年口中默誦,施術的同時,這次不退反進,對著犬戎族殺去。
果然火球一炸,熱浪氣勁膨脹外湧的同時,犬戎族狼人們也正凝聚了妖炁往旁側讓,不料這次沈洛年卻殺了過去,這烈火咒本就出自沈洛年,加上剛剛幾次試用,他已經十分清楚每個火球的大小和威力,以及對附近狼人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何況烈火咒又恰好是“固定威力”的魔法,更容易估計。當下沈洛年趁著犬戎族四散的同時,幾個閃身,掠到了一名狼人身後。
那狼人正運足了妖炁抵禦這突然而出的火焰,一面往後飛射,渾不知沈洛年已經欺到身後。其他的犬戎族雖然立即驚呼提醒,但他還沒回過神來,已被沈洛年左手瞬間變重的天仙飛翼刺入背心。
那犬戎族人狂呼聲中,體內妖炁散溢,濺血往前飛翻、滾入那大片火焰之中,變成一團翻滾的火球,還好沈洛年那一刀直入要害,並沒讓他痛苦太久。
“凶丫頭,有用了!”沈洛年不禁有點佩服。
但這一刀卻激起了所有犬戎族的凶性,周圍數千名犬戎族人同時大吼,對著沈洛年圍來。沈洛年一面亂竄,一面聽到耳中狄韻說:“危險逃來我們這兒。”
“不成……先這樣吧,我應付一下。”自己走了,那群人可就糟糕。沈洛年眼看著周圍犬戎族同時往自己撲來,當下停了通訊,一面閃躲,一面火球亂炸,除了那幾名將領級高手之外,三級烈火咒普通犬戎族可挺不住,雖然因為念咒速度太慢,魔法攻擊其實不比雙刀殺得快,但卻不用欺近敵人,這可安全不少。沈洛年當下火球連轟,一面專心閃躲逃命,誘使犬戎族大軍亂追,一面忽遠忽近地亂炸,殺得犬戎族死傷慘重。
不過沈洛年卻沒注意到,這樣雖然安全,但三級烈火咒毫不停歇地快速連發,消耗精智力的速度遠比之前更快,數分鍾後,沈洛年腦袋隱隱發脹,漸感不適。
直到這時候,沈洛年才發現這樣下去自己可支持不了多久,他只好停了烈火咒,繼續用雙刀攻擊,但這麼一來,危險程度自然大增,而且犬戎族將領見沈洛年停止使用烈火咒,立刻指揮著犬戎族聚集,漸漸沈洛年連穿梭的空間都不容易找到,閃躲過程險象環生,幾個比較沒要緊的肩臂處,也被狼爪抓開了幾道傷口。
沈洛年心中暗暗叫苦,這時他才想到,應該是雙刀和魔法交替運用才好,對方這時為了防止自己欺近,一團團聚在一起,正該用魔法亂炸,當敵人被迫散開時才適合沖入砍殺……不過這時候若再多使用幾次魔法,恐怕很快就撐不下去了,何況敵人數量太多,怎麼轟也轟不盡。
要不要沖去狄韻那兒,讓這些魔法使自己防守一段時間?但魔法使的瞬間破壞力雖然強大,恢複魔力的速度卻遠不如仙化者的引聚炁息,現在硬是讓他們作戰,也撐不了多久。相對地,就算讓他們拼命,一樣靠精智力作戰的自己其實也恢複不了多少,眼前到底該怎麼辦比較妥當?
沈洛年腦袋本來就不算太靈光,既然想不出好辦法,也就不多想了,就這麼走一步算一步,能砍死一個是一個。隨著時間過去,他精智力漸感不足、頭腦脹痛不提,身上傷口也一個個增加,就連化身之法也逐漸使不出來,正感難以支持的時候,突然一股銳利、迅速的妖炁從高天下落,轟然一聲爆響中,穿過禺彊族,對著沈洛年沖來。
沈洛年因為精力不足,這時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旁的戰況,直到這股妖炁接近才察覺有異。他百忙中往身後空隙飄開兩尺,正想看清敵人身影、尋隙反擊的同時,卻見一個拿著雙短刺的嬌小身影,正繞著自己周圍急轉。那雙短刺上閃耀著強大的赤焰妖炁,迅疾地揮動飛舞,把周圍犬戎族人挑飛,同時一片與妖炁結合的炎熱火牆閃動著,在沈洛年周圍布下一片十余公尺寬的空間,逼得犬戎族不敢接近。
沈洛年愣了兩秒,才張大嘴說:“小霽?”
那有著一頭黑色長發、仿佛瓷娃娃般的嬌美女童,正是好一陣子沒見面的小畢方羽霽。她一面迅速地揮舞雙刺、在周圍繞行,一面瞪了沈洛年一眼,哼了一聲。
沈洛年還來不及多問,慌亂中被殺退的犬戎族大軍又擁了上來,幾個高手將領更對著羽霽直撲。羽霽與這些將領的妖炁其實相差不遠,但她卻也不懼,飄身間雙刺一橫,大片火牆往外散出,逼得對方一時不敢靠近。
那些將領正要彙聚妖炁揮爪破開火牆,空中又是一陣爆響,提著巨劍的焰丹破空殺入,她人還沒落地,巨劍揮舞之間,一顆凝聚著妖炁的炎炁火球,正往羽霽面前那群犬戎族將領聚集處轟去。
這些將領沒想到前有火牆、上有火球,身後又都是自己的族人,他們好不容易頂下了這一擊,焰丹已經落到了沈洛年的另一側。巨劍揮動之間,一股爆訣炁勁往外迫出,逼散了一大片犬戎族。
“小丹?”沈洛年喊了這一句,忍不住往上抬頭,果然上方空中一個拿著柄五齒大釘耙揮動的金發嬌小身影正一面大叫,一面裹著龐然的紫藍色妖炁,沖破禺彊族人面鳥的包圍往下方急落,口中還嚷著:“洛年!洛年!”
“小芷?”沈洛年張大嘴說:“怎麼……妳們怎麼來了……”
“有別人在,這時候不能喊洛年,笨小芷!”羽霽低聲罵。
“哎呀?剩飯!”山芷看沈洛年無恙,嘻嘻一笑,扭身舉起那凝聚藍色炁勁的釘耙,對著正沖來的犬戎族大軍殺了進去,口中一面亂叫著:“壞狗狗!壞狗狗!走開、走開。”
炁勁修煉偏向凝柔之間的窮奇一族,打斗時本就靠著強大的護體炁勁硬打硬砸,這一沖入犬戎族大軍,釘耙揮動間,一般狼人根本無法抵擋,仿佛正在打著大片草紮的假人一般,把狼人乒乒乓乓打得四處翻飛。
羽霽也沒閑著,炁勁偏向爆輕同修的她,正繞著山芷周圍轉,一面引開幾個高手將領的注意力,一面到處亂噴火牆,把前方大片空間清開。
至于焰丹則站在沈洛年身旁,專門對付幾個繞過山芷、羽霽的犬戎族人,不過她大多只是把對方打飛了事,沒下什麼重手。
山芷和羽霽其實也頗有分寸,把敵人殺退之後就退了回來,三小分立在沈洛年前方,焰丹往前踏出一步,大吼說:“走開!”只見她巨劍揮動,一顆火球轟在正想往前近迫的犬戎族部隊前。
一般犬戎族受麟犼的天成之氣影響,還沒接近就已經軟了半截,畏畏縮縮地不敢靠近,幾個將領沒想到部隊莫名地停了下來,只好回頭整隊順便罵人,想弄清楚怎麼回事。
眼看敵人退開,手中拿著釘耙的山芷,奔到沈洛年身旁拉著他手,開心地猛晃,看來若不是拿著武器,她恐怕又會跳到沈洛年身上去了。
“怎麼回事?妳們怎麼來了?”沈洛年這時才有空問。
“我們找小丹!小丹找你!找不到,幫你、幫你!”山芷說完,對著犬戎族大軍板起臉,示威般地尖嘯了一聲,還揮了揮手中那支比她高不少的大釘耙。
反正問山芷問不清楚,沈洛年望著羽霽和剛退回的焰丹,低聲說:“他們看不出妳們身分嗎?”
焰丹轉過頭,露出笑容笑著說:“我身上有“遙香草”,他們聞不出來的,祖姥給我的喔!他們只會以為我們是人類修道者。”
這倒有點道理,雖然三小體內凝聚的是妖炁,但是引仙的人類也一樣帶著妖炁;加上她們除攻擊之外,大半時間都內斂著炁息,若不是對這三種妖族很熟悉,不容易憑借著妖炁看出她們身分。
“不能讓他們認出我們,否則這些狗狗一定馬上跟奶奶告狀。”羽霽板著臉,瞪了沈洛年一眼說:“要是挨罵都你害的!”
“小丹有分我們香香的!”山芷現寶般地從懷中取出一小片白色長葉,果然有股清香透出,沈洛年這才發現周圍都彌漫著這股難以察覺來源的淡淡香氣。他還沒弄清楚這草的來曆,焰丹已經接口說:“小芷、小霽的家族都到了東大陸圍剿僵尸,她倆就跟著來找我,聽到你也到了東岸,就想找你……”
“我才沒有。”羽霽沒好氣地插口說:“是小芷。”
“對啦。”焰丹笑說:“小芷想見你,我們就用輕疾聯絡,但你一直沒回應,我們就在東海周圍找了一陣子,後來發覺這邊有人打架,就過來查看,果然是你。”
原來剛剛的那幾通傳訊中,還包含了焰丹的通訊?可沒注意到……沈洛年望著焰丹說:“妳主動來幫我,不會壞了規矩嗎?”
“那火球只是示警!”焰丹挺起胸膛說:“小霽說,確定打不傷人的不算。”
是這樣嗎?沈洛年頗有點啼笑皆非,羽霽這小鬼靈精還真會亂出主意,焰丹卻也太好騙了些。他望向羽霽笑說:“謝謝妳們,剛剛小霽若晚些趕到,我說不定已經支持不下去了。”
“是小芷拜托我先來的。”羽霽扭頭哼聲說。
山芷看犬戎族沒有動作,剛縮小了釘耙背到身後,聽到羽霽這麼說,她笑咪咪地撲過去抱著羽霽說:“小霽飛最快。”
羽霽臉一紅,有三分得意,又有三分不好意思,但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山芷已經扔下她,回頭撲到沈洛年懷中抱緊。
羽霽雖然不像百年前那樣馬上生氣,卻依然微微皺起了眉頭,不怎麼友善地瞄了沈洛年一眼,又望望沈洛年身後不遠的那群人類,皺眉說:“小丹說,你又在保護普通人類?你這人很無聊耶!”
焰丹看著那群人,有點新鮮地側頭笑說:“比上次我看到的人多。”
無聊嗎?沈洛年不禁苦笑,他搖了搖頭,看看身後那群透出疲態的魔法使們,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自己現在恐怕也差不多吧,得花點時間冥思休養才行……三小當真是來得恰到好處。沈洛年目光往外望去,看著周圍犬戎族透出的氣息,他吸了一口氣說:“小芷下來,他們又要上了。”
山芷正在沈洛年胸口肩膀爬來爬去、上上下下,頗有點拿不定主意該待在哪兒,聽犬戎族又要搗亂,她大怒跳下,妖炁灌入釘耙,攔在前方高舉說:“壞狗狗!煩死了!”
“小芷、小霽。”眼看又要有架打,焰丹有點興奮地舉起寬劍,一面低聲說:“盡量別殺人,被發現會挨罵的。”
“我知道。”羽霽頓了頓又不放心地說:“笨小芷聽到沒有?打飛就好。”
山芷一笑,踏前兩步、橫揮釘耙說:“打飛!趕跑!”
果然在犬戎族將領的督促下,眾狼人們壓下了懼念,又要從三面圍上。
雖說那些普通犬戎族還是有些畏縮,可能發揮不了圍攻的效果,但犬戎族這次來襲,將領級高手也有一、二十人,只不過現在大部分都在另一個戰團,若都轉往此處,自己和三小終究是擋不住,到時又該如何是好?
眼看對方就要殺了上來,沈洛年與三小正准備戰斗的同時,突然遠遠傳來一連串雷鳴般的古怪爆響。眾人紛紛抬頭,犬戎族也停了腳步,卻見西方空中一個散出強大妖炁的小點正高速沖來,焰丹唉地一聲,苦著臉說:“祖姥來了,沒得打了。”
“哎呀。”山芷和羽霽兩人也吃了一驚,同時躲到沈洛年身後。
首代麟犼——焰華嗎?不過焰丹會怕也就罷了,山芷和羽霽也熟嗎?沈洛年還來不及發問,那渾身騰出赤焰、體帶碧鱗、背生白鬃、四公尺長的巨大麟犼已沖到上空。她凝停空中,前蹄揚起,猛然一聲震天怪嘯,這股無可忽視的龐大威勢,震得犬戎族另一面戰團攻勢也停了下來,部隊紛紛後撤,露出了那個由張如鴻等人防守著的洞口。
焰華巨目往下掃過,怒沖沖地張嘴大吼:“三個小鬼!”
“祖姥。”焰丹和羽霽分別低頭應了一聲,山芷倒是沒吭聲,只是躲得更緊了些,縮在沈洛年大腿後面。
“人和狗打架,妳們湊什麼熱鬧?上來!”焰華吼。
焰丹和羽霽妳望望我,我望望妳,正不知該如何回答,焰華卻已經發現三小正圍著一個看似無炁的古怪紅袍人,其中山芷更是縮在那人身後,緊抓著對方衣尾。焰華皺眉說:“搞什麼?”當下身形下沉,那數公尺長的龐然身軀,轟地一聲落到地面。
而焰華這一接近,別說一般犬戎族人,連那些將領都軟了,紛紛往後退,稍遠處那群魔法島人群也是忍不住擠回山坳中發抖;至于三小,除焰丹比較適應之外,山芷和羽霽也帶著點兒膽寒,只不知是因為麟犼天成之氣的影響,還是單純的畏懼。
焰華那纏繞身軀的強大妖炁剛逼得沈洛年忍不住退開半步,卻見她透出一股懷疑的氣息,盯著他說:“你是誰?人、妖仙?”
“人類。”沈洛年說。
“你不怕我?看起來不像有這能耐啊……”焰華上下看了看沈洛年,有點疑惑又有點興趣地說:“難道你很強?”
麟犼一族這種問話方式沈洛年可不是第一次聽見,連忙斬釘截鐵地說:“我很弱!一點都不強!”
焰華半信半疑地瞄了沈洛年兩眼,再看看三小,最後望著焰丹說:“丹兒!怎麼回事?”
“這……”焰丹看了沈洛年一眼,囁嚅地說:“祖姥,洛年是……我們的朋友,他被犬族打……”
“祖姥姥,幫幫啦。”山芷探出頭來喊了一聲,又躲了回去。
“妳這小鬼干嘛這麼交游廣闊啊?朋友真多!窮奇、畢方也就算了,居然還有廢物人族……”焰華罵了罵,突然一怔,透出怒氣說:“啊!就是那天狐的男人?”
焰丹和羽霽都不知道該不該點頭,只有山芷抗議般地說:“姊姊閉關,剩飯我的!前面也是我的!”
焰華也聽不懂山芷在說什麼,只瞪眼說:“天狐的事情我才不管!我們走!”
“不要啦!祖姥不要啦!”山芷抱著沈洛年後腰嚷。
焰華一怔,看著焰丹說:“丹兒,這小窮奇是哪兒不對勁?”
焰丹和羽霽卻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兩人正說不出話來,沈洛年倒是開口說:“妳們走吧,小芷乖,跟祖姥走。”
卻是沈洛年心想,之前三人的身分犬戎族不知道,來幫忙也就罷了,此時焰華以原形出現,卻是再無遮掩,這畢竟不關她們的事情,何必把麟犼一族扯進來?
“不要!”山芷不肯放手,頓了頓又癟著嘴喊:“危……危險啦!”
難得聽到山芷口中冒出新的字彙,沈洛年好笑地摸了摸山芷的頭說:“小芷別擔心,危險我會跑的。”
“這麼多敵人往哪兒跑?會死的。”焰丹也忍不住說。
說不定再一陣子魔法仙人就來了呢?沈洛年聳肩說:“別擔心,我還可以撐一陣子。”
“祖姥。”羽霽突然開口,囁嚅地說:“以前……懷真姊姊幫過我們很多。”
焰華一怔的同時,焰丹忙說:“是啊,祖姥,懷真姊姊和洛年幫我變人的,當初還陪我很久,教我很多事。”
焰華聽了這話,沉吟了好片刻,這才怒沖沖地瞪了焰丹一眼,不大甘願地哼聲說:“我只幫這一次。”
三小大喜的同時,焰華已經騰空而起。當禺彊族四面退開的同時,她對著犬戎族大吼:“犬族!禺彊族!你們現在誰作主?”
犬戎族隔了好片刻,才走出了一名將領。他透出恐懼的氣味,對著焰華說:“妖仙焰華,我……我是黑針族的褐毛。”
雖然經過輕疾的翻譯可能會有點失真,但“褐毛”聽來實在不像道號,應該只是普通名字吧?而且這些犬戎族之中應該也沒有妖仙……看來雖然有些妖怪小時不取名,但也不一定;說起來當初那白狼妖王——“踏沙之足”的名字應該也不是道號?
沈洛年正思索著,卻聽焰華昂然說:“這座島和島上的人類我要了,你們退出去!”
那名叫作褐毛的犬戎族狼人一呆說:“什麼?這……”
“少啰嗦!你們想跟我搶?”焰華那銅鈴般的大眼一瞪,往犬戎族那方飄去的同時,體表的紅焰突然一張,往外龐然直散。她仿佛變成一顆火紅的太陽般,一股熱浪往外直迫,上方距離最近的禺彊族驚呼聲中四面飛散,犬戎族跟著往外急退,下方的草葉樹木泛黃轉枯,正下方某些草堆更是開始冒煙,眼看就要自燃。
這股熱浪襲來,就連距離較遠的沈洛年也有點受不了,只好一面退,一面用可以抵禦熱氣的衣袖遮擋那股熱流,而三小也都放出護體妖炁,跟著沈洛年往後撤。
“這是……這是炎靈咒術?”沈洛年望著空中炁息的變化,訝異地說。雖然儲存之後施用是道咒之術的基本原理,但這麼龐大強悍的威力,除了當年懷真的雷術之外,可還是第一次見到。
“對啊!”焰丹抬起頭,得意地說:“我們麟犼族中,只有祖姥能把炁息和換來的能量儲存在玄界喔。”
沈洛年望著正狼狽逃遁的犬戎族和禺彊族,不禁有點感慨,這妖怪世界還是靠實力說話,焰華一發威,這些家伙倒是二話不說地全都逃了……但沈洛年突然一轉念說:“小丹妳不能儲存力量到玄界?妳們不是也會炎靈咒術嗎?”
“不行啊,我們只能直接交換運用。”焰丹搖頭說:“奶奶說等煉到妖仙境中段,就可以試著在玄界用妖炁凝結出物形,但是要像祖姥一樣強,才有辦法把妖炁儲存使用……”
“咦?”沈洛年有些意外,那葉瑋珊和奇雅為什麼百年前就可以辦到?人類這方面比較特殊嗎?所以當初才沒看過焰丹和羽霽使用儲存的能量?
“我聽曾奶奶說,好像要天仙境才行耶?”羽霽詫異地插口說:“焰華祖姥修到天仙了嗎?”
焰丹點頭說:“奶奶說祖姥這次回返人間,已經進入天仙境了,只不過懶得登記仙籍……好像是到了天仙境,妖炁比較精純,才能被玄界接受而凝存。”
天仙境界的妖怪,妖炁的品質和人類的炁息確實比較接近……當初懷真說過人類是特殊的存在,看來不只因為人類是唯一擁有高等靈智又不具妖炁的生物,若能掌握這一點特殊之處,也許人類不會再這麼弱勢?
另一面,在焰華驅趕下,犬戎族狼狽地退出島外,劃船離開,空中的禺彊族更早已逃出老遠。焰華四面繞了繞,眼看沒有人敢留下,這才收斂起那股炎炁,向著沈洛年與三小的方位飛落。
“夠了吧?”焰華瞪著三小說:“丹兒妳記住,以後我們麟犼一族可沒欠天狐什麼了。”
羽霽和山芷都不敢吭聲,只有焰丹低聲說:“謝謝祖姥。”
自己也許應該道個謝?沈洛年踏前一步,剛要開口,卻見焰華瞪著自己說:“還沒輪你!”
“呃?”沈洛年只好摸摸鼻子又退了回去。
“三個小鬼!”焰華挑眉說:“去給我接妹妹們來,僵尸事件結束前,我們在這兒住下。”
“住這兒?”焰丹詫異地說:“這島好小呢,祖姥。”
“還敢說!都是妳們幾個害的!”焰華巨蹄頓地,轟地一聲地面陷入半尺。她瞪著焰丹說:“若不住在這兒,麟犼一族憑什麼說要這座島?豈不是沒規矩了?”
焰丹吐吐舌頭,飄身而起,羽霽似乎巴不得離開焰華,連忙跟著飄起說:“小芷,走了。”
山芷早已開心地跳到沈洛年肩上坐定,一面伸手亂抓沈洛年的胡須,聽羽霽呼喊,她微微一愣,似乎頗有點舍不得。
這時焰華突然接近,巨口一叼,就這麼把山芷往空中甩飛,一面罵:“妳們長輩把妳們交給我,就得聽我的!誰也不准落單了,一起去!”
山芷倒真的害怕焰華,不敢大聲抗議。她抓著羽霽的手,紅著眼睛委屈地癟嘴說:“祖姥,剩飯我的啦……”過去山芷大多時間都是笑咪咪的,看到她這模樣,沈洛年還真有點兒不忍心。
“我們快點回來吧。”焰丹飄近,和羽霽一人一邊拉著山芷的手,三小同時飛起,向著西方飛去。
既然犬戎族已經退去,兩方躲藏著的人類也都從隱蔽處走了出來,但卻沒有一個人敢往這兒接近,看來麟犼一族那讓人退避的天成之氣,會隨著強度增強而提升?到了焰華這種程度,恐怕只有赤濤那種等級的妖仙才能勉強不受麟犼天成之氣的影響。
沈洛年思考的同時,焰華也正上下打量沈洛年。沈洛年正不知該不該主動開口,突然焰華身形一閃,巨蹄凝聚著妖炁踏地說:“什麼東西?到處躲躲藏藏的!”
沈洛年心中一角傳來驚訊,連忙說:“那是我的影妖。”卻是一直躲在旁邊的凱布利,被焰華的龐大妖炁緊迫包裹著,正動彈不得,看來焰華只要稍微加力,凱布利馬上會被炸得煙消云散。
“影妖?”焰華妖炁斂回,歪著那顆巨大龍頭說:“叫出來我看看!”
這首代麟犼雖不知道多老,但既然連焰丹的祖母焰裂也喊“祖姥”,恐怕不比懷真年輕吧?居然能感應到妖炁微弱的凱布利,也真是不簡單……沈洛年一面把甲蟲狀的凱布利喚出,讓焰華欣賞,一面解釋:“只是個小寵物,用途不多。”
焰華瞪大眼睛,好奇地看了片刻,這才板起臉,轉開頭說:“雖然和我看過的影妖不同……但也沒什麼了不起,一樣很弱!”
沈洛年卻暗暗好笑,雖然焰華口中這麼說,但是透出的氣味卻和當年的焰丹頗像,看來她根本也想要一只,只不過不好意思開口……不過別說沈洛年不懂怎麼養蠱,就算懂,也沒法教導別人怎麼把影妖養出形體,這件事還是別提。沈洛年一轉話題說:“焰華祖姥,今天多謝妳幫忙。”
焰華卻瞪眼說:“你記得告訴那叫作懷真的狐狸,我們麟犼沒欠她了!”
這股怒氣有點莫名其妙,當初焰裂、焰潮雖然口氣也很硬,可沒透出這種氣味。沈洛年有點疑惑地問:“妳和懷真有仇嗎?”
“沒有,但是我最討厭那頭狐狸!”焰華瞪著沈洛年說:“她在哪兒?怎麼不自己來保護你?若有她在此,犬戎族怎敢來犯?”
沈洛年聽到焰華這麼問,不禁苦笑說:“我也不知道她到哪兒去了,我們很久沒見了。”
“咦?”焰華一怔說:“你不是她的男伴嗎?”
沈洛年正不知該怎麼回答,突然焰華點頭說:“我明白了!”
她明白什麼了?沈洛年正意外,卻聽焰華說:“聽說煉到天仙的狐狸,許久才會發情一次……原來她用過那次就不要你了?那狐狸果然不是好東西!”
這也太難聽了吧?問題是又不能說自己沒被“用過”……而焰華看似不知“采補”、“幽閉”之事,也就不用多說了。沈洛年沉默片刻後說:“焰華祖姥,妳知道怎麼找她嗎?”
“不知道。”焰華想想突然頓足怒說:“啊,既然你被她甩了、不是她的男人,我這次不是白幫了嗎?”
“這……總之謝了。”沈洛年不想再說,轉身要走。
不料焰華卻突然一繞擋著沈洛年去路說:“等一下。”
“怎麼?”沈洛年問。
“你還想找她嗎?”焰華似乎挺有興趣地說:“找她干嘛?”
如果那狐狸沒忘了自己,當然是和她厮守下去,但誰又知道呢?沈洛年搖搖頭說:“找到了才知道。”
“看樣子你還喜歡她?這也難怪,喜欲之氣你當然擋不住,那狐狸聽說可是人見人愛……”焰華想想又說:“說也奇怪,你既然不強,我的“攘妖之氣”對你為什麼沒用?”
原來麟犼的天成之氣叫作“攘妖之氣”?這還是第一次聽見,說不定是焰華自己取的?沈洛年不想提起鳳凰的事,只說:“我也不知道,沒事了吧?”
“不,還有一件事。”焰華還是擋在沈洛年面前,她氣息突然凝重起來,沉聲說:“這種感覺……你難道是修光屬玄靈?跟誰學的?麒麟族嗎?”
對了,聽說麟犼是虯龍和麒麟所孕,焰華既然是首代,她母親正是麒麟,卻不知是不是自己見過的那位?沈洛年愣了愣才說:“我是跟人類學的,但那人類確實是學自麒麟。”
“那麒麟的道號呢?”焰華問。
“我不知道。”沈洛年說:“那些人稱她為塔雅•藍多——和平歡喜之神。”
焰華看了沈洛年兩眼,搖搖頭說道:“算了,麟犼族今天開始會在這兒停留一段時間,你們願意搬走最好,若不想搬,記得告訴其他人類,我們還在的時候,別上山頂滋擾,否則被那些娃兒咬死了我可不管。”說完,焰華緩緩浮起,在赤焰籠罩下,向著魔法島的中央山峰飛了過去。

上篇:第四章 再不走就不妙了     下篇:第六章 麒麟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