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六章 麒麟胎血  
   
第六章 麒麟胎血

焰華既然領著麟犼族暫居魔法島,犬戎族自然不敢接近,別說此時大部分犬戎族高手都留在大陸西方,就算高手聚集于此,也未必敢和進入天仙境的焰華正面沖突,當日犬戎族、禺彊族便退得干乾淨淨,一個不留。
而經過這場戰事,沈洛年的嫌疑自然洗清,焰華一走,昆廷和盧斯就尷尬地前來致歉。沈洛年一開始還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還好黃清嬿、狄韻等人很快地趕來。但眾人這一聚集,不免開始詢問麟犼來援的細節,身上有傷的沈洛年本已疲累,被一連串追問更漸漸失去耐性,當下隨便編了個理由甩開人群,找地方睡覺、治病去了。
而黃清嬿等人拿沈洛年沒輒,只好當成是他請來的援軍;至于不准上山這事,倒不用沈洛年多提醒,知道那讓人害怕的強大麟犼焰華就在山頂,除沈洛年外,沒有哪個人敢往山上走。
魔法島上人類雖逃過一劫,但當日受犬戎族所傷的魔法使其實也不少,接下來兩日,眾人救死扶傷,重新安置,而沈洛年睡醒後,自然和于丹翠一樣,忙著幫傷員療傷。
這段忙碌時間中,倒是發生了一件意外……上次曾經出現的魔法仙人美甯,次日因卷軸呼喚再度前來。但當他以空間魔法出現在山頂木塔中的同時,卻馬上被暴怒的焰華發現,兩方就這麼打了起來。
美甯雖然是從仙界回返的魔法仙人,卻也敵不過道行深厚、足稱天仙的焰華。兩方交手沒幾招,就被打得幾無反擊之力,還好焰華發現美甯似乎抵得住攘妖之氣,心血來潮想多玩一陣子,沒立刻下辣手,感覺到異狀的沈洛年總算來得及趕來阻止,救了美甯一命。
鬼門關前轉了一圈的美甯,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在沈洛年指引下,下山與眾人見面。當魔法島月影團、歲安城訪問團與美甯共同討論後,眾人決定搬離這位置已經泄漏的魔法島,于是在第三天的午後,美甯施展了獨特的根源魔法,在海邊村落後方一個隱蔽處,開啟了一道約莫兩公尺寬的空間通道,讓眾人可以直接搬遷到魔法仙人居住的另一座偏僻小島——燕島。
當下眾人依照先前的計劃,帶著各自的重要物品依序進入通道。具備最強大防禦力的歲安城訪問團理所當然地留在最後一批,而同一時間,沈洛年也正在和三小告別。
魔法仙人的島嶼,三小當然不適合跟去,別說人類不願意,焰華也不肯讓三小離開,畢竟人類只要離開這島嶼,和犬戎族隨時可能又打起來,焰華自然不讓三小有機會去湊熱鬧,此時也在不遠處監視,免得三小跟著沈洛年穿過那古怪的魔法通道開溜。
提到道別,最不甘願的當然是山芷,何況這幾日為了救人,沈洛年也沒怎麼陪她們,此時沈洛年哄了好片刻,才終于讓嘟著嘴的山芷從懷中爬下,和羽霽手牽手站在一旁,而既然有焰華在一旁監視,焰丹倒也不敢多說什麼,只對沈洛年微微搖手示意。

“小鬼們沒事就讓開點。”直到最後,焰華趕開三小走近兩步,那龐大龍頭突然湊到沈洛年耳旁,低聲說:“人類!我聽幾個小鬼說,你想去龍宮找那狐狸?你打算怎麼去?”
沈洛年正要點頭時,猛然醒悟,焰華正是虯龍的後代,卻不知她是不是能自由進出龍宮?若是可以,豈不是能帶自己進去?沈洛年想到此處,忙說:“祖姥,妳的意思是……”
焰華不耐地說:“聽小霽說,你們人類會定期去龍宮,你該就是那時候去對吧?我想跟你們一起去!”
和自己料想的似乎不同?沈洛年訝異地說:“難道妳自己進不去嗎?”
焰華翻了翻白眼說:“我揍過好幾條虯龍,和他們一見面就得打架,怎麼還進得去?”
“呃?”沈洛年大吃一驚,焰華原來和虯龍有仇?卻不知為何龍宮沒人找她算賬?而她本是虯龍後代,為什麼會和虯龍鬧翻?不過沈洛年對別人私事沒什麼興趣,當下也不多問,只搖頭說:“龍宮哪有這麼容易讓妖族混進去?”
“你不懂啦!”焰華搖著那顆大頭說:“我已進入天仙境,炁息已純,只要化為人形,帶上遙香草,就算是天仙也看不出我的本體。”
這樣嗎?看樣子不像騙人,但沈洛年仍搖頭說:“就算當真成功帶妳進去,萬一給虯龍知道我們送敵人進去搗亂,人類豈不是遭殃?不成!”
“我才不是進去搗亂!”焰華哼了一聲說:“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我有辦法讓你提前符合契約值!”
“契約值?”沈洛年一頭霧水地說:“那是什麼?”
“光靈契約值。”焰華得意地說:“你如今體無炁息,很不方便吧?得過個千百年才能使用炁息,你不難過嗎?難道你不想早日恢複,可以自由使用炁息與光靈之術?”
“這……怎會有辦法提前?”沈洛年大吃一驚,若當真可以,麒麟怎不教艾露等人?否則毛逸等其他女巫說不定到現在還活著呢。
“當然有。”焰華哼聲說:“只要你能掩護我入龍宮,我就有辦法幫你解決。”
原來如此,不過這件事對沈洛年來說其實不是多有吸引力,畢竟光靈之術對他來說只是掩護,近來經曆多次艱險戰斗,沈洛年早已暗暗決定引回道息、解除光靈之術,這樣至少能恢複百年前的戰力,雖然可能因此暴露身分,總比大伙兒死光來得好,只可惜這麼一來,大概是無法培育炁息了。
只因為大戰剛結束,眼前還有許多傷者需要藉著光靈之術治療,他才把這事擱在一旁,卻沒想到還有辦法提前符合那光靈契約值?
但無論有沒有辦法,自己都不能把焰華帶進去。沈洛年只能搖頭說:“我還是幫不上忙,這種事情也輪不到我作主。”
“你若是恢複能力,不是人類中最厲害的一個嗎?難道那三個小鬼騙我?”焰華皺眉說:“不然誰能作主?”
沈洛年一怔,若實話實說,豈不是引鬼上門,替葉瑋珊找麻煩?這事還是自己擔下比較好。他愣了愣才說:“和虯龍的關系牽扯到全人類,就算能作主,我也不會答應。”
焰華板起臉,那張老大的龍口咧開,透出上下兩排利齒,威脅說:“不答應我就吃了你!”
惹翻這有天仙強度的家伙可有點麻煩,總之打是打不過的,這時也別扯什麼麟犼不欺負弱者的規矩了,規矩根本就是她自己訂的……沈洛年望著焰華,吸了一口氣說:“吃了我也不行。”同時沈洛年探手虛按天仙飛翼,若對方當真翻臉,總不能坐以待斃。
卻不料焰華只是緊抿著嘴,用那雙銅鈴般的大眼瞪著沈洛年好片刻,這才一扭頭說:“不行算了,看起來也不好吃!”

眼見焰華即將離開,沈洛年忍不住叫了一聲:“且慢。能說說 妳打算去做什麼嗎?說不定……我幫得上忙?”
卻是沈洛年剛剛感受到焰華透出了一股失望、委屈的情緒,而且她雖然出口威脅,畢竟沒真動手,沈洛年多少有點承情,當下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焰華看了沈洛年好一會兒,才開口說:“找一個人,告訴他一件事。”
和自己去龍宮的原因居然頗類似?莫非焰華在龍宮中也有老相好?沈洛年訝然說:“不能用輕疾聯系嗎?”
“不能。”焰華有些狐疑地歪頭看著沈洛年說:“你肯幫我?”
“呃……”沈洛年抓抓頭說:“如果我辦得到的話。”
“那人在內宮。”焰華哼了一聲說:“你無法聚出護身炁息,沒法通過往內宮的龍道!”
那就當真幫不上忙了。沈洛年攤手說:“那當我沒說吧。”
焰華凝視著沈洛年,沉默片刻後才說:“我可以讓你提早符合光靈契約值、恢複炁息,藉此通過龍道,但是你要保證幫我傳話。”
沈洛年搖頭說:“還是算了,萬一那人被關在什麼牢房里,我可找不到人。”
“不會!他只是不能出內宮而已,在宮內是自由的,只要你到了龍宮,找到他不難。”焰華凶目一瞪說:“除非你騙我!根本不想幫我!”
自己可也未必能去啊?不過剛剛才假裝自己能作主,這時又該怎麼辯解?沈洛年抓頭說:“若真如妳所說的這麼簡單,只要我到了龍宮,一定幫妳找人,就怕龍宮里面不讓人亂跑。”
焰華也是別無選擇,她就算修煉到達天仙境,也不可能靠自己殺入龍宮,若說托人幫忙,麟犼一族本來就沒什麼外族朋友,眼前出現一個和虯龍族沒什麼交情,又恰好要去龍宮的人,可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就算焰華因為懷真之故對沈洛年沒什麼好感,也只能把希望放在他身上試試看了。想到此處,焰華呼出一口氣,開口說:“你打開玄界之門,與光靈聯系。”
“喔?”沈洛年見對方似乎沒有惡意,依照指示,雙手比畫著艾露傳授的法門,開啟玄界之門。
同一時間,焰華鼓起龐然炁息,凝聚于額上短角。很快地,一滴亮眼紅芒的指尖大小血滴從那獨角尖端透出,對著沈洛年飄去。焰華跟著沉聲說:“以凝結、活化之法包裹,將其引入玄界,上呈光靈,快!”
沈洛年依法施為。只見光束凝聚、揉合入那血球之中,跟著一股吸力從玄界湧出,將那血滴吸入;與此同時,一股古怪的感受由光靈處傳遞而來,也不待沈洛年操控,下一瞬間,光靈之術突然失控,玄界之門也自動關了起來。
“你暫時無法使用光靈之術。”焰華似乎有點疲憊,緩緩地說:“兩日之後當能恢複正常,之後還要大約十余日的時間,你就能提早引回炁息……這算是光靈的驗證過程。”
“那是什麼?能多弄幾滴嗎?”沈洛年好奇地問,若能多弄一滴回去,豈不是可以幫助艾露提前達到契約值?
“多弄幾滴?”焰華那雙巨目瞪著沈洛年說:“那可是隨麒麟出生而出現的唯一一滴精華胎血,任何麒麟一輩子只有一滴,你以為到處都是嗎?若不是我修炎靈,哪輪得到你?”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沈洛年咋舌說:“這東西……這麼珍貴?”
“其實也沒什麼其他用途。”焰華不待沈洛年發問,接著解釋:“由渾沌初始至今,麒麟仙族代代與光靈締約,曆百代後,終獲光靈同意,可以此精華胎血為證,推遲給付光靈契約所需的預存炁息……這東西我反正是用不著,就送你吧。”
事實上,麒麟仙獸一族品位本高,壽命極長,煉成天仙者所在多有,加上稟性良善,又有天生的樂和之氣,幾乎沒有什麼外敵,對玄界光靈來說,這仙獸一族可是十分優秀的締約族群,給點特殊待遇也不奇怪。
而焰華雖是混血新種,卻產自麒麟之腹,故仍有這一滴麒麟胎血,至于她的後代,可就沒有這種機會了。
這滴胎血雖然沒什麼其他用途,但對修煉光靈之術的人、妖來說依然十分珍貴,沈洛年若早知道這滴血這麼特殊,恐怕不敢隨便承受……總之這忙看來是非幫不可了。沈洛年歎口氣說:“好吧,妳要我找誰?說什麼?”
焰華緩緩說:“你進龍宮之後,想辦法進入內宮,找一個叫作敖容的老虯龍,告訴他……就說我已經煉成天仙了。”
“就這樣?”沈洛年微微一愣。
“就這樣!”焰華說到這兒,突然又板起臉,瞪著沈洛年說:“你記住了,我已幫了你,你要是敢騙我,不幫我辦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我明白了。”沈洛年歎口氣,總之自己盡力試試,若當真辦不到,反正自己也打不過這天仙級的龍頭馬祖姥,到時候不論要殺要剮也只能認命了。
彼此都已交代完畢,沈洛年當下對焰華微微行了一禮,再對著不遠處的三小揮了揮手,這才和在通道那方等待他的黃清嬿等人會合,隨著他們跨過那泛出光芒的魔法通道,進入另外一個空間。
所謂的魔法通道,是根源魔法的高級運用,據說就算是魔法島上的這些魔導師也沒幾個人能使用;而這空間通道看來簡單方便,實際上卻必須符合不少使用條件,只是眾人畢竟還算是外人,對方並沒仔細解釋。
對沈洛年來說,只感覺到穿過通道時,軀體突然一輕,跟著眼前一亮,出現一片滿是綠意的海島。草原上,千余名來自魔法島的島民正有些迷惘地四面散開,一面看著這片藍天綠地,一面在魔法使們安排下,往後方山坡上走。
這島上似乎大都是平緩的坡地,高大的林木也不多,雖然島嶼范圍不比魔法島小,但看來島上的生態體系沒有魔法島豐富,縱然不缺海味,未必找得到山珍。
不過雖說有海味,卻不像魔法島這麼容易取得,這乍看是一大片起伏的丘陵平原,但聽說平原周圍其實是一圈遽降百余公尺的山崖,陡峭崎嶇的懸崖一路延伸到海中,幾乎沒有一般人能立足的地方;而那大片山崖中,住著許許多多海燕妖族,這也是島嶼名稱的由來,聽說清晨、傍晚時分從崖巔往下望,可以看到無數海燕來去,蔚為奇觀。
不過這島到底在哪兒?在魔法島附近嗎?這樣傳送過來,一下倒弄不清楚方位,若無人指引,恐怕還不容易找到回歲安城的路……沈洛年望著遠方大海,正思索著時候,突然聽到身後有人輕喊了一聲:“沈凡,在干嘛?”
沈洛年回過頭,卻見于丹翠孤身一人站在自己身後,他有點意外地目光往外掃,這才發現狄韻、黃清嬿等人都不知跑哪兒去了,雖然草原上仍有部分魔法島居民,但歲安城來的訪問團,除自己與于丹翠之外,其他人竟似都已離開。沈洛年訝然說:“韻小姐他們呢?”
“三位小姐和魔法島的人開會去了,其他人在幫忙搭建房子。”于丹翠笑說:“清嬿小姐說我們這幾日很辛苦,要我跟你趁這機會休息一下,等會兒再上去就好。”
“蓋房子嗎?”沈洛年往島上望去說:“這島上有木材嗎?”
“好像聽人說要蓋石板屋。”于丹翠頓了頓笑說:“反正我們應該待不久了,也不是給我們住的。”
“喔?可以回去了嗎?”沈洛年問。
“你不知道嗎?”于丹翠有點訝異地解釋:“月影團的巫領們已經決定,未來會在犬戎族攻擊的時候,給予歲安城支援……等魔法島的島民在這兒安頓好之後,就是我們回返歲安城的時候喔,這次的目標算是順利完成了呢。”
“這樣就好,妳前兩天沒嚇到吧?”沈洛年對于丹翠頗有點不好意思,若非自己拖她下水,她實在不用冒這麼大的危險,隨隊離開歲安城。
“差點嚇死了呢!”于丹翠拍拍胸口笑說:“還好你找到這麼強的妖族來幫忙。”
“只是運氣好。”沈洛年說:“我也沒想到她們會來幫忙。”
“不過那天後來其實我沒有太害怕。”于丹翠低聲說:“韻小姐告訴我,當時冰後和血煞刀、至尊刀三位正往魔法島趕來,其實已經快到了。”
“真的?”沈洛年吃了一驚。
“聽說是知道基蒂團長過世後,女帝就認為這兒已經不安全了。”于丹翠說:“于是請冰後和血煞刀兩位離開噩盡島來幫忙。她倆先協助至尊刀擺脫犬戎族追蹤,之後三人一起趕往魔法島,後來聽到魔法島危難已解,她們三位才留在大陸沒出海。”
難怪當時狄韻這麼老神在在?可惡!這臭丫頭怎不告訴自己?話說回來,當時自己沖下之後,也沒空聽她說了。
“對了,那三個小仙長,遠看好可愛喔。”于丹翠那夢幻般的神情又出現了,但她旋即苦著臉說:“可是稍微接近我就好害怕,不知道怎麼回事。”
那還多虧了焰丹的“攘妖之氣”了,否則于丹翠若真在自己沒注意的時候湊過去,說不定會被山芷或焰丹揍呢。沈洛年好笑地說:“她們其實不習慣和其他人類相處。”
“喔……”于丹翠想了想,看著沈洛年說:“沈凡,你還累嗎?”
“還好啊,怎麼?”沈洛年問。
“我覺得還是上去幫忙吧?就我們兩個休息好像挺奇怪的……”于丹翠想想又說:“但如果你還累,我就自己上去?說不定還有人需要照料。”
“上去吧。”沈洛年一面邁步一面說:“其實本來就沒什麼好休息的。”
于丹翠點頭說:“我也是這麼說,但是清嬿小姐……”
“統校狄韻來訊。”沈洛年耳中輕疾突然傳出聲音。
沈洛年微微一怔,那凶丫頭干嘛突然用輕疾說話?彼此又沒多遠……話說回來。這幾日兩人都忙,也幾乎沒時間說上話,昨晚好不容易抽出時間讓她作夢,但之後兩人只吵了兩句,她也馬上趕回去處理事情了,這時倒不知道想做什麼?
“丹翠,等等。”沈洛年打個手勢,停下腳步接通了輕疾的通訊,只聽狄韻的聲音傳來:“臭老頭!丹翠在旁邊對吧?”
“是啊。”沈洛年望了于丹翠一眼。
“有件事,你幫我詢問一下她的意思。”狄韻說。
“干嘛不自己用輕疾問?”沈洛年說。
“她那種個性,我自己問,根本就等于騙她答應。”狄韻說:“我們本就是故意避開的,她畢竟只是個普通平民,得弄清楚她自己的想法。”
“妳也知道啊?”沈洛年好笑地說:“當初還不是就這麼把人家拐出來冒險,怎麼突然良心發現了?”
“誰知道這趟旅程這麼危險?”狄韻罵:“臭老頭,你少啰唆了,這件事情很重要。”
“好吧,要我問什麼?”沈洛年問。
“你問問丹翠……”狄韻說:“願不願意當……魔法使。”
“嗄?”沈洛年瞪大眼說:“沒搞錯嗎?這把年紀怎能當魔法使?”沈洛年倒是感覺得出來,于丹翠魔力應該足夠,其實成年人精智力足夠締約的本就不少,問題是到這把年紀才締約,因為語言問題,幾乎可以保證念不出魔法咒語,尤其是只慣于使用中文的人。
“雖然一般咒語大概學不會,但是……”狄韻說:“說不定可以學會根源魔法。”
“咦?”沈洛年說:“昆廷他們願意教了?”
“那魔法不是每個人都能學……唉,有空再跟你說明細節,你先問問丹翠願不願意。”狄韻說:“就告訴她,根源魔法好不好用很難說,萬一沒用也就罷了,但萬一學到了有用的根源魔法,請她務必要協助歲安城部隊。”
“妳意思是……學到哪種根源魔法,是看運氣的?”沈洛年問
“這樣說也可以。”狄韻說:“聽說與人潛意識關注的事有關。”
“就算是這樣,又為什麼一定要找她?”沈洛年說:“歲安城魔法使不是一大堆嗎?妳和李允生呢?”
“你不知道啦!”狄韻悶哼一聲說:“歲安城魔法使通通都沒資格學,真是倒黴透了。”
“嗄?”沈洛年吃了一驚。
“快去問!”狄韻說:“啰哩啰唆的,臭老頭!輕疾別關,我要聽你怎麼問的。”
“好吧,我說說看。”沈洛年看向于丹翠說:“丹翠,韻小姐有事想問妳。”
本來已經避開幾步的于丹翠,一怔走近說:“什麼?”
“妳願意當魔法使嗎?”沈洛年說。
“咦?”于丹翠和沈洛年一樣,大吃一驚地說:“不是都要從小開始嗎?”
“我也不明白細節。”沈洛年抓頭說:“似乎是因為……妳才有機會學根源魔法,其他人都不行。”
“為什麼?”于丹翠吃驚地問。
“我不知道啦。”沈洛年忍不住翻白眼說:“總而言之,萬一成為魔法使,又恰好學會有用的根源魔法,大概就得幫忙打仗了,所以才要問問妳。”
“打仗?不要,我會怕。”于丹翠打了個寒顫說。
“她不要。”因為狄韻只能聽到沈洛年的聲音,所以沈洛年對狄韻補了一句。
“老頭,能不能幫我說服她?”狄韻說。
“嗄?”沈洛年忍不住說:“那妳自己來說不是最快?”
“那樣不是真的願意啊。”狄韻說:“等我一離開,她就又後悔了,萬一她得跟隨別的將領呢?到時候變成逃兵豈不是害了她?”
“唔……”問題是自己從來就不適合當說客啊!沈洛年看著于丹翠,呆了呆才說:“妳不喜歡打仗,是怕看到人受傷嗎?”
不料于丹翠反而白了沈洛年一眼說:“那雖然不是好事,但有什麼好怕的?要是怕見血怎麼當醫生?”
原來和當年的白玄藍、狄純不同?沈洛年聳肩說:“那妳怕什麼?”
“我怕痛、怕死啊!”于丹翠瞪大眼睛說:“這也要問?”
“怕死喔?”自己倒忘了這最基本的理由。沈洛年正不知該怎麼說,耳中卻突然傳來狄韻的提示,當下開口對于丹翠說:“可是魔法使是最安全的軍種,除非部隊全滅,基本上魔法使不會受傷的。”
“是嗎?”于丹翠說:“這次好多魔法使受傷了。”
這倒不用狄韻提示,沈洛年搖頭說:“這是因為沒有人保護,當時你們那個洞穴的魔法使不就都沒事?”
“這倒是……”于丹翠想了想,抬起頭說:“三位小姐很希望我答應嗎?所以才請你來說?”
“是啊。”沈洛年說:“她們怕自己來跟妳說,妳先迷迷糊糊答應了,之後又後悔。”
于丹翠當然知道自己的問題,尷尬傻笑了片刻後才有些為難地說:“可是我不想當軍人耶,我喜歡當醫生,我回去還想跟隨師父呢……啊,我好想念師父。”
這可沒輒了,當下沈洛年朝輕疾那端的狄韻說:“她不想當軍人,想當醫生……什麼?”
也不知狄韻說了什麼,只見沈洛年呆了片刻,皺起眉頭說:“這麼複雜怎不找安荑來說?啥……?和我也有關系,什麼意思?好啦!說就是了!真是的!”
于丹翠見沈洛年目光又轉了回來,忍不住有點好笑地開口說:“你怎麼好像在和韻小姐吵架?”
“不是吵架,我們說話就是這樣……”沈洛年搖搖頭說:“妳別說話,免得我忘了……那個……根源魔法雖然有好幾種類別,其中戰場上比較有用的有三類,一種是空間系,就是空間通道類的;一種是保護系,就像上次那個息壤袍上的“限制魔法”;還有一種是障壁系,這個還沒見過……總之,這三種都不用實際和敵人搏斗,其實不危險,萬一妳剛好學會這幾種魔法,只要作戰的時候來幫忙,其他時候還是可以回圓足教當醫生。”
“空間通道?”于丹翠有點興奮地說:“學會就可以開啟這種魔法通道嗎?那很方便耶。”
“大概吧?誰知道。”沈洛年也不大清楚。
“還有其他的呢?”于丹翠見沈洛年只翻白眼聳肩,沒理會自己,想想又高興地說:“如果學會其他系的,那不就太好了嗎?不但學會魔法,還不用上戰場。”
“這麼說……妳答應了?”沈洛年問。
“嗯……”于丹翠沉吟片刻,笑歎了一口氣說:“三位小姐都這麼希望,我也不願意讓她們失望啊。”
“別管她們怎麼想吧?”沈洛年忍不住說:“還是妳自己願意比較好。”
“我明白。”于丹翠歪著頭說:“但是如果看到她們三位開心,我會更開心的,啊——尤其是韻小姐,她這陣子真是越來越美,我都快受不了了。”
這是某種適合當婢女的奴隸性格嗎?沈洛年無法理解,也就不去研究了,只說:“既然如此,我就這麼告訴她啰。”當下沈洛年低聲說:“欸,丹翠答應了。”
“太好了,那麼你們兩個往上坡走。”狄韻說:“我和亨利正在上面等你們。”
“又是亨利,哼哼哼。”
“吵死了!臭老頭!閉嘴!”
結束了輕疾的通訊,沈洛年領著于丹翠往坡上走,果然看到狄韻和亨利在坡上等候。狄韻正帶著甜笑和亨利說話,而亨利似乎當真挺喜歡狄韻,正一面凝視著她的雙眼,一面含笑傾聽著。
“韻小姐。”于丹翠看到狄韻,果然馬上失控,笑逐顏開地奔了過去。
“丹翠小姐、沈先生。”亨利倒是很客氣地主動打招呼。
“丹翠。”狄韻轉過頭微笑說:“妳真的願意幫忙嗎?”
“只要韻小姐期望,我一定全力以赴。”于丹翠說:“就怕我嚇傻了壞事。”
“不會的。”狄韻看沈洛年站在一旁沒吭聲,目光一轉說:“亨利先生。”
“是的,韻小姐。”亨利微笑說:“真是不好意思,美甯長者性子比較急,昨日答應了要幫忙締約,今日就急著把這件事處理妥當,其實應該讓幾位多休息兩日的。”
“沒關系的。”狄韻笑說:“其實我也希望能快點處理。”
“好吧,我們這就去嗎?”亨利說。
“麻煩您引路了。”狄韻回以微笑。
“諸位請往這兒走。”亨利伸手虛引,帶著狄韻往前走。
這些一直笑的人臉上的肌肉不會發酸嗎?沈洛年也不吭聲,就這麼跟著三人之後,向著島內邁步。
狄韻和亨利在前方邊走邊笑談著,走了片刻,也不知道她怎麼交代的,只見亨利和于丹翠聊了起來,狄韻卻退了幾步,走到沈洛年身旁。
沈洛年見狄韻白了自己一眼,沒等她開口便說:“十聖來了三個?”
狄韻一怔,隨即恍然說:“丹翠跟你說的?這件事本不該提起,但是當時士氣低迷,丹翠更是嚇傻了,我估計冰後她們很快就會趕到,所以才說了出來……沒想到她們才剛出海不久,犬戎族就被你趕走了。”
“不是我趕走的。”沈洛年沒好氣地說。
“好吧,被你朋友趕走……”狄韻橫了沈洛年一眼說:“還沒跟你算賬呢,你既然找來這麼強大的援軍,怎麼不早說?我們當時又何必暴露位置?”
“誰知道?”沈洛年聳肩說:“她們突然冒出來幫忙,我也很意外。”
狄韻一怔,腳步一緩說:“胡說!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這有什麼好胡說的?”沈洛年瞪眼。
難道他當時真是下來找死的?這老頭果然是笨蛋?狄韻上下看了看沈洛年,一時也不知是真是假。她繼續往前走,目光一轉說:“有件事倒是挺奇怪……”
“什麼?”沈洛年問。
“事情結束後,我們用輕疾與司令、冰後等人開會,提到你和麟犼一族有交情的事,她們知道時只是驚喜、意外而已。”狄韻說:“但提到窮奇山芷和畢方羽霽這兩個小仙獸道長時,先是司令老半天不說話,跟著瑪蓮阿姨和睿阿姨都說要馬上趕來魔法島,後來還是奇雅阿姨阻止了,說大家同時趕來,恐怕引起魔法島的反感,如非必要,她們還是在大陸上等……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奇雅阿姨聲音發顫呢,那兩個孩子般的仙獸這麼可怕嗎?那天我沒來得及看到她們出手……咦,你干嘛?”狄韻說到最後,發現沈洛年神色變幻,一副大難臨頭的模樣,不禁停下發問。
卻是直到剛剛沈洛年才想起,山芷和羽霽當初在馬來半島的地洞中,就與白宗等人見過,葉瑋珊與賴一心還見過不只一次,他們就算忘了自己面孔,也不可能忘記這兩個能化人的特殊小仙獸,恐怕現在每個人都開始懷疑自己身分,這下可真的麻煩了。

上篇:第五章 湊什麼熱鬧?     下篇:第七章 第三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