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七章 第三階段  
   
第七章 第三階段

眼見狄韻詢問,沈洛年呆了半晌,最後還是搖頭說:“沒……沒什麼,後來呢?”
“沒什麼才怪!愛說謊的臭老頭。”狄韻顧忌著前方兩人,只哼了一聲繼續低聲說:“司令估計,既然對方能掌握我們的行蹤,又知道魔法島的地點,回去時恐怕也會有連番惡戰。為了避免再出意外,冰後她們幾位就留在大陸東岸,等我們回返……別說這些了,我是要跟你說根源魔法的事情。”
“對了,這是怎麼回事?”沈洛年說。
“月影團的眾巫領因為這次事故十分感激我們,加上仙人也不反對,才決定把這件事的始末說清楚。”狄韻想了想,接著說:“根源魔法,並不是一個可以學習的魔法……其實是精靈契約的副產物。”
“精靈契約?”沈洛年訝異地說:“魔法島和歲安城的締約方式不同嗎?”
“這兒一共有三階段締約的法門。”狄韻說:“這些法門聽說連應龍都不會,人間也已失傳,所以杜勒斯叔叔並沒從前代的月影團長那兒學到,後來基蒂團長遇上魔法仙人,才知道此事,我也是昨日才明白其間的限制,難怪當年基蒂團長一直不肯教杜勒斯叔叔……”
“什麼限制?”沈洛年問。
“要接受二次締約者,體內不能有炁息。”狄韻說:“歲安城每個魔法使成年前都接受了煉鱗引仙,如何能接受二次締約?”
沈洛年呆了呆才說:“丹翠不也引仙了嗎?”
“暫時性的沒關系。”狄韻說:“會被二次締約時湧入的強大精靈炁息迫散……當年的基蒂團長就是如此。杜勒斯叔叔那時已經永久引仙,加上他不願留在魔法島,所以基蒂也一直沒告訴他老人家這件事情的真相。”
“這麼說來……妳也不行啰?”沈洛年說。
“不行。”狄韻不很高興地搖了搖頭,皺眉說:“現在比較麻煩的是你。”
“我?關我什麼事?”沈洛年說。
“難道你不想二次締約嗎?”狄韻說。
“咦?我可以嗎?”沈洛年一愣說:“對了,我體內也沒炁息,但那是因為被光靈取走了呢……”
“魔法仙人也說,他們沒對光靈師測試過這個法門,不知道可不可行,但願意試試。”狄韻說。
原來早就把自己算進去了?但再過幾日,自己似乎又能引回炁息,那時又當如何?沈洛年聳肩說:“其實不締約也無所謂。”
“那太可惜了!”狄韻說:“眼前只有這兩個機會,怎能放過?不!要盡量把握才行。”
“只有兩個機會?”沈洛年說:“只要學會這方法,回歲安城之後,找打算學魔法又還沒引仙的小孩試試不就好了?”
“若這麼簡單,我干嘛還要說服丹翠?”狄韻搖頭說:“二次締約的法陣必須由通過三次締約的魔法使主持,才能施法。眼前經曆過三次締約的只有魔法仙人,他們又不肯去噩盡島……而沒引仙過的孩童,單是離開歲安城都太危險了,怎能橫渡大陸來到這種地方?”
那還真的沒辦法了。沈洛年想了想說:“那三次締約又是怎樣?可以學到新的根源魔法嗎?”
“不是這樣。”狄韻搖頭說:“一次締約,是尋找屬性相合的精靈,二次締約,可以增加和精靈的契合度,並在冥想的過程中,讓精靈調整自己的身軀,逐漸仙化,進而達到延長壽命、強健體魄的目的。當體質變化、精靈感應以及體內魔力都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可以相同方式進行第三次締約,若能成功,體質轉化速度會再度提升,而且和精靈的聯系更將從言語轉為心靈,這部分我也不大明白……總之這種境界很難達到,年輕的魔法使感應程度往往不足,年長的卻可能體力、精力已衰,到現在為止,魔法島上還沒有人能邁入第三關。”
言語轉為心靈是啥?但既然狄韻也不明白,那也甭問了。沈洛年想想說:“眼前雖然沒法找到其他人二次締約,但是以後歲安城的魔法使總得想個辦法學吧?就算仙人不肯去歲安城,約個比較安全的地方締約不成嗎?”
“嗯……”狄韻搖搖頭說:“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
“怎麼說?”沈洛年有點意外。
“仔細想想,這其實未必是個好辦法。”狄韻沉吟著說:“除了你和丹翠,其他人不一定適合,也許基蒂團長當初不說,也是為了歲安城好……”
沈洛年可又不懂了,正想接著問,狄韻卻翻白眼說:“試著自己想想看好嗎?別老是等人告訴你!這麼大顆頭里面都是空的嗎?”
“呃……臭丫頭不說拉倒。”沈洛年瞪眼說。
“有件事倒是可以告訴你,年輕一輩中,最有希望邁入第三關的聽說就是亨利。”狄韻瞄著沈洛年,帶著點兒促狹般的得意笑容說。
“關我屁事。”沈洛年哼聲說:“就算變成仙人他還是變態。”
“渾蛋老頭!”狄韻正想踢人,突然發現亨利與于丹翠放慢了速度回頭,她連忙擠出甜美笑容,加快腳步走到亨利身旁微笑說:“亨利先生,到了?”
“韻小姐,就在前面。”亨利含笑往前指了指。
原來這時四人剛翻過一座小山丘,沿著草地中間的小路往上,前方出現了一個用石塊築起的高台,台上站著兩名穿著魔法袍的老者,其中一人正是美甯。
“美甯長者、寡土長者。”亨利快走兩步,使用著某種特殊語言在台前恭謹地施禮,至于狄韻等人,當然早就准備好了輕疾應用。
沈洛年等人見過美甯,但另一位臉色蒼白、被稱作寡土的銀須老者卻是初次見面。他和美甯最大的不同就是那一大捧白胡子,另外臉色也和善不少,他望著亨利笑說:“你是……?”
“寡土長者,我是昆廷與果英之子,亨利。”亨利說:“十五歲時曾來燕島,當時便是寡土長者協助我締約的。”
“喔……原來是小亨利,我記得你,你小時候就很漂亮,長大可是越來越俊了。”寡土笑了笑說:“聽美甯說你們村莊受襲,你父母沒事吧?”
“多謝長者關注,他們兩位沒事。”亨利頓了頓,回頭指著狄韻等人說:“多虧這幾位歲安城的客人協助,我們才逃過大難,尤其是這位少年人——沈凡。”說到最後,他微笑指了指沈洛年。
“他找來了龍首麟馬——麟犼幫忙。”美甯板著臉插口說:“我接到卷軸訊息過去探視,卻差點被打死。”
“麟犼?是……妖仙焰裂還是焰碎嗎?”寡土訝異地說。
“不是。”美甯翻白眼說:“遇到首代麟犼焰華,晦氣。”
“首代麟犼會和人交朋友?聽說她不是連妖怪朋友都沒半個?”寡土不禁多看了沈洛年兩眼。
“老了轉性了吧?管他的,辦事吧。”美甯哼了一聲,轉頭說:“誰要締約?”
狄韻心念一轉,那臭老頭身為光靈師,締約的過程說不定沒這麼順利,還是先把于丹翠處理妥當比較好,常下轉頭望向于丹翠說:“丹翠?可以嗎?”
被狄韻這麼一喊,于丹翠豪氣干云地說:“只要韻小姐希望,我什麼都可以做!”
“多謝了。”狄韻苦笑了笑,回頭對著兩位魔法仙人說:“這位是丹翠,她過去沒有締約過,不知道……”
“無所謂,只要魔力夠就好。”美甯頓了頓,看著丹翠說:“不過締約後體內不存炁息,將無法使用輕疾,這妳知道吧?”
于丹翠其實還沒想到此事,還好她離開歲安城之前,其實也沒用過輕疾,倒不難適應,反正此時也不可能反悔,她用力點頭說:“我知道了。”
“都上來把。”美甯讓開了入口。
“韻小姐放心。”亨利帶著眾人往台階上走,一面跟著說:“我小時候也是一次經曆了兩段締約,第二階段需要的魔力量並不是特別大,其實我們這兒已經沒有人分兩次做了。”
原來如此?狄韻點點頭,沒再多說。
眾人走上台,卻見石台上刻著一大片魔法陣,這可和歲安城傳下的締約魔法陣大不相同,不只龐大不少,里面的文字也更多,更有許多不認識的符文。狄韻看著這龐大的魔法陣,不禁問:“這麼繁複嗎?”
“應龍傳下的我們已經淘汰了,這是美甯很久以前研究出來的新締約法陣。”寡土說:“丹翠小姐,請到圓圈中心坐下,由我幫妳締約。”
這法陣雖然龐大得有點可怖,但于丹翠在狄韻面前勇氣自動增加三成,當下邁開微微發抖的雙腿,踏步往內走,在圓圈正中央盤膝坐下,緊緊閉上眼睛。
“這就開始了,要花一點時間,請耐心。”寡土說完,口中開始默誦著魔法咒文,而這咒文似由許多咒語組合而成,一段一段地過去,不同的力量開始作用在魔法陣中,魔法陣也開始泛出藍色的光芒。又過了好片刻,藍色逐漸轉黃,慢慢整片魔法陣都透出黃光,看來這是與于丹翠締約精靈的光色,到了最後一個階段,突然黃光大盛而衰,當光色漸淡的同時,于丹翠身子一震,突然忍不住苦著臉唉了一聲。
出什麼意外了嗎?狄韻忍不住往前踏了半步,卻見寡土點頭微笑說:“這孩子魔力挺足的,可以了。”
“可以了嗎?”于丹翠兩手揉著太陽穴,蹲下說道:“頭好痛,怎麼……突然……好累啊……”
狄韻松了一口氣,走入魔法陣,扶著于丹翠說:“這代表魔力消耗過度,締約後頭痛很正常的,而且妳體內的引仙被排除了,身體暫時會不大適應。”
對了,還有這種事。沈洛年抓抓頭,暗自心想,不知道等會兒要不要裝頭痛?否則那黑心臭丫頭發現自己魔力不少,八成又會大驚小怪,說不定還來損自己兩句,比如魔力雖夠腦袋卻很差之類的……
沈洛年思索間,于丹翠在狄韻攙扶下走出魔法陣,坐在一旁休息,但不只是狄韻,美甯、寡土、亨利都走了過去,似乎都透出了好奇的氣味。沈洛年還沒想出道理,卻聽狄韻低聲說:“丹翠,有學到根源魔法嗎?”
“啊?”于丹翠回過神,愣了愣才說:“就是那短短的兩個怪聲音?”
“對!”亨利高興地說:“太好了,果然受傳了根源魔法,是哪類的?”
“我……不是很清楚。”于丹翠有些迷惑地說。
“既然獲得了,精靈應該有把基本意義和觀念傳遞到妳的心靈中啊。”亨利說。
“就是那個嗎?”于丹翠詫異地說:“和那音節一起出現的畫面……不是幻覺嗎?”
“就是那個。”亨利頓了頓,突然有點忐忑地說:“不會是食物吧?”
“食物?”沈洛年訝然問,根源魔法還會變食物啊?
“若是食物就沒用了。”狄韻對沈洛年說:“亨利先生說,這種屬性十分常見,畢竟食欲是天性。”
“對啊。”亨利苦著臉說:“我的根源魔法就是那一系的……這是第二多的,但對于戰斗就沒用了。”
第一多的是什麼?沈洛年正想著,于丹翠已經搖了搖頭說:“不是食物。”她停了幾秒,才有點尷尬地又說:“我……隔著一個黑黑的洞,看到……艾露師父。”
這是什麼意思?狄韻一愣,轉頭望著亨利。亨利一拍手說:“恭喜丹翠小姐,這恐怕是某種特殊的空間魔法。”
“真的?怎麼使用?”狄韻大喜,空間魔法可說是最適合作戰的魔法,無論攻守都能大占便宜,卻不知為什麼會看到艾露院長?
此時亨利己經把于丹翠的敘述翻譯給美甯與寡土聽,兩位魔法仙人對望一眼,美甯只微微點了點頭,寡土則莞爾一笑開口說:“這是特殊傳送,比較少見。”
“類似美甯長者的“傳送魔法”嗎?”狄韻頗有些興奮。
“雖然有些相似,但不一樣。”美甯搖頭說。
亨利也開口說:“莫非傳送的方式,和顯現的人物有關?”
“正是。”寡土說:“看來這位丹翠小姐內心深處一直想回那人身旁,所以才會出現這樣魔法……丹翠小姐的空間魔法,其中一個座標,恐怕會固定在那人身旁不遠處。”
沈洛年不禁暗暗好笑,真看不出來,于丹翠原來這麼想念艾露?想到此處,沈洛年一拍手說:“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開個空間洞,直接返回歲安城了?”
“理論上是這樣。”寡土搖頭說:“但距離太過遙遠,這位小姐的魔力不足以支應。”
“以丹翠的魔力來說,大概可以多遠?”狄韻忙問,這牽涉到戰術運用的彈性,可是十分重要。
“這還是請美甯估計吧。”寡土說。
“百公里內吧?”美甯沉吟說:“詳細的距離,你們回去之後再測試才能確定。”
百公里已非常好用了,狄韻正高興的時候,抱頭蹲在一旁的于丹翠卻拉著沈洛年低聲說:“我這魔法是怎樣啊?”
沈洛年這才想到,于丹翠如今了沒了炁息,當然也不能借著輕疾翻譯,只好簡略地低聲稍作解釋。于丹翠知道自己日後可以隨時回到艾露身旁,自然也是十分欣喜。
“接下來是這位?”寡上看著沈洛年問。
“這位我來吧。”美甯說。
寡土有點意外地說:“既然只有兩位,我應該還可以吧?”
“他是光靈師。”板著臉的美甯搖頭說:“說不定有什麼變故,我親自來。”
這位美甯長者的個性倒有點古怪,沈洛年看了幾眼,卻也看不出所以然來,只好乖乖往上走,站到圓圈之中。
“沈凡。”美甯看著沈洛年說:“今日就算能順利締約,但有天你與光靈的契約值足夠,炁息返體那一刹那二次締約應該就會失效,根源魔法可能就沒用了。”
那豈不是只能用半個月左右?看來果然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不過這倒也無所謂,杜勒斯因為不明原理,所以一直很崇拜根源魔法,但其實用途也不很多,半個月後消失也就罷了,若不是覺得解釋麻煩,沈洛年可能會干脆拒絕這次的締約,他當下聳聳肩說:“知道了。”
但沈洛年雖然靠輕疾翻譯,美甯卻聽不懂沈洛年的言語,當下轉頭疑惑地望向亨利。
“他知道了。”亨利解釋。
“那麼就開始吧。”美甯示意沈洛年坐在中心,眼睛半睜半閉的,開始默誦著魔法咒語。
坐著總比上次站著輕松些,而且這魔法陣刻在石面上,也不用次次重畫,還挺方便的……沈洛年閑在那兒胡思亂想著。過了片刻,白色光芒從魔法陣中騰起,但下一瞬問,隨即引出了沈洛年精靈的魔法光色,白芒消逝的同時,只見一片如血暗紅光芒泛出,充滿了整片魔法陣。
看到這少見的光色,除了狄韻外,每個人都是一愣。亨利忍不住低聲說:“這是……?”
狄韻這才柔聲說:“沈凡的光芒,比較少見。”
“當時沈凡攻擊犬戎族,據說使用的大多是烈火咒,那種咒法不容易看出光色。”亨利有點擔心地說:“若早知如此……”
狄韻自然知道,若亨利、美甯等人早知道沈洛年光色古怪,說不定會拒絕幫他二次締約,但機會畢竟難得,加上母親狄純不斷替沈凡作保證,狄韻也只能把沈凡當成可以信任的人,今日自是故意不提此事。眼見亨利有些困擾,狄韻含笑說:“亨利先生,請放心,沈凡脾氣雖然有點兒古怪,其實他……他……很直率,人並不壞。”就算是機靈聰敏的狄韻,突然想找出沈洛年的優點,也得考慮個幾秒鍾。
亨利頓了頓,對狄韻露出笑容說:“韻小姐這麼說我就安心了。”
狄韻看著亨利的笑容,卻不免有些心虛,只好陪著干笑了兩下。
因為沈洛年經曆過首次締約,進行的速度比于丹翠快了些……很快地到了最後一個階段,只見紅芒由盛而衰,坐在圈中半閉著眼睛的沈洛年,身子突然微微一震,吐了一口長氣。
看樣子這老頭的魔力不少,一點也沒露出疲累的神色。狄韻正想往前,但那暗紅光芒本己漸退的魔法陣,竟似乎正微微地震動著,狄韻吃了一驚,張口說:“怎……”
就在這一秒,魔法陣再度出現了暗紅色的光芒往外膨脹。亨利一驚,前進半步,以身軀護著狄韻,一面說:“危險!”
“退開。”一直和藹可親的寡土臉色沉重地輕喝了一聲,領著狄韻等三人往後撤。
而站在魔法陣旁的美甯,神色也轉趨凝重,但卻沒往後退開,而隨著暗紅光芒的膨脹,漸漸也看不清他臉上的神色。
“怎麼了?”狄韻問。
“不……不知道……”亨利也沒看過這種事。
此時那光芒又有變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光色本就不顯亮,擴大的同時,竟仿佛漸漸帶著一種濃稠的感覺。那魔法陣本就有十來公尺寬,眼前的暗紅光芒不只是籠罩了整個魔法陣,還慢慢往外擴張,一股莫名的炁息在光芒外壁伸縮膨脹,一個龐大的暗紅色半圓形炁息團,就這麼在眼前出現。
狄韻與亨利扶著于丹翠往後退到石台邊緣。與此同時,北面島嶼山丘上,兩個穿著黑袍的身影飄起,向這兒快速飛近,而感受到這兒有炁息異狀的黃清嬿、張如鴻,也正帶著其他人往這兒奔。
“寡土長者?”亨利問了一聲。
寡土遲疑了一下,這才終于開口說:“似乎是……進入第三階段了。”
“什麼?”亨利和狄韻大吃一驚。
“那位到底是什麼人?”寡土回頭望著狄韻說:“真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嗎?”
這話可真有點難以回答,狄韻有些心虛地說:“長者覺得他不像少年人嗎?”
“要進入第三階段,軀體仙化程度、與精靈契合度、體內的魔力量,這三者都必須達到一定的標准。”寡土沉聲說:“就算他體質特殊——天生仙體、魔力又充沛……沒有數十年冥思苦修,怎能與精靈達到如此的契合度?我們返回人間後,想與新的精靈締下第三階契約,也花了數十年啊,何況我們早已掌握了冥思技巧……他是何時與精靈締約的?”
那渾蛋果然是貨真價實的老頭,這又是一個證據!但這件事若掀翻了,不知道這些魔法仙人會不會因此翻臉?狄韻不敢把話說得太死,只微笑說:“寡土長者,我和沈凡相識其實也不久……但從外表看來,他確實很像少年人啊,他能這麼快進入第三關,會不會與那種特殊光色有關?我過去從沒見過呢。”
寡土微微一怔,似乎也沒什麼把握。他搖搖頭說:“白汀、艾波都來了,我與他們討論討論。”說完,他轉身向剛飄到石台旁的另兩名黑袍老者走去。
“韻小姐,那是另外兩位巫師長者。”亨利低聲解釋說:“魔法的曆史並不久遠,當初進入仙界的只有這四位。”
“也因為數量少,他們才願意教導你們啊。”狄韻說:“其他法門修煉的仙人團體,似乎一點也不想把各自的修仙法門往下流傳。”
亨利遲疑了一下,才低聲說:“基蒂團長以前說,她曾聽巫師長者們提起,對仙人來說,噩盡島太不方遍,前一個仙凡重合的世代中,仙人偶爾也會游戲人間、入凡授道,但現在這種事很難出現了。”
這確實也是理由之一,所以司令他們才會考慮著那套計劃?但眼前的問題實在太多了……狄韻正沉吟著,黃清嬿、張如鴻已經帶箸蔣傑、洪治平、梁乃均三人趕到,她和亨利當即針對眼前狀態簡單說明,大伙兒聽到沈洛年竟然邁入第三關,當然也是目瞪口呆。眾人看著那詭異濃稠、鼓蕩著炁息的暗紅光團,都說不出話來。
就這麼又過了一段讓人覺得很漫長的時問,直到天色漸黑,那光芒和炁息,終于緩緩地向魔法陣中收斂,最後納回了盤坐在魔法陣當中的沈洛年軀體中。下一瞬間,那股炁息感應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從來沒出現過,跟著沈洛年撲通一聲,身子軟倒在地,似乎失去了知覺。
“沈凡?”經過這麼久,于丹翠精神已經恢複了不少,見狀驚呼了一聲。
“暈倒是正常的,第三階段的締約會大幅度調整體質,直到耗盡魔力為止。”美甯緩緩說,而一直在魔法陣旁不遠站著的他,這時看來也頗有些疲憊。
聽美甯這麼說,梁乃均請示狄韻後,主動上前背起了沈洛年,而亨利則是怔忡地走近兩步說:“美甯長者,沈凡……真的度過第三關了?”
“嗯。”美甯對眾人說:“你們都先回去吧,其他的事明晨再說。”
“是,幾位長者,我們先離開了。”亨利向四人行禮後,領著狄韻等人往蓋屋的地方走。
而美甯等眾人走遠,這才走向站在一旁討論的寡土等三人說:“你們剛剛討論得如何了?關于這個叫沈凡的少年?”
“想不通。”寡土回頭說:“以他的狀態來說,魔力、體質姑且不論,最少應該冥思了五十年以上,他看來這麼年輕,我本來以為是光靈術的效果,就問白汀的意見。”跟著他望向另一個穿著魔法長袍的稍胖長者。
“據我所知,光靈咒術只能延緩老化速度,不能返老還童,也不會阻止成長。”被稱為白汀的胖老者,也許因為脂肪比較多,臉上的皺紋算是四人中最少的。他搖頭接口說:“這人只有二十歲左右的容貌,還沒完全成長,所以在他學習光靈咒術前,外型應該就是如此了,說不定還更年輕一點。”
“那麼除非他也具有幻變外型的妖仙能力,才能維持在年輕人的體態。”最後一個稍矮的老者艾波說:“這樣的話,他可不知道是多少歲了。”
“歲安城的人似乎也不知道他的實際年紀,都以為他只是個少年人。”寡土沉吟說:“不說別的,若只有二十歲,怎麼可能和焰華交上朋友?”
美甯沉吟片刻,又說:“這且不提,那光色又是怎麼回事?”
三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後還是一起搖頭,大胡子寡土還苦笑說:“黑色的還見過幾次,暗紅算什麼?難道他不是人?當初印象中……有些強大的龍族擁有特殊光色。”
“若不是人類,在體無炁息的狀態下,怎能維持人形?”美甯搖頭說:“就算他隱藏炁息的能力強大到讓我們無法分辨,但二次、三次締約時必須容納強大的精靈炁息,精靈可是超越天仙的存在,絕對無法遮掩下去。”
“關于這件事,我有個不知道對不對的想法。”矮老者艾波開口說:“魔法光色是締約那一刹那,精靈炁息與身心狀態共振顯現的一種適當波長,照理應該有無限多種才對,為什麼一般人只能顯現藍黃紅白橙綠紫黑這幾個單調的顏色?會不會是因為魔法之力畢竟是仙界精靈所施展,我們只是聯系的橋梁……因為我們身軀與仙界的聯系有限,所以光色也複雜不起來,而當初傳授此法的龍族本身仙化程度更高,才會有不同顏色出現。”
“你的意思是……”美甯接口說:“沈凡身體狀態十分適合與仙界聯系,所以才能出現更複雜的光色?”
“對。”艾波點頭說:“龍族既然可以有別的顏色,為什麼人類只有八種光色?會不會是精靈對我們的適性能力分辨度不足所導致?”
“但我們返回人間重新與精靈締約時,依然是那幾種光色啊。”白汀歪頭說:“難道半妖仙狀態的我們,契合度還不如他?除非他是入“妖仙境”,甚至更高境界的仙人?”
“這也只是理論,沒法驗證。”艾波攤手說。
“照這理論來考慮的話……”寡土沉吟說:“他可能是某個超越妖仙境的返世仙人,不知多久以前曾以龍族古法與精靈締魔法之約,並鍛煉出大量魔力。不久前他修習光靈咒術,暫時炁息散盡,是以恰好符合再次締約的條件?不過很少人會在修煉有成之後突然修煉光靈之術……他這麼做,目的難道是根源魔法?”
“不對。”美甯搖頭說:“若他體質超越妖仙境,代表軀體能引入大量炁息,那光靈咒術所需的契約值恐怕數年後就能滿足,到時炁息返體,根源魔法豈不是白修了?而且一個超越妖仙境的修道者,刻意培育魔力還不如專心凝聚炁息修煉仙體,否則應龍一族又何必放棄魔法?這本就是兩條不同的道路,同時著手只是浪費時間,他怎會花工夫修煉出大量魔力?”
“那就真的不明白了。”寡土搖頭說:“但既然救了魔法島上的人們,總之不會有惡意吧?”
“難道真是天生體質適合?”美甯沉吟片刻終于說:“寡土,明天早上你跟他們簡單解釋根源魔法就好,這人不知善惡,先別提更高級的“心之魔法”。”
“他既然邁過第三關,心之魔法可以自悟的,不是嗎?”寡土說。
“沒人教導,至少也得摸索個好幾年吧?”美甯沉吟說:“我會請昆廷修書一封,告知歲安城主事者此事,讓他們決定該怎麼提防吧。”
“也好。”寡土點頭說:“那人與首代麟犼相熟,若真有什麼問題,在噩盡島上處理也比較適合。”
“正是如此,我這就去找昆廷。”美甯微一點頭,默誦間身軀浮起,高速往山下飛去。

上篇:第六章 麒麟胎血     下篇:第八章 占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