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章 不值錢  
   
第八章 不值錢

啰嗦下去就沒完沒了了。沈洛年二話不說,無聲步一展,倏然閃現在那看似白人大漢的靈海面前,兩人相距不到半步,仿佛下一刹那就會撞在一起。
靈海沒想到一個眨眼間,對方就到了自己面前,這可是危險距離,他心驚之余,顧不得山口鎮的規矩,妖炁膨然脹起,護住全身,兩手往中間一合,迫出妖炁迎擊。
靈海妖炁這麼一湧,紅鑽不禁暗暗叫糟,己方既然先一步運行炁息,這姓沈的小子已經有權力鼓起炁息對抗,若當真這樣打了起來,除非有其他的證據,虯龍族可不會放過靈海;而且上面的指示是拖時間,可不是和這小子打起來啊,這下該如何收場?
靈海也是無可奈何,兩人眼看就要撞上,若等對方先一步暴起炁息,自己可來不及反應,就算得罪了虯龍,總比這麼糊里糊塗地受傷好些。
兩人正煩惱的時候,不料沈洛年卻沒使用炁息,只倏然一個詭異的轉折,已經從靈海身邊的縫隙繞出,閃出門外走道;而靈海的妖炁失了對象,轟地一聲在門口爆散,其中一部分散溢妖炁,正對紅鑽轟去。
紅鑽一怔,連忙鼓起妖炁護身,但她只是個部分換靈沒幾年的仙化者,如何比得過妖仙靈海?兩方一碰,紅鑽轟地一下往後飛翻,滾摔到地上,總算靈海倉促間用不到三成力,加上妖炁先聚後散,威力降了大半,紅鑽雖然狼狽,並沒受到什麼傷害。
這下馬上引起虯龍的注意,北方一股強大妖炁揚起,高速往這兒飛來,一股威嚴沉凝的聲音從空中傳出:“以炁沖突兩方,請靜留原地,以免誤傷!”
在周圍招待奔來攙扶的同時,靈海、紅鑽無奈地對視一眼。雖說只是一場誤會,但想解釋也沒這麼容易,而妖炁沖突的同一刹那,兩人身形早已被虯龍鎖定,這時想逃是不可能的,只能認命地待在這兒。說來說去,都是那小子害的……兩人同時想起沈洛年,但四面一看,那罪魁禍首這時已不知跑哪兒去了。
那少年似乎完全沒使用炁息,速度怎能這麼快?紅鑽愣了片刻,突然心中一緊,連忙以輕疾傳訊,把這事情的始末往上報告。

卻說沈洛年剛剛穿出廊道之後,他也不管靈海與紅鑽會有什麼下場,快速地往外直沖,他也不走大門,找了座小花園飄身而起,往外飛了出去。
既然打算回去,沈洛年直接轉西,順著底下的財氣大街向歲安城的方位移動。不過剛飛出山口鎮不遠,沈洛年突然感覺到,在山口鎮上方飛行的眾妖仙中,其中有股妖炁正快速地向著自己接近。
沈洛年身形未停,扭頭看了一眼,追來的是個身穿金黃寬袍,手持長戟,人身龍首的妖仙。
這妖仙的龍首上並沒有類似虯龍的角,而鱗片色澤與黃袍相似,也是一片金光燦爛,在午後光照下,顯得十分耀目。
這模樣倒是頗像當初化為龍首的牛族人,不過這家伙會飛,妖炁性質也不同,看得出來不是牛首族,可能是其他頭部變形的人形妖族吧?只不過沈洛年仔細看了看,卻又看不出那龍頭原來應該是什麼樣子。
對方速度很快,在沈洛年因回頭而稍緩的狀況下,迅速追近,但這一到近處,沈洛年馬上提起警覺,對方透出的氣息,可不像帶著什麼善意啊……自己可不想打架。沈洛年當下回頭加速,往歲安城飛射。
那人見沈洛年突然又提高了速度,跟著妖炁猛然湧出,快速追近,同時沉喝了一聲:“沈凡,留步!”
知道自己名字?是論劍館派來的嗎?沈洛年仔細看了看,對方不像有殺意,而且以一般妖仙的強度來說,自己雖未必打得贏,對方應該也奈何不了自己。沈洛年稍作考慮之後,還是停了下來,等候對方接近。
隨著兩人逐漸接近,沈洛年先一步沉聲開口說:“你是誰?”
那龍首金袍人飄停在十公尺外,望著沈洛年緩緩說:“蛟龍——計楚。”
蛟龍?被人以“凶”形容的計家?難怪自己看不出那龍頭的原形,這根本就是本來的形貌,但是那身體似乎又是取人形精元所化,原來蛟龍有這種特殊的化形法門,可以在轉變人身的同時,保留了自己原來的頭型,不知只是為了好看,還是有什麼特別的好處?
沈洛年對計家可沒有好感,當年只不過偶遇計家旁系騰蛇,就搞得一堆紅龍跑來歲安城噴火,這以“凶”著名的蛟龍本家,又不知有多蠻橫?沈洛年當下一面思索,一面板著臉說:“何事?”
“你又叫闇神沈洛年?”計楚說。
聽到這話,沈洛年可是嚇了一跳。且不提這人怎知自己身分,雖說也有些妖族認識自己,但不管是朋友還是敵人,誰會加個“闇神”當稱呼?只有相信自己是“尸靈王”的人類才會這麼喊吧?若妖怪也這麼想,自己早就被圍攻了……眼前這計家蛟龍,八成根本不知道“闇神”這兩字的意思,問題是誰告訴他的?
沈洛年還沒想清楚,計楚反而有點兒不耐煩,他龍口微張正想發問時,卻不知為何又突然止住,等著沈洛年回神。
沈洛年愣了片刻,這才想起自己忘了回答,他看著計楚,想了想說:“還有別的問題嗎?”
計楚龍頭上的巨口張了張,卻又說不出話來。從氣息看來。他似乎有點焦急,又有點困擾,沈洛年正莫名其妙,卻聽計楚突然說:“你曾打敗敖旅、敖彥、敖盛三人?”
是幫敖家三人來找場子的?看起來也不像……而且敖旅若是記恨,上次應該就不會放過自己。當年打敗三人,靠的是對方不明白自己能化散炁息,並具有質量轉換能力,若對方有備,自己怎能得手?想到此處,沈洛年眉頭微皺說:“也不算打敗,只是運氣好,贏了一個賭約。”
聽到這話,計楚顯得有些意外。他上下看看沈洛年,哼了一聲說:“你倒有自知之明。”
這話可不好聽,而且這家伙雖不知顧忌著什麼,卻總有那麼一股想動手的味道,在這待下去恐怕不是好事。沈洛年眉頭皺起,也不打招呼,扭頭就往西飛。
計楚不料沈洛年轉頭就走,雙目一厲,沉喝:“給我留下!”同時計楚手中長戟橫揮,一股龐然妖炁在空中拉出一條刃般炁息,對沈洛年攔腰砍去。
果然翻臉了!沈洛年自然不讓對方砍上,正要側閃,卻感覺到對方刀炁高速接近的同時,轉眼增大了數倍。他心中微驚,轉向往上,遠遠避開這道炁勁。
那股龐大炁勁從足下掠過,到了數公尺外,突然爆散迸裂,轟地一聲向四面八方沖擊。
沈洛年心中暗暗警惕,這家伙的炁息似乎走的是爆輕雙系,除速度不慢之外,還帶著可操控的爆裂膨脹性質,若自己反應稍慢,說不定這一招就得糟糕,這法門倒是頗為高明,當年的劉巧雯、如今的黃清嬿,似乎都不會這種技巧。
不過就算打不過,逃跑應該還辦得到,只要到了歲安城,這家伙就發不了橫。沈洛年也不答話,在空中展開身法,眨眼間一身化五,趁著計楚找不到方位,鼓起全身炁息,配合著早已念妥的風移咒,向著數十公里外的歲安城沖去。
此時沈洛年的炁息存想還沒完成,輕、柔性質並不明顯,也就不用刻意做出分別,當下沈洛年兩個炁息之源同時催動,混在一起,往外急沖。
計楚連忙爆出妖炁追擊。他虛空飛騰急追的同時,手中長戟不斷刺揮劈勾,妖炁縱橫之間,轟然氣爆聲一連串響起;但沈洛年別的不會,逃命第一,只見他身形閃動,計楚的揮砍連連落空,就是打不到沈洛年,而這一連串激烈的氣爆聲,也引起了山口鎮部分妖仙的注意,許多人憑空浮起,遙望著這兒的戰況,甚至還有些飛行妖仙起了興致,遠遠追著兩人,想看個結果。
計楚畢竟是個正牌妖仙,沈洛年速度雖快,卻也撇不下他,兩人在空中飛行旋動、一追一逃,轉眼已經沖出數公里;沈洛年一面逃竄,一面回頭張望,還好在那些尾隨的妖仙中,沒看到山芷或其他窮奇的身影,面對著蛟龍這種強大族群,沈洛年可不想把她們牽扯進來,反正只要這麼一路逃到歲安城,這條莫名其妙的蛟龍自然得離開,否則沈洛年不介意在那兒和對方好好打上一場,至于會不會又引來一批騰蛇胡亂噴火,此時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只不知道,這家伙是不是論劍館派來的?他們又為什麼要打探自己的消息?沈洛年正在思索,突然微微一驚,他閃過計楚一擊的同時,旋身往西望去,卻見西南、西北、正西三方空中各有一道身影快速飛來,一樣都是手持長戟、全身金芒的龍首人身妖仙,又是三條化作人形的蛟龍。
沈洛年這一刻才知道,對方為什麼一直想拖時間!原來他們早知一條蛟龍攔不住自己,正通知其他蛟龍返回,卻不料沈洛年離開得這麼快,直到此時,這些蛟龍才終于趕到。
自己可對付不了這麼多妖仙。沈洛年心中微微一緊,對著迎面三人間的縫隙開溜,但這一瞬間,身前身後四名蛟龍同時揮戟,四道龐然妖炁縱橫交錯、裂空而來,尤其是西面三道,更是擋住所有往西的方位。
這些蛟龍都修爆輕雙訣?之後出現的三人炁息感應與計楚頗相似,沈洛年可不敢從炁勁之間穿過,否則那炁勁若恰好一爆,自己馬上完蛋。沈洛年無可奈何,當下騰空往上,遠遠避開,同時取出天仙飛翼,若當真有炁勁追上,說不得只好砍出一條生路。
兩方這一接近,四蛟龍分頭繞開,隔著近百公尺,把沈洛年包在中間,仿佛金字塔的四個頂點。他們快速揮動長戟,不斷催動龐大妖炁遙攻,沈洛年在其中不斷閃避,偶覺難以閃避的時候,立即揮刃破炁,擊散對方的攻勢。
而這四條計家蛟龍的能力不只遠遜于赤濤,連敖旅都頗有不如,如今沈洛年有炁息護身,以輕重之力舉刀破炁時,可藉護體炁息化力,不再像過去一樣容易受震反挫,還算是應付裕如,但想閃出四人包圍,卻沒有這麼簡單。
兩方就這麼相持片刻,計楚突然沉喝一聲說:“果然滑溜,冰晶陣!”
什麼東西?沈洛年微微一驚,提起精神,卻見眼前四人手中長戟一凝,四道玄界之門開啟,四股寒氣湧出。隨著周圍水氣快速彙聚,那四片寒氣中迅速凝結出數百顆拳頭大小的晶狀物,挾帶著龐然妖炁,高速對著沈洛年沖來。
凍靈道術?眼見數百冰晶從四面八方劈頭蓋臉地罩來,沈洛年大吃一驚,快速外閃,同時旋身急揮,對避不開的邊緣十余冰晶劈去。當冰晶與沈洛年手中飛翼碰撞的同時,兩方炁息一沖,冰晶倏然爆裂,冰晶中蘊含的妖炁、寒氣立即泛出,而從後方追來的其他冰晶,跟著自動爆散。
但這時沈洛年可沒空考慮寒氣,一面閃避一面劈散了十余顆冰晶,才險險找到一處空隙,不料另一面又是整片冰晶逼來。沈洛年猛吸一口氣,全身炁息泛出,一面迎擊,一面身形詭異地曲線後撤,這才避開了這片冰晶;但才剛喘上一口氣,又是兩股冰晶或散或聚地從其他方位沖來。
沒完沒了了啊?沈洛年暗暗叫苦,這下可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四股數百顆冰晶,在四條蛟龍構成的虛空金字塔中,隨著炁息催動,不斷在外圍高速飛旋,偶爾突然一股往內沖入攻擊,另外三股馬上配合旋轉,不漏一絲縫隙,沈洛年雖然靠著高速且精准的劈砍,不斷擊散接近的冰晶,但隨著冰晶飛旋速度逐漸提升,已顯得十分狼狽。這種大范圍攻擊,一向是沈洛年的弱點,若非他的輕重轉換能力,使他出手速度恍如電閃,也沒法把追近身體的冰晶完全破壞。
就這麼支撐了數秒,散出的寒氣越顯凝重,沈洛年暴露在空中的雙手、頭臉越來越冷,他不禁把炁息集中到這兩個部分抵禦,早已把血飲袍效果忘記的沈洛年,這時也沒空細想身體其他地方為什麼不冷。
而四名龍首人形的蛟龍,一面控制著陣中冰晶運行,一面緩緩在空中飄移飛旋,但又同時維持著彼此的相對位置,讓冰晶陣順利運行。
“果如傳言,這人飄行身法十分詭異,若非使用冰晶陣,恐怕攔不住。”眼見沈洛年無處可逃,四龍首人之一突然沉聲說:“但要說能打敗敖旅他們,我卻不信。”
“還有人說他體內無炁呢,胡扯!”又一個龍首人哼聲說:“傳言豈可盡信?”
“或許與那古怪的聚力法門有關。”另一名龍首人說:“以他所能掌握運用的炁息,該不能這麼輕而易舉地破開冰晶。”
“別啰嗦了。”計楚開口說:“加把勁,早點把事辦完。”
其他三人不再言語,催動著各自控制的冰晶流,輪番對沈洛年襲擊。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眼前該怎麼辦才好?沈洛年好不容易避開了一片冰晶,眼見前方又是一股冰晶彙流襲來,他飛撤的同時口中默誦咒語,下一瞬間,一顆三級火球倏然出現,正對著冰晶沖去。
經過前些日子的一連串戰斗,魔法三系中,沈洛年還是選定了火術一系,畢竟他戰斗仍以持刀劈砍為主,不怎麼靈光的魔法為輔,這種狀態下,維持固定量值的火系魔法比較容易配合出手,所以沈洛年終于花了點時間,把最基本的烈火咒、烈火陣咒語背熟,至于其他咒語,想用還是得翻書。
此時火球與冰晶流相遇,兩方在空中撞上,轟然一聲,冰流前端二十多個冰晶被火球炸散,寒氣彌漫瞬間,熱流倏然消失,同時後方數十顆冰晶穿破這股乍熱乍寒的空間,繼續對著沈洛年沖來。
烈火咒好像幫助不大?沈洛年感覺到身後又是一股冰晶流襲來,他無可奈何之下,扭身急旋間,劈開幾個接近的冰晶,口中默誦,閃避的同時,又是一顆火球轟了出去。
反正不管有用沒用,總不能坐以待斃,既然對防禦沒有幫助,干脆多炸點冰晶,這些到處亂飛的冰晶越少,自己逃命的機會越大。當下沈洛年隨便選了一個冰晶密集處施咒,下一瞬間,火球在那兒出現,只聽一連串的轟然炸響,數十顆冰晶隨著熱浪卷動,彼此牽引炸開。
似乎有點幫助?不過周圍仍有數百冰晶,那四個蛟龍又不斷補充著新的冰晶彙入冰流中,加上自己念咒速度又不快……破壞的量恐怕遠不如補充的速度,想靠這招逃命似乎機會不大。
沈洛年正想著,不料那四名蛟龍突然臉色一變,不約而同地雙手張開,帶著一股妖炁迫入陣中。
這是干嘛?沈洛年正狐疑,卻見剛剛自己火球炸散的那片冰晶區內本來沒受到火球影響的數十冰晶,突然發出一聲異響碎裂炸開,之後仿佛連鎖爆炸一般,這種效應不斷往外擴散,還好這時因為外圍蛟龍迫入的炁息由外而內地將冰晶快速分散開來,這股冰晶連爆才終于停了下來。
好像發生了什麼好事?沈洛年再怎麼不機靈,也知道大概和自己那顆火球有關,想不明白那就多試兩次。當下他口中默誦片刻,又是一顆火球在虛空中出現爆散,只不過這時冰晶已經散開,那股熱浪只炸了三、四顆冰晶,馬上又被周圍的寒氣克制消散。
似乎沒用?不過對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停了攻勢,沈洛年倒是難得地喘了一口氣。
沈洛年卻不知道,這冰晶陣的冰晶看起來雖是藉著寒氣凝聚出晶態,里面卻蘊含著爆破力量,使遇敵受擊馬上爆散,而爆散時釋出的寒氣,也很容易使其他冰晶的結構失去平衡,繼續爆散。
這種一觸即爆的連鎖力量,固然對密集攻擊有幫助,但控制上必須十分小心,所以當冰晶與敵人接觸,並產生連鎖爆散後,若對方閃避離開,必須很快地讓追上的冰晶轉移方位,拉開距離,免得就這麼一連串爆光。
此時沈洛年運用魔法,突如其來地讓火球在冰晶流中密度最高的地方出現,當下嚇得蛟龍們紛紛把冰晶距離拉開,免得全毀了。
“那是什麼?不是炎術。”其中一個蛟龍開口說。
其他三個蛟龍沉默了片刻,還是計楚開口說:“似乎是上個世代末,某些應龍研究的小戲法?”不過看來他也不怎麼有把握。
“對了,聽說那藉著精靈之力使用的小戲法,可以在遠處隔空施用。”又一個蛟龍說:“還要用冰晶陣嗎?直接下手好了。”
“那些人說活捉兩千萬,尸體一千萬。”計楚說。
“還是活捉好。”先一人馬上說。
計楚點頭說:“慢慢縮陣吧。”
四人同時點了點頭,當下緩緩推動著玄界之門往前,那本來還有百余公尺寬的角錐體,自然跟著縮減;寒氣大作的同時,散開在四面八方的冰晶在空間中緩緩盤旋,對著沈洛年慢慢擠去。
活捉兩千萬,尸體一千萬?媽的,自己還挺不值錢的!黑心丫頭隨便開口就能借一億呢!話說回來,這些渾蛋蛟龍妖怪未免太沒自尊了吧?居然為了點錢當人打手,莫非在山口鎮混久了,染上人類的壞習慣?
沈洛年一面暗罵,一面又扔了幾顆火球,但這時冰晶之間的距離拉開,已經沒法藉著連鎖爆散減少冰晶數量。眼看著大片冰晶緩緩接近,沈洛年瞬間加速直沖,想找個脆弱的地方劈開幾個冰晶竄出,不料他身子才動,那端的冰晶馬上跟著集中,堆出厚厚一層,若當真就這麼劈下往外沖,恐怕會被凍在空中。
沈洛年騰挪身法雖快,仍比不上蛟龍以心念遙控妖炁快,當下只好往後飛撤,口中一面默念咒語,打算趁著冰晶聚集再扔顆火球;不過對方看沈洛年飛撤,冰晶群馬上再度散開,就這麼慢悠悠地向沈洛年飄去。而沈洛年的火球可沒法瞬發,見狀只好打消了念頭。
這樣下去,會被擠死吧?若等對方的冰晶上下左右把自己包圍住,就算扔顆火球把冰晶炸散,正中央的自己恐怕也會被凍僵。沈洛年當下身形加快,一會闖東一會兒竄西,但十余公尺內的閃動對方或許來不及反應,可是只要闖入陣中擊爆冰晶,難免受到爆散的炁勁沖擊,影響身法速度。
要知道沈洛年靠著消失質量而產生高速,相對地,這種輕飄飄的身體也更容易受外力干擾,幾次震蕩之後,速度也容易減緩,這下對方的冰晶馬上跟著聚集,想一路殺出去也辦不到。
就這麼又過了二十多秒,這三角錐形的冰晶陣已經縮小了一半。此時沈洛年反而停了下來,他探手懷中取出記事本翻動,打算施展風行咒魔法,等施咒之後,體內炁息全部用來護體,之後藉著風行咒的高速,硬碰硬地直接闖陣,若護體炁息擋不住這些寒氣,那也沒其他辦法了。
計楚等蛟龍也感覺到沈洛年即將有動作,他們當下凝聚更多冰晶預備。此人能運轉炁息已經是個意外,還好那炁息強度該不足以闖出冰晶陣,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多做些准備為妙。
就在這時,西方九回山天際,突然激揚起二十余股低階妖仙的妖炁,高速往這方沖來。剛念妥風行咒的沈洛年心中微微一驚,莫非對方還有後援?無論窮奇、畢方還是麟犼,都沒有這樣一大群普通妖仙,看來是敵非友;而且那群妖仙移動速度出乎意外地快,似乎不比施展風行咒的自己慢,這下可麻煩了。
當下沈洛年迫出全身炁息護體,身體微微一側,仿佛一道閃電般往西直沖,雙手的天仙飛翼舉起,時間能力完全啟動,對著眼前快速迎來的大片冰晶殺去。
只不過一瞬間的工夫,還沒能沖出陣勢,眼前冰晶高速聚集,自動爆散,這次沈洛年可不停留了,一顆火球先扔在二十公尺外,跟著就這麼聚集炁息往外沖,管他炁息怎麼爆散,順著亂流沖就是了。
這麼一胡搞亂沖,還真讓沈洛年殺了出去,但沈洛年的炁息畢竟遠不如妖仙,就算靠著血飲袍的幫助,勉強抵禦了內侵的寒氣,渾身上下卻結了一股霜氣,速度也跟著慢了下來。
就這麼一緩,計楚等人再度帶著冰晶陣追上,此時口中剛默誦一個段落的沈洛年,猛回身一指,一大片數十公尺寬的火焰往外泛出,對著冰晶陣轟去,正是范圍魔法三級烈火陣!
剛剛人在陣中,沈洛年不敢貿然使用這招,無論是烈火咒或烈火陣原理都是氣體化合爆炸,那冰晶陣四面八方的炁息往內壓迫,使用烈火咒扔顆火球也就罷了,若用上烈火陣,說不定反而燒到自己,所以直到沖出大半的這一瞬間,沈洛年才敢使用。
小小一個烈火陣魔法威力當然遠不如四個蛟龍妖仙組成的冰晶陣,但這麼一炸,冰晶不免炸散。配合著烈火陣的氣爆,一股強大力量往外直推,當下把沈洛年與周身冰晶一起送出了陣外。
逃出來了!沈洛年顧不得身上寒氣浸體,二話不說往外就逃,此時他可是運行風行咒,能追上他的可不多。
計楚等四人哪知道還有這種高速魔法,一怔間沈洛年已經脫身,四人也顧不得陣勢,同時騰起妖炁追向沈洛年。
兩方一追一逃,眨眼間飛出老遠。計楚見追不上,沉聲喝:“不要活的了!動手!”話聲一落,四蛟龍同時揮戟,四道銳利炁勁分取不同角度劈出,向著前方不遠的沈洛年殺去。
風行咒速度雖然快,騰動閃避還是不如妖炁靈活,這些追來的銳利妖炁無論是躲是破,對方恐怕就追近了,但又怎能不理?沈洛年歎一口氣,扭身折射,換了一個方位飛行。
只要沈洛年沒逃回歲安城就好辦。見沈洛年為了閃避炁息換了方位,計楚等蛟龍心中大喜,當下四面散開,手中長戟連揮,就是不讓沈洛年轉向往西。
沈洛年當然不肯就這麼回頭,兩方正在空中大兜圈子時,那遠從九回山沖來的妖炁已經越過一旁看熱鬧的妖仙群,直沖五人戰團。
那群更快的家伙來了?沈洛年皺起眉頭,百忙中往那方瞄了一眼,一看清楚,卻是又驚又喜。那群妖仙個頭不大,約莫小臂大小,身負雙翅、外型似貂,身軀上滿是黃絨短毛,他們一只只頭尾相連,仿佛火車般地排成一列,高速急沖,正是沈洛年百年前的老朋友——寓鼠一族。
寓鼠一族沖到戰場,二話不說,直穿沈洛年與蛟龍之間,一整排鋸齒刀翼忽散忽聚,花式飛行般地上下飛旋、破空急繞,組成一個充滿刀刃、活生生的懸空絞肉機,就這麼硬生生把四名蛟龍攔了下來。
蛟龍雖是強大妖族,但眼前這四名蛟龍只是最年輕的一代,說起個人妖炁,不比眼前任何一名寓鼠強大,就算蛟龍有些獨特的強力戰斗方式又擅于運用武器,也無法與二十多名同級妖仙硬抗,當下計楚等蛟龍臉色微變,停在空中。
當寓鼠排起陣勢時,其中一名寓鼠凝聚妖炁緩緩化為一貌美女子。她也不理蛟龍,飛近沈洛年身前,露出笑容說:“友人傳訊,說持我族天仙飛翼者于此受困……我便知洛年先生在此,真是好一陣子不見了。”
百年光陰在妖仙口中只是“好一陣子嗎”?沈洛年暗暗苦笑,對著眼前這背著對翅膀、短發赤足,仿佛袖珍美女般的寓鼠妖仙行禮說:“翔彩婆婆。”
翔彩雖是直接化形,卻並非赤身裸體,她胸臀處分別緊繞著一圈貼身黃絨毛皮,仿佛是一套相同材質的無肩帶短背心與緊身短裙,顯得十分俏麗,看來這百年間,她也學會了變出衣服的法門。
“寓鼠一族,為何插手?”計楚終于沉聲開口。
翔彩緩緩轉身,凝視著計楚說:“洛年先生是寓鼠之友,不知四位蛟龍小友,與他有何難解仇隙?”
計楚臉色變了變,看看身旁的三個兄弟,這才板著臉說:“只是受人之托,既然此人是寓鼠的朋友,此事暫且作罷。”話聲一落,四人轉身就要離開。
除了少部分與人類觀念相似的妖族之外,大部分妖族相處之道十分簡單,只要不是族群生存或傳統習俗等不可商量的事,在沒結下深仇的狀況下發生沖突,能力不足的一方轉身離開便是,並不會覺得失了什麼面子,之後也大都不會深究,所以焰華幾次趕走犬戎族,以及當初牛頭人和鶴鴕妖的化敵為友,都沒有什麼後遺症。既然寓鼠一來就擺出護定沈洛年的態度,計楚等蛟龍與沈洛年本無深仇,此時已打算放棄,雖說蛟龍一族不會怕了寓鼠,也不值得為此結仇,像云陽與牛首族過去那種不死不休的戰斗在妖族之間是很少看到的,當然,這與這兩族個性太過耿直也有關系。
“且慢。”沈洛年開口說:“誰找你們來的?”
計楚顧忌的是寓鼠,可不是沈洛年。他回頭怒瞪沈洛年一眼,哼了一聲,領著三兄弟轉頭去了。
對方不說,沈洛年自然沒辦法。他搖搖頭,轉身對翔彩說:“多謝翔彩婆婆和幾位的幫忙。”
翔彩含笑搖頭,上下看看沈洛年,有點高興地說:“洛年先生還沒有選定炁息之質?”
不說沈洛年還沒想到,翔彩看到自己有炁息怎麼不覺訝異?沈洛年愣了片刻才想起,五個月前去寓鼠一族取天仙飛翼時,那兒的寓鼠就看過自己的炁息了,當時還叫出凱布利當證據,翔彩自然知道此事,只不過她不知自己炁息曾消失過好一陣子;而翔彩畢竟不是敖歡那種天仙,看不出自己已經開始存想炁息,沈洛年當即說:“我是輕柔同修,但還沒有完全完成。”
翔彩微微一怔,沉吟片刻才說:“既然還沒完成……洛年先生要不要考慮重新存想,否則太可惜了。”

上篇:第七章 我知道怎麼管教這丫頭     下篇:第九章 相信她不會拒絕這樁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