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十八撩亂  
   
第十章 十八撩亂

“什麼東西?”沈洛年意外地說。
葉瑋珊從懷中取出一物說:“這個,我想應該交給你……”
又來了!望著葉瑋珊手中的闇神之鏡,沈洛年好笑地搖頭說:“那鏡子我用不著。”難怪葉瑋珊不給張如鴻,原來想給自己?狄純這麼做不讓人意外,但這獨裁數十年的葉瑋珊居然也這麼做,說老實話,沈洛年多少有點感動。
“用不著?”葉瑋珊意外地說:“你不是也引炁入體了嗎?”
沈洛年搖搖頭說:“我的功夫比較特殊,拿著這東西威力確實會變大,但速度會變慢,反而不劃算,給如鴻用也不錯啦。”
“如鴻?”葉瑋珊微微一笑說:“你怎不說清嬿或小韻?”
“呃?”沈洛年說:“她功夫比較高啊。”
“這麼說確實有道理,但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葉瑋珊收回闇神之鏡說:“若真給了如鴻,歲安城的政治圈中,會產生出太多不正確的解讀。”
“那妳就收著吧。”沈洛年無所謂地說。
葉瑋珊也不堅持,她再度從懷中取出一本封面有點泛黃的薄冊,走近說:“我想起這功夫,或許適合你。”
“功夫?”沈洛年接過,見封面寫著“十八撩亂”,左下角另有三個小字——賴一心。
賴一心創的武功嗎?這什麼古怪名字?沈洛年翻開來看了看,卻見書中畫著許多手持雙匕的小人做出各種不同的動作,旁邊還有許多簡短的注釋。這麼翻過去,沈洛年看不出奧妙,但卻漸漸覺得這功夫名稱挺有道理,真是讓人看得眼花撩亂,所謂的十八撩亂,大概就是眼花十八次的意思吧?
他一面在心中隨口編排賴一心,一面翻了幾翻說:“這功夫適合我?”
“他當初創這功夫時曾提過……能學這功夫的人很少,大多數人都沒法使用。”提到賴一心,葉瑋珊並沒表現出什麼古怪的情緒,只淡淡地說:“我想你也許可以試試,而如鴻學功夫很快,她學了之後教你,比你自己摸索還好。”
這是什麼話?若能學這功夫的人很少,葉瑋珊又怎知道自己能學?張如鴻又怎能學了之後教自己?沈洛年一頭霧水之余,一面胡亂翻著這讓人眼花撩亂的“武林秘笈”,突然翻到最後一頁,上面寫著幾行字——“十八撩亂者,招式易學、力無所出,只有掌握輕重奧妙者,方能發揮,否則只淪于雙匕亂舞而已。我揣摩數十年,仍不解輕重變化之所由,遙念故友無雙風采,不勝唏噓。”
輕重奧妙?媽啦!這是替自己創的功夫?去你的無雙風采!沈洛年猛抬頭,望向葉瑋珊,兩人目光一觸,沈洛年心中明白,葉瑋珊根本就知道此事,只是不願當面說明白而已……賴一心那家伙當初確實曾說過要幫自己創一套功夫,沒想到居然真弄出來了?
既然是專為自己創的,就學看看吧?沈洛年這次也不推拒了,直接點頭收起說道:“我試試。”
“這幾日你和如鴻好好研究一下,去龍宮之前,看能不能有點收獲。”葉瑋珊微笑說。
“好。”沈洛年說:“沒事我就去了。”
見葉瑋珊微微點頭,沈洛年望著葉瑋珊片刻,忍不住苦笑搖了搖頭,轉身往外便走。
這一瞬間,沈洛年突然明白,豈止自己不願與他們相認?眼前的“曾祖母”葉瑋珊恐怕也不知與自己相認後該說些什麼吧,還不如配合著自己,假裝不知此事,她今日的表現,說來也不難理解。
走下樓梯,回到第四層,沈洛年對不遠處等候的張如鴻點點頭說:“好了。”
“功夫的事呢?”張如鴻迎了過來。
“這本。”沈洛年取出遞過說:“司令希望妳學會教我,妳先看吧。”
“十八撩亂?”張如鴻拿過書一怔說:“這我會呀。”
“妳會?”沈洛年吃了一驚。
“當初無聊時學的,舞起來很漂亮。”張如鴻聳聳肩說:“不過,很久沒玩了,可能有點忘了。”
這到底是什麼功夫,為什麼會被這樣形容?沈洛年意外地說:“這書到處都有啊?”
張如鴻點頭說:“武尊爺爺創的功夫都公開給大家修習,只要去軍校圖書館都可以查到,不過沒人教的話,只看書未必學得會,而這功夫又比較古怪,也沒什麼人會花時間學……啊!我明白了。”
難怪這書看來有點像是印刷品?這武林秘笈真沒質感。沈洛年暗暗好笑,一面隨口問:“明白什麼了?”
張如鴻呵呵一笑,翻開手中“十八撩亂”的最後一頁,手指點了點那行字說:“我明白這頁在說什麼了,原來你的怪力是這麼一回事?所以司令才要你學?”
果然是天才,一點就通,看來讓她教自己,應該會學得很快吧?沈洛年聳聳肩說:“大概吧。”
“我倒要看看你學會之後有多厲害!快,我們回去。”張如鴻興奮起來,腳步加快,沖出司令部。沈洛年無可奈何,只好跟著加速,兩人一前一後,快速地沖過歲安城中大道,直奔擎天塔。

九天後——四月二十三日,星期一。
這一天,正是龍宮五百侍女出發的日子,護送的隊伍由黃清嬿、張如鴻、狄韻三人率領,共五十余人組成。
一般龍宮的護送隊都只是一個約五十人的編隊,也就是當初沈洛年加入狄韻的小隊伍編制。一開始沈洛年還有點好奇,五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只有這幾十人如何護送?後來經狄韻解釋,他才知道,去程路上有虯龍族派人迎接,直接飛至龍宮,根本沒什麼好護送的,對小隊來說,需要挑戰的反而是回程,那時得靠自己徒步穿過大半個噩盡島,返回歲安城,所以人多也沒有什麼意義,還不如少數精銳有效率。
既然三個候選人都來了,這小隊當然只能讓三人合作組成,除了三人隨官參與此行之外,其他人選卻也頗費思量,總不能分頭各挑十余人湊數,這樣的隊伍組合必然會出問題。三人商量後,作出決定,由狄韻選出十五名魔法使隨隊,其他軍種約二十人,則由黃清嬿挑選,至于張如鴻……因為這趟行程,葉瑋珊特別指定由她統率,所以整支隊伍的最後指揮權就留給張如鴻負責了。
在這九日中,沈洛年在張如鴻指導下,專心學習那套叫作“十八撩亂”的武學,沈洛年這才知道,所謂的十八撩亂是什麼意思。
這是一套異常繁複詭異的雙匕招式,整套一共十八招,每招都有許多不同的變式。沈洛年看過張如鴻表演,果然是花團錦簇,讓人眼花撩亂,不愧其名;而這功夫的特色在于許多動作雖又快又巧妙,卻因為角度古怪,扭轉次數太多,往往難以施力,所以當初張如鴻才會稱之為“舞”,而這類的功夫,另外有種很通俗的稱呼方式,就是花拳繡腿。
因為難以施力,所以雖然揮舞得漂亮,但對張如鴻來說,當真用來搏殺,出招速度將遠遠不如自己平常的功夫,所以當初她只是學來玩玩而已;而若不是張如鴻身為發散型體質,炁息可以由體外操控,有些動作說不定還做不出來。
但對沈洛年來說卻又不同。他質量輕化的時候,只要一點力量,就可以快速移動,根本不用在意是否符合人體施力角度;而與敵碰撞的同時,只要化輕為重,一股龐然物力就會自然產生,也無須介意體內炁脈運行是否順暢,何況他的本體炁息也屬于自由出入內外的性質,控制上更為容易,所以這套詭異的招式,其他人也許無法使用,但對沈洛年來說,卻沒有任何問題。
另外還有一個優點。這種繁複的招式當然不是用來對付靈智低下的妖獸,而是針對擅于運用招式、功夫高強的高靈智敵人。而敵人功夫越高,經驗上的慣性越重,將越難理解這些明顯不合理的招式,猛然碰上,不吃虧也難——這套武學只要能發揮威力,可說是巧、繁、變路線的極致功夫。
這九天中,沈洛年只學會了其中四招,但也逐漸領悟了這套招式的理路,以及書中圖畫文字的含意,偶爾也可以自行看著書本修練,有問題再找張如鴻詢問。只不過學是學了,哪種情況用哪一招,沒什麼武學素養的沈洛年當然是完全搞不清楚。據張如鴻說,學會十八招簡單,但想了解每招最適當的使用時機,至少要練上好一段時間,還要常常與人對練,才能漸有體會,當沈洛年問到究竟需要多久時間時,張如鴻卻嘿嘿笑了兩聲就不說了,感覺不像是個容易讓人接受的答案,沈洛年心驚之余,也頗有點不敢問下去。
不過那三輕七柔的炁息存想,倒是已經接近完成。照著那虯龍武癡敖歡傳授的法門修煉,沈洛年每日都能感覺到體內炁息強度的提升,看來那還真是一門不錯的修煉方式,若以剛開始引炁的狀態相較,至今沈洛年提升了已不只五成。
而狄韻這陣子似乎頗忙碌,不常來與沈洛年碰面,但每隔一、兩日,都會用輕疾問問沈洛年修練狀態,並隨口念念近日遇到的一些煩心事或嫌棄一下亨利的古板情書。雖說最後通常都是雙方一陣互罵收場,但兩人倒也樂此不疲。
而她果然沒再找沈洛年幫忙“喚醒”,沈洛年當然也不好主動問起此事,只能推測大概是找了雪莉幫忙,反正這種事找男人處理本就不妥,不找自己那是最好。
至于黃清嬿,這段時間她卻是完全沒來找過沈洛年,若照狄韻的邏輯來說,這代表她掙紮思索了許久……但沈洛年可不相信有什麼事需要煩惱十來天,他有另外一個想法。葉瑋珊既然警告了自己,說不定也會稍微提醒黃清嬿,她決定從此與自己保持距離,也不難理解。
終于到了龍宮之行的這一日……帶著大群姿容秀麗、打扮入時的鶯鶯燕燕,一行人渡過藍瑤河,那端不遠處,接近二十名顯露原形的龐大虯龍整齊地在平原上分列,只有一名領頭的虯龍保持人形,與他們這趟送回的過去數百名侍女站在那兒等候眾人。
此行的負責人是張如鴻,此時自然由她上前與對方對答。沈洛年與雪莉、安荑、羅鏡站在狄韻身旁,遠遠望著那一條條數公尺長的虯龍身軀,雪莉突然噘著嘴低聲說:“韻小姐,既然有這麼多條龍來接,為什麼還要護送隊啊?他們直接把人領走不就好了?”
“這些人仍是歲安城的城民,我們有責任確認她們是否抵達了安全的處所。當然,這也是我們這些人與虯龍族接觸的一個機會。”此時身邊不只有沈洛年在,狄韻提到那些女人時,並沒露出厭惡的神情,微笑說:“另外,每次都會有幾名侍女被龍宮拒收,我們得順便帶她們回來。”
“為什麼?”雪莉訝然問:“在歲安城這兒,不是做過仔細甄選了嗎?”
狄韻微微搖頭說:“細節我也不清楚。”
“喔……”雪莉妙目一轉,望著正往港口這方向移動的送回侍女,好奇地說:“這次回來的只有四百人左右,其他的人都被留下了嗎?虯龍留這麼多人當老婆啊?”
“不一定都是妾侍。”狄韻說:“被留下的人可能是表現比較優秀的,也可以讓她們帶領新人。”
耳中聽著雪莉與狄韻的對答,沈洛年目光掃過那些送返的女子。那些人中,三十上下的看來最多,其實也還頗具魅力,也許虯龍族更喜歡年輕一點的侍女吧,否則怎麼這麼快就送回來了?媽的,這些虯龍倒是可以和亨利做好朋友,到了龍宮,小惡女說不定很受歡迎。
沈洛年胡思亂想了片刻,轉念又想,這次去龍宮,事情可不少,除了打探懷真的消息之外,還有玉膏以及焰華的交代;懷真之事,除了詢問龍王母,別無他法,玉膏恐怕也差不多,至于焰華托自己尋找的敖容,似乎在一個叫作“內宮”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辦法混進那里去。
沈洛年思考的同時,隊伍已經開始往前移動。照著之前的分配,沈洛年與狄韻、安荑等人爬上其中一名虯龍的身軀,與他們幾人同乘的,除了那十余名魔法使之外,就是黃清嬿與她手下的兩名隨官,而小隊的另一半人,則隨著張如鴻爬上另一名虯龍身軀。
在這狀況下,黃清嬿理所當然地與狄韻同站前排,沈洛年自不免和她對上眼,這一目光交會,黃清嬿似笑非笑地看了沈洛年數秒,這才開口說:“怎麼突然肯剃胡子了?”
這女人關心的就是這種事嗎?沈洛年不禁苦笑說:“這樣不是比較好嗎?”
黃清嬿那雙明亮的雙眸,在沈洛年那不怎麼整齊的頭發上轉了兩轉,這才又開口說:“聽如鴻說,你前陣子都只穿里面那件,怎麼又套上這件了?”
穿血飲袍去龍宮豈不是找死?那可是從龍宮偷出來的!雖說龍王母曾答應要送自己,誰知道會不會惹出毛病?但這也不便解釋。沈洛年搖搖頭說:“去龍宮穿這件比較合適。”
黃清嬿雖然頗有些迷惑,卻也不再多問,只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旋即轉身與狄韻說話去了。
似乎沒事了?沈洛年這才偷偷籲了一口氣,退到一旁。
沒過多久,眾人身下虯龍體內炁息泛出,包裹著背上眾人,隨即緩緩飄起,向著西南方飛行。
幾十條虯龍同飛,自然不會有誰敢來找麻煩,不過也許這些虯龍還年輕,又或是怕驚嚇了身上的女人,他們飛行速度並不算快,足足花了大半天的時間,才在一處大湖之上,半空懸停了下來。
這片大湖深藏在一片蒼郁森林之中,那一大片深綠色湖水,碧波萬頃,透過水面往下望,不時可見一群群繞著圈子打轉兒的魚群;遠方西面,一條蜿蜒而來的河道探入湖中,河湖交界左側的一片片沙洲上,幾只仿佛白鷺般的禽鳥優游自在地在其間佇立,偶爾也會抬起頭來,望望遠方這些體積龐大的浮空異物。
除此之外,沈洛年更感覺到周圍道息比遠處更顯集中,難怪虯龍族要搬遷至此,若照過去的說法,這恐怕也算是某種洞天福地了吧?
就這麼過了片刻,那領頭的人形虯龍族突然輕輕一聲呼嘯,往湖中穿入,而搭載著張如鴻的虯龍跟著鼓蕩著周身炁息,包覆張如鴻等數十人,扭身往湖中穿去。
下一條,當然就是搭載著黃清嬿與狄韻的這條虯龍了。在虯龍炁息籠罩下,眾人身上倒是半滴水也不沾,只見被隔開的周圍湖水,一股股波紋往外蕩,四面魚蝦水族吃驚地往外游竄,身下的虯龍仿如不覺,就這麼不斷地往湖底游入;在眾人身後,其他虯龍也是一條接一條,整整齊齊地排成一列,跟著往湖底接近。
這片湖泊不只是面積遼闊,下潛數百公尺才接近湖底,此時天光已難以透入,本該看不清楚,但就在湖底深處,卻有著一大片數十公尺寬的圓形白光透出,遠遠望去,那名人形虯龍先一步鑽入白光,跟著就是排在首位,帶著張如鴻的虯龍,而當沈洛年等人接近那片白光時,這才發現那是個直立的大型懸空月洞門,白光後依然是空蕩蕩的湖水,那門戶竟仿佛孤伶伶地立在水中,十分古怪。
眾人驚疑之間,黃清嬿低聲說:“這就是龍宮入口,聽說龍宮並非處于現世,而是在玄界之中。”
就像應龍的寶庫一樣嗎?難怪當年說搬家就搬家……沈洛年正思索著,身下的虯龍已鑽入其中。果然穿過白光,另一面景物完全不同,雖然仍在水中,卻是一個長條形的向上甬道,虯龍帶著眾人順通道上行,不久之後再度鑽出水面。眾人眼前一亮,只見下方又是大片湖水,湖水周圍,一樣有著茂密的叢林,而就在眾人正對面,卻有一大排宮殿型建築隨地勢逐漸往上,其中一高台廣場附近,穿著素色宮裝的男女在各房舍間來去,許多各式各樣充滿靈氣的小動物在其間蹦跳穿梭,看來一點也不怕人。
往上望,空中也不時有人飛行出入,而在周圍湖中,更有些體態大小各自不同的虯龍,顯露原形在其中翻騰、鼓蕩湖水,讓一波波的碧綠波浪不斷拍打周圍那滿是水草的豐腴土地。
這麼大一個空間……當初凝造這地方的虯龍是有多強大啊?沈洛年不禁暗暗訝異,轉念又想,可別自己嚇自己,這東西說不定可以合作呢?虯龍族是群居妖族,住在一起的高手這麼多,大家一起來,當然可以蓋個“巨屋”,只不知道這種地方為什麼也會有空氣?
虯龍們帶著眾人在廣場落下,這才紛紛化形為人,果然這些虯龍年歲都不大,化形後看來只是一個個十余歲的少年。他們放下眾人之後,嘻嘻哈哈地跑了開來,其他的成年虯龍,倒也不多干涉。
而站在一旁的不少女子,眼見眾人降落,紛紛擁上表示歡迎。她們最少也待了五年,有些更已經來了十余年,此時都頗想知道故鄉的情況,這麼千余女子聚在一起,妳一句我一句的,霎時變得十分熱鬧。
這兒大概沒有所謂“海關”的概念,似乎也不認為這些人類需要怎麼提防,一陣混亂後,虯龍族才開始分配眾人的房舍。龍宮中的侍女篩驗估計得花上三日的時間,這三日中,沈洛年等人將以客人的身分在此暫居,換句話說,沈洛年不管想做什麼事情,都得趁著這三日處理妥當。
不久之後,所謂的龍宮護送小隊被安排在西端宮殿二樓,一排新建的精美客房中,每個人都有一間寬敞的房舍,窗戶打開,正對著騰起薄霧的寬闊湖水,配上那從上方蒼穹透出的不知名柔光,仿佛來到仙境一般。
沈洛年凝視著窗外,才剛歎息兩聲,耳中便傳來消息,正是狄韻傳訊。
這丫頭也不休息一下?沈洛年接過通訊說:“有事怎不直接過來?”
“我在選衣服,一會兒有場歡迎晚會,得做個准備。”狄韻說:“我怕你老毛病又犯,不吭一聲就溜了,先交代一下。”
“喔,交代什麼?”沈洛年說。
“玉膏和你那女人的事,你打算怎辦?”狄韻問。
這個問題……沈洛年其實還沒開始想,他總想著先到龍宮再說,此時終于到了龍宮,卻還真有點不知如何著手的感覺。沈洛年沉吟片刻說:“我可能會先問問看龍王母在哪兒吧,見到她之後,把這兩個問題問問。”至于敖容的事,既然被關了起來,等打聽到內宮是什麼地方之後再說。
“打探消息的事,晚宴時由我來做,在這兒你可別亂來。”狄韻說:“你這硬邦邦的臭脾氣笨老頭,出去隨口亂問,八成馬上就被虯龍族趕出去了。”
這話雖然難聽,卻挺有道理。沈洛年吐吐舌頭說:“就交給妳了,那妳順便幫我問問“內宮”是什麼東西,在哪兒。”
“內宮?聽來不像什麼普通地方。欸,老頭!你別亂來,虯龍族可招惹不得。”狄韻說。
“只是找人。”沈洛年說:“我不會亂來的。”
狄韻沉默了片刻,這才緩緩說:“你知道嗎?司令、黃伯伯和睿阿姨,前些日子曾找我們三人開會,討論讓不讓你來龍宮。”
沈洛年愕然說:“討論這干嘛?難道他們不想讓我來?”
“你只對睿阿姨說過要來找人,其他什麼都沒說,誰知道能不能相信?”狄韻說:“你說他們會不會擔心?”
這一點自己倒是從沒想過。沈洛年愣了愣才說:“後來呢?”
狄韻說:“當然有人贊成有人反對,最後還是司令說,虯龍族霸而有度,不大可能因為某個人的行動而遷怒全族,又說,你該也不至于做出什麼危害歲安城的事,這件事才定了下來……但我還是不大放心,你這老頭有時實在太亂來了。”狄韻還有一句話沒說,當時會議最後,葉瑋珊特別交代三人盯緊沈洛年,她當然不敢掉以輕心。
沈洛年不禁好笑說:“不然怎辦,來都來了,難不成妳要趕我走?”
“不,你去哪兒,都要帶我去。”狄韻說:“至少我還能看著你。”
其他地方或許可以,內宮恐怕不大適合,但拒絕八成又要被小惡女罵上一遍,沈洛年只好敷衍地說:“知道了,再說啦。”至于到時候會不會照做,自是另當別論。
既然如此,就等著晚宴之後,再看小惡女有沒有打聽到什麼消息吧?虯龍族既然需要女人服侍,面對女人的迷湯時,恐怕不會比人類男人高明到哪兒去,小惡女隨著逐漸發育,越來越顯嬌媚,只要別暴露出本性,拐些答案出來應該不難。
不過照小惡女的說法,黃清嬿這方面的能力更強,要不要跟她溝通一下,也請她幫忙稍作打探?這兩個聰明女人一個嬌甜俏麗,一個雍容明豔,加起來就算不能通吃所有男人,至少可以宰殺九成,至于剩下那一成口味獨特的……也就罷了,這點小事還是別煩勞張如鴻比較好,而且蔣傑因為體內炁息性質改變,為怕引起誤會,這次沒能跟來,若讓他知道自己找張如鴻使用美人計,萬一鬧別扭吃醋那可麻煩。
望著窗外湖光山色胡思亂想的沈洛年想到此處,不禁笑了出來,正暗自得意的時候,身後門戶突然傳來輕響,黃清嬿那熟悉的聲音傳入:“沈凡?”
呃?沈洛年微微一呆,他想歸想,可沒打算真做,沒想到黃清嬿還真的跑來了……且不管要不要找她幫忙,這女人這時跑來干嘛?沈洛年摸了摸下巴,確認自己早已把胡子剃得乾淨,這才有點忐忑地打開房門,一臉疑惑地看著俏立在門口的黃清嬿,而她身後站著個雖不陌生,卻也不熟悉的女子,正帶著微笑偷偷對沈洛年眨了眨眼。
這女子叫作楊呈婷,由于姜希鳳、余憲馨留在燕島還沒回返,這次龍宮之行,跟隨黃清嬿的,是另外兩名隨官,也就是當初刺客事件中,身負重傷的兩女;當時在沈洛年及時救治下,她倆才保住性命,後來又從黃清嬿、姜希鳳等人口中,聽到沈洛年近來的一些事跡,個性活潑的她,對眼前這看來不到二十的年輕神醫,頗有些不涉情愫的好感與關切。
臉上薄施淡妝的黃清嬿已換上了一身適合晚宴的華美合身禮服,盡顯一身窈窕曲線,配合上她本就具有的雍容氣度,看來端美大方、豔麗迷人,還好這禮服是長裙的形式,一雙長腿遮得緊密,對沈洛年來說,殺傷力比較小。
此時黃清嬿正帶著淡淡的笑意,和聲說:“我可以進去嗎?”
“當然。”沈洛年讓開門口,黃清嬿走入後,楊呈婷卻沒跟著走進,只微微一笑掩上房門,留在房外。
只有一個進來嗎?沈洛年愣了愣,這才轉身看著黃清嬿,等對方說話。
黃清嬿目光四面掃過,隨即轉向窗外說:“這一組宮殿聽說是近幾年在侍女們建議下才蓋起來的,所以帶著點歐式風格,與上方的東方宮殿群不大相同。”
若換一個人,以這閑聊的方式開場,沈洛年說不定會不耐煩地回嗆兩句,但面對黃清嬿,他卻沒了脾氣,只瞪著眼睛看著黃清嬿,沒吭聲。
黃清嬿看著沈洛年那如臨大敵的模樣,不禁搖搖頭失笑說:“在提防什麼?”
提防?沈洛年一愣說:“沒有啊。”
“那干嘛這樣瞪著我?”黃清嬿走到窗邊的長椅上,微笑說:“你不請我坐,我就自己坐了。”
“呃,請坐。”沈洛年抓抓頭走近,忍不住說:“妳來……有什麼事嗎?”
黃清嬿笑容微微斂起,思考了兩秒之後,才開口說:“司令……就是我外婆說,你可能沒准備在歲安城久留,真是這樣嗎?”
葉瑋珊果然跟孫女提過此事!不過這美女跑來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萬一自己真要留下,妳還真肯嫁啊?怎不先問問我同不同意?媽的,不對!這種問題還是別問我比較好……沈洛年一股荒謬的感覺湧起,望著黃清嬿說:“我確實不會久待。”
黃清嬿倒沒透出失望的神情。她微微仰起頭,望著窗外說:“外公也是這樣呢,很少留在歲安城。”
這一瞬間,沈洛年突然明白葉瑋珊那時為什麼會提到此事,她畢竟過得不幸福吧?所以希望自己這外孫女不要和她走一樣的老路?
“不過我不覺得外公錯了。”黃清嬿又說:“男兒志在四方,他周游世界數十年來,救了無數的人,外婆和外公兩人本非常人,有些犧牲是難免的。”
這是說妳不在意嗎?沈洛年呆了半晌才應了一聲:“喔。”
喔什麼?黃清嬿莞爾一笑說:“你覺得呢?”
“那個……”沈洛年抓抓頭說:“自己愛到處救人是一回事,但如果老婆不喜歡,干嘛還整天亂跑?妳那外公……哼!那笨蛋武癡最好別讓我碰到。”說到最後一句,沈洛年放低了聲量,沒讓黃清嬿聽見。
黃清嬿雖不知沈洛年板著臉低聲罵著什麼,也知道他大概正在責備自己外公,她輕笑說:“前陣子,祖母也曾找我談了幾次。”
吳配睿?沈洛年微愣說:“她說什麼?”
“雖然不算什麼秘密,但這事很少人知道,我也是祖母說了才知道的。”黃清嬿說:“她和祖父結婚之前,其實兩人之間沒有所謂的愛情。”
呃?吳配睿最後還是弄清楚了?那麼她知不知道當年黃宗儒喜歡的是葉瑋珊?會不會吃醋?沈洛年難得冒出八卦欲望,張大嘴說:“那他們怎麼還會結婚?”
“當然是結婚後才弄清楚的啊。”黃清嬿含笑說:“不過祖母告訴我這件事,有另外的用意。”
“什麼用意?”沈洛年問。
“祖母說,十聖中會組成四對夫妻,固然有不少外在因素,但嚴格說起來,四對之中,只有他們這一對不是因相戀而在一起的。”黃清嬿說:“但到了百年之後,他們兩人卻是維持最久、感情最好的一對。她說,對夫妻來說,激昂一時的愛情,不如兩顆願意互相體諒的心。”
這話確實挺有道理,但姑娘妳跑來跟我說這干嘛?自己又該怎麼回答?沈洛年吞了吞口水,試探地說:“看來他們確實相處不錯。”
“是啊。”坐在窗前的黃清嬿仿佛一幅美麗的畫像。她望著沈洛年,就這麼安靜地不說話,沈洛年卻不知為何,被這種沉默壓得喘不過氣,還漸漸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他正努力想擠出幾句適當的話,黃清嬿卻突然搖了搖頭,站起說:“晚宴的時間到了,我先過去,你等小韻的通知吧。”
她……似乎有些不高興?黃清嬿的情緒波動一直都頗淡漠,有些較隱約的情緒沈洛年未必能馬上確認,但不管如何,他總覺得自己仿佛做錯了什麼一樣,莫名地有些心虛,只能唯唯諾諾地送黃清嬿出門。
門一打開,門外的楊呈婷行禮開口說:“清嬿小姐,剛剛韻小姐來過,交代了幾句話。”
小惡女來過了?沈洛年微微一愣,剛剛一陣心亂,根本沒注意外面的變化。
黃清嬿微笑說:“韻小姐說了什麼?”
“她說她自己先去了,還說如果清嬿小姐不介意的話,讓沈凡和我們一起去。”楊呈婷說。
小惡女又在找麻煩了?沈洛年正在抓頭,黃清嬿看了沈洛年一眼,卻說:“我還有點事要回房處理,沈凡,你還是先過去和小韻會合吧。”說完,她也不等沈洛年回答,旋即轉身去了。
楊呈婷微微一愣,迅速地看了沈洛年一眼,吐吐舌頭,追著黃清嬿去了。
這女人……生氣了……
很少生氣的人,一生起氣來感覺還挺可怕的,而且不像上次誤會自己時的單純不快,這情緒與其說是怒氣,還不如說是一股埋怨或失望的氣味……不過她為什麼不高興?自己剛剛說錯了什麼嗎?沈洛年想不清楚,只能歎息一聲,轉身往外,向著舉辦晚宴的廣場那端,緩步走去。
到了龍宮廣場,這歐式宴會自助型的晚宴已然開始。這種宴會模式恐怕也是那些龍宮侍女帶來的吧?這麼說來,虯龍族倒是挺願意吸收新知,不會太過古板守舊。
這場晚宴的參與者除虯龍族之外,就是今日抵達的五百女子與護送隊,這也是這些女子最後一次當龍宮的客人,除非有幸被某個虯龍族選為妾侍,從明天開始,就得成為侍女在這龍宮工作,就像現在穿著制服,在一旁端菜、收拾的許多年輕女子一般。
這名正言順受人服侍的最後一日,女孩們當然得全力打點裝扮,所以此時到的人還不多,不過飲料餐點倒已准備齊全,到場的人,可以自由取用。
沈洛年不急著吃,他目光四面搜尋,很快就找到狄韻與安荑、雪莉,至于羅鏡,或許不大適合這種場合,狄韻並沒有帶他過來;而三人身旁,已經圍了幾名身形健美魁梧的年輕人,看來是幾個年輕的虯龍族,那身上剪裁別致、筆挺合身的西服,該不是靠著妖炁凝聚變化而成,想必是實際的衣物。
狄韻望見沈洛年時施了一個眼色,雖然兩人並未約定,沈洛年卻知道狄韻的意思是她已經開始進行打探的工作,既然如此,自己就站遠些,別過去湊熱鬧了。當下沈洛年走近餐桌,自顧自地取用食物,大快朵頤。
不久之後,黃清嬿、張如鴻分別率人抵達,到場的女子也越來越多,場中虯龍人數也有百余,不過大多是二十歲左右的樣貌,青壯年外型的並不多見,看來參與的虯龍,只是比較年輕的一部分。
在這交際應酬的場合中,選擇埋頭猛吃的,不只沈洛年一人,那些護送隊中的男子,不少人和沈洛年一樣,聚在一起埋頭吃喝;並不是眼前這些千嬌百媚的女子不吸引人,而是這些女子既然選擇來龍宮工作,當然忙著吸引虯龍的注意力,這些護送隊的男人自然找不到搭訕的對象。
不過也有幾名男子找上虯龍族聊了起來,反正這些虯龍心性還頗年輕,加上很少離開龍宮,對人族的事也挺有興趣,雖然身為虯龍不免多少帶著股傲氣,但對大部分人類來說,這也是理所當然,只要多拍馬屁就能應付,沒人介意。
就這麼過了兩個小時,早已吃飽喝足的沈洛年正躲在廣場一角的椅子上,抱著肚子消化,突然身旁傳來狄韻的聲音說:“原來躲在這兒,吃飽了沒?”
“嗯?”沈洛年轉頭說:“很飽。”
“過去那邊吧,去看比武,安荑她們也在那兒。”狄韻往空著的廣場南端指了指說。
那兒騰出一片空地,就是為了比武?沈洛年有點意外地起身說:“誰和誰比?”
“千歲以下能化人形的虯龍。”狄韻說:“這是虯龍族的習俗,每五年做一次這種表演型的競賽,或許也有讓新來的侍女了解虯龍族強大能力的意思。”
有人要表演,那當然得看看。沈洛年點頭說:“走吧。”
兩人一面走,狄韻一面低聲說:“剛剛我試探了幾個人,都說玉膏只有龍王母才有,而龍王母在哪兒,大部分虯龍都不松口,只有一、兩個提到內宮,但又馬上不說了。”
“龍王母也在內宮?”沈洛年暗暗皺眉,看來這事有點麻煩。
“也許吧,關于內宮的位置,我沒問出來,看來像是禁地。”狄韻往地勢較高的宮殿那端隱蔽地指了指說:“不過幾個虯龍聽到這名稱,都不自覺地往那方向望,說不定是那個方位。”
禁地也得去啊。沈洛年往那兒望了望,這兒已經是建築在玄界中的宮殿了,不知內宮又是怎樣的模式?
“我也有提到懷真。”狄韻又說。
沈洛年一驚,忙說:“她在嗎?”
狄韻搖搖頭說:“這些虯龍都沒聽過這名字,你確定她在這兒嗎?”
沈洛年微微搖了搖頭,但隨即又想,這些都是年輕虯龍,可能根本沒見過懷真吧?當初詢問敖旅,他也只是聽過而已……看來還是得問龍王母。
“玉膏的事就算了。”狄韻沉聲說:“既然你也不確定懷真在此,還是別冒險了,“內宮”既然連提都不能提,怎能允許別人闖入?”
“不行,我還是得去。”沈洛年搖頭說。
“你這笨老頭怎麼不聽勸呢!”狄韻皺眉說:“只是為了找人嘛,這次沒找到,另外想辦法找啊。”
沈洛年轉頭凝望著狄韻說:“妳真不在乎沒有玉膏?”
狄韻一怔,一時說不出話來,沈洛年已經接著說:“所以還是得去,而且我答應了別人,本來就要去一趟內宮,剛好一次解決。”
狄韻怔忡半晌,猛停下腳步說:“好!既然非去不可,馬上就走,這時大部分虯龍族集合觀賞比武,正是最好時機。”
“我去就好。”不料沈洛年卻搖頭說:“我被抓到,還能說是個人行為,妳可是帝女候選人,萬一被抓到,會牽扯到歲安城的。”
這頂大帽子壓下,狄韻當下無話可說,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竟有一日說不過沈洛年,她還在發愣,卻見沈洛年微微一笑,身子一閃,瞬間穿入暗影之中,只不過短短一瞬間,那穿著紅袍的身形已然消失在宮宇之間。
狄韻怔忡之間,耳中卻突然傳來黃清嬿的聲音:“小韻,沈凡是去哪兒?”
狄韻一怔回頭,這才發現黃清嬿從不遠一處暗影中緩緩走出,正有些迷惘地遙望著沈洛年離開的方向。
《噩盡島Ⅱ第七集》完

上篇:第九章 相信她不會拒絕這樁婚事     下篇:第一章 臭老頭大概會馬上淪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