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章 為什麼我沒在名單里面?  
   
第四章 為什麼我沒在名單里面?

怎料狄韻走出沒幾步,耳中卻突然傳來黃清嬿的通訊請求。
她微微一怔,站定深吸一口氣,穩住心中的情緒,這才接通了輕疾,語調輕快地說:“清嬿,怎麼了?”
“小韻。”黃清嬿說:“我想拜托妳幫忙。”
“好啊,只要我能辦到,一定沒問題。”狄韻笑說。
“剛剛司令指示……”黃清嬿頓了頓說:“與沈凡一起支援山眠教的事,可以請妳代替我去嗎?”
這女人不是在開玩笑吧,這麼好的拐男人機會都不要?狄韻這下可愣在那兒,一時說不出話來。黃清嬿那端沒聽到狄韻的回答,隔了幾秒又說:“如果妳願意的話,我馬上和司令聯系。”
狄韻這才回過神,她腦海急轉,一時想不出黃清嬿的用意,索性直問:“妳不是想和沈凡多接觸嗎?”
黃清嬿遲疑了片刻才說:“畢竟是孤男寡女,我想想後還是覺得不妥……雖然說事急從權,但既然還有其他選擇,還是最好避免。沈凡看似粗魯,有時卻又十分敏感,還是不要操之過急。”
自己跟臭老頭難道就不算孤男寡女?狄韻先是愣了愣,隨即想通,在黃清嬿心中,自己和沈凡可是兄妹或姊弟的關系,自然不同……但這是假的啊!難道自己當真不用顧忌?
狄韻心念一轉,又搖了搖頭,那渾蛋根本沒把自己當女人過,狄韻想起母親與沈洛年當年的關系,忍不住輕哼一聲。那個臭老頭恐怕一直把自己當成“妹妹的女兒”吧?難怪總是在旁邊嘮嘮叨叨,把自己當小孩教訓,可惡!臭老頭!渾蛋!去死!
黃清嬿見狄韻不吭聲,忍不住輕喚了聲:“小韻?”
“啊?我沒問題。”狄韻回過神說:“不過司令沒說要我留下做什麼,我們倆交換,會不會影響司令的計劃?”
“當然得先取得司令的同意,既然妳不反對,先等我消息。”黃清嬿說完,停了通訊。
既然如此,狄韻也就不急著離開了,她在沈洛年門外不遠處沉思,想著黃清嬿剛剛說的話……不知那女人為何放棄這機會,就算那老頭真感覺到什麼,也不會拒絕吧?莫非她只是單純地害羞?
也不是不可能,黃清嬿畢竟是個大閨女,不管平常多麼清雅淡靜,突然要和“夫婿候選人”長時間單獨相處,就算是她也難免會不好意思吧?既然她有意見,司令該也不會逼她答應,只能說算那臭老頭倒黴,少了個一親芳澤的機會。
想到此處,狄韻的心情突然又好了起來,念頭一轉,笑著走回沈洛年房間,推開門笑說:“臭老頭,跟你說個消息。”
沈洛年見狄韻出門沒兩分鍾又轉了回來,離開時的怒氣也不知為何消失,正感疑惑,又聽狄韻這麼沒頭沒腦地一說,沈洛年上下看著狄韻說:“丫頭妳沒事吧?是不是該作夢了?”
“不要臉的死變態老頭!”狄韻最討厭聽沈洛年說起這事,馬上怒氣揚起,瞪眼說:“不准你再提這件事!給我忘掉!”
“好啦。”沈洛年呵呵笑說:“妳剛說什麼消息?”
“清嬿剛剛找我,說她不想去山眠教,正找司令協調。”狄韻笑說:“會不會覺得有點可惜呀?”
“喔?”沈洛年雖然安心了不少,但是不免也有兩分失望,他想了想又問:“那誰幫我指路?”
狄韻一怔,莫名地有點尷尬,扭過頭說:“誰知道?看司令安排吧。”
沈洛年也不是真笨,山眠教那種隱秘之處知道位置的人一定不多,除了這三個候選人之外,大概沒有別人知道,而這次龍宮護送隊是以張如鴻為首,該不會在這時突然調離,那除了狄韻還有誰?
兩人各有所思,一時之間都沒開口,過了片刻,狄韻耳中又傳來黃清嬿的通訊要求。狄韻看了沈洛年一眼,轉身面對窗戶,接過通訊說:“清嬿?”
“小韻,對不起。”聽黃清嬿這麼開口,狄韻微微一驚,暗叫不妙,果然聽見黃清嬿接著說:“司令還是希望妳留下,所以……我這就回去,妳知道沈凡在哪兒嗎?”
狄韻停了幾秒,這才淡淡地說:“我們都在客房這兒。”
“那麻煩妳跟沈凡轉達司令的指示。”黃清嬿和聲說:“我馬上回去換衣服,請他等我通知;另外,如鴻也和龍宮這兒的負責人聯系好我們出宮的事了。”
“嗯,我會告訴他。”狄韻說。
“司令有解釋留下妳的原因。”黃清嬿又說:“‘魔法新島’那兒近日組了個使節團,由兩名月影團巫領率隊,打算來歲安城訪問與支援,除李營副之外,希鳳、憲馨還有大魔導師留下的馬——飛絮,都將隨隊返回,蔣營副這兩天也會先領幾名斗天部隊的使節過去替換……歲安城的魔法使中妳的身分比較特殊,所以司令希望到時由妳統籌接待之事;而山眠教那兒不知道得處理多久,若由妳去支援,恐怕趕不回來。”
聽起來也算是合情合理,但自己若當真不在,難道就沒人接待了?狄韻心中暗哼,但依然平和地說:“也對,等我們從龍宮回去,剛好可以做准備。”
雖然狄韻口中平靜,黃清嬿似乎還是察覺到狄韻的不快,又補了一句:“雖然還沒確認,但我想亨利先生大概也會來。”
狄韻聞言一愣,一時倒是忘了那人,既然如此,自己確實走不開。狄韻氣消了三分,回頭瞪了沈洛年一眼,這才低聲說:“知道了。”一面結束通訊。
沈洛年雖然在一旁發呆,但偷看著狄韻情緒百般變化也不覺無聊,此時見狄韻瞪了自己一眼之後結束通話,沈洛年才開口說:“又改了?”
“還是由清嬿陪你去,等她找你吧。”狄韻瞄了沈洛年一眼,冷冰冰地說:“萬一想對她下手,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反正一樣都是女人,何必老想著舊人?”
這陰陽怪氣、口是心非的語氣不像慫恿,反而像在威脅恐嚇,小惡女體態雖逐漸成熟,卻還是很孩子氣……沈洛年忍不住想笑,白了狄韻一眼說:“胡說八道的瘋丫頭,搞不清楚妳在想啥。”
“哼!”狄韻一股悶氣無處宣泄,扭頭便往外走,到了門口,她突然腳步一頓說:“不對。”
“怎麼?”沈洛年問。
“不對、不對。”狄韻轉過身,輕拍額頭說:“差點被你氣壞了,你不覺得赤濤突然出現在山眠教很奇怪嗎?”
“當然很奇怪,但既然讓他找到也沒辦法。”沈洛年突然有點得意地說:“媽的,這次總不能懷疑我是奸細了吧?我可不知道山眠教在哪兒,哈哈哈!”
“別吵啦!笨蛋閉嘴!”狄韻思索說:“赤濤個性粗暴直接,早不去晚不去剛好在這時候出現,代表有人特別選我們到龍宮的時候告訴他。”
“喔?”沈洛年想了想說:“難道是想找機會對付十聖?叫妳媽出去的時候小心點。”
“我本來也是這樣想。”狄韻沉吟說:“但是我們或許都想錯了?一路上被狼人追殺,還有天仙盯梢,會不會其實是針對你?那時懷疑你是奸細的人可不少;至于這次,說不定對方估計攻擊山眠教可以把你引出龍宮?畢竟你是歲安城中少數幾個能高速飛行的,而趁你離開龍宮時攔截,又可以避免十聖中其他人的干涉。”
“嗄?”沈洛年張大嘴,愣了半晌說:“針對我?誰會這麼無聊?我沒得罪誰吧……”
“你前陣子不是被四條蛟龍追殺?這又是為什麼?”狄韻皺眉說:“你一定得罪了誰,只不知道是人還是妖。”
“不知道。”沈洛年一攤手,推卸責任地說:“那時是妳不讓我追究的。”
狄韻沉思著,被蛟龍圍攻的事只有臭老頭和自己知道,司令他們自然想不到此處,看來得斟酌著往上報告,只是得把論劍館的部分去掉……而這老頭雖然昏睡百年,但聽說當年就喜歡一個人到處亂跑,還認識不少妖怪,說不定曾惹到什麼不該惹的妖族?上次赤濤不也突然看著他發瘋嗎?
但也不能因此阻止他去支援,狄韻想了想說:“這樣的話,路上說不定有人埋伏。”
那可麻煩,要不要繞一圈避開危險?但是若沒有埋伏,豈不是浪費了時間?沈洛年正皺眉間,卻見狄韻翻著白眼,恨鐵不成鋼地說:“用魔法問啊!你這個笨蛋,學會占卜的怎麼是這種人。”
“呃?”沈洛年對自己這魔法還真的不大在意,抓抓頭說:“怎麼問?”
“就問路上有沒有針對你的埋伏。”狄韻說:“是非題,很簡單。”
“好!”沈洛年也挺來勁,當下心中默誦咒語,施法一問,沈洛年馬上張大嘴說:“真有!媽的,到底是誰想算計我?”
“果然是你!”狄韻一拳揮了過來,怒沖沖地說:“你到底得罪了誰?居然追著我們一直到魔法島。”
看這拳頭不怎麼有力,沈洛年皺眉挨了一下,一面說:“我不知道啊。”
“等一下,說不定兩件事沒有關系,還是弄清楚比較好判斷,再算算。”狄韻沉吟說:“你別問得太籠統……就說上次魔法島使節團行蹤不斷被人暴露,敵人的目標是不是你!”
“算就算。”沈洛年又算了一次,很快地,松了一口氣地說:“這次不是我,太好了丨”
“我想也是。”狄韻點頭說:“那時對方的設計看來比較像是想讓歲安城內斗,可能與偷襲清嬿的刺客出自同源;若只是想要你的命,那盯梢的天仙大可直接下手,你怎麼躲得過?但這次想對付你的人居然知道山眠教的地點,對人類恐怕也沒善意,只希望不是同一批人……你先算算是誰。”
“怎麼算?”沈洛年瞪眼:“又不能算填空題,妳來出題目。”
“先算這次的敵人是人類還是妖怪,內敵和外患差很多。”狄韻頓了頓說:“你記住,只要是選擇題,都在選項中多加個‘其他’,說不定是精體呢。”
“好。”沈洛年很快算出答案說:“是妖怪!”
“嘖!不能這樣問,赤濤也算敵人,當然是妖怪。”狄韻有些後悔地搖頭說:“改成這樣——泄露山眠教地點給赤濤的人,是人類還是妖怪。”
“好。”不過沈洛年停了幾秒之後,突然瞪大眼說:“沒有答案。”
“為什麼?”狄韻一怔:“你忘了加其他?”
“有啊。”沈洛年想想說:“會不會是因為兩次的題目都是問敵人,所以不讓我算?寡土說短時間內不能頻繁問類似問題。”
倒是忘了有這限制,狄韻正瞪眼,沈洛年已經先一步說:“題目都妳出的,還想怪我?”
“還好意思說!”狄韻頓足說:“學會了這麼久,也不多測試一下怎麼算比較好。”
“沒想到啊……而且上次算了算,結果被磨齒者打翻躺了十幾天,差點完蛋,這魔法不是好東西。”沈洛年撇嘴說。
“這……”狄韻倒也無話可說,當時若不是讓沈洛年測試占卜,眾人根本不會遇到磨齒者,他更不會因此受傷,只不過若是沒算,會不會產生另外的問題卻是誰也不知道。狄韻想想搖頭說:“看來還是算過去的事比較安全。”
對了,算算懷真的事!沈洛年心中一動,暗自默算——“找到仙狐族之後,能不能得到懷真的訊息?”
不料等了片刻,居然沒有答案,沈洛年不禁愕然,暗自懷疑這占卜魔法是不是不大可靠。
沈洛年的表情沒逃過狄韻的目光,她哼聲說:“你偷算了什麼?我告訴你,出題目沒這麼簡單的。”
似乎真是如此,沈洛年抓頭說:“我在算……找到那妖族之後,能不能得到懷真的消息,可是算不出來。”
“笨蛋!”狄韻說:“那妖族中說不定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這樣問不是白問嗎?”
“呃……那該怎麼算?”沈洛年問。
“你既然要找某個妖族,總有幾個目標或方向吧?”狄韻說:“當然是問哪個目標探聽到消息的機會比較大;不過到底怎麼定題目,還是要看實際狀況,籠統的題目要配上籠統的答案,精確的題目才能配上精確的答案。”
其實只有稚嬉堂這個線索,不過按照這種思路的話……沈洛年說:“這樣問呢?比如說——某個地方有沒有人知道懷真的消息?”
“不行。”狄韻搖頭:“你說的某個地方說不定今天有人知道,明天知道的那人不在呢?這樣又該占卜出什麼結果?除非你的題目直接問某人知不知道;而且,萬一別人只是知道線索,不知道正確答案呢?若因此不去問,豈不是錯了?”
媽的,好麻煩啊!稚嬉堂自己只見過吳苡,但那女人又不是仙狐族,根本不用算。沈洛年正思考的同時,聽見狄韻說:“總之,問之前要好好設計一下……欸,老頭,幫我算個問題。”
“嗯?”沈洛年並沒明顯感覺到精智力的消耗,很大方地說:“算什麼?”
“先告訴你選項。”狄韻說:“武尊賴伯伯、杜勒斯叔叔、色鬼鷹張伯伯、無敵將軍黃伯伯、電劍侯伯伯……還有‘我不認識’,以及‘其他’,就這七個。”
聽到這兒,沈洛年已經知道狄韻想問什麼,有些為難地說:“妳媽不想說,我們偷算不好吧?”
“我也有知道的權利吧!”狄韻咬著牙說:“我要知道誰是那個混賬!”
沈洛年想了幾秒,突然有些疑惑地說:“為什麼我沒在名單里面?”
“去你的!”狄韻一腳踢了過去:“你這有色心沒色膽的家伙,諒你也不敢!快算!”
“呃……”沈洛年閃過這一腳,有些氣悶地抓抓鼻子。他口中雖然勸阻,其實自己也很好奇,只不過一直沒想到拿這招來抓人,雖然不久前曾問過狄純,得到凶手不是賴一心的答案,但放進去再算一次也不吃虧,當下沈洛年心中默誦,照著狄韻的設定把七個選項說了一次。
過了幾秒,沈洛年抬起頭說:“妳不認識。”
狄韻松了一口氣,雖然沒能找到目標,但至少確定不是十聖中人,自己也不認識,看來那不知名的父親該是二十年前母親在外認識的,後來母親提起這事就難過,可能是過程中受了傷害或欺騙,只不知是哪種狀況……狄韻雖然有心想問更細一點,但類似題目不能重複詢問,只好暫時擱著,且過一陣子再說。
沈洛年也有些不知失望還是高興,他過去一直把狄純當成妹妹,知道那些老朋友沒有欺負狄純總是好事,不過答案既然是不認識,想借占卜算出來恐怕不大容易,當然更不用胡亂猜測了。
沈洛年想到的事狄韻當然更清楚,她這時也沒心情多說,看了沈洛年一眼說:“既然有人埋伏,為了安全起見,你和清嬿繞個路吧。”說完她也不等沈洛年同意,轉身往外走了出去。
看著狄韻的背影,只見一股沉郁的心緒從那嬌小婀娜的身形中散發出來,無能為力的沈洛年不免也有三分氣悶,他輕輕歎了一口氣,轉頭收拾東西,等候黃清嬿的通知。

一個小時之後,沈洛年與換了一身軍服勁裝、背個小衣包的黃清嬿離開龍宮,在空中一前一後,藉著風行咒高速飛行,不過,這並不是沈洛年最快的速度。
要知道炁息只要散出體外就會與魔法產生磨耗,此時沈洛年散出一股足以托起黃清嬿的炁息,當然會受到更大的影響。
所以最快的方式還是得背負著對方飛,畢竟這樣一來炁息不用放出體外,炁勁磨耗狀態自會減少。
但無論是沈洛年、黃清嬿,還是知情的狄韻,都覺得那種方式不大妥當,當然,沒人提起,也多虧沈洛年突然能引炁,否則還真沒辦法;但無論如何,已有護體炁息、無需往外構築炁罩的沈洛年,速度仍比當初背負狄韻時又快了些。
雖說出發時已經入夜,兩人也不在意,這次是趕去救人,自是日夜兼程,但山眠教可比魔法島遠多了,趕路過程中難免需要多次休息,也得避免力盡遇敵的風險,所以黃清嬿特別提醒沈洛年至少要保留三成實力應變,大不了多次休息,也比冒著風險猛沖還好;而兩人也照著狄韻的建議,偏折了方位,稍微繞了一點路。
也不知道是不是矜持,除了一開始商量方位之外,之後黃清嬿一直沒說什麼,沈洛年本就想與黃清嬿保持距離,也不會主動開口,一開始這幾小時的行程倒是意外地安靜。
過了兩、三個小時,沈洛年魔力漸感不足,當下在噩盡島的西方岸邊找個地方落下,之後沈洛年趺坐冥想,恢複精智力與炁息,黃清嬿則坐在對面守護。
因為沈洛年並沒把精智力耗盡,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再度恢複精神,他張開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黃清嬿那宜喜宜嗔的清麗容顏。沈洛年愣了兩秒,這才回過神說:“好了。”
“還需要休息一下嗎?喝點水,吃點東西?”黃清嬿微笑說。
“不用。”沈洛年說。
“那就出發吧。”黃清嬿站到沈洛年身後,輕扶他的肩膀,向著西北方指去說:“我想應該不用繞路了。”
“不用了嗎?”沈洛年托著黃清嬿浮起,雖然並肩站立更方便說話,但風阻卻增大不少,還是前後分立比較省力;而且對沈洛年來說,這美女還是放在看不到的地方比較心安。
“我們已經偏離預定路線數百公里,若埋伏的敵人是妖仙等級,應該已經追蹤不到我們;要是對方從龍宮就開始追蹤,我們休息時就該出現……”黃清嬿輕柔的聲音從耳後傳來:“而萬一是妖仙以上,我們不管怎麼逃都逃不掉的。”
妖仙以上?天仙?自己倒是一直都沒想到此事。沈洛年一驚說:“好險不是天仙,否則不是連妳也一起害死?”說到這兒,沈洛年又覺得奇怪,自己沒想到也就罷了,這兩個女人難道也沒想到?
“不會是天仙。”黃清嬿輕笑說:“天仙何必藉著山眠教引你出龍宮?三天後我們離開龍宮返回歲安城,還不是任其宰割?”
“也對。”沈洛年再度催動起風行咒,一面沉吟說:“這麼說來,敵人的能力可能比護送隊稍弱?”
“不一定。”黃清嬿說:“我推測對方可能只是想要偷襲,畢竟妖仙境界的敵人,在你有准備的狀況下未必追得上你。”
也對,上次那幾條計家蛟龍就追不上,只能靠刃狀炁勁遙攻,若有人稍微攔截,讓自己先跑個幾秒,肯定能把他們甩開……何況如今多了個破炁專用的凱布利,炁勁遙攻對自己可沒這麼大威脅。
見沈洛年只是微微點頭,黃清嬿也沒再多說,兩人就這麼沉默地往西北方向飛……若沈洛年知道黃清嬿在龍宮廣場旁對狄韻說的話,或許會不明白黃清嬿為什麼保持沉默,但他畢竟不知此事,此時的安靜對他來說自是理所當然。
就這麼過了一陣子,沈洛年輕噫了一聲,似乎想起了什麼事。
“怎麼了嗎?”黃清嬿柔和的聲音有如春風般飄來。
“想起一件事。”沈洛年說:“我本來答應麟犼祖姥焰華出來要和她碰面的,一時倉促,差點忘了。”
“喔?”黃清嬿說:“我們去山眠教協防不知道多久呢,拖這麼長時間妥當嗎?”
“不妥當。”沈洛年搖頭,若焰華以為自己放她鴿子,跑去歲安城噴火拆城怎辦?
“那就先與那位仙獸道長聯系吧?”黃清嬿說:“以天仙的速度,說不定很快就能追上我們,若有人暗地追蹤,也難逃她的法眼。”
原來還有這種好處?沈洛年說:“追上是不難,問題是怎麼告訴她我們的位置?”一面說,沈洛年一面望著下方無邊無際的海水皺眉。
“嗯……”黃清嬿想了想說:“有個地方叫作‘珠鏈內海’,是以前虯龍族龍宮所在地,約在那兒應該挺合適。”
“以前龍宮所在地?”沈洛年說:“黃海?”
“你知道那地方的古稱?”黃清嬿聲音透出意外,她輕笑說:“祝融撼地時,百年前的東亞列島擠入黃海,地形隆起,那兒成了一片有如珠鏈般的連接咸水湖,所以被稱為珠鏈內海……那兒剛好順路,而過去的龍宮所在地天仙焰華應該也知道,那兒離我們只有兩千公里,距離上也合適,她可能比我們還早到。”
“好,我問問。”沈洛年馬上與焰華聯系,果然焰華聽到消息之後沒怎麼啰嗦,很快就同意了。她雖不知道什麼叫“珠鏈內海”,龍宮舊址當然一清二楚。
此時還沒遇到妖怪,看來已成功避開,等會兒把龍珠交給焰華,又解決一件事,想到此處,沈洛年心情挺好,對身後黃清嬿笑著說:“多虧妳幫忙想辦法,不然我還得頭痛。”
“別這麼說。”黃清嬿微笑說:“只是出個主意而已。”
“能出主意就不簡單了。”沈洛年感歎說:“聰明人真好,什麼事腦袋一轉就清楚了。”
黃清嬿安靜了幾秒,突然說:“其實也未必都是優點。”
莫非還有人嫌自己太聰明?沈洛年愕然說:“怎麼說?”
“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曾有一段時間頗有些恃才傲物的叛逆心緒,對大多數人都看不順眼。”黃清嬿輕聲說。
天才遇到這種事其實不難理解,只不過發生在這大美女身上倒是教人很難想象。沈洛年忍不住回頭看了看黃清嬿的臉色,這一回頭,卻見佳人含笑輕睇說:“不信?”
這距離也太近了,沈洛年被黃清嬿豔光所懾,連忙轉回頭,一面說:“不是不信,是有點意外……就算這樣,也不算缺點吧?”
“很困擾呢。”黃清嬿說:“有些事明明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別人卻怎樣也聽不懂,得花個幾十倍時間來講解;某些言語知識明明很容易記住,別人偏偏就是轉眼就忘記……每天每天、無論何時身邊都是這種人、這種事,那時的我覺得好煩,整天都不開心,卻沒想到生氣其實是自己找罪受。”
“呃?”真是好高級的煩惱啊!沈洛年當然從沒有這種感受,也不知該表示羨慕還是同情,愣了愣才說:“那後來怎麼改變的?”
“我十三歲的時候被選上擎天塔。”黃清嬿低聲說:“表面上雖然看不出來,但老實說,那時除了整天笑嘻嘻、讓人摸不透的如鴻之外,其他的孩子我都有些看不起,跟她們說話時,我心中都暗暗覺得厭煩,只不過我把這種情緒藏在心中,沒讓其他人知道;直到兩年之後的某一天……七歲的小韻意外地闖到我們修煉的地方,嗯……那時安荑、雪莉還沒被大魔導師帶上擎天塔。”
怎麼有種要聽到什麼秘辛的感覺?沈洛年愣了愣,嗯了一聲說:“發生什麼事嗎?”
“小韻非常可愛,一開始她天天跑來,大家也都很喜歡她,但是我從小韻身上看到了像我一樣的特質——十分聰明的她,很快就發現周圍這些姊姊們大部分都不如她,但那時她又太小,不懂得遮掩……”黃清嬿說到這兒,頓了頓又說:“也是和小韻認識後,我才慢慢發現自己的問題。小韻在體察人心、融入人群的能力或許頗不如我,但決事之明快敏銳、性情的堅忍強毅我都遠遠不如,何況那時她只是個孩子?我又何嘗沒有缺點?也許這就叫旁觀者清吧……看著別人時,總是比較容易想通。之後我的心性慢慢沉穩下來,不再為此怨天尤人、自尋困擾。”
原來當年她們的關系是這樣?今日這大美人會說這麼多,恐怕真以為自己是凶丫頭的兄弟吧?不然這事該不會隨便對個外人說。沈洛年沉默半晌才說:“那小韻後來呢?”
黃清嬿遲疑了一下才說:“她那時畢竟還小,鋒芒太露,無意間得罪了不少人,後來有些謠言流傳在我們之中……那個歲數的孩子們其實頗狠心,突然間,除如鴻和我之外沒什麼人願意理會小韻,之後她慢慢就不來了。到了我十六歲變體的時候,我卻突然聽說,不知為何燕仙——就是純奶奶,也答應她提早變體,讓她參與繼承人的培育,最後更讓司令選中為候選人之一……值得慶幸的是,她提早變體產生的問題,看來已經讓你解決了。”
原來這樣啊……難怪那凶丫頭老是解釋沒幾句就開始沒耐心、發脾氣,恐怕就是黃清嬿十來歲時的那種想法吧?而黃清嬿因狄韻的出現而成熟,卻不知那小惡女要怎樣才會想通?話說回來,都二十歲了還這樣,那臭脾氣恐怕很難改了,焰華不就萬年不變嗎?反正小惡女很會演戲,也無所謂就是了。
黃清嬿讓沈洛年思索了好一陣子,才在身後輕笑說:“聽了這麼多,有什麼看法?”
“呃?”沈洛年回神說:“沒有看法。”
“還記得我在千窟崖跟你說的話嗎?”黃清嬿輕聲說:“小韻跟我有些隔閡。”
“記得。”沈洛年說。
“往事就是這些,但我還是不大明白原因。”黃清嬿說。
沈洛年卻不覺得很難理解,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兩人倒有點像是懷真和焰華當年的關系,只是焰華和狄韻個性不同,最後發展也相異。當初問題的症結其實不是黃清嬿,正如焰華的委屈也不是懷真可以控制的,這種事,小惡女看破了就沒事,看不破也沒辦法。想了想,沈洛年說:“其實我不覺得一定要化解。”
“哦?”黃清嬿說。
“妳們雖在競爭,遇事時也一樣都以歲安城為重,不會誤事,這樣也沒什麼壞處。”沈洛年說:“頂多作不成好姊妹,沒什麼關系吧?”
沈洛年本就是那種不在乎人與人關系的個性,自然這麼說,但黃清嬿卻有些愕然。過了好半晌才苦笑說:“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
“怎麼?”沈洛年問。
“比如說……”黃清嬿頓了頓說:“她可能不喜歡你和我接觸呢?”
“關她屁事!”沈洛年自然而然地說了這一句,想想覺得不妥,又補充說:“反正我和她常吵架,無所謂的。”
“真的嗎?”黃清嬿笑說。
她這時的笑容一定很好看,沈洛年頗想回頭,卻又不敢,只說了句:“當然!”
“那你這陣子一直躲著我,不是因為小韻啰?”黃清嬿說。
沈洛年呆了呆才說:“我沒躲著妳啊。”
“你的心躲著我。”黃清嬿幽幽說。
“呃……”沈洛年這下可說不出話來了。
“若不是小韻,該是為了那女子吧?這也不能怪你。”黃清嬿溫柔的聲音從後方傳入耳中:“你怕她知道生氣吧?”
懷真會生氣嗎?沈洛年暗暗好笑,那狐狸老是叫自己另外找女人呢。
雖然沈洛年口中總拿懷真當借口,事實卻並非如此……畢竟不管他多喜歡懷真,兩人終究沒法作夫妻,沈洛年回避黃清嬿,主要還是怕麻煩。
和人相處交友已經很啰嗦,何況是追求討好談情說愛?當年對葉瑋珊只是單戀,就不知招惹出多少麻煩,吃過苦頭的沈洛年,面對著這讓人心動的女孩,當然是想盡辦法保持距離。
“你說來龍宮找人,就是找她嗎?”黃清嬿又問。
“嗯。”沈洛年也懶得隱瞞,點頭說:“不過沒找到。”
黃清嬿輕啊一聲說:“剛剛在龍宮中,小韻說有朋友找你,不是她?”
“不是,我只是找到可以問的人,沒找到她。”沈洛年忍不住歎口氣。回歲安城之後,還得去稚嬉堂找仙狐族,萬一找不到又該怎辦,總不能砍到別人出來吧?
黃清嬿卻有另外的想法,她一直以為沈洛年的對象也是個仙化者,否則怎能擁有輕疾?可是那種人怎會跑來龍宮?送來龍宮的侍女身分都受過嚴密調查,也都是沒經過仙化的普通人,除非……除非是一直希望尊奉虯龍的共聯組織後人?
共聯組織和虯龍族私下有聯系這並不是秘密,虯龍族管理的山口鎮正是共聯組織的大本營,只不過人族如今畢竟是歲安軍團掌權,他們變不出什麼花樣……問題在于,不管是不是共生聯盟的人,虯龍族並不會隨便允許他人久留龍宮,若那女子當真住在龍宮,可能早已成為某虯龍族的妾侍,和沈凡斷絕關系自是理所當然,當然更不會與他見面,他這麼苦苦追尋,對他自己和那女子都不是好事,何況願意當虯龍族眾多妾侍之一的女子,恐怕也不是良配……
以沈凡的個性來說,那女子未必知道他的身分,他日若得知沈凡其實是闇神後代,會不會又有變數?若那女子因此回頭,更藉此把闇神拉到共生聯盟陣營,那還得了?傳說中那天下無敵、頗不講理的闇神,當初為何會選擇幫助白宗,長輩們一直說不清楚,各種曆史記載也莫衷一是,百年後突然改變念頭支持共聯,也不是不可能……想到此處,黃清嬿倏然一驚,看來不能等沈凡自己覺悟,得早點讓他忘了那女子才行。
看著沈洛年的背影,黃清嬿暗自思量,自己對他雖然也有好感,卻還談不上感情,本想藉著更進一步的相處再慢慢考慮未來的可能,可是這傻愣愣的大男孩實在麻煩,明明對自己有意卻又咬牙死忍,不管如何暗示始終聽不懂,也不知是不是真傻……看來真如小韻所說,和他說話不能太含蓄,自己的做法恐怕得稍做調整……
沈洛年自然不知道黃清嬿整個想岔了,見她安靜下來,自己也跟著閉嘴,兩人就這麼沉默著,一路向著“珠鏈內海”飛去。

上篇:第三章 推銷外孫女     下篇:第五章 找地方住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