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五章 找地方住啰  
   
第五章 找地方住啰

既然和焰華有了約定,這兩千公里左右的路程,沈洛年沒有休息,一路沖過噩盡島的西方內洋,直到出現陸地才在黃清嬿指引下修正方位,向珠鏈內海的方向飛去;而經過這一夜飛行,天色也漸漸地亮了。
飛著飛著,沈洛年突然說:“焰華真的先到了。”
黃清嬿從沈洛年肩後望去,並沒看到焰華的蹤影,她好奇地問:“那位仙長還很遠嗎?”
“百多公里吧。”隔著這麼遠,沈洛年不能很精准地判斷,他沉吟說:“她大概早就發現我們了,正往這兒飛,很快就會到。”
沈凡居然能感應到百多公里的距離?黃清嬿大吃一驚,十聖中誰也辦不到這種事,不愧是闇神一系的特殊傳承……這一瞬間,黃清嬿留下沈洛年的想法更加堅定。
天仙的龐大炁息可以自由在玄界存納取用,有心沖刺的狀況下,速度完全不是沈洛年可比,感覺對方越來越近,已經有些累的沈洛年索性找了個山頭落下,等候焰華出現。
“快到了,妳退開些。”沈洛年對黃清嬿說:“麟犼身懷攘妖之氣,會讓一般人產生畏懼的情緒,以焰華的能力來說,至少要妖仙層次才勉強可以承受。”
“原來如此。”黃清嬿這才知道,過去見到高等麟犼時,為什麼會產生恐懼的情緒。她點點頭,往下一指說:“我在那座小山坡等你,好嗎?”
“妳別走太遠。”沈洛年說。
“好。”黃清嬿嫣然一笑說。
“留在我看得到的地方。”沈洛年又說。
“我會小心的,你別擔心。”黃清嬿笑得更開心了。
“呃……”沈洛年愣了片刻,這才說:“沒事了,妳先去吧。”
“嗯,我等你。”黃清嬿含笑轉身,點地飄身離開。
發生什麼事了?這女人笑起來可比她外公創的十八撩亂還厲害,讓人整個眼花……沈洛年呆望著黃清嬿的婀娜背影,眼看她飄下山腰,回過頭笑靨如花地揮了揮手,他忍不住抓了抓頭,揉揉自己的眼睛,這才回過神來,轉過頭望向焰華即將出現的方向。
黃清嬿見沈洛年轉過頭,這才偷偷地吐吐舌頭,臉上卻不免透出一抹淡淡的嫣紅。
從十七、八歲開始,因為她的笑容引來的麻煩實在不少,慢慢她學會控制自己,保持著含蓄淺笑,以免造成太多困擾,數月前,曾有次不慎在沈洛年面前展露自然笑容,她就因此暗暗自責。
但此時為了龍宮中那潛在的威脅,無可奈何下只好把這久不使用的禁招解放,這連續幾個燦然笑容配合上溫柔話語,果然把沈洛年轟得頭昏眼花,看著沈洛年的反應,黃清嬿也難免有一分自責、兩分羞意,那些雖不是假話,但平常黃清嬿是絕不可能放在嘴上,但面對著一個笨木頭,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轉回頭的沈洛年自然不知道黃清嬿在想什麼,他雖然看著遠方的地平線,卻是心中紛亂,腦海中都是黃清嬿的迷人笑靨,直到焰華出現,還沒反應過來。
“吼!”焰華看沈洛年愣在那兒,對著他大吼一聲。
“呃?”沈洛年吃了一驚,回過神說:“祖姥妳到了?”
“早就到了!”焰華瞪眼說:“你好慢,飛的方式也好奇怪。”
“奇怪?”沈洛年想想說:“啊,我用魔法飛。”
“魔法?”焰華歪頭說:“為什麼不用炁息飛?你的炁息不也是內外自如嗎?就算你現在的炁息量還是不多,也比剛剛那種怪方法好吧?”
沈洛年一怔,張大嘴巴,這段時間一直用魔法飛行,居然忘了這事!之前是炁息不足,加上身體有傷,要大量炁息凝聚護體,但隨著體內炁息逐漸增加,早該直接使用炁息飛行了,更不用擔心兩種非同源炁息磨耗……帶著黃清嬿的狀況姑且不提,若是自己一個人,那有多快?
沈洛年想到此處忍不住放出炁息,浮空而起,一個高速盤旋閃身,有如一道紅色閃電,在空中飛掠。
“很快!”焰華雙目一亮,身上炁息爆起,對著沈洛年的身影沖去,一面嚷:“來比一場。”
啥?沈洛年吃了一驚,眨眼間一身化五,趁焰華沖了個空的同時,他閃身逃出老遠,卻見焰華一甩頭,空中倏然透出大片紅云。
眼看熱浪就要壓了下來,沈洛年忙喊:“媽啦!暫停!”
“怎麼?”焰華一愣停下。
“再打會死人的。”沈洛年叫。
“怎麼會!你這麼快,又不怕我,一定很厲害!”焰華得意地說:“對了,那個小畢方說這叫友誼賽,不是打架!”
羽霽這小鬼靈精跟誰學的?真是亂來!沈洛年苦笑搖手說:“我真的不厲害,妳難道看不出我體內有多少炁息?”
焰華體表澎湃的炁息未退,她歪頭看著沈洛年,想了半天才認真地說:“大概因為你很厲害,所以我看錯了。”
“不是!是真的很少!”沈洛年哭笑不得,看來若不老實招認,焰華非得和自己來場友誼賽不可。沈洛年飄近說:“我身體很輕,只是速度快,沒威力的。”
“哪有這種事?”焰華懷疑地說。
“不然妳試著輕推我看看就知道了,我完全不用炁息。”沈洛年當下斂炁輕化,飄在焰華面前。
焰華皺起眉頭,哼了一聲,龍頭上的大鼻孔猛然噴出兩道雄壯炁息,果然把沈洛年沖得往外直飄。
“古怪!”焰華追近叼住沈洛年腰帶,腦袋輕輕搖了搖,把沈洛年亂晃了幾下,果然感受不到重量。她松開口嚷:“怎麼做到的?”
扯到鳳凰又要啰嗦老半天,沈洛年搖手說:“這不重要,我先把龍珠給妳,這可是好東西。”
還好焰華也不難糊弄,她愣了愣說:“好吧,給我。”
沈洛年一面從腰包中取出龍珠,一面說:“分神和固化兩個法門,我上次說過了,應該還記得吧?”
“那麼簡單,當然記得。”焰華一吸,把龍珠吞入腹中,好奇地說:“你那顆影妖入靈的龍珠呢?給我看看。”
“好。”沈洛年叫出腰包中的凱布利,讓它飄到焰華面前。
焰華仔細地打量著凱布利片刻,她疑惑地說:“上面那黑黑的是什麼?影蠱煉化不掉的部分嗎?”
“不是。”望著安居在凱布利身上的小螳,沈洛年郁悶地說:“妳不說我還忘了,龍珠使用上得小心,萬一被人貼上影蠱,就弄不掉了,以後去哪兒都會被知道。”
“這黑黑的,是你敵人弄的影蠱?”焰華周身炁焰滾動,怒沖沖地說:“殺了那人就沒事了!”
“不是敵人,只是放著好玩的。”沈洛年苦笑說:“我現在倒是挺害怕真被敵人弄上。”目前莫名其妙有妖怪想對付自己,萬一被附上影蠱追蹤,豈不是無處可逃?
焰華歪頭看著沈洛年說:“既然這樣,重新固化一次不就好了?”
“呃?可以這樣嗎?”沈洛年訝異地說。
“當然可以,否則定型的機會不就只能一次?萬一失敗怎辦?”焰華說:“逆行固化法門,讓龍珠恢複凍狀,就能用少量炁息把這影蠱破壞掉,到時重新固化即可……拿去處理吧。”
原來如此!沈洛年不禁有些得意,頗想馬上就把小螳爆掉,給臭丫頭來個驚喜;但沈洛年當真抓著凱布利時,忽然想起離開前狄韻的黯然背影,還是搖了搖頭……反正也沒真正的壞處,凱布利也喜歡,先放著好了。
“怎麼不弄?”焰華問。
“先不用,反正沒什麼影響。”沈洛年說。
“喔。”焰華想了想說:“你上次說那頭老龍有教你凝造影蠱與入靈之法,對吧?”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焰華這樣喊她父親,沈洛年還是覺得好笑,點頭說:“對,只是我剛好帶著影蠱,所以當時就測試了入靈。”
“把那兩個法門教我。”焰華說:“我想和你一樣,以影蠱入靈,操控龍珠。”
沈洛年愣了愣說:“教妳沒問題,但敖容前輩說,分神操控,如心使臂,威力比較大。”
“我知道。”焰華搖頭說:“但他忽略了一件事,我雖能分神使用,卻沒法淬煉這顆龍珠,日後威力有限。”
“怎會沒法淬煉?”沈洛年有些意外。
“我沒有龍涎,否則成為天仙的同時不就能自行蘊化龍珠?”焰華說:“沒有龍涎,就沒法借龍涎淬煉龍珠,讓它越來越強大……但以影蠱入靈,像你一樣將龍珠妖化,可在我提供炁息滋養下修煉增益,久而久之,說不定會比直接分神的龍珠還好。”
既然如此,沈洛年當下將兩個法門敘述一遍,反正這些法門的操作方式都很簡單,一說就透,沈洛年說完後,補充說:“不過一般影蠱都是像這小黑影一樣,沒什麼靈氣,我的比較特殊……但這和體質有關,沒法教妳。”
“這樣嗎……”焰華沉吟自語說:“等那老龍找我的時候,再跟他多討一顆龍珠好了,反正他該還有一個沒用的。”
沈洛年狐疑地說:“敖容前輩不是還有五個嗎?”
“一個分神,一個入靈,兩個給我和你,本該剩下三個。”焰華計算著說:“但其中兩個很早以前就被他亂做實驗爆掉了……要不是因為過去記錄太差,沒人肯幫他搜集材料,他哪會等你實驗?早就自己弄了。”
果然是實驗狂。沈洛年雖然覺得好笑,但同時也察覺到,若當真如此,這份禮物可不輕,不過當晚輩的敖歡可得小心了,說不定敖容叔叔龍珠不夠,會打他的主意。
“老龍還有沒有交代什麼?”焰華又問了一句。
與鳳體配種之事當然萬萬不能說,沈洛年搖頭說:“沒有。”
“對了。”焰華突然說:“你既然分輕柔兩種炁訣修煉,為什麼混在一起用?”
自己根本不知為什麼要分成三輕七柔,沈洛年尷尬地說:“我才剛開始煉,不大清楚。”
“教你這方法的人沒教全嗎?”焰華狐疑說:“這種分配通常是輕外柔內,兼顧破空之速與化力之能,適合貼身型、一擊即退的作戰方式,細節還要看輕柔比重怎麼配……但你這麼輕飄飄的,一碰不就飛了,怎麼貼身?或許有別的特殊戰斗法可以配合……”
原來如此?沈洛年不禁有些興奮,終于明白這種修煉之法的道理,若將純輕訣分布于外,豈非更快?而戰斗時的變重沖擊,又能靠柔訣化散,不過他這可不敢說出口,否則焰華萬一又想玩友誼賽可就麻煩,天仙畢竟是天仙,這麼大片炎靈之力壓下來,根本沒得打。
“我回去了。”焰華見沈洛年不吭聲,瞄了沈洛年一眼說:“你要是想來玩可以,但是別帶那狐狸來。”
沈洛年知道這代表焰華已經把自己當成麟犼一族的朋友,反正他也沒有替懷真和焰華化解這萬年仇隙的念頭,只呵呵笑說:“知道了。”
“走了!”焰華嚷了一聲之後飄浮而起,一扭龍頭,渾身炁焰爆出,向著東方沖去。
焰華一走,黃清嬿馬上掠來,她有些焦慮地上下看著沈洛年說:“你沒事吧?剛剛怎麼打起來了?”
沈洛年苦笑說:“沒什麼,只是……只是在玩;這兒應該還算安全,我恢複一下精智力吧。”
“好,我幫你護法。”黃清嬿一面笑著說,一面整了整沈洛年被焰華弄亂的衣襟,撫平衣袍紊亂之處,不過這動作畢竟稍嫌親昵,尤其這時黃清嬿心中有鬼,更是不大自在。她咬牙做完之後,雖很快縮回手,仍不免有些羞澀。
媽的,不准臉紅!犯規!看著黃清嬿那有些心虛的羞澀表情,沈洛年暗叫不妙,連忙閉上眼坐下,努力進入冥思狀態,只不過這次特別難以定心,難免多花一點時間。
但沈洛年卻不知黃清嬿其實也頗為掙紮,做到這樣已經是她的底線,更進一步的言語挑逗或身體誘惑都是不可能的,若這樣還沒有效果,她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若不考慮輕訣破空效應,其實禦炁飛行並不會比風行咒快,否則當初也不能藉此甩掉赤濤,風行咒的缺點是不夠靈活、方便,以及不同源炁息之間的沖突,尤其在攜帶他人時影響更大,另外就是精智力耗用量太大,不能持久,遠不如炁息方便。
而單人飛行時,可以輕化的沈洛年兩種方式都可以擁有強大的加速度,但風行咒卻還另外需要激散出護體炁息,這樣又有沖突的老問題,還不如直接禦炁飛行,也就是說,當沈洛年體內炁息漸足之後,除非體內炁息耗盡,大概不大有使用魔法飛行的機會了。
沈洛年禦炁之法一變,速度又增,之後數千公里的距離只花了十來個小時,其間只休息了兩次,當日天色還沒變黑,兩人離目標處已經只有數百公里,眼看再過一段時間就有機會和赤濤碰上,沈洛年與黃清嬿找了一個地方落下休息。
沈洛年的體質與黃清嬿這種變體者不同,飛行過程中其實也不斷在引入炁息,只是消耗比引入量大,一段時間後仍需引炁補充;至于一路無事的黃清嬿這時精神正好,她在一旁坐著,望著半閉雙目的沈洛年,心中卻是驚濤駭浪、難以甯定,思索著旅途中的變化。
自從和麟犼祖姥焰華見面後,沈凡的速度就大幅提升,先是一股柔和的碧色炁勁提帶著自己,而在這股炁勁之外,卻是耀目橙黃炁勁圍繞,帶著兩人破空直飛。這種顯現出兩種相異炁息的修煉方式自己從沒聽說過,上次休息的時候雖試探著詢問,但沈凡卻有些尷尬地岔開此事,似乎不想多提。
若說沈凡過去故意隱藏著這種能力黃清嬿卻是不信,當初他若有這種能耐也不會被磨齒者打成重傷,就算他連死都不怕,打定主意隱瞞,又怎會在這種時候突然暴露出來?
說不定闇神傳下的修煉方式必須經過幾次異變的階段,只是這次剛好讓自己碰見?回想三個多月前,沈凡在戰場上的表現以及之後的刺客事件與魔法島旅程,這幾個月內,他的能力不斷地進化。此時見到沈洛年表現出的能力,黃清嬿不免暗暗狐疑,就算自己外祖父——武尊賴一心,若不論武技,單較各種身體能力,說不定也不如沈凡;說得實際一點,單憑他那時與焰華周旋的速度,赤濤恐怕就拿他沒有辦法。
莫非這闇神傳承擁有能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能力的能耐?否則當年的闇神沈洛年又怎能在四二九大劫之後短短一年間,修煉到足以擊敗三虯龍聯手、揚威歲安城?
這種修煉方式不知能不能在歲安城流傳下去……黃清嬿看著沈洛年感懷片刻,這才穩下心神,以輕疾分別和歲安城、山眠教兩方的長輩聯系;自己和沈凡提早數日趕到,他們一定十分意外,計劃或許需要做出調整。
虯龍族密傳的炁息運行之法十分有效,沒過多久,沈洛年就感覺體內炁息充盈飽滿,渾身精力充沛。他睜開眼睛,見黃清嬿正低聲說著什麼,看來是藉著輕疾說話,兩人目光相對,黃清嬿微微一笑,對沈洛年點了點頭,隨即微側過身子,繼續和那端對答。
沈洛年見黃清嬿沒看著自己,眼睛轉了轉,偷偷打量著黃清嬿,見她面帶微笑和那端說著話,顯得頗為輕松,看來山眠教那兒赤濤的攻勢該不算激烈。
稍微放松了些的沈洛年看著黃清嬿,不免又開始胡思亂想,這女人這次很有些古怪,總是做一些讓人心癢的事,而且不只如此,她自己做完卻又十分尷尬,往往躲開來害羞半天,看得出來她很不習慣,這豈不是找麻煩?
不過說老實話,那種心癢的感覺其實不錯……她到底想干嘛?誘拐自己嗎?想到此處,沈洛年不禁為之怦然心動,凝視著黃清嬿柔美的臉龐,心中十分紛亂。
沈洛年過去一直和黃清嬿保持距離,除了嫌麻煩之外,一方面是記掛著懷真,另一方面就是自知黃清嬿對自己沒興趣;但事實上,就算懷真仍在身旁,恐怕也不會反對,而如今看來,後一個問題也不再是問題了,但是接下來該怎辦?自己可不知道……媽的,順其自然吧,果然麻煩。
沈洛年正在亂想,一轉眼,卻見黃清嬿已經停了輕疾,那雙明亮的眼睛瞅著自己,還莫名地帶著點隱約的羞意,做賊心虛的沈洛年不禁有些尷尬,胡亂地說:“狀況如何?”
黃清嬿微笑說:“外祖父說,赤濤這兩日並沒有全力攻擊,只不過每隔幾個小時過去騷擾一段時間。”
“那最好啊。”沈洛年說:“這樣我們比較容易闖進去會合。”
“司令的意思是……”黃清嬿說到這兒,輕咳一聲,才放緩語氣說:“我們先在外面找個安全的地方等候。”
黃清嬿看似平靜,隱隱泛紅的雙耳卻泄露了她心中的情緒。沈洛年不敢多看,轉過頭眺望遠山說:“為什麼?”
見沈洛年目光轉開,黃清嬿反而輕松不少,她暗暗籲了一口氣,露出笑容說:“從赤濤的反應以及你占卜的推算,這次赤濤襲擊山眠教,可能你是妖怪的目標之一,現在鷹王、燕仙以及電劍三位長輩都還沒到,尤其是電劍爺爺帶著的巫斗部落援軍,移動速度遠不如另外兩位,我們晚點出現,他們和山眠教會合時該會比較安全。”
這樣倒也合理,沈洛年點頭說:“也好,所以我們等他們都到齊了才過去?”
“對,可是我們不能直接出現……路上的攔截我們雖然躲過了,但對方可能會把戰力集中到山眠教等你出現;而且除了赤濤,其他妖族可能會先隱藏起來。”黃清嬿說:“司令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將計就計,趁對方不備時集中全力,一舉鏟除或重傷赤濤,那時就算對方的隱藏戰力出現,造成的影響也比較小。”
沈洛年其實已經頗有些頭昏腦脹了,完全沒有意見地說:“你們怎麼說就怎麼做吧。”
“現在比較擔心的是……怕敵人的隱藏戰力也是妖仙級的,那就比較麻煩。”黃清嬿說:“小韻告訴司令,你曾被四名蛟龍妖仙追逐,有這事嗎?”
“有。”沈洛年點頭。
“那麼……你這兩日的速度,過去在別人面前展現過嗎?”黃清嬿說。
“沒有。”沈洛年頗有三分得意地說:“剛學會的。”
“這就有辦法了。”黃清嬿嫣然笑說:“萬一那些敵人出現,你就馬上高速撤離,他們不知你有這種能耐,追不上你……而除了赤濤之外,其他妖仙對別的人類未必有惡意,不用擔心。”
“好啊。”沈洛年想想又說:“可是我們對付得了赤濤嗎?”
“山眠教和巫斗部落也有幾名可比十聖的高手,等大家都趕到之後,赤濤討不了好,但若想殺了赤濤,還是沒把握。”黃清嬿沉吟說:“詳細的計劃還得花點時間討論決定。”
沈洛年點頭說:“到時聽妳安排便是。”
黃清嬿含笑點頭說:“我們找個地方等通知吧?”
“好。”沈洛年說:“找怎樣的地方?”
“找座隱蔽些的山谷。”黃清嬿露出一抹澀然,低聲說:“侯爺爺和巫斗部落的援軍估計還要五、六天才能趕到,這幾天我們可以過得輕松一點。”
喂、喂!這是約會對吧?是葉瑋珊設計的嗎?她不是要自己離黃清嬿遠些嗎?有些迷惑的沈洛年望著黃清嬿,吞了一口口水說:“那個……我只是問問……妳家長輩都不會擔心啊?”
這人終于有反應了?黃清嬿驚喜之間,臉龐卻不禁泛紅,但這可不是裝傻的時候,否則這木頭恐怕又縮了回去。她咬咬牙說:“你要聽實話嗎?”
“呃?”沈洛年突然害怕起來,愣了愣說:“還是不要好了。”
黃清嬿忍不住好笑,她可不想在這時退縮,當下凝視著沈洛年,緩緩說:“其實我可以先去找侯爺爺,和巫斗部落的援軍一起先趕去山眠教,畢竟和赤濤作戰時,我能幫上的忙不多。”
沈洛年說:“那為什麼……”
“是我……自己決定留下的。”黃清嬿深吸一口氣說:“如果你覺得我離開比較好……侯爺爺現在在西南方,空中距離只有近千公里。”
說到這種地步,一切就看對方的了……黃清嬿穩定下心緒,暗暗決定,若沈凡送走自己,那就這樣結束,這輩子絕對不再做這種丟臉的事。
黃清嬿如此忐忑心亂的模樣,沈洛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他不禁生出一股憐惜的情緒。沈洛年沉默半晌,抓了抓頭,走到黃清嬿身旁,握住她柔軟如綿的小手說:“走吧。”
掌心那股暖意,刹那間仿佛流入心中,黃清嬿臉龐泛紅,低聲說:“去哪兒?”
“找地方住啰。”沈洛年不等回答,禦炁飄起,帶著黃清嬿並肩往山林飛去。

五日後。
一處淌流著山泉的溪谷有個架在山壁旁的簡陋草棚,草棚前,一個穿著紅袍的年輕人拿著兩把造型古怪的短刃正快速地揮舞著,他的動作迅捷、姿勢多變,但不知為何看來又有些別扭,運轉間仿佛有些不合理,可是年輕人舞動起來卻毫無窒礙,那兩支匕首表面凝聚著橙黃色炁勁,隨著匕首的移動綻放出一朵朵絢麗的刃花。
這時一穿著勁裝、姿容端雅的美麗女子從山谷深處點地飄掠而出,她發梢上還帶著點濕氣,清麗的臉上脂粉未施,筆挺潔淨的軍用勁裝看來又增添三分英氣。
年輕人望見女子,停下動作,將匕首收入腰間問:“好了?”
女子點點頭,抹了抹發鬢間殘留的水氣,走近微笑說:“練得怎樣了?”
“這幾天多練了兩招。”距離一近,兩人很自然地牽著手,男子說:“前六招不難學,麻煩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用哪招。”
“你不是說要問如鴻嗎?她怎麼說?”女子笑問。
“她說用輕疾不好解釋,只跟我說這種事很看天分。”男子翻白眼說。
女子忍不住噗嗤一笑,這一笑仿佛百花盛開,男子一陣眼花,忍不住一把攬過女子,瞪眼說:“還笑!再笑可不忍啦。”
兩人眼神相對,女子手虛擋著男子胸口,似推似撫、欲迎還拒,一面輕笑著說:“太過分的可不行。”
“這種事很難拿捏的。”男子瞄著那誘人朱唇片刻,終于還是搖頭松開女子說:“走吧,送妳過去。”
“嗯。”女子走入草棚,取出背包背上,在男子禦炁攜帶下,兩人攜手並肩向谷外飛去。
這兩人,自然是沈洛年與黃清嬿。
五日前,兩人關系丕變,當下找了座山谷暫居,但也許是黃清嬿與沈洛年個性的關系,兩人間並沒有那種蜜里調油的濃情,反而頗有些相敬如賓、君子之交的味道。她的笑靨身姿固然讓沈洛年心動,但那份淡雅安閑的氣質卻也能安撫沈洛年躁動的心,不致失控。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沈洛年對于和黃清嬿的關系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顧忌,也許是因為懷真,也或許是因為她的身分……暫時拉拉小手摟摟腰,說兩句玩笑也就夠了,在沒有感覺到對方愛意之前,沈洛年不想操之過急。
這幾日除了修煉“十八撩亂”之外,就是針對占卜魔法做了一些測試,在黃清嬿幫助下,沈洛年對這法門總算有點了解,兩人也才發現,占卜魔法其實很麻煩,若沒能掌握變因,並把問題精確到某種程度,很難取得結果,再加上這魔法本身的諸多限制,更難運用。
好比這次赤濤來襲的事,只能確定有妖族在後面操控,除赤濤之外,確實另有敵人窺伺沈洛年,但該怎麼抵禦卻沒法借助魔法推算。比如“怎樣最好”、“怎樣損失最少”之類籠統的問法並不適合用來占卜,上次沈洛年差點死在磨齒者手中就是最好的教訓。
今日,十聖之一的電劍侯添良帶著巫斗部落的援軍,終于趕到了山眠教外圍數百里處,沈洛年正把黃清嬿送去,准備讓她與侯添良等人一起入山,而他自己則按照計劃留在外面,見機行事。
眼見就要抵達約見處,沈洛年先一步帶著黃清嬿在叢林高地中落下說:“這兒等吧,可以看到約定的地點,他們快到了,不過除了電劍之外,還有一些似乎像是凝訣的炁息感應……不是說巫斗部落沒煉炁嗎?”
“我是這麼聽說的,也許有什麼變化?”黃清嬿說:“你真的不見電劍侯爺爺?”
沈洛年搖搖頭說:“確定妳和他們會合,我就走了。”沈洛年可不想叫侯添良爺爺,當然是避之大吉。
“好吧。”黃清嬿說:“保持聯系。”
“嗯,妳也小心點。”沈洛年說。
“沈凡。”黃清嬿忽然說:“你這幾天有和小韻聯系嗎?”
“沒有。”沈洛年搖頭。
“她也沒找你?”黃清嬿問。
“對啊,怎麼了?”沈洛年說。
“這樣不大妥當。”黃清嬿說:“你畢竟是她的隨官,有空還是和她聯系一下吧?”
“也好,等會兒我找她。”沈洛年說。
黃清嬿遲疑了一下,又說:“她若因為我的事不愉快,稍微讓著她好嗎?”
“沒關系啦。”沈洛年說:“我常和她吵架。”
“我知道。”黃清嬿苦笑說:“但我不希望是因為我而吵。”
有差嗎?沈洛年摸摸被黃清嬿打理過的光潔下巴,最後還是點頭說:“好吧。”
過不多時,約定之處出現了一群人,最前面是一名穿著白袍的中年男子,正是侯添良,不過他這時並沒有戴著面罩。沈洛年遠遠望去,只見那張熟悉的黑色長臉上配著有些陌生的溫和表情。
後面二十人卻有些古怪,沈洛年望過去,看見二十個比侯添良還黑的臉龐,原來都是黑種人;其中十個是干枯瘦小的老者,另外十個卻是威武雄壯的大漢,都穿著有些簡陋的原始服裝。其中瘦小的老者,由雄壯的大漢背負著奔跑,沈洛年感覺到的炁息感應正是來自雄壯的十人,至于那些瘦小老者為什麼沒有炁息,沈洛年可就猜不出來。
兩人對望一眼,黃清嬿說:“我過去了。”
“嗯。”沈洛年點點頭,兩人緊了緊手才松開。黃清嬿當下拿出匕首,禦炁飄飛,向著那群人掠去,沈洛年就這麼遠遠望著,打量那端。
侯添良雖然看來只不過是個中年人,但那張黝黑的臉龐望向叢林間出現的黃清嬿時,卻透出一股看著兒孫的欣然氣息,沈洛年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若是出現,豈不是也被當成孫子看待?昏睡這一百年真是吃虧。
只見黃清嬿先向侯添良行禮,又在侯添良介紹下,對巫斗部落的一名男子施禮,兩方交換了幾句話之後,再度向著山眠教的方位移動;臨行之前,黃清嬿回過頭對沈洛年隱身的方位輕輕揮了揮手,這才隨著侯添良離開。
沈洛年感應著黃清嬿的炁息逐漸遠去,想了想,還是照著她的提醒,用輕疾與狄韻聯系。
“臭老頭居然還記得找我?干嘛?”狄韻的聲音從耳中傳出,不過聲音並不大,想來身旁應該有旁人。
聽著這熟悉的語調,沈洛年不禁好笑,接口說:“有人提醒我,叫我主動跟長官聯系。”
“哼!這麼聽話,閫令難違對吧?”狄韻說:“一定被那女人拐走了,早就知道!臭老頭,你還找不找懷真?”
“捆令”是啥?沈洛年也懶得細問,只說:“找啊,為什麼不找?”
“你想腳踏兩條船啊?渾蛋!”狄韻罵。
“我和懷真不是妳想象的情況。”沈洛年說。
狄韻愣了愣才說:“你們不是情侶?”
沈洛年搔搔頭說:“某個角度來說,好像也算是。”
“那還不是腳踏兩條船?”狄韻又問:“清嬿知道懷真嗎?”
“我早就說過了,只不過她好像不在意。”沈洛年理直氣壯地說。
“哪有可能真的不在意!”狄韻又問:“她知道懷真是妖族嗎?”
“不知道。”沈洛年說。
“那她知道你的真正身分了嗎?”狄韻又問。
“不知道。”沈洛年說。
“你到底有沒有被她拐走啊?”狄韻忍不住又罵:“她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關妳屁事,真是愛生氣。”沈洛年說:“別管這些啦,等找到懷真再說吧。”
“臭老頭,你最好別亂來。”狄韻聲音卻是嚴肅起來:“我雖然不喜歡她,但更討厭玩弄女人的混賬。”
“知道啦。”沈洛年哼哼說:“那可是清嬿,又不是笨女人,妳該擔心我被玩弄才對。”
“你……”狄韻似乎氣得說不出話來,過了片刻才一連串罵:“清嬿玩弄你?臭美!渾蛋!不要臉!去死啦!”
“好凶,不用想這麼多啦。”沈洛年說:“還有沒有什麼要交代的?一會兒我也要去山眠教了。”
“沒有。”狄韻說:“你暫時配合清嬿他們的行動……咦,那幾個……”
“什麼幾個?”沈洛年問。
“沒什麼,這兒有事要忙,先這樣。”狄韻很快斷了通訊。
遇到妖怪了嗎?沈洛年不禁有點擔心,但兩方相隔萬里,就算出事自己也幫不上忙,只好先放在腦後,晚點兒再傳訊過去問問狀況。
當下沈洛年收斂起炁息,順著地面向山眠教的方位掠行。

上篇:第四章 為什麼我沒在名單里面?     下篇:第六章 輕、重、輕、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