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章 轉職當強盜  
   
第二章 轉職當強盜

“你怎麼知道?”狄韻訝異地問。
“他說不定回老家了。”沈洛年往西指指:“離這兒不是很遠。”
“赤濤老家……?”狄韻啊地一聲,驚喜地說:“對了!你這小偷去過。”
沈洛年也不介意被叫成小偷,擺手說:“我送妳回歲安之後,跑一趟看看,不過赤濤看到我就生氣,未必問得出什麼。”
“何必來回跑,這兒遠得很呢。”狄韻說:“帶我一起過去。”
“帶著妳我可打不過赤濤。”沈洛年說。
“笨蛋老頭!”狄韻瞪眼:“不會先把我放一旁嗎?”
這倒也是,反正現在回歲安城,說不定路上還會遇到蛟龍四人組,帶著狄韻往西逛逛反而比較安全。沈洛年剛點了點頭,突然聽見耳中輕疾的傳訊,一怔說:“等會兒,清嬿找我。”
狄韻皺起眉頭說:“你剛沒跟她報平安嗎?”
“忘了,妳等等。”沈洛年聳聳肩,轉身走開兩步,接通了黃清嬿的訊息。
這白癡老頭……狄韻看著沈洛年的背影,一時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生氣。
數日前,狄韻知道黃清嬿對沈洛年的態度的那一刹那,確實心中頗有不滿,但經過這幾日的冷靜思考,狄韻卻也不能不贊同黃清嬿的做法。
從過去的故事以及這段時間的相處看來,這傳說中的闇神確實有些不能忽視的能耐,只是這老頭從沒把人類的未來放在心上,雖答應過幫自己,但當初的約定其實是到龍宮為止,只不過剛好沒讓他找到人而已,若未來讓他打聽到懷真的消息,說不定馬上就開溜了……若真讓他跑了,對歲安城可不是好事。
若能藉著婚姻把他留在歲安城其實十分劃算……何況各方面看來,臭老頭還挺適合當那女人夫婿,雖說臭脾氣有點麻煩,想必也翻不出清嬿掌心,不管從哪方面考慮,都是最好選擇。
不過這麼一來,自己和黃清嬿之間的競爭又得陷入膠著,而且讓那女人撿了這便宜,難免令人不快,但事有輕重緩急,可不能在這上面搞破壞,只是這臭老頭對她似乎不怎麼上心……難道連清嬿的魅力也無效?
狄韻思考的同時,沈洛年已經與黃清嬿聯系妥當,之後他帶著狄韻往西飛,按照腦海中的印象,尋找當初那座美麗的山谷。
雖說不遠,但也得飛幾小時,兩人接近那當初的山谷時已是深夜,沈洛年遠遠感應著山谷狀況,回頭對狄韻說:“已經可以感覺到那門戶的妖炁了,不過赤濤在不在就不知道了。”
“還有多遠?”狄韻問。
“十來公里。”沈洛年說。
“我若是收斂炁息,該不會被赤濤發現。”狄韻說:“你帶我到附近放下,最好選看得到那門戶的地方。”
“嗯。”沈洛年點點頭,順著山勢飛行,最後把狄韻放在谷旁一座小山坡上,那兒林木蒼郁,除了可以隱身之外,也能遠遠看到谷林中那扇三公尺高的金色門戶,只不過那門戶旁也是林木遮掩,想看得更清楚,可就辦不到了。
狄韻落下,趁著月光往谷中望,見一泓碧水蜿蜒,穿過隱隱透出霧氣的山林,在月光柔和包覆下,浸潤在一片銀光中。狄韻看著這片未經雕琢的原始風情,不禁輕贊了一聲說:“不錯的地方。”
凱布利在這環境似乎也挺開心,正在兩人周圍盤旋飛繞,帶出一道道七彩流光。沈洛年說:“漂亮吧?當年我也曾想住這兒,不過當赤濤鄰居似乎不大妥當。”
狄韻翻白眼說:“以後你趕跑赤濤,然後把清嬿帶來這兒隱居吧。”
“臭丫頭真是不擇手段。”沈洛年好笑地搖頭說。
“好啦,去找赤濤吧,試試能不能打探出消息。”狄韻說。
“半夜耶。”沈洛年望望天色說:“要不要等天亮?”
“你又不是去作客的。”狄韻翻白眼說:“記得我跟你說的,應龍族以惡聞名,客客氣氣地和他溝通反而不容易,打服了他說不定還比較好商量。山眠教那兒,赤濤若不是被你打跑,他才不會理會司令的建議。”
“嗯,我知道。”沈洛年四面看看說:“丫頭,那妳自己小心點。”
“放心,這附近不會有其他妖怪。”狄韻說:“這兒既然有赤濤的窩,不大可能有其他妖族敢接近。”
“真的嗎?”沈洛年訝然說:“那條肥龍住在這兒,就把這附近都占了啊?”
“這是當然。”狄韻瞪眼說:“你以為赤濤只是什麼小妖怪嗎?”
沈洛年摸摸鼻子說:“我看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不過他倒是相信狄韻的判斷,他和狄韻保持著輕疾聯系,帶著凱布利向那黃金門戶飄了過去。
沈洛年卻不知道,別說上仙、天仙,就算一般妖仙,在大部分妖族眼中已經代表著強大能力,比如犬戎族中任一位支族之長也只是妖仙境的修為,何況赤濤並不只是剛踏入妖仙境不久的年輕妖仙;只是沈洛年熟悉的窮奇、畢方、麟犼、虯龍等妖族,一個比一個凶猛強大,在這些妖族中,妖仙境只代表基本強度,他自然不怎麼看得起赤濤。
沈洛年飛到那扇黃金門戶前落下,先舉手拍了拍門,這凝如金屬的大門卻只傳出兩聲輕響,也不知道聲音能不能傳進去。沈洛年一轉念,輕重轉換間用力拍上兩下,只聽沉郁的咚咚兩聲巨響,在這寂靜的山谷中往外傳了出去。
這下總該聽到了吧?若赤濤在家,就算睡覺也該被吵醒了,記得這門是往外開的?想及此處,沈洛年退了兩步,免得被門撞上。
這個准備果然正確,數秒之後,門嘩地一聲被推了開來,一個赤裸上身的紅膚粗壯大漢怒沖沖地跳了出來,大聲喊了幾句,只聽輕疾翻譯說:“哪個渾蛋半夜來……啊!那個小偷?你又來偷東西了!”
沈洛年也吃了一驚,張大嘴說:“你是赤濤?”這一瞬間沈洛年突然醒悟,若赤濤恢複原形,這門對他來說似乎小了些,難怪會變人。
這大漢果然是赤濤,只見他怒吼一聲,渾身妖炁聚集,身形陡然變形脹大,轉眼化成一頭三公尺高的應龍。他張大嘴巴,一顆巨大火球就這麼對著沈洛年飛來。
沈洛年還沒動作,一直尾隨著沈洛年的凱布利已經先一步沖了出去,只聽噗地一聲輕響,火球就這麼在空中消散,穿過那片火焰的凱布利二話不說,對著赤濤眼睛急射。
赤濤眼睛好不容易才重新長好,可不想再瞎一次,他猛一低頭閃過凱布利的攻擊,前撲大喊:“可惡的人類,不准偷我的黃金!”畢竟凱布利除了可以攻擊眼睛和破除火球、妖炁之類的遙發攻擊之外,對赤濤其實沒什麼太大的威脅。
這家伙的寶庫不是被搬光了嗎?怎麼又有黃金了?沈洛年這時也沒時間多問,拔出天仙飛翼一面閃避赤濤的攻擊,一面說:“赤濤!我有事問你。”
“混賬小偷!還我黃金!”答非所問的赤濤一個撲空,扭身間巨翅急揮,朝沈洛年砸去。
這肥龍真得打服了才肯聽話?媽的,打就打!沈洛年避開巨翅,幾個快速扭身,在赤濤一陣眼花之下,他倏然閃到赤濤身後,身子一旋,這幾天一直揣摩的十八撩亂第六招“纏絲”,對著赤濤直轟。
“纏絲”雙手只有各九變十八斬,是前六招中變式最少的一招,但卻又是最複雜的一招,因為這十八斬每一下都是曲線前進,一道道刀光仿佛纏繞在一起的絲線,劃出一條條詭異的弧度,對著赤濤身後殺去。
赤濤可不敢被沈洛年砍上要害,不過這時他雙翼已經揮出,不及回防,當下只能往前騰空急翻,長尾反勾,閃避的同時,也不忘攻擊。
但沈洛年的挪移速度可是連天仙焰華都覺驚歎,赤濤長尾未至,沈洛年已經貼身,這十八刀按照賴一心的教誨,毫不客氣地劈了下去。
只聽一連串仿佛爆竹般的轟爆聲在一瞬間炸響起來,天仙飛翼快速地交錯劈下,一刀刀切入赤濤背脊處。每一刀雖然都只劈入半分便撤回,但這樣一刀接著一刀,卻是眨眼間挖開一個大肉坑,赤濤當下痛呼一聲,渾身妖炁炸散,那張開的雙翼急忙收束護體,同時猛然扭身,想閃開沈洛年的追擊。
以沈洛年之速想閃開可不容易,不過就在砍了十二刀的同時,赤濤長尾已劈至,無目標、方位的大量妖炁胡亂湧出,也使得沈洛年無法繼續砍劈;他倒不介意剩下幾刀沒砍,禦炁一閃,倏然退出七、八公尺,同時輕巧地使了小半招“揚塵”,把赤濤湧出的妖炁切得支離破碎。
赤濤這下可是大吃一驚,若讓沈洛年多劈幾刀,恐怕就劈入了妖炁中樞之中,這小偷怎麼比上次又更強了?他不敢大意,妖炁狂催猛送,就這麼大片大片地往外狂湧,一面怒吼:“可惡的小偷!可惡的小偷!”
這麼一來,沈洛年還真的不容易靠近,不過這種范圍性的轟擊,別說凱布利穿梭間就會自然解體,沈洛年隨手幾刀也可以劈散,剩下的散溢妖炁,對沈洛年可是一點影響都沒有。
就算赤濤是高階妖仙,這麼一直轟下去,妖炁終究會不足,沈洛年也不著急,這次畢竟不是來宰殺赤濤的,不用和他硬拼,干脆等他沒力了之後再開口。
赤濤當然也知道情況不妙,他眼見一連串轟擊無效,突然大吼一聲,轉頭沖回那黃金門戶,砰地一聲把門關了起來。
這肥龍居然躲起來了?沈洛年吃了一驚,飄近門戶,砰砰敲了兩下,過了十余秒,又敲了兩下,不過赤濤似乎橫了心,不出來就是不出來,那扇黃金門戶一動也不動。
沈洛年這一瞬間不禁好氣又好笑,這赤濤雖說凶橫霸道,倒也是能屈能伸,眼看打不過,干脆躲了起來,自己如今體內不存道息,沒法用老方法開門,這下可麻煩了。
“你還真的能打贏赤濤耶?別的妖仙也行嗎?”狄韻有些驚喜的聲音從耳中傳來。
“我比較擅長應付這種不會功夫、純靠妖炁打架的笨蛋,其他妖仙很難說,比如蛟龍的戟法就挺厲害……喂,那肥龍躲起來了,現在怎辦?”沈洛年問。
“你不是會開門嗎?”狄韻問:“不然當初怎麼偷東西的?”
“現在不會了。”沈洛年說。
“為什麼現在不會了?”狄韻訝異地說。
“反正不會。”沈洛年一直懶得對狄韻解釋道息的事,這時想了想說:“我砍門試試。”
“砍得開嗎?”狄韻問。
“試試。”沈洛年也不多解釋,送出大量輕訣炁勁凝聚在右掌中的天仙飛翼,全身上下則布滿柔訣炁勁,這時也不用什麼十八撩亂,他猛一揮刀,飛翼瞬間化為一道流光,直沖門戶。
沈洛年化輕轉重的那一瞬間,只聽轟然一聲巨響,飛翼硬生生刺入寶庫門戶,那質量化成的龐大物力,在輕訣激發天仙飛翼的銳利狀態下,就這麼轟然砍入門中;而同一瞬間震回的反作用力在柔訣護持下,隨著一陣劇烈波動後化散全身,消失無蹤。
看著完全沒入門中的飛翼,沈洛年不禁吐了吐舌頭。這一刀的威力,比他自己想像中又大了不少,要知道這可不只是一個普通的金屬門戶,而是以妖炁凝結,存在于玄界與人世之間的門戶,強度不下于赤濤本身,若這刀是砍到赤濤身上,恐怕可以直入中樞,讓他重傷,比起十八撩亂幾十刀加起來還威猛。
若平常戰斗也可以這麼砍就輕松了……沈洛年不禁暗暗歎了口氣,他也知道這只能想想,實際上辦不到,敵人不是無知死物,不會傻傻讓自己慢慢瞄准了砍,戰斗時更沒法把炁息凝聚于一處,所以實務作戰上還是十八撩亂比較合適,能藉著多重攻擊的累積,達到一定的效果。
沈洛年搖搖頭,把這些胡思亂想扔開,輕重轉換間猛一拔,將飛翼抽出,只見刀口內透出金色微光,看來剛剛那一刀已穿透了門戶,沈洛年湊到洞口大喊:“死肥龍!再不出來,我就拆了你這門!”
“你這樣好像強盜。”狄韻突然說。
“那不砍了嗎?”沈洛年停手。
“我當然是開玩笑的,這肥龍鬧了歲安城二十年呢!繼續砍!”狄韻不知什麼時候被沈洛年影響,也用肥龍稱呼赤濤,她一面說:“對了,別在中間硬挖,砍門旁邊的軸承處。”
“喔?”沈洛年換了個方位,飄在空中,正想對著門縫劈,這一瞬間,突然兩扇門往外急張,一股洶湧的妖炁激蕩著風嘯,從走道中猛然沖出,只不過沈洛年恰好飄在門外側,倒是讓過了這一下暗算。
沈洛年繞過那金黃色的大門,探頭往內望,卻見赤濤那龐大的身軀剛好把走道上下左右擠得滿滿的,正擺出一副死守通道的架勢;而赤濤眼見沈洛年腦袋出現,馬上爆出大量妖炁,在通道彙聚之下,再度從門戶通道中湧出。
沈洛年雖是隨手就能劈散妖炁,卻也不敢隨便走近,這樣集中的妖炁,威力實在不小,若自己接近時突然炸出,說不定來不及劈散……畢竟自己的真實炁息強度遠不如赤濤,可不能用身體和對方硬碰。
赤濤見沈洛年只遠遠站在門外,他也停下了妖炁的激發,怒目大吼:“我絕不會再讓你偷走我的黃金!”
“你的黃金不是被偷光了嗎?怎麼又有了?”沈洛年好奇地問。
赤濤一愣,這才發現沈洛年似乎不是為了黃金而來,轉轉眼睛,閉上嘴巴不說話了。
也聽到了赤濤大喊的狄韻插口說:“笨蛋老頭,當然是這些年來搶去的。”
“原來是擄人勒索的贓物!”沈洛年醒悟過來,當下舉刀指著赤濤說:“渾蛋肥龍!把黃金還來。”
“作夢!”赤濤聽到這話馬上大怒,生氣地叫:“黃金是我的!你這可惡、卑鄙、無恥的人類小偷!”
“你跟他胡鬧什麼?”狄韻忍不住插嘴:“我們又不是來搶黃金的。”
“對喔。”沈洛年一愣,翻了翻白眼說:“好吧,肥龍!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老實回答我就不搶你的黃金。”
若換一個人類敢喊赤濤肥龍,赤濤一定撲出來一口咬死,但沈洛年這麼喊,赤濤也只能悶哼兩聲,聽到沈洛年說不搶黃金,赤濤這才稍感安心。他看了沈洛年片刻,不甘不願地說:“你這小偷……想問什麼?”
“那時在東大陸,誰通知你我們的行蹤?”沈洛年說。
赤濤眼睛轉了轉,伸出右爪說:“一滿握。”
“什麼?”沈洛年一愣。
“給我一滿握的黃金,我就告訴你。”赤濤說。
“媽的,你這死財奴!”沈洛年一瞪眼說:“凱布利!把這肥龍兩只眼睛都弄瞎了!”
凱布利聞聲往前直沖,赤濤一呆,連忙伸爪抱頭,他這時正在“塞住”通道,沒法閃避,而妖炁能逼退沈洛年,卻對付不了以龍涎珠為體的凱布利,只好抱著腦袋挨揍,還好凱布利本身的攻擊力並不強,在赤濤腦袋上撞了幾下,倒是無功而返。
赤濤剛松了一口氣,卻突然感應到沈洛年的炁息沖了進來,他不禁大吃一驚,此時赤濤也不敢抬頭,只能聚集了大量妖炁往外轟,一面從爪縫中往外偷瞄。不料在他面前的凱布利,卻在這時破空劃出一條弧線,將這股凝結妖炁化散,讓沈洛年毫無阻滯地長驅直入。
剛剛沈洛年一刀砍入金色大門,已經讓赤濤嚇了一跳,眼見沈洛年倏然沖入七、八公尺,他更是緊張,若讓這無恥小偷接近砍上一刀,自己八成就得重傷,但這時也只能死拼……當下赤濤妖炁不斷外湧,就怕沈洛年接近揮刀。
可是過了幾秒,他發現沈洛年居然就這麼停在數公尺外,輕松地站著不動,只讓凱布利不斷上下打轉地破壞妖炁結構,而他手中那兩把造型古怪的兵刃,正閃著亮晃晃的橙色焰光,和身軀的碧色光芒相映成趣。
沈洛年雖然不動,赤濤的妖炁可不敢停下,這種距離配上對方那詭異的速度,只要妖炁一停,對方馬上就能沖近,那一刹那若沒能阻止住,被塞在通道中的自己,可真是任人宰割了,萬一腦袋被砍掉怎辦?這一瞬間,赤濤突然發現,塞在通道中這主意,似乎不怎麼高明。
可是這樣下去妖炁又能支持多久?赤濤無路可退,下了拼命的決心,怒吼一聲,低著腦袋往前直沖,張開雙爪對沈洛年猛撲過去。
正所謂鼠斗于窟,力大者勝,赤濤妖炁、肉體強度本就遠勝沈洛年,這麼拼了命地沖來,沈洛年就算真能砍他一刀,也不願挨上一下,眼看赤濤撲來,他只好認命地往後退。
可是沈洛年雖退出門外,赤濤卻不敢追出來,萬一又被繞到後方,身上豈不是又得多一個大口子?赤濤與沈洛年愣愣地對望片刻,這才“砰、砰、砰”地舉腿往後倒退,再度回到通道中段,擺出一副死守的架勢。
“怎麼回事?跑進跑出的。”耳畔傳來狄韻的聲音。
“那胖家伙塞在洞里跟我拼命。”沈洛年好笑地說。
“這種狀況……”狄韻沉吟說:“你要不試試用‘飛砂’突破?”
沈洛年吃驚地說:“妳也會十八撩亂?”飛砂可是十八撩亂的第三招。
“前陣子有空的時候,簡單研究了一下招式效果,沒有實際演練。”狄韻說:“飛砂是多角度攻擊,這種狀況可能適合,為了安全起見,第一次最好一面後退一面使用,威力雖然小些,但比較不會受傷。”
“好,試試。”沈洛年禦炁飄起,往洞中沖去。
就在赤濤再度狂吼沖來的同時,沈洛年趁著接觸前一變身形,扭身後撤,同時左右手連揮,忽上忽下地揮動著刀刃,刹那間仿佛狂風卷起、飛砂走石,天仙雙翼一刀刀連綿而無序地往前亂沖。兩方接觸的一刹那,赤濤的爪、腕、小臂就被砍上了七、八刀,赤濤怒吼一聲,妖炁激散的同時往後直撤,再沖下去,說不定兩爪都被砍斷了也不一定。
“丫頭,有用喔。”沈洛年趁空說了一句:“看我宰了這肥龍!”
狄韻一怔忙說:“笨老頭,別忘了我們目的不是殺了赤濤,給點壓力就好。”若真把赤濤砍死,豈不誤了司令的事?
差點又忘了!正想往前繼續來一招“飛砂”的沈洛年,這才放緩腳步,慢慢朝赤濤逼近。
赤濤這下可想不出辦法了,看著沈洛年往前逼,他只能一步步往後撤。這麼退了幾步,赤濤忍不住大喊:“你這可惡的小偷,到底想干嘛?”
“還在小偷?你若不說出誰通知你的,今天我就轉職當強盜!”沈洛年瞪眼說。
赤濤遲疑了一下才說:“你發誓永遠不會碰我的黃金,我才告訴你。”
“少啰嗦!”沈洛年罵:“再不說我就搶光你的黃金再問你。”
“這樣說會不會太過了?別把他逼瘋了。”狄韻忍笑的聲音從耳中傳來。
太過分了嗎?沈洛年正在檢討,卻見赤濤突然狂吼一聲,對著自己沖來。
赤濤最近和人類沖突可說是流年不利、連續吃癟,先是被騙立誓不能接近歲安城,之後在東大陸又被焰華踹了一腳,狼狽離開……這些也就罷了,至少不是人類的實力;但從上次在山眠教開始,情勢就逐漸改變,那時還可以說是在人類圍攻下,吃了點虧後撤退,如今……居然被一個區區人類打上門欺負?還要把自己的黃金搶光?想到此處,赤濤真是承受不了,果然忍不住狂叫著沖了出來。
這肥龍真瘋了?沈洛年這下沒空反省,只能一面揮刀,一面後撤,雖然讓赤濤手上多了好幾道口子,卻也沒來得及砍斷,兩人這時已經殺出通道,赤濤猛一展翅騰空,他同時口咬、尾掃外加四爪齊揮,周圍妖炁狂卷間,對著沈洛年沒頭沒腦地殺了過來。
這可不好應付,沈洛年正想稍撤一段距離,另外尋找赤濤的破綻,突然聽到狄韻在耳中說:“進去寶庫,隨便抓一把黃金就出來。”
好主意!沈洛年倏然一身化五,趁著赤濤撲空的同時,向著寶庫中沖了進去。
赤濤一個眼花,發現沈洛年不見蹤影,他深怕沈洛年又沖到自己身後,一瞬間旋身急轉數圈,卻又沒看到人影,他擋了幾下凱布利的攻擊,這才突然發現沈洛年已經往寶庫沖了進去。
這下赤濤馬上恢複清醒,立刻怪叫著扭頭往洞內沖,卻見沈洛年已經從寶庫中沖回通道,手上還抱著兩大塊金磚。
沈洛年見赤濤堵在洞口,只好退回寶庫,而赤濤塞住洞口之後,卻也不敢沖入寶庫,他怕兩方一個交錯,沈洛年就帶著金磚飛了出去,從此自己又少了兩大塊黃金。
不過赤濤卻不知道沈洛年的速度與騰挪能耐是建立在輕化下,實際妖炁遠不如他,抱著這兩大塊接近半人重的金磚,靈活度馬上大降,就算赤濤不堵通道,沈洛年也未必能逃得出去。
兩人對峙了片刻,沈洛年想想不是辦法,一扔金磚說:“這樣吧,你說了我就走。”
赤濤雖然不明白沈洛年為什麼這麼說,但沈洛年肯扔下金磚,總比真拿著金塊好,可是赤濤仍不敢信任沈洛年,想了想說:“你出去之後,我才告訴你。”一面往後退了幾步。
這家伙看來是被人類騙怕了,沈洛年心中好笑,搖搖頭空著手往外走,兩人就這麼一進一退,直到洞外,赤濤這才又快速地擋住洞口,生怕沈洛年又闖了進去。
“可以說了吧?”沈洛年說:“當時誰告訴你我們的位置?”
赤濤這時也冷靜下來,他心里有數,若真和沈洛年沖突下去,八成會吃虧,這消息又不算什麼秘密,何必為此拼命?赤濤雖仍有點不大甘願,終于還是開口:“你知道了也沒用。”
“反正你說就是了。”沈洛年沒好氣地說。
“那是我族中最偉大的一位前輩。”赤濤挺起胸膛說:“天仙黑石。”
應龍天仙?就是被焰華發現的那家伙嗎?沈洛年微微皺眉,果然是知道了也沒用,他想想又說:“應龍一族最偉大的前輩,天仙黑石?那上次山眠教的位置又是誰告訴你的?”沈洛年故意重複赤濤說的話,其實是說給狄韻聽,畢竟現在赤濤沒大聲吼叫,狄韻聽不了這麼清楚。
“一樣是黑石前輩。”赤濤哼聲說:“你知道了又如何?”
“天仙黑石為什麼要找人類的麻煩?”沈洛年又問。
“黑石前輩只是幫我的忙!”赤濤瞪眼說:“若天仙真想找人類麻煩,你們早已滅族!”
“只是幫你的忙?”沈洛年可不大相信,為了幫忙,就一直尾隨著自己一行人,橫越整座東大陸,一直到魔法島?說不定還偷偷跑去砍死基蒂,誰這麼熱心啊?
“當然!”赤濤怒目說:“我已經回答了,你這卑鄙無恥的強盜還不快滾!”說完一扭身回到門戶中,把那金色大門砰地一下關起,不過那被沈洛年捅出的細縫,還在隱隱透出光華。
眼看赤濤躲起,沈洛年只好飄身飛向狄韻,一面說:“那肥龍真的改口叫我強盜了。”
“你本來就像強盜!”狄韻失笑罵,等沈洛年飛落身旁,狄韻停了輕疾,接著說:“這天仙黑石是怎麼回事……居然被赤濤稱作最偉大的?那有多強?是應龍族中的首腦人物嗎?”
“不會吧……”沈洛年說:“這麼強大的家伙若是和人類有仇,干嘛搞這麼多陰謀詭計?直接來歲安城拆房子不就得了?”
“論劍館的目的不是這個,他們是想掌握住有數百萬人口的歲安城。”狄韻思索著說。
沈洛年說:“那天仙也可以直接來要脅人類服從啊。”一個赤濤就鬧得歲安城雞飛狗跳二十年,天仙來還得了?就算因為息壤沒法把人類徹底消滅,逼迫人類投降也不是難事。
“說得也是。”狄韻皺眉說:“他們既然想控制歲安城,為何不選這最簡單的辦法?就算天仙不願接近歲安城,跑來嚇嚇人該也不困難……”
“不知道。”沈洛年聳肩。
“一定有原因。”狄韻放不下心,搖頭說:“得告訴司令有這種可能,要提早應變……對了,老頭你占卜看看,就問……”
“等一下。”沈洛年不等狄韻說完,打斷說:“占卜魔法不准了。”
“什麼?”狄韻一呆。
沈洛年把當時占卜魔法失效的過程簡單說了一次,跟著又說:“那樣明顯是算錯了吧?”
這下狄韻不禁皺緊眉頭。占卜魔法限制很多是一回事,但算不准確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她疑惑地說:“之前不會這樣啊……”
“是啊。”沈洛年抓頭說:“我也不曉得為什麼突然故障了。”
“後來還有試過嗎?”狄韻問。
“沒有。”沈洛年說:“算了之後又不知該不該信,反而心亂。”
狄韻瞪眼說:“不多試試又怎麼知道?”
這也有道理,沈洛年無所謂地說:“那就試試,妳剛說要算啥?”
“你算算看……”狄韻心念一轉說:“就問論劍館幕後的主人是不是納金族。”
沈洛年也不啰嗦,是非題是最簡單的,當下照著規矩在心中施術,不料等了片刻,心中卻沒有出現結果,沈洛年愣了愣,回頭對狄韻說:“失效了。”
“失效?”狄韻說:“沒反應?”
“對。”沈洛年突然想起,當時占卜赤濤出現的時間其實並非算錯,也是像現在般沒有結果,自己卻誤以為答案是超過最大選項……想到這兒,沈洛年啊地一聲說:“原來不是不准,是不能算了?我懂了!上次那些魔法仙人說過,引炁入體後就不能算,大概就是這原因。”
“不對!”對魔法理論較了解的狄韻卻皺眉說:“引炁入體後不能算,那是因為兩種仙化方式沖突,若真是這種問題,你引炁入體的那一瞬間就會失效了,哪有過這麼久才發作的?”
之前為何引炁後還能施用根源魔法沈洛年本就不明白,當然更不清楚消失的原因,見狄韻這麼說,他也只能攤手說:“不然是為什麼?”
“過一陣子魔法新島會派人來歲安城,到時我想辦法問問,這件事先擱著。”狄韻說:“還是天仙的事比較麻煩……”
“對了。”聽狄韻說到這兒,沈洛年突然想起一事,忙說:“紅鑽和張季那時曾討論要不要找一個家伙幫忙對付我,說不定就是指這黑石。”
“她們怎麼說的?”狄韻起了興趣。
“先是紅鑽提到要不要找某個人幫忙……”沈洛年想了想說:“然後……張季說,別讓那人接觸我的事,好像挺提防的。”
“哦?”狄韻沉吟自語說:“這麼說來不是價碼問題,那又是為了什麼?”
沈洛年自然答不出,不過他也知道狄韻並非真想問自己,也就聳聳肩沒吭聲,只聽她接著又說:“看來這天仙和他們只是合作關系,彼此也有些勾心斗角,對我們來說是個好消息。”
“真是麻煩。”沈洛年搖頭說:“妳查出什麼結論再跟我說吧。”
“懶老頭。”相處這麼久,狄韻也知道沈洛年懶得動腦筋,她白了沈洛年一眼說:“走了吧,你要不要休息一下?還是直接往回飛?”
“直接回去。”剛剛其實沒花多少力氣,沈洛年禦炁托起狄韻,一面飛一面說:“丫頭,我順便繞去山眠教,把清嬿一起接回歲安城,沒關系吧?”
狄韻正在消化剛剛獲得的消息,聽到這話先是微微一愣,隨即輕哼一聲說:“隨便你。”
沒意見就好,沈洛年聳聳肩,轉向山眠教的方位飛去。

上篇:第一章 搶親     下篇:第三章 外祖母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