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九章 豔名遠播  
   
第九章 豔名遠播

不過沈洛年終究不是個有耐心的人物,第二天一大清早起床,他走出門外望著天空發呆片刻,便傳訊了黃清嬿。兩人碰上面,把這事快刀斬亂麻地辦了,畢竟沈洛年從不介意別人覺得自己“過分”。
黃清嬿雖然難免意外、失望,甚至還有幾分藏在心底的不服氣,但正如沈洛年所說,並沒有傷心或痛苦的情緒產生;而在沈洛年保證未來會讓“那女子”與她碰上一面之後,黃清嬿還很得體地給予沈洛年祝福,這才帶著一抹有些無奈的微笑輕歎離去。
這下沈洛年渾身輕松,修煉起來似乎更有效率,正自得意時,卻又接到狄韻的傳訊。狄韻得知沈洛年的處置之後,當場把沈洛年痛罵一頓,不過罵來罵去,畢竟找不出什麼理來,也只能罷了,但最後還是恐嚇威脅了一番,要沈洛年把魔法咒語盡速背齊,下次碰面一定要考試云云。
且不說沈洛年自由自在地開始修煉,狄韻停了通訊之後,卻是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那女人可是妖怪啊……臭老頭!什麼女人不選,選個妖怪?
妖怪是人類之敵、人與妖不該婚配;這不只是狄韻的想法,更是大部分歲安軍團官兵的想法,雖然軍團中的每個仙化者——無論是變體、引仙,還是剛剛開始出現的返祖,其實都算不上純粹的人類,在某個角度來說,更像妖怪,但反而是這樣一群帶著妖族體質的人類,對妖怪的排斥感遠比一般人類還嚴重。
這一方面是因為百年來和各種妖族不斷爭斗,自然產生的種族主義;另一方面是面對無法抗衡的強大力量時,心中無助自卑轉化成的極端排斥;最後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李翰還沒成為尸靈王之前的五十年,這白宗元老對妖族的憎惡,早已默默地在軍伍中傳遞、渲染開來,何況四二九大劫時,父母親族死于妖怪之手、痛恨妖怪的人,遠不只李翰一人。
不可否認,對于外族、敵人的態度上,惡意永遠比善意更容易擴散宣揚,鷹派永遠比鴿派趾高氣揚,尤其在軍隊之中更顯嚴重,所以龍宮侍女會被軍隊看不起,所以大魔導師的仙狐情人是永遠的秘密。
在狄韻心中,沈洛年會不會和黃清嬿在一起還是其次,但若真選擇和一個妖怪終身厮守,更不可能留在歲安城了,最討厭的是,那渾蛋老頭根本不在乎能不能留在歲安城,他本來就一心想溜!
和閑著沒事做的沈洛年不同,狄韻這時已經在司令部中忙碌,各處的使節團已經來了一段時間,也逐漸安定下來,這方面事務既然告一段落,狄韻又被葉瑋珊安排到法務部工作,主要的工作重心仍放在糾舉司法問題上面,還好狄韻對于“挑毛病”這種工作頗有興趣,這陣子正十分有干勁地翻查著大量卷宗。
狄韻工作告一段落,想起昨晚的事,打算多叮嚀沈洛年兩句,沒想到這渾蛋老頭居然已經和黃清嬿攤牌,而那女人居然就這麼退讓了?狄韻雖氣得在輕疾中大罵沈洛年了一頓,但這件事總不能就這樣算了,她思考半天,終于決定用輕疾聯系黃清嬿。
“小韻?”黃清嬿的聲音帶著一絲意外。
“清嬿,有空嗎?找個時間聊聊。”狄韻笑說。
“好呀。”黃清嬿說:“急迫嗎?哪方面的事。”
“不算急……”狄韻說:“與妳和沈凡的事有關,早上的事我知道了。”
黃清嬿停了片刻,才開口說:“那麼……中午找個地方一起吃飯?”
見黃清嬿沒有一口拒絕,狄韻松了一口氣說:“方圓樓頂層,惜言餐廳。”
“惜言餐廳?好,到時見。”黃清嬿說。
兩人都是大忙人,能這麼快撥出一個彼此都有空的時間並不容易,既然約定了,狄韻打發雪莉去訂位之後,也就把這事先擱在一旁,專心工作,翻看著一篇篇的法院卷宗記錄,想從這些字里行間中,找出那些知法玩法、漠視人心的家伙。
很快地到了用餐時間,狄韻領著雪莉、安荑離開司令部,繞到了約定好的方圓樓。
方圓樓是個樓高六層的少見建築,圓形的建築物中間一個正方形天井穿透全屋,若從高處望去,仿佛一疊疊高的古代銅幣。
歲安城中,除擎天塔之外,很少有超過三層的建築物,這不只因為建築工藝的問題,而是特別高的房宅十分醒目,往往首先受到空中敵人的注意,就仿佛便斗中的蒼蠅一樣,總是首先被打擊的對象。
所以幾十年來,方圓樓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錢、重建了幾次,但也因為這樣的特色,方圓樓高層的生意特別好,尤其頂層的惜言餐廳,可以遠眺藍瑤河風光,十分受歡迎,不只用餐的價格頗高昂,訂位也十分不容易,不提早個十天半個月預定,很難取得位置。
不過狄韻卻是例外,因為方圓樓也是納金族滲入歲安城的其中一項產業,身為“太上老板代理人”的狄韻,想臨時弄個小包廂十分容易。
在服務員的引領下,狄韻進了包廂,沒過多久,黃清嬿也帶著兩名隨官抵達,包廂中,六人分成隔開的兩桌,狄韻與黃清嬿坐在窗旁,相對而坐。
雖然這兒的菜色不錯,但兩人不是來這兒享受的,很快地點了餐點,兩人對視一笑,黃清嬿首先開口笑說:“這兒的位子,聽說挺難訂的。”
方圓樓的背景自然瞞不過黃清嬿,而狄韻已決定在傍晚例會時向葉瑋珊報告納金族的事,所以也沒什麼好隱瞞,不過這時倒不用多提此事,狄韻只微微一笑說:“只是給我個面子而已。”
黃清嬿也不追問,輕啜了一口服務員送上的茶水,回歸正題說:“今天就為了沈凡的事找我?”
“嗯。”狄韻點點頭,微笑說:“他這人迷迷糊糊的,做事又不經過大腦……未必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這話卻讓黃清嬿有些意外,這份戀情開始之前,她曾明顯地感覺到狄韻的不滿,雖然後來這種感覺漸漸消失,但她一直不認為狄韻贊成此事。今日狄韻約見,她也想過了幾種可能,卻沒想到對方一開口,竟似乎頗有點惋惜?
這是真心話嗎?還是另有什麼目的?黃清嬿看著狄韻的表情,沉吟說:“這次的事,我卻覺得……沈凡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狄韻搖搖頭,一笑說:“這可不是我認識的清嬿。”
黃清嬿微微一怔,莞爾說:“怎麼說?”
“妳我都知道……甚至連沈凡也知道,妳並不是因為愛上沈凡,才和他在一起的。”狄韻緩緩說:“除了沈凡是個適當的選擇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為了歲安城,我說的對吧?”
黃清嬿凝視著狄韻片刻,這才緩緩點頭說:“沒錯,沈凡能力十分特殊,若願意全力幫助我等,對歲安城大有幫助。”
“這麼重要的事情,只因為沈凡喜歡上另一個女子,妳就放棄了?”狄韻微笑說:“這還是我認識的妳嗎?”
黃清嬿卻不受激,微微一笑說:“妳說得對,不過……有個部分妳誤會了。”
“哦?”狄韻眨眨眼說:“我誤會了什麼?”
黃清嬿說:“我選擇沈凡,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認為他適合自己,願意和他厮守一生,但這種事卻是勉強不得的……至于為歲安城留下沈凡,未必只能用這種方式,不是嗎?”
還有什麼方法?狄韻惑然說:“願聞其詳。”
“沈凡願意來到歲安城,自然有其他牽掛。”黃清嬿微笑說:“這件事,或許應該從這方面著手?小韻妳過去身為沈凡主管,其實應該比我更了解。”
狄韻這才想起,黃清嬿一直以為自己與“沈凡”是兄妹關系,她這話是提醒自己,這種事該由自己負責,何況兩人之上,還有個“母親”狄純存在?但這也難不倒狄韻,她苦笑了笑說:“枕頭風一吹,其他人的話哪有什麼用?”
黃清嬿一怔,想起自己之前的推測,她微微皺眉,沉吟片刻後說:“其實我也有點擔心,所以要求沈凡讓我和那女子見上一面,妳可知道那女子的來路?屬于哪個組織?”
她似乎誤會了什麼?不過懷真的妖族身分還是先別提……狄韻正思索著該怎麼解釋,包廂外響起敲門聲,服務員推著餐車,把菜肴送上。待食水備齊,狄韻婉謝了桌邊服務,兩人開始用餐,狄韻這才接續著剛剛的話題說:“那女子,我昨晚見過一面。”
“喔?”黃清嬿頗有興趣地說:“感覺如何?”
“內在我還不了解,至于外貌……”狄韻吸一口氣,緩緩說:“難以形容,可說是我平生僅見。”
黃清嬿知道狄韻不可能在這種時候亂開玩笑,聽到這樣的說法,她笑容微斂說:“真有這樣的女子?”
“我不知她的來曆。”狄韻說:“只確定,沈凡若和她在一起,很快就會離開歲安城。”
如果離開歲安城的話,那應該不是異議組織的人物了?看來自己之前的猜測有誤。黃清嬿目光微微一凝,心中重新整理了一次過往資訊,片刻後,她靈光一閃,肅然說:“難道是妖仙化形?你們可是在山口鎮碰上的?”
狄韻剛點了點頭,黃清嬿隨即說:“可否想辦法讓她到歲安城來?若讓她現形,或許有機會喚醒沈凡。”
雖然狄韻不知道懷真身上也有一個闇神之鏡,但她卻知道,就算讓懷真現形也沒意義,因為沈洛年本就知道懷真的身分……若黃清嬿不知此事,思忖上難免出現漏洞、走入誤區,狄韻當下低聲說:“我也有同樣的懷疑,但沈凡似乎知道她的身分,這辦法可能沒用。”
黃清嬿微微一怔,隨即恍然說:“原來如此。”
“清嬿,妳可知沈凡為什麼這麼選擇?”狄韻問。
“不知。”黃清嬿微微搖頭說。
“妳沒問?”狄韻訝異地說。
黃清嬿沉默片刻後說:“難道我應該糾纏不休嗎?”
狄韻暗罵自己糊塗,說到底,黃清嬿也是個心高氣傲的女子,就算如老頭所言,她並沒有付出真感情,但也絕沒想過會被人拒絕,今日還能這麼平靜地與自己對話,已經很不簡單了。
黃清嬿緩緩地接著說:“沈凡雖然沒說為什麼選擇那位女子,至少很誠懇地跟我道了歉,我覺得他已經處理得不錯了。”
“我卻覺得妳應該糾纏不休。”狄韻突然說。
黃清嬿微微一怔,抬起頭望著狄韻。
“沈凡不但大部分條件都適合,而且他也喜歡妳,這本是最好的選擇。”狄韻說:“現在的問題不是那個女子,也不是沈凡,而是在妳身上。”
“我身上?”黃清嬿蹙眉問。
“他說妳不愛他。”狄韻說:“若妳願意多花點心思在他身上,也許有機會扭轉過來。”
黃清嬿輕歎一口氣說:“妳也知道,我們這陣子真的很忙,除了逐漸增加的公務之外,修煉也不能放下,我陪著他的時間,都是很艱難才擠出來的。”
狄韻當然很清楚,她想抽時間陪亨利也覺得十分困難,又怎麼要求黃清嬿?想到此處,兩人相對沉默著,一時都沒開口。
不過兩人其實都搞錯了方向,她們雖然都見識過沈洛年看透人心的功夫,但誰也不會想到這是鳳體的效果,不只是察言觀色的能耐,討論的時候難免判斷錯誤,也怪不得她們。
片刻後,狄韻突然說:“若除了時間之外,多付出一點‘別的’呢?”
黃清嬿先是一怔,隨即臉龐微紅地說:“小韻,妳怎能這麼說?”
“他終究也只是個男人嘛。”狄韻眨眨眼笑說。
“不行,司令也不准。”黃清嬿搖頭說。
“司令連這都管?”狄韻咋舌說。
“當然,否則鬧出事來怎麼收拾?”黃清嬿這瞬間,突然想到葉瑋珊當時的“小要求”,她不禁有些迷惘,外祖母到底為什麼會提出那種要求?
“那……總有個階段吧?”狄韻說:“親親摸摸抱著打兩個滾總可以吧?最後關頭記得煞車就得了。”
狄韻這麼地口無遮攔,黃清嬿倒是頗有些吃不消,她遲疑片刻,才苦笑低聲說:“我也沒有給他太多限制……”
“他說跟妳只有牽手摟腰而已。”狄韻訝然說:“這還叫沒有太多限制?”
黃清嬿咬唇說:“他不試別的,我能怎辦?”
“唔?”狄韻這可迷糊了,歪著頭暗暗狐疑,那老頭這麼能忍?
“妳自己呢?”黃清嬿被狄韻這一串問題問得有些羞窘,忍不住反問:“難道也讓亨利做這些事?”
“亨利個性不一樣,而且我也還沒作出決定。”狄韻搖頭:“他是紳士,就讓他繼續當,不急。”
若沈凡也這麼好應付就好了,黃清嬿輕歎了一口氣。
“總之我不希望妳就此死心。”狄韻說:“等沈凡真走了,後悔可來不及。”
黃清嬿沉默片刻後說:“這件事,我會仔細考慮。”
“萬一妳還想試試……”狄韻眼睛轉了轉說:“和他見面最好穿短裙,比如現在這樣。”
黃清嬿臉一紅,倒也沒表示反對,她對沈洛年喜歡看什麼,當然也是心中有數,不過最近這段時間事情很多,兩人見面大多選在沐浴之後、休息之前,為了輕松些,就多穿著簡便的褲裝或連身長裙……想到此處,黃清嬿不禁有些後悔,看來自己對這份感情當真太掉以輕心了。
見黃清嬿不吭聲,狄韻也不多說,反正這種事也不能逼太急,當下兩人一面用餐,一面聊些比較輕松的話題,可惜兩人都是忙人,這兒風景雖好,卻不能在此流連。餐畢,兩人正准備離開,黃清嬿偶然轉頭往窗外望去,突然一怔說:“那是什麼?”
狄韻跟著轉頭,卻見西方高空中出現一小片古怪的云團,正以可察覺的速度往這兒飄,但仔細一看又覺得不對,那團看似不怎麼乾淨的云,怎麼總讓人覺得有些古怪?
“莫非是什麼少見的妖怪?”黃清嬿說。
“若真是妖怪,體積不小。”狄韻說:“我們先回司令部吧?”
黃清嬿也點了點頭,與狄韻並肩離開。
兩人雖然有點警覺,其實不怎麼擔憂,這種龐大妖怪雖不常見,但其實不少,很多都是上古就存活到今日的強大妖獸,比如當初在東大陸遇到的饕餮、磨齒者,以及總在內海打轉的繞海旋龜,都是類似的妖獸。
但這些古妖道行越高,對道息的需求也越高,通常不會接近噩盡島東方的宇定高原,這高空中的妖物可能只是剛好經過這附近,該不會特別選在這種道息不足之處落下。
雖然這麼想,兩人還是免不了不斷打量那團怪云,當然,沿路上也不少人得到消息,紛紛走到寬敞處往西方望。黃、狄等人就要進入司令部之前,那團云也逐漸接近歲安城上空,只不過此時太陽正在頭頂,光線刺眼,反而看不清楚。
“這妖怪經過歲安城正上方,只是巧合嗎?”黃清嬿頓了頓又說:“上面的妖炁,並不是單一的……莫非是一個特殊的族群?”
“我知道了!”狄韻對那些妖炁並不陌生,她臉色微變地說:“蛟龍,那是蛟龍浮殿……不對,沒有浮殿那麼大,似乎比山口鎮還小,這是比較小的蛟龍浮島。”
“蛟龍?”黃清嬿一怔說:“難道和沈凡有關?”
“妳先上去和司令稟告。”狄韻迅速地說:“我查證一下,馬上上去。”
黃清嬿雖不知道狄韻向誰查證,但她仍然點頭說:“好。”隨即往司令部快步奔入。
狄韻所謂的查證,自然是找納金族,昨晚納金族才保證過,自從被逮到之後,他們已經下令給自己的部屬,要他們阻止計楚等人的後續行動,而據說計楚等人也聽話地留在蛟龍浮殿,這時怎會發生此事?
狄韻很快地找到金趾,一段對話後,並沒有什麼收獲,金趾他們也不知蛟龍族跑來做什麼,畢竟計楚等四名蛟龍過去並不是由納金族直接聯系,金趾只好馬上把消息往下送,讓山口鎮效忠于納金族的人類直接向計楚等人詢問。
等待的時候,狄韻探頭往上方望,見那蛟龍浮島不斷往東飛,最後終于在歲安城上方千公尺處停了下來,下方正好是歲安城最高的建築物——擎天塔。
之後,近百條龍首蛇身的紅色妖物——騰蛇,從浮島上往外散開,在空中高高低低地盤旋,不時往下望;同一瞬間,好一陣子沒響起的空襲警報再度大作,歲安城人民開始往下躲避。
難道上次打傷了那頭蛟龍,惹來報複了嗎?這種強大的騰空妖族是最麻煩的啊……狄韻正感惶然時,兩股炁息從司令部中騰起,在空中劃出一紅一紫兩道光芒,向著擎天塔沖去,正是葉瑋珊與黃宗儒。
除了他們兩人外,九聖中其他幾人也紛紛趕回,此時一頭巨大的騰蛇從高空中緩緩下落,似乎准備降落到擎天塔上,這時狄韻突然心中一驚,馬上傳訊給沈洛年。
“丫頭干嘛?”沈洛年的聲音很快傳了回來。
這渾蛋老頭聲音怎麼這麼輕松?狄韻這一怒,有些慌亂的情緒卻也跟著平靜了下來,她吐了一口氣說:“你還在塔上?”
“對啊,滿天都是騰蛇。”沈洛年說:“有條大的下來了,有點面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那個紅離,大概是來找我算賬的。”
“那你還不躲起來?”狄韻說。
“躲起來他們就會對歲安城亂噴火了。”沈洛年說:“這些騰蛇很亂來,我以前見識過。”
“那你打算怎辦?”狄韻焦急地問。
“上去問問。”沈洛年說:“若真是找我的,我把他們引走。”
“太危險了!別去。”狄韻說。
“還好啦,有凱布利在,開溜比較容易。”沈洛年說:“而且這些騰蛇雖然多,到妖仙境的沒有幾條,不難逃。”
狄韻聽到這兒,心中一動說:“這麼說來不是找你,你先別出頭。”
“不是嗎?”沈洛年一愣。
“你的身手他們怎會不知?”狄韻說:“若目標是你,妖仙境以下的來干嘛?送死嗎?”
“好像有道理,唔……”沈洛年停了停說:“那騰蛇大喊說要找人族女帝……真的不是找我。”
“司令已經過去了。”狄韻說:“你躲好,若有什麼意外,還有奇兵的效果。”
“奇怪了,若與我無關,他們跑來干嘛?”沈洛年迷惑地說:“還有人和蛟龍結仇嗎?”
“誰知道……”這時狄韻耳旁又傳來一個消息,她眉頭微皺說:“臭老頭,另外有人找我,你記得別亂出手,知道嗎?”
“呿——”沈洛年說:“既然不關我的事,我才懶得跑出去。”
狄韻停了和沈洛年的聯系,接通了來自金趾的消息,她聽了半天,眉頭緊緊皺成一團,停了通訊之後,歎了口氣,也不找什麼防空洞,直接點地飄身,向著擎天塔掠去。
司令部離擎天塔有一段距離,而狄韻身上可沒有闇神之鏡,速度自然不快,等她爬上擎天塔,紅離已經飛返上方的蛟龍浮島,狄韻也接到了通知,要她上擎天塔准備開會。
這次的會議,到場的九聖中人有葉瑋珊、黃宗儒、吳配睿、狄純、侯添良、張志文,晚輩則是狄韻等三帝女,當然,那個不知該算哪一輩的沈洛年,也有點不甘不願地被狄韻拖入會議室中,至于留在城外,來不及趕到的賴一心、奇雅、瑪蓮,則是以輕疾參與會議。
所以這次開會,是沈洛年回返歲安城之後,首次看到九聖齊聚,只可惜其中有三人只能以聲音的形式出現。
而沈洛年一大早才和黃清嬿分手,不到半天時間,兩人再度碰面,雖然說不上尷尬,卻也有點兒不自在,見黃清嬿神色複雜地對自己點了點頭,沈洛年也只能歉然地回個笑容,倒也不敢多看。
等眾人在擎天塔上的會議室中坐定,並把輕疾網路建立起來,坐在首席的葉瑋珊目光掃過眾人,最後才望向黃宗儒,緩緩點了點頭。
黃宗儒會意地開口說:“剛剛大部分人都沒聽到蛟龍的要求,我在這兒簡單說明;蛟龍族有三個成年不久的年輕妖仙,分別叫計孟、計羅、計表,他們准備對所謂的三帝女……就是妳們三個,進行搶親。”
會議中的眾人,大多都是第一次聽到這些話,當下都吃了一驚,不過讓沈洛年十分意外的是,雖然都帶著驚訝的表情,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詢問,果然和當年的白宗大不相同。
至于沈洛年自己,雖然也搞不清楚狀況,但進來之前,狄韻就千萬交代要他保持安靜,並說會議結束之後再仔細跟他解釋,所以他只看了狄韻一眼,一樣閉著嘴不吭聲。
“蛟龍族的搶親有一定的規矩,他們已經先送了禮物……我們姑且把這些禮物當成聘禮的一種,之後就是搶親的過程。”黃宗儒頓了頓接著說:“搶親有個過三關的規矩,女子的同輩親友可以出面守關,若守不住這三關,女子就會被搶回蛟龍族,成為對方的妻子,只要守住其中一關,這門親事自然作罷,聘禮也須退還,基本過程就是這樣。”
在一片靜默中,奇雅的聲音在眾人耳中響起:“同輩親友?”
“這一點,司令有和他們確認。”黃宗儒說:“龍族以三千年為一輩,所以和這三個娃兒上下相差三千歲以內的人類都可以自稱親友,參與協助守關。”
也就是誰都能去守關?這一瞬間,倒有好幾人偷瞥了沈洛年一眼,這闇神後代連赤濤都能打贏,應付年輕妖仙應該沒問題吧?
黃宗儒看著眾人的表情,輕歎一口氣說:“三人共九關,各關關主不能重複。”
也就是說,沈凡頂多參與其中一場?眾人神色又沉重起來,雖然九聖都有過和妖仙交手的經驗,但在單打獨斗的狀況下,除了賴一心有獲勝的機會之外,其他人面對妖仙,都自覺差了不只一籌,頂多是比賽誰拖得久而已。
至于葉瑋珊和奇雅,道咒之術的戰斗威力未必小于賴一心,但因為修煉側重的方向不同,在沒有人協防的狀況下,單打獨斗仍不如賴一心,當然,若比起戰場中的大范圍破壞力,賴一心就遠不如兩女。
“無敵大,比試場所呢?”張志文突然開口說。
黃宗儒往空中指指:“浮島。”
“這不合理。”張志文皺眉說:“既然是我們守關,當然應該我們決定位置。”
“我也有提出這一點,但他們十分堅持,那位紅離仙長似乎還因此隱有怒氣。”黃宗儒搖頭說。
“若是拒絕他們搶親呢?”又是奇雅的聲音。
黃宗儒苦笑了兩聲,這才緩緩說:“那麼蛟龍將視此為不尊重他們傳統,以人族為敵。”
“靠!這根本是找碴!”一直憋著不開口的瑪蓮,終于忍不住罵了出來。
“我和沈凡各守一關,或許可以保住兩人。”賴一心緩緩說:“還有一人三關,得先研究怎麼安排。”
為什麼自己什麼話都沒說就被算進去了?沈洛年先是翻了翻白眼,但想想自己大概也不好意思不管,而且計家那三兄弟不管和誰打沈洛年都挺有把握,他也就不大介意了,只撇了撇嘴,繼續閉嘴發呆。
“還有多少時間?”張志文突然問:“來不來得及找仙人幫忙?”
黃宗儒緩緩搖頭說:“只剩下半天時間,這次的搶親比試,預計在明日清晨于上方浮島舉行。”
在眾人一陣思考之後,黃宗儒接著又說:“比試的細節、人選,等會兒再協商安排……趁著大家都在,或者可以討論一下——蛟龍族為何會來找我們麻煩?”
沈洛年瞄了狄韻一眼,見她微微搖了搖頭,沈洛年只好保持安靜,不過望向狄韻的可不只沈洛年,大家都知道不久前沈洛年才從蛟龍浮殿把狄韻帶了回來,雖然狄韻已經把細節報告過一次,莫非當時還另外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狀況?
黃宗儒見狄韻沒開口,主動說:“上次小韻說過,那四名蛟龍為了避免受到處罰,是以搶親的名義向蛟龍王公解釋,並提過將會重返我族搶親……莫非這次的行為,就是那些推諉之言的弄假成真?”
張如鴻好笑地說:“那為什麼這次連我和清嬿都一起搶?我們有這麼豔名遠播?”
狄韻這才開口說:“我一時也想不通,那四名蛟龍確實說過要再度來搶親,但這只是對蛟龍王公的敷衍,而蛟龍王公也把這些話當成孩子的玩鬧,並不是十分認真……否則若當真要來,又怎會拖了四十多天?難道蛟龍面對我族,還需要做什麼准備?這中間應該還發生過什麼意外才是。”
眾人一陣沉默之後,當中的葉瑋珊緩緩開口說:“我也覺得疑惑,上次小韻被擒的事件,是沈凡與蛟龍的誤會導致,但這次蛟龍使者騰蛇卻絕口不提沈凡,若真是針對我族,這樣的行動又稍嫌兒戲,就算搶親成功又如何?”
見大家都不說話,葉瑋珊突然轉頭說:“沈凡。”
差點沒睡著的沈洛年,回過神說:“在?”
“你和蛟龍族爭斗過,可否簡單說明一下他們的戰斗模式?”葉瑋珊說。
雖然有點麻煩,沈洛年仍點點頭,把遇到過的幾種攻擊方式和眾人解釋了一遍,包含了遠攻近打的成套戟法,不知單人可不可以使用的冰晶陣,還有那在妖族中不算常見的輕爆修煉方式,其中若有說不清楚的地方,賴一心等人還不時打斷詢問。
好不容易解說清楚,已經又過了好一陣子,見問答兩方都安靜下來,葉瑋珊這才說:“那麼……沈凡,你願意幫誰守關?”
“呃?”沈洛年一呆,忍不住回頭瞄了三女一眼,見黃清嬿正露出一抹苦笑,狄韻則是偷偷對自己翻白眼,至于張如鴻卻是咧著嘴呵呵直笑,看來一點也不擔心,他愣了愣才說:“都可以,你們安排吧。”
這話一說,不知沈、黃已經分手的眾人倒是有些意外,不過眾人隨即想通,也許是年輕人臉嫩,不好公開偏袒,這也不足為奇。
葉瑋珊見狀,點點頭,望向眾人吩咐說:“一心負責安排守關的人選和場次,其他人則向各自的消息管道打探,盡快弄清楚蛟龍族到底打什麼主意;沒事的人,趁這段時間,針對蛟龍族戰斗方式做准備,今晚若有需要,會另外通知大家開會……先這樣吧。”
結束了輕疾通訊,眾人紛紛起身往外走。沈洛年和狄韻對望一眼,正要另外找個地方“溝通”,卻見黃清嬿站在自己面前,低聲說:“可以談一下嗎?我有簡單幾句話想說。”
“好啊。”沈洛年和狄韻交換了一個眼神,隨著黃清嬿去了。
擎天塔上,無人的地方不難找,兩人隨便選了個庭院角落,黃清嬿回身,微微躬身說:“對不起。”
“怎麼了?”沈洛年吃了一驚。
“剛剛小韻提醒我,我才發現,這段時間我對你不夠用心。”黃清嬿溫柔地說。
那臭丫頭湊什麼熱鬧?沈洛年愣了片刻才說:“不會啊,妳很好,是我不好。”
黃清嬿搖了搖頭,露出笑容說:“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會請司令讓你幫小韻守關,你不用為難。”
“呃?”沈洛年說:“我也可以幫妳守啊。”
“你不擔心小韻被蛟龍搶走嗎?”黃清嬿微笑說。
“嗯……”沈洛年認真考慮片刻,抓抓頭說:“其實還好,娶了她的蛟龍應該很倒黴。”
黃清嬿噗嗤一笑,隨即搖搖頭說:“總之我會處理這件事,另外……我還有個有些私人的‘小問題’想問。”
“什麼小問題?”沈洛年問。
“既然是私事,還是等這關度過了再問……先走了。”說完,黃清嬿也不等沈洛年多問,含笑轉身離開。

上篇:第八章 找到女人就想溜     下篇:第十章 首先,想像你是個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