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首先,想像你是個猩猩……  
   
第十章 首先,想像你是個猩猩……

沈洛年看著黃清嬿的婀娜背影,不禁有些感慨,若黃清嬿不是一心投注于政務,未必不是良配,不過話說回來,若兩人當真陷入熱戀,懷真又有意見的話,還真有點麻煩,眼前這樣解決其實對大家都好。
沈洛年正在發呆時,在一旁等候的狄韻緩緩走近,她見沈洛年還望著黃清嬿那“穿著短裙”的背影發愣,不知為何又有點兒不快,狄韻一咬唇,猛然舉膝對著洛年屁股一頂說:“負心老頭!”
“嗷?”沈洛年痛叫一聲,轉過身揉著尾椎說:“臭丫頭,很痛耶!”
狄韻倒沒想到撞到沒肉的地方,有三分尷尬地吐吐舌頭說:“撞歪了。”
“去妳的!”沈洛年瞪眼說:“蛟龍是怎麼回事?”
“那四個渾蛋!”狄韻四面望望,見周圍沒人,才低聲說:“計楚受傷之後,他們回去躲著養傷,論劍館傳過去的訊息,也只是要他們稍安勿躁,並沒細說兩方已經化敵為友,這樣本來也沒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卻讓蛟龍王公發現計楚受傷的事。”
“被發現了?”沈洛年問:“那也該是找我算賬啊,怎麼突然跑來搶親。”
“蛟龍王公早就跟他們說過,不准再找你麻煩。”狄韻說:“他們不敢老實回答是被你打傷,那渾蛋老二計孟,居然說計楚是在來歲安城搶親的過程中,因為不小心落地,被人族圍毆打傷的。”
“呃?”沈洛年說:“然後呢?”
“蛟龍王公先罵了他們一頓,然後命令他們哪兒跌倒的就在哪兒爬起來,最後弄了個適合搶親比試的浮島,打算把我們三個都搶回去,以資報複……”說到這兒,狄韻忍不住破口大罵:“真是莫名其妙的渾蛋一族!”
“讓他們說老實話不行嗎?”沈洛年說。
“他們最怕的就是他們王公,怎麼肯說?”狄韻說:“而且這件事已當眾宣布,還請了虯龍族明天來觀禮,現在不可能收回去了……不過那些渾蛋之前不知他們的債主和我們關系已經轉變,才會這麼做,我已經叫納金族找計孟,談談看有沒有轉機。”
“萬一沒有轉機怎辦?”沈洛年抓抓頭說:“妳願意嫁去蛟龍族嗎?”
這是什麼白癡問題?狄韻白了沈洛年一眼,沉吟說:“說不定真有人願意去,不過時間太急迫了,要找人頂替也沒這麼容易,何況他們見過我和如鴻,也只能找人頂清嬿……唔,這倒是一個法子。”
說到這兒,狄韻突然一轉念說:“剛剛清嬿找你說什麼?”
“她說要告訴司令,讓我幫妳守關。”沈洛年說。
狄韻目光轉了轉,暗暗懷疑,那女人會不會已經准備讓人頂替,所以故意來賣個好?不過狄韻這時倒不想在沈洛年面前說黃清嬿壞話,只輕哼了一聲說:“只有這樣嗎?”
“另外就是私事了。”沈洛年不想多提,對狄韻說:“蛟龍族找麻煩的真正原因妳不打算說出來?”
“說了也沒用。”狄韻說:“眼前狀況很簡單,守住了就沒事,只要那幾個蛟龍笨蛋別再自作聰明,自然不會再有什麼糾紛。”
“若是守不住呢?”沈洛年說。
“這樣就比較麻煩……”狄韻搖搖頭,望著沈洛年說:“你覺得守不守得住?”
“我小心點的話,應該沒太大的問題。”沈洛年說:“其他就沒把握了。”
“賴伯伯呢?”狄韻問。
“掌握了道咒之術,確實可以應付妖仙。”沈洛年說:“除了專修爆訣的瑋珊可能不大適合單打獨斗,一心和奇雅應該都可以上場,問題是他們畢竟不會飛,可能會吃虧。”
“飛……色鬼鷹和我媽可以嗎?”狄韻問。
“志文有點勉強,他速度和力量恐怕都不如對方,妳媽倒是可以和對方捉迷藏,消耗對方體力,但想打贏也很難。”沈洛年說到這兒,突然有點感慨地說:“杜勒斯也會飛,若他還在,說不定可以試著接下一場,能不能打贏就不知道了。”
聽沈洛年提到杜勒斯,狄韻先是有點感傷,但她隨即目光一亮說:“那兩位來訪的月影團巫領不知道願不願意幫忙?他們雖然戰斗經驗不足,但魔法造詣不比叔叔差。”
“可以試試。”沈洛年頓了頓說:“看有沒有誰會用連珠爆彈咒的?像我一樣轟出去說不定就贏了。”
“笨老頭。”狄韻搖頭說:“你以為每個魔法使都跟你一樣可以一面亂竄一面念咒?而且上次那頭蛟龍大意受傷,現在他們一定會小心防范這種咒語,只要看你念咒,八成馬上運足大量護體妖炁,一開始沒讓他受到震蕩的話,未必有這麼好的效果。”
“唔……”狄韻這麼一說,沈洛年獲勝的信心不免大打折扣,他皺眉想了想,又說:“山眠教那些玩柱子的巫師,我也看不出深淺,說不定有人能打得過妖仙呢?”
“我去和司令建議看看。”狄韻本想離開,突然收回腳步,回頭望著沈洛年說:“守護火網咒背起來了沒?”
“呃?”沈洛年吞了吞口水說:“哪有這麼快的?”
“明早就要用了!”狄韻說:“真是莫名其妙,這麼方便的魔法居然還沒背起來,快去背!”
“知道啦。”沈洛年頓了頓說:“這種打擂台的方式,其實我可以上場前拿書出來念。”
狄韻跳腳罵:“還找理由,快去背起來!”這賴皮老頭!若其他魔法師跟他一樣,只要背起來就能用,早不知道背了幾百條咒語了,這渾蛋居然還愛背不背的……但狄韻也拿沈洛年沒辦法,罵完之後,死瞪了他一眼,這才轉身去了。
沈洛年口中雖然那麼說,回屋之後,倒還是乖乖地拿出記事本念了好幾十遍,終于硬生生把那最後一條魔法背起。
這樣明天可以交代了,接下來……多修煉一下體內炁息吧?雖然多煉這兩輪也不會增益多少,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沈洛年剛定下心,突然耳中傳來輕疾的聲音:“塗山懷真來訊,請問要以此形態通訊嗎?”
沈洛年聽到這話,先是一呆,隨即笑了起來,真是好久沒聽到這種問題了,懷真就是懷真……沈洛年當即說:“人形吧。”
耳中那微小輕疾落地,很快地,地上隆起一個穿著白袍的俏麗秀美身影,正望著沈洛年笑嘻嘻地說:“臭小子,坐得這麼端正在干嘛?”
“修煉啊。”沈洛年說。
“怎麼不找我之後再修煉?”懷真嗔說。
“為什麼要先找妳?”沈洛年好笑地問。
“這樣你修煉的時候,我就可以在旁邊看著你啊。”懷真微微側著頭,含笑說。
沈洛年愣了幾秒,隨即說:“我這就過去。”
“我等你。”懷真笑說。
沈洛年收了輕疾,飄出屋外騰空飛起,向著山口鎮飄飛。一面飛,沈洛年一面仰望著空中自由翻騰的騰蛇,不禁也有些擔憂,若這些家伙定居在這兒,然後三不五時往下吐火,歲安城還能住人嗎?
不過這種事情,沈洛年自然不會操心太久,他快速地飛向山口鎮,剛要飄向稚嬉堂的時候,卻見懷真正從稚嬉堂飛起,向著自己迎來。
兩人在空中會合,懷真拉著沈洛年的手笑說:“跟我來。”
“去哪兒?”沈洛年隨著懷真飄飛。
“那附近太吵了。”懷真說:“我要她們幫我另外找一間房住。”一面說,懷真一面引著沈洛年往更北面、遠離商業區的住宅區落去。
太吵了?沈洛年想起懷真的耳力,不禁暗暗好笑,這狐狸確實不大適合住酒色街,那兒的聲音恐怕不怎麼好聽。
懷真帶著沈洛年向一座有些古怪的庭院飄落。這院中沒有草木,放眼望去,一大片白色細沙遍布其中,仿佛一片白色海洋;海洋中,有著幾座大小不同的黑色孤島,那是被巧妙放置的幾塊古拙黑石,除此之外,一塊塊帶著玫瑰色紋路的扁石在沙中鋪出一條彎曲的小徑,連接著大門與院中一間設計簡單的小瓦屋。
懷真與沈洛年落在屋前走廊,打開瓦屋廊道後的拉門,兩人攜手走入,光潔的木板地面上,散落著幾個大大小小柔軟坐墊,懷真跳入屋中,回頭笑說:“這房子是我們的啰。”
這似乎是偏日式的房屋、庭院設計?沈洛年前後看了看,笑著說:“進這種房子似乎該脫鞋子。”
“真的嗎?”懷真吐吐舌頭說:“好麻煩,可以不要嗎?”
沈洛年也不介意,呵呵笑著走了進去,就算不提材質,其實兩人大部分時間都是飄飛來去,鞋子也不怎麼容易沾塵。
懷真拉著沈洛年坐下,眨眨眼說:“聽說蛟龍跑去歲安城搶親?”
“妳也知道了?”沈洛年有點意外。
“紅離邀敖封明早去觀禮啊,消息就傳出去了。”懷真半笑半嗔地說:“守關八成有你一份吧?”
“是啊。”沈洛年干笑說:“不過應該沒什麼問題。”
“我就知道。”懷真輕哼一聲說:“你現在可威風了,居然不怕妖仙。”
“打不過就逃啰。”沈洛年摟過懷真,輕輕在她背後搔抓。
“抓抓五分……嗯……十分鍾就好。”懷真半閉著眼睛,一面享受一面說:“然後你就去修煉,我不吵你。”
“早點修煉到妖仙境就好了。”沈洛年說:“若能重新培育道息,又多個保命的本錢。”
“炁息與本命結合嗎?嗯……”懷真說了這句話後,透出的情緒氣息突然變得有點怪異。
“怎麼了?”沈洛年低頭說。
“沒有。”懷真把臉藏了起來。
“明明有。”沈洛年托起懷真的臉說:“快點老實說。”
“好啦、好啦。”懷真嘟起嘴說:“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可以提早達到這個目的,可是這辦法……不大好。”
“怎麼個不好?”沈洛年吃了一驚,真有這種辦法?龍王母、敖歡難道也不會?否則他們怎麼都沒提起。
“這種方式達到的效果又稱為假妖仙境,可以提早讓炁息與本命結合,並達到化形的目的的”懷真有些無奈地說:“缺點就是,不能像真正妖仙境一樣,自由催動炁息來往仙界,也沒法在玄界中凝結,而且……妖族若用這方法轉化,因為妖炁過早與本命結合,想修煉到真正的妖仙境,花的時間會比正常修煉還要增加一倍以上,也就是說,除了可以便于化形之外,沒有別的好處,所以這辦法幾乎沒有妖族願意用,當然也沒多少人會。”
“那怎麼還會有這種辦法流傳?妳又怎會去學這種辦法?”沈洛年問。
“笨蛋洛年。”懷真嗔說:“除了我之外,幾乎每個仙狐都用這法門提早化形的呀,在青丘之山里面慢慢修煉到妖仙境,那要修到什麼時候?”
沈洛年恍然大悟,難怪仙狐族在妖仙之前可以提早化形!她們畢竟是靠采補修煉,不用這辦法不行;這麼說的話……沈洛年一怔說:“那龍族的提早化形呢?”
“不一樣,龍族的辦法和你幫小芷她們化形的原理類似,並沒有提早進入本命結合的狀態。”懷真說:“不過龍族的方法沒有你出手這麼簡單,得由數名天仙在適當環境下合作才行;這種變形方式不會有仙狐族的缺點,但也因此不能隨意變形,所以小芷她們到妖仙之前,不能隨意變來變去。”
難怪敖歡看到山芷、羽霽會這麼有興趣。沈洛年愣了片刻後說:“妳不想讓我學那法門?”
“當然啦。”懷真眨眨眼說:“你現在差不多就能對付妖仙了,但就算學了那法門,反正……也打不過天仙,又何必?”
“哦?”沈洛年停了幾秒,看著懷真說:“笨狐狸,妳是不是又騙我了?”
“啊!討厭啦!”懷真抱頭縮在沈洛年懷里叫:“跟鳳體說話真麻煩,人家說的明明都是實話,怎麼還會被你看出來?”
沈洛年摟著懷真苦笑說:“誰教妳自己心虛?到底少說了什麼。”
懷真嘟起嘴說:“我不想讓你學。”
“好吧,那就不學。”沈洛年聳肩說。
“咦?”懷真抬頭看著沈洛年說:“不行,到時候你打輸別人怎辦?又會來怪我。”
“妳不是說沒差嗎?”沈洛年說。
“怎會沒差,就算現在打不過天仙,但等以後道息凝聚足夠,說不定就打得過了啊。”懷真嘟嘴說。
“可是太早與本命結合,炁息修煉不是會變慢一倍嗎?”沈洛年問。
“那是說一般靈妖的混雜妖炁,你的炁息品質高純可比天仙,哪會有這種問題!”懷真說。
果然剛剛說的都是實話,卻又少說了許多東西,難怪會心虛。沈洛年好笑地說:“到底為什麼不想讓我煉?如果是妳們仙狐族的秘密,那就算了。”
“這算什麼秘密,別的妖族學了又沒用。”懷真搖頭說:“只是炁息和本命結合之後,你以後萬一想化散掉,恢複純粹鳳體,就很麻煩了,一不小心就會死的。”
“為什麼要化散?”沈洛年迷惑地說:“妳以前不是也說兩者皆備很棒嗎?”
懷真遲疑了片刻,突然輕歎了一口氣說:“也是,我教你。”
沈洛年看著懷真的表情,想了想說:“我還是不學好了。”
“為什麼?”懷真瞪大眼問。
“妳這麼為難,一定有原因。”沈洛年說:“那我不學也沒關系。”
“不行,你得學!”懷真咬著唇,委屈地說:“死了就什麼都沒了,你又不肯馬上跟我走,和白宗那些家伙混在一起好危險,還是學起來好了。”
怎麼自己不想學的時候這狐狸又想教了?還有,不是說過白宗早沒了嗎?真是笨狐狸……
沈洛年好氣又好笑地抱著懷真說:“妳的意思是,我以後會想化散炁息嗎?”
“誰知道。”懷真嘟嘴說:“說不定你根本不想呢!”
“妳到底生什麼氣?”沈洛年越聽越迷糊。
“這就教你吧。”噘起小嘴的懷真,把修煉方式仔細說明了一遍,這才接著說:“你體內炁息已勉強足夠,這只是一個簡單的速成法門,轉化好之後,就先停止修煉炁息,等道息凝聚的量足以護體再說。”
“那也要好幾個月吧?”沈洛年回想起過去的狀態。
“你體質和過去已經不同,應該不用這麼久,但是炁息、道息同存的狀態,過去從沒人試過,你可要小心點。”懷真跳起,站在一旁說:“這就開始吧,我幫你護法。”
“真要我學?”沈洛年又問了一次。
懷真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點點頭。
沈洛年也不是拖泥帶水的個性,拒絕了兩次之後,懷真還是堅持讓他學習,他也就不管這麼多了。
懷真傳授的法門只是個特別的運行心法,以一種獨特的旋動方式讓炁息逐漸收斂、凝結于炁海之中,直到與本命結合為止,這本該是隨著修煉,逐漸水到渠成的一種現象,而這仙狐族傳下的法門,卻可以讓人提早進入這種狀態,達到化形的目的,對沈洛年來說,要的當然是本命結合、收斂炁息的效果。
花了四個多小時,直到天色漸黑,沈洛年這才收功,一睜開眼,卻見懷真正側躺在一旁,手托著左額,閃閃發亮的雙目正盯著自己,不知在想些什麼。
“好了?”兩人目光一對,懷真坐起問。
“好了。”沈洛年點頭說:“所以我現在可以變身了?怎麼變?”
“真要變?”懷真一表正經地說:“首先,想像你是個猩猩……”
“喂!”沈洛年打斷說:“我沒要變猩猩啊!”
“全身變形,只能變相似種類呀。”懷真眨眨眼說:“不然馬猴?狒狒?差越多越難喔。”
“……沒有別的了?”沈洛年悶聲說。
“部分軀體小幅度變形也可以,比如變個似龍的腦袋。”懷真說:“這小芷她們也會。”
“沒興趣。”沈洛年搖頭說:“不變了!”
懷真這才噗嗤笑了出來,吐吐舌頭說:“所以仙狐族一開始大多變成狼、狐、犬類生物,至于取人類精元變形,那是特殊狀況,其他生物不能用這辦法,其實你體內炁息太少,變形很累的,暫時別考慮這些比較好。”
自己當然更沒必要“變人”,總之這能力與自己無關;沈洛年不再思考此事,他心念一轉,又有了另外的煩惱……現在要花時間修煉的東西還真多,沈洛年掐指算著,道息、炁息、十八撩亂、魔法咒語……媽的!差點忘了光靈那邊還欠一堆債。
光靈先不管,十八撩亂剛練到第十一招,等練到十二招,把第二階段學完之後,就先停一陣子好了,炁息修煉也暫時擱著,先專心修煉道息,只不知道小惡女會不會又拿新的魔法咒語來逼自己背……
才剛想到狄韻,耳中就傳來狄韻的傳訊,沈洛年一愣,先對懷真說了一聲,這才把輕疾接過。
很快地,狄韻聲音傳來:“死老頭!今天這麼忙,你還跑去山口鎮風流?”
這凶丫頭!十次里面有八次用臭罵開頭……沈洛年好笑地說:“又沒我的事,在那兒發呆干嘛?”
“哼!怎麼沒事?”狄韻說:“魔法新島那邊,寡土仙人回信了。”
“喔?”沈洛年說:“怎麼說?”
“老頭。”狄韻聲音突然放慢說:“你多久沒冥想了?”
“唔?”沈洛年愣了愣說:“精智力不夠的時候就會補補啊。”
“除此之外呢?”狄韻問。
“那個……”沈洛年又開始掐指,一面說:“最近事情很多……”
“渾蛋老頭!”狄韻破口大罵:“沒冥想,哪兒來的魔力占卜啊?當然失效了!”
“呃?”沈洛年訝異地說:“我占卜的時候沒感覺到耗用精智力啊。”
“你既然進入締約第三階段,使用根源魔法時,使用的魔力是儲存和預借的,不耗用現有的了,難道你認為占卜真的不用耗魔嗎?”狄韻說:“我記得當初提醒過你啊。”
“有嗎?”沈洛年很無辜。
“有!”狄韻叫:“我那時還跟你說過,現在你冥想不會有補滿的感覺了。”
“唔……”這話好像有印象,沈洛年說:“所以……我現在的狀態是?”
“你根源魔法使用的魔力不夠了啦!”狄韻罵:“只要多花點時間冥想,慢慢就可以補回,不過記得以後不能亂用,寡土在信上說,占卜魔法其實挺耗魔力,你現在八成欠精靈很多債。”
多花點時間冥想?沈洛年苦著臉說:“我現在好忙耶。”
“很忙還去泡妞?”狄韻哼了一聲說:“不管多忙,總得存一點魔力備用吧?臨時需要怎麼辦?”
“好啦,知道了。”沈洛年說。
“咒語背好了沒?”狄韻又問。
“背好了、背好了。”沈洛年忙說。
“算你識相。”狄韻說:“快回來,我再抄一個給你背。”
“嗄?”沈洛年喊:“又是什麼魔法?”
“風系的‘顛倒翻轉咒’。”狄韻的聲音聽來有點興奮:“結合翻轉、緩速、推移三個咒語的複合型魔法。”
“那又是干嘛的?”沈洛年說。
“一種負面狀態的輔助魔法,耗用的魔力不多,可以讓目標和一股勁道不大的繞身旋風糾纏,不斷無規則地影響對方移動。”狄韻說:“這可以小幅度減弱敵人的近戰能力,一般魔法使通常不與人近戰,所以不大會花時間練習這咒語,但卻很適合你。”
沈洛年仔細想了想說:“聽來好像不錯?”
“如果對方不知道怎麼破解的話,就很好用。”狄韻說:“若對方受干擾之後,馬上高速移位一段距離,脫離影響范圍,使魔法旋風來不及追蹤,效果就消失了;但對方如果不懂這魔法,加上兩方又正在貼身纏戰的話,該不會發現這種解法。”
確實是個不錯的魔法,沈洛年點頭說:“咒語很長嗎?”
“不太長,今晚你就得背起來。”狄韻說:“明天可以在場下暗算那幾頭蛟龍,增加每一場的獲勝機率。”
“這不是作弊嗎?”沈洛年愕然說。
“管他的。”狄韻說:“熟悉魔法的妖怪本就不多,魔法施放也不容易追蹤來源,誰知道是場下的人放的?”
“喔喔!好主意!”沈洛年說:“干脆調個兩千名魔法使上去放緩速咒好了!就像對付赤濤一樣。”
“笨老頭,那樣就太明顯了啦!”狄韻好笑地說:“你以為我為什麼不讓你看著書念?”
“好吧……會不會很難背?”沈洛年說。
“還掙紮!快回來!死老頭,我在你家等你,今晚你沒背好就不要睡了!”狄韻頓了頓又喊:“就算背好也別睡,給我冥想!晚上說不定要開會呢,還亂跑。”
“回去就是了。”沈洛年苦笑著結束了輕疾,對著在一旁偷聽的懷真說:“我得走了。”
“是昨晚那個小女孩呀?”懷真笑說。
“是啊,她又找了一個適合的魔法讓我背。”沈洛年說。
懷真好奇地問:“她不是帝女之一嗎?身上為什麼有甦瑤?難道她也在稚嬉堂待過?”畢竟是仙狐老祖宗,懷真感應得出甦瑤的氣息。
“不是。”提到這個沈洛年不禁歎了一口氣,搖頭說:“她當初提早變體,要種入甦瑤才能發育,上次不是跟妳說,我想找白澤取玉膏,幫幾個人解除甦瑤嗎?其中就包含她。”
“原來是這樣。”懷真點點頭說:“明天小心點。”
“知道了。”沈洛年又抱了抱懷真,這才不舍地告別離開。

次日,本來十分緊張的眾人卻已經松了一口氣,原來蛟龍族昨晚深夜傳來消息,他們將會在每一場第三關自動認輸,只要求人族這邊派出的人,別顯得太弱,配合著把這場戲演好,畢竟他們也不想娶個人類回家。
這件事情首先知道的當然是狄韻,之後再透過沈洛年之口對其他人說明,因為沈洛年看似認識許多妖族,有些獨特管道也是理所當然,加上他懶得解釋的個性,也可以省掉許多口舌。
不過這只是表面訊息,沈洛年聽狄韻私下解釋,才知其實計孟等人本來並不是如此計劃。
他們原先倒是真想把三個帝女都搶走,這樣說不定又可以要脅沈洛年,反正人類女性壽命不長,放著一、兩百年也無所謂;不過昨日一聯系,計孟等人卻突然發現債主不知為何轉了念頭,不但不准他們對付沈洛年,連這些女人也不准碰,討論半天之後,最後三人只好決定在第三關擂台上認輸……據說四人的債務將會因此大幅度減少云云,這方面的細節,自然有納金族去討價還價,連狄韻都不大清楚。
唯一的問題就是——堂堂蛟龍族妖仙居然打不過人族、搶不走女人,當然是大大丟臉,至于回去該怎麼應付蛟龍王公的怒火,也只好到時候再說。
所謂作戲得作全套,也不能隨便安排,黃清嬿和張如鴻的兩人六關,計孟、計表故意認輸還解釋得通,可以說他倆只是被長輩逼著來,對兩女本就沒有興趣,但計羅當初卻曾在蛟龍浮殿廣場中承認過迷戀狄韻,若他故意認輸的事傳入蛟龍王公耳中,實在解釋不通,所以最有把握獲勝的沈洛年當然被安排在狄韻的第三關,也就是最後一關。
而且對方雖然傳來這樣的計劃,卻不能把賭注全放在對方身上,三場戰斗仍經過了仔細安排;為求萬全,除了沈洛年把守的狄韻比較不用操心之外,葉瑋珊果如狄韻昨日的揣想另找一自願女子頂替黃清嬿,免得出意外,至于九聖中最強者賴一心,則安排在張如鴻的第三關。
所以最後的安排,把守黃清嬿的三關者,是張志文、狄純、奇雅;張如鴻的三關,則是侯添良、黃宗儒、賴一心;而狄韻的最後三關則交給吳配睿、瑪蓮與沈洛年,也就是說,除葉瑋珊之外,其他八聖通通被安排了上場。
至于向月影團、山眠教要求支援的建議,葉瑋珊幾經考慮之後還是沒有答應,這幾個人類聚落過去與妖怪戰斗的次數並不多,作戰畢竟不只講求境界,經驗一樣十分要緊,不能把三女的未來隨便地交到別人手上。
清晨,四名以敖封為首的虯龍族妖仙抵達浮島,觀禮旁證,而在周圍百余條騰蛇注視下,沈洛年帶著九聖與三女禦炁騰空,跟著飄飛上蛟龍浮島。
這浮島約兩百公尺方圓,呈橢圓形,雖然稱不上光滑,也算平整,觀禮的虯龍族站在東側,以原形顯現的龐大騰蛇紅離盤據西側,計孟、計表、計羅三兄弟拿著長戟在北側等候,沈洛年等人,當然是落在南側。
除了場中眾人之外,在空中還有不少妖族飄浮著遙觀,人形、獸形都有,看來是得到消息之後,跑來看熱鬧的,畢竟山口鎮除了吃喝玩樂堵僵尸之外,也沒什麼其他消遣,雖然沒人看好人族的戰斗力,並不妨礙他們前來觀賞。
不過這麼一來,計孟等三兄弟臉色可就更難看了,他們可是打算輸的,圍觀的人越多越丟臉。計孟也不等主持人紅離開口說上兩句,馬上持戟跳出說:“開始吧。”
既然有了約定,兩方打起來自然是不慍不火,也不須拿出什麼壓箱底的本領,沈洛年當然也放棄了施法作弊的打算,場中先是張志文、狄純分別在空中和計孟一番長時間糾纏,最後再由奇雅掌握住計孟故意放出的破綻,騰空施展大范圍冰陣,使計孟受困認輸,解決了第一場。
而第二場的三個守關者卻比較特殊,都是不擅長飛騰的人物。首先出場的侯添良在地面有如電光般轉折閃動,任計表在空中攻擊,也不嘗試還手,但計表卻也碰不到侯添良。
這麼打了好片刻,計表臉上越來越掛不住,雖然本來就計劃要輸,那至少也得先漂亮地贏個兩場,怎麼連第一場都打不贏了?何況這家伙還不會飛……既然炁刃劈不到,計表索性往下撲,直接對著侯添良殺去。
侯添良不愧被稱為電劍,面對著妖仙依然有攻有守,但攻守之間,卻是一直沒和計表兵刃相碰,兩方足足戰斗了半個小時,侯添良這才在一個失手下,長劍與對方武器碰上,兩方炁息強度畢竟頗有差距,這一撞逼得侯添良身形浮起,無法維持原有速度,只好認輸。
接著上場的黃宗儒,和侯添良的打法卻完全不同,只見他仿佛巨石一般站在場中,也不取出身後背著的雙棍,就這麼緩緩凝出一股仿如實物的紫色炁罩,將己身團團包裹起來,連身影都看不清楚。
計表剛剛和無比滑溜的侯添良一戰,不只消耗了不少炁息,連心神都有些疲累,眼見像個烏龜般的黃宗儒,倒是松了一口氣。他騰空而起,一股股炁刃往下轟擊,正對著那紫色炁罩攻去。
只聽一陣轟隆爆響,黃宗儒的炁罩穩穩地凝定不動,計表畢竟有妖仙的自信,也清楚凝訣的效果,對方炁息強度終究遠不如己,縱能支持一時,也不可能長久持續下去,反正是對方挨揍,多打兩下也不丟臉,當下他毫不氣餒、越轟越快。
計表打得正過癮時,突然發現一股凝結如實的紫色柱狀能量毫無征兆地穿出下方炁罩,快速對著自己飛射,他大吃一驚,有些狼狽地騰身閃避,卻發現下方炁罩突然消散,手持一支古怪小弓的黃宗儒正對著自己連射,一支支凝結如實的紫色炁矢首尾相連地對著自己殺來。
計表慌亂地連續幾個空中翻轉、劈擋,卻終于沒能完全避過,那紫色炁矢先是擦過護身炁息,跟著趁著計表身形不穩,又是一連串地打擊,隨著護體炁息迅速震蕩散失,再撐下去,就算能反敗為勝,說不定也得受傷,反正下一場也得輸,若帶著傷回去讓王公看到,豈不是更慘?想到此處,計表干脆提早投降、大叫認輸,黃宗儒這才收弓,微微一禮,退了下去。
人族這方歡喜慶祝的同時,沈洛年也是大吃一驚,沒想到賴一心還沒上場,這一關就拿了下來?雖然對方沒出全力,更有點兒出其不意、陰了對方一把的味道,但能贏就是一種實力,沒想到百年不見,黃宗儒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那把弓箭,黃宗儒一定曾花了不少心思練習,凝訣本有個動作太慢的缺點,但若手中拿著這樣的遠程武器,卻仿佛一個防禦超高的坦克炮台,就算賴一心也未必打得贏他。
沈洛年目光轉過,突見張如鴻一臉興奮地望著黃宗儒手中的小弓,他心中突然一動,這弓未來恐怕會傳承給專修凝訣的張如鴻吧?如今已經是三帝女中戰力最強的她,日後又會到何種高度?
“該我了。”吳配睿拔刀往外走。
“配睿等等。”葉瑋珊突然喊住吳配睿,轉向沈洛年說:“沈凡,你上。”
沈洛年一怔,自己不是排在最後嗎?
“宗儒剛剛意外獲勝,沒打到第三場,掃了對方的面子。”葉瑋珊低聲說:“為了避免報複性的意外,你直接拿下這場。”
原來如此,沈洛年目光往場中轉去,接下來上場的計羅果然帶著一股怒怨,若還照著之前的計劃,說不定會傷了吳配睿。沈洛年點點頭,拔出天仙雙翼,緩緩飄出。
計羅沒想到沈洛年第一關就出場,一愣之下連忙鼓出大量炁息護體,他上次見識過沈洛年那毫不講理的魔法,當下不敢遠攻,直接對著沈洛年沖去。
但在一對一的狀況下,沈洛年卻有點懶得施法,連凱布利都沒叫出來。他展開賴一心量身打造的十八撩亂,雙色炁息護體直沖,對著計羅正面殺了過去。
正提防沈洛年念咒的計羅,卻沒想到過去老是到處逃竄的沈洛年就這樣毫不講理地砍了過來,一愣之間,只見沈洛年手中雙翼揮動,眼前一片黃色光影翻飛,處處都是刀影,根本不知該如何招架,只好學不久之前的計表一樣揮動長戟,對著那片刀光轟了下去。
兩方一接觸,沈洛年當下把十八撩亂的“千針”、“滾珠”、“飛砂”……一連串轟出,他也不管啥時該用哪招,就這麼埋頭砍將過去。
只聽場中一陣炁勁碰撞聲連番炸起,計羅被殺得左支右絀、毫無還手之力,不斷往後飛退,終于在沈洛年一招由上而下的“垂瀑”轟擊下,重重摔下地面,雖然終于站穩了身子,卻已經顯得有些狼狽。
想靠著亂砍打贏還是不大容易,而且這次對方卸力十分小心,連武器都砍不斷……同樣的招式果然不能用兩次啊!不過炁息與本命結合之後,出入運用時,似乎更自在快速了?沒想到還有這種好處。
沈洛年正考慮著該用什麼其他辦法時,耳中突然聽到紅離的聲音:“比試結束,我方認輸。”
場中兩人同時一愣,轉頭看向紅離,看著紅離的目光,計羅先是有一絲不服氣,但隨即想起原先的計劃,終于還是閉上嘴,退了下去。
盤成一巨大蛇陣的紅離,早就見識過沈洛年的功夫,但也萬萬沒想到計羅竟是毫無抵抗能力,而王公曾交代過不准找此人麻煩,想必有特殊原因,這一仗既然有敗無勝,又何必再打下去?否則傷了哪一方都不好,當下不等計羅認輸,直接停了比試。
接下來事情就簡單了,葉瑋珊客客氣氣地將聘禮退還,四方看熱鬧的妖仙們逐漸散去,沈洛年正等著把眾人送下浮島時,突然空中傳來一陣清朗的聲音說:“諸位且慢。”這聲音雖然不大,卻又清楚地傳到眾人耳中,頗有些怪異。
眾人紛紛抬頭,尋找聲音的來源,只見一個腰懸長劍的黑袍褐發壯漢有些詭異地閃現至浮島上方,朗聲說:“選日不如撞日,恰好今日人族之王與山口鎮主皆在此處,本仙有一事相詢。”
從剛剛那一下出現的方式,敖封已經知道眼前出現的八成是某族天仙,他不敢怠慢,往上方施禮說:“仙長有何指教?”
那黑袍壯漢有著一張不怒自威的方臉,下巴滿是濃密的鬈曲胡須,鮮明深刻的五官雖稱不上俊美,卻也頗有一種粗獷的吸引力。他收起微笑,肅然說:“這兒離尸靈國度如此之近,卻有數百萬人族聚居……你們難道不怕出意外嗎?”
這個問題自然得問人類之王,敖封目光轉向葉瑋珊,讓她自己回答。
葉瑋珊踏前一步,往上方施禮說:“啟稟仙長,人族被部分妖族視為仇敵,聚居于此只為自保,若貿然遷居,只怕反而引來滅族之禍。”
這當然是台面上的說法,其實虯龍族也不是沒和人類商議過此事,只是一直沒談攏……大家都知道,雖然人族一向撇清和尸靈的關系,但尸靈之王畢竟出自人族,這才一直沒打人類的主意,若人族當真受到滅族威脅,尸靈之王想必不會反對把這數百萬人族通通化作尸靈,到時的尸靈之王,有誰能擋?
若說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人族滅殺乾淨,以免被尸靈利用,又似乎太傷天和,這種事虯龍族也做不出來,何況就算天仙出手,人類只要通通往息壤城的地下躲,一下子也殺不乾淨,到時只要混入幾個尸靈,豈不是得不償失?這才是虯龍族一直不敢強迫人族搬遷的原因。
“不就是犬戎族嗎?這事容易解決。”黑袍壯漢朗聲笑說:“只要你們願意,人族可于東陸擇一無人處建城遷居,我保你們千里之內、百年太平,犬戎不敢犯境。”
眾人一怔,有天仙出面,犬戎族想必不敢不聽話,千里地境更足夠人族生養,更可以趁此在道息豐沛處鍛煉茁壯,百年後能抵擋犬戎族的人類必定比現在更多,到時若還不能自保,也怪不得人……但怎會有這種好事?天仙一向少問世事,怎會有人突然願意花百年時間守護人族?
葉瑋珊微一沉吟,朗聲說:“仙長如此大度,不知我族……該如何表示謝意?”
“沒有任何條件,就當為了剿滅尸靈,出一份力吧。”黑袍壯漢微微一笑,往外飄身說:“人族之王,若有遷徙之意,可直接與本仙聯系。”
“仙長如何稱呼?”葉瑋珊忙問。
黑袍壯漢周身炁息一漲,倏然飛出老遠,只聽遠遠傳來一聲:“應龍——黑石。”話聲未落,那黑袍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黑石!沈洛年和狄韻卻不禁驚疑地對望一眼,這壯漢就是赤濤口中最偉大的應龍、天仙黑石?他到底打什麼主意?
《噩盡島Ⅱ第九集》完

下集預告
噩盡島Ⅱ10 8/11台北漫畫博覽會首賣!
黑石詭計,存亡之戰!?
天仙黑石的陰謀,竟使人類將面臨決戰危機?
鳳凰之外尚有四大古仙,更有神秘的仙府傳說……
道息炁息難以兼容並行,
沈洛年陷入危險的散功抉擇……

上篇:第九章 豔名遠播     下篇:第一章 愛偷聽的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