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六十六章 日月齊飛撒輝煌  
   
第六十六章 日月齊飛撒輝煌

玄幻此時身陷陣中,一股滯澀感縈繞周身上下,天旋地轉,仿佛身處漩渦之中.無量重壓,包裹所有,他連抬手都十分困難."果然不愧是能夠畫出八卦的神聖."他試了一試,單憑月精輪,就想破此時伏羲主持的大陣,卻是困難.動念間,明晃晃,亮灼灼,日精輪,就從虛空中來.日月環繞,在玄幻四周破出個三丈方圓的空間,他這才能行動自如.

陣外伏羲,把一切盡收眼底,眉目不動,心湖起波.前文道,洪荒之中,靈寶有數,分潤之下,更是少之又少.若再能得上一件位列先天的,就該感謝天地了.玄幻手中月精輪,旁人或許瞧不出什麼蹊蹺,但是他有伏羲琴在握,自然是一目了然.看上面充裕的混元之氣,不輸他看家寶貝,分明就是一件頂尖的先天靈寶當面.沒想到,玄幻轉眼間,居然又拿出了一件,而且同樣的不凡!陣中日月交彙,憑空出現許多的造化靈氣,竟生生讓這圓潤的陣法滯澀起來."此人不過太乙金仙,究竟何來的氣運,怎會有如此福緣."伏羲心中思量,居然任由玄幻在他眼前使起了手段.

玄幻嘴角扯起一絲微笑.他身處陣中,一切都感知得清清楚楚.自家法寶一現,阻隔陣法運轉,伏羲居然一點表示都沒有.伏羲這麼做,對他來,就意味著最大的支持.雙臂上下翻飛,日月斗轉,玄幻周遭三丈范圍自成世界.起初那般移轉山岳的大壓力,再也尋不到蹤跡.玄幻遇山翻山,逢水渡水.轉眼間,就來到這陣法門戶所在,閃身出現在眾人面前,盈盈笑道:"道友可是滿意了."江州坊市一方,盡皆驚駭莫名!有誰能想到,太乙金仙竟然能夠在大羅金仙操持的陣法下安然無恙!其中尤以辟家三兄弟,和那城牆上的那個軍師最甚.他們才是這坊市最直接的執掌者,現在玄幻從伏羲布下的陣法中闖了出來,他們還能如何找回面皮.看著前面盤坐著的濤,鴻二巫,正自哈哈大笑,他們心中那個咬牙切齒,恨不得把這兩個幸災樂禍的家伙生吞活剝了才好.

玄幻此次之所以能勝過伏羲.一來,是因為他常年浸淫陣法,又有洪荒四大絕陣之一的周天星斗大陣在握,兼之俯察天地,觀山河流動,萬物生長,所以在此道上,穩穩壓過伏羲一頭.二者,玄幻有日月精輪傍身,先天靈寶,都有改天換地,神鬼莫測之能,他仗此破陣也不出奇.此外,伏羲大神出力不出功,看似來勢洶洶,卻也未真個下手.如若不然,憑他堂堂大羅金仙,永琱ㄦ尷漱H物.就算玄幻手上有這祖神盤古眉毛所化的日月精輪,想保住這具化身,不得今天是要費些手段的.對于自家能夠成功出來的原因,玄幻那是門兒清.起初一副狂傲之態,都是他想試探,這伏羲大神是否和萬萬年的傳誦一致,謙和仁厚,才好決定他下步棋怎麼走.在那陣中行走一番之後,自然心中有了主意,所以才有了這出.一離陣,就語變化,口稱道友,完全改了模樣.

"道友大才."伏羲了句不痛不癢的話之後,就拿他洞徹塵世的眼睛,直視著這奸猾的龍蛇,其意幽深,神光澈澈.玄幻行徑,隨心而為,他自己覺得環環相套,絲絲相接.可在外人看來,卻透著和洪荒神魔的不同,不能以常理度之.想想也是,就算此時眾多的神魔,于修行之中,純化心念,參悟自然,動念間,就是無窮無盡的推演.可是玄幻前世早已在萬丈塵中打滾,所見所思,光怪陸離,雖沒有這洪荒天地中的神通術法,但卻是這無數的大能巨擘,怎麼都無法想像的.且在祖神開辟天地之後,造化玉碟破碎,而天道不全,茫茫無盡之處,四九天道混亂,還要等到道祖以身合道之後,一眾仙佛神聖才能洞明世事,坐臥洞府之中,覺察億萬里之外,算無遺策.所以現在,任是有再大的神通,若沒有那一絲一縷的聯系,就別想演算世事.此時伏羲把江州一方天機都納于神念之中,遍查眾人.可是玄幻連帶著云水,南極居然都是無跡可尋.明明立于眼前,卻沒在這天機中出現,叫他如何輕下決定."此道委實不簡單."

也是伏羲秉性如此,換了旁人,對于玄幻的叫囂行為,只怕早已讓他灰灰了去.殺人奪寶都來不及,哪還容他再多半句廢話."伏羲道友謬贊了.區區不才,能破道友陣法,全是仗了手里的利器,比不上道友胸中溝壑,掌中天地啊."得謙虛,玄幻打定主意,今日是要和伏羲攀上交.只是伏羲臉上,神色不動,彷佛全沒在意.他不接話,玄幻卻沒就這樣干在原地.隨手一揮,金陽,銀月都歸于身後,撒下無盡光華,在坊市前的土地之上掃過,剛剛千瘡百孔的境況都複歸完好.日月交泰,造化生也,此時圍在四周的生靈也都得去了好處.濤,鴻二巫,精力恢複;辟家三兄弟,創傷不在,疼痛皆去,隱隱間,更好似修為突破在望."此間事,都是因為貧道戲而起.妄念發生,貧道之罪也.如此彌補,但願可平息眾位心中的無名之火."

玄幻的大棒加甜棗政策,耍得是越發熟練了.就連這剛剛被他打生打死的人,都能玩得起來.辟家三兄弟初聽這話,心頭火氣燒得更旺.好嘛,自家丟盡了顏面,讓人戲耍好久,現在玄幻就這樣輕描淡寫,要把這事揭過去.怎麼,自家兄弟都成什麼人了.可是,那個高立云頭的,笑眯眯的家伙,卻不是他們兄弟能夠奈何的.滿腔怒火,單靠他們,是怎麼也發不到玄幻身上去.所以,這兄弟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伏羲所在.玄幻此時能夠和他們輕細語,全是這尊大神的功勞.雖然剛才,玄幻從伏羲陣中全身而退,可這其中定有蹊蹺.要不然,這囂張的道士,絕沒可能給他們這般好臉.現在,只能指望伏羲給他們撐腰了.

可是片刻之後,他們就注定失望了.被他們給予所有希望的伏羲,在聽了玄幻的話之後,微微頷首:"道友手段獨到,不錯,不錯.""些許微末道法,不敢當大家之,道友笑話了."洪荒首重面皮,乃是不變之真理.本來這江州坊市之事,根本就沒掛在他伏羲心上,要不是玄幻輕輕松松得就把他布下的陣法破了,哪怕是這坊市被玄幻拆了,他也不會出面.一番試探,他沒能困住玄幻,可是人家一出來就當著所有人自貶,還順帶這抬高了他伏羲的陣法造詣.現在還能看在他面上,收拾好了這江州坊市的爛攤子,給足了他面子.再繃著,就是他伏羲矯了.

"不知伏羲道友,可有空暇.""貧道原本就是閑云野鶴,此次來這江州,也全是受人之托,不過事都已辦完,此時倒是無事.""幸甚幸甚,既如此,就讓貧道好生招待道友一番,略盡地主之誼可好.""道友有此美意,貧道當然是卻之不恭了.""道友真性也.如此,就請來我這船上駐足一番,嘗嘗我自家的茶水."這兩人一場對話,讓天上地下的人,都沉默了.辟家三兄弟傻眼了,這指望去得委實太快了,快得他們都沒反應過來.濤,鴻二巫無了,他倆就是為了給這坊市找不自在,才不惜以身體做本,眼看這熱鬧馬上就大了,沒想到轉眼歸于平靜.這都是些什麼人啊,做事比他們還沒譜.

玄幻放出中法寶,青青綠綠的船兒,星星點點飄灑出的剔透光華,看得伏羲就是一喜.他本逍遙人,玄幻座駕正和其心意."道友請."玄幻欠身領著伏羲上船,分坐幾兩旁.有云水童兒,隨侍在側,燃氣烹茗;有南極仙翁,心坐著,聆聽仔細.這筏子,就這樣載著幾人,懶洋洋得從眾人身前緩緩而去,和它主人竟是一般的做派.濤,鴻二巫相視對望,再打量了下烏云蓋頂的辟家三兄弟,忽的高聲呼道:"道長慢行,可否讓某家兄弟二人同去."就見天上,落下竹葉一片,長約丈許,停在了他二人面前.兩者斜睨了辟家兄弟一眼,哈哈一笑,齊齊跳了上去,追著玄幻就此離開.看得辟寒,手中長戈緊了又松,松了又緊.可是,此時誰又關注得了他.眾人眼里心里,都是那兩道藍色的身影,揮散不去.

上篇:第六十六章 日月齊飛撒輝煌     下篇:第六十七章 星河一道入神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