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蛇巫談玄機  
   
第一百二十二章 蛇巫談玄機

一石激起千層浪!玄幻一句話,讓帝江,後土兩人,似被雷霆擊中,木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就連剛剛玄幻在帝江神通之下,安然無恙的況,都忘記了.

"二位祖巫,不是想知道,如何才能帶著自己的族人,在域外星空中,來去自如嗎.怎麼,現在貧道,將這答案無償奉送,二位還不敢接下了."玄幻淡淡笑著,一如清風,捉摸不透.帝江那突然的一招,運用空間之道之嫻熟,玄幻自詡,差他甚遠.可玄幻卻也有自己的手段.早在帝江掏出自己的那柄虛刃的時候,玄幻就已經在他面前,使出了自己的天賦神通!那無盡的鞭打,是事實;可那被帝江定在空中的影像,卻都不過是玄幻讓他看見的幻象罷了!在他放開了手中虛刃之後,玄幻早已脫身離場,看著他耗費精血,打出那跨越空間的必中一掌.但玄幻也不得不承認,這次帝江若不是遇到了他,換了什麼人來,這一掌,都只能硬抗,躲不過去!

玄幻忽然拋出了手中拂塵,變成一條銀白的匹練.帝江,後土二人正要戒備,卻發現那條匹練,完全沒有一絲敵意,已經朝著天上去了.不過片刻功夫,無云天際,就下起雨來.淅淅淋淋,無根之水從天而降.在兩個祖巫的注視之下,原本已經成為荒漠的方圓土地,都密密麻麻得冒出許多的竹筍來.眨眼工夫就長至數丈高下,在細雨之中搖曳.地面上,花草綻放,間或還能看見許多靈芝珍奇,哪還有方才的寂寥景象.風雨停歇之後,一道虹橋架空,就見玄幻的拂塵拖著一尾銀光,落在了他手中.這一場變化,才告一段落.玄幻踏著濕潤的草地,慢慢來到帝江兩人身前:"二位祖巫若是無話可的話,貧道可就告辭了."

帝江今天的心,絕對是他有生以來,變化得最快的一次.激動,憤怒,吃驚,諸般種種,不一而足.對于眼前這個翻臉和翻書一樣快的道人,他根本沒有了一點辦法.用盡力氣出手,卻擊打在了空處.恍然間發覺,他在一現身之後,就好像個木偶一樣,被玄幻手中一根看不見的絲線牽著,做出了超出他自己預料的事.那張微笑的臉,看在他眼里,他真有一種撕碎的沖動.可是沒辦法,主動權始終是掌握在人家的手里.想要知道那秘密,就只能按著玄幻畫定的劇本走下去."先生留步.既然先生都已經把話了出來,還請完.我巫族上下,必定銘記先生這個天大恩德."帝江也想用武力解決這件事,但是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玄幻到底是用什麼手段,躲開了他的完全空間,他不敢賭!"恩德."玄幻現在輕聲話的模樣,讓帝江恨得牙癢癢的,偏偏卻就只能這樣看著,"這倒是不必了,只希望這次過後,眾位祖巫能讓貧道有一個清修的地方,就行了."帝江眼眉挑動,死死壓住心中動手的沖動.在他看來,剛剛才被玄幻戲耍了一番,現在竟又要在這聽他語挖苦,若非已經領教了玄幻的厲害,他怎麼能忍得住!可玄幻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若這次不給帝江,後土留下個深刻印象的話,巫族還以為他玄幻是什麼軟柿子,想捏就捏!

拂塵一甩,搭在臂彎,玄幻沿襲著此前的話題:"貧道方才已經了.二位若是想要帶著族人,在域外星空中來去自如的話,太陽星上的扶桑神樹,就可達成."這話倒是不假.太陽乃周天星主,總理所有星辰.而扶桑神樹,發自太陽,生于斯長于斯.早已將太陽的氣息,熔煉在了自己的身體之中.無論樹心枝葉,都是如此.若是真如玄幻所,巫族能得到扶桑枝葉,甚至軀干,那來去域外,只不過是事罷了!只是要去太陽的話,且不駐守門戶的無數妖族,光是上面無盡的太陽神火,就能讓洪荒眾生望而卻步!"先生此,我能信嗎."帝江到底是這樣的性格,正大堂皇,不做什麼陰晦的事.心中想到,就直接出來."祖巫要知道,洪荒有一句話'信則有,不信則無’.貧道只能,真假與否,祖巫,一試便知."風輕云淡的態度,越發讓帝江心中沒底.若是真的依著玄幻的話做了,他不知道前面等著他們兄弟姐妹的,到底是萬丈深淵,還是光明前程.

"先生大德.此事事關重大,還請莫計較後土前面無理之舉,詳加解釋."後土放低身姿,在一旁問到."後土祖巫多慮了.貧道絕非那種不知輕重的人.這內中的事,貧道絕無一絲隱瞞.貴族燭九陰祖巫卜算出,在貧道這有來去域外的方法,確實不錯.但貧道也只是知道一點而已,亦都已經告訴了二位,祖巫大可放心."映襯著綿延的竹林,玄幻挺拔的身影,和那綠竹一樣,不屈不折.就這一點,後土就知道,早在一開始,他們都已經錯了.玄幻如此風骨的人,傲立世間,豈是別人能夠影響的.大哥都拿他沒有辦法,哪怕她一起上了,也是相同局面.她乃大地祖巫,按隔著這麼近,又是在地上發生的事,沒有瞞過她的可能.可是,後土還就真的沒有一點感覺,和帝江一樣,她到現在也沒想出來,玄幻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眼前的深坑已然被綠竹填滿,她卻還是能透過重重疊疊的綠色,看見那片青翠的竹葉.這所有連綿的綠色,都無法將它掩蓋.

而就在這時,一道藍光劃破了天空的沉寂,將帝江二人繃緊的神經,再次拉起.眨眼間,那藍光便墜落了下來,在三人面前顯出身形.帝江二人眼神一凝,玄幻微微笑著:"來了."卻是伏羲!"我需要一個解釋."伏羲沉著臉,向著玄幻問出了這句話."二位祖巫,此乃貧道好友伏羲."玄幻伸手虛抬,朝著伏羲一指."祖巫!"伏羲聽了這話,才轉過身過來,一眼看去,臉上沉得都能擰出水來了.將身排在玄幻身側,一手豎起,一手罩在中,欠身行禮,卻也是戒備:"貧道伏羲,見過二位祖巫."再一看,帝江,後土二人的臉色,陰沉得和伏羲有得一比了.而玄幻的臉上,那笑容扯得更開了.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禍水向東引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蛇巫談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