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一百三十章 誰都不簡單  
   
第一百三十章 誰都不簡單

大道至尊,天道至高.修士至性,人至.滾滾塵,自求超脫.

覆海,東華,兩個流傳後世的名字,竟沒想到,早在此時就有了交集.哪怕玄幻算定了,燭龍會被他那一席話煽動,也沒想到,從北溟而來的使者,竟會是和那靈明石猴混在一起的七大聖之一.臥躺青石之上,浸泡在慢慢的瓊漿芳香之中,兩人在半天云上所的話,一字不落得,都傳進了他的耳朵里.手中的玉壺舉起,一道清泉飛流,直落嘴里:"覆海,也是個人才啊."

覆海自己修為不淺,又有燭龍在背後,起話來毫不留,步步緊逼.東華只能坐在云床之上聽著,連一句反駁的話,都不出來.等到覆海最後將玄靈提及,東華已經面沉如水,雙眼闔上.覆海端起身旁的茶盞,潤了潤喉,也不催他,靜靜得坐在位上,等著一個他心中已有把握的結果.窗外云卷云舒,鶴飛鳥舞.過去好久,東華才把眼睜開,看著還是那般笑模樣的覆海,沉沉問道:"真人吧,燭龍大人到底要東華做什麼."覆海頓時笑聲再起,拍了拍手:"果然不愧是被尊上看重的人,痛快."站起身來,伸手一拂,東華面前便出現一把連鞘寶劍,被一道黑白雙色的符箓封禁著.就在這劍出現的時刻,連躺在外面暢飲舒懷的玄幻化身,手都顫了一下.

"這是."東華不知何故,指著身前古樸寶劍問道."此物乃是尊上,送給上人的禮物,上人放心接下就是.至于其他,上人原本是怎樣做的,依舊怎樣做就是了."覆海右手駢成劍指,在眉心一點,引出一縷雪白光華,便在那寶劍的符箓之上,快速塗畫起來.不過眨眼功夫,就將那符箓塗滿,只聽一聲清脆敲擊,原本無華的寶劍,瞬間放出濃濃紫氣,將這殿閣填滿.東華元神跳動,竟有被這寶劍上紫氣引發的趨勢!"此劍,名為純陽,正和上人命格."純陽!東華的純陽寶劍,竟是這樣來的.看著東華沉迷的目光,覆海微微點頭,臉上一副得逞的笑容.身影,就這樣慢慢隱去,只在這殿閣之中留下一句話:"日後,上人還莫忘了,今日的一切才好.覆海,告辭了."待得東華回過神來,發現那覆海的身影,已經到了瀛洲島邊,一步踏海,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間.殿中寶劍紫氣盈盈,一種沒來由的親密,正從那劍上散發,朝他環繞而來.東華眼神變幻,終于還是歎了口氣,伸手扶在純陽寶劍之上."何時,我才能真正逍遙,不為這些事煩惱."

在東華將手放在純陽寶劍上時,一股紫氣,奪天而出,直接沖撞在這島外天空的陣法之上!可島上能看見的,除了玄幻這化身之外,連東華自己都不知道."這些混沌時期留下來的老家伙,果然個個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竟然來這一手."玄幻化身,久久注視著那越來越強盛的紫氣,心中誹謗.純陽此劍,對東華的重要性,不而喻.君不見,東華轉世之後,拜在太清門下,道號便是純陽二字!玄幻在帶東華進到瀛洲島後,便一直在為他找尋著這把寶劍,可是十二元辰遍查天地,連妖族寶庫都去了無數次,也沒個消息.他還在想,是不是在那場大戰之後,被道祖收去了.沒想到,這劍居然會在燭龍那里.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玄幻話引燭龍,燭龍居然和他不謀而合,都選到了東華身上.玄幻是先知先覺,知道東華此人日後的發展,但燭龍絕沒有他這般的作弊似的眼光.而且,還能正好拿出純陽,這柄正和東華命格,大漲其氣運的先天靈寶來.這里面要探究的事可就多了."別在高估了自己時候,還別低估了別人啊."玄幻化身一躺,拿起玉壺就朝嘴里倒去,再不去管那已經堆積成了漫天云彩的紫氣."鬧吧,鬧吧."

蓮島竹林之中,玄幻,伏羲,燭九陰三人,席地而坐.旁邊金玲隨侍,看著這三人,已經沉默的好些時辰.連茶水都續了好多遍,三人竟然一句話都沒.就在她想象,到底要求玄幻,把她手里的荷葉煉成什麼樣的法寶的時候,玄幻終于開口了:"金玲,去我屋里,把桌上那盞燈拿來.""是."金玲踩著碎步就朝不遠處的屋舍跑去.伏羲微微一愣,現在玄幻要把那燈拿來,大抵也就是和燭九陰相關,可他卻看不出兩者之間到底有什麼關系."祖巫今日上門,可是對貧道前些時候的話,有甚懷疑.但無妨."拂塵一甩,玄幻打破僵局.燭九陰淡漠的性子,在外人面前也沒什麼改變.慢慢道:"對于道長的話,在下沒有一點懷疑.今天來道長府中拜訪,只是在下想看看,一直被族中重視有加的玄幻道長,到底是怎麼樣的風范."玄幻雙一揚,打開兩邊:"當面見到真人,祖巫可是失望了.""不是.今天得見道長真容,在下覺得,族中所有人,包括我在內,都看錯道長了."燭九陰話,仿佛是從遙遠時空吹拂過來的風,讓人感到無止盡的滄桑."哦."玄幻微微一笑,和燭九陰沒有半點表的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願聞其詳.""這一片水澤,浩淼煙波,霧蒙蒙,水朦朧.甯靜致遠,實在是洪荒之中,少有的妙境.就像道長給人的感覺一樣,獨立世外,逍遙修行."若不是在場的,除了燭九陰之外,就只有他和伏羲兩人,玄幻絕不會認為,燭九陰是在和他話."可此處水澤的位置,正處長江祖脈咽喉要道.道長的心思,絕不是看起來的那樣簡單."斗轉直下,讓玄幻在一日之間,接連被驚到兩次.一次是燭龍的手筆,一次就是現在面前這位祖巫出的話了.世間的事誰能得清,他當初選在云夢之地開府,只不過是貪圖此地的漫漫水汽,沒想到就這一點,也會給他帶來麻煩.旁邊伏羲手中的茶水都灑了,看來被燭九陰的話驚到的,不止他一個啊.

"貧道想聽聽,祖巫認為,是怎麼個不簡單法."可若是就這樣敗下陣來,他也不用混了."洪荒兩條祖脈,一為黃河,一為長江.都是我父神身上,精血通行的道路所化,貫連著洪荒的氣運.一榮皆榮,一損皆損.道長云夢仙府,扼守祖脈咽喉位置.洪荒無量氣運通行,道長得的好處,早已是無盡了吧."燭九陰出的話,比玄幻當初唬人的時候的,都要來得厲害,但他卻就像了一件無關緊要的事一樣,沒一點變化,始終板著個死人臉."祖巫笑了,貧道開府在此,不過恰逢其會,哪知道這里面有這許多的頭."玄幻完之後,就發現多余了.別旁邊伏羲,就連已經把他屋里那盞燈拿來了的金玲,都是一副不信的樣子."我做人真就這麼失敗啊."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今日在下出,道長就該知道這里面的牽扯."燭九陰完之後,空洞的眼神之中,第一次出現了不一樣的色彩,"此地之重,關乎洪荒眾生,道長現在還是要那個章程出來才行."玄幻眼神一凝,看了一眼桌上已經擺著的燈盞,心中感慨,"雖然你沒安好心,但我今天不想再打了.不過,要將我的軍,沒那麼容易."

上篇:第一百三十章 誰都不簡單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早知世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