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早知世間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早知世間事

時間與空間,本就是世上,兩個最無解的不安定因素.玄幻因著各種原因,在空間一途上,雖然比不上帝江天賦精深,卻也頗有領會.但這時間一道,根本就是完全不知曉,所以燭九陰和燭龍,這兩個,以時間之名傳于世的神魔,在他眼中,也是不安定的因素.果不其然,這兩人就在同一時間之內,讓他吃驚了一場.

燭九陰的話,在他聽來,大抵也沒什麼威脅性.哪怕他話里話外透著的不善意味,到底也只不過是對他的一番試探罷了.看著燭九陰望來的眼神,玄幻嘴角依舊能掛起一絲笑意,反擊將在此時開始.

"今日得見燭九陰祖巫,貧道才知,盛名之下果無虛士.祖巫不愧是巫族之中,足以和傳承了盤古靈慧的帝俊,相媲美的人物.""父神靈慧."或許是十二祖巫的通病,但凡提到祖神盤古,總會有那麼一絲不同尋常的表現.聽到玄幻贊揚的話後,燭九陰臉上,竟然隱隱出現了那麼一刹那的不屑.玄幻心中暗笑,任你手段通天,也逃不過這桎梏."貧道這一方僻水,原也有其他人見過,其中就有那位太陽神宮之主,不過,他卻沒能有祖巫這麼多的道.今日既然恰逢其會,得祖巫親至云夢,那貧道就厚顏一次,想請教祖巫,一個困頓貧道許久的難題."燭九陰心中一哂,在他看來,玄幻如此話,不過是想找回剛剛的面子.雖然前面用了帝俊來做鋪墊,也掩不住里面隱含的火氣."但無妨."就見桌上燈盞忽然一亮,昏黃的燈火,在這個太陽高懸的時刻,也能清晰看見.玄幻拂塵一甩,那燈盞便慢慢飛起,落在了燭九陰面前.伏羲心中一笑:"果然啊."

燭九陰看著面前燃起的燈火,雖然知道內中定有名堂,可卻完全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玄幻葫蘆里賣的什麼藥."此燈不過平常,只有里面那一點靈火,還有幾分頭."玄幻拿手一指,燈中的那朵星火,便慢慢升騰起來.剛一離開燈罩,在場兩人,伏羲,燭九陰瞬間就變了顏色!"這!這是!"伏羲滿臉震驚,卻面不移,眼不動,將那不可置信的心壓下.而燭九陰完全變了自己超然模樣,霍然起身,久久凝望著那漂浮著的點點星火,已然不出話來.金玲奇怪,難道自己拿來的,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可她怎麼就沒有一點感覺啊.轉過許久,燭九陰凜冽的眼神射來:"此物,何來."玄幻的表現,就像自己根本沒有料到,這東西會讓他兩人如此驚訝一樣,完全撇開了自己成心算計燭九陰的可能:"這燈火,是貧道偶然所得,一直以來,都沒能看清,所以便擱在了屋里.今日得見祖巫,才恍惚發現,這燈火之上的氣息,和祖巫有幾分相似.所以,就拿了出來,讓祖巫鑒定鑒定.莫非,這燈火有什麼不妥."伏羲嘴角抽抽,只有他知道,玄幻的話有多麼唬人.

不妥!簡直太不妥了!這盞燈,原本就是伏羲閑暇之時,用這竹林里的竹子,隨手編成的.編成之後,玄幻他屋里還差這麼個物件,便拿了過去.他還在好奇,玄幻打算怎樣拿這東西來糊弄燭九陰,沒想到竟是玩這一手.那點燈火,起初還沒察覺,一出燈罩,便散發出了一股燭龍的氣息!"這家伙是什麼時候做的!"伏羲震驚之余,也完全想不出,玄幻是什麼時候,收斂了那位巨擘的氣息.

燭龍,燭九陰.二者之間,太多相似.若非玄幻已經清楚知道這兩者之間的絕對差異,都會以為,二者根本就是一個人!他一直以來都在奇怪,一個混沌魔神,一個盤古後裔,怎麼就那麼巧,竟然會擁有了同樣的天賦神通!可哪怕他將後世聽聞過的所有傳,和一直以來知道的洪荒秘聞聯合起來,都沒找出一點線索.但是,他卻堅定一點,這兩者之間的關系,絕對不同尋常!在燭九陰上島之後,他一直思考的事,就是要在這位祖巫面前,展示一下燭龍的氣息.燭九陰會怎麼出招,他根本就沒在意過.他知道,只要在自己,把那次見到燭龍之後,用遮天之法,收集起的氣息拿出來後,不論什麼,都會不再重要!

燭九陰一直以來,都清晰的思維,在感受到燭龍的氣息之後,徹底得亂了,哪怕他強自梳理心神,也無法平靜下來.看著玄幻認真的神,他現在分不出,也沒那心思來分,他到底是不是偶然得到的了.在聽到玄幻的話後,燭九陰便再次沉寂了下去.過了好久,才慢慢問道:"不知道長,是在何處得到這盞燈火的.""北溟冰洋,無盡深海之中.""北溟."聽到這里,燭九陰的眼神越發渙散起來.玄幻知道,自己這一擊是命中燭九陰的死穴了.他也沒料到,燭龍的氣息會起到這麼大的作用,否則,哪還用得著聽那麼多的廢話.

林中終年不散的氤氳煙霧,依舊飄蕩.燭九陰靜靜佇立在玄幻面前,眼神始終不離那散發著燭龍氣息的星火.眾人也不去擾他,在旁邊靜等結果.待到金玲又要往玄幻干了的杯里斟茶,燭九陰才又開口:"不知此物,可否讓在下帶走.""哦."玄幻面色驚奇,"祖巫可是已經知道這燈火是什麼來曆."燭九陰倒是大氣,居然也不否認:"不錯.雖然不是盡知,但這燈火,于我有大用.道長若是願意,在下願以物易物,定當拿出讓道長滿意的東西來交換.""這燈火留在貧道這里,也只能拿來照明使.祖巫如果要的話,拿去就是了,以物易物,就不必再提了."

燭九陰最終還是帶著那盞燈走了,離開了云夢澤.原本上門找茬,卻不料卻是自己,倒欠下了一個人.伏羲和玄幻站在岸邊,看著金玲劃著空空的竹筏慢慢回來,才開口話:"你就那麼有把握,燭九陰會依你的心意,去北溟找燭龍."玄幻伸了個懶腰:"看出來了."轉身朝著林子走去,他做了一場好戲,現在竟然懶勁上來了."倒也奇怪,燭九陰身為巫族十二祖巫,子弟遍布洪荒,從上一量劫,便已在不周山下修行.怎麼會不知道燭龍之名.""這你就錯了.燭九陰一定知道燭龍之名,最多也就是沒有親眼見過而已.而且我還確定,他一直在找燭龍,只是燭龍隱藏得太深,哪怕他那雙神眼,看遍了天地,也找不到罷了.""那他這次有了你的指引,就一定能找到了.""他找得到,找不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段時間,燭九陰必須離開巫族部落,不能參與到巫族的決策之中."伏羲用手指向天空:"你是為了天上.""你呢."玄幻嘿嘿一笑,伏羲就知道,這次巫妖兩族,有得鬧了.

上篇:第一百三十章 誰都不簡單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早知世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