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殿見祖巫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殿見祖巫

巫奇回話之後,隨即從玄幻這旗幡之上,縱身躍下,落到那問話的巫族之前:"諸位,好久不見了啊!"卻原是這大長老的熟人,兩邊熱絡一番之後,幾人便相約,等巫奇見過後土之後,再一起聚聚.接著,便目送玄幻幾人離開,各自安守其職,寸步未離."大長老,一會我們就會見到貴族後土大人.不知貴族之中,可有什麼特定的禮數,別到時候,老道無知僭越,可就冒犯了.""道長不必如此,我族之中卻沒那許多的規矩.而且後土祖尊心慈仁善,對我們也都沒什麼要求,道長平常心足以."直到已經能看見那綿延恢弘的巫族祖地,玄幻才慢慢降下旗幡的速度,看著前面巍峨不周,玄幻雙眼一動,穿云入海,好像都已經能看見那個隱隱約約的身影,正站在不周之巔上,注視著他,搖了搖頭.玄幻雙眼之中,卻始終透露著堅定不移的意思,回過頭朝著身後問到:"大長老,不知後土大人的神殿在什麼地方,老道不認得路,還要你來指指路才行."耳邊一聲無歎息,卻根本無法撼動玄幻的決心.

巫族乃天地濁氣之身,所以身子沉重,除非身具翅膀,否則根本無法行飛騰之事.但畢竟世事無絕對,巫族天生又有龍蛇相伴,這龍蛇,卻是天地之間,一種專為巫族所生的靈種.發自巫族血脈之中,不同于洪荒其余龍蛇之屬,似生靈卻非生靈,似法寶卻非法寶,寄居巫族身體之上,同生共死!靠著這靈種,那些沒有翅膀的巫族,才能飛得起來.只不過,想要在天地之間來去自如,卻就要達到那個地步的修為才行.

順著巫奇所指的方向飛行,一路過來,祖地之中的巫族,對于這個載人飛行的旗幡,只是稍稍打量了一眼之後,便繼續各自的事務去了.洪荒千奇百怪,要不是因為上面那個還在兀自喧嘩的濤的話,這個平平常常的法寶,根本不會引起眾人的注意.在隔著後土神殿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巫奇便讓玄幻把旗幡收起來,眾人都降到地上,步行而去,以示恭敬.一落地,便有和巫奇相熟的人上來招呼,當得知巫奇是為了求見後土,才回來的事之後.那人便把巫奇往自己家里拉去:"走,走,走!後土祖尊現在還在中央大殿沒回來,先到我家去休息休息.咱們好久沒見了,可得好好聊聊."巫奇身子一頓:"在中央大殿?今天又沒到年祭的時間,祖尊去那干什麼.""眾位祖尊的事,又豈是你我能夠知道的.不過,來也是奇怪,這一段時間,就連其余各位祖尊,也都沒回自己的神殿,一起在中央大殿里待著,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事.""眾位祖尊都在大殿?"巫奇聽到也是不解,"那後土祖尊什麼時候能夠回來.我這次可有要事在身,必須得稟報祖尊,否則的話,我們那部落,可能就只有全族搬遷了.""啊!出了什麼事,搞得這麼嚴重!""一時半會兒也不清楚,我現在就到中央大殿去,看能不能見到後土祖尊.""那好!你快去吧,別耽擱了大事."巫奇認真起來,還有點雷厲風行的意味,毫不拖泥帶水,帶著玄幻和濤,就直接調頭."長老,眾位祖尊怕是有大事商議,才會都聚在大殿之中沒出來.咱們現在就這樣去的話,會不會打擾他們,而且還見不到祖尊的面啊."就連濤都能意識到這個潛在的可能,巫奇又哪能料想不到呢.不過,此時干等下去,終究不是解決之道,見與不見那是一回事,去與不去,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穿過無數的屋舍,玄幻在巫奇的帶領之下,終于第一次近距離看到了巫族之中,最為莊重的中央大殿!中央大殿,不比各個祖巫的神殿,所以四周自有一群群的身著簡單甲胄的巫族勇士,來回巡邏.巫奇平複了一下忐忑的心,示意玄幻和濤兩個在原地等著,自己慢慢得走上前去.也是他運氣,今日在殿門之外守衛的,居然就有後羿在,只不過很明顯,後羿不是首領之人.因為他正落後一步,跟一個氣勢洶洶,不怒自威的大巫著話,神色崇敬.就在他轉頭的瞬間,忽然就看見了正在靠近的巫奇.告罪一聲,便朝著巫奇迎了過來:"巫奇.你怎麼回祖地來了.""後羿大巫!"看見是熟識之人,巫奇總算是看見了一點希望,"後羿大巫,江州部落出事了!我這沒辦法,才回祖地,想面見祖尊!""出事了?出了什麼事!"後羿作為當事人,對于江州一地發生的事,都親身經曆過,自然也曉得,內里牽扯著那個,已經在所有祖巫那里,都掛了號的玄幻道人.咋一聽江州有恙,也不僅心里一抖,生怕出點事,讓剛剛轉好的局面,又被打破.

巫奇組織著語,將部落之外的綠竹中,發現巫族本源土氣的事,一一給後羿聽.接著,便又把玄幻的那套五行之論,照本宣科得講了出來.聽完巫奇的話,後羿心中也捉摸不定.五行之論,他雖然是比巫奇知道得多一點,可這多得,也極為有限.聽到這般似是而非的轉述,立時被繞了進去.將手一揮,截然問道:"那,那頑石老道可曾解決之法.""了."巫奇點點頭,"正是因為他的解決之道,我和族長才不知如何決斷,只得來祖地拜求祖尊.""怎麼的.""那老道,只要把那些綠竹全都砍了,斷了木氣之根,就可完結此禍.而且,如此之後,我族在江州一地,少了這麼個壓制,土氣旺盛,獨霸一方,勢頭定然沖天而起,好處頗多.""嗯."後羿瞬間雙眼圓睜,朝著不遠處的玄幻看了過去,見這老道鶴發童顏,手中打著一杆旗幡,第一印象卻是好的."這老道,可知你們門口那竹林的來曆."後羿沉聲問到,這綠竹可不是那麼好動的.天知道那個翻臉像翻書一樣快的玄幻道人,會不會因為這件事,就和巫族再次鬧出什麼名堂來.那可是在帝江,後土兩大祖巫都在的況下,依舊敢直接動手的強人.

"就是這點,我們也拿不准啊.要是他不知道那竹林的來曆,也就罷了,可要是他知道,還偏偏要這麼的話,那這老道就蹊蹺了.而且,這老道修為不弱,我和巫文在暗中試過,只怕集結我們江州所有的力量,都把他拿不下來.所以,他一開口要跟著我們一起來祖地,我們就順勢答應了下來.畢竟到了這,他在怎麼樣,也只能任憑我們處置了."後羿思忖半天,摸了摸光潔無須的下頜:"那些綠竹會吸收本源之氣,此事可是真的.""真的.""好,那你便在這等等,我這就去殿內通秉,看看祖尊的怎麼.""好."

看著後羿轉身朝殿內走去的身影,玄幻拂拂長須,臉上滿是笑意.那兩人的對話,他都一字不落得聽在了耳朵里.還以為巫文和巫奇兩個能打出什麼樣的主意,卻就只是這麼個淺顯的算計.不過,現在,到底是誰.會任憑誰處置,還不一定呢.

上篇:第一百五十章 再臨不周山     下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幡畫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