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二百六十四章 玄幻亂算計  
   
第二百六十四章 玄幻亂算計

帝俊在聽到了從那筏子上傳出的清越聲音之後,雙眼神光一凝,便是一道太陽神火降下!轟在了那筏子四周忽然出現的光幢之上!海面上,瞬間就傳導出一股熱浪來!筏子停在海面不動不搖,外面護持的光幢也沒有一點異狀.可受此一擊之後,云水和翠竹兩個,當即就把筏子駕到了半空之上,飄在玄幻身後,和帝俊對面而望.

翠竹面沉如水,要帝俊不認識玄幻的座駕,打死他都不會相信!那帝俊此舉,分明就是在冒犯玄幻威嚴,挑戰云夢澤的底限了!他對于帝俊的觀感,當即就跌入了低谷!"我家老爺向來到做到,這一點,難道帝俊宮主是忘了不成."他卻沒在怕這位麾下有億萬妖眾的天庭之主!"本宮大開三十三天,修建天庭,為鴻鈞老師宣揚無上天道威嚴.便是玄幻道友現在親來,也都要對本宮禮讓三分.況且你兩個不過玄幻道友門下童子,居然敢對本宮口出妄.本宮今日出手教訓教訓你們,想必就是你們老爺知道了,也都不會一句錯."看著眼前翠竹淡然的樣子,帝俊心中卻是不痛快極了!玄幻就是擺出了這麼一副神,做出那許多事,讓他心中糾結了數萬年之久!自玄幻之始,誰若是在他面前掛著這副神,他向來都恨不得把那人的臉撕碎!

"哼!"雙目一睜,帝俊劍指一揮,便又有一朵斗大的太陽神火朝著那在風中載沉載浮的筏子燒去!方才那一擊,也讓他試出這筏子不是什麼隨便砍了幾根竹子編織的貨色.不過,在他想來,這筏子若是在玄幻手上,或許就是天上地下都能去的絕世利器,可現在是被云水和翠竹兩個駕馭,又能擋得住幾下!他今日倒是真的想把這兩個子,連著東華的弟子一並教訓了!

只不過,他今日的打算,是注定要落空了的.且不玄幻化身就在這筏子左近,單是那筏子之上附著的法力,就已經足夠帝俊死命轟上年許,都不會衰竭的!只見那光幢之上陡然亮起無數符箓,直接就把那打來的太陽神火湮滅!除了熱浪比方才要大了許多之外,依然半點也不能奈何這晶瑩的光幢!

"帝俊宮主好個威風!"云水把手中竿子一立,站在船頭,腦袋一揚,配合著對面漫天的妖族巨船,和那無數的妖眾,卻還真有點後世悟空獨占十萬天兵天將的架勢!只不過,那時的托塔天王不是現在的帝俊,而那些天兵天將也不是現在妖族的百戰而出的雄兵!云水所面臨的壓力,卻是要比悟空大了不知多少!"宮主不僅將我家老爺之視若無物,竟然還不顧身份,以大欺.將出去,天庭的名頭,在洪荒中又不知會大多少了!"玄幻卻沒想到,云水竟還有點毒舌的天分.在帝俊出手以來,他就站到了旁邊,任由這兩個的表現.這漫天的妖族,在他看來,已經成了幫他磨礪自家云夢一脈弟子的工具了!

"好個牙尖嘴利的輩!果然是你家老爺一手調教出來的!"帝俊直到今時今日,依舊還對在玄幻那里吃的虧記憶尤深!尤其是玄幻的那張嘴,每每在他慘敗的時候,就又在他心上再砍上一刀!完全是殺人不見血!"漫今日玄幻道友不在,就是他在這兒,本宮也要讓你們這些輩知道知道天高地厚,免得日後碰上其他同道,丟了玄幻道友的面皮!"天上戰鼓一擂,帝俊劍指一揮,便有一把絢爛的星辰劍氣落下!"轟!"

經玄幻祭煉的東西,便是沙石也都會變做精金!看那青兕,青牛兄弟兩個,不過是撿到了玄幻給自家煉制的茶具,便當作了天賜靈寶一樣珍惜,就可以知道云夢澤中的一應物事的不凡了.這兩位作為北溟坊市之主,又得帝俊兄弟倆看重,絕不是身無法寶的人物!眼界也不差,可依舊把那玉杯當作身上最珍貴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蓮島上這幾個的,不敢隨便把島上器物帶出云夢澤的原因所在!這筏子既是伴隨了玄幻好久的座駕,內中玄妙,早已是後天靈寶之列.現在又得玄幻無邊法力加持,帝俊以為一道星辰劍氣就能教訓到里面眾人,簡直可笑!

依舊是無數符箓幻滅,星辰劍氣也隨之消失.那筏子停在空中,連一點晃動都沒有!帝俊就算再傻,也看出了這筏子混沒有他想的那樣脆弱.看著船頭翠竹淡然,云水漠視的神,一時之間,帝俊卻還有點騎虎難下了!他絕不像他的那樣輕視玄幻.尤其是他現在成就准聖之後,更知道當年玄幻隨手就能把他兄弟倆打敗,定然是早已修成如此境界!而也只有到了這一步,才知道這境界的恐怖與威勢!所以,他根本不敢將這筏子上的人打殺了賬!既然不能真個將云水他們打殺,那他自然就不能把什麼手段都使出來.可若是這樣下去,他那些隨便的手段,對這一層烏龜殼,連半點作用都起不到!

"帝俊宮主.既然這兩位友已經了,他們身負玄幻道友之意,未免下次紫霄宮中難看,宮主還是讓他們就此離去為好."聽到這聲音,帝俊瞬間就找到了讓他脫離這尷尬局面的救星.轉臉就朝著玄幻看來:"水游仙.哼!今日本宮來此,就是為了接收瀛洲島.你若是想讓本宮放過這一干輩,就自家把島上的所有陣法禁制打開,再把瀛洲到中樞交出來."玄幻一手灌酒,一手陡然在身後一揮,瀛洲之外的漫漫混沌之氣,當即消散,直接就將瀛洲勝景擺在了眾人眼前:"宮主把他們放行之後,貧道自會把這島上最後的護島大陣打開."

"你沒資格和本宮講條件!"在來之前,帝俊原本對于瀛洲島也沒多大的興致.便是聽了許多傳,也都只以為那些修士不過是沒見識過真正的仙境.他有三十三天在手,天地間何處還能比得上那被九天清氣造化出的福地!可在看見了現在被一層朦朦光罩之下的瀛洲島後,帝俊當即就改變了念頭!無邊落英繽紛,巨木參天!無數的仙草靈藥!一條寬闊的河流從島中央的玉山之上發源,在島上蜿蜒流轉,潤澤萬物!雖不比三十三天的壯闊,可卻有另一種不輸三十三天的鍾靈毓秀!"這仙島,合該被我天庭開辟成別府,駐守四海!"

帝俊話音一落,玄幻直接再把手一揮,瀛洲島上的一切,就又被漫漫的混沌遮蓋:"前次四海龍宮圍我瀛洲島,島主不開陣法,龍宮也只有將瀛洲之外的無量海水抽離,妄想以無盡的癸水神雷炸開島下地脈,將這陣法斷根.但此舉有傷天和,不過是葬送自家功德的尋死之路.到了最後,龍宮也沒能奈何得了這一座陣法.帝俊宮主既然神通無量,不用貧道多事,那貧道就看宮主手段了."玄幻將身一飛,就直接在帝俊面前,躺在了云頭上,又有一口沒一口得灌起酒來.擋在那筏子之前,直接把那震動霄漢的聲音,當成了佐酒的佳肴!

"這道人所,可是真的."帝俊轉臉就朝那些投誠過來的修士問道,那些修士雖然都指望帝俊不放過對面的任何一個人,可卻也不敢把這事隱瞞:"是.當初便是因為這個原因,龍宮才沒能打下瀛洲島.讓四海修士,得了數千年的安甯.""哼!"帝俊眼中閃爍無數,終有下了命令,"讓他們走!""道友萬萬不可啊."那些修士竟然第一個反對起來!"瀛洲島上的一應珍藏,早在道友來時,便被東華的弟子收刮了乾淨.適才道友觀看瀛洲勝景的時候,那些天靈地寶,不過是這些輩不要才留下來的.而且,道友可看見了,現在島上一個生靈也無,那也都已經被這些輩全部帶走了!道友若是任由他們離開,便是做了一場天大的賠本買賣啊!"既然這些修士得不到瀛洲島上的好處,他們甯願交給帝俊,也不願便宜了東華的弟子!

聽到這話,玄幻半點表示都沒有.連筏子里的東華弟子,想要斥責這些忘恩負義之輩,也被云水兩人阻攔下來.他們雖然不大瞧得起帝俊的行事風格,可還有一點值得他們認同.帝俊話向來都是一九鼎,連太一想要改變都難,何況這些被迫投到天庭的修士!

"讓他們走!""道友!""嗯!"那些修士還要再,可被帝俊的視線掃中之後,忽然想到自家現在已經和階下之囚沒什麼區別,把一切話語都收回了嘴里!"今日你們兩個輩無禮之罪,來日,本宮定當親自云夢澤,向玄幻道友請教.""哼!"云水拿竿子在筏子上一磕,便如離弦之箭一樣,朝著外面就飛馳而去,只留下一聲重重的鼻音在原地.他巴不得帝俊真有膽子,有一日到云夢澤來!

"水游仙,你現在可以把這陣法打開了吧.""呵.這事,帝俊宮主還是等貧道問過四海之主再吧."玄幻忽然站起身來,對著身旁天際微微施禮,"二位娘娘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上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玄幻亂算計     下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帝俊論道戰水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