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三百七十五章 陸壓拜云夢  
   
第三百七十五章 陸壓拜云夢

此時,巫妖兩族決戰的余波已經漸漸過去,而昊天和瑤池執掌天庭的事,也都成了眾生心中新的認知.洪荒,竟然難得得迎來了一片真正安甯的氣氛,若不是現在大地之上,多了無數的水澤,大約,都已經快要沒有人記得,之前的洪荒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動蕩而其中又死了多少生靈又死了多少的大能修士

無邊云夢澤,蓮葉田田,碧波蕩漾,云煙之中,處處都有身影閃過.這里,卻是除了玉京山外,洪荒之中,唯一一處,求取甯靜的仙家道場了.

中央蓮島,玄幻坐在蒲團之上講道法,身前又有五個人影安坐,卻是他的五個徒弟.女媧娘娘的事,終于還是成真了.在玄幻還沒有找到開口的時間的時候,娘娘直接便讓金鳳,把那最的一只金烏給帶到了云夢澤里來了根本不給他推脫的余地

"此時洪荒之中已經風波漸消,人族也再一次離開了首陽山,往外面來了.為師曾得女媧娘娘囑托,要庇佑人族安全.不過,此時為師卻是已經不好出面了.故而,便想讓你們替為師走這一趟,去洪荒之中照看人族.你們可願意.""但憑師尊吩咐.""嗯.那你們現在便去准備一下,過後便啟程吧,走時也不用再來稟報了.只是要記得一點,去到人族之後,你們決計不可以神通法術攪亂了人族的日子.""是.""陸壓留下,你們都下去吧."

聽了玄幻的吩咐,純陽四人便就在看了自家這位五師弟一眼之後,就都起身離開了.對于這個五師弟,他們心中都是好奇.只不過,陸壓來到云夢澤後,對誰都是冷臉冷面,根本不和他們搭腔,就算他們想要去和這位新師弟多交際一下,也都被那張臉給打消了念頭.加上這位師弟的身份實在有些特殊,乃是天庭十位太子之中,唯一碩果僅存的一個.那玄幻之前對于天庭的惡感,可是一點都沒有對自家的弟子隱瞞的而且,這次被女媧娘娘強硬塞到了云夢澤來,大約這位師弟自己心里,也是不大願吧.多番因由糾葛,漸漸得,他們四個也就沒有什麼想要去和他師兄弟相親相愛的想法了.

等到純陽四個離開之後,玄幻便淡淡得看向了這個他一開始根本不願收下的弟子.就見這金烏滿臉的冰寒,渾身上下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氣息散發,便是面對自己這個師父的時候,也都是如此,甚至還超過了許多

"麻煩啊."玄幻心中一歎,他從來都是一個怕麻煩的人.要不是這一次女媧娘娘親自開口,陸壓想入他門戶,也根本就不可能但是,既然現在已經把他收下,若是任由他繼續這副樣子下去,卻也不是個辦法.他若是自己要把自己毀了也就算了,可現在搞得整個云夢澤門下原本和樂融融的氣氛,都一天天得減淡,卻是不能再聽之任之了.

"陸壓,你可記得,入我門下已經多久時間了.""到今天為止,已經十年過去了.""十年了.你倒是記得清楚,看來,你在我云夢澤中,還真的是度日如年啊.""不敢."口口聲聲,不叫師尊,不稱弟子,若是依著玄幻以往的脾氣,這般不肖弟子,還真的可能直接一巴掌把他給拍死了也難怪不周山靈也都終于看不順眼,要是他再不把這子給收拾好了,他就直接把這子給攆出云夢澤去要是女媧娘娘真的秋後算賬,就直接來找他

幻心中搖頭.陸壓倒也算是苦命,大約這世間第一個天煞孤星,就是他了"你可是一直都不滿娘娘讓你拜在貧道門下的事.""陸壓不敢.""呵呵,看你這樣子,倒真的不像你的那樣不敢啊."陸壓雙眼一凝,緊了緊手中葫蘆,"哼你終于等不及要動手了父皇母後叔父哥哥們老幺現在就來陪你們了"這金烏,竟是一直都認定了,玄幻會有殺他的一天

當初他被帝俊帶到媧皇宮的時候,便就已經被帝俊交代了所有.若是天庭最後敗在了巫族手上,他就是金烏一脈最後的血脈,那以後的一切,也都要靠他自己一個人了所以,便讓他好生得孝順女媧娘娘,若是娘娘仁心,他就還可以有個依靠.在真正成長起來,不虞有被人半路扼殺的危險.

可是,帝俊不過才死了短短片刻光陰,娘娘便將他帶出了宮中,讓他拜在了玄幻這個自家生死仇敵的門下帝俊對他的一切盼望直接成空從他知道了玄幻將要成為自己的師父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萬念俱灰了只期望自己能夠早點去追隨親人的足跡對于其他一切的事,他全都已經不指望了

在他的記憶中,他們十兄弟,當初之所以會被後羿殺得只剩下他一人,一切便都是因為玄幻的慫恿若不是因為玄幻,他現在,定然還有兄弟陪伴若不是玄幻,自己那個姨娘依然還是自己的親親姨娘若不是玄幻,他絕對不會只是孤伶伶得一人留在世上

"你可是在恨貧道."玄幻淡淡道,陸壓只以為玄幻要圖窮匕見,竟連面子功夫都不再做了,直接就寒聲道:"不錯.若不是你,本太子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本太子是恨你,所以才會讓你整個云夢澤都不得安甯怎麼,現在終于受不了了,要動手了.但是,你可別忘了,本太子乃是女媧娘娘親自交托給你的,本太子若是有什麼損傷的話,女媧娘娘定然饒不了你"看著陸壓那瘋狂的面容,玄幻卻是依然那樣靜靜得坐著,等到他把這話吼完之後,才把拂塵一擺,慢慢得朝著陸壓一步步得走了過去.

"你來呀如果今天本太子皺了一下眉頭,就不是太陽金烏"看著那癲狂之中,帶著一絲懼怕目光,玄幻沒有絲毫的意外.他早已經知道了這金烏心中對他帶著無窮的怨忿,從他上島的第一天起,陸壓便就是以一種不加遮掩的方式,在表達著對他的不滿.現在爆發成如此模樣,不過理之中

看著玄幻手中的拂塵慢慢在眼前落下,陸壓眼中,竟然冒出來了一絲解脫不過,下一秒,他等待著的雷霆一擊,卻是根本沒有到來只是光芒一閃,他便別帶到了另外一個地方環顧四周,竟是他萬分熟悉的湯谷之中神木扶桑,宮閣玲瓏,都是他生命中最歡喜的時候的模樣接著,竟又有一個只在他靈魂深處存在的聲音響起,他直接就是一滴清淚留了下來"大哥"

十只金烏忽然就嘰嘰喳喳得從扶桑的樹葉之下冒了出來,連他也都在其中栩栩如生,根本看不出半點假冒的痕跡不過,就算其中沒有他在,他也知道,這不過只是他一個美好的野望罷了"干什麼想在本太子臨死之前,展示你的仁慈,讓本太子在這般形下死去"陸壓嘲弄得朝著身邊看去,玄幻手執拂塵的身影,便就站在他旁邊."你知道嗎,這一次若不是女媧娘娘開口,貧道怎麼都不會把你收進我云夢澤一脈的.""這事不用你來強調.本太子知道,你是恨不得早日把我除之而後快"

"哼.若是帝俊兄弟倆來對貧道這句話,也就罷了.你,還沒這個資格."完全的蔑視讓那已經心中火氣旺盛的陸壓,直接跳將起來:"你這卑鄙之輩,又有什麼資格來這話"玄幻只是把手中拂塵一擺,轉瞬便把他打壓了下去"貧道既然做了你的老師,今天便教你第一課.你記住,資格這種事,是誰能活得更久,誰才會擁有的.以你父皇,叔父而論,他們就算建起了王圖霸業,連聖人也都不能隨意對待他們.但是,他們現在一死,洪荒之中,任是誰人都可以他們的是非功過,這便是他們死早了的壞處.今天,你遠不是貧道的對手,若是你死在了貧道手上,貧道自然就有資格來你."

平平淡淡得一句話,竟似利劍一樣,刺進了陸壓的心頭而且,他卻是感受到了玄幻實在的殺機壓得他,就算再怎麼不服,也都只能把話悶在了心頭根本無法開口了

"貧道與你父輩斗了數萬年,雖然到了最後,還是誰都沒有奈何得了誰,但是,貧道卻是從來都沒有看輕過他們兩個.在他們身上,那才真的是太陽金烏該有的一切風范.傲氣而有手腕,高居萬妖之上,天下莫敢不從.可是你,貧道真懷疑你身上的金烏血脈是哪里來的.如此蠢鈍不堪,竟然連什麼才是最重要的都分不清."

"若是貧道猜得不錯,你父在把你帶到媧皇宮前定然曾交代與你,讓你不管境況如何,怎麼都要活下去吧.你可倒好,明知遠不是貧道的對手,竟然還敢那般大張旗鼓得,顯示出你對貧道的怨忿,生怕貧道不下手把你殺了.若是被你父皇和叔父知道,你要自己絕了金烏血脈,就算他們活了過來也都要再被氣死過去吧."

玄幻不過上前一步,陸壓便被他逼退到了地上一屁股坐了下去,渾身顫栗是為恐懼,也為害怕,更為了自己金烏一脈的悲苦命運"好好,那接下來的,便是女媧娘娘要讓你拜在我門下的原因."陸壓抬頭看去,正好是之前,准提借著玄幻的模樣,去蠱惑那十只金烏的場面

看著陸壓的臉隨著那場中景象變了又變,直到最後准提現出真身,玄幻從陰影走出來的形,他滿臉的不可置信瞬間就達至頂峰玄幻心中知道,日後佛門的大日如來,大約是要有些意外了

上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陸壓拜云夢     下篇:第三百七十六章 三皇與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