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三百八十章 江州現蹊蹺  
   
第三百八十章 江州現蹊蹺

"你這樣做,難道就不怕人族到了最後,鬧得不可收拾嗎."媧皇宮中,在看見了後土把後羿帶走之後,女媧娘娘便對著身邊的玄幻問道."這事,是永遠也不可能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的.""你就這麼有把握.要知道,若是後羿轉世之後,真以人族之身,從大哥手上奪去了一世人皇之位,哪怕我們幾個聖人也都只能承認,而不能阻止.那時候,人族的主角氣運,可就要真的被巫族分薄去了.""娘娘對伏羲道友,難道就這樣沒有信心."

由始至終,知道後世形的玄幻,從來都沒有如同娘娘一樣的擔心過.他明白,後羿便是轉世投胎人族,曆經災劫之後,也都不可能坐上那人皇之位"而且,難不成娘娘忘了,太陰星上那一位,可是後羿永生永世都無法掙脫的糾葛.只要她還在,後羿,就只能是後羿."看著玄幻篤定的目光,想著玄幻話中之意,娘娘再朝玄光鏡中,看了眼廣寒宮里那個清冷的仙子後,隨即就沉默了下去.她瞬間明白,玄幻能夠對後土出那一番話,卻是早已經把一切都算計好了

"老臣白澤,拜見十太子殿下."云夢澤外,妖族江州坊市原址之上,陸壓靜靜得站著.才站了片刻光陰,便就有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身後.竟是那巫妖決戰之時,僥幸逃得一劫的妖帥白澤"天庭已喪,這世間也再沒有什麼十太子殿下了,白相喚我陸壓道人就是."陸壓慢慢轉過身來,看著白澤,臉上無盡的冰寒,也終于有了絲絲的松動.雖然不多,但卻決計是千萬年都難得一遇的了對這個一生都在為天庭付出,盡心盡力得輔佐自家父輩的大妖,陸壓還是保留有許多的尊重的.

"殿下何出此只要殿下還在,妖族天庭也就沒有淪喪雖然現在妖族勢弱,但只要殿下壯心不息,暗中積蓄起力量,等到時機成熟,便一定可以光複我妖族天庭殿下殿下不可如此話啊"白澤激動若斯,陸壓卻只是淡淡得一笑:"白相,難道你經曆了這一場生死之後,還是看不透這洪荒之勢嗎.妖族已經注定沒落了,此乃天意,不是你我任何一個可以阻止得了的.就算我們再經營起父皇與叔父大人那般的威勢又能如何,不過只是他人一念之間,就可以毀去的東西.白相,算了."

"殿下怎會如此自棄難道是那玄幻道人胡亂語,把殿下哄騙了不成老臣就知道,那玄幻道人是根本不可能好好教導于殿下的他現在居然還包藏禍心,蠱惑于殿下,依老臣看,殿下還是早早離開云夢澤為妙啊老臣立刻就再去央求女媧娘娘,讓娘娘把你留在媧皇宮中"見到陸壓如此自暴自棄,白澤實在無法接受,立刻就把這帳算在了玄幻頭上站起身來,就要拉著陸壓朝媧皇宮飛去

陸壓伸手一握,便讓白澤停住:"白相,老師他雖然與父皇和叔父不甚和睦,但是對我,卻是不像白相想的那樣.""老師怎麼會殿下難道你不知道那玄幻道人對我天庭來,乃是只在巫族之下的大敵嗎他千方百計想要壞我天庭之事,兩位陛下,可是一直都恨不得殺了他才能安心看來,殿下確實是被那玄幻道人給蠱惑了這云夢澤哪里還能待得走走走"陸壓還是寸步不移,依然靜靜得站在原地,仍舊不厭其煩得道:"白相,不管父皇和叔父與老師之間發生了什麼,現在父皇和叔父都已經故去,這其中的因果便也就隨之消了.老師乃是世間大德修行,也不會因此而為難于我,白相真的是多慮了."

看著陸壓這一副忽然變得陌生模樣,白澤瞬間失神了一直以來,這位天庭十太子在他眼中,都永遠是一個幼稚萬分的孩子雖然在後羿射日之後,陸壓有了一些長進,但是,在白澤眼中,他那時候也就只是一個被仇恨蒙蔽了雙眼的莽撞子罷了可現在,他剛剛還沒發覺,現在忽然回味,卻發現在陸壓身上,已經有了許多超出他意料之外的成長了

"殿下,難道你就真的忍心看著金烏一脈的榮耀,就此在天地間消亡嗎任由我天庭的威嚴,埋葬在荒野之中,誰都可以來踩踏嗎""白相,就像我的那樣.這事,根本不是你我可以決定得了的,天意如此,誰能逆轉.白相,你也辛勞了無數的光陰,現在,便也就找個地方好好修行去吧.這些事就不用再想了."見陸壓果然是下定了決心,白澤知道,今天自己算是白來了.對著他恭敬一拜之後,轉身就走沒有半句話留下來

看著白澤落寞的身影,陸壓這才把那早已經捏出了水的拳頭松開金烏一脈的榮耀他身為人子,又豈會不想光複但是,他不能就像玄幻交給他的第一課一樣,世間許多的事,便是看誰能夠活得更久,誰才可以做出決定若是連他都死了,漫是金烏的榮耀,就算金烏一脈的傳承,也都要在世上斷絕了那時候,什麼都沒用處了而且,在看了玄幻給他看的場景之後,他也終于明白了,在巫妖兩族的決戰之後,還有聖人的意志存在聖人既然都已經決定要讓巫妖退場想要逆轉此勢,便就要直面聖人之威他卻不想這些天庭的忠臣心腹們,都再無謂送死

"白相,不是陸壓自甘墮落,而是現實如此,逼得我只能接受罷了.除非有朝一日,我能夠成就那至尊聖人之位,不然,我太陽金烏一脈,就該這樣結局了"風動,身轉.陸壓卻是不再留在這地方緬懷,直接就朝著洪荒北邊飛去"但那些背叛了我天庭的,我一個也都不會放過十二元辰鯤鵬你們都等著吧"

"這子竟然還真的開竅了."就在陸壓離開之後,剛剛他與白澤相見的地方,玄幻和不周山靈兩個卻就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聽見不周山靈不咸不淡的評斷,玄幻只是微微一笑:"不是他開竅了,只是他終于不傻了.知道這世上哪些事可以做,而哪些事又不能做了而已.""看你這樣子,彷佛是真的要打算,把他當作自家弟子好好教導了."

"真的教他又如何,既然他叫我一聲老師,便教他一場又能怎麼樣.""可若是日後,他知道了十二元辰乃是你的化身,那又該如何.這可是比純陽的身份,都還要來得麻煩的事.你就不怕最後白忙一場,他到頭來還是不能歸心嗎.""無妨的.等到他什麼時候不認我這個師父了,就什麼時候再這事吧.現在擔心這事,還早了點."

"那你現在就不擔心你這弟子了.他去的方向,可是北溟冰洋,是要去找鯤鵬算賬的.""他找不到鯤鵬的,現在鯤鵬搶了河洛圖書在手,正是煉化那法寶的緊要關頭,哪里會有空和這子戲耍.何況,現在陸壓被我收做弟子的事,已經傳得洪荒盡知.鯤鵬只要沒傻,就不會對這子做出什麼有害的事來."

"那今天你讓我和你一起出來,總不能只是為了來看這子孝順師長的場面的吧."不周山靈忽然話音一轉.如他這等存在,能在蓮島之上對陸壓多看兩眼,就已經是他可以付出的關注的極限了.而玄幻今天還特意讓他一起出來,絕不只是為了來看這一個場面而已玄幻聽了,也不話,只是把拂塵一擺,就在地上吹起了無數的塵埃.待得一切散開,不周山靈便看見,一塊鐫刻著玄妙圖案的巨大基石就擺在了面前."這是,傳送陣法.怎麼會."

"我也奇怪,按這陣法隨著妖族天庭的沒落,也該同時消失在天地間了.但是,在前時我神游之時,竟就發現這江州坊市地下,居然還留存著一個.而且,還是如此完整的一塊.你不覺得,這事有些蹊蹺嗎."不周山靈知道,帝俊兄弟倆之所以可以構建起,密布了整個大地,而且勾連著天庭的傳送大陣,全是玄幻一手造就而成世上若論對這陣法的了解,無人可以與玄幻相比.既然他都覺得這事有些蹊蹺,那這其中定然是有不妙的了

神念觀瞧不周山靈直接把法眼打開對著面前鐫刻著傳送陣法的基石好一番打量,可是不久,他便面色奇怪得對著玄幻問道:"這居然還是死陣."不周山靈搜遍了這基石上的每一寸土地,但是,卻發現這陣法上竟然沒有半分的元氣波動而且,也沒有任何的通道相連,就像這刻好了的陣法,就只是被刻出來看的一樣,沒有半點實在的作用簡直就是個死陣玄幻點了點頭,他早就已經來看過這陣法了,甚至為了求得確切的結果,還把自己法力輸入其中,可是,依然沒有結果

玄幻當即心念一動,身上法力流轉,就再一次把法力輸入了這陣法之上"嗡"只聽這一下聲響過後,那陣法就開始冒出盈盈的光芒,但除此之外,便和之前沒有任何的區別了玄幻法力源源不斷,並不停止,死命得繼續.過去半晌,那陣法還是先前的模樣,懶洋洋得冒著光芒,安靜得對著兩人.不周山靈看了片刻,終于發現了不妥之處這無甚出奇的陣法,居然可以承受得住玄幻如此多的法力加持

不周山靈驚奇得再一次神念觀瞧,片刻之後便確定,這基石確實只是大地上隨處可見的石頭而已但按常理,這石頭是絕不可能承載得了如此多的玄幻的法力的那離奇的,就自然該是陣法了但是,他看了許久,依然沒發現這傳送陣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他對這陣法雖然不如玄幻熟悉,但是,他卻也不陌生而且以他道行,又離著這麼近,那是決計不可能看錯的基石尋常,陣法未變,偏偏就能有如此模樣這東西,果然蹊蹺

上篇:第三百八十章 江州現蹊蹺     下篇:第三百八十一章 華胥懷聖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