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三百九十一章 玄幻詐共工  
   
第三百九十一章 玄幻詐共工

共工渾然沒有想到,玄幻會忽然出這麼一句話來恰中正題立刻就讓他心頭一驚他臉上那一副等著和玄幻商量買賣的神,瞬間就是一滯

"你敢信口胡"共工低沉聲音出現的同時,這整個水世界里都響起滾滾雷霆的聲音便如他此時的心思一樣只要玄幻再敢出半點不和他心意的話來,立刻就是全力出手就算玄幻手上有那淨水缽在又何妨,共工打算直接和他耗下去他現在這水世界里面,力量與在大地之上相比,卻是真正的無窮無盡他不相信,玄幻那法力,可以和他一樣沒有干涸的時候等到那一刻,就是玄幻身死道消的時候了但,玄幻從來都是只憑自己心意辦事的性子哪個能夠威脅得了

"貧道到底是否信口胡,祖巫心中自然明白.而這鎖鏈,又到底是不是我盤古世界的本源之力所化,看祖巫現在的模樣,卻彷佛已經夠了."玄幻淡淡得著,就像根本沒有察覺到這世界里一時之間的變化"沒想到你堂堂玄門護法,竟然也有妄天機的時候如此行徑,就算本尊今天不和你計較,也自然會有天地報應現在,本尊卻是想要問問你,你到底是從哪里聽到,本尊沒死,正在這黃河之下的消息的"""刹那就像同時有無數個共工在對玄幻喊話一般那聲音在這密集的水世界中重重回蕩若是換了個尋常准聖來,被這一吼,都足以把元神震動了

"哼"玄幻只是一聲鼻音,就將一切壓下今天,根本就容不得共工占據一絲上風"世間之事,除非不做,不然就定會在天道之中留下一絲痕跡你以為你天賜機緣,有了倚仗,一切的事就能瞞過所有人去簡直可笑""混賬本尊造化,乃是父神所賜有父神恩澤為本尊遮掩,便是聖人也休想算得你玄幻,根本不可能""祖神所賜祖巫你還真是會給自己找些理由啊依貧道看,你現在所有的一切,全是祖神對你撞斷不周山的懲罰吧敢做不敢當,你到底還有什麼臉面敢自稱盤古後裔"

"轟"瞬間,兩人直接動手只是轉眼,玄幻就被那漫天的先天癸水神雷給淹沒了他們兩人之前雖然看著都動了真怒,口中越火氣越大但是,他們兩人心中,卻是如北溟億萬年玄冰一樣的冰冷一切的行為,都在他們的算計之下進行著什麼都不可能超出自己的算計去直到現在眼看著根本都無法撼動對方的堅決之後,才會動起手來

那載著不周山靈的竹筏,在這般天翻地覆的毀滅場景之下,雖然脆弱至極但是,這竹筏偏偏就隨著那水氣的動蕩,在那雷霆之外的天地飄搖怎麼都不到傾覆的地步不過,共工看了,也只以為那是玄幻手段不凡,祭煉出的法寶厲害而已,然後,就再也沒有對那筏子傾注多一絲的注意了他現在全副的心神,都已經集中到了那個正在被雷霆絞殺的玄幻身上

"祖巫能以巫族之身,使出我玄門神通,卻也實在不凡但是,祖巫以為這手段就可以奈何得了貧道,便真的有些無知了"就在共工的注視之下,玄幻擎著淨水缽,就一步步得從那先天癸水神雷的包圍之中走了出來那已經聚集成了雷池的所在,根本都不能成為他前進路上的阻攔似水流光藍色琉璃就是玄幻身外那一座薄薄的光幢,看著一戳即破,可那些毀滅氣息深重的雷霆,卻無論怎樣都突破不了

淨水缽除了在玄幻才出山的時候,用來屠殺了金龍太子之外,就再也沒有顯露過他猙獰的面容尤其在被道祖用來,孕養了三教根本靈根之後,就更是被所有人完全看作了育化神器,誰也不會把他和殺戮聯系在一起但是在今天,玄幻卻就要把這法寶的凶名,再演一次了

"三光流轉先天三才現雷霆"玄幻把那淨水缽一拍,便有日月星三光從其中溢了出來落出光幢,全都變作了凶猛雷霆一瞬間,便把那漫天的癸水神雷都給壓了下去"我有大道法,生于天地間殺"黃庭內景經所載紫霄宮秘傳玄幻一直以來都認為殺戮之氣太重,便從來都不曾動用過的手段,今天也終于使了出來只聞他一聲敕令,那三色神雷瞬間合攏,立刻就變成了盈盈的紫色無量尊貴無邊威嚴

紫宵神雷盤古開天神雷一去之後,世間最為厲害的雷法沒有之一此雷一出萬雷避退就算共工再怎麼努力,那些先天癸水神雷也都不敢靠近紫宵神雷分毫

"本源之力反殺"共工眼見先天癸水神雷無用,瞬間就把那手段放棄然後一聲怒吼,從他心口開始,就是一道沖天的光芒發散了出來接著直接將那整個鎖鏈浸滿,刹那就延伸到了那重水幕之後不過轉眼,便有一道,形似開天神雷的雷霆朝著紫宵神雷殺了過來只不過這雷光之中雖然也是混沌之色,可實際上卻是無邊的水氣混合而成根本不是正宗

兩雷相撞只有一道光芒把整個水世界照亮一刹那,這世界里的空間和時間都彷佛被完全凝固了一樣虛無空白就像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泯滅在了這兩道神雷爆炸的余波之下好久好久等到那恐怖的元氣流動都消失之後,這水世界才終于安靜了下來但是此時,除了被鎖鏈捆綁著的共工,在他身後的那重水幕,玄幻,以及那個承載了不周山靈的竹筏之外,這世界里面原本的一切,就都消失了

玄幻一手拿著拂塵,一手托著淨水缽,還是那樣站在共工雙眼之前,靜靜得看著共工.面色不悲不喜,始終冷淡如一.而與他相對而視的共工,身上卻忽然發出了一聲微不可查的聲音.但是,現在如此的形之下,那聲音卻就和雷霆炸響一般的巨大從上到下,共工全身的黑鱗,竟然都裂開來了

雖然他通過身上鎖鏈,動用盤古世界的本源之力,糾結出那道與開天神雷相仿的雷霆,也終于把玄幻的紫宵神雷擋在了自己身外但是,那力量卻真的不是他現在可以掌控得了的便如玄幻,雖然紫宵神雷威力巨大,就連聖人之軀也都能傷得但是,便是以他身上的無邊法力,以淨水缽三光神水為引,在使出了那一記神雷之後,現在也都有些後繼無力了而玄幻現在的力量,可是共工根本無法比擬的

"想不到啊.我巫族用鎮族大陣召喚出了父神真身之後,才能使出的手段.你玄幻道人只憑自己一個,就可以動用了.現在卻是本尊很想知道,若是被那六位聖人知曉了這件事,他們到底會對你玄幻道人是個什麼態度了"玄幻有手中拂塵阻隔身上氣息,共工自然是看不見他現在的虛實強弱的.剛剛那道紫宵神雷雖然被共工給拼命擋了下來,但是,他自己承受不了動用世界本源之力的威壓,現在周身鱗甲盡裂,已經輸了一籌現在忽然這話,不過是想借著由頭,找回場面罷了

玄幻聽見這一句威脅意味十足的話,只是淡淡得朝共工看去:"貧道身上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卻是不用祖巫操心了.現在,貧道只想聽祖巫一句,還要不要貧道給什麼足以讓你滿意的代價了.""你玄幻道人厲害是不假,但是,只要你不能斬斷這一條世界本源之力所化的鎖鏈,就算再怎麼厲害也都不能真正傷害到本尊你這一招,是威脅不了本尊的."

"果然啊."玄幻忽然嘴角一扯,竟在共工不可思議的眼光之下笑了起來"看來祖巫還是沒能堅持到底啊.貧道果然猜得沒錯,這鎖鏈還真是我盤古世界的本源之力所化的啊."共工瞬間就再一次變了顏色"你敢詐本尊"徹底的憤怒比之前聽見玄幻中心中忌憚之時,還要憤怒了千百倍去"為什麼不敢貧道此來,本就只是為了找到祖巫你能夠把自己的一切,在眾聖眼皮底下遮掩過去的方法的.只要能夠得到結果,什麼過程,貧道都不在乎.難道祖巫是第一天才認識貧道不成"

玄幻這話,倒真個不是為了再一次戲耍共工才出口的.他之前那句得萬分確定的話,確實是為了從共工這里得到實,來詐他的這子雖然確實厲害,可是要他只是看一眼,就能看出共工現在的依仗,也實在是不可能不過,到底這子知道的事,比聖人還要多,所以,在靠近過了那鎖鏈之後,他卻也有了一點猜測

十二祖巫的根本力量,乃是掌控洪荒天地本源的力量從盤古精血之中出世以來,他們就一直想要在這一條路上走到極致去,但是在巫妖決戰之前,他們中間也沒有誰能夠達到那個地步

而現在巫妖決戰不過才過去了短短時間,共工居然就可以在這時間里面,做到他們十二個兄弟,花費了無數光陰都沒有做到的進步,除了他身上的根本增加了之外,玄幻實在想不出還可以有什麼別的原因了此外,在這世間,據玄幻所知,惟一一個能夠和天道之力相比的力量,也就只有世界之力而已不過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測,到底真實如何,當然要共工自己親口出來才能知道.那玄幻,自然是要詐他的為求結果,這子就連紫宵神雷都使了出來,已經由不得共工懷疑了

面對那已經凝成實質的怒氣,玄幻直接無視只是把拂塵一甩,便對著共工淡淡道:"貧道此來,一則是心中好奇,想要看看祖巫到底是用什麼手段做到這一切的.二則,卻是想要告訴祖巫一件事.或許祖巫一直被困在這世界里面還不知道,巫族現在,已經完全破敗了."

上篇:第三百九十章 本源化牢籠     下篇:第三百九十二章 祖巫成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