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四百零九章 二拒人皇意  
   
第四百零九章 二拒人皇意

聽到了玄幻的回答之後,這個名為遠的人族,完全得無法接受!滿臉的驚訝!甚至已經顧不得面對玄幻之時,他應該保持的禮節了!直接就站起身來,昂首對視!直到片刻之後反應過來,才朝著玄幻躬身施了一禮,然後,就開始了無法壓抑心中感的描述!

"遠的父親,便是曾經得了伏羲陛下的命令,來請道君參加陛下的即位大典的人但是道君到最後也終究沒有同意,因為如此,父親在回到家中不久,便郁郁而終了而他在臨死之前,念念不忘的,便是沒能完成陛下的交代,把道君請回人族觀禮所以,遠這一次才會向陛下請命,甚至還將父親的名字都沿用了下來,便是為了可以彌補父親這一個未了的心願!"完之後,這遠竟然直接就跪了下去!

"遠知道,道君有莫大神通在身遠花費了一十四年才走完的路程,道君只要隨心一動,便可以瞬息到達道君就是去人族這一次,也耽擱不了多久的時間遠斗膽,還請道君答應這一次的邀請去人族之中觀禮!"看著自己面前這個孝子,玄幻卻是在心中思量,若是那個丫頭沒隔著這麼遠的話,可能現在已經已經被這人打動,又要開始幫腔了吧可是,面對這一片拳拳之心,甚至還牽扯到一個至死都沒能瞑目的人族,玄幻依然還是沒有答應這個邀請!

拂塵一擺,這子就把那一張新出爐的符箓落到了遠身前:"這是貧道專門為你煉制的神符,可以讓你在瞬間就回去自己族中,省去你再十數年的奔波陸壓,你現在就去丹房里面取一粒養生丹過來""你把貧道這粒養生丹服下之後雖然不能讓你有什麼厲害的本事,但卻可以讓你延壽百年雖然已經逝去的時光再也回不來了,但這百年光陰,就算作貧道彌補你浪費掉的這十數年了"

拒絕!雖然玄幻沒有明,但是遠既然能被伏羲派來邀請玄幻就絕對不是個傻子!那他又怎麼會聽不出玄幻話里面的意思!"浪費!"遠勒克就呆愣在了原地!彷佛當初他父親臨死之前滿懷著遺憾的樣子立刻又出現在了他面前!"為什麼!"遠瞬間就把這話再次問了出來!而且,這一次比之前更甚!已經帶著了一絲質問的口吻!

對此況,玄幻卻也沒有多什麼,只是將拂塵一擺,掃去遠身上忽然被他的話攪動了的血氣不讓他因為兩代的志願坍塌,而發生什麼意外的狀況!他父親在來云夢澤之前,還留下了他這一個孩子,而他,卻是半點根苗都沒留下的!

"貧道乃是化外之人,不適合涉足塵,否則,便會被毀了道行,墮了修行你這次回去,只要把這話給人皇陛下知道就行了人皇陛下自然就能明白貧道的難處若是你還無法想清楚其中的原因,那大可向人皇陛下問話,相信你一定可以得到一個妥善的交代"而就在這時候,陸壓也把養生丹給拿了過來玄幻直接就無視與那已經完全魂飛天外的遠心念一動,那養生丹直接就飛到了遠懷中收好而他面前漂浮著的符箓也忽然綻放出了奪目的光華,待得光芒過後,那遠也就消失在了云夢澤里面!

"陸壓,此間已然無事,你便先下去吧""是"陸壓領了旨意,也不對今天玄幻所做的一切發表任何的評價,立刻就朝著那早已經在等待著這事結果的蓮兒走了過去這丫頭只是看見了剛剛這邊的場面,可是玄幻最後了些什麼她根本都沒有聽到現在,完全得急不可待了!

看見陸壓一過去立刻就被糾纏起來的場面,玄幻卻是淡淡得歎了一口氣,那丫頭這次,注定又要失望了"這些日子里,你歎氣的次數卻是越來越多了"不周山靈沒有對玄幻方才做的一切發表看法,反而了一個看似無關痛癢的事玄幻搖頭一笑:"大哥,這都是沒奈何啊,你以為我願意嗎"

"若是你真的想要去人族看這一場熱鬧,那就去了又何妨我倒不相信,那幾個聖人還真的會因為這件事,對你立刻就生出了歹意來而且,在這世間,卻也真個不是他們想要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的"聽到不周山靈給他撐腰的話,玄幻只是再次笑笑,就不再把這事繼續下去了不然的話,若是挑起了自己大哥護短的心思,那會發生些什麼樣的事,就連他都沒有把握了!

"大哥,你看剛剛那個名為遠的人族他雖然知道,自己可能因為來云夢澤而空耗了一生,卻依然執意來了,你他這一輩子,到底是為了什麼"玄幻著話,眼神竟然就變得空靈起來,彷佛已經透過了茫茫的紗幔,看到無窮遠的地方去了!"人族一生,在你我眼中,就只是草木一秋而已與我們久遠的生命相比,就算只是我們閉關修行一次,也都不只是短短百年偏偏就是生命如此短暫的人族,現在卻做了天地間唯一的主角,承襲了百族的氣運在身,無量量尊崇也不去羨慕別的可以一活就是許久的生命,樂享其中大哥,你,這其中到底是什麼原因"玄幻忽然發出的一聲感慨,不周山靈卻也沒急著回答,只是隨著玄幻的目光一起朝著天上未知的地方看去在看了良久後,才淡淡得了一句:"對他們來,這百年就已經足夠了,但對我們,卻是根本不夠的"

而那被玄幻施法送回到了人族的遠,不知站在原地待了多久,才忽然被身邊的喧鬧聲音吵醒過來"這不是得了伏羲陛下的命令,去請玄幻道君回來族里的遠嗎,他怎麼現在就回來了"遠這一走雖然就是十四年的光陰,但是那一干人族對他的印象卻是極深的!在把他細打量了一陣之後,立刻就從那變得有些滄桑的面孔下將他認了出來!

也正是這一聲呼喊,才將遠從那神游的狀態之下喚了回來遠看了看周遭熟悉的場面,先是臉上一喜,接著,就是詛喪密布了!"玄幻道君果然是不願跟著我一起回來族中觀禮啊"在想明白了玄幻的意思之後遠辨別了下方向後,也不去搭理那些把他認出來了,想要知道他這一次云夢澤之行成敗的人,直接就朝著人皇的所在趕了過去!在經過了衛士稟報後,他終于在一張黑白棋盤旁邊看見了伏羲的身影

而伏羲和十四年前相比卻還是那一副樣貌,根本沒有絲毫的改變!時間的刻刀,完全對他無效對比之下,遠自己卻已經從青年變成了中年模樣,要不是現在有玄幻的養生丹在手,可以多活些歲月,這一次既沒請到玄幻,又將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年華葬送,他大約也會如自己父親一樣,郁郁而終吧

"遠有負陛下所托沒能請到玄幻道君,還請陛下責罰!"遠想的太多太多了,只不過現在,他所能出口的最好的也就只是這一句話而已了!其他的,都不適合!"看來,玄幻道君還是不願意來我人族啊"遠完全一副請罪的模樣,伏羲卻根本都沒有怪罪他,幾步走到他身前,直接就將他扶起,"這事怪不得你的,玄幻道君不來其實本就在我的預料之內,能見到你安然歸來已經就很好了""陛下!"遠那雙眼之中包含的淚花,再也抑制不住立刻就掉落了下來!

"你家中還有老母在,你這一去又是這麼久的時間,還是先回自家老母吧""陛下,這一次遠雖然沒有請來玄幻道君,但是道君對遠起,他之所以會不來人族觀禮,全是因為玄門的事,所以才不能來的遠不知其中究竟,道君只,陛下聽到之後,就一定可以知道若是陛下有法子可以改變道君的決定,再要邀請道君,還請陛下找遠來做這事!""好了,這事就先放在一邊,等到你完全都恢複過來的時候,我們再吧""是"遠雖然還想留在這里,聽了伏羲對他的解釋之後才走,但是伏羲既然不開口,他卻也沒有絲毫的辦法,可以讓伏羲明,只能再一次帶著滿腹的疑問離開了

"玄幻道君在我人族才現世的時候,便一直守護著我人族我人族能有現在的發展,也離不開道君的護衛,所以各個族人對道君都是愛戴有加,而道君也從來都是鍾愛于我人族陛下兩次派遣使者前往云夢澤,道君卻都不露面,難道是我人族做了什麼讓道君不喜的事,所以道君才會如此一反常態"目送遠離開之後,坐在棋盤另一邊的人也是不再保持沉默了,而伏羲只是淡淡一笑:"神農氏,你就不用多做這些無謂的猜想了就算道君不來,真的是因為我人族做了什麼讓他不喜的事的話,那也都是伏羲一人的罪過,牽連不到其他的族人身上等到將人皇之位禪讓給你之後,伏羲立刻就親自去云夢澤,當面向道君請罪"

"陛下何處此!陛下乃是我人族前進之路的指引,只有功,從無過!陛下絕不可如此自己!"面對尚有無窮熱血的神農,伏羲只是將笑臉看來:"世間許多事,都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等你坐上了這位置之後,你就明白了"面對著忽然變得高深莫測起來的伏羲,神農卻根本不知道他話中的深意如何這些年來,他雖然跟在伏羲身邊學了許許多多,但是,依然還有無數的事是他不知道的!

伏羲這具化為神農的分身經曆了胎中之迷,到現在都還沒能恢複他原本的記憶,等到他在人皇之位上功德圓滿,自然就可以明白今天,伏羲為什麼會這話了!

"你子啊,難道現在都已經必須如此做才行了嗎"

上篇:第四百零八章 伏羲請玄幻     下篇:第四百零九章 二拒人皇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