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一十五章 玄幻算倉頡  
   
第五百一十五章 玄幻算倉頡

此時玄幻,好似已經化身成了當年他在北溟之時,初見到的道祖模樣同樣的那般慈眉善目,高深莫測但同樣的,心頭都懷著不似面上表現出來的那般純粹的善意

而且道祖當年只是為了把玄幻收下,可是玄幻現在,卻絕對不可能會對面前這一位如此的簡單以及好心

"原來居士姓倉,單名一個頡字啊卻不知道,這'字’為何意也貧道行走洪荒無數光陰,到過四域各處,竟是從未聽聞"玄幻帶著那漸漸讓身後不周山靈都感覺到心驚的笑意話,可是面前這個青年卻渾然不覺,甚至還在心中以為,"這位仙長倒是比之之前任何時候見到的仙長都要友善啊"竟是不知,"這位仙長"根本不是他命中的福星,而是他永生永世的夢魘

何其不幸哉

"子也不知道'字’到底是什麼東西,只是忽有一日在腦中將此物想到,然後怎麼都揮之不去方才見到仙長當面,竟然就這樣恍恍惚惚得了出來"彷佛是對自家如此近乎敷衍的回答有幾分羞赧,撓了撓頭皮之後,這青年竟然就開始對著玄幻把他自家的前程往事了起來"其實來不怕仙長笑話,子其實是前不久的時間才忽然開竅,知曉世事的,在開竅之前一直都是混混沌沌聽部落里的長者們,子甚至不是此處生人,是從外面流浪到這地方來的所以對于自家的一切過往子是半點記憶也無,或許,這'字’之一物,是以前在其他什麼地方聽來的也不一定"

對于自家算得上可憐的身世這青年不僅沒有半點沮喪,反而滿臉都是羞怯的笑意,當可是樂天知命,知足常樂的代表了純乎一張白紙,又心無旁騖,若是此人真是個人族清白出生,或許借著今次的變故,不定還會被那各路散修甚至是三教弟子看中,收進門中做個傳承但,這些事是注定不會發生在他身上的

"哦,原來居士身上竟是有如此不幸之事發生過難得居士還能有這份赤子之心,可見居士真個天佑之人,爾後定會得無邊福澤綿延相見既是有緣,貧道既然從居士這里得了'字’這般從未知曉過的物事,當有一分回報才算不負居士今日之賜"玄幻誠懇的模樣直接就讓這青年擺手連連:"不敢不敢仙長可是折煞子了今日能得見仙長當面就已是子最好的收獲了,而其他的事都是仙長自己的緣法才對,子可不敢貪天之功"

那急切的樣子,玄幻根本理也不理靜靜思索片刻之後,便自顧自得道:"現在玄門為助人族讓天下的修行同道都來人族之中傳法道,貧道雖然得令可是到現在為止都還無有寸進,若是居士不棄,就讓貧道為你這天地萬物如何""什麼"那青年滿臉錯愕之後,便是滿臉的驚喜以及不敢相信震驚得看著玄幻,張大了的嘴巴久久不能合上

好大的運數啊

環顧他所在的這整個人族聚居之所,能被那些行走其中的修行之士看中,傳授些許術法的,都已經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了別他面前的玄幻,不管是這風貌還是氣象,都遠非那些修行之士可比他竟然有緣能與這樣一位仙長結緣,他已經可以想象,若是這聚居之所的其他人族知道了這件事之後,定然要豔羨非常

"怎麼,難道居士是覺得從貧道這里學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所以不想答應嗎"玄幻狀似玩笑的一句話,直接就讓那陷入美好幻想之中的青年回過神來"願意願意子怎麼可能拒絕仙長的好意能得仙長指點,實是子天大之幸"玄幻手中拂塵一甩,將那個都快要急得朝他拜下去的青年攔住:"貧道不過一句玩笑,居士不必如此驚慌既然居士答應,那貧道便就與道友在此地留下了不過在這族地之中,多少有些不方便,如此,貧道便在那東面的山上結廬,等居士你前來"

聽見玄幻竟如此謙和,還這般顧全他以及整個部落中的人族,這青年竟又把剛剛直起的身子拜了下去,只不過,等到他再站起身來的時候,玄幻和不周山靈卻是已經消失無蹤,只留下一聲輕笑的話語飄在空中"居士如是把自己的事都收拾停當了,不管什麼時候,都可到貧道草廬中來"

還是那座的山丘之上,玄幻依舊和不周山靈站在之前觀瞧那青年的位置上,只不過這一次,他們身後多了一座不大的草廬

"大哥,奇怪我為什麼要如此對待這位龍宮太子嗎"玄幻這時候臉上雖然仍舊帶著笑意,可那笑意中的惡念已經半點也無了"不奇怪,那龍宮兒本就是棋子一枚,現在,只不過是你又在他身上發現了的價值罷了"不周山靈甚至連眼皮都沒多動一下,對于玄幻忽然改變之前讓這龍宮太子自生自滅的態度的因由,他早就已經有了猜測,並且,他還在想,大約這龍宮太子還和那燭九陰有關而玄幻也在這一次見到了那燭九陰後才發覺的

玄幻忽然就盤膝坐下:"我就知道瞞不過大哥的只不過在來之前,我也還是在猜測而已,可是今天在看見了這個已經改名叫做倉頡的龍宮太子之後,我已經能夠確定,這太子身上,許久之前便已經在所有人都沒有察覺到的況之下,被燭九陰埋下了手段了"著話的時候,玄幻也把隨身攜帶的茶具給擺了出來似這等的逍遙做派,玄幻卻是已經好久都沒有做過了看來這一次,發現了龍宮太子身上的蹊蹺,真的讓他心變得不是一般的好了

不周山靈也順勢坐下,端起一個已經斟滿的茶杯:"卻是不知道,似這等的手段,那燭九陰是否只是做下了一個而已""大哥是""但願你我所想不會成真,否則的話,那可就真的麻煩了"哪知玄幻聽了這話之後,卻混不在意得朝著不周山靈一笑:"麻煩什麼就算你我的擔心真的成了真,那也不過只是易如反掌的事而已而且既然我都已經知道了,那一切自然就不可能順著他們的心意繼續下去"

"他們這事那燭龍果然也有份兒"

"當然否則只是憑著一個燭九陰就想要做下如此之事,根本沒有可能不是我瞧他燭九陰,雖然他本事值得被我忌憚,但是他的心性,根本就不足以支撐到他走到這一步來他是個重的性子,但凡有一絲的可能,就不會讓自己的族人有任何的損傷尤其是他自家的兄弟哼若是在這其中沒有燭龍的關照,依著燭九陰自己,休想躲到現在這個時候"

"不過,這燭九陰的性子終究只是如此而已了"玄幻臉上忽然就有些幸災樂禍的笑意浮現,"按照我對燭龍的了解,燭九陰重現世間的時機,定然不該是定在現在的現在的時刻,正是人族最為重要的時刻,諸天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人族身上選在此時跳將出來,何其不智也可燭九陰既然在南疆擺出了那麼大的一場陣仗,而且還毫不忌諱得想要借著我的嘴巴,把他尚還在世的消息傳揚出去,那就只有一個解釋了他違背了和燭龍的早已定下的算計我倒是真的很想看看,燭龍知道了這件事後,臉上會是個怎樣的精彩"

"那你打算怎麼辦,現在既有西天那檔子事在,又有北溟的風波,人族又是如此之勢,這整個天地都已經夠亂的了,你若是把燭九陰的消息放出去,那可就真的要比任何時候都要亂些了"

"我當然不可能把他燭九陰還在的消息現在就出去既然那位燭龍大人早就已經把這件事安排好了,我就幫他一次又如何再怎麼,他也在方丈島上和我演了那麼一場好戲而且到現在都還安安穩穩得在北溟億萬玄冰之下安坐,沒找我的麻煩他都如此配合,我卻也該回饋一二了"玄幻笑得就像一個偷了腥的貓一樣,哪里還有半分玄門高人的氣度

"燭九陰,時間祖巫我倒是想要看看,若是你察覺了這個龍宮兒身上發生的事之後,還能不能再在我面前那般的趾高氣昂,毫無所謂哼你想要用自家來替代巫族,吸引去洪荒眾人的目光,好讓你在人族與巫族身上的算計安全進行那貧道就先將你在人族之中的算計給挖出來我就看看,當這兒完完全全得擺在洪荒所有人面前了之後,你還怎麼用他來做算計"

大約燭九陰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為什麼在和玄幻相互算計之前,其實就已經輸了一半他,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玄幻的真正來曆

看著那個已經朝著山上草廬恭敬走來的倉頡,玄幻臉上的笑意越發得猖狂了

上篇:第五百一十四章 卻是退為進     下篇:第五百一十六章 神農將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