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一字驚鬼神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一字驚鬼神

天機!天機!天機!

當倉頡在玄幻的指引之下,看見了那漸漸升起的太陽星,把手抬起,慢慢畫圓之後,這一座絕對在洪荒之中只能算得上平凡至極的低矮山丘之上,就滿滿得被天機填滿了!

一筆驚妖魔!二筆落仙神!三筆翻天地!

在那滿滿的圓緩緩成型之時,天上地下,寰宇周天,這整個浩瀚的盤古世界中都響起了一陣,所有生靈從來都沒有聽見過的聲音!這聲音彷佛是從那盤古世界之外的混沌之中傳來的一樣,帶著與這整個盤古世界的完全不同!

但是,有那麼幾位存在,卻是因此想起了腦中一絲絲,遙遠到都已經快要遺忘的記憶,只不過,這幾位存在,便是諸天聖人里面,也不過唯有兩位而已!

這一陣聲響,雖然輕微得毫不喧囂,平靜得毫不張揚!清雅淡然,就彷佛是當初那天地未開,混沌鴻蒙之中,混沌青蓮花開之時的聲音一般!但,只那麼的一個響動,可是卻讓這整個世界都發生了改變!這一刻,不管是在任何的地方,所有的目光都隨著這聲音的方向,朝著源頭看去!那無垠星空之中,也不知有多少的域外生靈被這能夠直達心靈的聲音勾動,沿著那一條他們或是知道,或不曉得的天地之橋,往中央洪荒世界來了!

"嗯!"幾乎是在同時間,幾方聖人都在自家道場之中站了起來!眼神之中的驚駭,竟然沒有絲毫遮掩得被各自身前之人看了進去!聖人氣息.比那無漏金仙都還要凝實了無數倍去!可是現在,這些聖人在自家道場之中,竟然連這點最基本的事都做不到了,到底是什麼事!那一個個顫抖的身影.險些在這一瞬間就被壓死了過去!一半是真的被聖人氣勢所壓,一半,卻是因為嚇的!幸好現在各家弟子都已經差不多被派到了人族之中去,聖人身邊卻是只有隨侍童子而已,不至于讓這件事流傳出去,嚇死無數生靈!

"唉!"齊齊一歎,眾聖站起的身子終究還是還歸原處,"童兒.把宮門關了吧."不過現在,諸聖卻是誰也不敢放松一下!

"怎麼會!"就在那北溟億萬年玄冰之下,從進來那一日起便就用活死人模樣存在著的燭龍也終于睜開了眼睛!那雙眼之中的驚駭,直接昂首隔著重重天塹.朝著現在那一座人族聚居之地外面的山丘看去!不過彈指之後,身邊玄幻分身大一甩,直接就將此處天地封閉!當即就封死了這燭龍與外界的感應!

"你!"

"現在不過才剛剛開頭,哪里容得了你們來壞此大事."玄幻站在倉頡身邊,手中拂塵無聲而動.直接就將身前一片大氣打成了虛空!微不可查得,從那虛空之中又有絲絲異樣氣息溢出,玄幻順手就將其完全抹殺!

"這拂塵之神奇,在這天地之中.除了老爺之外,也就只有貧道享過.現在既然你有天幸得此寶護持,你可得要對得起這一柄拂塵才行啊."玄幻看著那已經將那圓圈完成的倉頡.嘴角之上扯起的弧度,實在是讓人心中驚恐!這,分明一個看見了獵物的嗜血凶獸才有的殘忍模樣!不過,這一幕除了玄幻和他身旁的不周山靈之外,就再也沒有人能夠看到了!若是現在倉頡能夠醒轉過來,大約是不會繼續把自己的事做下去了!

但到了現在這一步,就算倉頡自己想要停下來,玄幻也不會容許他如此做了!

"那些,可就是域外天魔了."不周山靈看著那須臾間又恢複了原狀的天空問著,天魔一物他早就已經知道,不過,他今日才是第一次看見."然也.此便是那因著這盤古世界中所有生靈心中的一切負面緒而生,只要這洪荒世界之中有生靈存在一日,便就永遠都不可能消失的魔物.起來,他們倒是與那些聖人一般,永琱ㄦ幫."玄幻這話彷佛玩笑一般,可這話又哪里只是玩笑而已!這話,才真正明了這些域外天魔一物的可怕!

天魔一物,在過往對洪荒眾生來,只是一個存在在星空之門外的一個符號而已!甚或無數的洪荒生靈都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域外天魔這般詭異的生靈存在!可是從今天開始,大約這一族的生靈是要被洪荒生靈廣為知曉的了!而且,尤其是在那贗品羅睺進去了星空之門後面,更是會讓這一族從來都沒有被洪荒生靈知曉過的生靈增添無數厲害的手段!難道道祖替天行道,讓那西方白虎鎮守星空之門,以殺止殺,就只是了了而已!

玄幻著話,依舊持著拂塵站定在倉頡身邊.那三千白絲飄飄蕩蕩,竟是漸漸和這一方天地消融在了一起,雖然看不見那些絲絛的痕跡,可是已經確實將這天地給填滿了!"起來,我倒還有一件事要感謝那一位現在南疆之中的祖巫大人.若是此次因為這龍宮兒將星空之門後面的那一位給引出來了,我可又要省不少的心思了!"不周山靈當然不會以為玄幻是在把這一件可能遇上他生平幾大敵人的事等閑視之!若不然的話,他現在也不會留在這山丘之上,該當已經去了那江州坊市一地,做那般天大的事去了!又怎麼可能輪得到那位南華真人!

現在這天地之中,那無數尚未開啟靈智的生靈都停住了他們之前在做的事,朝天哀嚎!真真聲聲泣血!聽者傷心,聞者流淚!洪荒之中,氣運為重,誰做了盤古世界主角之後,這整個世界中的氣運,九成九都要集中到那族之人身上去!可是天地有,對于其余生靈來.當然也不就是點滴生機也無了!

或是依附,或是歸降,或是其他種種手段,只要和那主角一族搭上了關系.其余生靈怎麼都還能從那主角一族身上得去幾分氣運庇護自己!此乃天地衍生之道!而且,就像天地初開到現在,洪荒所曆兩大量劫一般,這天地主角之位卻也不是永琱變的!主角之位更迭,這洪荒之中所有的生靈都是有可能去坐一坐那位置的!

但是現在,倉頡造字!就讓人族多了一件能夠讓人族中所有的人,清清楚楚得知曉這天圓地方!知曉這春華秋實!知曉這日月輪轉!知曉這天地大道的無上利器!這是以前幾族天地主角從來都沒有做到的事!那幾族天地主角,生來懵懂.真正知曉這天地是個什麼樣子的,永遠都是族中少之又少的幾個存在!其余族人,除了那因天時而成的力量和身份之外,和旁的生靈又有什麼不同!可是人族.從今日起卻是變了一直以來的主角模式了!

字之一成,人族之中,便只是黃口兒也能夠知曉天地之像!這後果,這法子,已經盡奪洪荒生靈一切的可能!主角之位.再不可能會有任何的改變!天下萬物,再無出頭之日!便是從前那些依附主角的手段,現在能夠給他們帶來的也不再會有主角身上的氣運庇護,而只是不被這席卷整個盤古世界的氣勢抹殺了!

當蒼生哀嚎之時.天地瞬間為之一暗!那是完完全全的黑暗!太陽星不見了!太陰星不見了!那周天無數的星辰也都消失不見了!彷佛這世界已經沒有半點的光亮存在了一樣!就像現在那眾生的前程一樣,沒有了絲毫的希望!

就在這時候.那一座的山丘云上,玄幻忽然將手中拂塵倒轉.一下就點在了倉頡心口之上!"妙哉!妙哉!若無眾生相迎,如何能湊得起讓時間長河降臨的排場!來來來!今日便就讓貧道來主持這一場整個盤古世界無數元會之中,也只能有一次的盛舉!"

一道紫氣!一道玄黃!一道漆黑!合共三道光華在玄幻拂塵離開倉頡心口之後,就從那地方潮湧一般,噴發了出來!三色光華一沖!這天地之間的黑幕,瞬間就像被一雙大手給從中撥開了!除了那眾生依舊的哭號之外,一切又恢複了之前的模樣!日月齊暉!啟明在天!彷佛那黑幕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一樣!而那倉頡的目光,也慢慢得轉向了那批滿銀輝的太陰星上!

日月星!天地人!三才相映,天地穩固!倉頡造字,最初三個,便就是這三個!

看著倉頡又再動手,玄幻忽然就不知從什麼地方掏出塊巨大的石碑來.這石碑粗糙無比,根本沒有經過半點的打磨,就像是玄幻隨手從這地上撿來的一樣.而這一塊彷佛洪荒中隨處都可以見到的石塊,竟然就被玄幻用來承載倉頡畫出來的,還停在天上,與太陽星氣息相交的滿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萬鬼如何會如此驚恐!"就在那幽冥地府之中,今日卻是發生了自地府現世以來,從來都沒有過的動亂!萬千鬼差來回,不管如何殘酷的手段使出,竟然都不能夠將這些鬼哭神嚎壓下去!萬鬼根本不管不顧!地府到底是沒那膽子把這些鬼魂真個殺得魂飛魄散!束手無策之下,居然只能任由他們繼續下去!不知何時才能夠停止!

而發生了如此大事,地府的真正主事之人自然早就已經知道了!從前的巫族之人現在都集中到了那後土神殿之外,面色焦慮得往著那一扇緊閉的殿門!

"祖尊大人這殿門從來都沒有關過的時候,怎麼偏偏在今天就關上了!""噤聲!祖尊大人豈是你我可以妄議的!何況祖尊大人神通無量,想來她早就已經知道了現在地府之中發生的事.之所以會到現在都還沒出來,定然是在殿中思量對策,推演天機,我等就在殿外候著就好!"大約這話的人,自己在心里面都沒有多少的把握吧!殿門的開閉雖然只是件的事,但在現在這個時候,其意味何其分明也!他們又不是傻子!

而現在,被他們寄以無限期望的後土娘娘,現在確實就在神殿之中.精心凝神,推演天機!可是,這一次她後來居上,排在洪荒眾生之前的法力.好像完全失去了作用一般!除了一團昏昏暗暗之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東西了!不過之前心頭忽然的一顫,讓她警覺此次地府動蕩和整個巫族大局有關,現在只是得了個如此的結果,她又怎麼可能放棄!身上法力一展,這整個神殿之中都閃爍起了玄黃的顏色來!

"噗!"一口精血忽然奪口而出!後土竟然就直接癱倒了下去!她強算天機的結果,居然是吐血暈倒!

既然玄幻知道了巫族燭九陰還以一種神秘莫測的方式繼續存在在這天地之間,他又怎麼可能不防著後土!而且還是在如此重要的事上面!何況早之前他與女媧娘娘和三清聖人在幽冥背陰山上見到那羅睺之時.就已經在無聲之中做了相同的決定!現在,可不止是他玄幻一個在防著這地府之中的後土娘娘而已!天知道此時還有不有一位甚至是幾位聖人在一起出手!她後土身化輪回,本來是可以功德成聖,可是天機玄妙.她終究沒能走到那一步上面去!而且,別她現在不是聖人,只是身為准聖之中的巔峰人物,就算她今天真個成了聖人,她也休想在玄幻與諸聖聯手之下.知道任何地府之外的事!

在這地府之中留下了手段的,可還有著呢!

悲哀,便只是地府之中一個的鬼魂,都能夠因為靈魂中天地賦予的生命印記感知外面世界的動蕩變化.可是這地府之中的巫族.竟然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六道輪回超脫萬物之外,因是之故.地府的管理者當然也就與眾不同了!這幽冥之中的巫族因為這個原因,躲過了那浩大的巫妖量劫.可是今天,同樣因為這個緣故,他們失去了知道洪荒所有生靈都知道的事的能力!成于斯,竟也敗于斯!

唉,天地萬物,冥冥之中,莫不都有定數!

"九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竟然變成了這個模樣!"在那南疆之中,一座巨大無比的殿宇之內,祝融看著身前一個血的身影著急萬分得喊著!今天金烏尚未出現之時,附著在他身上的燭九陰就變得十分的焦躁!可是燭九陰自己偏偏還不知道,他到底為什麼會如此!如此況一直持續,在燭九陰都要快被嚇到的時候,就在方才那整個天地都變成了黑色的一刻,燭九陰陡然從他身上分離出去,變成了現在這個血的模樣!這一下,祝融是真的被嚇到了!

等了片刻,就在祝融萬般無奈之下,要把燭九陰搬去後面偏殿中的時候,那血的身影上面忽然亮起了兩點火光!只是這火光清清淡淡,聚而不凝,看著一口氣便能把它吹滅了!祝融知道,這兩道火光就是自家九哥現在的眼睛,終于是松了一口氣:"九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竟然會變成這個模樣!"

哪知燭九陰根本就不回他,只是艱難無比得了一句"十一,快將我帶去血池之中,不然今日,我大禍臨頭了"之後,那雙火光一般的眼睛就又消失不見!祝融不敢怠慢,當即就將燭九陰帶去那一口已經失了往日九成氣象的血池中去!現在也顧不得什麼舍得舍不得的了!直接將他九哥安置在了中心位置!若是他九哥不在了,這口血池氣象到底如何,對他,對整個巫族來,都不重要了!不過能夠保證傳承不覺而已!但如此憋屈或者的巫族,還不如全都死去了好!只要他九哥還在,這巫族就還有崛起的希望,這血池也才能夠保持它存在著的最初的意義!

等了許久之後,祝融才終于看見自家九哥再度睜開了雙眼,而那火光,也終于算是有了一些精神!連忙問道:"九哥,方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燭九陰視線直接投往了現在玄幻和倉頡所在位置的方向,咬牙切齒得道:"玄幻道人!好個玄幻道人!只是這麼短短時間,竟然就讓本座吃這麼大的虧!好!好得很!"

"玄幻道人!又是這個家伙!"聽見燭九陰的話,祝融身上當即火光一冒!恨不得立馬去把玄幻給生撕了!"九哥,你先在這血池之中將傷養好!過後,我就立馬去那云夢澤里,把他玄幻道人的道場一把火燒了!"

可是燭九陰根本就來不及和祝融一同想象,等到此事過後,要如何去炮制玄幻,來報此算計之仇了!就在他剛剛恢複了一絲元氣的時候,他還沒歇一口氣,冥冥之中忽然又有一股他根本不能抵擋的力量襲來,直接就抽起了他身上的本源力量來!他哪里還能多半句話!而且只是頃刻之後,肉眼可見,這血池中的池水,竟然就慢慢得降了下去!

"玄幻道人!我要殺了你!"祝融哪里還不知道又是玄幻在搗亂!而且這一次不止是對付他家九哥,玄幻竟然還敗壞起巫族最後的一點家底來!若不是顧忌著燭九陰,他現在已經沖出南疆,前去云夢澤找玄幻拼命去了!

玄幻雖然是在不久之前才知道,在那龍宮太子身上留下手段的,除了燭龍之外,還有這燭九陰的事.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借著自己之前在龍宮太子身上同樣設下的伏筆,來把燭九陰一起算計了!而且,他還有些擔心他們兩位在這龍宮太子身上留下的算計達不到自己想要的地步,他還要多花些功夫!可是,在聽到這龍宮太子自稱"倉頡"之後,他知道,對于自己這一次的算計,條件已經完全夠了!既然別人都已經給他搭好了如此巨大的舞台,他當然要把這場戲唱得更熱鬧一些!

倉頡造字,雖然是給了人族窺測天機,壓服萬物的利器,可是按,這威力雖大,卻是不至于大到如此的地步!若是這其中沒有玄幻的手筆在,倉頡造字之時,雖有萬靈慟哭異象相阻,但他此舉卻是對人族有大功德的,兩兩相加,不過平淡無風,甚至還可能讓倉頡得些功德降臨,成就功德之身.而且不拘他倉頡到底能不能夠得到功德加身,單論造字一舉,他就該在人族之中被豎起長生牌位,永世得人族香火,那無災無劫的長生之體,怎麼都是逃不了的!可是如今,玄幻插手其中,倉頡造字,就再也不是那般的簡單了!

他要倉頡,用燭九陰和燭龍這兩位世間唯一掌控了時間之道的大能的本源力量和精血來寫字!如此以來,倉頡造字之時所沾染的天機,就再也不會在他造字成功之後散逸而去!而是會永永遠遠得留在那字里面!那倉頡的字,就也不會再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字而已了!那其中的玄妙,便是玄幻這個生出這般念頭來的人,都揣測不出來!

世間非是人族文字之前,就沒有字的.似玄幻這等大能,隨手都可寫下先天之文!此天文乃真正天地所成,一筆一劃都有莫大威能隨身!位居世間一切文字之上!此外,各族大能,都以天文為基,畫出了許多的符號,似是而非之中,非得要自家法力附著其上,才能有一絲絲天文的模樣!而這其中當以妖族最佳!但是,不論如何,這些符號的威力和意義,都不能夠和現在倉頡所書文字相比!

其一,過往任何的種族都沒有現在人族的勢力,獨霸洪荒主角之位!其二,沒有任何一族的符號是為了溝通而生!其三,現在倉頡所書之文字,根本不用任何的法力加身,自家已經都有威能!這已經是那先天之文才能夠做到的事了!故而現在,天地間阻攔這文字出世的力量,也不再是那般近乎敷衍一樣的形勢了!

域外天魔不過其中之一,而且除了之前被玄幻抹殺掉的那些之外,就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天魔敢在玄幻面前出現了!都在隱藏著,等著發出致命一擊!現在更多的,卻是這天地因眾生怨念而自己生出來的天象!便似那天地完全漆黑!

而玄幻,當然不肯能讓自家來面對因為洪荒億億萬生靈的怨念所生成的天象!他用的,乃是燭九陰和燭龍來做擋箭牌!之前燭九陰在血池之中的異狀,便是他又開始動手了!

因為,這整個天地間已經浮現了一層血色!

上篇:第五百一十九章 一字驚鬼神     下篇:第五百二十章 時間長河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