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二十章 時間長河引  
   
第五百二十章 時間長河引

"是你做的吧."低沉的聲音響起在已經又被玄幻封禁了的億萬年玄冰之下的世界中!

燭龍從最初探知了那樁事的時候,再到中間被玄幻抽取本源力量的過程之中,到現在,開始時那般要吃人的模樣已經消失不見了!不過,似他和玄幻這一類人,沉默無的時候,其實要比暴跳如雷還可怕了千百倍去!心沉似水,那下面可全是你看不見的,能夠隨意吞沒無數生命的漩渦!

不過,燭龍竟然要比燭九陰厲害這麼多倍去,倒是讓玄幻又再清楚得認識了一些這位混沌魔神!雖然玄幻不知道現在那燭九陰到底是個什麼狀態,是否還是原本那巔峰的狀態,或者已經進步許多,但是,他知道現在燭九陰定然是要比這燭龍虛弱許多去的!不然的話,那南疆的巫族,現在怎麼可能半點反應都沒有!他可不相信,燭九陰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在算計于他!

淡淡的口氣,竟然聽不見一絲的疲憊與虛弱!玄幻四海分身只是淡淡一瞥,就居高臨下得看著這位魔神大人:"是我."直接與燭龍對視,萬千風波,盡伏其中!

"為什麼,你不可能會知道這件事的.""以大人的經曆,難道還會認為,這天地之間真的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發生的嗎.""雖然這件事有被他人知道的可能,但至少不是你能夠看透的,除非是你從紫霄宮中得來的消息,可那紫霄宮現在.根本不可能有空理會得這般事.那如此,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貧道到底是如何知道這件事的,就不勞大人費心了.大人還是多思量思量,自家的算計.到底該怎麼彌補才是吧."

兩人唇槍舌劍,雖然不見半點刀兵血光,但卻勝似刀兵相加!現在玄幻占了先手,完全理直氣壯.可燭龍雖然失利,但根本不見半分氣餒!這場面,委實有些奇怪!而且更奇怪的是,這兩人對于現在的狀態,根本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對的地方!竟就淡淡得相持起來!配著那兩個真正是活死人狀態的水母龍姬.這場面,或許已經都不只是奇怪兩個字能夠形容的了!詭異!真的詭異至極!

"你已經見到燭九陰了吧."燭龍忽然將沉默打破,一語中的,玄幻當即頷首.根本沒有半分拖延與隱瞞!這兩位掌控時間之道的大能所做下的算計,在這世間除了他們兩人知道之外,看燭龍的模樣,或許連道祖都沒能察覺!那玄幻現在既然已經知道,還將計就計.利用他們倆的布置來算計他們兩個!那就只能是從他們這兩個唯一的知人嘴里知道了這件事才對!可是他這里便只是一點端倪都沒有泄漏過,那自然也就只有燭九陰身上出了問題!

"本座早就對他過,現在一時的損失根本算不得什麼,只要我等的打算能夠成功.此時的損失,日後可以千百倍的收回來.可他的性子.我就知道他會出意外的."這口氣.不見半分責備,反而像是一個長輩在惋惜自己的晚輩做了一些幼稚的事一樣!而且.就算以玄幻的眼光,也看不出這燭龍到底是真個不在意這件事,還是在他面前假意強裝,不讓他占去更多的便宜!

要知道,現在那山丘之上的倉頡被玄幻當作了引子,引動著燭龍和燭九陰的本源力量來抵擋洪荒億萬生靈怨念所形成的天象之後,倉頡造字一刻不停,那抽取他們兩位本源力量的勢頭就會一刻不停!而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負擔,便是換成玄幻來,也不可能還像燭龍這般淡然!

燭龍惋惜之後,便就對著玄幻道:"道君,凡事當有其度,不可太過.若是你今日真的執意要讓那人族的際遇到達你預想中的地步,那對整個人族來,或許不是一件好事.過猶不及,道君縱橫洪荒許久,難道還不知道如此的道理.""哼.貧道怕什麼,現在是大人和那位祖巫在替人族抵擋天威,就算這事真的要應了天兆,那最先遭殃的,也定然是你們兩位.若是你們兩位抵擋不下去了,貧道自然會終止這件事繼續發展的勢頭."

"終止.難道道君現在已經有能力逆轉天道了不成.可以將此天道運轉之勢生生掌控了不成.""什麼逆轉天道,貧道可是從來都沒有過如此駭人的念頭.而且,這般的念頭也不是貧道這般的人物可以生起來的,換成大人來還差不多.大人放心,貧道是怎麼都不可能真的將自己置于那般的危險境地的."燭龍忽然默默搖頭:"本座之句句出自心間,沒想到道君居然不領,實在可惜.只希望在面對天道的時候,道君真的能夠抵擋下來,不然在這玄冰世界之下,本座可要好生無聊了."

完話,燭龍身上忽然法力一蕩,竟是要將自己與那山丘之上的倉頡聯系斬斷!不過,就在他法力落下的刹那,玄玄空間之中,忽然一陣玄黃光芒亮起!直接就將他的法力給擋了回來!這光芒之穩固,便是被燭龍這尊大神的法力斬了一下,竟然連一絲閃爍都沒有!

"你!你到底用了多少的功德在這件事上面!"燭龍終于再也不能保持那般超然于物外的模樣!吃驚得看向玄幻!功德一物,本來萬法不侵,乃是世間最最珍貴的幾樁至寶!誰人有功德護體,就相當于憑空得來一件至寶相伴了!不過,這些都是相當于洪荒之中億萬萬的生靈而,而不是相當于玄幻的!且不他手上那一件功德至寶,從他出世之後,跟隨道祖以來,到現在,在這天地間零零總總得來的功德,就已經不是其他人可以想象的了!

燭龍雖然是見識了這天地間一應大事的存在,可是看見了玄幻今次對于功德消耗的手筆,也忍不住心頭一驚!玄幻現在用來維持這點聯系的功德,已經是足以煉制出一件功德靈寶的數量了!便是聖人見了,也都要眼睛發熱!但,玄幻根本沒有絲毫的心疼!

"其實,若不是大人和燭九陰祖巫在那龍宮兒身上下的功夫至深,便是貧道今日付出再多的功德來,其實也都是枉然.貧道真的沒有想到,兩位竟然敢在旁的生靈身上寄托如此多的本命精血,把那龍宮兒變成了彷佛另外一個自己的一樣啊."

"好!好得很!這一次就算是本座栽了!不過,本座勸你,你還是早早停了此事為好!不是本座誑你,如果你還繼續下去的話,那今日就定然不會是人族的幸運了!"燭龍就算忽然變了模樣,也根本不能打消玄幻心中的念頭!前倨後恭,裝的什麼模樣!之前自以為自己手中還有幾分主動權,現在見到主動權沒了,就規勸加威脅,好一個可笑的卑劣樣子!

"貧道早就已經了,貧道今日既然已經動手,那就根本沒有在怕.而且,既然今日之事的最終受益者是整個人族,那人族便就承擔一些風險又何妨.沒有點滴付出,就得了如此大的好處,倒也不怎麼合那天地大道."玄幻這無法無天的樣子,直接就讓燭龍啞口無了!久久得看著玄幻,終于出了他心中有百分百把握,可以讓玄幻住手的底牌來!

"你可知道,若是再任由本座與燭九陰繼續在這天地之間揮散本源力量的話,會讓這天地之間出現什麼東西.""貧道不知,還請大人指教.""時間長河!泯滅一切,誕生一切,包容一切,吞噬一切的時間長河降臨!那將是整個洪荒的滅頂之災!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止得了的!就算本座和燭九陰最終喪生,那整個洪荒世界都要來給我們陪葬!"

"原來,那傳中的時間長河還真的存在啊.若是今日真的有那榮幸,可以將此奇跡得觀,便是下一刻就死了,貧道也是心甘的.大人也是修行之輩,當知貧道心意."哪知玄幻聽見了如此駭人聽聞的事之後,依然沒有任何的動搖!只是靜靜得把燭龍看著!讓燭龍帶著憎恨!懊惱!後悔!以及一絲恐懼的眼光閉上了眼!

"玄幻道人,你日後定然會後悔的!"

"後悔,貧道也希望會有後悔的那一天,可惜,從貧道走出了那出生之地後,就已經將後悔完完全全得拋棄在了身後了."見到燭龍靜了下去之後,玄幻也慢慢得閉上了雙眼,心中慢慢得著燭龍已經聽不見的話來.

"時間長河!哼!若是真的如此簡單就能夠將那時間長河召喚出來,貧道早就已經想方設法得將你和燭九陰抓了起來!還會等到現在!便是你們是這洪荒之中唯一兩個掌控著時間之道的存在,也不就代表你們還有掌控那時間長河的能力!想要唬我,真的以為貧道就是如此無知不成!"

不過,在那山丘之上,看著燭龍和燭九陰的本源力量,混著那三色光芒平複這洪荒之中的漫漫血色的玄幻,眼中竟忽然生出了一絲期待來!

"時間長河或許不一定,但是,你們兩人的本源力量相聚,怎麼也不可能只是如此了事吧!"

上篇:第五百二十章 時間長河引     下篇:第五百二十一章 人算乎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