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念驚天地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念驚天地

玄幻見到老君將自己這把芭蕉扇接過去了之後,一種似笑似哭的感覺便就在心中擴散開來.若非是真的況所迫,這芭蕉扇,他卻是甯願自己拿著的!玄幻將這芭蕉扇交托給老君的意義,絕不僅僅只是交出去一件先天靈寶而已!

"現在天地紛亂,東方青龍大尊居然又在這時候出了這麼大的事,看來我等之前對于人族此次劫難的估量,卻是有些簡單了."老君將玄幻這把芭蕉扇收下之後,就再不將這芭蕉扇提及,日後,自有它一展神威的時候!話頭一轉,就到了今天發生的事上面!

老君的修為道行眼光,到底是要比其余幾位聖人厲害一些的.雖然玄幻看著是在兩位聖人的威勢之下,被逼放棄了將青龍的生命印記帶出東天極地的打算,可是老君卻知道這子今天放手的動機絕不單純!定然是還有旁的算計!若不然的話,就算接引和准提兩人再怎麼不願,只要他今天在東天極地咬死不放,自然會有東天四聖幫忙!那時候,怎麼都不會是現在的結果!

至于接引用來把玄幻架起來的話,哼!天地安穩,不過一些細枝末節罷了!當時在場幾位,沒有任何一人是真的把那話放在了眼里的!誰都知道,就算建木真的離了青龍,這世界也是不會發生什麼天崩地裂的場面的!其余幾位只以為玄幻被迫退讓,可是老君卻完全不這般認為!而且.在他猜到了一些有關于西方教的內之後,就更是認定了玄幻不可能就這樣簡簡單單得讓這件事過去!畢竟,玄幻跟在道祖身邊的時間,可是比他們兄弟三人還要久一些!真算起來.玄幻才是拜進玄門,時間最久的一個弟子!

玄幻聽了老君的話後,慢慢得就看向了身旁的八卦爐:"道友煉丹冠絕洪荒,所煉九轉金丹,更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至聖之品,若是在道友面前什麼煉丹的話,那可就是十分不自量力的了.不過道友既然問到了這件事,貧道便就厚顏一回.用這煉丹做比,道友還莫笑話就是了.""怎會."老君拂塵一擺,微微一笑,心中知曉.對于西方教的那樁事,他卻是猜對了!玄幻心中已經有了算計!

"貧道曾聞,煉丹一道,有文武兩火,須得文武兩火交替.才能成就氤氳玄妙諸相.煉丹之初,先用武火將一切所用之藥的藥性完全逼出,繼而剔除雜質,去蕪存菁.待得功夫到了.再用文火侍之,讓爐中之藥相互融合凝聚.便可化腐朽為神奇.而那兩位的一切算計,就像是煉丹一般.不過是反其道而行之罷了.從以前到現在,那兩位就在西土閉守邊境不出,安穩發展西土中的一切,不攙和進西土之外的事,這便是形如文火煉丹.到底是他們自家的地方,自然是不可能用什麼強硬手段的,所以這時間也才長了一點.現在時候已到,一切的准備他們都已經做好了,只要一把武火,便就能夠將先前所做的一切升華,他們當然要選擇一個能讓這把武火燒得最旺的法子!今日東天極地之事,大約就是讓他們看見了這個機會!"

玄幻雖然不知道接引今天百般攔阻,不讓他把青龍的生命印記帶離建木,乃是為了借著那道龍影牽引建木之力,好給准提補全聖人先天!可是,這並不妨礙他猜測接引今日之舉,乃是在建木之上有別的圖謀!雖然沒能猜得正確,可是不管是哪個原因,玄幻都是不會讓這兩位安安穩穩得在東天極地把他們的算計做完的!而青龍,玄幻也怎麼都不可能會讓他就用這樣緩慢的方式在建木之中恢複完全的!

老君聽了玄幻的話之後,心中也是認同了玄幻的念頭!且憑著現在一切的線索,這個可能也是唯一一個最大的可能了!若是還有其他的原因,那除了接引和准提親自來對他們明的話,他們怎麼都不可能猜得出來了!

"哼.想不到,他們兩個終究還是辜負了老師的教誨,背我玄門!"老君動怒,卻是從開天以來就少有的事!至少,玄幻和老君相識這無數年來,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接引和准提乃是在紫霄宮中聽了道祖講法之後,才能有現在的成就.得了玄門無窮好處,他們卻偏偏要在玄門之外另立山門,自封開山之祖,和玄門一爭天地氣運!如此以來,要讓老君這位玄門大師兄如何看待他們兩人的舉動!之前老君對這兩位或許只是不願深交,但是終究還是顧著一份面,見面還能見禮!現在,沒有直接動手就已經是好的了!

道祖當初在紫霄宮中開講三千大道,雖然座下三千門客在紫霄宮閉宮之後,大多都在天地間將自己的道統傳了下去,可是,這一切的傳承都是算在玄門之下的!起來,也就是玄門的旁支別傳!和玄門之間,還有那麼一份香火緣!遵奉玄門法旨,一切以天地玄門為尊!更別去和玄門爭什麼天地氣運了!

而西方教之前也是如此!雖然因為接引和准提這兩位教主的特殊性,西方教在面對除了道祖之外的其余玄門中人之時,不必和他人一般!但是起來,西方教也是玄門一支傳承!可現在,西方教卻是要自己消除掉這玄門傳承的身份了!若是把話重點,這已經相當于背叛了!要知道,如此一來,在西方教自立山門之後,便是道祖見到接引和准提兩位,也都要喊一聲道友,不會再喊弟子的了!非是因為對方的修為與道行!而是對于一條通天之路的尊敬!

而且,在真正自立山門之後,西天二聖便要真正開始和東天四聖來爭一爭這人族的氣運了!兩兩相加,老君之前在東天極地那般對待接引和准提.確實是不過分!

"當初在紫霄宮的時候,老爺便已經當著天下諸位同道的面兒過,他們兩位日後是定然要在玄門之外,另立八百旁門.與玄門並立的.現在他們行此之舉,不過是應了老爺之罷了."玄幻自然是不可能幫接引和准提兩個在老君面前什麼好話的!不過,他現在也沒有必要再去什麼落井下石的話了.老君現在已經將接引和准提兩位列在了自己敵人的名單之上,日後,只要西方教存在一天,老君就永遠不可能會改變這個態度!

"老師當年憐他兩人路途遙遠,到了紫霄宮之後,連個座兒都沒有.又禁不住他們百般苦求,才會明知他兩人必反,也將他們收進門中來,他們竟然還不知感恩戴德.真個興起這些大逆不道的念頭.老師當初就不該答應下來,便是收下那帝俊和太一也要比他們好上千百倍.雖然這兩個不是什麼成道之像,但怎麼都不可能做出反叛之舉來.萬幸,他們只是老師的記名弟子."聽著老君這般露骨的嘲諷,連當初准提為了求到聖位而裝出來的樣子.都成了口誅筆伐的利器,甚至還那西方教堂堂兩位聖人,連已經夭亡的兩位妖皇都比上,玄幻終于覺得今天也不就是壞到了頭了!

"不管那兩位到底是做的什麼打算.但如此大事,他們總不可能讓我們聽不到半點響動.到時候,貧道卻是要看看.他們立下的旁門,到底是個怎麼樣的氣勢."完這話,玄幻便起身告辭,老君也不留他.知道他因為東天極地發生的事,連人族中的那檔子事都還沒有收尾,也就任由他去了.不過,在玄幻離開之後,老君再度回到八卦爐前盤膝座下之時,看著那爐中的三昧真火,老君雙眼閃動,竟就從那爐中攝出了一朵三昧真火來!

玄幻離開首陽山之後,腳步一抬,就回到了自己結廬而居的山丘之上.他現在,卻是沒有什麼閑心在這洪荒天地之中,慢悠悠得晃蕩了!而這時候,不周山靈也從那草廬走了出來,剛好看見玄幻出現在這山丘上.當即伸手朝著身後草廬指了一指,詢問玄幻是否要進去看看,玄幻直接走到了草廬之前的石桌旁邊安坐,根本沒有一點要進去瞧瞧那倉頡的意思.見此狀況,不周山靈也順勢將那門簾放下,走到玄幻身邊淡淡開口:"如何."

"青龍身殞,只留下一道生命印記還養在建木里面,若是不出意外的話,無量量劫之後,他就能夠恢複原樣的了.這倒是真的應了當初他成就尊位之時,老爺所,無量量劫不出的話了."玄幻這話,雖然是用玩笑的口氣出來的,可是不周山靈卻沒有半點想笑的沖動!這件事,真的不是一個好消息!玄幻和青龍之間打出來的交,他是知道的!而且,他還知道,青龍身上也有玄幻所做的算計!這位大尊的重要性,可不止是對于整個天地而,還是對于云夢澤一脈而的!

"我本來今天想要將青龍生命印記帶出東天極地,用另外的法子讓他早些恢複,可是被接引和准提攔住了,讓我不要壞了這天地的穩定.""為何?這樣做對他們來,根本沒有半點的益處.""為何?哼!還不是瞧見了那些通過建木到這洪荒世界來的域外生靈.""嗯!"對于建木那里的事,不周山靈卻是連半點消息都還沒有收到.他不知道,在青龍身殞的背後,竟然還有這麼一個意外發生了!

"西土的生靈雖然不少,可是對于接引和准提將要做的大事來,卻是少了.他們之前想盡了一切的法子,想要讓靠近西土邊際的人族前往其中,可是有東天四聖看著,此舉卻是收效甚微,去到西土的那點人族,根本就不夠看.現在難得有這麼多的生靈從外而來,而且,就算他把這些生靈全度進了西方教下,也不會有任何人出來阻攔.如此一個壯大教派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放棄.所以,他們就占著大義,讓我把青龍的生命印記留在了建木之中,然後就著我的提議,留下一位坐鎮東天."

不周山靈當即搖頭:"那些域外生靈與我中央洪荒世界生靈的差距.何止云泥之別.西方教難道是糊塗了不成,這些生靈就算收了再多,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成就,而且還會給自己帶來無數的麻煩.""大哥難道忘了.那兩位嘴里得最多的,可從來都是那一句'眾生平等’的話啊.對于你我來,那些域外生靈根本都不能入眼,可是對于西方教來,與我洪荒世界的生靈之間,根本沒有什麼區別.不然的話,那西土一地之上,為何所有的生靈都成了他倆的教眾."

聽了玄幻的話.不周山靈還是搖頭.就算他現在再怎麼厲害,也看不透西方教這一手的精妙!未來西方佛教能夠將三清道教壓過一頭,便是這"眾生平等"的緣由!

"他們現在不繼續窩在西土一地,可是終于要做那事了."不周山靈對于接引和准提的認識.全是從玄幻那里得來的.而在出這些認知的同時,玄幻也將西方一教的許多事都給了自家大哥知道.其中,便有這兩位早晚會另立旁門的事.是故,聽了玄幻之,不周山靈立刻就把握到了重點.不過.他對于這件事熱不怎麼大就是了!這洪荒天地是玄門獨尊,還是西方教與玄門平分秋色,都與他關系不大,只要云夢澤一脈能夠平平順順得在云夢澤中延續下去.他就不會管這兩家的任何事!

"是啊.等了這麼久,才等到一點消息.原還指望著看場熱鬧,可現在我卻要因為青龍的事去找那兩位的麻煩了.看熱鬧的成了去鬧的人.這是什麼狗屁事."玄幻忽然爆出了一句粗口,不周山靈卻根本沒去管玄幻到底罵了些什麼.只是聽著玄幻要去找那兩位的麻煩,就忍不住開口問道:"西方教要做這件事,你是早就已經預料到了的,而且,也早就已經做好了打算的,怎麼現在,又改變自己的主意了."

玄幻直接雙手一攤:"都是青龍啊.我怎麼都不可能真的就讓他在建木之中無量量劫之後,自家恢複過來的.""你若是不願,我們就直接過去天東將青龍的生命印記接出來就是了,我倒是想看看,那兩位到底會不會因為這件事就和我云夢澤翻臉."不周山靈雖然話的口氣沒有半點波動,但是這其中的內容可是要嚇死人的!他竟然比老君都要厲害一些,要直接上門去找兩位聖人的麻煩!當然,他也有這一份資格就是了!

而且,玄幻其實也曾經動過這般念頭的!之前在東天極地的時候,見到接引不願,玄幻就已經動過要和這位聖人直接戰上一場的念頭的了!只不過現在的天地大局,確實是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了!還有那麼多更加重要的事在等著玄幻去處理,他根本就沒有多余的時間浪費在這件事上面!不過,玄幻雖然將硬拼的念頭放下,但是也只是代表著他會選擇另外一個不用他去和西方二聖直接對上的法子來解決這件事!

"算了,大哥.他們兩位到底是聖人至尊,要是把他們兩位的臉面鬧得太難看了,總歸是不好.而且,這件事我已經打算好了,怎麼都是要把青龍的生命印記弄出來的."不周山靈隨即問道:"什麼打算,若是太過麻煩,還不如就照我的,你我直接就去那東天極地,讓那兩位把青龍的生命印記交出來."

不周山靈卻也不是什麼迷信暴力的人,任何事只要能夠不用暴力解決,他都會選擇暴力之外的方法,可是現在的狀況,卻是不能按照他往常的習慣做決定了!此時天地之中的大事,不管是人族變故,燭九陰未死,羅睺重歸,甚至是今日青龍殞身,都已經讓玄幻耗費了許多的心力!而且,還有那滅世畫面的事在頭頂之上懸著!不周山靈真的怕玄幻若再在這般的狀況之下去算計兩位聖人,會生出紕漏,最後害的,會是他自己!

"不麻煩."不周山靈陪著玄幻跑了這麼多的地方,看著玄幻做下了這麼多的事,若是玄幻還沒有察覺到,自己大哥已經對自己有些擔憂的話,他卻也稱不上是這洪荒心思算計的第一人了!而他這句話,也決計不只是為了讓不周山靈安心才的.他這樣,是因為這件事真的不麻煩,而且,若是能夠完全順利的話,還能夠解決掉現在眼前的兩大難題!

"不麻煩?那就先來聽聽,到底行不行,等聽過之後再議."這一次,不周山靈卻是再不由著玄幻遮遮掩掩,到了最後才揭曉謎底了.玄幻聽了,也不奇怪,只是伸手朝著不周山靈一指:"大哥,你可還記得那一把人家送上門來神斧嗎.""嗯."不周山靈忽然一愣,混沒有料到,玄幻竟然會把那一把燭龍送來的斧子提及!

那一把神斧自落在不周山靈手中之後,他就已經用自家神念掃了無數次.可是,他從來都沒有在上面發現過任何被人做過手腳的痕跡.不過,既然這把神斧是燭龍送到云夢澤蓮島上來的,不管是他還是玄幻,都不會相信燭龍會真的如此的好心!而且,在知道了燭九陰還在世的事之後,他們兄弟倆更是堅定了這個認識.

不過,他們兄弟倆卻也不是什麼可以任人隨意拿捏的人物!既然燭龍敢把這把神斧送到云夢澤里來,那他們倆就不會不敢把它收下!燭龍是有妙法不錯,可是他們兄弟倆的傳承也不是白搭的!就算這把神斧在到云夢澤來之前,就已經被燭龍煉化完畢,可是現在,這把神斧已經是跟了他們兄弟倆姓了!只不過因為擔心著其中還沒被發現的的燭龍算計會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爆發開來,所以這把神斧一直都未有怎麼動用就是了!

現在玄幻忽然提到這把神斧,不周山靈心中忽然就生出來一絲不妙的感覺!當然,這個不妙自然不是要應在玄幻身上的,而是那燭龍,燭九陰和西天二聖!

"既然他們將計就計,順著我的話,讓青龍在建木之中修養,且還維護天地安穩.那我就看看,若是這建木沒了,他們還用什麼借口留在那天東極地."這話中內容的驚悚程度,卻是已經足以和之前接引在玄幻與眾聖離開東天極地之後,對准提出來的那番話相比較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玄幻,竟然想要用那把神斧把建木給砍了!

就連不周山靈聽到這個念頭,也忍不住被玄幻的念頭驚了一下:"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真的把建木砍了,那下場,或許不至于到推倒不周山的嚴重.可是毀壞天地之橋,這個罪名,便是天道也會生出懲戒降臨的!"而不周山靈雖然吃驚,可是瞬間擔心的,也是玄幻會因此而遭受到什麼樣的懲罰,至于毀掉建木會對這盤古世界造成什麼後果,他完全都沒有擔心過!不周天柱沒了,也沒見這天地就停止不轉了不是!對這事,這尊大神未嘗就沒有過怨念!

"大哥,我什麼時候過,要自己去砍了."見到不周山靈身子一動,玄幻就嘴角一扯,將他要的話堵了回去,"而且,也不會要大哥你來做這件事的.你我之安危,乃是關乎這整個盤古世界,哪里能夠將自己至于如此危險境地.雖然,我也很想去試試,將那般頂天立地的存在毀掉,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感覺!"玄幻,也未嘗就沒有因為不周被毀,而在心中生出許多的念頭來!

轉身一指南疆方向:"既然不周天柱是被那巫族一頭撞斷的,那想來他們都已經是做慣了這件事的了.如此,便就把這件事讓于他們做好了.而且,我們這一次可是連工具都為他們准備好了,還用不著他們再用自己的頭顱去撞,他們可要好好得謝謝我們才對."

上篇:第五百二十五章 接引補准提     下篇:第五百二十七章 血池之謎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