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三十四章 玄幻問青丘  
   
第五百三十四章 玄幻問青丘

東海之濱,有山名曰青丘,山中景致風光秀麗非常,靈氣十足,雖然不是洪荒之中頂尖的修行福地,但也是不可多得的仙山妙境.不過,這青丘山從開天成就以來,卻是少有修行之人踏足過!因為,這山上所居,乃是妖族靈狐一脈!

洪荒之中的老人都知道,靈狐一脈族長塗山,乃是妖帝與東皇的近臣,手掌天工一部,也是上一量劫權勢滔天的人物!雖然修為算不得厲害,但這個厲害,卻是與帝俊太一這兩個人的修為比較之後才得出來的結果!放在這整個洪荒天地之中,塗山也算是數得上號的厲害人物!因此之故,洪荒之中就算有人曾經打過青丘山的主意,但是因為忌憚塗山和妖族雙重原因,都在將這個念頭興起之初,就自家掐滅了!

而後來者或許有那不知內的,想要將這青丘山收做自家修行道場的人在,可靈狐一脈乃是當年整個妖族天庭億萬妖族之中保存得最為完整的一脈,他的底蘊,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修行之人就能夠想象的!不過,便是真的有人驚擾上門,只要沒有傷了靈狐一脈的族人,山中靈狐就只會將來者迷惑一番送出山去,到底是不會上人性命的!如此的事多了之後,洪荒後輩都知道這山上有大能修士,驚擾不得,不長眼的自然也就少了!

因為塗山給靈狐一脈所制定的處世之策,這青丘山倒是東海之濱除了首陽山之外.最為安詳的一處所在了!

而今天,久已沒有外人到來的青丘山上,竟然又出現了一個外人!且這一個陌生人也和之前所有的來者都不一樣,到了山上之後.只是選了一塊最臨近東海的巨石,就站在那里動也不動,彷佛就是為了借青丘山這一處地勢來觀看東海之景的!就在那滿山的狐狸都要按捺不住,想要去試試這個陌生人到底是什麼來意的時候,忽然從他們身後走出了一個身穿青袍的睿智老者."老祖宗!老祖宗!"聽到這一群狐狸叫個不停,那老者當即就揮了揮手:"都散了吧,不要在這驚擾到了貴客."

"貴客?難懂是這個怪人?"雖然青丘山一脈從不讓外人上山,但是卻不代表他們就真的與世隔絕.總有那麼幾天時間,他們的這位老祖宗就會在山上給他們講講外面的一切.所以,對于洪荒中的一切,他們並不陌生.

不過.老者卻並沒有想要讓他們把這件事繼續探究下去的意思,伸手一揮,就將自家這群後輩血脈送到了山中居處,自己朝著那人走了過去.他可是知道面前這位看似平和的人不是什麼好脾氣的!當年那般滔天的殺氣,他可是親眼見證.親身經曆過的!

老者,當然就是靈狐一脈的族長,塗山了!

塗山幾步就走到那塊大石之上,朝著那人的背影.恭恭敬敬得就拜了下去:"青丘塗山,拜見玄幻道君!"聽了這一陣熟悉的聲音之後.玄幻卻也不再一副看海的模樣,慢慢轉身.帶著一臉的風輕云淡:"貧道才剛剛登山,沒想到塗相就來了."塗山當然是要來得這麼快的!玄幻還在青丘山外千里之地的時候,就已經將自家氣息震動,讓塗山知道了自己的蹤跡!若不是塗山還費了些心思猜測他的來意,大約在他剛到山腳的時候,就已經能夠看見這個妖族丞相了!

雖然塗山心中早已經認定了玄幻此來,不可能有什麼好事找他,但是,就算心頭再怎麼不願,他還是不敢在玄幻面前露出任何的不悅來!許久之前,他都不敢,現在,他就更不敢了!

聽見玄幻這一句帶著別樣意味的話,塗山只是又再拜了一拜:"若非今日族中有事耽擱,塗山早已經出山迎接,怠慢之處,還望道君莫怪!"聲音終究還是保持著鎮定!他塗山雖然是對玄幻恐懼,但是,他的氣度仍在!到底是曾經一可定億萬生靈生死的人物,不會輸了自己風范!

"塗相可知,貧道今日造訪青丘,乃是為了什麼."玄幻根本不和塗山那麼多的道,直接就將話題挑明,倒是讓已經做了無數准備的塗山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道君來意,塗山卻是不知,還請道君示下."塗山的樣子,絕對挑不出任何的毛病.面對玄幻時該有的一切恭敬都有了,甚至從他的口氣和面上,都看不到半點其實存在的異樣緒!可是玄幻,今天不是為了來觀看當年名震天地的塗山丞相,到底是怎樣一個洪荒絕頂的風范的!

"貧道此來,乃是為了那太陽神宮而來.聽聞那神殿現在就在塗相手中,還請塗相交出來,免得壞了你我之間的氣氛."驚雷落地!塗山的涵養就算再好,現在也保持不了那般高深的模樣了!

"什麼!"盯著玄幻,塗山根本不敢相信他聽到的都是真的!

玄幻見了,嘴角當即就扯起了一個冷冽的角度:"塗相修為到現在已經是洪荒少有,難道連這麼簡單的兩句話都聽不清楚嗎.貧道此來,乃是為了得到塗相手中的太陽神宮和東皇遺寶,還請塗相交出來!"

看著玄幻眼中凶光直冒,塗山忽然就覺得自己之前的那些准備都成了狗屁!他記起,面前的玄幻雖然要講道理,但是,從來都是他講他的道理給別人聽,別人的道理到了他那里,根本都行不通!塗山心中一寒,知道自己今天若是錯了一個字,他守了許久的青丘山,就在劫難逃了!

"道君容秉!塗山不知道道君到底是從什麼地方聽來,這兩件至寶在塗山手上的話!但是塗山可以對天發誓,太陽神宮和東皇陛下的遺寶絕對不在塗山手上!若是由半點虛假,塗山甘受天罰!"塗山冷汗直冒,直接就將洪荒之中的大殺器抬了出來!天道處處,若是有人真的敢用對天道發誓來作為蒙騙他人的手段的話,除了得到天罰之外,就沒有第二條路了!不過,玄幻這子特意到青丘山上來,難道就只是這麼一句誓就能夠打發得了的!

玄幻身子一動,雙眼直接與那低下了半個身子的塗山對視起來!"好一句'若是由半點虛假,塗山甘受天罰’啊.塗相可是以為,貧道是那人族之中的三歲兒,只是隨隨便便的一句話,就能夠應付過去的不成.嗯!""塗山不敢!""不敢?我看塗相你就敢得很那!"玄幻腳步一抬,直接就繞到了塗山身後,面向青丘山站定,"塗相,若是那太陽神宮和東皇遺寶現在就在這青丘山中呢!你方才那句誓,可還做得了准!"

這一下,塗山忽然就遲疑起來了!雖然他清清楚楚得知道太陽神宮和東皇寶鍾不可能在他手上,但是,他絕對不敢保證,這兩件至寶沒有在他青丘山上!以他對玄幻的認識,這位道君從來都不會無的放矢,若是他有的話,這兩件至寶不定還就真的在青丘山上了!畢竟,這青丘山雖然是他靈狐一脈的祖地,山上到處都是他親自布下的陣法禁制,但是,太陽神宮乃是帝俊兄弟倆親自煉制的寶殿,東皇鍾更是天地至寶,這兩件東西就算是真的藏在了青丘山中,也不是他能夠探查得到的!

一瞬間的遲疑!當塗山意識到他這一瞬間的遲疑可能會給自己及族人帶來什麼的時候,玄幻的動作,已經讓他的擔憂成真了!

"哼!既然塗相不願幫貧道這個忙,那貧道便自己去山上找了.不過,若是中間對塗相族人有什麼不恰當的地方,就請塗相多擔待了!"玄幻完,腳步一抬,直接就朝著那青丘山走了過去!塗山哪里敢讓他真個進到山中去!

雖然塗山不知道玄幻到底能不能就在他青丘山中找到太陽神宮和東皇寶鍾,可是,這山上的一草一木早就已經都刻在了他心里,連他都不知道這山上有任何異常的地方,那玄幻想要找的話,就只有將這青丘山整個調轉過來才有可能!而這樣一來,塗山可不會覺得,玄幻會用神通手段不傷害青丘山一絲一毫!

"他,會毀了青丘山!"塗山心中一急,身子一動,就直接攔在了玄幻身前!玄幻身形不停,銳利目光只和塗山相隔一拳距離!當更清晰得感受到玄幻眼中毫不掩飾的凶光之後,塗山直接就跪在了玄幻前行的路上!

"道君慈悲!道君慈悲!塗山自當初天地大劫之後,就已經再不參與洪荒之中的任何事,現在更是已然和妖族天庭沒了任何的關系.而自歸隱青丘以來,塗山更是只以教化族中後輩為念,且更約束族人不得離開青丘半步,還對這山中生靈多有庇佑,偶爾或有人族在山外遇險,塗山也都會差遣族人前往搭救.塗山雖不這些年造了多少功德,但是自問沒有造半點罪孽.不知塗山到底哪里觸怒了道君,竟然道君動此雷霆之怒!若是道君今日真要殺了塗山,塗山也就是應了報應而已,絕無二話!只希望道君能夠放過塗山的那些族人!他們可從來都沒有做過一件錯事啊!"

"對貧道來,做錯事的,只要有一個人就已經夠了!"

上篇: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庭涉人事     下篇:第五百三十五章 塗山兩跪地